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一统桃源(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听到阿芙莲坚决反对自己的条件,心中早已有所打算,故意掉过脸不去理她,对着那些天煞族的部落头领道:“朕知道要你们马上答应此事也有些为难,特意再给你们一天时间好好的考虑,明日的这个时候,朕要听到你们的答复,战与不战,任你等选择。”

    他说罢这话,脸上威色渐去,笑意又起,道:“不过为了表示朕对你们天煞族的诚意,今天朕除了设了盛宴以外,还会专门派人让你们在城内任意玩乐,所有的费用,将由朝庭出钱,现在大家还是先去赴宴吧,朕还要和你们大王再谈一谈。”

    跟着便叫顾子通带了天煞族的部落头领们出了大屋,到不远处的一排屋子用膳,这顿宴席,他早就叫人准备好了,全部的原料都是从逍遥国各地快马运至,大多数的东西是天煞族人这辈子都没吃过的。

    阿芙莲等到族人与龙霄的臣下们都走了出去,一脸恨色的望着他道:“姓龙的,你好高明的手段,好恶毒的心肠,居然打定主意让咱们天煞族从此消失掉,只要有我阿芙莲在的一天,你都会是做梦,做梦。”

    龙霄此时也不想对着她发威,只是微微一笑道:“大王,按说你是个女子,应该比朕更不喜欢血腥才对,如果汉族与天煞族能够世代相融,不分彼此,共同快乐的生活在这一片桃源里,梦里面只有花儿、草儿、鸟儿、蓝天、白云,而再也没有厮杀与鲜血,这难道不是很好么,为什么非要让仇恨一代一代的延续下去。还有,恕朕直言,你们那里百姓的生活实在太可怜了,完全是在为战争而生存,你有没有替他们考虑过。大王,其实你已经学了不少的汉族文化,自然知道咱们的文化比天煞族的优越,朕这么做,只是想将这种先进的文化与生活带给整个天煞族的百姓,是有益无害的事情啊。”

    阿芙莲冷冷一笑道:“咱们天煞族学的,全是你们汉人怎么使奸耍诈,怎么能更快更多的杀人,这叫做有益无害么?”

    龙霄一笑道:“如果大王真是只学的这些,朕前些日子倒学到过两段话,非常的有道理,朕就说出来与大王切磋切磋,这第一段话,是我们汉人几千年前的祖先管子说的,说的是‘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意思是一种政冶措施兴旺发达,就在于它是否百姓们的意愿,而若是无法推行,就在于它违反了百姓们的意志。天煞族这数百年来,为了仇恨而生,所实行的各项制度完全违反了人性,是一种强制下的愚民政策,大王,朕多的话不想说,假如两年之后,天煞族的人还无法接受逍遥国的制度,朕愿意将所有的领土与百姓全部交还给你,绝不反悔。”

    他说着这话,顿了一顿又道:“而还有一段话是我们汉族的另一名祖先淮南子说的,叫做‘为治之本,务在宁民。宁民之本,在于足用。足用之本,在于勿夺时。’意思是治理国家的根本,务必做到使百姓安居乐业。百姓安居乐业的根本之点在于衣食用度充足。要做到衣食用度充足,在于使百姓能正常的生产而不受干扰。你们天煞族的地界本来就不肥沃,却过多的将时间花在练兵上,就连种地的也是女人,只怕从来没有好好的研究过耕种的技术,现在只是一季的虫灾,就让天煞族的人无粮可吃,何谈衣食充足,你这个大王,扪心自问,不觉对不起天煞族的百姓,不觉羞愧么?”

    他实在不想对天煞族开战,知道阿芙莲熟悉汉文,搜索枯肠的说出这一番话,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阿芙莲默默的听到耳中,半响才望着他,目光平静的道:“姓龙的,无论你今日再是巧舌如簧,本王都不会答应你的条件的。”

    龙霄的确没想到这个瞧来满脸病态,柔弱得似乎别人用一根手指就能推倒的女子,性子竟会象那茅房里的石头,真是又臭又硬,自己如此苦口婆心,仍然会遭到她的拒绝,不由也是着恼,但还不至于对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发火,强压怒气道:“好,这事到了明天再说,大王,咱们该去赴宴了。”说着就去拉阿芙莲的手。

    阿芙莲岂会再由他在族人面前作戏,连忙一摔手道:“你不要来拉我。”

    龙霄笑道:“你我连房都同过了,还在乎牵手么,好,你岂不愿意这样,朕就抱着你前去赴宴如何?”

    阿芙莲知道他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不由尖声道:“你……你无耻,下流。”

    龙霄淡然一笑道:“大王,无论你说朕无耻也罢,下流也好,只要能尽量不动刀兵,朕就是牺牲牺牲声誉也无所谓了。”

    这话一完,右掌又握住了她的左手,阿芙莲虽然是羞急交加,但双方力量太过悬殊,又怕拉扯之中失去礼态,也只能不得已的随他走出大厅。

    拉着阿芙莲坐上龙辇,没一会儿就到了摆放宴席的房屋,逍遥国的人与天煞族的人仍然分左右两排而坐。

    见到龙霄前来,顾子通连忙叫人开宴,霎时间便有士兵端了菜品进来,没有多久,每个人的桌案上都堆满了各色菜肴,除了坐在最边上的波伊丝,那些天煞族的人都饿得要到了疯狂的边缘,见到这些几乎是从未得见的佳肴,口水流得差点将脚背都要打肿了,那里还忍耐得住,也不去管龙霄与阿芙莲,立即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斯文点的还用用筷子,而大多数的人都是化指为筷,那些菜肴油水又很足,片刻之间,手脸之上便是一层厚厚的油垢。

    阿芙莲见到族中的这些首领如此失态,惹对面的逍遥国将官人人露出了轻蔑之色,不由娇喝了一声,但她的声音小而无威,那些天煞族头领刚在尽兴之中,全然起不到任何作用。

    龙霄暗自一笑,向顾子通点了点头,只见他击了两下掌,就有无数的乐师走了进来在四角坐下,不一会儿,丝竹之声便四响而起,跟着就是二十几名衣着鲜艳,身姿袅婀,蛾眉横翠的年轻女子妖妖娆娆的走了进屋,随着音乐声翩翩起舞,一时屋里是长袖飘飘,衣裙带香,好生绮丽。

    天煞族的人平时清苦惯了,即使是部落头领,也只是可以有固定的老婆儿子罢了,那里见识过这般场面,人人是瞧得目瞪口呆,眼花缭乱,连手中的食物也忘了喂进嘴。

    龙霄瞧着阿芙莲在旁边气得满脸通红,心中却是一片欣慰轻松,暗道:“孔老夫子说过‘食色性也’这句话真是经典,古今中外,过去未来都可通用,这些女子都是和汉城里的歌妓,虽然只不过有五六分姿色,但在这些乡巴佬般的天煞族人眼里,只怕要看成是天上的仙女儿了。”

    这时候自然不可无酒助兴了,顾子通让人抬着无数坛好酒进来,每一名天煞族头领身后都有人站着倒酒。

    天煞族人过去倒酿过酒,但又苦又烈,那里有这些酒香醇,这时瞧美人瞧得是口干舌燥,心旌狂摇,更是放口大灌,没多久就有些人变得面红耳赤,一时胆子也大了,不由自主的走到屋中去与那些歌妓同舞,而那些歌妓早就得到了顾子通的指示,一时间媚眼乱飞,娇笑不断,有的歌妓干脆去拉那些还坐在桌案后的天煞族人共舞,而那些人也不客气,手舞足蹈的乱动着,人人开怀大笑,才知人间还有如此乐趣,自己一生中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开心过。

    龙霄见到天煞族人此时的丑态,便知和解之事绝无问题,侧头去瞧阿芙莲,却见她低垂着头,也不知再想什么。

    宴席结束,龙霄与顾子通带着天煞族的人到城外瞧逍遥国官兵的操练,这些天煞族的人见到过去甚是瞧不起的大明朝士兵成了逍遥国士兵了之后,竟然变得个个是精神抖搂,斗志旺盛,而搏杀的技巧也不知提高了多少,不禁是人人生惧,而到了神弩营,龙霄让两万名士兵持着连环弩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并让人表演射击。

    天煞族人前些日子吃过连珠弩的不少亏,那时候虽知道镇煞关不过有一两千架左右,却一直引以为大患,然而不料今日竟发展成了两万人的军营,又当场见到了连珠弩的威力,不禁骇得午宴喝的酒都醒了,一个个是面如土色,垂头丧气,再无任何斗志。

    龙霄与顾子通瞧着天煞族人彻底绝望的神色,不由相视一笑,造这连珠弩的材料越来越难找,顾子通公事又忙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一共造了不足四千架,这些操练的士兵手中持的,大多数都是只有空架的假弩,只是虚实相间,外人根本无法瞧得出来。

    到了晚间,龙霄并没有专门设宴,而是叫顾子通陪着天煞族的这些头领到青楼去寻欢作乐,让这些妓女好生伺候着,务必要诱得这些人依依不舍,陪宿之费,却是平时的十倍。

    阿芙莲知道了龙霄的全盘安排,似乎知道大势已去,一整晚都没有出龙霄安排给她的房屋一步,龙霄叫波伊丝前去相陪,也让她赶到出来。

    到了第二天,两族人依旧坐下来谈判,龙霄见阿芙莲一直静静不语,当下也不去管她,让波伊丝站在自己身边翻译,向那些天煞族的头领沉声道:“你们大王乃朕的爱妃,不便发言,朕现在已没什么耐心了,你们商量一下,立刻给朕一个答复,若是还愿意一战,朕就马上放你们回去,明日将领兵前来,瞧一瞧你们还能够支持多久。”

    那些天煞族人其实早在背底里商量好了,只见其中一名皮肤黝黑的年轻汉子站了起来,用汉语道:“若是都依皇上你的条件,咱们这些头领怎么办?”

    龙霄听这人开始称自己为皇上,便知道水到渠成了,微笑着道:“朕将给你们以逍遥国五品官员的俸禄,家中若有男子能知书达礼,可以破格在本州府为官,让你们一家可以衣食无优,如此可好。”

    那年轻汉子将这话向族人说了,那些天煞族人倒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听说可以衣食无忧,全都点起头来。

    龙霄这时才向一旁的阿芙莲道:“大王,现在你们族中的头领都答应了朕的条件,你认为如何?”

    阿芙莲忽然凄然一笑道:“姓龙的,你终于赢了,彻彻底底的赢了,他们这些人都答应了,本王不答应还有什么用。”

    龙霄暂时不去答她的话,霍然站起来,对那些头领道:“好,你们就先回去,将手下的军队全部召集起来,把兵器都堆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明日朕将率军带着粮食前来,你等若是有半点不对的地方,朕都不会再作任何宽恕,必然要血洗天煞族,你们千万记清楚了。”

    波伊丝把这话又讲了一遍,那些天煞族的人都一脸恭敬的唯唯称是。

    这时阿芙莲仿佛是痴了一般,也不再管那些族人,一脸木然的走了出去,到了自己乘坐而来的马车之上,让车伕载着自己出城回族。

    龙霄见到阿芙莲踽踽而行,孤独瘦弱的样子,心中也是恻然,其实单论智力,这女子绝不会输他半分,她只是输在族中落后的制度上,天煞族的人过去能够拼命打仗,只是因为被人为的禁锢了自己的欲望与快乐,只要有人和他们勾通,释放出他们对生活的追求,数百年前的仇恨,最终会被稀释与熔化掉,这是人性的必然,再聪明的人也无法阻止。

    没一会儿,天煞族的人都走了,龙霄也不耽搁大事,马上召集顾子通及白云道长、魏建业、赵如风等重要将领还有留下来的波伊丝商量带兵入天煞族的细节。

    当场议定,共分前中后三路大军,前路军共七万人由白云道长与魏建业的骑兵作先锋,波伊丝作为向导及向天煞族人宣扬逍遥国的善意,一路直入石都,若有人胆敢反抗,即刻诛杀。而自己带着中军十万人收缴天煞族献上来的兵器,后军则由顾子通率领,主要是押运粮食,散发给天煞族的军民,安抚其心。为防天煞族人万一变卦,三路军明日同时出发,不可留出大的距离,只要有一路军队遭袭,就可以首尾呼应,相互支援。

    定下了出发的计划,龙霄又宣布了三条军令,凡有无故残杀天煞族军民者杀无赦,凡有奸淫天煞族妇女者杀无赦,凡有抢夺天煞族家中物品者杀无赦。

    商议完毕,各自行动,龙霄又拟了一道给司马轻鸥的圣旨,让他再准备一些粮食运至和汉城。

    到了第二天,锣鼓震天,旌旗飘扬,三军开始依次出发。

    龙霄的中军直到午后才沿着波伊丝带着前军的路线启程,果然不出龙霄所料,在过去森林覆盖的群山之中,有一条可供人马穿梭的道路,只是狭窄奇险,若是有人设伏,军队便要大有损伤。

    出了山道之后,就开始见到有天煞族的头领率着解甲的士兵堆着如小山一般的兵器在路旁跪接,龙霄瞧着天煞族人的眼中对逍遥国大军仍然不时闪烁着仇恨的目光,只是许多人已骨瘦如柴,失去了战斗力,心中暗忖:“天煞族人对大明朝的仇怨已久,在生活没得到改善之前,短时间是不会消除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的,他们的兵器也未必会交完,这里还要多留些军队才是。”

    一路缓缓走了三天,共计收缴了八个部落的兵器,这才见到一带石山,正是天煞族的都城到了。

    又走了半日,才到了石城,白云道长与波伊丝已在城外等候,龙霄纵马前行,不等两人行礼,便道:“阿芙莲现在如何?她有什么反应?”

    却见到波伊丝摇着头道:“咱们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她这话一出,龙霄心中顿时一震,阿芙莲是天煞族里最有智慧的一人,深为自己忌惮,要是她失了踪,便将是后患无穷。

    连忙向白云道长道:“这附近都找过没有,还有宫里那些女仆问过了么?”

    白云道长也是摇头道:“这些都做过了,没有什么用,微臣还在令人仔细搜查。”

    几人正在说着,忽然有一队士兵带着一名年轻的天煞族女人过来跪下道:“皇上,这女子口口声声说要见你,还说有要事相禀。”

    龙霄放眼望去,却见这女人正是那日服侍过自己洗澡的卡琳,心中一动,道:“卡琳,你是不是有你们大王的下落。”

    卡琳这时见到他威风凛凛的样子,也有些害怕,闻言慌忙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不过大王走的时候给了一封信给我,要我交给你。”说着就在怀中掏出了一封折叠得很好的信来,递给了龙霄。

    龙霄接到手中,拆开了那信,却见里面用绢秀的笔体写着汉字,上面写道:“龙霄,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心里面一定会很得意吧,因为你在短短的时间里完成了数百年来大明朝历代皇帝一直梦想着的事情,这是你的天运,也是我天煞族的悲哀,若不是你忽然出现,屡次破坏我族中的计划,现在坐在应天府龙椅上的,也许是我了,不过你们汉族人有句话叫做‘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句话很对,我仔细想了想,天煞族比大明朝弱小得太多,能够支撑到现在,何尝不是一种幸运。龙霄,说实话,我并不恨你,但也不会爱你,我们是两个注定的敌人,我向父亲发过誓,绝不会向敌人低头臣服的。现在,我只想告诉你的是,善待我的族人,一定要想法除掉虫害,不要再让人欺负他们。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我到了天上,也会谢谢你的。”

    龙霄瞧到最后一句,心头一颤,忙向卡琳道:“你们大王是怎么走的?”

    卡琳道:“她一个人什么都没带,自己驾了一辆马车出的宫,我也不知道方向。”

    龙霄心思急转,忽然间想起一个地方来,也不及给别的人说,纵马便向前狂奔而去,圣地,天煞族的圣地,阿芙莲要去的地方,一定是那里。

    急行之间,绕过了天煞族的石宫,向南而行,大半个小时左右,便到了那石谷,此时已无人看守。

    龙霄直直的冲了谷中,到达了那血壁之下,此时他走得越近,心中就跳得越厉害,等到了那血池,他下了马,一步一步的,慢慢的,慢慢的走了过去,到了池边,探头向下望去,这一望之下,尽管已有了心理准备,但眼睛还是在霎那间湿润了,不由闭目仰天长长一叹,泪珠滚动而下,这堆积着天煞族复仇之血的池子里,此时正静静的孤独的躺着一个瘦弱的少女,一脸的平淡,但胸前却插着一柄长剑,血已经完全凝固了,想来已死了一两天。

    龙霄心里面此时只有敬重与痛惜,双膝一曲,已面对着阿芙莲的尸体跪了下来,深深的伏地一拜,他明白阿芙莲为什么要选择死在此处,这里有天煞族数百年的仇恨,也有她作为天煞族大王的责任,而当这一切都会变得烟消云散,无法完成之时,这血池,当然便会成为她最终的归宿。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