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决战血魔(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带着那阿芙莲进入里间的石屋,见这里的陈设倒还不错,女儿家的铜镜妆奁皆有,另外还有琴桌书案,两壁墙上也悬着古画,最重要的是中间一张大床,上面铺着软褥绣被,四方长枕,看来应该是天煞族里最舒服的一张床了。

    龙霄瞧着这里面什么也没准备,别说有红丝红绸,就连最起码的交杯酒也没有,虽说天煞族的婚礼一定与逍遥国不一样,但洞房总该多多少少带喜气的东西吧,这阿芙莲与血魔真是太会应付自己了。

    既然对方这样简捷了事,龙霄也不愿太过复杂,将阿芙莲猛的一拉,让她扑倒在床上道:“大王,你既然对大明朝的事如此了解,洞房的事就不用朕提醒你了吧。”

    阿芙莲娇怯怯的张着一双可怜巴巴的大眼睛望着他道:“王夫,洞房之事本王的确不知啊。”

    这一点龙霄倒是相信,不过瞧着阿芙莲的模样,想着在战场之上她也是这样骗过自己的,心中就有些来气,对她既不怜香惜玉,也不假惺惺的装斯文,道:“好,你不知道,朕就来教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脱去了宽大的衣袍,顷刻之间已是未着片缕。

    阿芙莲猛的见着男人的裸体,顿时骇到一跳,闭上了眼眸不去瞧他。

    龙霄瞧着阿芙莲总算还有点少女的本能,便道:“洞房是不能穿衣服的,大王,你也要象我这样将衣服脱了。”

    阿芙莲静静的闭了一阵子眸,忽然睁开眼来,又恢复了平常的淡定,也不要龙霄再说,脱鞋上了床,缓缓的解开了自己的外裳,连亵衣亵裤也全部除了下来,露出了一个白生生的身子,白是够白了,只是没什么血色。

    龙霄跨步上床,仔细向她瞧去,只见在她清瘦秀美的面容下,两肩削窄,锁骨清晰可见,胸前的两只乳房只是微微的隆起了一小团,那小团之上,顶着两枚小小的颗粒,乳晕几乎是没有,而下身的体毛还没有长起来,光光洁洁的一片,有一条紧闭的细沟延伸了下去。

    龙霄虽然对她这种还没有发育完全,缺少女性特征的身体没多少兴趣,但那活儿还是很自然的抬起了头,对着自己的猎物耀武扬威。

    阿芙莲一见之下,虽然不知道那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但只觉得一阵恐怖。

    龙霄刚一俯下身子,就见到阿芙莲皱着眉头,张着小嘴,不停的在推他,立刻省起她这样病弱的身子无法承受自己这样巨大雄健的躯体,连忙四肢用力,支撑住了体重。

    按照惯例,虽然没有感情,龙霄还是去想去亲她的朱唇,但阿芙莲一侧头便避到一边,龙霄也不强求,伸手在她的胸前摸了摸,只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一时索然无味,便去分阿芙莲的双腿。

    阿芙莲本能的将腿挟得紧紧,龙霄虽然内力已失,但力气比起她来还是占有绝对的优势,双手抓住她的膝盖向外一分,阿芙莲轻叫一声,便再也无法合拢,但很快闭上了眼睛,流露出了革命烈士般的毅然神色,一付让人捅一刀也不吭声的样子。

    龙霄见状也没有心情再做什么前戏了,用手扶住那话儿,对着阿芙莲紧闭干涩的洞口便搠了进去,这一搠之下,阿芙莲终于忍不住还是叫了起来,而龙霄也是杀人三千,自损八百,那东西没有进去不说,还顶得它差点从中夭折,好生疼痛。

    龙霄暗骂一声晦气,接着便以大无畏的开拓精神,不折不挠的在阿芙莲的闭窄的细缝里钻山打洞,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再次向前一个穿刺,只听得阿芙莲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龙霄已是刺刀见红,只是在阿芙莲内肌的收缩痉挛之下,便如遭到了十面埋伏,处处举步维艰。

    刚抽动了没两下,就见到阿芙莲的樱桃小嘴大张着,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接着便断断续续的叫了起来:“救……救命……救命。”

    龙霄见到她这惨状,心中也是恻然,他洞房洞得多了,听着女子发出痛呼的也不少,但象这样直喊救命的还是第一次,正要停止,却见到石屋的门被人推开了,一名女子快速的走到床边,脱光了衣服,钻出床来,正是波伊丝,她一直在外留神听着里面的响动,闻着情况不对,连忙进屋,前来支援前线。

    龙霄对这不堪一击的阿芙莲实在没有了什么兴趣,但现在那话儿正不上不下的憋得难受,瞧着波伊丝来以身护主,便离开了阿芙莲的体内,抱住了波伊丝,将她压在了身下。

    波伊丝在外已久,心中已是春情萌动,下体早就是泛滥成一片,龙霄毫不费力的就进入她的身体,两人是战友重逢,一个深知其根,一个通晓其底,配合起来是天衣无缝,没有多久,波伊丝便是腰肢轻荡,婉啭呻吟,媚态尽显。

    那阿芙莲得逃魔手,见到自己下体已是鲜血模糊,惨不忍睹,连忙找来丝布擦拭干净,仍觉裂痛难当,只得踡缩着身子,背过身子避在一边,任身后这两人弄得如火如荼,地动山摇,也不去瞧一眼。

    波伊丝因为大王在侧,倒不敢对龙霄太好,等到龙霄用隔山打牛之势捧着自己的两瓣雪臀抽弄完毕,也不去服侍,只是深情的望了他一眼,便穿起衣袍出去了。

    龙霄等到波伊丝出门,转身便想去哄缩在一边的阿芙莲,谁知他一向百战百胜的泡妞大法在这病恹恹的阿芙莲面前全然无效,说了两句没有反应,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反正也不用担心这阿芙莲会暗算他。

    一夜好眠,等他第二天早上睁开眼,阿芙莲已不在他的身边了,只是床上那一滩血迹还豁然在目。

    龙霄懒洋洋的起床穿衣,走出了屋,刚一到外厅,就见到阿芙莲与血魔都冷着脸坐在那里,波伊丝却不见了踪影。

    他此时心情大好,便上前拱着手与两人热情洋溢的打着招呼,血魔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答礼,而阿芙莲一见到龙霄笑嘻嘻的样子,便咬着嘴唇侧头不去瞧他。

    就在此时,血魔道:“龙公子,咱们大王已经与你成婚,你的内力想什么时候恢复。”

    龙霄叹息道:“唉,朕既然与大王已做了夫妻,天煞族的事自然就是朕的事,事情自然是越快办成越好,也能表露朕对大王的一片深情,复功的事便现在办好了,不过做这事太消耗体力,你先让人给我送些牛肉羊肉的充充饥。”

    由于阿芙莲将所有的女仆都遣出去了,只好自己出外去叫人准备,龙霄见她本来就是娇弱不堪的模样,现在走起路来,双腿外分,走上数步便微一停顿,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苦,心里面自然知道原因,不禁暗暗好笑。

    等到阿芙莲重新缓缓的回到座位上,便着一名女仆送来食物,正是那卡琳,她见龙霄一夜没有出大王的内寝房,心中也充满了好奇,只是那敢多嘴相问,只是默默的将食物放在一张桌上,便又出去了。

    龙霄也不讲什么礼仪,走过去便呼拉拉的将肚子填饱,然后拍着腹部,一付心满意足的样子,走到血魔面前道:“大长老,咱们开始吧。”

    血魔道:“龙公子,你要我怎么帮你?”

    龙霄道:“你只需将内力从‘膻中穴’输入朕的体内,朕自然知道将散去的内力再聚集起来。”

    血魔是个武学行家,又与龙霄交过手,自然知道他的内功大异常人,便点了点头,向阿芙莲用天煞语说了几句,想来是在叫她出去,不得让任何人进来打扰。

    果然,血魔的话一说完,阿芙莲便慢慢的走了出去,并让人将门紧紧的关上。

    龙霄与血魔不再说话,在大厅之中相对盘膝而坐,血魔伸出了一只枯瘦的右手,抵在了龙霄胸前的“膻中穴”上。

    龙霄闭眸默默的催逼丹田之气,只要能将其中一丝气机凝结起来,他就能顺着这团气机将散于四肢百骸的劲力重新搜聚于丹田,而不用辛辛苦苦的再练一遍了。

    当血魔开始输入内力,龙霄只觉一道雄浑无匹的热流如千军万马般的涌入自己的体内,才知道他此时的功力有多么骇人,此人自封七经八脉,内力陡增一倍,当年一个血魔已是绝顶的高手,如今更是超出了人类的极限,有他相助,自己恢复内力更是事倍功半了。

    果然,血魔的内力霎那间便流转入了他的丹田,并不停的包裹着他本身那些散乱的气机,竟将之强行凝集在一起,龙霄有这了这团气机,便如同得到了重复内息的钥匙,在气穴里流转了一阵,便冲出丹田,过了横骨,直下会阴,进入督脉,而再入肾俞、心俞,向上冲向风府,而达于百会,他每过一处穴道,那气流便大得一分,身子便热一分,等到了百会穴却是一滞,象是有一扇紧闭的大闸阻住了奔流沸腾的气流,龙霄浑身已变得通红,汗珠子潸潸顺着脑门直流。

    血魔已察觉到了龙霄所受之阻,沉哼了一声,加力逼气,一道道如铁锤般的巨浪打在那大闸上,无休无止,连绵不绝,过了良久,龙霄耳中一响,百会穴那道大闸终于轰然而开,所有的气劲从华盖、玉堂、而至膻中,跟着再放石门、关交,复回丹田,龙霄此时已知内力尽复,心念一动,想起了那未练成的第六层的“天残地绝魔功”来,按那记载心法的册子所书,就是悟性绝高者也要十五年才能练成,但现在有血魔这么一个数百年难得一见的超级高手,岂可不去利用,当下借着血魔还在源源不断涌入的气劲,依着那第六层的心法运转内力,顿时将平时无法冲破的一些小穴也一一攻破,身子中内劲忽然在丹田中一分为二,变得一阴一阳,阳气从胸前向上,阴气从横骨向下,在体内流转一圈,又复入丹田,阴阳二气相溶,开始龙虎交济,龙霄的身子变得时冷时热起来。

    血魔此时已发觉了龙霄的意图,想到此子居然想借自己的内力更上一层,心头不由暗怒,但这时他也进退两难,要是骤然收功,这时龙霄正值最紧要关头,得不到他的相助,内力必然会失控,从而走火入魔,凶多吉少,通往外界的路在那里就再无人能知,本族将面临险境,而阿芙莲做出的牺牲也白费了,当下只好尽力让龙霄破关。

    龙霄也料到血魔不敢拿自己怎么样,当下聚精会神的突破着第六层的“天残地绝魔功”,只觉浑身上下的气流越来越快,阴阳两气的相互冲击越来越激荡,不知过了多久,丹田中竟渐渐的平复下来,直至风平浪静,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凝神于气穴,用意念向内而视,只觉已可清晰见到自己的五腑经脉,正是第六层“天残地绝魔功”练成之状。

    他收功站了起来,见到血魔已略显疲倦之态,心想此事再不出手更待何时,便道:“血魔,咱们来切磋切磋,瞧一瞧我的功力到底恢复了几成。”

    血魔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个打算,暗暗提防着,冷冷一笑道:“好啊,你再来试一试。”说着从背后已抽出一柄天煞刃来。

    龙霄只觉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力量,大喝一声,奋力一掌拍出,要是在过去,他这一掌必然会发出呼啸之声,但现在他的功力已是反璞归真,这一掌竟是无声无息的向血魔卷去。

    血魔也识得厉害,但不相信他能抵受得住自己的两倍之功,运足内力也是一掌击去,两掌相交,只发得一声闷响,两人的身躯同时一震,脚下竟陷入坚硬的石地数寸,而他们身旁所有的桌椅都忽然变得四分五裂,向各处激射。

    这一下,血魔真是大吃一惊,他虽然知道龙霄利用自己练成了一种神功,但不知道居然会精进到如斯地步,居然能与他自闭七经八脉的两倍内力抗衡。

    他一试之下便明白不能与龙霄久拼,对方正值盛年,内力会源源不断的涌来,而自己适才助他复功已消耗不少,体内强行提高的内力根本无法久撑,除了速战速决便再无它法,当下将身子骤然跃了起来,正是“灭天三式”中的第一式“灭魔式”。

    要知血魔的“灭天三式”乃是天煞族数代武学高手的思想结晶,到血魔手中才最终完成,熔合了刀剑之术的所有精华,再辅以强大的内力施展而出,分为“灭魔”、“灭神”、“灭佛”三式,灭魔以力,灭神以巧,灭佛以空,正是到了天下武技的巅峰。

    龙霄与血魔这一掌相对,顿时间信心陡增,见到他举着天煞刃从空而落,双掌齐推,发出劈空掌劲,霎时间已袭至血魔的胸前。

    血魔见他掌力涌来,不敢去硬受这一掌,只得举掌发劲,与他对消,但这么一来,他己快到了地面,那“灭魔式”的诸般厉害的后着已是施展不出。

    血魔一击无功,也不慌张,落在地上,抬手就是一刃挥来,而那一刃忽然瞬间又变成数十道刃光,每一道光都射出了无比的寒芒,似乎单是这些寒芒就可以削断人的颈项,刺穿人的胸膛。便是“灭天三式”中的“灭神式”。

    龙霄认得这一招就是血魔当日制服自己所用,这些日子来已想过破解之法,还不等他的天煞刃递至,身子已斗然跃在血魔的头顶之上,双掌向他的头部拍去,正是攻敌必守,围魏救赵之法。

    血魔见敌人方法已变,自己的上身反而笼罩在他的掌风之中,也暗惧这小子了得,错步一闪,己避了过去。

    就在龙霄落地之时,却见到血魔到了自己的身边,又是一刀挥来,这一刀使得飘飘忽忽,方位不定,羚羊挂角,毫无痕迹可寻,不沾半分人间烟火,正是“灭天三式”中最后一式“灭佛式”。

    龙霄见这一刀虽然表面上平和无比,但飘飘忽忽的不知最终落在何处,竟是暗藏着万千的杀机,一时无法判断是攻还是守,连退几步,但他这一后退,血魔亦跟了上来,不离他五尺以外,刃光吞吐,气劲凛然。龙霄在一霎时间,想了武库里记载着的各派武学中十数种以拳掌破解刀法的招术,但无一种可用于此,不敢莽撞,施展“仙鹤九变”的轻功,仿佛足不沾地,朝后面行云流水般的退去,血魔却是如影随形,也摧动轻功向他追来。

    石屋里的空间并不大,龙霄只退得三四丈,便是一个石壁,他正要转折方向,但就是这么一疏神,血魔的天煞刃已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龙霄利刃当前,无法可施,只好嘿嘿笑道:“还好,还好,朕的内力似乎恢复了几分,大长老,真是要感谢你啦。”

    血魔沉着脸没有说话,忽然出手封住了他的周身大穴,让龙霄一时无法动弹,这才道:“龙公子,恭喜你神功大成啊,我也快不是你的对手了。”

    龙霄仍笑道:“那里,那里,大长老的武功永远是天下第一,朕比起你来还差得远。”

    血魔也不想再听他罗嗦,沉声道:“龙公子,你提出来的两个条件咱们都做到了,现在该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龙霄早就有了计划,忙道:“是是,该瞧朕的了,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血魔道:“马上就走,但你要告诉去什么地方?”

    龙霄道:“得先回一趟朕的皇宫。”

    血魔道:“还去皇宫做什么,你不是想告诉我那条路就在皇宫吧。”

    龙霄道:“那条路当然不在皇宫,但在朕的寝宫里有一样东西,是开启外界大门钥匙,咱们必须拿到手中。”

    见到血魔犹豫,龙霄又道:“朕已被你点了穴道,皇宫也没有什么高手,可任你自由来去,你还怕什么?”

    血魔听他此话有理,也不再说,伸手提着他的身子就向外走去。

    阿芙莲一直在外候着,好不容易见到血魔出来,连忙上去问询,两人嘀嘀咕咕说了一阵,就见阿芙莲在出声高叫着,似乎是叫人备车,龙霄头还能动,见她根本就不来瞧自己一眼,心中顿时一阵悲哀,他这个王夫,当得实在太窝囊了。

    没一会儿,有一名女仆匆匆进来禀报,血魔就提出龙霄出了石宫,来到了大殿之外,早有一辆四匹骏马拉着的马车停到了外面。

    血魔不带任何人,将龙霄依旧象过去那样拂晕,扔在了车上,竟是亲自驾驭。

    龙霄在迷迷糊糊,黑天黑地间不知呆了多少天,等到血魔最后一次把他弄醒,睁眼瞧去,顿时一惊,原来已是到了自己居住的元亨宫内寝室里,而地上躺着几具太监血淋淋的尸体,想来外面还有不少。

    血魔解开他的哑穴,道:“你那把钥匙放在那里?”

    龙霄便指着自己龙榻之后道:“在后面有红漆的一个木箱里。”

    血魔提着他走了过去,果然见到一个红漆木箱,瞧着上面有个铁锁横着,只一挥手中的天煞刃,那铁锁就落在了地上,然后打开那木箱,道:“到底在什么地方?“

    龙霄见他根本不来解自己的穴道,只好道:“你先将朕双脚双手的穴道解开,朕自己去拿。”

    血魔知道他就是要出手自己解开丹田周围之穴从容运流内力,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根本逃不过他的天煞刃,当下也不放在心上,将他扔在地上,曲身一动,伸出手将他手脚上的穴道解开。

    龙霄手脚得获自由,不禁活动了一阵,见到血魔的眼睛一直盯在自己的身上,便道:“放心,朕不敢玩什么花样的,这就去给你拿钥匙。”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那红箱走去,弯下身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黄金匣子,然后打了开来,拿出了那柄克琅手枪握在了手上。

    血魔见他果然取出个银亮色的物事,连伸手道:“这是什么,给我瞧瞧。”

    龙霄已暗暗打开了保险,微笑着道:“好,我给你好好的瞧一瞧。”说着已是一扣板机,发出了“呯”的一声脆响。

    血魔是人老成精,在龙霄开枪的那一霎那,竟然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猛的向侧一避,龙霄这一枪竟然打了个空。

    龙霄一枪没打中,心中也是大出意外,知道这是自己对付血魔唯一的机会了,又“呯呯”急发,一连五枪打去,这一是血魔的身形太快,二是他根本没学过射击之术,子弹都是擦着血魔的身边而过。

    这时龙霄连连再扣,但枪膛里似乎已没有子弹,不由仰天大呼:“天亡我也。”说着将那枪将身后一抛,已是丢在了地上。

    血魔见龙霄将手中之物丢弃,知道里面的东西已用光了,眼中不禁流露出了一阵阵的狂喜,慢慢逼向龙霄道:“你刚才使用的那会发火光的东西,是不是火药?你还带了多少来?”

    龙霄见他一步步的过来,露出了畏惧的样子,也一步步的退去,忽然脚下一绊,竟是摔倒在地,血魔走到他的身边,冷冷的望着他道:“我曾经对你说过,要是你不守承诺,我就要你皇后皇妃的命,这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了。”

    说着曲下身子伸手来抓龙霄,正在这时,只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响,血魔右眼霎时间冒出潸潸的鲜血来,那手指还离龙霄数寸,身子却扑倒在地。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