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大冶逍遥国(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当龙霄默默的跃下血池,将阿芙莲的尸体抱了起来,他虽然对这纤弱病态的女子从来没有产生过真正的爱意,但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有了一种深深的失落,如果阿芙莲不选择这个悲剧性的结局,如果阿芙莲能够在石宫等他到来,如果他能走进阿芙莲真正的内心世界,那么一切都不会一样了。

    他一直向里面行走,不知不觉的到了那存放天煞族先辈遗骸的圣殿,那里还有一些空着的石棺,龙霄寻了一付最大的将阿芙莲放了进去。就在刚才,他有过一种冲动,要将阿芙莲埋葬在外面,按皇贵妃之礼举行一场盛大的殡葬,并建一个圣碑,立上她的雕像,永远的供人瞻仰,但这个念头很快的就被他否定了,对于天煞族的人来说,这里的历史,这里的英雄,都应该渐渐的忘记,开开心心,没有任何阴影的来做一个正常的逍遥国的人,而且他明白,把阿芙莲葬在这里,和自己的祖辈在一起,才是她最终的心愿。

    这时波伊丝与白云道长也匆匆赶到圣殿,见到石棺里阿芙莲的尸体,白云道长自然不觉为奇,但波伊丝见到此景,立刻失声痛哭起来。

    外面还有许多事要做,龙霄呆了一阵,便让波伊丝去找天煞族的巫师照着族中的规矩来给阿芙莲做超渡仪式,自己则与白云道长向谷外走去。

    在出谷之时,他再次回头望了望这天煞族的圣地,它留存在世上的日子不会有多久了,只要他安定了天煞族的人,就会派逍遥国的工匠来将之全部封固起来,日后这里只会成为人们一块遗忘的角落。

    到了阿芙莲过去的王宫,龙霄让卡琳跟着逍遥国的官兵去将那些被抢到天煞族的大明妇女都找出来,然后告诉她们天煞族人已放弃抵抗,两族人已和解的消息,让这些大明妇女再去给相熟的天煞族人做稳定思想的工作,他相信这些大明妇女虽然在天煞族呆得已久,但心里面绝对还是向着逍遥国的。

    过了一天时间,顾子通也派人带着粮食到了,并叫人向龙霄禀告,他在另外一片天煞族聚居的地方安抚族人。

    龙霄让人在石城里设了五个放粮处,开始按天煞族人的人头向他们发放领粮票,然后再每人领取五天的粮食。

    当龙霄在城内巡视,顿时发现一个很令他惊叹的现象,这些天煞族人虽然已饿得骨瘦如柴、无精打采,然而竟非常的遵守秩序,他走了几条街,都没见到有人插队或者哄抢他人的粮食,只是对于小孩、女人和老人,也从来没有见过谦让的举动,大家都是一视同仁,各个人都是单一的个体,绝对没有同情与尊重,龙霄看到这里,心中也是一叹,过去天煞族的政冶体系让这些人没有父母兄妹也没有老婆孩子,自然不会有什么尊老爱幼的思想了,这些缺乏人性而扭曲的灵魂,只怕要好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他吩咐白云道长将被抢来的大明妇女作一个登记,问询她们的家乡,若有愿意回去的,自己会专门派军护送而回,但一天之后,白云道长却来禀报,说这些大明妇女统统都不愿意回去了。

    龙霄听到这个消息,开始还大是诧异,但没多久就想通了,这些大明妇女在天煞族被沦为配种的工具,受尽了屈辱欺凌,按过去大明朝人的思想,这是女人最丢脸的事情,她们要是回去,只怕要受尽其他人的白眼儿,又遭到一场大罪,那还不如就留在天煞族这边老死终身。

    想到这里,龙霄心中也大是悲叹,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思索了一会儿,就下了一道圣旨,让这些妇女在天煞族人之中自由择夫,朝庭会派逍遥国的工匠来教天煞族的男人搭建房屋,凡是想婚配的天煞族男人都必须建造属于自己的房子,所生的小孩也必须自己哺养。至于虫灾,由于天煞族的人还没有心服朝庭,就暂时不忙解决,但龙霄已下了圣旨,凡是逍遥国的人,不得再射杀鸟类,而且会重奖能繁殖鸟类的人,到时只要他确定天煞族的人已对逍遥国毫无威胁,就会将大量的鸟类运来,由于前面的森林已被大火烧了一半,这些鸟儿无法饱饥,只有拼命的吃那些变种蝗虫,这天煞族的虫害,不出一月,就能解决得干干净净。

    过了几天,天煞族各部落的头领便全数到石宫来参见龙霄,此时阿芙莲的死讯已传了出去,龙霄还以为这些头领会非常伤心,但一见之下,却是大出意料,这些部落头领都受到了朝庭的特别优待,有的还开始往和汉城里去重温春梦,枯罗大王这个名字对他们已开始陌生起来,龙霄虽然明知天煞族的人性格上都是无情无义,但还是忍不住为阿芙莲暗地伤心。

    由于天煞族的重建是龙霄在桃源里最大的心事,因此他决定和顾子通留在这里等一切安顿完了再说。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近四个月,在这四个月里,他不停的在和汉城与石城里穿梭,和汉城的规模已经变得越来越大,龙霄又选了许多懂得一些汉语的天煞族人住了进去,再加上不停的有好奇的天煞族人到和汉城瞧热闹,那里房屋虽然非常简拙,繁荣程度竟渐渐的超过了逍遥国里的大多数州府,只在应天府之下了。

    而在这个时候,龙霄也发现了汉文化的一个极大的优点,那就有容乃大,海纳百川,在最初的时候,汉人们虽然对天煞族的人有些遗恨忌惮,但一接触多了,越来越多的知道了天煞族的情况,便渐渐的开始打起交道,由于大家容貌相同,户籍的名称也已让龙霄统定为逍遥国人,到了后来,就随便亲切起来,再不异族相视,这一点上,龙霄也常常为之欣慰,从古至今,为什么有那么的民族溶合到汉族里来,那就是汉民族的包容性适应性非常的强,而且绝大多数的汉人都是天生的和平主义者,平易近人,谦和有礼,对天生缺少关爱的天煞族人影响非常的大。

    而对于天煞族人的管理,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这些人清苦贫穷惯了,对生活的追求十分简单,只要每天能够吃饱就足够开心了。就在上个月,龙霄已经用从各州府运来的鸟类将虫灾渐渐的消除掉,并将天煞族的人分作了三个部分,一部分人开始恢复农耕生产,饲养牲畜,一部分人修筑从过去的天煞族石城到和汉城的通衢大道,而另一部分就开始在东西南北各方修建用以聚居的房屋,整个天煞族已是生机勃勃,脸上带着笑的人越来越多,对龙霄从敌视变得感恩戴德,无比恭敬。

    至于两族通婚之事,也大大的没有让龙霄想到,他本来以为汉族的姑娘不会主动嫁给天煞族人,谁知和汉城里传来的消息却让他喜出望外,从两族和解至今,已有三百多对汉人与天煞族人成了夫妇,这里有天煞族的姑娘被和汉城的商人瞧上的,虽然多数是纳为小妾,但也比她们在族中的生活好了许多,另外也有一些汉族姑娘嫁给天煞族人的,龙霄特意叫人去问询了原因,这才知道天煞族的男子比汉族的男子勤恳务实,对女子的容貌年纪要求也不高,和汉城里就发生过两名十八九岁的天煞族英俊少年为了汉族一个奇肥无比,三十岁都还没有出阁的商人之女决斗,结果酿成血案的事。

    此时司马轻鸥也带来了好消息,一是在各州府的粮食菜蔬已获得了大丰收,只一季的稻谷小麦产量已抵得到过去整个逍遥国一年的收成,村民们家家户户的粮食都堆满了仓,别说供应只有百多万人口的天煞族,就是国中一两年颗粒无收,也可以安然渡过了。

    在这段时间里,对龙霄帮助最大的便是波伊丝,她几乎每天都跟着龙霄,为重建天煞族的事忙碌不停,正因为这每天的接触,龙霄才了解到一个真真实实的波伊丝,在她妩媚绝艳的外表下,却有一颗无比淳朴忠诚的心,不仅象侍女一样早睡晚起的服侍着龙霄,而且以她对族人的了解给龙霄提着非常实用的建议,而怕自己那一段在大明朝的经历会引起龙霄对她的厌倦,波伊丝尽量的让自己不再与其他男子接触,即使要打交道,也是不假言辞,大有过去司马琴之风,但是,只要龙霄有需要,她又会施展自己的媚功让龙霄爽到极点,这让龙霄脑中浮现起男人们常常说的一句话“女人如果能够做到出外是贵妇,在床上是荡妇,那才是极品。”所以每当波伊丝在床上对他风骚入骨,无所不为之时,他只有感叹这个女人的确是极品中的极品。

    这一天深夜,龙霄才从西方参观完庄稼地里回到石宫过去阿芙莲的房间,躺在那大床上,心里面却是无比喜悦,现在天煞族里种植的都是良种稻麦,蔬菜的种类也增添了不知多少,现在已经都长成绿油油的一片了,不出两月,就会有一场大的丰收,到时天煞族人的狂喜可想而知,这里的安定已经没有任何问题,推算时间朱丹霁与碧痕就快要先后临盆,自己也该回去了才对,而等到亲眼瞧着孩子出生之后,他也是时候返回外面的世界了,那里毕竟还有许多他未尽的心愿没有完成。

    这时波伊丝也走了进来,静静的瞧着一脸兴奋的龙霄,妩媚的眼神中却掠过了一丝黯然。

    见到波伊丝进来,龙霄连忙拍了拍床道:“波伊丝,你快来躺下,朕有事要给你说。”

    波伊丝闻言,心中更是不安起来,强作欢言的一笑,便脱去了外裳,上了床,倒在了龙霄的怀中。

    龙霄搂着波伊丝瘦不露骨,丰而无余,软玉温香般的身子,闭着目享受了一下,才道:“波伊丝,你觉得朕待你的族人如何?”

    波伊丝道:“圣意隆厚,恩同再造。”

    龙霄又道:“那你觉得你的族人还会不会造反闹事?”

    波伊丝摇了摇头道:“不会了,皇上,你让他们吃饱了肚子,还给了他们从来没有的家,让他们体会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生活,虽然他们都还记得过去在血池发的誓,但是现在大家都说自己也有一半的祖宗是汉族人,过去的誓本来就是发错了,所以不用再放在心上,皇上,我相信不出几年,咱们这里的人生活再好一些,就会变得和汉族人一般无二。”

    龙霄点了点头,道:“波伊丝,朕就是想告诉你,这里的事朕准备全部交给顾丞相办,还过两天,朕就想回京城了。”

    波伊丝忽然默默不语,跟着就将头侧了过去。

    龙霄觉得她有些不对,将她的脸用手转了过来,却见波伊丝雪白的脸上已多了两条泪痕,连忙道:“波伊丝,你怎么啦?”

    波伊丝轻声道:“我要恭喜皇上就要回宫和皇后贵妃们团聚了。”

    龙霄听她的语气甚是低沉,脑海一闪,便知道她担心什么事了,不由道:“波伊丝,你怕朕回去后,便扔下你一个人在这里,是不是?”

    波伊丝道:“我不会怪皇上的,都怪上天安排给波伊丝的命运,让我去当了大明朝的皇后、皇太后,要是皇上带着我回宫,朝臣们会怎么说,你的皇后贵妃们会怎么说,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龙霄微微一笑道:“谁说朕就不能带着你了,只是波伊丝,可能要让你受些委屈。“

    波伊丝正在绝望之中,听龙霄的口气此事似乎还有所商量,连忙道:“皇上,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有再多的委屈我也愿意受,你说有什么法子。”

    龙霄道:“波伊丝,要让你进宫的确是不可能的事了,不过朕前几日曾经给司马丞相去过一封密旨,让他在皇宫附近给朕寻一个环境幽雅点的宅子,朕有心让你住进去,只是从今以后,朕不会给你什么名份,即使要进宫,也要蒙着面,不能让别人瞧到你的脸。”

    波伊丝闻言大喜道:“皇上,真是要这样,只要你能抽空来瞧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龙霄道:“这个自然,朕回宫去说说,如果皇后她们能够接受你,今后大家能聚在一起玩儿,那是最好的了。”

    两人说着话,波伊丝的心头大石落下地,越来越放松,脸上笑意融融,真是春意盎然,媚色动人。

    龙霄见了,也是勃然心动,这段时间关心着天煞族的重建,甚是忙碌,两人有好多天没有亲热了,当下一翻身,就要将波伊丝压在身下。

    却见波伊丝慌忙用手撑住他的腹部道:“皇上,不要,还是让我在上面好啦。”

    龙霄已是有经验的人,瞧到波伊丝的神情举止,心中顿时一动,冲口道:“波伊丝,你是不是有朕的孩子啦。”

    波伊丝听他来问,满脸娇羞的点点头,龙霄不禁大喜道:“有多久了,你怎么不早说。”

    波伊丝轻声道:“我也是前几天才发觉的,只是瞧皇上你太忙,因此没有说出来。”

    龙霄俯身在她腹部听了一会儿,隐隐感觉到一些胎音,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波伊丝此时也感觉到了龙霄身体上的亢奋,纤手一伸,就要给龙霄解开里衣。

    龙霄有些犹豫道:“波伊丝,今天还是算了吧。”

    波伊丝岂会让他强忍自己的欲望,嫣然一笑道:“皇上,孩子还小啦,只要咱们注意,应该没关系的。”

    说着将自己跟着也脱了个干净,露出个晚雪般的身子来,伏下头去,长发轻轻飘散,用舌尖在他身上挑弄了一番,这才坐在了龙霄的身上,握着他的坚挺之物,放入自己的玉户之中,开始并不去套弄,而是用内肌收缩蠕动,紧紧的包裹着他。

    龙霄一时口干舌燥,只觉这样虽然舒服,但上不上下不下的极是难受,忍不住搂住了她的纤腰,自己在身下动起来,只是不敢太用力,波伊丝便樱唇轻启,发出了阵阵放纵的呻吟,娇躯如风吹柳丝一般的扭动,向下越伏越低,象是全然立不住了一般。

    龙霄见到波伊丝的两只因为怀孕更为圆润涨大的玉乳不停的在自己眼前晃动,而那乳晕已开始扩散,乳蕾也从过去的小巧粉红变成了略带紫黑,形状也尖长一些,更增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诱惑,不由得猛的一下从下面坐了起来,身子一边不停的动着,嘴唇已噙住了她的乳蕾,微微的用力吸吮,波伊丝只觉浑身酥软,闭着眸,抱着龙霄的头,呻吟之声更大了,身子也开始迎合着龙霄扭动厮磨,过了一会儿,便以玉臀为基,绕着龙霄的肉柱,开始在他躯体上旋转着不同的角度,时而胸向,时而背对,时而半侧玉体,轻提慢放,做尽了妖娆功夫,终于让龙霄达到了暴发的顶点。

    由于龙霄特别喜欢,事后,仍是由波伊丝用樱口将他肉柱上的残留物清洁干净,两人才相拥而睡,龙霄抱着她也是颇有感触,这个女人的身体,似乎有一种魔力,能让他每一次都觉得新鲜,每一次都有一种从所未有的感受,所谓的天生尤物,想来就是指的波伊丝这样的女子吧。

    过了两天,龙霄就召来顾子通,向他说了要回京城的事,要他务必要以怀柔之心对待天煞族人,尽快让他们在生活在能够赶汉人,顾子通这些天见到天煞族人欢天喜地,心悦诚服的样子,对龙霄当初的决定也是佩服无比,自然是满口的答应了。

    带着波伊丝,龙霄只率了一直跟随着他的禁军向京城出发,一路之上,百姓们是拿着鲜花特产夹道相拜,真心实意的感谢这位将带给他们永久安定的圣君,龙霄不敢太过傲慢,每遇到人多的时候就要走下龙辇与百姓们攀谈亲近一番,得知大家比过去的生活好了许多,心中也大是欣慰。

    缓慢行走间,过了十数天才到得京城,司马轻鸥带着京城里的文武百官远出城外五十里前来相迎。

    龙霄与百官们又是好一阵寒喧,约定晚间在宫中举行盛宴,趁着这些人不备,将波伊丝交给了他,让他安排波伊丝住进已准备好的宅院里去。

    这时波伊丝紧紧的蒙住了脸,不能让他瞧见,否则以司马轻鸥的传统观念,这还不是大逆不道,有乱人伦的事情,要是再带着朝中重臣们向自己强谏,那可真的不好办了。

    此时午时刚过,离晚膳时间尚早,龙霄暂别众臣,率队回到宫中,朱芷清早就领着朱芷贞与司马琴到皇宫正门来跪迎,人人是欢喜不胜,一脸激动,龙霄没见到朱丹霁与碧痕,知道她们是待产之身,行走不便,自然不会见怪。

    接驾仪式完毕,龙霄自然是要先到朱丹霁那里去了,便带着朱芷清等人到了景定宫,到了内寝房,就见到朱丹霁大腹便便的正微靠在大床上,凤眸却一直望着外面,似乎早就知道自己一回宫就要马上赶来。

    瞧着龙霄,朱丹霁略显苍白的脸上顿时喜气洋洋,红潮泛涌,一边让人扶自己起来,一边娇声道:“皇上,臣妾们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你盼回来啦。”

    龙霄见她似乎是想给自己行礼,连忙大步过去,止住了她的行动道:“皇后,你不要乱动,现在你的身子可比什么都要重要。”

    朱丹霁自龙霄走后,对他可说是朝思暮想,每天的梦里也要相见好几次,听到他出语关心,眼圈就湿润了,好想一头的扑入他的怀中痛哭一场,但转眼瞧到朱芷清几人凝视着龙霄的眼神,这样的感觉何尝比她少上半分,自己这样做只怕要让大家心中不是滋味,连忙止住了眼泪,笑着对朱芷清等道:“姐妹们,你们先坐下,咱们好好陪皇上聊聊,不是还有一件喜事要给皇上说吗?”

    她这话一出,朱芷清与司马琴脸上都微微露出了笑容,但朱芷贞却嘟了嘟嘴,仿佛大是不高兴。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