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依依而别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天下午,司马轻鸥请龙霄去京城西郊参观逍遥国第一幢用红泥砖制成的三层楼房,龙霄到了地方,果然见到了一幢非常粗糙的砖制建筑,就象中国农村许多地方自造的房屋一样,只是还略要差些,但纵然如此,此时房屋的四周已围满了好奇的村民,真是接踵摩肩,人山人海,欢声笑语的响作一片。

    瞧到皇上驾到,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叩头三呼万岁,现在的这个皇上,在他们的心里已渐渐成了一尊神,一尊无所不能,能够带给他们幸福生活的神。

    龙霄从龙辇上走了下去,让百姓们平身,并和蔼可亲的与他们交谈,而从百姓们脸上洋溢着的笑意来瞧,龙霄知道自己对逍遥国的创立与治理是成功了,心里面的喜悦实不亚于这些百姓,尽管人人都有私欲,但行善为民,兼济天下,仍然还是绝大多数人的道德准则,而龙霄却是特别强烈一些,在经历了无数的刀光剑影,生死险阻之后,他终于把安乐与祥和带给了整个逍遥国这一千多万的百姓,这一点,他是无比欣慰而又无比自豪的,尽管很多人都会说一句话“大丈夫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但是这其中最重要的是,让人敬仰百世实在与让人恶心万年无法相提并论,就拿那西子湖畔永世跪在岳王座下的秦桧来说,名是大大的出了,但要是给他再活一次的机会,只怕他也会重新思索人生的意义。

    走进那幢大层砖楼呆了一阵,龙霄便又在百姓们感恩戴德的跪送中向皇宫回转,而他也将司马轻鸥召到了元亨宫书房。

    进了房间,龙霄坐了上首,司马轻鸥则还是坐在为他特备的轮椅上,龙霄望着他的腿,实在有些后悔,当初在重入桃源之前,应该给他安一个假肢才对,这次自己出去,可要记住给司马轻鸥买一对当今世上最先进最灵便的假肢,最大程度的减少他的痛苦与不便,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桃源百姓今天的幸福安定,他龙霄今天的地位成就,都是拜自己这位泰山岳丈兼逍遥国右丞相所赐。

    龙霄已打定主意要尽快出去,当下也不罗嗦,便道:“司马丞相,如今逍遥国日新月异,蒸蒸日上,朕似乎也该向你告一告假了。”

    司马轻鸥早就料到龙霄会提出此事了,脸上毫无诧异之色,点点头道:“皇上,当日在外界之时,你曾答应过微臣,要等到桃源之内平安无事,才会回去,微臣实在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做到,外面你还有些未尽的事要做,而且你父母定然也在担心,是时候上去一趟了,只是要快去快回,国不可一日无君啊,这次回去,就把你的父母带进来吧,也好让琴儿她们好好的侍候公公婆婆。”

    龙霄微笑道:“司马丞相,你与顾丞相都是罕有的人才,而且相处融洽,一个发展生产,主持百姓福利,一个治理政事,监管百官优劣,说实话,只要有你们两人在,桃源的事,朕是不会再担心的,只是有些舍不得琴儿她们几个还有婧儿与怀仁。”

    司马轻鸥凝视着他道:“皇上,你这次出去,有些什么打算?”

    龙霄道:“朕要解决自己的一些私事,另外,司马丞相,朕一直有个想法,实在想和你探讨探讨。”

    司马轻鸥忙道:“皇上请说。”

    龙霄道:“朕在想,咱们逍遥国的地理环境真是得天独厚,不仅四季如春,而且矿产特别丰富,除了黄金之外,还有那天铁,据朕猜想,一定是什么罕有的金属,如今战事已消,不用做什么兵刃铠甲之类的东西了,就是如今存放在国库的也有不少,实在是太可惜了。朕想带一些黄金与天铁出去,换成现金,瞧一瞧能不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司马轻鸥也知道以龙霄现在的地位及抱负,绝不会在外界甘心沉寂,细细的思考了良久,这才点点头道:“逍遥国的百姓蒙皇上之恩,得以永享太平,咱们的确也不能太自私,那些黄金与天铁,还有国中的一些珍宝,皇上尽可动用,只是要如何运上去,却是个难题,皇上,那条路,绝不能让外人知道啊。”

    龙霄点头道:“这点朕也知道,朕并不会马上带着这么多的东西出去,还要等知道天铁是什么东西,然后找到买家才成,至于运输之事,朕一定会想到好的办法的,只是这事需得和你商量才是。”

    司马轻鸥道:“黄金和天铁,目前还是桃源里的流通货币,要是忽然差得太多,必然要引起百姓们的不安与猜疑,皇上可不能全部动用。”

    龙霄又点点头道:“不错,这一点朕也想到了,就先将国库里备用的拿出去好了,总不能一下子将逍遥国里的东西都掏光吧。”

    司马轻鸥道:“如此最好,皇上,你要离开皇宫的事两位皇后都知道了么?”

    龙霄摇着头道:“朕正在想如何启齿,还没有告诉她们哩。”

    司马轻鸥道:“皇上,这件事无法瞒得住两位皇后,微臣想你还是告诉她们好了。”

    龙霄道:“这是自然,其实朕的身世来历,无论是皇后她们,还是国中的大臣,心中只怕都有一个疑团,只是见朕不提,必有原因,不敢来问罢了,不过朕信得过皇后她们,说清楚了,反而要好得多。”

    君臣二人在书房里商谈良久,司马轻鸥这才告辞而去。

    龙霄坐在屋里想了一阵,就叫来刘光义,让他叫人去通知永康皇后、和贵妃、武贵妃、宁妃到端熙皇后的景定宫去共进晚膳。

    由于国中太平,朝中的事又全部交给了司马轻鸥与顾子通两人,龙霄倒没有什么事,便起驾到景定宫而去。

    到了朱丹霁的内寝房,她正将婧儿放在床上,自己在一旁唱着儿歌逗哄孩子。龙霄见状,不禁思道:“女人就是这样,任你再能干,再漂亮,再高贵,面对着自己的孩子,也和其他普通的人家没什么两样。

    两人此时感情已至不分彼此之景,见到龙霄进来,朱丹霁也没起身接驾,只是笑着对他道:“皇上,快来瞧,咱们的婧儿有多可爱。”

    龙霄走过去,见到自己这个大女儿脸上红通通粉嫩嫩的无比乖巧,不禁笑着道:“霁儿,朕瞧婧儿越来越象你了,长大了不知有多漂亮。”

    朱丹霁望着他温柔一笑道:“其实漂不漂亮倒不打紧,我只希望她能象她娘这样好的运气,嫁一个好丈夫,能够终生幸福就成了。”

    龙霄微笑着走过去搂住了她的肩,朱丹霁就坐在床边,将依然艳光照人的脸贴在了龙霄的腹上,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但心灵交融,感受着这温馨的气氛。

    正是情浓时短,似乎没说上两句话,已是不知不觉的两个小时过去,眼瞧着花台之外暮色降临,到了晚膳时间,第一个到的是司马琴,然后朱芷清与朱芷贞同时到达,这两姐妹现在同侍一夫,就象是变成了连体一样,整日整夜的形影不离,而朱芷清对于与妹妹同榻伺候龙霄也没那么害羞了,人也不象过去那么喜欢清寂,开朗了许多,有时候在床上还要取笑妹妹与龙霄。

    等到碧痕抱着怀仁到了,所有的女人都围了过去,逗个不停,毕竟在这些女人心中,这可是皇上的第一个龙子啊,而每当龙霄瞧着这些女人对怀仁众星捧月,无微不至的样子,想起君仪母子孤苦无依,不知还在哪里受罪,自己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儿子比起怀仁来完全是天壤之别,心中就是一阵酸痛,只希望刘光荣与曾凡两人已将她两母子找到,送到了家中,受到了父母的细心照顾。

    没一会儿,宫女们已在内寝房旁的小偏厅摆好的一桌酒席,龙霄叫几名宫女好好的瞧着婧儿与怀仁,便带着五个老婆到了偏厅坐下。

    此时龙霄带到逍遥国中的那些蔬菜瓜果种子除了极少的一部分,其余全部成活并,由于逍遥国特殊的地理优势,这些蔬菜瓜果有些甚至产生了一些优变,比外界的还要鲜嫩可口,因此桌上的菜肴非常丰盛,只是龙霄根本就无法动筷,只要瞧着他一吃完,便有一个老婆给他挟来了菜,龙霄虽然一直不怎么习惯,但对于老婆们的好心也是无可奈何。

    吃了一阵子菜,喝了几杯温酒,龙霄便放下筷来道:“今天朕找你们来,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要给你们说,这件事除了琴儿与碧痕,你们都还不知道。”

    司马琴本来高高兴兴的吃着饭,听他起这话,猜到是最担心的事终于到了,脸色一变,筷子一抖,竟然落了一只在桌上,而碧痕望着龙霄,也是一脸的惨然苍白。

    朱芷贞是话最多的,闻言便撇了撇嘴道:“好啊,皇上,平常你老说自己不偏心,对咱们姐妹谁有一个样,但今天我可把你逮到了,只有琴儿姐姐与碧痕姐姐两个人知道的事情,还说不偏心。”

    朱丹霁素来知道司马琴胆子是最大的,连筷子都掉了,而碧痕的脸色也极是不对,绝对是了不起的大事,心中也禁不住“呯呯”打鼓,忙道:“皇上,有什么事,你就快说吧。”

    龙霄道:“好,皇后,你还记不记得朕背的那《葬花吟》?”

    朱丹霁点点头道:“记得,你那付模样,我一辈子都会记得的。”

    龙霄道:“那你还记不记得朕说过那本书放在我的家里?”

    朱丹霁又点了点头道:“这事臣妾也记得。”

    龙霄道:“可是自从朕登基之后,为什么你不再提此事,也不再问朕的来历家世。”

    朱丹霁道:“臣妾知道皇上绝不是忘恩负义,背祖忘宗之人,你不提自己的来历家世,必然是有你自己的苦衷,臣妾又何必来让皇上你不高兴呢。”

    龙霄此时也不再拐弯磨角,直接便道:“那是因为朕本就不是来自逍遥国任何一个州府,而是从外界而来。”

    他此言一出,本以为除了司马琴与碧痕,其他几名女子都要大吃一惊,谁知朱丹霁与朱芷清对望一眼没有做声,只有朱芷贞瞠目结舌的望着他,失声道:“什么,你……你是从外界来的,我还以为你爹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让你不好意思说出来呢。”说到这里,朱芷贞脸上微微一烫,原来她猜的是,龙霄的爹娘说不定是强盗妓女之类的人物。

    龙霄瞧着朱丹霁与朱芷清的神情,不禁道:“霁儿,清儿,难道你们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吗?”

    朱丹霁凝望着他,幽幽的叹了口气道:“皇上,其实清姐姐早就猜到了几分,也跟我提过了,只是咱们还是不敢确定。”

    龙霄转眼盯着朱芷清,诧异的道:“清儿,你是怎么猜到的?”

    朱芷清道:“皇上除了来历神秘莫测,而且一失踪就是数月,最重要的是送给贞妹的那个会发声的匣子,虽然贞妹说是仙人送给你的,可据臣妾观察,那绝不是什么仙物,而是一种咱们这里还没有达到的技艺,所以臣妾就有些犯疑,便将这事和霁妹商量过了,霁妹说,这事最好不说明,你什么时候想说了,自然会告诉我们的。”

    龙霄这才知道那款MP3将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多语,便道:“你们既然都知道朕的来历了,那朕就告诉你们,过几天,朕就要回家去一趟,可能要些日子。”

    他这话说出,五女都是一脸黯然,朱芷贞第一个撒娇道:“皇上,我给你打个商量,这次出去,你能不能带上我,我保证会乖乖的听话,不会给你惹祸的。”

    龙霄断然道:“不行,你们谁都不能去,而且那条路非常特殊,朕也根本没有办法带着你们出去。”

    朱芷清只是爱着龙霄这个人,对他的来历并不怎么关心,忙道:“贞妹,皇上自有安排,你别去强扭。”

    朱芷贞嘟了嘟嘴,嘀咕道:“不带就不带,要是我自己找到那条路出去,你别怪我。”

    龙霄知道她没什么武功,就是知道那条路,要想上去,也是痴人说梦,便不去理她,向朱丹霁道:“皇后,朕不在的这段时间,宫里的事就要劳你多费心了。”

    朱丹霁那里舍得龙霄离开,不过知道他主意已定,绝不会再更改,只得点点头道:“皇上,你这次出去,能不能将公公婆婆接进来,让臣妾等也能略尽一尽孝道。”

    龙霄点点头道:“这事司马丞相也跟朕说了,朕会办的,只是不知道爸爸妈妈他们来不来?”

    这时司马琴道:“皇上,你既然要走,咱们也不能拦你,不过你能不能给一个准确点回来的时间,也好让臣妾们有个盼头。

    龙霄到外面办的事不少,而逍遥国的事又已可高枕无忧,那里能够定得下回来的日期,只得道:“你们放心,朕会尽快回来的。“

    知道龙霄要走,而且回来的日子又说得含含糊糊,五女的心情都是难受之极,这顿饭再也无法下咽。

    给老婆们交代了自己的打算,龙霄就在开始准备回去的事情了,由于暂时无法运输天铁与黄金,龙霄就打开宫的宝库,照着轻巧的物件就拿,什么明珠翡翠凤钗玉带的什么都有,反正既然能够放在这大明朝宝库里的东西,绝对差不到那里去,那时候只管找人鉴定便是。

    他把这些东西都放入了从外界带进来的那个大皮箱里,幸亏他的“天残地绝魔功”已突破了第七层之境,“仙鹤九变”的轻功也随之而升,否则还真不敢拿这个皮箱装。

    而在这几天里,龙霄抽空去了波伊丝那里一趟,给她说清自己要出去的事,不过这一次他还将司马琴带到了一路,因为他知道司马琴的性格是面冷心热,对自己又情深意重,要是见到波伊丝怀着他的孩子,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果然,两女一见面,波伊丝也知道司马琴的脾气,只是垂眉顺眼的挑一些软话讲,龙霄再在一旁说着好话,司马琴也就应允了平时来看顾波伊丝。

    而在这段时间里,朱芷贞总是爱向司马琴与碧痕打听那条路的具体位置,龙霄倒也不担心她,那天神崖高达百丈,除了那微露出的一段铁钉,根本就无可借力。没有他这样的超凡脱俗的轻功,是绝对不能出去的,而且司马琴与碧痕也只是知道大概位置而矣。

    这一天晚上,龙霄决定出发了,为防引人注意,他仍以易容之术将自己化作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五女本要送他一程,但龙霄被强行制止了,只好在景定宫哭哭啼啼的与他作别,千叮万嘱要早日回来,龙霄瞧她们一个个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也不由有些黯然,但知道自己在这里呆得越久,就越让她们伤心,硬下心肠,不再逗留,提着皮箱从三楼花台上一跃而下,此时黑煞已等到那里,他在空中数折,正好坐在马鞍上。

    拿着宫里的令牌,一路通行无阻的出了京城,龙霄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便立刻骑着黑煞朝天神崖方向疾驰而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