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大治逍遥国(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听到朱丹霁这么说,不禁笑道:“哦,这段时间喜事太多啦,还有什么事要让朕开心?”

    朱丹霁道:“皇上,现在你一统了整个逍遥国,让百姓永绝刀兵之苦,而且如今国中又大获丰收,繁盛之景,是自建文圣祖以来从所未有,如今既然征战已熄,正该让后宫充备,龙脉永昌才是。”

    龙霄闻听,愣了一愣道:“皇后,你是不是说选秀的事。”

    朱丹霁又是一笑道:“不错,新皇登基,便要在全国选秀女入宫,这本是惯例,况且皇上还是开国之君,而后宫内也只有咱们姐妹五人,这怎么也说不过去,不知道的人,还会认为咱们姐妹心胸狭窄,不容外人染指后宫呢。”

    龙霄道:“这怎么会,过去有大臣也就此事上过奏折,但朕并没有批准,他们岂会在背说你们的坏话。”

    朱丹霁道:“不管怎么说,皇上的后宫都不能太过空虚,你总不能让我和清姐这两个皇后手底下只有三位姐妹吧。”

    朱芷清也走了上来,微笑着道:“是啊,皇上,别的事臣妾们都听你的,后宫的事,你就听听咱们的吧,这么大的皇宫,过去父皇与皇兄的嫔妃们又让你遣散了出去,留下了不少的空屋,有时候还真让人觉得冷清呢。”

    司马琴也道:“皇上,过去大明朝每一代皇帝的嫔妃、贵人、夫人加起来,最少的也有一百多人,咱们如今只有五人,成什么体统,这也有损皇威啊。”

    这时朱芷贞却气呼呼的道:“你现在不想选也不成啦,正宫娘娘和我姐姐都下了懿旨,在全国选秀,秀女们都入宫来了,人数可不少,正等着皇上封赐哩。”

    龙霄听了,更是一愣道:“怎么,秀女都进宫了?”

    朱丹霁一笑道:“这虽然是臣妾与清姐的主意,但在懿旨里写得清楚,皇上一向仁慈恤民,选秀之事,全凭百姓们自愿,各地方官员不得强行征逼,违者将从严惩处。”

    朱芷贞又撅着嘴道:“现在你可神气了,那些什么千金小姐、小家碧玉的听说是你要选妃,可是争得头破血流的才到了京城,不信明天你去瞧瞧,看她们头上胳膊上有没有裹着纱布。”

    龙霄闻听朱芷贞这么说,差点就要忍不住笑了起来,倒是朱芷清轻叱道:“妹妹,你怎么这样跟皇上说话,也不怕犯上之罪。”

    朱芷贞白了龙霄一眼道:“那就让他治我的犯上之罪好了,要么是几个月见不着人影,现在一回来又要花心思陪别的女人,好没良心。”

    龙霄知道自己这几个老婆中以朱芷贞的思想最不拘泥传统,其实非常喜欢她这种爽朗的性格,连忙过去搂住她道:“贞儿,你可不要冤枉朕,朕到现在为止,可是一句话都没说啊。”

    朱芷贞想龙霄想得实在是太苦了,这几天瞧着宫里那些来来去去,袅袅婷婷,年轻漂亮,花枝招展的秀女就来气,心里面实在觉得委屈,就把气发在了龙霄身上,听他此话,知道自己没理,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望着龙霄的眼神已是充满了歉意。

    朱芷清见妹妹不高兴,也是心痛,连忙走到她身边安慰道:“妹妹,你是担心皇上陪你少了,这样吧,今后就让皇上少到我那里去,多花点时间陪陪你好了。”

    朱芷贞急忙道:“那怎么行,姐姐,你难道就没想皇上么,让他到你的书房去瞧瞧,那里面可全是他的画像。”

    龙霄一时无言,司马琴此时虽然没有说话,便自从那日他被血魔从宫里掳去之后,两人根本就没有说上几句话,对她何尝不觉得亏欠良多啊。

    当下龙霄道:“选秀的事待朕好好想一想再说,来,朕有许多高兴的事要给你们讲。”

    说着他就坐在朱芷清的床边,将如何修筑和汉城,如何重建天煞族的经历讲给几个老婆听了,几女对天煞族能不能臣服的事本来都觉得甚是心悬,听到龙霄一一的讲起,居然是非常的顺利,日后可以高枕无忧,也都是大为高兴,为自己嫁了个英明神武的丈夫而深感自豪。

    过了两三个小时,龙霄就启驾到吉华殿去赴宴,宴席之上,群臣们自然是颂语如潮,敬仰无比,龙霄感觉得出来,大家这一次说的话都是发自肺腑,绝非马屁功夫。

    等到酒能席散,龙霄出殿上了龙辇,正在考虑到那一个老婆那里去,却见到一名太监赶来,手里拿着一张彩纸,却是朱丹霁送来的,说是她本月即将临产,喜欢清静,要龙霄今晚就不必再去景定宫了。

    龙霄自然明白朱丹霁的用意,心里面也佩服她的胸襟,想起刚才没有见到碧痕的面,便挥手让人送自己到宁妃住的芳沁院而去。

    到了芳沁院,有伺候碧痕的太临在外面见着了圣驾,正要跑进院子里去禀告,龙霄生怕碧痕动步,连忙差人去叫住。

    下辇进了芳沁院,龙霄一路招呼人不得惊动碧痕,便上了二楼,进到她的寝房之内,转过门口的两扇屏风,便见到屋子里有两名宫女站着,碧痕正静静的坐在床上,手里面却拿着一只小孩子的虎头鞋在缝做,绣被下的肚子也是高高的鼓起。

    两名宫女瞧见了龙霄,骇了一跳,连忙跪了下来,齐声道:“奴婢们给皇上请安了。”

    碧痕听到了这声音,身子也是一震,抬着一瞧,果然是龙霄笑吟吟的望着自己,心中真是惊喜交加,叫了声:“皇上。”就要起身。

    龙霄快步走了过去,止住了她的这个举动,道:“碧痕,你不要动。”

    碧痕虽然知道龙霄今日回宫,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来瞧自己了,心中自然是感激莫名,身子无法坐直依偎在龙霄的怀中,但已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龙霄挥手向两名宫女出去,见碧痕放在绣被上的虎头鞋已经快要完工了,便拿在手上瞧了瞧,觉得很是可爱,不过还是皱了皱眉头道:“碧痕,这些粗活你就叫下人做好了,小心累着。”

    碧痕听着龙霄关心,心中更是甜蜜难言,忙道:“不累,不累,这都是我小时候跟村里的大婶学的,在屋子里坐着也太无聊,做做活计,也可以打发时间。”

    龙霄点点头,便不去管她,轻言细语的给她说着别后之情。

    呆了还不足一个小时,就听到碧痕道:“皇上,你还是到别的宫里去罢,这里可不能留久了。”

    龙霄明白她能体会自己的处景,便嘱咐了两句,出了芳沁院,直向司马琴所在的怡心宫而去。

    还未至怡心宫,司马琴已闻讯跪在宫外接驾,龙霄连忙走下车,拉着她的手走进宫中。

    到了司马琴的内房,两人在床上并肩而坐,龙霄道:“琴儿,那天有没有骇着你。”

    司马琴点点头,缓缓的将身子倒下,将头枕在他的膝盖之上,道:“当时我忽然不见了你,又听到宫里吵个不停,叫人一打听,才知道宫里来了一个十分厉害的人,杀了不少的大内高手,还有人亲眼见到他在宫殿之上追着你,而你便失了踪,心里就更是怕得要死。还好后来我爹来告诉我,来的定是血魔,他要是不当场杀死你,必然是还有所图,你就有一线生机,要我不要太担心。虽然这样,那些天我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龙霄抚着她的头发道:“琴儿,自咱们成婚之后,朕就没多少时间来陪你,你能原谅朕么?”

    司马琴忽然坐了起来,凝视着龙霄道:“皇上,过去臣妾太过任性,有太多对不起你的地方,而且又发了那么个毒誓,心里早就对自己没有指望了,只想这一辈子孤独终老,幸得三公主相助,让我能够成了你的妃子,臣妾还有什么奢求的。皇上,臣妾心里知道你惦记着我就够了,你不要担心我会胡思乱想,倒是三公主那里你要去一趟才对,这几天我瞧她不怎么高兴。”

    龙霄点点头道:“等会儿朕就去她那里,只是要到清儿那里朕也不能不去啊。”

    司马琴一笑道:“这个时候和贵妃一定会在东宫娘娘那里的,皇上只要去了凤仪宫,就能见到她们了。

    两人说了一阵子话,龙霄便又起驾到朱芷清凤仪宫去,朱芷贞果然在那里,两人匆匆出来接驾。

    进了屋,等到宫女们都出去,朱芷贞顿时跳到他的身边道:“臭小子,算你有点良心,没有急着去选你的新妃子,还能记着咱们这些旧人。“

    朱芷清听到妹妹居然如此无礼,春眉一皱,又要喝止,龙霄见状,忙笑着道:“清儿,这里又没外人,你就让她使使性子,朕瞧她这口气可憋得难受。”

    朱芷清见龙霄对妹妹一付恩宠有加的样子,自然也不说什么了,只是道:“贞妹她年纪还小,不懂事,皇上不要见怪。”

    朱芷贞听姐姐这么一说,顿时又娇声嚷起来道:“本来就是,他总是神秘兮兮,走这走那的,有多久的时候呆在京城里,总是惹得别人来想他,这样还好些,要是宫里的妃子们多起来啦,他就是不去外面,与这几百名新人夜夜春霄,天天当新郎官,咱们根本见不着他的面,那不是更让人难受。”

    朱芷清道:“贞妹,可是皇上是一国之君,有三宫六院是很平常的事情,咱们在宫里这么久了,难道还不知道规矩么,本朝历代以来,以父皇的妃子最少,不过也有一百四十七人,前两天我不是还在给你说么,过去在外面,好多皇帝的嫔妃都是数以千记,皇上正当盛年,又是开国之君,有三百多的妃子绝不算过。”

    朱芷贞本是皇家之女,这道理如何不知,眼圈顿时红了起来,道:“可我就想和臭小子在一起,要是人太多了,我怕他没良心,真的会忘了我。”说着说着,心中委屈,晶莹的泪珠便从雪白娇美的脸上滚落下来。

    龙霄深知朱芷贞对自己的深情,连忙过去搂住她道:“好贞儿,你说,要朕怎么做,心里才满意。”

    朱芷贞泪眼汪汪的望着他道:“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是说出来,你别不答应。”

    龙霄点点头道:“好,你只管说便是。”

    朱芷贞抹了抹泪道:“好我就说啦,我要你只准选一百名秀女留在宫中,其余的就遣散回去,反正你还没有宠幸过她们。”

    龙霄今晚只走了三个地方,心里已觉得颇是疲倦,他这五个老婆,还要包括宫外的一个血凤,每一个女人都与他有一段不寻常的过去,而且在外面的世界,还有几个爱着自己的女人等着他的安排,他可都不能辜负啊。

    当下便又点点头道:“好,朕答应你。”

    朱芷贞没想到龙霄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不由顿时破涕为笑起来,道:“真的,你没骗我,你们男人最希望属于自己的女人越多越好,你会那么舍得?还会不会反悔?”

    龙霄笑道:“君无戏言,朕不会骗你,不过你该怎么补偿朕啊。”

    朱芷贞忽然将脸一红道:“给你生个娃娃,好不好?”

    龙霄不想她居然直冲冲的说出这话,正要笑她,却见朱芷贞一脸正色的道:“还要让姐姐给你生个娃娃。正宫娘娘和宁妃她们都有了,每天都好开心,而且要是有了你的娃娃,你就是走得再远,我和姐姐也没有那么寂寞了。”

    朱芷清这时将粉脸羞得血红,期期艾艾道:“贞……贞妹,你……你说什么啊。”

    朱芷贞大声道:“姐姐,这不是咱们背地里也说起过的么,我就是要说给他听,反正咱们嫁给他,就是要替他生娃娃,传祖接代,永续龙脉,这是光明正大的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龙霄见到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细细的体会她话中的含意,心中只有万千感概,便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是左手搂住朱芷贞,走过去又抱住了朱芷清,将这对娇艳无匹的姐妹花瞧了又瞧,心中是柔情骤生,在她们脸上各亲了一口,道:“清儿,今晚我就留在你这里了,贞儿也别走,咱们三人在一齐说话。”

    朱芷清闻言,想起那日五美联床的事,忙道:“皇上,这……这只怕别人闲话。”

    龙霄眼光一闪,沉声道:“谁敢,除非他不想要命了。”

    朱芷清瞧他发威,心中一颤,便不再多说,只有朱芷贞根本不顾忌传统礼仪,笑靥如花道:“好啊,我又舍不得姐姐,又舍不得皇上,要是咱们今后一直这样,呆在一起的时候就多了一倍,这样最好。”

    龙霄面对这两个性格全然不同的亲姐妹,心中也兴奋起来,忙叫宫女端来香汤,三人洗漱完毕,同上床去。

    到了床上,朱芷清仍是十分害羞,早早的就滚在了一边,埋着头不敢瞧两人,龙霄已打定主意今晚要射个连株箭,暂时不去管朱芷清,只先将朱芷贞的衣裳脱了个干净,搂着她霜雪般的身子,抚着她已浑圆高耸起来的乳房,好一阵亲吻捏揉,朱芷贞对此事已渐入佳境,片刻之间私处便濡润起来,双腿很自然的分了开来。

    龙霄见状,便握住那话儿,使劲抵了进去,只觉火热无比,朱芷贞微微的皱了皱眉,但立刻就舒展开来,紧紧的抱住了他。

    龙霄此时也处于高度兴奋之中,对着她就是一阵猛烈的进攻,朱芷贞腰肢闪动,半昏半醒中想起一事,喘息着道:“皇……皇上,你等一下给姐姐……姐姐好了,我下……下一次再来。”

    龙霄明白她说的是自己的龙精,不去理会,只是一个劲儿的冲刺,没一会儿,朱芷贞的娇躯便开始扭动起来,鼻息渐粗,嘴里的呻吟声也不知不觉的加重,正是潮至之像,龙霄的力度与频率便更大了,直弄得朱芷贞气息时断时续,这才一倾而出。

    朱芷清听着妹妹与龙霄欢会时发出激烈的“噼噼啪啪”的搧动及喘息呻吟的声音,羞得真是恨不能床上忽然裂出一条缝来,自己好一头钻进去,心中实在后悔刚才没有坚持原则,让龙霄与妹妹一起留宿,惹来这一场好羞。

    她虽然没有回头,但听到身后的响动变小,心中顿时紧张无比,真不知等一下龙霄来找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却闻得龙霄在自己身后轻轻的唤了一声:“清妹。”他这声音虽轻,但传入已如惊弓之鸟的朱芷清耳中竟如打雷一般,全然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找到自己头上来了。

    原来自从龙霄突破“天残地绝魔功”最高的第七层打之后,全身穴道经脉尽通,意念内视,已可控制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别说可以战后立举,就是稳守会阴,闭锁精关,永不倒旗也是极容易的事,只是为了散布龙种,不愿自己的女人太过辛苦,耗损元气,总是在她们尽兴之后便风停雨散。

    朱芷清已感到到龙霄的手在解自己的里衣,心中真是羞怕难当,只觉浑身上下软软一丝力道都没有了,任由他将自己的剥了个赤身裸体。

    龙霄翻过朱芷清的娇躯,瞧着她双眸紧闭,容貌绝丽,桃花满面,肌里雪腻,椒乳小巧,只能盈盈一握,下体之间,茸毛疏淡,隐隐可见红心一点,便如一尊玉美人儿一般,再也忍耐不住,俯身过去,与她亲热,朱芷清只是闭目不理,口中连大气也不敢出,等到龙霄来吻她的樱唇,只是合着双齿,那丁香之舌无论如何都不伸出来让妹妹见到自己与龙霄含吮。

    龙霄知道她性格内向传统,非常害羞,略作前戏,也不去多多纠缠,轻轻分开她丝缎般嫩滑的双腿,就要进入她的体内,这时只听到朱芷贞在旁边低声道:“皇上,我姐姐身子最娇弱,你别弄痛了她。”

    龙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果然是轻轻的抵在了朱芷清的柔软的玉户间,一点一点的送了进去,好不容易冲破狭道,但朱芷贞瞧着姐姐双眉紧锁,微咬红唇的样子,连忙又道:“皇上,你还轻些。”

    龙霄闻言已到了最温柔的极限,谁知朱芷贞仍在道:“慢点,皇上,不对,你还慢点,求你了,小心些。”

    龙霄已感觉到身下朱芷清的颤抖,暗骂朱芷贞是好心乱办事,这样做岂不是让朱芷清更加羞惭难当,心下一烦,差点就想吼一句:“***,我这样不对,那样不对,有种你来啊。”这话当然是说不出口,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再也不去管了,就按自己的方法在朱芷清身上运动着,没过多久,朱芷清的口中也渐渐的发出了难忍的轻吟,双手不知不觉的抱住了龙霄,双腿也开始紧紧夹在了他的臀下,龙霄不敢与她久弄,放松精关,任意抽弄,没一会儿,便也撒下杨枝甘露,普渡了朱芷清一人。

    等到事毕,说了几句话,没多久,朱芷清与朱芷贞两姐妹已是筋疲力尽的各枕在龙霄的半边胸膛沉沉睡去,龙霄搂着两女,摸着她们羊脂似的雪白光滑的肌肤,这种细嫩得有如婴儿般的触感是外界的女子所难以相及的,想这两名女子可是千真万确,身子尊贵无比的公主,如今竟在一张床上与自己亲热,要是魏建业之流知道了,不气得撞墙才怪。不由得自己骂了自己一句:“龙霄,你这臭小子真不知祖上修了什么德,才能享受到这样的艳福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