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历史的真相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当晚,龙霄就在石屋里住了下来,而直到夜幕深沉,还不见波伊丝招呼自己用饭,龙霄的肚子已是饿得饥肠漉漉,把它的主人呼唤了千遍万遍也不厌倦,龙霄好几次想问波伊丝什么时候开饭,但自己毕竟是一国之君,多多少少要保持点矜持,便强忍住没有开口,只好呑咽口水来暗暗缓解腹饥,与波伊丝的对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了。

    又过了好久,才听到石屋外响起数道击铁之声,波伊丝便站了起来道:“霄弟,咱们到外面用饭了。”

    龙霄一直在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听到声响便知必有缘故,波伊丝话音还未落,他已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两人出门到了另一个石屋,里面安着十来张桌子,这时陆陆续续的有二三十名天煞族人进来,想来全是来都城办事的一些部落头领,见到波伊丝,眼光里都闪烁情欲的火焰,但没有一人敢过来搭讪。

    波伊丝高抬着头,也不理会这些人,和龙霄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了。

    不一会儿,就有几名士兵端了饭菜进来,到了龙霄这里,他俯眼瞧了瞧,见有一碟不见什么油花儿的青菜,另外有半碗深红色的还微微发着臭气的马肉,然后是两碗又糙又黄的米饭,顿时没有了胃口,而波伊丝将饭端到龙霄的手中,自己则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只是很少挟菜,那碗马肉更是碰都没碰一下。

    龙霄看在眼里,心里不觉一阵心酸,波伊丝毕竟当了那么多年的皇后,享受惯了荣华富贵,现在这个样子,那里还有半分皇后的影子,如今的逍遥国,就是囚犯也比自己这个贵客的待遇好啊。

    血凤见他没有动筷,便轻声道:“霄弟,怎么,吃不下去,可咱们现在只有这个条件了,你将就一点吧,不吃东西可不行。”

    龙霄用筷子指了指那马肉道:“这应该是那些饿死的马吧,都有点臭了。”

    血凤苦笑着道:“这肉放了好多天啦,只有你这样的贵客才有份儿,还有,大家现在的饭都有定量,也只有你可以随便吃。”

    龙霄瞧了瞧四周,果然见到其他人面前只有一碟青菜,吃饭的时候也很小心,不敢浪费一粒米,心下顿时一叹:“这天煞族看来的确是到了一个非常危急的关头,快要撑不下去了。”

    饭不能不吃,幸好他有过兵困镇煞关的经验,当下就端起碗刨了起来,挟起那些马肉,也没有兴趣去咀嚼,一口就呑放腹中,还给波伊丝的碗里放了好几块,饭倒是一连吃了三碗,惹得来给他盛饭的天煞士兵也是羡慕无比的暗呑口水。

    用完饭回到屋中,两人说了一阵子话就上床睡觉,虽然说是温饱而思淫欲,他饭没吃好,这床也是冷冰冰的,但抱着波伊丝这样的一个天生尤物,龙霄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摸摸揉揉的就要和她如此这般一番,波伊丝虽然也很想和龙霄亲热,但想到他才被废了内力,又被师父击伤过,担心他的身子,便极力的坚拒,龙霄厚着脸皮缠了一会儿,见她的心意已绝,只好作罢,不过一整晚右手都是放在波伊丝浑圆柔软的玉乳之上,半梦半醒之中就捏上两把,倒惹得波伊丝情欲如潮,好久没有入眠。

    到了第二天,两人起了一个大早,由于天煞族实行的是两顿制,饭是没有吃的,还是波伊丝去厨房拿了几个饭团用纸包了,放在了身上,这才让人牵来了两匹马,与龙霄绕过了枯罗大王王宫所在的石山,向南前行。

    走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一处极大的石谷外面,见着有无数的天煞族士兵守着,波伊丝领着龙霄过去,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黑色的令牌来,交到一名头领模样的人之手,那人瞧得仔细,让两人下了马,这才放行。

    走入石谷,便见到了许多希奇古怪的字,想来就是天煞文了,此时波伊丝的脸色变得十分沉肃庄重,见到龙霄一脸的好奇,便道:“霄弟,这就是咱们族中的圣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说着拉着龙霄的手,向前走了约半里路,就见到一个极大而又光洁的石壁,上,上面书着许多的天煞族文字,每一个字都是殷红夺眸,竟是用鲜血写成,让人一见之下,真是触目心惊。

    他知道这些血字定是记载着天煞族的历史,便道:“波伊丝,你给我念念上面都写些什么?”

    波伊丝点了点头,凝视着那块石壁,缓缓的念道:“万能的天,创造本族,并给了本族天底下最好的地界……”

    龙霄点头道:“不错,这里四季如春,适应万物生长,又能不受外界的干扰,天下的确再难寻到第二块这样的地方了。”

    波伊丝继续道:“本族的人一向友善,经常有人带着本族会发光的石头翻上高山与外面的汉人作交易,随汉人愿意给什么东西,从不与人争斗……”

    龙霄暗想:“这会发光的石头应该就是金矿了,这里的山没被建文帝种上毒物之前应该还有不少通路,只是听来过去的天煞族的民风倒是很淳朴啊。”

    波伊丝又道:“但就在本族的人快快乐乐的生活之时,忽然从山外来了一大群汉人,想居住在本族世世代代的地方,本族的人虽然不很高兴,但还是接纳了他们,而且派人帮他们搭建房屋,递送粮食,希望可以和睦相处,但一年之后,等这些汉人的房屋都修得差不多了,他们的皇帝就将本族的朵沙大王与各个部落的头领请了去,说要请他们喝酒以示感谢,但就在宴会当晚,汉人突然向朵沙大王及头领们下手,将他们全部杀死,并且开始全面屠杀我们的族人,他们中有些人极是厉害,常常将我们一个部落一个部落的全部杀死,连女人和小孩都不放过,我们族的人本来比汉人多,可到了后来,是越来越少,而且时时都要逃亡,以躲避汉人的追杀,幸亏新选的哲壮大王找到了这块宝地,才让剩下的人能够逃出生天,本族不至于灭亡,我族世世代代,都要记住汉人的这笔血海深仇,要让他们血债血还,从今以后,凡是族中子女年满十岁,必须到此一趟,将鲜血撒入血池之中,发誓遵守祖训,将占领家园的汉人全部杀绝,不得有违。”

    龙霄听波伊丝念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心中也是一阵黯然,这石壁上用鲜血写的这段话他相信是真的,他对中国的历史不算陌生,这样的残杀蛮夷的事在历朝历代都不鲜见,只是严重与不严重而矣,汉族的人几乎都听过这句话“非我族类,其行必异。”对于少数民族,很多时候是轻视与傲慢,实行着接近残酷的民族政策,就拿曾经入主中原的蒙古族与满族来说,在他们没有强大之前,一样的受过汉族的不公正待遇,历代帝王讲究的是文冶武功,这“武功”二字之间就往往潜伏着无穷的血腥,而这些历史,各朝的教书先生们往往都会隐而不谈,或是一语带过。而建文帝为了在这桃源中只保留大汉血统,借宴请之机对天煞族大开杀戒也并不希奇,孙子兵法开篇就道“兵者,诡道也”,为了快速的全部消灭天煞族的人,他自然会和手下的谋士勇将想尽方法,而司马家的祖先自然是其中最残忍尽心的刽子手了,那块忠勇大将军的金字招牌可挣得并不容易。

    想到这时,龙霄不由一叹,他虽然也是汉族人,但不能回避祖先们曾经犯的过错,只有正视历史,才能记住教训啊。

    见到波伊丝伤心,龙霄去搂了搂她,一眼瞧到前面果然有个甚是宽大的池子,便走了过去,一阵浓烈的腥气顿时传入鼻中,走到那池边向下望去,就连龙霄骇然无比,只见这足有半个羽毛球场的池子下,全部是已经变得乌黑了的血斑,有些还没有完全凝固,应该新撒入没多久。

    想到这不知有多深的池子里装着六百年来每一个天煞族人仇恨的鲜血,龙霄已能深深的理解波伊丝为什么会以青春年少的身子义无反顾的去陪懦弱无用的文德皇帝,也能理解天煞族的人为什么会如此仇视大明朝的人,如果设身处地,他要是遇着这样的历史这样的环境,只怕将是最令大明朝害怕的天煞族勇士。

    这时波伊丝也收住了眼泪,指着那面血墙道:“这上面的字,每年都会由族中的大王带着所有的部落头领来割血重新刷一次,以表示这个仇恨就发生在不久之前,一定要牢牢记住。”

    龙霄一时没有说话,心头真是一片沉重,他本来准备就要发起对天煞族的战争,彻底的消灭他们,可是知道了这段历史,实在再无法狠起心来打这场仗了,但要化解如此之深的怨恨,又谈何容易啊。

    波伊丝也知道龙霄的心情不好受,过来拉着他的手道:“霄弟,我带你到圣殿去。”

    龙霄点点头,便跟着她向石谷里继续行走,又大约走了一里路,那山谷就开阔起来,一大片的空地之上,建着一个石殿,有一队士兵守着,波伊丝又拿着那个令牌晃了晃,才与龙霄进去。

    到了大殿,却见里面放着一付付的石棺,足有数百具之多。

    波伊丝指着那些石棺道:“这里面放着的,都是咱们天煞族几百年来最出名立的战功最多的勇士,所有的士兵都想有朝一日能够进来,因此打起仗来特别不怕死。”

    龙霄想起一事道:“你们天煞族的族规不许人当俘虏么,怎么过去咱们一抓住俘虏,最后他们都自杀了。”

    波伊丝点着头道:“不错,咱们族中将投降与被俘都视为莫大的耻辱,是对祖先的不敬,军规中有明确规定,战场上要是受了伤做了大明朝的俘虏,当时若是失去行动力,之后也必须自杀,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龙霄对天煞族这种毫不畏死的精神也颇是暗凛,随便在这圣殿里踱步游走,望着这些石棺,心道:“这里面的人只怕手中都沾着成百上千的大明百姓的鲜血,天煞族的人以此为荣,自然会变得人人凶残无比。”

    这时波伊丝走到一付石棺前道:“霄弟,你们外面有一种特别厉害的东西,叫做火药,是不是?”

    龙霄不想她居然问出此话,心中大震,忙道:“你怎么知道?”

    波伊丝指着那石棺道:“你知不知道这石棺里放的是谁?”

    龙霄道:“是谁?和这事有关么?”

    波伊丝道:“这里面装着的,是我的师祖,当年是咱们天煞族的第一高手,为了学习大明朝的武功,曾经在大明朝足足呆了二十年,将大明朝所有的书都看过了。”

    龙霄道:“这也不奇怪,你师父的武功大都是汉人之学,你们天煞族过去恐怕会有些技击之术,象内功吐纳这一部分是一定不会的。”

    波伊丝道:“我师祖在临死之前对我师父说,他在大明的书典里瞧到过一种东西,叫做火药,记载中非常厉害,要是用来杀人,是最好不过,只是咱们这里没有,要我师父尽快找到出去的路,设法弄清楚它的使用方法,多带一些回来,瞧能不能有用。霄弟,这个火药到底是什么东西,它真的很厉害么。”

    龙霄这时才知道为什么枯罗大王与血魔急着想出去,原来是这石棺中的人临死之语,想弄清楚这火药是怎么回事,用来对付逍遥国的军队百姓。

    当下道:“哦,这火药么,也不怎么样,你那个祖师只怕也是瞧着些模模糊

    糊的记载胡乱猜测的,要不我怎么不带些进来,也不会落在你师父手里了。”

    波伊丝想想也是,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用纸包好的四个饭团,自己取了一个,其余的全部递到他手上道:“咱们先吃点东西,等会儿我再带你四处走走。”

    龙霄又将一个饭团放在她手中道:“昨晚吃多了,我还不饿,咱们一人一半就行了,等会儿不如你带我到西边的庄稼地里去瞧瞧。”

    波伊丝知道他说的假话,心中不由一甜,依旧将那个饭团放入怀中,犹豫道:“那里可有些远啊。”

    龙霄一笑道:“没什么,反正你们大王给了我三天时间,应该够用了。”

    波伊丝对此事一直犯愁,枯罗大王曾经吩咐她要用美色引诱龙霄说出那条通路,可两人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感情来,自己根本无法开口,可要是龙霄不说,真不知大王要如何对付他。

    龙霄见到波伊丝春眉紧蹙,神色黯然,猜到她在想什么,几口将饭团喂在嘴中,便拉着她出谷而去。

    骑马向西而行,半日时间,便过了大大小小的石山,眼前开始见到了大片大片的土壤,只是果然如波伊丝所说,许多庄稼都是残叶破梗,地里还有密密麻麻的小虫在蠕动,他走近一瞧,有些象外面的蝗虫,但又要小些,应该是什么变种,而地里有不少的天煞族妇女在驱赶捕捉,但并不济事。

    龙霄心中一凛,这些东西,繁殖能力特强,可不要越过森林,到达逍遥国的地界才是,自己要是能够回去,可要想办法阻挡。

    一路走了下去,却见情况都是一样,而在地里忙碌的全是妇女,不见一名男子,当下问道:“你们族中的男人到那里去了?”

    波伊丝道:“马上你就会瞧到啦。”

    说话间眼前已现出一大块全是小石头无法耕种的空地,上面有近千名天煞族男人手握着兵器在接受一名头领模样的人训练,龙霄仔细瞧时,顿时一惊,原来里面还有许多小孩,最小的不过七八岁的样子,拿不起沉重的兵器,就握着尖细的木棍跟着队伍,神情老成,动作一点儿不敢乱来。

    波伊丝瞧龙霄在看那些小男孩,便道:“咱们天煞族的男人,从八岁开始,就要接受训练,要是不能达到要求,就会被练兵的头领罚饿一天,要是被饿得几次,谁都不敢马虎了。”

    龙霄心中一阵悲叹,道:“那女孩子啦?”

    波伊丝道:“女孩子就喂蚕织布,大一点就要开始种田,天煞族的男人只会在农忙的时候来帮手。”

    龙霄向周围望了望,不见有一间房屋,不由道:“那这些人晚上住在那里?”

    波伊丝道:“咱们这里和大明朝不一样,都是在挖的山洞居住在一起。”

    龙霄道:“这么群居,不就男女混杂了么,只怕不怎么方便。”

    波伊丝道:“不,咱们这里分了男女山洞的,都隔得远远的,男女之间绝不允许私自交谈。”

    龙霄一愣道:“那结婚生子怎么办,你们不是也想人丁兴旺么?”

    波伊丝道:“咱们这里不结婚,男子成了年,各个部落的头领就会分配女人找特设的山洞给他交配,但交配完之后就要立即各自回洞,不得逗留,而女子若是怀孕,要到第七个月才不做事。”

    龙霄道:“那生下孩子怎么办。”

    波伊丝道:“我们这里的人除了部落头领外,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母亲,孩子有人专门带养,生了孩子的女人只需将奶水挤到一个桶里,由带养的人统一分配。”

    龙霄暗道:“这不成了奶牛了么,这些女人也太可怜了吧。”不由道:“那些从大明朝抢来的女人也在里面么?”

    波伊丝点点头道:“都在里面,有些不习惯,过不了多久就死了,能够剩下来的,便和咱们天煞族的女人没什么分别。”

    龙霄越听越心酸,觉得这些人活着真的没什么意思,要是自己还有机会,无论如何,都要改变这样的局面。

    两人说着话,天色已黑了下来,龙霄一心想瞧瞧这些人的山洞生活,就给波伊丝说了,波伊丝便去跟一名头领交谈了一阵,那头领叫了一声,就有一名骑兵过来,带着他向前走了近两里路,果然见到有一座大山,整整齐齐的挖了上下两排洞,一排在山脚,而另一排就在山腰,想来是如波伊丝之言,男女各住一排。

    波伊丝到了山脚,从怀中掏出那个剩下的饭团塞在他手中,指了指那名骑兵道:“霄弟,我不能陪你了,你跟这个人去,他会安排的,明天一早,我在这里等你。”

    龙霄知道她还要上山腰,便点了点头,跟着那人进了一个山洞,却见里面放着两排长长的木板床,睡在一起应该可以挤上百人。

    过了一阵子,那些训练的男子都回来了,便有人端来饭桶,用勺子给他们分派食物,龙霄特别受到优待,分到了满满的一碗,见到里面还好不是稀粥,只是绿油油的不知是什么,便吃了一口,顿时将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全部聚在一起开了个会,差点要吐出来,这里面好象是用什么野菜和米饭煮在一起的,苦涩得要命,抬眼见到身边有个十来岁的男孩已将饭吃光了,便将那饭匀给了他,正要拿起波伊丝给自己的那个饭团吃,又见到一个只有八九岁的男孩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只好呑了呑口水,将那饭团递给了他。

    吃光饭,自然没有什么娱乐节目了,所有的人都上床睡觉,龙霄被分在了右首最外面的一个铺位,满鼻都是臭哄哄酸馊馊的味道,一时好生后悔,早知如此,就该与波伊丝在野外露宿,实在饿得狠了,就杀一匹马充饥,量那枯罗大王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感受了洞里嘈杂的莫名其妙的天煞话,就听到外面有人高声大叫,似乎是在喊里面的人名字,立刻就有十来名不同年龄的男子满脸振奋的跳了起来,急匆匆的向外奔去,而没点到名的人全部用羡慕的眼神望着这些人的背影。

    龙霄一见这个样子,心中亮如明烛,是这些人拿到交配权了,对于这些天煞男人,只怕这是最令人兴奋开心的事。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那些出去的男子便一个个春风满面的回来,立刻就有人围了上去,那些男子便眉飞舌舞指手划脚的说个不停,还不时用两只手在胸前做成圆形,接着做出沉甸甸的动作。而一些少年顿时面红耳赤起来,好多人都脱了裤子在用手上下运动。

    龙霄见此,心中不由一叹:“人类的某些行为真是无师自通出奇的相似,只是这些少年吃的东西可没什么营养,这样做真是太浪费太伤身体了,可怜,可怜啊。”

    他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心中更是下了决心,要将这些天煞族男子从水深火热之中挽救出来,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的家庭,有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而如今他是自身难保,这一切又应该怎么来做,龙霄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