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人是物非(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一边几天,龙霄就在家里面住了下来,他没有让父母给谢如云打电话,也没有给通知花香芸,张绮、苏菲菲、周云娜等,反正这些女人他会去一一见面的,倒是想起柳琬,不知道她从英国训练回来了没有,便翻出电话本,用新买的手机打了一个过去,却听里面传来对方已停机的提示,只好作罢。

    到了第四天,龙霄终于在家里呆不住了,给父母说要去省城一趟,龙大海夫妇也知道儿子还有许多的事要做,自然就同意了,只是叮嘱他要早去早回。

    第二天一早,龙霄就提着从逍遥国带出来的那个皮箱,叫了个出租车到省城去,当瞧到外面的景物快速的从眼前掠过之时,龙霄已经在开始思索,在这段时间里,必须学会驾驶与射击这两门技术,而且要去学会飞行,逍遥国里的财富,最好是能用直升飞机运输,这样倒省了不少心,只是那日他带进去的几个指南针都同时失灵的事一直记忆犹心,这事还要谨慎些才好。

    下午两点多钟,省城一路路繁华而又熟悉的街道己进入了他的眼帘,龙霄又忽然有那种回到家乡的感觉,心中充满的兴奋,毕竟这里有他的女人,也有他的事业,也即将是他大展抱负的基地。

    当司机问他停在那里时,龙霄并没有让他直接开到谢如云的服装门市去,而是让他去寻找省城里对金属物品的研究机构,他皮箱里带着一块天铁,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龙霄真是非常的好奇。

    问了好多的人,兜兜转转的跑了大半个省城,直到天快黑了,才到北城找到了一家省级的冶金研究所。

    知道了龙霄的来意,一名戴着眼镜,身体清瘦,一脸书呆子气的中年男子很热情的在一个小会客厅招待了他,并用一面放大镜很仔细的瞧着龙霄拿给他的那块天铁,并不时用手掂着重量,似乎在感受它的密度,龙霄默默的察颜观色,见这中年男子的脸上变得越来越惊奇起来,便知道这天铁绝对没那么简单。

    足足半个小时后,那眼镜男子才开口说话,道:“同志,你这块东西是在那里找到的?”

    龙霄道:“这你别管,只需要给我说这是什么金属就行了。”

    眼镜男子道:“这块东西是什么金属,现在我也不敢下结论,只是可以肯定的是,绝对非常非常的稀少,连我也没有见过,同志,这样吧,你能不能改天来,这事我向所里的领导汇报一下,然后再用仪器进行一下扫描分析,这才可以下定论。”

    龙霄也知道不会太快出结果,便道:“那大概需要多少天?”

    眼镜男子想了想道:“就五天吧,五天之后你来,我一定把检验结果告诉你。”

    龙霄点了点头,不再罗嗦,告辞而去。

    重新叫了一辆出租车,龙霄便向谢如云的服装门市而去,也不知她在不在那里,不过她能花六十万给父母买房子,生意应该做得不错了,以谢如云的学历相貌,谈吐气质,最重要的是对生活丰富的阅历,要做成功一件事,想来并不是太难。

    这时是下班时间,省城有些塞车,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天都完全黑了下来,龙霄才到达那日谢如云带他来瞧的那个门市。

    走进了门市之内,却见装修非常的高雅别致,灯光明亮却又不刺目,各色样式独特别格的服装挂满了整个店铺之内,此时店内有不少的顾客,七八名身着统一兰色店装的女服务员在耐心的陪着顾客挑选衣服,一切瞧来是非常的正规而又上档次。

    见到龙霄进来,便有一名年轻的女服务员微笑着迎上来道:“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为你做的吗?”

    龙霄笑着道:“我想找你们谢老板?”

    女服务员微微打量了一下他道:“对不起,谢总很久都没有来啦,有什么事给我们店长说好了。”说着就轻轻的叫了一声,便有一名身材苗条,柳眉弯弯,眼大鼻高,皮肤白晢,身着紧腰红色职业装,长像很是不错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很有礼貌的道:“先生,你好,我是本店的店长汪霞,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为你做的吗?”

    龙霄便将要找谢如云的事说了,那汪霞仍笑着道:“请问你是有关本店业务上的事么,如果是,就和我谈好了,谢总太忙,可抽不开身。”

    龙霄忙道:“不是,我是你们谢总的一位很好的朋友,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了,这里只是装修的时候来了一趟,以为能够找到她。”

    汪霞有些诧异的望了望他道:“先生,你应该有两年没有跟谢总联系了吧,怎么连谢总的情况都不知道,这里的确是谢总开的第一家服装店,但这两年公司发展得非常迅猛,代理了七八种国内外知名品牌,已经在本省有七家连锁店了,而且本公司已有了自己的服装加工基地,正准备推出自己的品牌男装,现在有些合作已久的县级代理已下了定单,谢总现在一般都住在工厂里,店里的事已交给了各店的店长负责。”

    龙霄对谢如云的能力毫不怀疑,便笑着道:“哦,都成立公司了,怪不得你们叫她谢总呢,你们公司叫什么名字?”

    那汪霞道:“我们谢总最喜欢与龙有关的物品与名字,我们公司叫做龙顺服装商贸公司,而我们马上推出的系列男装也叫做斯龙牌。”

    龙霄自然知道“斯龙”的含意,心中一阵阵的暖流回转,便道:“你们的工厂在那里?好不好找?”

    汪霞听老板有两年没跟他联络,心想两人未必有多好,不由得一阵犹豫,龙霄知道她的顾虑,凝视着她微笑着道:“没关系,我和你们老板真是很好的朋友,你告诉地方,我去找她,保证你有功无过。”

    汪霞瞧着龙霄灼灼有神的眼睛与英俊的面孔,心中莫名的一阵慌乱,便道:“就在南城老工业区的合作路,你一直走,到了尽头拐弯处,上面挂着一个很大的招牌,上面写着龙顺服装商贸公司的名字,你进去便是。”

    龙霄点点头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要离去,汪霞这才想起不妥,万一这个男人老板不愿意见怎么办,自己岂不是闯祸了,忙道:“先生,你贵姓,我还是打个电话通知谢总,万一她不在,你也不会白走一趟。”

    龙霄此时一心要给谢如云惊喜,挥手道:“没关系,她人没在我瞧瞧工厂也不错。”说着就走了出去。

    汪霞目送着他的背影,心中也有些忐忑不安,暗怪自己明明想到不能说的,怎地就鬼使神差的冲口而出了,只怕老板无论愿不愿意见到这个男人,都会认为自己多嘴了。

    龙霄又叫了辆车,直奔南城的老工业区而去,半个小时后就到了,这里曾经是省城里最热闹的地方,也曾经为省城的经济创造过辉煌,只是随着世界日新月异的发展,过去的旧有体制便越来越显得老化陈腐,明明有技术很好,工作很勤奋的工人,生产出来的东西却总是落后滞消,亏损非常严重,而还有些居心不良的蛀虫巴不得将汤搅浊,自己好在其中混水摸鱼,穷庙富方丈这句话用在这些人身上,当真是半分不错。到了后来,实在拖不下去,自然是下岗的下岗,停产的停产,过去百多个工厂,现在还在勉强维持生计的已剩下不足一成,整个工业区内已是冷清无比。

    没多久就到了合作路,一直下行,龙霄坐在副驾驶座上,远远的就瞧见拐弯处路灯旁立着个极大的喷绘牌,上面写的正是“龙顺服装商贸公司”的字样。

    龙霄下了车走了进去,斜眼便见到一块写着“胜利服装厂”的竖牌残缺不全的斜躺在了大门一侧的排水沟旁,走了一阵,瞧着里面是一排排只有一层楼的老式车间,大约共有十幢,但现在只有一半还亮着灯。

    龙霄放步走进了其中的一个车间,却见里面果然有二三十名工人正在生产,龙霄瞧了瞧那些衣服的雏形,款式倒是新潮,只是设备还甚是老旧,看来谢如云还没有资金换机器。

    他向一名工人问询谢如云在那里,那工人向后面的房子指了指,龙霄便又举步向后走去。

    一连走了三个车间,到了最后一个亮着灯的房屋里,却见这里面并没有工人生产,里面全是些新买的办公桌,三男两女正低着头在桌上指指点点,应该是在讨论服装设计之类的东西。

    虽然瞧不清这些人的脸,但龙霄还是一眼辨认出了正埋头说着话的谢如云,只见她穿着一身碧绿色的职业装,身形依然是婀娜窈窕,过去的那一头长发却剪了,留着一个烫着波浪的齐肩短发,显得简洁而又干练,果然很有女老板的样子。

    龙霄有心开个玩笑,没有立即进去,闪身到了门后,掏出手机来拔通了父母告诉他的谢如云的电话号码,然后透到门缝去瞧她的反应。

    电话只响了两声便通了,传来谢如云温柔的声音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事么?”

    龙霄此时已将易容之术的变声法学了个七八成,当即用一种沉厚的中年男人声音道:“谢老板吗,我要的货你准备好没有,我正急等着要呢。”

    却见到谢如云抬起头来,脸上有些发愣,似乎在想打电话的是什么人,但很快便道:“是李老板吗,不好意思,你的货要三天后才发得出来,现在咱们这个品牌刚在建立之中,要求的是质量,不敢乱赶工啊,况且前天我不是给你打了电话,说一个星期交货么。”

    龙霄恶狠狠的道:“什么一个星期之后交货,我明天就要,而且每个款式先给我送一万套过来,一分钱都不付,卖完再给你,告诉你,这笔买卖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由不得你了。”

    谢如云这时也听出了不对,声音顿时高了些,但是还是很客气的道:“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虽然我很欣赏你的幽默感,但我现在很忙,就不能和你细聊了,不过如果你真的对本公司的产品有兴趣,请带上定金到厂里来和我冾谈,我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的,谢谢。”说着已合上了手机。

    龙霄听她回答不卑不亢,非常得体,不愧是个具有大学文化,阅历又很丰富的女人,心中也甚是赞赏,便又按了个重拔。

    谢如云听到电话又响,拿起来瞧了瞧来电,犹豫了很久,直到第八道铃声响起,这才接通,很有涵养的道:“这位先生,不知你还有什么指教?”

    龙霄这才放出自己的原声,哈哈笑道:“如云,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吗?”

    他这声音一出,顿时见到谢如云身子猛的一阵摇晃,象是要昏晕过去,一下子坐在了身下的木椅上,吓得她身边的几个人纷纷道:“谢总,你怎么了。”“谢总你是不是病啦,我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

    谢如云听到身边的人叫喊,这才回过神来,脸色苍白,无力的挥了挥手,只轻轻的对着电话说了一句:“霄,你在那里。”

    她话音刚落,眼泪已是潸潸的滚落下来。谢如云身边的手下瞧着心目中一向认为非常坚强果决的谢总居然会听着一个电话便流下如此多的眼泪,都是面面相觑,大觉不可思议。

    龙霄听着谢如云这轻轻的一句话,但仿佛却听到了千言万语,千万般的委屈,千万般的等待,还有千万般伤心,心中顿时也痴了,眼中湿润起来。

    谢如云没有听到龙霄的回答,忽然又慌张起来,高声道:“霄,你在那里,你在那里,快说话,快说话啊,我求你了,我求你了。”这时的她已是完全失态,脸上水迹纵横,说话也是泣不成声。

    就在这时,一个清晰的声音传来道:“如云,你好吗?”

    谢如云听着声音不对,抬起头来,却见一个高大英俊的轻年男子站在了门口,不禁“啊”的一声尖叫,,脑中一片空白茫然,只知道用双眸紧紧的盯住这个男子,两只腿浑然无力,说什么也迈不起来。

    龙霄见到谢如云的样子,心中一叹,走到她面前,一只手将她的头轻轻的按在了自己的腹部,一只手却不停的抚着她齐肩的短发。

    屋中还有几名谢如云公司的职员,瞧着这付情景还有什么不懂的,都不由仔细的向龙霄望来,特别是其中的那女职员,更是盯得目不转睛,对谢总的这个样子暗暗的大为理解。

    不过望归望,趣还是要识的,没一会儿,这几人便走了出去,屋里里只剩下了龙霄与谢如云两人。

    谢如云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来,将龙霄的双腿抱得紧紧的,似乎生怕他再走一般。

    这样子直过了十分钟左右,谢如云才松开手,慢慢的站了起来,用一双含着泪的,非常漂亮的眼睛,静静凝视着龙霄。

    龙霄也在瞧着谢如云,却见她虽然美丽如昔,但面容憔悴,颧骨微露,脸色甚是苍白,想到自己的不辞而别,想到她对自己父母的照顾,想到她所承受的痛苦,心中不由一颤,跟着便是一热,张唇便向她吻去。

    谢如云被他这么一吻,仿佛才感受到了一个真真切切的龙霄一样,两只纤手死死的把他的腰间抱着,唇舌间激烈的,甚至是贪婪的向他吮吸着,良久不愿分开,就象是要将这两年来龙霄所欠她的吻一下子全部索取回来一般。

    又过了半个小时,两人才从激情中沉静下来,龙霄坐在一根翻板木椅上,而谢如云则坐在了他的怀中,拉着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脸上却是笑意盈盈,再也没有那么苍白了。

    龙霄搂着谢如云的腰,脸贴在她的背上道:“如云,对不起。”

    谢如云知道他说的什么,很温柔的摇了摇头道:“霄,你不要说了,只要你能回来,只要你还能回到我的身边,那什么都不用说了。”

    龙霄道:“你不想知道我这两年到那里去了吗?”

    谢如云又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不想知道,霄,你能舍弃我,舍弃你的父母,两年没有任何音讯,一定是要去办一件非常重要而又不愿我们担心的事,你不说,我也不想问,最重要的是你回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龙霄点头一叹,谢如云不愧是谢如云,聪明懂事又善解人意。

    两人又缠绵了一会儿,龙霄瞧了瞧四周零乱的环境,笑着道:“如云,我还忘了恭喜你啦,两年时间,便开了七家店铺,还有了自己的工厂,都成谢总啦。”

    谢如云轻轻拍了他一下手道:“不许你来取笑我,自从你不辞而别之后,那一段时间我差点快要疯了,只有一心扑在工作上,来减少思念你担心你的痛苦,谁知运气不错,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个一个店开下去,都是赚钱,后来便想到自己开服装厂,反正我做省级总代理时建立起了些销售网络,直接放货下去,这样利润会更高一些。”

    龙霄不担心她的生意头脑,只是道:“如云,再忙你还是要注意身体才行,我瞧你脸色不大对啊。”

    谢如云听他关心自己,嫣然一笑道:“我知道,没关系,霄,你别瞧我瘦,精神却好着哩。”

    龙霄不再多说,便抱着她站了起来道:“今天的事忙完了吗,咱们先回家吧,今晚多聊聊。”

    谢如云脸上顿时露出了为难之色,忙道:“不,霄,今晚咱们住宾馆好啦。”

    龙霄一愣,心思转动,凝望了她一阵,才道:“你是不是将房子拿去卖了?”

    谢如云默默的点了点头,道:“每做一个品牌的省级代理都要交不少的保证金,我虽然做生意赚了些钱,但周转上还是很困难,就将那套房子卖了换了现钱,后来我爸知道了,把他们那套房子也抵押给了银行,拿了钱来支持我。霄,你不知道,我爸现在对我有多好多关心,只是他平时常常念叨起你,改天咱们要去见一见他才对。”

    龙霄想起那个固执得可爱的倔老头,不由笑道:“其实你爸一直都很爱你,就是又太爱面子了。”

    谢如云将脸贴在他的胸前,幽幽的道:“霄,要不是你,我爸永远不会放下面子的,你不知道,有时候我真不知该怎样报答你才对。”

    龙霄道:“别傻了,如云,咱们谁跟谁啊。”他说着这话,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道:“那你明明资金这么困难,还花钱给我父母买什么房子啊。”

    谢如云微微一笑道:“你父母辛苦了一辈子,也该享受享受,而你又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我怕万一生意做失败了,手里面什么也没有,就提前给他们买了,没关系,县城里的房价挺低的。”

    龙霄听到这里,心下感动无比,但又恨不得搧自己一耳光,想道:“两年前我到桃源前怕如云多问,没有直接拿钱给她,而是把那九百多万的存折交给了父亲,虽然曾经给他说过,要是知道如云有困难,就要帮助她,可是我却没有去多想如云即使面临了困难,又怎么会去给我父母说,唉,我真是个做事不细思的笨蛋,要是我在桃源出了事,如云不仅什么也得不到,还要背负起照顾我父母的担子。”

    自责了一阵,龙霄便道:“如云,那平时你都住那里?”

    谢如云让龙霄将自己放在地下,笑着拉起他的手道:“我住的地方多啦,你就别操心了,咱们走吧,我知道外面就有个不错的宾馆。”

    她越是这么说,龙霄就觉得越不对劲,转眼瞧到就在这车间做成的办公室里还用木板隔出了一个房间,也不知道是什么用的,心中一动,就拉着谢如云向那里走去。

    谢如云见状,慌忙道:“那里没什么,只是员工累了休息的地方,霄,咱们就别去了。”

    龙霄那里肯听,拉着她走了过去,那房间门是虚掩着的,推开一瞧,却见果然是间简易的休息室,只有一张床,一个饮水机,另外还挂着一些极有档次的职业装,最重要的是,在一张梳妆台上,还放着龙霄与谢如云一张精致的合影照。

    谢如云见瞒不住他,只得微笑道:“我也是才搬来不久,住在工厂里,做起事来方便些,就没那么讲究了。”

    龙霄瞧着这休息室里放着一箱已打开了的方便面,还有一个只吃了一半的面包,心中一阵酸楚,想不到谢如云做起事来这么拼命。

    他此时也不想多说了,只笑着道:“如云,既然有房间,咱们还那么麻烦去宾馆干什么?”

    谢如云忙道:“不行,不行,你刚从外面回来,可要好好休息,这里又乱又脏,怎么住啊。”

    龙霄哈哈一笑道:“你既然都住得,我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住不得,别说了,如云,咱们今天就住这里啦。”

    谢如云瞧着他下了决心,只得依了,打来了水,两人洗了脸脚,龙霄没有吃饭,就不客气的泡了一大碗方便面吃了,漱了口,这才上床而去。

    盖着薄薄的被子,两人都身着单衣,肌肤相熨,都感到了对方的火热,也不需要说什么,两人就又激情的拥吻起来,当龙霄要去脱谢如云的内衣时,谢如云推了推他道:“不要,霄,今天不要,我都有三天没有洗澡了。”

    龙霄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解开了她的乳罩,又去除内裤,然后自己也脱光,压在了她的身上,很动情的在她的身上吻着,他毫不在乎谢如云身上微微的汗渍,相反的,他觉得此时的谢如云很香,很纯,已经彻底的摆脱了过去的那种风尘形象,成了他一直很想塑造的一个谢如云。

    这一次交欢,两人并没有多的姿式,龙霄躺在谢如云的身上,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很温柔的运动着,他能感觉到她因为长时间没有男人进入的身体变得紧窄而又富有弹性,甚至在开始进入的那一段时间还有些不适应,他深深的知道,在他身下的,已是一个完全摆脱了过去的女人,一个非常值得他去爱去珍惜的女人。

    欢愉完毕,谢如云仿佛变成了一个需要男人照料的小女人,甜美的闭着眼踡偎在龙霄的怀中。

    过了一阵,龙霄瞧着休息室高高的天花板道:“如云,这工厂你也买了么?”

    谢如云闭着眸回答道:“没有,我那有那么多的钱,要买这个工厂,我至少还要奋斗五年以上。”

    龙霄道:“这工厂要多少钱才能买下来?”

    谢如云道:“我问过主管部门了,连地皮带车间,要二千多万,只是那些机器都老了,大多数还要更换,真要完全办成一个有规模的服装厂,没有三千多万只怕不行,咱们只有慢慢来了,霄,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公司的名字叫‘龙顺’,这些事业我都是为你做的,明天咱们就到工商所去,将营业执照变更成你的名字,你来当老板,我来打工。这事我过去就想做,只是那些手续必须你本人去一趟。”

    龙霄道:“如云,营业执照的事就不用了,我自己会有打算的,不过你办厂的钱我可以给你。”

    他这话一出,将谢如云顿时惊动了,翻身爬在他身上,瞪着美目望着他道:“三千多万啊,你那来这么多的钱?”

    龙霄笑道:“你别管,过段时间我就把这钱给你。”

    谢如云愣愣的望了他一会儿,忽然摇着头道:“我不要,霄,咱们可不缺钱,事业也可以一步一步的来,我不怕吃苦,只要你在我身边,你懂吗?”

    龙霄瞧着她有些慌张的神情,想起她知道自己是黑道的大哥,手中的钱不会干净,忙道:“如云,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的钱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唉,现在和你说不清,今后你就知道了。”

    思及自己的黑道身份,让他不由记起了自己一手改造的盛明大酒楼来,不禁道:“如云,如今盛明大酒楼怎么样了,生意还火爆吧?”

    谢如云却叹了口气,摇头道:“很不好,你走之后第一年还不错,现在却越来越差,都没多少人去了。”

    龙霄听了,心中一震,这个结果,实在出乎他的意料,难道当初自己一意孤行,破格任命周云娜的决定是个错误,这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果然不堪大任,让酒楼陷入了危境,如果是这样,盛明大酒楼现在的这个局面,他就要负主要责任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