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出卖的条件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一晚翻来覆去的没有睡觉,第二天刚一天亮龙霄就匆匆下床走出山洞,到了与波伊丝约好的地方,却见还空无一人,只好站在那里等着,但昨日一整天只吃了两个饭团,他此时已饿得是前腹贴着了后背,两只脚也有些发软,心中是暗暗叫苦,再这样下去,他就快要撑不住了,再过几天,身上的什么肱二头肌,胸大肌只怕全部都要萎缩变小,实在影响帝王形象啊,要是自己的那几个老婆见到了,还不知要怎样伤心流泪。

    正胡思乱想间,却见波伊丝从山腰上袅袅婷婷的走了下来,手里却提着一个瓦罐,里面还冒着热气,龙霄心中一动,三步做成两步迎了上去,向那下面一瞧,果然全是一罐子米饭,虽然又黄又糙,但并没有掺着野菜,顿时欣然大喜,一边道:“波伊丝,你怎么知道我饿啦。”一边接过瓦罐,虽然失去内力,但还是出手如电,变指为勺,抓起一把就开吃。

    波伊丝知道龙霄做皇帝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定然吃不惯这里的野菜饭,因此天没亮就起来到伙房给他单独煮了一罐米饭,现在见到他这个样子,心中也是一酸,连忙道:“霄弟,小心些,这是我才煮好的,你别烫着了。”

    龙霄“嗯嗯”两声,嘴里不时大张着呵出热气,但片刻之间已下去了半罐,肚子里大大的舒服了,还想再吃,突然想起了“节约归己,防患未然”的这句格言,就停住了,波伊丝爱怜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粗布手巾给他擦拭脸手,自己便去牵马。

    不一会儿,波伊丝一手牵着一匹马过来,两人翻身上马,龙霄西面的情况已经了解,但让她与自己向东边的草地去瞧瞧,只是那瓦罐一时没有挂的地方,龙霄只好左手控缰,右手抱着个这个瓦罐,真是显得不伦不类,与他一向洒脱爽朗的气度不免大相径庭。

    向东而行,不觉到了中午,终于回到石城分路之处,然后择路直行,只疾驰了两三个小时就见到了一片依稀有点象草地的地方,只是早就没有什么绿色,还略微剩下些残梗,龙霄手捧瓦罐早就是又酸又痛,便停了下来将里面的饭与波伊丝分食,而波伊丝只吃了很少的一点,其余的都留给了龙霄,并强行要他全部吃下。龙霄见波伊丝处处替他着想,心中也是感动,只有在自己落魄的时候,才可以瞧出一个人的本质,这波伊丝外表虽然是美艳万千,媚态入骨,极是迷惑男人,但的确是个很好的姑娘,只是这样受饿受苦,真是让人怜惜。

    吃光饭,龙霄举起那空瓦罐就要洒脱的将它摔破,波伊丝见状,连忙接了过来,自己拿在手中,与龙霄重新上马前行,见到一大群正在捕虫子的百姓,便将那瓦罐交给其中一人,龙霄这才想起这天煞族物资特别贫乏,自己刚才差点犯了个大错误。

    当他瞧着天煞族的百姓将那捕捉到的虫子全部堆到一起焚烧,焦臭一阵阵的传入鼻中,心中蓦地一动,道:“波伊丝,你们捉住这种虫子都是这样处理么?”

    波伊丝奇道:“是啊,要不还能怎么办?

    龙霄虽然不敢肯定这虫子就是蝗虫的一个种系,但常识告诉他,凡是食草的昆虫,绝大部分是能够吃的,这些天煞族的人这样做,其实是在浪费粮食。然而天煞族目前的危境对他有利,这话自然不能说出来,便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两人继续前进,渐渐的草地开始多了起来,也瞧到了无数的马匹与牛羊,而草地上的百姓似乎比牛羊还多,都在不停的捕捉虫子,而看起来也确实起到了成效。

    龙霄瞧在眼里,心中却是一叹,这桃源之中,气候四季如春,不仅适合农作物的生长,也更利于昆虫的繁殖,除非将天煞族的人全部集中在东西两方,什么事也不做,专门来捕捉虫子,否则要不了多久它们又会以惊人的速度繁殖,还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他四处的观察着,发现天空中没有任何生物的痕迹,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不禁问道:“波伊丝,你们这里怎么没有鸟儿啊?”

    波伊丝脸上不以为然的道:“过去倒是很多,都是从北边森林里飞过来的,咱们族人可不象大明朝的人那样有闲心喂鸟,全部捕捉来吃了,后来自然是越来越少啦,这也没什么啊,大不了听不见鸟叫。”

    龙霄听到此话,便彻底明白了天煞族这场虫灾的缘由,这些虫子应该在很久以前就有,只是因为森林里的鸟非常多,一但产卵生长,就会被鸟喙食,没有繁殖的机会,因此根本没有引起天煞族人的注意,而他们肆意捕食鸟类,最终破坏了生态平衡,从而遭到了大自然的报复,这就是愚昧无知的代价啊。

    一念至此,龙霄已完全有了消除天煞族这场灾难的把握,但现在暂时还不能说出来。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这草地边没有高山,天煞族的人住的都是军队的营帐,波伊丝去与这里的头领交涉了一番,居然分到了一处单独的小营帐,还领到了一大块牛肉。

    龙霄将鼻子凑上去闻了闻,竟无半点臭味,一时大喜过望,让波伊丝去找来柴火就在营帐外架起火将牛肉用一柄长剑穿了烧烤,过了半个小时,那块牛肉发出了无比诱人的香味,还不时有油脂发出“嗞”的一声滴在火里,龙霄早就呑了一肚子的口水,见差不多了,便将那块牛肉取了下来,略冷了一冷,正要起剑分割,却见波伊丝含着笑接过那剑来,微微一比便分了开来,递了一块给他,两边倒是一般大小,只是她的那块多了老大一根牛骨。

    龙霄知道她也尽够了,并不谦让,拿起来就势如破竹的狠咬起来,但波伊丝却是斯斯文文的一片一片的撕入嘴中咀嚼。

    由于明日就要回到都城,也不用留存食物,龙霄畅畅快快的吃了个精光。

    波伊丝慢慢吃,就是想替龙霄留着一些,瞧他吃光,便将手上剩下的一半递了过来,龙霄刚好打了个饱嗝,连忙道:“不用了,我真的很饱,再也吃不下了。”

    波伊丝见到他的样子也不再劝,又撕了两块放入嘴中,便放了下来包好,却是一点儿也不愿浪费。见到龙霄好象有些哽咽,又去营帐中取了一个水囊来让他喝下。

    龙霄一通猛灌,就将水囊递给波伊丝,火光之下,见她轻启朱唇,一小口一口的喝着,草地上的劲风袭来,秀发飘舞,秋波盈盈,尽露出一张欺霜赛雪娇艳欲滴的粉脸,而衣袍飞扬,紧紧的贴在她的娇躯之上,顿时显出了她成熟丰致,玲珑凹凸的曲线。

    龙霄此时是水足肉饱,似乎霎时间已化作了营养充满了身体的四肢百骸,美人儿当前,色心又起,一双龙目紧紧的盯在波伊丝艳丽的脸上。

    波伊丝见龙霄忽然不说话了,又用炙热的眼神逼射着自己,芳心中那会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但对他的身体总是不放心,便故意侧着头不去瞧他。

    但这么一来,她的眼波流转,更是妩媚动人,龙霄只觉心中狂荡,霍然站了起来,将她娇小的身躯一把抱起走入了营帐之中,见铺着一付地毯,便将她放了下去,抚嘴就去吻她的樱唇。

    波伊丝对他的吻也不拒绝,挑起柔滑的丁香之舌与他激烈的相互吸含着,过了一会儿,发现龙霄的手已抚在了自己的胸上,并在试图解她的衣袍,连忙抓住道:“不,霄弟,你……你的身体。”

    龙霄此时那里还能控制得住,在她的耳垂上一舔道:“波伊丝,如果今天你不给我,我的身体才不会好起来的。”

    波伊丝在龙霄的身下已感觉到他的坚挺,心中知道他今晚不得到自己绝不会罢休,心中一叹,便放弃了抵抗,任由龙霄将她的衣袍全部解开。

    帐外篝火未熄,龙霄见到自己的身下已现出一个赤裸着的玉人儿般的娇体,腰小乳高,入手浑圆滑腻,那两枚鲜红的乳蕾已在微微的寒风中硬硬的挺立起来,忍不住用嘴去吮吸逗挑。

    波伊丝从小修习媚功,对床第之事并不害羞,双手捧着龙霄埋在自己胸前的头,星眸朦胧,朱唇里不时发出充满诱惑的喘息之声。

    龙霄的右手顺着她光滑得如丝缎般的大腿摸了上去,到了那峡谷之间,只觉芳草萋萋,甚是茂密,而稍一拔弄,便有蛋清般的稠液浸湿指尖,继续深入进去,更觉紧暧温潮。

    波伊丝身躯扭动了一阵,便脱出了他的手指,纤手轻展,已将龙霄的衣裳也全部除光,既然今晚已不免此事,她就要用所学之技尽全力的让心上享受满足。

    只见她伸出葱白般的纤指,先在龙霄身上轻轻的抚摸游走了一番,然后用朱唇从他的耳垂开始,一寸一寸的向下亲吻舔点,一只玉手却缓缓的在他下体套弄,等到玉首从龙霄的肚脐下去,那樱桃小口已是品住了他的紫箫,并不时用舌尖吹弹舔吸,龙霄一时之间,只见一股凉气从下体冒出脊柱,浑身都酥麻了,此时他才明白,这波伊丝的身上,还有许多是他不知道的。

    波伊丝过去与龙霄相处的时间地点还有立场都难以完全投入,这两天的融洽相处,才让她感到这个男人的亲切与随和,而这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才是她内心深处最渴望得到的,过去她对这个男人或许只是喜欢,只是对他外表及气度的一种倾恋,但现在,她开始走入了这个男人的灵魂,她爱他,只要能让他有一分高兴,自己就会尽力去做,而正是这种带有浓浓爱意的交欢,才能真正的将她的媚功发挥到极致,这种境界,天底下也只有一个龙霄能够享用了。

    感觉到了龙霄下体的轻颤,波伊丝的樱唇便离开了它,将光洁的娇躯贴在龙霄身上缓缓厮磨了一阵,这才抚住那紫箫,对着自己早已准备得十分充分的玉户放去,在完全进入的那一霎那,她闭眸发出了一声勾魂动魄的呻吟。

    一切都不需要龙霄运动,一切都是波伊丝在服侍着龙霄,她尽可能的维护着这个男人的身体与体力,时而轻柔,时而狂野,时而静含不动,龙霄再也忍耐不住,鼻腔里发出一声沉哼,身子向上挺了几挺,便喘气不动。

    波伊丝一时没有找到干净的擦拭之物,便俯下身去,樱口重启,替他清洁干净。

    事毕之后,两人都没有穿衣,身上盖着一床粗布毯,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都觉得是无比温暖。

    龙霄抱着波伊丝软绵绵的身子,心中只想让她和自己在一起,锦衣玉食,重享荣华,尽管她曾经做过文德皇帝的皇后,大违礼教,但他一定要想出办法避开逍遥国朝臣的悠悠众口。

    两人静默良久,龙霄想起一事道:“波伊丝,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可要如实的告诉我。”

    波伊丝的粉脸贴在龙霄的胸前,微闭着眼,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龙霄知道她在听着,便道:“你在大明朝时间不短,真的还那么恨大明朝的人么?”

    波伊丝听到他提到这个问题,顿时张开眼来,抬着望着他道:“我不是带你到圣地去了么,大明朝的人害了咱们天煞族的祖先,我当然恨他们。”

    龙霄道:“可当年下令屠杀你们族人的是建文帝,他现在已经死了几百年了,而且文德皇帝与昌明皇帝已死,而那昌明皇帝还是你亲自杀死的,也算是给你们的祖先报仇了,大明朝的百姓是无辜的啊,况且现在我已经建立了逍遥国,大明朝彻底的消失灭亡了。”

    波伊丝道:“你虽然建立了逍遥国,但所有的人全是大明朝的人啊,族中的祖训是要全部消灭占领咱们家园的人,就是说要杀尽全部的大明军民,一个不留。”

    龙霄道:“也包括我?”

    波伊丝忙道:“不,不,你是从外面来的,不能算是大明朝的人,我再不会把你当成敌人啦。”

    龙霄道:“可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有两个皇后,三个皇妃,还有了两个没出世的孩子,难道我会眼睁睁的瞧着她们被天煞族的人杀死么?”

    波伊丝神情顿时一片黯然。

    龙霄道:“波伊丝,你是到过大明朝的人,知道那里的百姓要是没有战争就会比你们天煞族的人要生活得快乐得多,难道你真的想让自己和族人还继续受这种苦吗,还想让自己的子子孙孙受这种苦吗。”

    波伊丝想在自己在大明朝的生活的确比这里有天壤之别,而那里的百姓也的确比天煞族的人要过得幸福得太多,叹了口气,便不说话了。

    龙霄知道波伊丝应该容易被劝服,当下便直言不讳的道:“波伊丝,我想过了,要解决你们现在族中的灾难,想从我身上找到通往外界的路可不成,我现在已是逍遥国的一国之君,如果说想和你们天煞族和解这数百年之怨,并帮你们渡过这个难关,你说好不好?”

    波伊丝已开始懂他的意思,道:“霄弟,咱们族里的日子是过得越来越艰难了,说不定会有灭族之灾,但那血池里的那些血你是瞧见了,那都是咱们天煞族的人亲口发过的誓,怎能不去遵守。”

    龙霄道:“那这么说来天煞族人发的誓比命要重要得多了。”

    波伊丝傲然道:“荣誉对本族的人来说,自然是比性命要珍贵。”

    龙霄道:“那要是你们族中的人都死绝了,这里全剩下大明朝的人,你认为你们的祖先会在天上夸赞你们这种愚蠢的行为么?”

    他这话说得尖锐无比,波伊丝顿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答。

    龙霄又柔声道:“波伊丝,你相不相信我。”

    波伊丝点了点头道:“我相信。”

    龙霄道:“那我给你承诺,要是逍遥国能和你们族里和解,我会让你们的百姓过的日子比现在好上十倍百倍,你相不相信。”

    波伊丝是到过大明朝的人,知道他这句话绝没有夸大,沉默了一阵,缓缓的点了点头道:“霄弟,这些事你和我说也没有用,只能和枯罗大王与师父去谈,要是能把他们说通,此事或许还有些机会。”

    龙霄闻言大喜,在她脸上一吻道:“怎么给你说没有用,你要是不同意我的话,咱们就很难一生一世在一起啦。”

    波伊丝在内心里也不想族人们这样慢慢的灭亡,要是这里的人能象逍遥国的百姓那样生活,那真是会让许多人做梦也想不到的幸福,祖先们也许不会反对的,当下连忙道:“霄弟,那你要怎么去说服枯罗大王与师父。”

    龙霄道:“那你认为我能不能说服他们俩。”

    波伊丝想了想,摇着头道:“枯罗大王我不知道,但我师父绝不会答应你,他为了消灭大明朝的人受了这么多的苦,现在又活不了多久了,所以你无论就什么,他都会逼你去找那条路,霄弟,你还是先想好明天如何回答师父的话罢,和解的事,只有日后……日后等师父不在了再说。”

    龙霄知道这血魔是个大碍,心中其实已想好了主意,问道:“波伊丝,你对枯罗大王了解多少?”

    波伊丝道:“其实过去的枯罗大王早在两年前就死了,他临终前指定自己的四女儿阿芙莲继承自己的王位,当时咱们正准备出征大明朝,为了隐定军心,他要各个部落的头领暂不向外宣布,叫阿芙莲仍称作枯罗大王,不必再改,后来咱们被你打败,被迫撤军,才向族人宣布的这个消息,不过阿芙莲虽然和枯罗大王一样身子不好,但却是他五个子女当中最聪明机智的,因此族人们都还服她。”

    龙霄也知道枯罗大王过去是名多病的老者,便道:“那这个阿芙莲长得什么样儿?”

    波伊丝摇着头道:“小的时候她只在宫中呆着看书,我从来没见过,等我回族,她的殿上又隔着一层幕布,根本瞧不清楚。”

    龙霄实在想不通这阿芙莲在弄什么玄虚,不过心中有了计划,也来不及去知道太多,便道:“波伊丝,明天一早,咱们就回去,带路的事,我已经想好了。”

    波伊丝一愣,道:“那你到底带不带路?”

    龙霄一笑道:“这你就别管啦,总之我会想办法让你们天煞族不至于灭亡就行了。”

    波伊丝见龙霄这么说,便不再问,又默默的依在了他的怀中。

    第二天两人起了个绝早,还未到中午,就回到了那巨石宫殿外,波伊丝让人到殿后通报了,过了好一阵,才见那人出来,让龙霄单独入内,波伊丝只好依依不舍的望了他一眼,轻声道:“我还在扎舍等你。”这才离去。

    龙霄大步跨入殿中,却见血魔已坐在殿内,而那高台上的帘幕里应该也坐着人了。

    果然,他刚走到高台下,就听见那阿芙莲的声音道:“龙公子,本族的圣地波伊丝是否已经带你去过了。”

    龙霄点着头道:“都去过了。”

    阿芙莲道:“那不知龙公子有何见解?”

    龙霄道:“大明朝的人过去对天煞族的确犯下了极大的过错。”

    阿芙莲道:“既是这样,不知龙公子能否助本族一臂之力,本王当万分感激。”

    龙霄道:“所有大明朝的人都已是朕逍遥国的子民,要我帮你们对付他们,似乎有些强人所难。”

    阿芙莲道:“正因如此,本王才让波伊丝带你去咱们族中的圣地,希望龙公子能明白本王的苦衷。”

    龙霄忽然长长一叹道:“唉,本来朕是个外人,不该管你们这段恩怨,但现在朕好不容易才当上逍遥国的皇帝,觉得过瘾得很,大王,如果你真有心要朕帮忙对付逍遥国的子民,朕倒有两个条件,只是很难,你未必能答应。”

    阿芙莲道:“龙公子,本王非常有诚意,你将两个条件说说看。”

    龙霄很干脆的道:“好,第一个条件,要让血魔先帮朕恢复内力。”

    阿芙莲道:“这个只怕太难,我听大长老说过,你的内力早已散尽,根本就无法恢复,要是大长老能够做到这样,那波伊丝的内力也早让他恢复了。”

    龙霄一笑道:“朕的内力运功之法和别的门派不一样,波伊丝不行,朕却没有问题,况且那条路非常奇特,朕要是没有内力,实在难以带路。”

    阿芙莲还没有说话,就听到血魔道:“大王,这没问题,就让我给他恢复内力,看他能有什么花招。”

    龙霄哈哈大笑道:“是极,是极,朕在你手中根本就走不了几招,恢不恢复内力,你都不会放在眼中。”

    那阿芙莲接着道:“既然大长老答应了你,自然没有问题,龙公子,你还有一个条件是什么,说来听听。”

    龙霄道:“朕已当惯了逍遥国的九五之尊,日子过得非常不错,但要是帮了你们,岂不是自己砸了自己的宝座,实在太吃亏了,大王可要给我一点儿补偿。”

    阿芙莲的声音微微高了几分,道:“难道你想本王将王座让给你?”

    龙霄又笑道:“朕没有天煞族的血统,不能服众,这王座之位,大王一定是要坐的,朕要求的是另一条。”

    阿芙莲逼问道:“到底是什么?”

    龙霄将脸一扬,面带微笑,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帘幕,缓缓的道:“我要你嫁给我。”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