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大治逍遥国(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早朝结束,朱丹霁就叫人通知龙霄,要他到景定宫用膳,下午就在宫中挑选秀女。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这个时候龙霄不可否认的是兴奋的,亲自去一大群美女之中指定属于自己的女人,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拥有三宫六院,试问当今天下,还有几人能够做到。

    龙辇正向景定宫走着,刚到了半路,就听到有女人在高声的叫嚷:“哈,又选秀女啦,又选秀女啦,又要有人守活寡了,守活寡了,皇上,你选我,选我啊。”

    龙霄闻声一愣,寻声侧头望去,却见到是不远处一个四十多岁,皮肤白晢,颇有些风韵,宫女模样的中年女人在对着龙辇手舞足蹈,这时立刻就有几名禁军前去,将那中年女子架了起来,似乎就要送入牢中,交给宫中管事处置。

    龙霄不由叫了一声:“刘光义。”顿时有人尖着声音道:“皇上,奴才在此,有何吩咐。”正是宫中的那老太监刘光义,他本来是伺候在元亨宫,所幸年老不值夜勤,那晚血魔前来杀了元亨宫所有的太监,他却逃得一劫。

    龙霄见刘光义已到了身边,便指着那被禁军拉得越来越远的中年妇女道:“那个女人是谁?”

    刘光义躬着身子道:“回皇上,那个女人是过去文德皇帝选的柳贵人。”

    龙霄一皱眉道:“朕不是吩咐你们将宫里的这些嫔妃贵人们都遣散了么,怎地还有人在。”

    刘光义忙道:“回皇上,这个柳贵人情况有些特殊,而且是经过正宫娘娘批准了的,才让她留在了宫里面。”

    龙霄道:“哦,怎么过特殊法?”

    刘光义道:“这个柳贵人是十四岁进的宫,一直没得到皇上的宠幸,只是偶尔有一次在后花园中玩耍,被文德皇帝瞧到了,就在花园中将她宠幸了,而且封为贵人,但从此以后,文德皇帝就再也没有想起过这柳贵人,不过宫里的锦衣玉食,绝没有半分亏待过她,谁知到了后来,这柳贵人好的不学,却去学奴才们对食。”

    龙霄诧异的道:“什么叫做对食?”

    刘光义道:“这是宫里面流传下来的一种不成文的惯例,就是太监与宫女们在闲暇无事之时,便象外面的夫妻一样凑在一起玩玩,这自然不能当真,也只能是咱们这些没出息的奴才做的,这柳贵人已是皇帝宠幸过的人,是宫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却也找了个年轻俊美的太监,每天都在她的院子里幽会,后来这事被别人知道了,告到文德皇帝那里去,还算文德皇帝仁慈,怜她情有可原,没有治她的死罪,只是把她关进了冷宫,一生不准外出。后来改朝换代,皇上你进了宫,要将过去服侍大明皇帝的嫔妃贵人们都放出宫去,这柳贵妃就从冷宫里出来啦,但这么多年过去,她与家中己失去的音讯,不知投奔那里,正宫娘娘知道了后,非常可怜她,就把她留在了宫里,叫人拿一些轻巧点的活计给她做,也许是关久了,这女人平时虽然瞧着清醒,但有时候会忽然象今天这样发疯,。”

    龙霄听到耳中,好半天没有说话,良久才叹了口气道:“刘光义,你去打个招呼,就说是朕的旨意,宫中的人不得对这柳贵人无礼,必须好好的对待她。”

    刘光义听着主子这么一说,匆匆忙忙的去了,龙霄瞧着他的背影,心中也是一阵感叹,这刘光义经验老成,精通事理,又善解人心,的确是他在宫中不可多得的良助,但是换了另个一个皇帝,这样的人只怕也会翻云覆雨,司马轻鸥就给他说过,这刘光义过去在文德与昌明两朝,可是几乎可以凌驾百官的大人物,凡是在朝中想当官的,没有不巴结他的,文德与昌明对他也是言听计从。

    但如今自己当了皇帝,这刘光义根本不敢在他面前说朝庭的任何事,这虽然说是他的聪明之处,但也由此可见,历代宦官之祸,其根实在皇帝本人,要么是年纪尚小,无法思考,要么是贪图享乐,将权柄托人,要么是刚愎自用,偏听偏信,总之,宦官就象是皇帝体内的寄生的蛆虫,要是主人有所抵抗力变差,就会乘虚而入,越来越做大。

    思想之间,已是到了景定宫,这时朱芷清也过来了,三人一起用过午膳,就有人将朱丹霁用软轿抬下楼,到了楼底大厅,这一皇两后,就开始坐在厅上挑选能够让龙霄满意的秀女,然后视其出身与容貌,各封嫔妃、贵人、夫人等名。

    坐下来没有一会儿,就见到由一名中年宫女领着前十名秀女进来了,龙霄透过那纱帘仔细的瞧了瞧,见一个个虽然长得清秀苗条,但并没有特别出色之人。

    朱丹霁看着龙霄的眼神,见他没什么反应,便击了击掌,又有十名秀女走了进来,龙霄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就这样,每次十名秀女进来供龙霄选择,龙霄也在认真的瞧着,一轮一轮的过去,直过了两个小时,眼看就要完了,他心中已有了数,在这些秀女中,若单论容貌,自然是无法与朱芷清、朱丹霁及波伊丝这三名倾国倾城的天姿绝色相比,但还是有几名堪与朱芷贞及司马琴媲美,但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却大为不如,就是碧痕与这些秀女相比,也可以算得上一流人物。

    这时他心中可以说是在天人交战,非常矛盾,这些秀女虽然并无顶尖人物,但都是年纪尚小的处子,要是象过去的皇帝那样,全部留在宫中,自己走到了那里,忽然对谁有兴趣,便去临幸一番,随便封个称号,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也未尝不是让男人快活的事,但那柳贵人的经历,着实让他非常震憾,因为他深深的知道,象柳贵人这样的入宫后难得见到龙颜的秀女绝不在少数,就是象刘光义说的那样,玩假凤虚凰的那种对食把戏的定然也不是柳贵人一个,毕竟一但这些秀女长大成熟之后,不可避免的会思春,会产生情欲,对食之举还算是小事,宫中还有许多大内高手,虽然平常不准入内宫,但那些矮墙岂能难得住人,而且据他所知,嫔妃贵人们每年都会有归省之假,一但这些长期得不到皇帝宠幸,心灵空虚寂寞的女人遇到特定的环境,特定的人物,搞不好就要生产出一顶绿帽子出来默默的牢固的戴在自己头上。

    另外还有一件事便是,阿芙莲的死给了他非常大的触动,一个女人的内心,只有男人花时间去了解才能够真正的知道,他永远的失去了一个阿芙莲,再不愿还有心爱的女人离开他了,朱丹霁与朱芷清这两人之所以给自己选秀,只是因为惯例,只是因为传统,只是因为大臣们的议论,龙霄绝不相信在她们的内心深处会愿意有这么一大群女人来分享自己对她们的爱。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算是自己目前只有五个老婆,再加上波伊丝这个没有名份的情人,能不能说服外面世界的那几个女人跟着自己,至今还是个世界之秘,要是她们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的女人,就算是君仪,他也不敢保证会呆在自己身边了。

    想到这里,龙霄已渐渐的下了决心,对于这些秀女来说,她们首先看中的是自己的龙袍,自己高高在上的权柄,甚至有些还是父母兄长强逼来换取荣华富贵的,跟本没有自己与五个老婆及波伊丝这样深厚的基础,一但得不到宠幸,就会起怨,就会生恨,难免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来,就在明朝历史上就发生过一次著名的事件,那就是嘉靖年间的壬寅宫变,当时的明世宗朱厚聪差点就被十几个心存怨毒的宫女勒死在宫中。其实做男人,宁愿要一个死心塌地跟着自己的女人,也不愿要一大群表面对你恭顺,内心却恨得你要死的女人,这才是理智的行为啊。

    等到最后一批秀女离开,朱丹霁与朱芷清对望一眼,还是朱丹霁柔声道:“皇上,怎么,这么多的秀女,都没有你满意的人么?”

    龙霄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对朱丹霁道:“皇后,传朕的一道圣旨。”

    朱丹霁道:“怎么,皇上要封秀女了,你知道她们的名字么?”

    龙霄道:“传朕旨意,所有的秀女由宫中派专人陪着,在京城里尽情的玩耍三天,费用由朕来掏,然后请她们全部回去,孝顺父母,择人而嫁。”

    他这话一出,朱丹霁与朱芷清都是大吃一惊,朱芷清忙道:“皇上,是不是这次臣妾与正宫娘娘选的秀女不能让你满意,没关系,咱们重新再选就是。”

    龙霄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霁儿,清儿,难道你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朕的心意么,朕有你们就够了,何必为了一时的欢愉,去害了这么多年轻的姑娘,朕今后多花些心思在你们几个身上不好么,就说要永续龙脉,你们多陪陪朕,每人生一大堆皇子、公主出来,那也是一样啊。你们两人的心意,朕是明白的,但这些秀女就恕朕不再接纳了。”

    听到龙霄这么说,朱丹霁与朱芷清顿时秋眸泛波,珠泪欲坠,朱芷清那么害羞,时刻注意分寸的人,这时也忍不住哽咽着叫了声:“皇上。”从侧边的座椅上站了起来,将娇躯投入了龙霄的怀中,香肩耸动,已将他的衣襟染湿了一片。而朱丹霁此时无法起身,只能将自己的纤手伸出去,紧紧的拉住了龙霄的手,心中也是幸福无比。

    正在缠绵之时,有宫女来禀告,和贵妃与武贵妃到了。

    三人连忙分了开来,龙霄知道朱芷贞最关心之事就是自己封了多少嫔妃贵人,留了多少秀女在宫中,心中一动,便笑着道:“霁儿,清儿,咱们来哄哄这个和贵妃,如何?”

    朱丹霁与朱芷清只要他高兴,那里会不肯配合的,闻言都点点头表示知道。

    这时候朱芷贞已拉着司马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见到三人若无其事的坐着,忙向龙霄问道:“皇上,怎么样,看中那些秀女啦,快把名单给我瞧瞧,还有,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宫里只能留一百人在里面。”

    龙霄一付愁眉苦眼的样子道:“贞儿,这事朕也为难得紧,正想找你打个商量,这些秀女一个个都是年轻漂亮,如花似玉的,朕左瞧瞧这个很好,右看看那个也不错,实在是谁也舍不得,就想把她们全部留下来,已经给两位皇后说了,她们都同意啦。”

    朱芷贞见到姐姐与朱丹霁都在点头,那里会想到这两个人会串通来一起哄她,禁不住跺起脚来,一脸失望的指着龙霄道:“你……你言而无信,昨天还说什么君无戏言哩,现在果然反悔了,我就知道你……就知道你会舍不得这么多的女人。”她一边说着,想到龙霄居然骗自己,说出的话也不能着数,心中又是委屈,又是伤心,眼圈儿一红,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司马琴为人最是忠勇守信,虽然深爱着龙霄,但听到他今天的话,也是大为失落,嘴里却没有说出来,默默的瞥了他一眼,便走上前来宽慰朱芷贞,自从朱芷贞替她破了毒誓之后,两人的交情深厚了许多。

    朱芷清见到妹妹哭得这么厉害,那里还忍得住,连忙站了起来去劝她,一边向龙霄笑道:“皇上,你还是跟贞妹说了罢,别哭坏了她。”

    龙霄瞧着差不多了,便哈哈一笑道:“贞儿,你这也太小气了吧,还好朕没有这么做,否则你就不会理我了,是不是?”

    朱芷贞听着他这么一说,顿时将哭声止了,道:“你骗我,刚才正宫娘娘和姐姐都在点头。”

    朱芷清忙道:“刚才是皇上要我和霁妹合着伙儿来逗你的,皇上才了旨,将这些秀女全部遣返回去,一个都不留。”

    朱芷贞一脸惊喜的抓住姐姐的手,道:“真的?真的?”

    朱芷清又点了点头。

    朱芷贞也顾不得有人,将脸腮一鼓,跳到龙霄面前就是一粉拳向他的胸前打去,道:“好啊,臭小子,你又在骗我。”

    龙霄一把握住她的手,见她雪白细嫩的脸上还挂着脸痕,便笑道:“贞儿,马上对着朕笑一个,要甜一点儿,妩媚一点儿。”

    这时朱芷贞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已完全忘了龙霄是皇帝的身份,手被他捉住,用莲足就向他的脚下踩去,道:“妩媚个头,臭美啊你。”

    她说着这话,心中再忍不住,“卟哧”一声笑了出来,梨涡深现,娇憨动人,龙霄还要逗她,便道:“好啊,贞儿,你现在要是马上停住笑,朕就服了你。”

    朱芷贞立刻板住脸道:“谁说我止不住笑了,我偏止给你瞧瞧。”但她终是那种天真爽朗的性格,越是不想笑,就越撑不住,没一会儿脸就憋红了,没法再装,顿时一头撞在了龙霄的怀中,深深的埋在他的胸前,发出了“格格”银铃般的笑声,而她的笑声瞬间感染了朱丹霁等女,一个个笑靥如花,芳心温暖,只觉自己果然终身有托。

    龙霄心中还有事没说,等到朱芷贞笑够了,便道:“今天除了碧痕,你们都在场,后宫的事,朕还有两个要求?”

    朱芷贞从他怀里钻出来道:“说吧,瞧在你今天表现得挺乖的份上,我想正宫娘娘和姐姐还有琴儿姐姐都会答应你的。”

    朱丹霁察言观色,知道龙霄接下来要说的事对他必然是非常重要,便道:“是啊,皇上,你是一国之君,说的话就是圣旨,咱们听令就是。”

    龙霄摇摇头道:“这些事还是要你们真心接受才是,这第一件事,就是朕虽然今日不选秀女,但日后却未必只有你们几人,这一点,朕可要先跟你们说清楚。”

    朱芷贞听着这话,不由笑道:“你是皇上,只有咱们几人,自然是不成了,不过只要不是太多,谁来管你,最多不超过五十个,好不好。”

    朱芷清拍了拍妹妹,也是微笑着道:“皇上,你别听贞妹的,什么五十个不五十个的,只要你喜欢,宣她进宫来就是,我和霁妹,绝不会亏待她的。”

    龙霄此言就是要给日后君仪她们进宫打一个埋伏,见大家应允了,又点点头道:“另一个要求,是有关血凤的。”

    这四名女子此时都知道血凤就是过去的皇太后,听着他这么特意提起,自然是明白下文了,不由得都低下了头,只有朱丹霁很快抬起头道:“皇上,别的臣妾等都可答应你,可是你要她……她进宫,只怕会在朝野上下引起轩然大波。这可……这可不成,臣妾不能眼睁睁的瞧着皇上的声誉受损。”

    龙霄道:“血凤的真名叫做波伊丝,其实是个很可怜也是个很善良的女人,朕这次与天煞族能够和解重建,波伊丝立了很大的功劳,我并不是让她进宫受封,只是想让你们能够接受她就行了。”

    朱丹霁没再多说,只道:“皇上,能不能接受,臣妾倒没多大的意见,这件事还是让清姐来说好了。”

    朱芷清闻听龙霄提到血凤,心中便一直在默默的思索,这时见要自己发言,只得道:“皇上,臣妾那日差点被皇兄所杀,还是这个波伊丝救的我,她既然对你这么重要,别的臣妾也不能说什么,只是若是见面,必然是还会有所尴尬的。”

    朱芷贞本来对这事要大力反对,忽然听到姐姐提起这个当过自己母后的波伊丝居然还救过她,对朱芷贞来说,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大恩,已到嘴的话便呑了进去。

    司马琴对波伊丝的印象不好不坏,但心里面明白,便道:“皇上,你能坦言波伊丝的事,就是对臣妾们无私,否则就是一直瞒着,咱们也会不知,我想大家是能够接受她的,只是要将她过去的身份忘掉,可能花一段时间。”

    龙霄点点头道:“这是人之常情,朕今日给你们说起,也是要大家对这事有心理准备,减少些隔阂才是。”

    朱丹霁等对此事虽然还是有些芥蒂,但身为开国之君的龙霄不选秀女,对自己等人确实是情深意重,心中正在一片感动中,对这事倒也想开了许多,就连意见最多的朱芷贞也没再提出什么异议了。

    第二天,遣返秀女的圣旨便正式宣布,虽然也遭到了一些守旧的大臣议论,但龙霄此时一统桃源,已是拥有了绝对的权威,倒没人再来强谏。

    而龙霄决定了内宫之事,便一门心思的考虑逍遥国长治久安之道,其实论起地理环境,逍遥国远比外界的国家要好治理得多,因为它的位置完全与世隔绝,气候又四季如春,绝少天灾,适应各类粮食蔬菜鲜花瓜果的生长,而如今国内战争已消,已不担心军备,除了少量必要维持治安的军队,其他的士兵都解甲归田,全力发展生产,完全可以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成为真正的桃源圣境。

    而为了防止逍遥国再次发生内乱,龙霄又推行了一条制度,凡在逍遥国内为官者,必须是公正廉明,不得徇私舞弊,官员进行了精简,俸禄再提高了一倍,但跟着配套的政策是,让每个州府的百姓每两年选出九名有德有识之士,组成督官部,负责对州府的官员进行监督,而州府的官员,必须将任职时所做所为及如何使用朝庭拔下来的钱粮向百姓们公开通报清楚,其中若有证据发现贪赃枉法者,无论大小,都一律斩首,并在各州府最热闹的地方立一块无耻碑,将这些贪赃枉法的官员姓名刻上去,千古遗臭,让官员们做起官来兢兢业业,不敢有任何形式的腐败。

    而对于朝庭的上层官员,龙霄定下的是无为制与制衡制,所谓无为制,即自己不再直接管理朝中之事,全由丞相来做,要知道,但凡立法行政,很难做到正确无误,将君主虚位化,这样的好处在于,皇帝可以永远不犯错误,成为百姓心目中伟大庄严的象征,让国家永远充满了希望,万一国家真要到了危急之时,可以通过撤换丞相来平息民愤,让政局稳定。

    而制衡制,便是针对具有大权的丞相的,让御史大夫与丞相完全对立起来,为防两者相通,龙霄定下制度,丞相所有俸禄待遇是御史大夫的三倍,而御史大夫又是丞相的第一接班人,要是丞相有错,让御史大夫扳倒,那么御史大夫马上就贵为丞相,这一正一反,相互制约,当可保持国家的长期平稳。

    制度定立,逍遥国内真是井然有序,朝庭各官再无人敢像大明朝那样大官贪财小吏贪粮,自私乱为。百姓们的日子越过越好,远比历代大明朝要繁华昌盛,人人遵守道德法纪,渐渐的已做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步。

    不觉又是数月过去,此时朱丹霁与碧痕都各自产子,朱丹霁生的是个女儿,碧痕则生的是个王子,龙霄将他们分别取名叫龙婧儿与龙怀仁,长得都非常娇嫩可爱,而波伊丝再有两三个月就要临产,朱芷清也有了身孕,司马琴还没什么,只有朱芷贞见大家都有了孩子,总是有些不服气,龙霄为了照顾她的情绪,特意的多临幸了她几次,但她的身肢却依然是婀娜多姿,气得朱芷贞有好几天茶饭不思。

    龙霄在一团喜气之中,头脑并没有停歇下来,因为他掐指算来,自己在这里已经呆了两年,如今逍遥国一天一天的走上正轨,该是他回到外界的时候了,只是要如何向几个老婆起齿,这倒成了他的一个不小的难题。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