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父母的新家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合津县,是中国南方一个默默无闻的既没有什么特产,又没有支柱产业,更没出过什么名人的小县城,县城的规模不大,大约只有十来万的常住城市人口,分为新城与旧城两区,新城区楼房林立,街道宽阔,颇有些现代的气息,而旧城区以陈旧的老楼房及低矮的平房为主,街道也没经过规划,弯弯曲曲的只容得下两辆汽车相向而过,道旁还不时有小商小贩在沿街叫卖一些便宜货,便显得更狭窄了。

    这是个六月的下午,阳光普照,但并不让人感觉炙热,一辆满是灰尘的出租车在合津县旧城区狭窄的街道上缓缓的行驶着,车上坐一名英俊超群的年轻人,容貌上瞧来只有二十三四,但神情气度显得稳重而又成熟,似乎不低于二十八九,街道上有好几名少女从车窗瞥到了他,都投出了倾慕的目光,毕竟这样的人物在小县城里是少见的。

    这年轻人,自然是龙霄了,那日他出了京城之后,一路不停,当经过当初与黑煞相遇的那片山谷时,便将它放了回去,因为他实在不愿意见到一匹马中之王,跟着自己渐渐的少了那种不羁的野性与王者的威风,现在桃源太平,也是黑煞重归大自然的时候了,只是那分别的场面让他至今还在心酸,黑煞明明瞧见了同类,竟然不愿回谷,还尾随着他走了许久,龙霄驱赶了十数次,它才停下步,居然四蹄齐曲,跪了下来,向龙霄连连点头嘶鸣,他这才深深知道魏建业说得不错,这骅骝马的忠贞与灵性,的确比许多的人还要强。龙霄纵是再过坚强,也默默的流下了两行英雄之泪,跪下向黑煞拜了三拜,它跟着自己出生入死,一路从血雨腥风中闯过来,便如兄弟一般,这三拜,真是当之无愧。

    告别了黑煞,便到了天神崖,他此时的轻功已至绝顶,并没有费什么力就上去了,到了崖上,就换上了下崖时的那套牛仔服,身上还剩了三千多元钱,下了巴拉汗山,过了那个小镇,到了县城理了个发,便叫了辆出租车,谈好价钱,不做任何耽搁,就直向合津县驶来,为了给大家一个意外的惊喜,龙霄没有通知任何人他回来了的消息,反正他已在路上,也晚不了几天。

    没多久,便到了那一片大院,龙霄下了车,只觉心情极爽,本来谈定的是二千二百元,便额外多付了八百元小费给那司机,那司机开车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慷慨的雇主,连连说了无数声谢谢,这才将车开走。

    怀中还揣着几百元钱,龙霄走进了那院子,一眼便见到家里的门紧紧的锁着,而且灰尘已是厚厚的一层,想来有许久没有人住过人了。

    龙霄转眼见到隔壁的周二叔家里的门窗也和自己家差不多,而两个正在院内接水洗菜的男子面孔又陌生得紧,心中只得一叹,看来不打电话是不成了,便转身走了出去,就在大院不远处有个小卖部,除了香烟小食之外,还兼营公用电话。

    那小卖部的老板是个中年妇女,大家都叫她赵三姐,过去龙霄给家里买点酱油香醋之类的常到她这里来。

    那赵三姐正在不足五个平方米的小店里坐着无聊的磕瓜子,见着了龙霄,先是一愣,立刻就笑了起来道:“哎呀,是龙霄啊,你回来啦。”

    龙霄见到她,也觉得甚是亲切,便笑着点头道:“三姐,生意好啊,我今天才回来的。”

    龙霄在省城发了财坐着小车回家的事院子内外的人都知道,这赵三姐也不例外,本来还在羡慕龙大海夫妇好福气,昨天还在打骂自己那个小学四年级考试都不及格的儿子,要他多学学龙霄,今日不想就见到了他,然而仔细一打量,瞧他虽然面貌更加成熟英俊了,却穿着一套半新不旧而且皱巴巴的牛仔服,似乎已经甚不得志的样子,眼中便闪过一丝轻蔑,表面还是干笑道:“龙霄,要点什么东西么?”

    龙霄道:“赵三姐,你知道我爸爸妈妈他们搬到那里去了么?”

    那赵三姐摇着头道:“他们搬家的时候我不在,没听到什么消息,龙霄,难道你这些年一直没有跟家里联系么?”

    龙霄点点头道:“我去的地方通讯不怎么方便,赵三姐,我想给我爸爸打个电话,麻烦你将电话拿出来一下。”

    赵三姐瞧他混得连手机都没有一个,脸上已经从轻蔑变成嘲讽了,将电话拿到窗台外,嘴角上带着讥笑道:“龙霄,你到那里去了啊,这么久没舍得回来,一定发财了罢,人家周二叔的儿子黑皮出去了一趟,听说捞了好几十万,还在新城那边买了房子,好象还是三室一厅哩,这下老周算是熬到头了。”

    龙霄是何许人,这赵三姐对他的蔑视怎会瞧不出来,但这样的市侩女人,他也懒得有精神去理,只淡淡道:“黑皮挣了好几十万么,真是了不起,我比起他要差得远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去按父亲的手机号码,那赵三姐犹自喋喋不休的道:“所以说这个人啊,真是说不准,过去你成绩好,外人没有不夸的,黑皮一天就被老周揍,总说他没有出息,现在怎么样,唉,我那小子啊,学不出来也没什么关系,就象黑皮那样不就很好么,不过龙霄,你脸还长得不错,去找个有钱的老婆,模样丑点也没什么,最重要是有钞票,这年头,那玩意儿才是真的……”

    龙霄根本就没有去听她到底在说什么,拔通了父亲的电话,只响了两声,就传来一个男子熟悉的声音道:“喂,那位。”

    虽然已有了思想准备,在这一刻,龙霄的心情还是激动起来,眼睛也微微湿润了,好半天才道:“爸,我回来了。”

    这声音一出,电话那头顿时一阵死寂,良久,良久,龙大海才颤抖着道:“霄儿,霄儿,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么。”

    龙霄想到父亲明知自己要去完成一件非常危险的使命,心里面所承受的那种压力,一时热血上涌,哽咽起来道:“爸,是我回来了,我一切都好,妈在那里,你们现在在那里,我马上赶过来。”

    龙大海声音已经兴奋起来,连连道:“霄儿,你在哪里?是不是在车站?我和你妈来接你。”

    龙霄那里会让父母动步,忙道:“不用了,爸,我现在正在车上,挺方便的,你说个地方,我马上到。”

    龙大海只得道:“好,你让车子直接开到新城影剧院的门口,我和你妈就在那里等你。”

    龙霄答应着就挂了电话,付了钱就要离开,却见到那赵三姐神神秘秘的向他招了招手道:“龙霄,你回来找到事做没有?”

    龙霄心急见到父母,本不想理她,但多年的街坊,这赵三姐也算是瞧着他长大的,便停下步道:“还没有。”

    赵三姐瞧了瞧左右没人,才道:“我有个远房表姐在省城里开了个歌舞厅,上次碰到我,说她那里还差些过得去的少爷,要我给她留意,龙霄,你的样子够标致,现在又不好找工作,不如到她那里去,工资保底加提成,一个月算下来也有好几千,只要你嘴巴会哄,遇到了大手笔的富婆,小费可不会少,你自己用不完,还可以孝敬父母,怎么样?”

    想不到她居然会介绍自己去做鸭子,龙霄真是被弄得哭笑不得,只得道:“三姐,真是要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两年我生活不好,身体差了些,可能不适合体力活儿,等我养好身体再说罢。”

    说了这话,不想再呆,举步就向街道外走去,他们这里甚是偏僻,要走一段路才能招得到出租车,走到远了,还听到赵三姐在喊:“龙霄,我给你说的事,好好的考虑一下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

    走了一阵,便见到一辆出租车迎面而来,龙霄招手上去,说道:“去影剧院。”那司机便倒转车头,向新区而去。

    大概十来分钟左右,就到了那影剧院对面停下,龙霄一眼便见到父母在眼巴巴的向两边开来的出租车张望着,他瞧着两人的气色都不错,穿着打扮虽然还是很朴素,但也比过去好了些,心中不由一宽。

    龙霄一下车,蒋家玉便看到了,竟象小孩子般的笑着拍了几下手,高声的呼着:“霄儿,霄儿。”就要从马路对面穿过来,龙霄连忙道:“妈,你别急,我过来,你在那里站着。”但蒋家玉那里肯听,仍然从川流不息的各式车辆之中钻了过来,倒让龙霄悬了好一阵心。

    尽管儿子远比自己高大许多,但蒋家玉还是伸出自己纤小的手去搂他,龙霄本来不想哭了,但见到母亲眼角里闪烁着的晶莹发亮的泪花,还是没有忍得住,眼眶渐渐潮湿。

    此时龙大海也走了过来,默默的瞧着更加壮实成熟的儿子,知道他这次出来,那要去做的事必然完成了,心中充满了自豪,在他肩上重重一拍,只说了一声:“好儿子。”

    蒋家玉听他将龙霄拍得“呯”的一声闷响,不由骂道:“死老头子,你吃多啦,干么拍得这么重。”龙大海只是呵呵而笑,再不发一言,龙霄见街道四周许多人纷纷瞧来,忙道:“妈,你不知道,我现在皮子厚得很,爸那点力气,可拍不痛我,你们现在住在那里,咱们还是回去再说吧。”

    蒋家玉这才想起,忙牵着他的手道:“霄儿,瞧妈都乐糊涂了,你赶了这么长的路,一定很辛苦,还是先回家休息,别的话咱们等一下再说。”

    说着就拉着龙霄过了马路,向影剧院左侧的一道大门走去,龙霄将九百多万的存折交给了父亲,本来担心他一向节俭惯了,会舍不得花,见大门里面是一个环境甚是幽雅的小区,还是县城里还很少有的电梯楼,这才放心。

    他心中一直揣着一件心事,不等到家中,便向父亲问道:“爸,君仪有下落没有?刘光荣他们带了什么消息来?”

    龙大海早就将君仪的事告诉了蒋家玉,她听到儿子这么一问,不禁叹了口气道:“君仪可是个好孩子,她也是我瞧着长大的,霄儿,这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要是早说了,我和你爸就会给你们俩想办法,也不会象今天这样了。”

    龙霄听着母亲这么一说,一颗心顿时便如被堕入了冰窟,不由道:“刘光荣他们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么?”

    这时龙大海道:“孩子,中国这么大,这件事急也不行啊,刘光荣与曾凡,我没有叫他们再找人了。”

    龙霄诧异道:“爸,为什么?”

    龙大海道:“这两个可恶的家伙,你走了没多久,他们就不停的来报帐,说什么全国都在跑,费用开支非常大,飞机票、宾馆票、餐饮票拿来了一大堆,许多票据明显是假的,只要我一开口问,他们就会说是你讲的,只要找到君仪母子,可以不计一切代价,但我怀疑他们两人根本就没去找,只想轻轻松松的来得这笔钱,就叫他们不要找了,这两个人开始还不肯,对我和你妈磨来磨去的,样子还挺凶,后来我也发了火,这两人可能还担心你回来收拾他们,过才很不甘心的离开县城。”

    龙霄此时已是暗怒,但怕父母担心,也不说出什么过激的话来,只是淡淡的道:“爸,没事,就先拿点钱给他们用着,这事我知道了。”

    说话之间,三人坐着电梯到了九楼,龙大海打开了其中的一间房,龙霄走了进去,却见是四室两厅的格局,大约有两百多个平方,屋里的装修很是清爽实用,各类新式家电也是一应俱全,这样的房间在县城来说,的确是属于高档住房了。

    这时龙大海让龙霄坐在沙发上,自己从房间中拿出一个存折来,递给他道:“霄儿,这是你给我的,一共九百三十万,刘光荣他们领去了四十万,我和你妈开了个皮鞋门市,用了十万,其余的八百八十万都在这里,你拿去好好的运用,不要乱花。”

    龙霄瞧了瞧,存折上果然还有八百八十万,心中顿时一奇,这小县城里的房价就是再过便宜,这间二百多个平方的电梯房,至少要三十多万,再加上装修电器,应该是在接近六十万的样子,但父母却没有动用这存折上的钱。

    见到龙霄眼中的惊诧,龙大海道:“你知不知道这房子是谁买的?”

    龙霄仔细一思索,顿时脱口道:“是不是谢如云?”

    龙大海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她,原来我和你妈商量,要用你给的钱买一套好一点儿的房间,今后给你娶媳妇用,可是小谢自从你走后,就算再忙,几乎每隔十天都要来看我们,每次来都要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而且总是要变着花样弄好东西给我们吃,就连洗碗擦桌子的事也全包了,真的非常尽心。就在一年前,她忽然买了这套房子给我们,房产证上也是写的我的名字,还说是她做生意赚了钱,这房子就算是我和你妈养老用的,开始我是死活不肯,但小谢说什么也要我们住进来,甚至还跪着求你妈,你妈心一软,就答应了。”

    龙霄此时心头一暖,他要走的事,并没有给谢如云说,可以想象她会有多紧张多担心,心里面会有多痛苦,但还是和自己原先意料中的那样,谢如云会实际承担起一个儿媳妇该做的一切,他没有看错她。

    这时蒋家玉叹了一口气道:“霄儿,要说这事妈也不该插嘴,但还是想提醒提醒你,你和君仪已经有了孩子,要是找到了,岂能对人家不负责,但妈也是过来人,瞧得出如云对你实在是太好了,她虽然比你大,但人长得漂亮,又勤快能干,是个万中挑一的好姑娘,你要是辜负了她,妈心里也替你觉得可惜,可是怎么办,你总不能同时娶两个姑娘啊。”

    龙霄闻言,心中一叹,暗道:“妈啊妈,恐怕你不知道,别说两个姑娘,就是五个老婆我也娶了,再加上波伊丝,她们一个一个的轮着敬你婆婆酒,你也要喝晕哩。”

    时机还未成熟,目前他自然不会说出此事,当下道:“妈,你就放心吧,这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没事。”

    蒋家玉一脸疑惑的望着他道:“你会处理好?这事真的不好圆满啊,无论你娶了她们其中的那一个,对另一个人的伤害都会很大,霄儿,咱们可不能对不起人啊。”

    龙霄又连连点头,忽然笑道:“妈,你现在又说如云好,不想雪儿啦?”

    蒋家玉摇着头道:“你这孩子啊,什么都好,就是放的情债太多了,雪儿真名叫苏菲菲吧,我倒是经常见到她,只是现在她不一定认识咱们了。”

    龙霄一愣道:“为什么?”

    这时龙大海从电视柜下拿出了好多的影碟来,递给他道:“你瞧瞧这个。”

    龙霄定睛望去,却见那些封面上全是苏菲菲各式各样的模样,既有清纯娇俏的少女形象,也有艳光逼人的贵妇打扮,又比当日龙霄最后见到她时漂亮了好几分,当真是罕见的绝色佳人,只怕在中国年轻的女影星之中,已无人可望其项背,就是与朱芷清等相比,也是各有其味,让人一见心动,而在这些影碟的中间,还夹着几张歌碟,这苏菲菲,瞧来已成了大红大紫的影视歌三栖明星了,但两年时间要干出这么多事来,一来是张绮的能耐实在太大,二来苏菲菲自己也要肯吃苦才是,真不知道他的腾龙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发展成什么样子了。

    蒋家玉道:“现在菲菲的名气可大啦,一打开电视,在娱乐新闻里就可以见到她,听说前不久还在国外的一次影展中拿了什么影后奖,为咱们中国人争了光,真不敢相信她就是过去那个曾经在我病重时给我端屎端尿的女孩子,也不知她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不过这些事咱们可要给她瞒着,否则那些记者就会胡编乱写了。”

    龙霄心中也挺自豪,当初多亏他没让苏菲菲放弃明星梦,现在她终于有了无比风光的出头之日,这可是他腾龙公司手下的第一员大将啊。

    接下来,蒋家玉自然又要龙霄交代这两年来的去向,龙霄便乱诌了一通,幸亏这次还有龙大海给他打掩护,轻轻松松的就过了关。

    又谈了一阵,蒋家玉就出去给龙霄买他喜欢吃的菜了,龙霄不等父亲来问,就将自己这两年来在桃源里的经历简明扼要的给他说了一遍。

    龙大海听到还不足二十二岁的龙霄居然成了一个拥有一千多万人口国家的皇帝,并已有了两个皇后,三个妃子,还生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一时间也有些目瞪口呆,好一段时间望着自己的儿子,觉得甚是陌生,就象是在瞧着外星人,听着天方夜谭一般。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