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五美联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见到血魔倒地后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已是出了一身的大汗,他手中的枪共有七颗子弹,在打完前面六颗之时,他知道若是再不将血魔打中,那自己几个老婆的生命就危险无比,因此就假装里面的子弹打光了,只是虚动了几下,并没有真的扣动板机,将枪丢掉,更是要让血魔彻底的放松戒心,最近距离的靠近自己,然后用最后一颗子弹将他解决掉。

    他此时用手解开自己丹田周围的诸处大穴,盘膝而坐,默默的调息了一阵,内力渐渐运转如初,伸出手去探了探血魔的腕脉,确定已是回天无术,这才放心的站了起来,望着血魔的尸体,龙霄深深的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他或许就是力量最强大的人了,然而血魔的死也给了他一个警示,一个人武功修练得再高,他也毕竟不是超人,血肉之躯是绝对挡不住现代的先进武器的,而他对此太陌生了,刚才那几枪实在打得太差劲儿,太没有准头,才让自己置于危境之中,他应该学会新的东西了,不仅仅是射击,掌握所有现代高科技的设备运用,才能防患于未然啊。

    正在呆呆的想着,外面已传来嘈杂鼎沸的人声,跟着火光摇动,龙霄知道是皇宫里的大内高手及禁军赶到了。

    果然没有多久,就有打着灯笼火把的禁军冲入了内寝房,见到房里还站着一个人,都骇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有人认出龙霄来,高声叫道:“皇上,是皇上回来啦。”这些声音一出,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齐声呼喊万岁。

    这时又进来一人,正是白云道长的大弟子,皇宫里的禁军统领华世涛。

    那华世涛手提长剑而来,见到龙霄,也是又惊又喜,连忙跪下来请安。

    龙霄让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问华世涛道:“朕不在这几天,各位娘娘还好吧,她们没出什么事吧。”

    华世涛躬身一拱道:“回皇上,自从你那晚失踪之后,东宫娘娘与宁妃就病倒了,宫中都是正宫娘娘在主持大局,武贵妃也非常着急,每天都要让人到她那里回禀如何追查皇上的下落,只有和贵妃最镇定,总是说你不会有事,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没想到还真给她说中了。”

    龙霄点点头,心道:“清儿与碧痕都是弱女子,朕忽然失踪,宫中又死了许多大内高手,她们自然担心,丹霁果然是有大将之风,能够临危不乱,帮朕处理宫中之事,琴儿刚与朕成婚便遇到这事,也够她受的了,倒是贞儿,对朕最有信心,知道朕福大命大,总是能够化险为夷的。”

    当下他道:“你让人去给各位娘娘通禀,就说朕平平安安的回宫了,让她们不要担心。”

    华世涛答应着便派了人去了,跟着又叫人将元亨宫的所有尸体都清理干净,龙霄指着血魔的尸体道:“这就是天煞族的血魔,也算是个令人敬重的敌人,你好好叫人厚葬了。”

    华世涛对血魔的名字真是如雷贯耳,听了龙霄之言,心中的惊异真是非同一般,想不到这么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居然死在这里,不禁对这皇上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没多久,元亨宫里处处红烛高照,所有的尸体都已让人抬了出去,十数名太监便进来冲洗血迹,龙霄乘了龙辇到朱丹霁的景定宫去留宿,反正要不了多久,其他的老婆定然都要过来,朱丹霁是正宫娘娘,又怀着孩子,别人也不会吃醋。

    还没到景定宫,便见到朱丹霁的凤辇匆匆忙忙的过来,想是去元亨宫探望自己,连忙叫人停下,刚走下龙辇,朱丹霁己从对面下来,几乎是飞奔般的跑了过来,龙霄担心她的身孕,连忙迎了上去,朱丹霁一头扑在了他的怀中,哭泣起来道:“皇上,皇上,你总算回来啦,你再晚回来几天,臣妾也要支撑不住了。”

    龙霄知道她受了惊吓,便不住抚慰着,一时不好说话,便拉着她的玉手同上龙辇,向她的景定宫而去。

    到了朱丹霁的内寝房,两人并排坐在床上,朱丹霁仍旧依偎他的怀中,向他询问这半个月来的去向,龙霄正要向她说起,就听到有宫女来禀报武贵妃到了,两人便分开了身子,让人请司马琴进来。

    司马琴进到内寝房,瞧着龙霄,眼圈儿也是红红的,泪珠子在眼眶边转来转去,只是皇后在旁,不敢放纵自己的情感,龙霄连忙过去拉着她的手坐在屋中的椅子上。

    刚说了没两句话,朱芷贞就到了,进来见着龙霄,也不管朱丹霁与司马琴两人有什么想法,便笑着跑了过来,先到龙霄怀里撒了一阵子娇,然后在他的胸口猛的一捶道:“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谁都斗不过你。”

    龙霄瞧着朱芷贞笑靥如花的样子,忍不住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亲,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他是最没有压力的。

    过了没一阵,朱芷清与碧痕也到了,两人都是一付憔悴清瘦的样子,只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脸上带着红晕,望着龙霄的眼睛也是水汪汪的。

    龙霄知道大家都想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便让老婆们都围在一个圆桌子坐了,对于这半个月发生的事,他倒也不想隐瞒,相反的,他还很想听听大家如何处理天煞族的意见。

    当下他就从与司马琴成亲那晚如何发现血魔讲起,然后如何被血魔制服,废去了内力,如何被带到天煞族,了解到天煞族的情况,如何与枯罗大王成婚,如何恢复功力的事都讲了一遍,只是没有说用手枪杀死血魔的事。

    众女听到龙霄的讲述,个个都是心惊肉跳,为自己的老公捏了一把汗,对于他与阿芙莲成亲的事,也没人有异意,只是听说龙霄想与天煞族解开这数百年的怨仇,司马琴断然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过去或许咱们有对不起天煞族祖先的地方,但是事情已过去那么久了,而百姓知道的只是天煞族的人数百年来焚烧了咱们无数的村庄,杀死了咱们无数男人、小孩,抢走了咱们无数的女人,这笔仇,人人都铭刻在心里,你想让他们忘记,想让他们原谅,然后与这些畜牲和睦相处,只怕是不可能的事。”

    龙霄望着司马琴没有说话,他能够理解她的心情,司马府世世代代与天煞族作战,不知战死了多少先辈,要她一下子接受与仇敌将要和平相处的现实,自然非常困难。

    朱丹霁在一旁沉默思索了一阵,道:“我倒觉得皇上的这个主意不错,天煞族虽然与咱们世代为敌,但就事论事,此事是咱们其错在先,如果有机会两边的人能够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日后永无纷争,给我们子子孙孙一个安宁的环境,那不是挺好的么?”

    这时朱芷贞接着道:“皇后娘娘,我觉得你的话不对,要做到永无纷争,给子孙后代一个安宁的环境,只要皇上带着咱们的军队将天煞族的人全部消灭就行了,不是说那边遭了虫灾,粮食已经快吃光了,现在咱们逍遥国兵强马壮,百姓齐心,再打天煞族,根本费不了多少力气。”

    龙霄见朱芷清一直没有说话,问道:“清儿,你呢?”

    朱芷清其实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便道:“皇上,你不在这些天,我一直在替你向佛祖祈祷,佛祖终于显灵,让你平安无事的回来了,臣妾在想,佛经上说众生平等,一只蝼蚁与一个人并没有区别,又何况天煞族人与咱们汉人呢,若是再动刀兵,又会有无数的杀孽,不管死的是天煞族人还是汉人,都是有违佛意的事,能够相安无事,当然是最好。”

    朱芷贞听到姐姐居然不支持自己的观念,不由撅着红润的小嘴,气呼呼的道:“姐,我就叫你别去学那劳什子骗人的佛法佛礼的,你就是不听,不行,大明朝过去的仇咱们不能不报。”

    其实龙霄已打定主意,只是想在自己的老婆之中试一试赞同他想法的会有多少,便望着碧痕道:“碧痕,现在她们的意见是平分秋色,不会伯仲,你啦,站在那一边?”

    朱芷贞道:“这还用问,碧痕姐姐一向与正宫娘娘最好,自然是要站到她那一边啦。”

    碧痕脸上现出为难之色道:“天煞族的人过去常常会潜入大明境地做尽坏事,单是咱们的西山村,听祖辈们讲,都曾经被毁坏过好几次,都是后来的人重建的,村子里的人没有不恨他们的,我自然也恨了,可是皇上又说是咱们的祖先对不起天煞族的人,天煞族的人这么做也是在替祖先报仇,这样一来,我也有些糊涂了。”

    朱芷贞又撅了撅嘴道:“碧痕姐姐,你还真是不偏不移,两边都不得罪。”

    龙霄向朱芷贞一瞪眼道:“谁说碧痕说错了,过去大明朝与天煞族的仇怨本来就是一笔难以说得清楚的糊涂债,要消灭他们,的确是不难,但是如果能够让两边的人从今以后不再仇视,那岂不是更好,当然,确保逍遥国百姓的安全朕会放在首位,只是想去尝试一下如何消除这百世之仇,不到最后关头,朕是不会再动用武力了。”

    司马琴与朱芷贞虽然是主战派,但听到龙霄的口气,那已是铁了心要做此事,当然不会再笨得多说了。

    这时朱丹霁道:“对了,皇上,既然天煞族的枯罗大王已与你成亲了,那你准备拿她怎么办,如今三宫之中,臣妾与二公主已占其二,还有西宫之位虚悬,要是咱们能够与天煞族的人和解,这位置是否让她来充任。”

    她这么一说,其余的四女都认为如此,全部侧头望着龙霄。

    西宫之位,龙霄一直是想留给君仪的,对那个过于老成,浑身病态的阿芙莲考都没有考虑过,当下摇着头道:“这事到时我自然会有安排,你们不用担心。”

    这时朱丹霁想起一事,忙道:“皇上,有一件事我还忘了告诉你,顾丞相与司马丞相见你失踪,而从宫中那些死尸的刀痕看,认定是天煞族派血魔来掳了你去,心中焦急之下,前几日已调集了国中的五十万精兵前往镇煞关,只怕就快要到了。”

    龙霄一直被血魔弄晕,自然没瞧见这一路上来的情况,点了点头道:“兵逼镇煞关也不错,正好可以增加对枯罗大王的威慑力,让她认清形势,尽快答应我的条件,我明日一日就赶过去与他们汇合,与两位丞相再商量商量与天煞族和解的事。

    不知不觉中,龙霄与众女已交谈到了深夜,见大家虽然都略显疲倦,但是谁也不肯开口说走,而自己也那个都舍不得离开,顿时想到一个主意,只是不好说出口

    朱丹霁心细若发,瞧到了龙霄的神色,隐隐猜到了几分,虽然觉得不妥,但她一心想让龙霄高兴,又不知众女的心意,便试探着道:“几位姐妹,如今夜已深沉,皇上又甚有谈兴,本宫这床极是宽大,要不要咱们在一起陪着皇上聊天,要是有谁疲倦了,便合身而睡,你们看成与不成。”

    她这么一说,另外四名女子顿时将脸染得如飞霞布彤一般,全都低下头来,就连朱芷贞这么爽直无忌的人,也不敢吭声,她们虽然皆不愿意离开龙霄,但要是五女同榻,真是羞涩难当,又成什么体统,而若不答应,心上人又说明天一早就要到镇煞关去,这一去之下,却不知多久才能回来,实在是无法取舍。

    龙霄见到朱丹霁说出此话,暗赞她不仅冰雪聪明,善解人意,而且还能如此大度,这里的每一名女子都与自己有过一段不寻常的经历,自己也非常想和她们在一起,此例一破,日后一遇开心事大家在一起,便能够经常这样,正是心头所愿。

    见到朱芷清等人没有一发言,龙霄知道她们必然担心一件事情,便道:“我瞧皇后的这个主意挺不错,不过朕一定保证,大家说话就说话,绝不会动手动脚的,可好。”

    其实众女也的确怕他在床上乱来,大家都是身份尊贵的皇后皇妃,虽然已都与龙霄有过肌肤之亲,但众目睽睽之下,若是被龙霄纠缠,又不得不顺从,那岂不是丢人至极的事,如今听到他说出这话,总算是放了些心,只有朱芷贞期期艾艾的道:“皇……皇上,咱们大明朝过去可没这个规矩啊。”

    龙霄哈哈一笑道:“大明朝是大明朝,现在可是逍遥国,朕是逍遥国的开国之帝,朕说的话就是规矩,大家不必担心。”

    既然他这么说了,众女也不再反对,便让宫女们打来清汤,服侍各位皇后皇妃上床安寝。

    等一切整理完毕,内寝室的大门紧紧而闭,众女便开始抽出钗环,理散雾鬓,然后各自宽衣解带,只留了轻薄的春衫,莲足如玉,纷纷跨上床去。

    这皇宫里的龙榻非常宽大,五女又个个娇小窈窕,加上个龙霄,竟然也不见挤,而龙霄则睡在了中间,左边依次是朱芷清与朱芷贞两姐妹及司马琴,右边则是朱丹霁与碧痕。

    龙霄身上盖着绣被,身旁躺着五个如花似玉,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沁人心脾的香风时时的袭入鼻中,真是偎红依绿,香艳无比,与五女闲聊了一阵,身上紧贴着朱芷清与朱丹霁两个绝色美女,吐气如兰,温软柔腻,心中早就心猿意马,热血沸腾,心想这些古代女子向来有夫为妻纲,君为臣纲的思想,又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独占龙恩,对他的话毫不抗逆,这样的事要是发生在君仪、花香芸、柳琬的等现代女子的身上,只怕早就要换来一顿海扁了,他这时才深深的体会到,对于男人来说,还是生活在古代好啊。

    过了一阵,龙霄在极度的兴奋之下,再也忍不住了,平躺在床上,左右双手各出一边,隐藏在绣被之下,分头向朱芷清与朱丹霁的身子摸了去,没一会儿便钻入两女薄薄的春衣之中,顺着皆如丝缎般细滑的肌肤向上而行,已是握住了两只大有差别的玉乳,朱芷清的是玲珑而又富有弹性,而朱丹霁本就要丰腴一些,现在又怀着孩子,乳房真是饱满如球,又软又滑。

    两位皇后被他偷袭,既不敢动手去拉,又不敢出声叫喊,不约而同的涨红了粉脸,忍气吞声的由他作恶欺负。

    龙霄此时已将两位皇后的乳蕾拔弄得硬挺起来,心中是洋洋得意,居然还没事一样,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司马琴等女子的问话。

    朱芷贞是最知龙霄的,贴着朱芷清,虽然纱帐之中瞧不清她的脸色,但感觉到姐姐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着,便知道一定是龙霄在搞鬼,故意大声道:“姐姐,我好想跟皇上说两句悄悄话,你能不能和我换一换位置。”

    朱芷清正在苦苦的煎熬之中,听到妹妹的话,便如同遇到救星,连忙道:“好……好啊,你过来就是。”说着娇躯移动,便向外挪去,朱芷贞则从她的身上翻了过来。

    龙霄见两人换位,也不再意,心想正好一亲朱芷贞的芳泽,便故计重施,将一只手向她的胸前摸去,正要接近,手背肌肤却是一阵剧痛,原来是朱芷贞狠狠的掐了他一下,一时不及提防,不由轻呼了一声。

    那边碧痕不知就里,听到龙霄轻叫,连忙道:“皇上,怎么啦?”

    朱芷贞接口道:“没什么,刚才不知怎的,这帐子里有老大一个蚊子叮住了皇上,现在好了,让我帮皇上打死了。”

    碧痕“哦”的一声道:“奇怪,这里还有大蚊子么,刚才铺床的宫女怎么也不来检查一下。”

    龙霄吃了这个哑巴亏,也不敢呼痛,侧头向她望去,却见朱芷贞憨美娇艳的脸上笑嘻嘻的,眉毛挑了又挑,眼中颇是挑衅。

    龙霄那里会让这个黄毛丫头占了自己的上风,将右手一缩,离开了朱丹霁的玉乳,将身子打了个横,面对着她,两手便要攻去,却听到朱芷贞附在他的耳边道:“臭小子,你自己刚才怎么说来着的,要是你敢象对我姐姐那样,我就又闹又喊,瞧你这个皇上的脸还挂不挂得住。”

    她说着这话,见龙霄愣了一愣,心中更是得意了,脸上扮着鬼脸,嘴里还对着龙霄“啦啦啦”的唱着无声的歌。

    现在的龙霄,也已经是成精的人了,也对着她嘻嘻一笑,双手一动,顿时将朱芷贞胸前几处大穴制住,让她无法动弹,那哑穴自然也是封了,这才也“啦啦啦”的张着嘴露出胜利而猖狂的笑容。

    朱芷贞此时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由龙霄将双手伸进了自己的怀里,将两个渐渐成熟的玉乳又摸又揉,跟着又摸索着一点一点的解开她的裤子,自己也脱了,将她身子一翻,用手在那桃花之洞调弄一阵,直到里面春水流淌,这才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子,并不招摇,只是慢慢的在她温紧的体内运动着。

    这时他身旁离得最近的朱丹霁与朱芷清皆已有所察觉,但唯恐殃及池鱼,只是红着脸,来了个明哲保身,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一动也不敢动。

    这一夜,朱芷贞是倒足了大霉,在他这样微微的缓动之下,直到众女都闭眸睡着深沉了,还得不到解脱,而至此之后,她也再不敢轻易的去惹龙霄了。

    迷糊之中,听到宫外晨钟响起,龙霄睁开眼来,见到众女都还在熟睡,特别是身边的朱芷贞脸上红扑扑的,眼睫毛是又黑又长,睡梦中犹自带着羞嗔之色,忍不住在她的脸上轻轻一吻,便蹑手蹑脚的下了床,穿好衣,开了房门,吩咐已站在外面伺候的宫女不得进去打扰,这才出了景定宫,吩咐华世涛准备龙辇与亲随,他要到镇煞关去。

    没多久,华世涛就备好龙辇,并派了两千禁军相随,龙霄在上车的那一霎那,心中明白,自己这一去,将决定天煞族最终的命运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