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决战血魔(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这句话一出,大殿之上顿时静寂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也能听见,良久,才闻那阿芙莲道:“龙公子,你觉得这个要求太过份了么,本王绝不能答应你。”

    龙霄道:“大王,朕这个要求已经是委曲求全了,你想一想,我在逍遥国里有近千万子民,要是你们真的从外面找到厉害的法子依着祖训将里面的人全部消灭,朕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逍遥国便玩完儿了,就算是我当了你的王夫,凭天煞族的这点人,那里有朕现在的皇帝当得有趣,况且他们多半只会听你的话,朕只能过过干瘾罢了,大王,摸着你伟大的良心说,朕算不算吃亏,这个要求算不算过分。

    那阿芙莲过了一会儿才道:“龙公子,以本王对你的了解来说,你应该不会这样狠心对付逍遥国的子民,你这样做,到底是何目的。”

    龙霄忽然冷笑了起来道:“大王,你这样说起来朕真是没法子了,朕不说你来求着说,朕想说了你又怀疑我的目的,好好,就算朕刚才什么也没提,你想拿我怎么办,那就悉听尊便就是。”

    他这么一说,阿芙莲倒被问住了,半天没有吭声。

    龙霄此时却是气定神闲,在他提出这两个条件之前,已是前思后想过了,照天煞族目前的状况,已是支撑不了多久,就算是那血魔再高,将自己与逍遥国所有的大臣将军杀死,却杀不光逍遥国的近千万军民,还会有新的人出来代替自己和那些大臣,因此阿芙莲与血魔只有将宝押在自己的身上,这也是他们唯一的一条路,所以无论自己开出什么条件,两人为了能够顾全大局,也只有忍气呑声的答应,从这一点来说,自己已是稳站了上风。

    而他的这两个条件也不是凭空而想的,全关系着他对天煞族未来的思路。前者让血魔恢复自己的武功,必然要消耗他大量的内力,从而进一步的损伤他的内脏,加快其死亡的速度,血魔一死,天煞族就再无奇兵了。后者要阿芙莲与自己成婚,其实龙霄已抱了很大的牺牲精神,和亲之策,向来是解决两族相斗的最好的怀柔之法,虽然老套,但往往很管用,如果能与这阿芙莲常常在一起,便能与她坦腹畅谈,渐渐的影响到她的思想,然后想法带动整个天煞族的转变,但要他娶一个素不相识,根本不知美丑的女子,也的确要下很大的决心。

    就在这时,一直闭着目的血魔忽然睁开眼来,用天煞族语向帘幕内说着什么,那阿芙莲高着声音似乎争了几句,便再不言语。

    只听血魔道:“龙公子,你的条件,本族可以都答应你,但要是你不能遵守自己的承诺,那我会将你的皇后皇妃都掳到咱们天煞族,让她们尝尝日夜被男人凌辱的滋味,这件事,你好好的记住了。”

    龙霄闻言,心中顿时一凛,他知道血魔说这话绝不是在开玩笑,他也找到了自己的死穴,自己的老婆孩子可不能出任何差错,这血魔太让人感到畏惧了,必须一举将他干掉。

    这时龙霄向阿芙莲道:“大王既然已经应允,为了显示诚意,是否能将这帘子掀开,让朕一睹大王的风采。”

    帘幕内没有说话,过了好一阵,才见到里面晃动着,跟着那帘布便从中挂起。

    龙霄定神望去,却见高台之中设着一付用兽皮铺成的软榻,一名十八九岁的少女在软榻之上斜斜的倚着,头戴着一顶镶嵌着七色宝石的天铁冠,秀发披散入肩,春眉横黛,秀眸樱唇,面容憔悴清丽,肤色极是苍白,穿着一身丝缎细制的白色长袍,但仍然可见她娇小纤弱的身架,体质孱弱之极。而她的身边则站着两名女仆。

    龙霄一见之下,心中顿时一惊,他曾经见过这个少女,那就是在镇煞关决战之时,当时血狐就拼死守护着这少女,自己居然还以为是他的女儿,没有放在心上,自己那时真是稚嫩无比,愚蠢无比,该想到如此行军打仗血狐怎么会把自己的女儿带到身边,这本来是个疑点,但他心中从没有想过这么一个柔弱的少女会是敌人的什么重要人物,便习惯性的毫无防备的放过了,如今想来那下令天煞族退兵的号角之声,多半也是这少女吹出来的。

    阿芙莲用一双幽黑有神的大眼睛凝视着他道:“龙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龙霄默默的望着她,渐渐笑了起来,道:“真是没想到朕曾经还与大王有一面之缘,只是当时没有拜见,实在是失礼之极。”

    阿芙莲道:“龙公子当日心善手软,没有杀本大王,那是自己有妇人之仁,本大王绝不会有任何感激你的地方。”

    龙霄一笑道:“不错,那是我自己走了眼,大王当然不必放在心上。”

    这时血魔道:“龙公子,其他的话就不必在说了,你想什么时候恢复功力?”

    龙霄知道他急着出去,便道:“这事先不忙,朕先将与大王的婚事商量了再说。”

    这时阿芙莲脸上已有了一层薄怒,强压着心中之怒,道:“龙公子,你强人所难,要挟本王,便和无赖小人差不多,似乎不象九五之尊的样子。”

    龙霄哈哈一笑道:“大王既然精通汉学,当知道《诗经》的第一句话就是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朕先前不知大王的容貌,提出这个要求之时,心中还在忐忑不安,现在得以一窥芳颜,却不料这般的如花似玉,自然是要寤寐求之了。”

    阿芙莲见到龙霄嘻皮笑脸的样子,心中思索,反而平静下来道:“龙公子,你想与本王婚配,是否想不守承诺之后,让大长老因为你是我的王夫,而不敢对你动手,如果是这样,那你就错了,我天煞族的女子并没有大明朝那中从一而终的观念,要是大长老真要杀你,本王不仅不会叫他住手,还会亲自给你一刀。”

    龙霄道:“这个自然,只是朕也担心带了大长老出去之后,他忽然翻了脸,要了朕的性命,与大王成婚,虽然不能说有什么保障,但比什么也没有要强。”

    阿芙莲知道龙霄肯定会有这个顾忌,沉默了一会儿道:“好,本王愿意与你成婚,婚期就在今晚。”

    她这么一说,龙霄顿时一愣道:“这么快,你不准备准备么?”

    阿芙莲道:“龙公子,说实话,直到现在本王还是不怎么相信你会甘心带路,但本王却愿意冒险试一试,而若是本王大肆操办这场婚事,要是你失约反悔,本王就会在各部落的首领和子民面前颜面扫地,再无大王的权威,这一点本王不得不防,因此只能用折中之法,先让大长老主持本王与你的婚事,等大长老与你顺利回来,咱们再向全族的人宣布。”

    龙霄道:“要等大长老与朕顺利回来,这么说朕还要陪着血魔去寻找对付大明百姓的法子了。”

    阿芙莲微笑道:“大长老出去之后对环境极是陌生,自然要靠龙公子继续带路,其实龙公子要是真心依附本族,这样的事正是应该主动做的才对。”

    龙霄见这阿芙莲果然是善于算计,心中一叹,暗忖:“对付这样的女人,只怕用感情很难驾驭的,只怕还要用政冶与军事相接合才行。”

    阿芙莲道:“事情既然定了,龙公子,你就先到后殿休息,本王略作准备,咱们今晚完婚就是。”她说着这话,就站了起来,并没有一般少女的那种羞涩,苍白的脸上淡然平静,而就象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两名女仆则扶她进去。

    这时血魔也向后殿走去,龙霄连忙跟在他的身后,却见是一排排大大小小的石屋组成的大院,里面不时可见一些穿着长袍的女仆走动着,却没见到一个男人。

    只见那阿芙莲向院子里的一名女仆吩咐了几句,那女仆便向龙霄走过来,引导他向一间石屋走去,而血魔则慢慢到了另一房间,想是又去调理去了。

    龙霄坐在那石屋里,女仆转身而出,不一会儿便送来了象是泡着茶水的金壶及金杯,他拿起来一喝,好生苦涩,顿时皱了皱眉,揭开那金壶一瞧,见里而放着的是十来片不知名的树叶,想来还是天煞族用以招待贵宾的好东西。

    在石屋里呆坐了近三个小时,便有人送来一大碗饭及两盘牛羊肉,龙霄匆匆吃了,眼见着天色将黑,便有两名身姿苗条,面容还算清秀的年轻女仆走了进来,一名瓜子脸儿,肤色白晢的女仆道:“龙公子,请随我们去沐浴。”

    龙霄听她居然会说汉语,不由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的语言是不是你们跟着大王学的。”

    那女仆点了点头道:“我叫卡琳,是大王的近身女仆,从小就到王宫里来了,大王最爱看你们的书籍,有空的时候就教我们一点儿,自然就会了。”

    龙霄点了点头,指着另外一人道:“那她啦,会不会汉语?”

    卡琳摇了摇头道:“她叫莫里海,前几年才到宫里来的,还没有学会。”

    说话间龙霄已跟着两名女仆到了另一间房,房里有个石池,正放着半池子水,只是没有什么热气,龙霄知道天煞族的人一向节俭,不会费柴来烧水,要知道在这石城里的水全靠雨水积蓄下来,能拿这么多给自己洗澡,也该心满意足了。

    当下也不管卡琳与莫里海在场,便除去了衣物,赤条条的跳了进去,适应了一下水温,就在这时,却见卡琳与莫里海也把自己的衣袍除了,露出了两具年轻的女子裸体,胸乳高翘,身材结实,下体的毛又浓又黑。

    龙霄见到这两名年轻女仆赤身祼体的走了下来,卡琳的手中还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心中顿时一跳。

    两名女仆到了他身边,只见卡琳用那黑乎乎的东西向他身上擦来,龙霄闻到一阵香味,身上也是滑腻腻的,想来是香胰子这类的物事。

    龙霄见卡琳的动作甚是熟练,象是过去伺候过男人,想起她从小入宫的事,便道:“卡琳,过去那个老枯罗大王也是你陪着洗澡么?”

    卡琳点点头道:“我长大之后就开始陪老大王洗澡了。”

    龙霄见她眉开眼散,应该已不是处子,便道:“那你算是老大王的女人了,难道没被封什么头衔么?“

    那卡琳一笑道:“咱们这里所有的女人都是大王的仆人,他瞧上了那一个,那一个就要和他睡觉,要是怀孕生了孩子,才能叫做王妃,老大王就有四个王妃,我虽然和他睡过觉,但没有生出孩子,所以还只是女仆,而莫里海就更没这个机会啦,她进宫的时候大王已经病得很厉害了,还没跟她睡过觉。”

    龙霄瞧着这卡琳面有得色,似乎在为和老枯罗大王睡过觉得意,便道:“卡琳,你们这里有没有抢来的大明朝的姑娘。”

    卡琳道:“过去有,咱们族里有规定,大明朝的姑娘只能陪大王两年,无论怀没怀上孩子,就必须送去山洞重新配种。”

    龙霄追问道:“那要是怀了孩子呢,那孩子怎么办?”

    卡琳道:“当然是咱们大王留下来了。”

    此话一出,龙霄一直在思索的问题已得到了答案,数百年以来,天煞族不知抢了多少大明朝的妇女进来,又不知有多少的大明朝妇女在这里生了孩子,一代代的繁衍下来,就连他王族的血统都不纯正,又还奢谈什么替祖先报仇啊,只是大多数的天煞族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母亲,所接受的观念都来自那圣地里的血字,认为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天煞族人,殊不知的是,他们其实早就和汉人分不开了。

    那卡琳正值青春之际,又是尝过男人滋味的,面对着龙霄这么个面容英俊,体格健壮的男子,不由做出了百般引诱,两只手在龙霄的下体摸来摸去,而那莫里海则在旁边瞧着吃吃的笑。

    龙霄见状,不禁道:“卡琳,你们大王说让你们陪我洗完澡去干什么没有?”

    卡琳摇着头道:“不知道,大王只说待一会就带你到她屋子去,大长老也在那里。”

    龙霄听了,暗暗发笑,这阿芙莲果然是怕此事传出去,连后殿的女仆也瞒住了,真不知她会不会让自己洞房。

    卡琳逗挑了一阵,虽见龙霄那物勃然而起,但并不来打自己的主意,以为他是怕莫里海在场不好意思,便打定主意今晚瞧他睡在那里,自己好主动上门伺候。

    洗完澡穿好衣,龙霄便随着卡琳出去到了一间极大的石屋,却见血魔与阿芙莲已等在了那里,而旁边还有一人,竟是波伊丝,所有的女仆都让阿芙莲喝了出去。

    龙霄明白阿芙莲的心思,也不点破,只是纳闷她叫波伊丝来做什么。

    这时阿芙莲让龙霄与自己站在了血魔面前跪下,也不知血魔对着天指手划脚的说了些什么,就算礼成,该入洞房了,却听阿芙莲道:“王夫,本王身体不佳,今晚的事就由波伊丝代劳吧。”

    龙霄本来就觉得这婚礼完全是一场简拙又蹩脚的设计,听到阿芙莲连这个都要省略,不仅恼怒起来,他此时对用感情来套住阿芙莲的主意已没抱多大的信心,但能先在床上征服她一下也是大大痛快的事,当下断然道:“大王,这事万万不行,既然你并不心甘情愿,咱们的婚事那就算了。”跟着又道:“血魔,你再鬼画桃符的念两句,就算把我和大王的婚事解除了,咱们的事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血魔与阿芙莲的确是在应付龙霄,见到他似乎大不满意,两人的脸色不由都是微变,血魔连忙重重的“哼”了一声,那阿芙莲对族中这个身手最厉害,资格最老的大长老也甚是畏惧,只得道:“王夫,既然你觉得此事欠妥,那还是本王随你进去吧。”

    龙霄见她虽然带着病态,但面容清美,身子娇怯孱弱,便如一树素淡的梨花,虽然年纪瞧来只有十七八岁,但言谈举止却并不见少女应有的娇态,倒显得十分老辣沉着,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伸出手就拉着她就向里面一间屋子大步走去,而阿芙莲脚小步窄,顿时被他带得连跑带跳,跌跌撞撞的甚是狼狈。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