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一统桃源(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随着龙霄的一声令下,约莫百辆投石机装着油桶一起向森林里划成弧形抛去,而每辆投石机都准备了十只以上的油桶,这样连续不断的高抛之下,油桶发出呼啸之声直没入数十丈之内的森林之中,不时传来爆裂的声响,这时赵如风已率着军中膂力最好的射手全部到位,将捆着油布的箭尖点上火,引臂开弓,“嗖嗖”的射了出去,那些火箭一遇到泼撒而出的松油,霎时之间,那森林之中便腾起了熊熊的烈焰,龙霄命令士兵将剩下的油桶尽数抛去,那火势极快的蔓延着,森林中顿时出现了一大片火海,还不时有凄惨无比的嘶叫声传来,龙霄知道那是天煞族的士兵未及躲避,被烈火焚了身,心中也有些恻然,但当此之际,也顾不得许多了。

    火势一起,便愈燃愈大,已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龙霄瞧了一阵,也不再去管,这森林方圆数十里,即使无法烧完,但没有十天半月是不会自己结束的,而这时间越长,阿芙莲所承受的压力就会越大,就越没有讲条件的资格,自己会占据绝对的主动权。

    果然,一连二十几天,都见到森林里大火不止,天空中是浓烟滚滚,而那火是顺着中间的山脉燃去,竟然鬼使神差般的烧出了一条宽阔数里的路来,天煞族从此后再无险可凭。

    龙霄此时仍然采取的是围而不打的策略,他绝不相信以阿芙莲的智力,会坐以待毙的等到族人全部饿死。她现在只会有两种选择,要么会主动来找自己谈判,要么就会孤注一掷,率族中所有能够战斗的人来做自杀性的最后一击,但阿芙莲真会愚蠢到这个地步么,龙霄绝不会相信,他坚信着阿芙莲会派人前来冾谈。

    从火烧森林开始,整整的过了两个月,这天龙霄与顾子通正在工地上查看和汉城各处建筑的施工进度,忽然见到魏建业带着一队骑兵匆匆赶到,一跃下跪道:“皇上,天煞族派了使者前来,说有信要带给你。”

    龙霄与顾子通对望,心中一喜,看来阿芙莲终于呆不住了,他连忙道:“使者在那里,让他过来见朕了。”

    这时魏建业身后的骑兵押着一名带着面纱,裹着灰色宽大布袍的女人过来跪禀道:“这就是天煞族的使者。”

    龙霄凝目向这女子望去,这一望之下,顿时见到了一双妩媚无比的眼眸,他顿时知道是谁了,不由面露喜色,正要叫出波伊丝的名字,却见她向自己微微的递了个眼色,心中顿时一亮,波伊丝过去曾经当过大明朝的皇后、皇太后,若是现出本来面貌,与自己表现得太过亲热,旁边的人瞧见了,只怕会遭到无数的腹诽,波伊丝这是在替自己着想啊。

    一念至此,龙霄当下也装着不认识她的样子,对那几名骑兵道:“把这女人带到朕住的大屋去,朕要好好的问一问她的话。”说着就给顾子通交代了两句,翻身上了立在身旁的一匹骏马,向只修好一半的和汉城内行去,他此时有了龙辇,不忍心黑煞跟着自己再受累,早差了专人在宫中好好伺候了。

    他口中的大屋,此时是城中最大的一幢两层高的木制结构,是他平素临时处理公务及休息的地方。

    到了大屋的二楼书房坐等,没多久,几名骑兵便押着波伊丝进来,龙霄挥挥手让他们关上门出去。

    波伊丝见到左右再无别人,这才快步扑到龙霄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久久的闭眸不语。

    龙霄默默的揭开她的面纱,却见她原本艳丽不可方物的面容已变得憔悴瘦削,脸色与头发也微微发黄,想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

    见到此处,龙霄心中是一阵阵的发酸,先不忙问话,打开房门出去,叫人将朱丹霁她们从宫中特意送来的蜜饯酥饼端上来。

    没一会儿,一名士兵就将食物送到了房中,波伊丝等他人一走,也不客气,坐在桌上就用手抓着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龙霄瞧见一向举止优雅的波伊丝居然如此狼狈,摇头暗叹,波伊丝也算是天煞族的高层人物,她都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

    见着波伊丝呑得太快,龙霄担心她被咽着,连忙取来清水递过她的手上,波伊丝见到龙霄如此细心,明白自己一时失仪,心中感激,妩媚的眼神中颇是腆涩。

    龙霄去过天煞族,知道饥饿的滋味,静静坐在她的身边,等她将一盘食物都吃完,这才轻声道:“波伊丝,够了没有,这些朕还有,要不要再送些上来。”

    波伊丝摇了摇头,痴痴的望了他一会儿,然后捧起他的右手。闭眸在自己的脸上摩娑了一阵,才道:“霄弟,能够见到你安然无恙,我真是太开心啦。”

    龙霄盯着她的脸道:“可是你师父被我杀了。”

    波伊丝又摇摇头道:“我从小就很少见过师父,武功也是大师兄血狼传的,他掳了你,我本来就恨他,要是你们俩人之中必须死一个,我还是宁愿死的是他。”

    龙霄瞧她说话直爽,毫不虚伪做作,便微微一笑道:“波伊丝,说吧,你们大王叫你来做什么?”

    波伊丝道:“大王是叫我来向你求和的。”

    龙霄点点头道:“朕也猜到了,现在你们族中是些什么情况。”

    波伊丝道:“现在族中的粮食都吃得差不多了,牛羊也吃光了,战马不能吃,大家都去挖草根刨树皮填肚子,枯罗大王早就说要你讲和,可是各个部落的首领都不同意,还说她是背叛祖宗的人,不配当天煞族的大王,都说要带上各部落的人马与你拼命一搏,最后还是大王把他们劝住了,派了我来,约你到森林中段谈判,还说每边只准带一千人去。”

    他这话一出,龙霄立即断然道:“不行,如今你们大王已没有任何优势来安排朕了,波伊丝,你回去告诉你们大王,他要与朕谈判可以,但是地方只能定在咱们现在呆的和汉城里,时间就在十日之后,而且要将全族所有能够作主的部落头领都带来,朕必然好好的和他们谈一谈,要是到时枯罗大王与头领们不来,朕就会挥军而下,直逼天煞族的都城,将天煞族的人全族上下杀得一个不留,就象你们过去对付大明朝的百姓一样。”

    波伊丝见龙霄的脸上忽然变得无比的刚毅威猛,说出的话凛然而让人无法置疑,这是在文德与昌明两代皇帝身上都瞧不到的,心中不由得一颤,不知该如何是好。

    龙霄瞧到波伊丝脸上的神情,脸色一缓道:“波伊丝,你别怕,无论如何朕是不会让人伤害你的,不过朕的话你原原本本的对枯罗大王说出来,依朕所想,按照大王的性子,她会考虑得很清楚的。”

    波伊丝见龙霄主意已定,绝不会到枯罗大王指定的地方前去,便不再劝,只是眼中泛出了泪花,幽幽的道:“霄弟,你现在已稳占上风,能不能对我们天煞族的人网开一面,不要赶尽杀绝。”

    龙霄明白波伊丝的心情,在她微微蓬散的头发上抚摸了一下,道:“波伊丝,你放心,朕也不是嗜好血腥之人,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绝不会动用武力的。”

    波伊丝望着龙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道:“霄弟,我要走啦。”

    龙霄一愣道:“这么快?”

    波伊丝道:“大王还等着我回话哩,我必须尽快回去。”

    龙霄知道她虽然与自己有了情意,但还是惦记着族人,想到要不了多久天煞族的事就可解决,两人自然会在一起,便不再留,点头道:“波伊丝,你带些食物回去,你身子比那些人要娇贵得多,未必捱得过他们。”

    波伊丝摇着头着道:“不行,我要是到这里来带回了食物,他们说不定就要认为我和逍遥国有什么勾结,到时我的日子更难过了。”

    等到波伊丝一走,龙霄就坐在房里书写了一道旨意,和汉城内将十年不收赋税,而且城中的各类房屋统统不收钱,早来早选,只需在官府登个记,房产就算是自己的了,鼓励各地的商人前来买卖,特别是青楼与赌坊之类的娱乐场所,更是拿出了特别优惠的政策。

    如今和汉城聚集有军人与民工数十万人,别说龙霄提供了如此优厚的条件,就是什么也不做,只下旨说这里朝庭允许经商,商人们也会闻风云集,而龙霄这道圣旨一下,众商人为了有免费的房屋,更是十万火急的赶了过来,龙霄怕有人恶意欺占房屋,便令人登记时挨家检查这些人有没有货物商品,够不够入住的资格。

    但城中已修好的房屋只有数百间,只短短的几天时间,商人们就己占满,而其余带着商品赶来,又没有地方可住的商人见到和汉城人头攒动,热火朝天的场面,又听说今后要与天煞族的人和好,都敏锐的瞧到了商机,几乎所有的商人都没有走,而是花大价钱请民工们加工加点的建造房屋,许多的商人生怕耽搁时间,连自己与带来的伙计也参与了进去,反正和汉城的几面城楼还没有封死,规模大小也都没定,大家依着大概而建,只是常为建房圈地争嘴

    龙霄也没想到和汉城会变得如此吃香,城池的建设竟比过去快了一倍,而无数先来的商铺已开张营业了,生意果然是无比的红火,就是青楼赌坊开的也不下七八家,自然乐得见到这样的场面,当下传旨暂停和汉城城墙的修造,派了专门的官员解决争地的事,并让在每几间房屋之间,都要留出一片空地来,以后好让天煞族的人与汉人混居。

    眼瞧着与阿芙莲约好的十天期限就要到了,顾子通对此事甚是没有信心,说要是让枯罗大王带着部落里的头领们前来,他们必然会担心逍遥国要下毒手,天煞族就不免群龙无首,只怕是未必肯至,但龙霄知道阿芙莲做事向来不会放弃,既然清楚的意识到与逍遥国的军队交战必输无疑,下定决心要先保全族人的性命,并渡过这场天煞族从所未有灾难,那么她最终会说服另外一些天煞族部落头领的,他相信阿芙莲有这个能力。

    果不其然,到了第九天的上午,天煞族便又派了波伊丝前来传话,说明日一早会率族中各头领前来谈判,龙霄见波伊丝传完话又要告辞,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让她走了,明日一会,便能决定对天煞族是战是和,他绝不能再让波伊丝回族中,万一她明日不能随队前来,那要是双方开起战来,波伊丝的武功又已失去,乱军之中,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岂不是让自己伤心,倒不如留在这里,明天也好充当自己的翻译。

    波伊丝本来想与族人在一起,但见龙霄一付强硬的姿态,只得无奈的答应了他,只是那面纱并没有摘下,还没有人知道这个天煞族的使者就是过去大明朝的皇后。

    这一天,龙霄都是在布置与天煞族会面的事,军队也接到了他的圣旨,时刻准备向天煞族境内进发。

    第二天一早,龙霄让顾子通到和汉城外迎接枯罗大王,过去那片难以燃烧的树木早被砍来修了房屋,此时前面是空荡荡的一块大坝,龙霄选了些长相威武的逍遥国士兵在前举戈列队,显示军威,而自己则带着波伊丝及从镇煞关赶来的白云道长还有军中的一些高级将领在大屋底楼的大厅坐了,静静等候。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听到外面用以迎客的号角响起,想是枯罗大王到了,便率着众将迎了出去,他深深的知道,对于天煞族的这些人,不可不热情,也不可太热情,分寸可要掌握得恰到好处。

    没多久,见到顾子通带着一行人过来,里面有一辆马车,阿芙莲应该在里面了。

    龙霄瞧着阿芙莲的周围有一些天煞族的骑士,不由向波伊丝轻声问道:“你看在你们族中的部落头领是不是都来了?”

    波伊丝望了一眼道:“来了一些,另外的都是一些头领的兄弟儿子,不过也能做一部分主。”

    龙霄点点头,等到那马车停下,便见波伊丝仍然一付娇弱不堪的模样走了出来,其余的天煞族人都跟随在她的后面。

    由于龙霄自建和汉城时便开始宣扬天煞族人的血统之事,又做了两三个月的思想工作,和汉城内外所有军民都知道了朝庭有可能与天煞族和解的事,无论想不想得通,此时站在街道两旁目睹数百来两族第一次会晤的百姓虽多,倒也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龙霄待阿芙莲离自己还有数丈,瞧到她的脸色冰冷,望来的目光充满了敌视与无奈,忽然发出了哈哈的笑声,满脸喜色,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拉住她的细细的手腕道:“爱妃,可想死朕了,怎地今天才来?”

    他这么一说,顿时将周围的人惊得呆了,实在想不到天煞族的女大王什么时候成了皇上的爱妃,而跟着阿芙莲前来的天煞族人有的懂得汉语,闻言也是骇然大惊,直觉匪夷所思,不由得交头议论,不知是真是假。

    阿芙莲不料龙霄居然会用这一招,真是又羞又恼,但纤手被龙霄铁钳一般的手掌握着,根本无法挣开,想要出语相骂,但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又怎能出口,只好加快莲步,跟他进了大厅。

    龙霄是一路笑声朗朗走进,拉着阿芙莲坐在上首自己座位的旁边,嘘寒问暖,神态十分亲昵,等到顾子通带着臣下们都来参拜,便向阿芙莲一指道:“各位爱卿,朕前些日子误入天煞族境内,已得到大王的慧眼垂青,与她结成了夫妻,朕已决定册封她为顺贵妃,还不快来参见娘娘。”

    顾子通最懂龙霄的意思,带头跪了下来,道:“微臣等参见顺贵妃娘娘,祝娘娘千岁千千岁。”

    其他的逍遥国将领虽不知怎么回事,但见左丞相带头拜了,连忙都跪下参见。

    阿芙莲明白龙霄如此做,是想造成自己已经归顺逍遥国的假象,让族中各头领对自己开始猜忌,这么一来,她就处于十分不利的位置了,心中暗骂龙霄这一手出得厉害,苍白着脸,连忙道:“龙霄,你也算是一国之君,岂能信口开河,本王什么时候与你成婚了。”

    龙霄闻言又是哈哈大笑着道:“爱妃,咱俩的事迟早要让你族中之人知道,你又何必太过害羞,幸亏朕这里还有个证人。”说着向坐在左边天煞族人之中的波伊丝有意无意的望了一眼。

    波伊丝此时巴不得两族能够和平,见他瞧来,心中烛亮,连忙站了起来,用天煞族语道:“不错,我可以作证,是我师父主持的婚礼,大王与皇上已在王宫里成了亲,还说等时机成熟了就通知族里的人。”

    她是族中的第一美人,又舍身进入大明朝潜伏,算是天煞族的大功臣,族中的男子对她人人敬仰倾慕,这话一出,都相信了七八成,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之声,不由纷纷想到,怪不得大王不怕这逍遥国的皇帝忽下毒手,极力劝说各部落的头领前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逍遥国的皇帝长得不错,一定是大王瞧上他了,这才让大长老主持的婚礼。”

    阿芙莲见波伊丝也站出来帮龙霄,明白两人早有了私情,平时倒会在自己面前演戏,不禁盯着波伊丝恨声道:“波伊丝,你不要忘了,大长老带了这人出去,至今未回,一定是遭到了他的毒手,你们俩有杀师之仇,你为什么还要帮他,可不要做本族的叛徒。”

    波伊丝道:“大王,我说的都是实话,要是有一句假话,我可以对天发誓,烂了自己的舌头,然后肠穿肚烂而死。大王,你说我说的假话,那你敢不敢这样发誓?至于师父,他封了自己的七经八脉,需要时时调理,现在或许走到那一个山洞修习去了也说不定。”

    阿芙莲在外界的探子网早就被破坏,并不知血魔的死迅,顿时哑口无言,知道绝不能再顺着这事说下去了,便道:“皇帝陛下,你既然到过天煞族,也知道当年大明朝对本族犯下的罪恶,本族过去的所作所为也是替祖先报仇,别的话本王也不愿多说,只想请你借给咱们一点粮食渡过难关,本王愿意和你签订本族永不进犯的盟约。”

    龙霄暗道:“阿芙莲啊阿芙莲,你也太小瞧朕了,难道你的缓兵之计朕瞧不出来么,一纸盟约算过屁,等你们渡过难关,只怕又要翻脸不认人了。”

    当下大声道:“不错,不错,过去的确是咱们汉人对不起天煞族人。”

    阿芙莲听他居然当众承认此事,不禁冷笑道:“你也自知理亏了。”

    龙霄点着头道:“亏,非常之亏,只是朕认为天煞族的人报仇不怎么彻底,而且一直是舍近求远,敌人明明在眼前,却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杀人,朕想教爱妃的族人一个最容易报仇的法子。”

    阿芙莲知道他又要说什么不利于已方的事,但又不得不道:“什么法子。”

    龙霄道:“请爱妃带着你们如今所有在天煞族境内的人,全部自断一手一脚。”

    阿芙莲诧异道:“哦,本王凭什么要这样做?”

    龙霄道:“就凭你们身上的汉族血统,大王,你敢不敢说自己的祖先中没有一个是从大明朝抢去的女子。”

    阿芙莲这才知道他要说什么,天煞族当年为了繁衍后代,不得已去抢大明朝的女子生子,而后终于形成了惯例,这正是天煞族最大的一个死穴,对方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她实在无言相对。

    这时龙霄豁然站了起来,渊停岳峙,一脸霸气向座下的天煞族人厉声道:“你们之中又有谁敢说没有汉族血统,如果有,就请自断一手一脚,否则你们就会对不起自己另一半血统的祖先,就对不起自己在血池里发的誓,据朕所知,不是说天煞族的人最重自己的誓言么,朕倒想瞧瞧你们如何来实现誓言,如何让我逍遥国的汉人来佩服你们这一群不知所谓,连祖先都没弄懂的天煞族人。”

    他一口气说了这话,向波伊丝大声道:“波伊丝,你用天煞族话讲给他们听,朕很想听听这些天煞族勇士的回答。

    波伊丝也没想到心上人的口才居然如此厉害,连忙用族中的话将他的意思原原本本的转述了一遍。

    天煞族的这些部落头领们如何不知祖先们的这段历史,只是平时从来没有去细想过,如今听到他的话,一个个都是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回答,脸色顿时变得大是沮丧起来。

    龙霄也懒得理这些人,转身向阿芙莲沉声道:“朕不想再多说,现在只给你们一条路走,那就是无条件的接受朕的旨意,别的毫无商量。”

    阿芙莲一生中第一次面对了这样强硬又强大的对手,心中也是暗暗心惊,咬着牙道:“你的旨意到底是什么?”

    龙霄斩钉截铁的道:“第一、结束你们的群居生活,让族人各自婚配,组成自己的家庭。第二、凡是年满八岁的孩子,都必须接受教育,朕会让逍遥国最好的先生前去。第三、封存天煞族的圣地,族人再不得前去,这段不愉快的往事,就让咱们的后代渐渐的遗忘掉。第四、解散天煞族全部的军队,除了必要的劳耕用具,其余的兵器都要上交,若发现有私藏者,将冶以重罪。第五、从此以后,再无汉人与天煞族人之分,统统称为逍遥国人,在国中的一切待遇也都一般无二。其六、除这和汉城外,在天煞族东西南三方各设一州府,官员必须由朝庭指派。”

    他说到这里,口气一缓,向阿芙莲道:“朕就先提这六条,至于你们的温饱及百姓居所之事,朕会解决,不会让你们担心。”

    阿芙莲也是聪明之人,听到这六点,当然知道龙霄一意要将整个天煞族文化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灭,脸上忽然一阵显出了阵阵红潮,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激动的尖声道:“不,这些条件,本王绝不会答应。”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