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天煞之地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昏昏噩噩之间,龙霄只知道自己被弄醒了几次,让人喂了些米粥之类的东西饱腹,好象还吃过一种黑呼呼臭腥腥的药丸,似乎是在给他冶疗所受的掌伤,其余的时间都是让血魔拂晕过去,但他在清醒的时候可以感受到身下的颠簸,应该是在一辆马车之上,方向必然是朝南了,以这几人的身手,要通过镇煞关的防线也不会太难。

    也不知走了多少天,等到最后一次被人弄醒又是在深夜里,龙霄被人抬出了棺材,血魔走来看视,他便做出极端虚弱的样子,根本就站不起来。

    血魔此时也不将龙霄弄晕,只是封住他的穴道,由自己提到手中,龙霄一眼瞥到他手中已拿起了那天煞刃,心中雪亮,是镇煞关到了,这些人不再乘坐马车,就是准备抄小路通过自己军队的封锁。

    果然,血魔等人带着他翻过了一座山丘,顿时见到前方有几座军营,此时正燃着无数堆篝火,隐隐有人在说话。

    血魔对两名弟子道:“你们要小心敌人手中的连珠弩,尽快向前冲,不要久留。”

    听到那血狮与血熊齐声答应,血魔就沉声道:“快走。”身形一起,便向逍遥国的军营冲去。

    等到距离军营还有十丈远,便听到有人高声道:“前面是什么人,赶快停下步来,否则咱们就放箭了。”

    血魔等人那里会停,各施身形,片刻已到了军营之前,那些士兵还没来得及放箭,就被他砍翻在地,而血狮与血熊也紧紧跟在他的后面,全力前行。

    听得军营有人呼道:“敌人厉害,快放连珠弩,快放连珠弩。”

    就在这时,迎头来了十数名手持硬弩的士兵,就要向三人瞄准发射,却见血魔提着龙霄幌身已冲上前去,寒芒挥展,只出了数招,片刻之间,已将那十数人斩为两段。

    这里地形崎岖,不宜大队人马通行,因此这军营并不算大,士兵挡不住这几人一路冲杀,没多久就让他们闯了出去,钻进入一片森林之中,这里已是天煞族的地境。

    在暗黑的密林穿行了好久,不时可以瞧见身着黑装的天煞族士兵从林中闪现出来,血魔提着他时而上跃从树杈中穿过,时而绕道前行,实不知这里面布了多少的机关陷井,也怪不得过去大明朝的探子无法进来,想来是天煞族的祖先在被大明朝的人赶得走投无路时特意选择的一个桃源里最易守难攻的地方,用以延续血脉,适机反攻。

    以血魔等人的脚程,走了大约三个小时,才出了这片密林,龙霄这时忽然想到一事,在这密林之中,应该还有一条通路,否则天煞族的千军万马又是如何出来的大举犯境,却不知这条路在那里,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探听到这个消息并带回去,只可惜他自负武功高强,带来的那把微型手枪还放在元亨宫的书房里,否则这血魔就没有这么嚣张了。

    过了密林之后,血魔等人不知从那里弄来一辆马车,由血狮与血熊在外驾驭,血魔则将龙霄放在冰凉的车板上,自己则坐在一旁闭目养起神来。

    龙霄得此机会,怀着侥幸的心理,暗暗在运动内力,但这一试之下,心中顿时失落无比,只觉丹田处空荡荡的,根本无法找到一丝可以凝聚之气,他知道自己的“天残地绝魔功”所走的经脉与别的门派不同,这血魔真要全部废除也是不可能的事,便暗暗的从第一层口诀重新练起,不一会儿,丹田处果然升起了一丝暖气,但这暖气实在是太微弱,要想恢复到以前的那样,非下十年苦功不成。

    马车一路疾行,途中停了两次,但很快就又起行,似乎是在什么地方换马,而血魔也喂了他几次干粮清水,龙霄见他自己一直是滴水未进,心中也是暗暗称异。

    大约走了两天左右,龙霄正在默默的练习第一层的“天残地绝魔功”,却感到马车的速度渐渐的减缓下来,不一会儿就完全停止了。

    血魔这时才睁眼,挥手将龙霄的穴道解开,道:“龙公子,请下车吧,到地方了。”

    龙霄听他言语居然甚是客气,想到血狐、血虎、血豹这三人都死在自己手中,却不知他是否知道,要是知道此事,他还能这样无事一样对待自己,一是此人的城府已练得极深,二就是所求之事定然是至关重要了。

    他恢复了自由,立刻站了起来,掀帘走了出去。

    等他跳下马车,抬头一望,顿时见到前方耸立着一个极大的宫殿,所有的结构都是用一块块巨大的白石搭建而成,就象是没有顶的金子塔一般,显得古朴威重,气派浑雄,想来便是天煞族那枯罗大王的王宫。”

    他默默的瞧了一阵,再举目四望,却瞧着自己正站在一座极大的石山的半腰,周围全是平滑光洁的大石头,完全见不到一丝的绿色,而就在这石山之下,则又是一座石城,数千间大小不一的石屋聚集在一起,但没有城墙围着,街道上清晰可见无数的行人在走动,但衣着几乎都是灰黑白这三种色调。在这石城的周围,几乎都是白色的石山,只在很远的地方才能隐隐瞧见绿色,而在许多的石山之上,都有人在忙碌着,似乎是在挖什么矿石。

    血魔静静的站在龙霄的身边,见他看得差不多了,便道:“龙公子,这里叫布喀里,是本族的都城,现在咱们还是到大殿里去拜见大王吧。”

    龙霄一听,心想自己的内力虽然失去了,但尊言可不能丢,当下傲然道:“朕乃逍遥国的一国之君,岂能去拜见番邦小族的大王,还不叫你们大王出来迎接圣驾。”

    血魔不想此人这付模样了还端着臭架子,侧头向他瞧去,眼神中却是凶光毕现。

    龙霄瞥见他的眼神,不由哈哈大笑起来,道:“血魔啊血魔,你若不是有求于朕,早就将朕一刀两断了,你的态度可要温柔一些,否则朕的心情会很不好,你们要求的事多半会办不成。”

    血魔凝望着他,渐渐的收敛起了眼神,语气稍和,道:“我是本族的大长老,地位只在大王之下,现在我替大王气邀你进去,你是本族贵客,有些规矩,可以不遵。”

    龙霄也是见好就收,点了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朕就给你这个薄面吧,前面带路。”

    血魔面目再无表情,举步就向前走去,龙霄大摇大摆的跟在他的身后。

    顺着石阶而上,有上百名追魂武士背插着天煞刃分作两排,笔直的站在殿外,见到血魔,全部躬身,嘴里说着让龙霄莫名其妙的语言,应该就是天煞族的族语了。

    只见血魔向其中一人叽哩咕噜的说了两句,那人便匆匆的绕着石殿跑了进入,料来是去通报那枯罗大王。

    血魔也不在外站着等候,跨步入了殿,龙霄随着进去,却见内中的建筑结构与他早朝的议事大殿有些相似,只是要简单得太多,而正前方有个十数级台阶的高台,高台上垂着深深的幕帘,让人瞧不到里面的情景。

    石殿之内立着数名裹着灰袍的女仆,姿色都还算不恶,见着血魔进来,便端来了两把木椅,让两人坐下。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只听得有人叫了一声,血魔就走到那高台之下做出个五体投地般的动作,嘴中发出恭敬的音调。

    这时隐隐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似是在询问血魔什么事。

    龙霄听到这声音甚是娇柔,心中猛的一震,如果说话的这人就是枯罗大王,那她分明就是一位女子了,这样的情形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实想不到带领凶残骁勇的天煞军队的竟会是一位女大王,而且数度交锋,处处都显得老谋深算,就连威远王在临死之前也是视为大敌,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不一会儿,血魔就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去,只听高台之上那娇柔的声音道:“龙公子,一路风尘,可是辛苦了。”

    龙霄闻她忽然改作了汉语,只微微一愣,便是释然,这天煞族一心想灭亡大明,学习了大量的明朝书典人情,就连血魔的武功也应是源出大明,堂堂枯罗大王,岂能不会学大明朝的人说话。

    当下他傲然道:“朕乃逍遥国的一国之君,阁下就是枯罗大王么?”

    那女子道:“无论是过去的大明朝还是现在的逍遥国,在本族眼里,只是外来之人,本大王心敬公子为人仁慈,这才让大长老请你到本族有事相商,还望公子不要以皇帝自居。”

    龙霄见她承认自己就是枯罗大王,笑了笑道:“朕已是你的阶下之囚,还有什么相商不相商的。”

    那枯罗大王道:“阶下之囚与座上之宾,其实全在公子的一念之间。”

    龙霄道:“你也不用再罗嗦,就什么事,就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吧。”

    那枯罗大王道:“既然公子不耐,本王就直言不讳了,敢问公子你是否来自外面的世界?”

    龙霄想起血凤在那“水月亭”里的话,道:“这一点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么,又何必多此一问。”

    那枯罗大王道:“那好,公子也是聪明人,本王就开出一个条件来,要是你能答应说出那条路在何方,本王不仅会放了你,还会将三公主的另一半解药给你,听说公子一向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物,纵然是不顾自己的安危,也总得想着一点儿三公主吧,她对你可是痴心一片,你岂能辜负。”

    龙霄暗道:“嘿,这是拿贞儿的性命来威胁我了,可惜啊,你不知道的是她的毒已经解啦。”

    这句话当然不能说,他道:“那条路当真对你们这样重要么?”

    枯罗大王道:“重要不重要,倒不劳公子多问,你只要说出那条路在那里就成了。”

    龙霄哈哈一笑道:“枯罗大王,你对朕的情况是了如指掌,那依你的认为,朕会不会说出这条路来。”

    枯罗大王道:“本王也知道你是条铁铮铮的硬汉,是以不愿动用严刑相逼,只是本王想问公子,你之所以不说,可是认为本族做事有些狠辣,杀过不少大明朝的百姓,所作所为有些欠妥。”

    龙霄一笑道:“大王倒也知道一二,只是词语用错了,不是有些狠辣,而是凶残无比。不是有些欠妥,是人神共愤。”

    只听得那枯罗大王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龙公子,本王还想问你,你对咱们天煞族的过去知道多少?”

    龙霄对于天煞族的印象最深的就是才到桃源,经过前山村时那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其余的事都只是听到一些残言断语,而宫中记载建文帝初创基业的这一段时,也是一笔带过,模糊得很,因此对枯罗大王的这句问话倒一时不能回答。

    那枯罗大王又道:“龙公子,本王向来敬你,也不想太过逼你,这样吧,本王派咱们族中最美丽的女子波伊丝来陪你三天,你们四处逛逛,三天之后,本王再来听你的回讯。”

    龙霄忖道:“莫非是这枯罗大王以为我风流成性,想用最原始的那招美人计引诱我,这也太小瞧我了吧。”他想是这么想,但心中还是暗喜:“管他***,有天煞族第一美女陪着,老子也落得受用,三天之后就算是这枯罗大王要对老子动手,也不算太亏本。”

    这时只听见枯罗大王用天煞语说了一句,便有一名女仆匆匆走出去,想是去叫那个什么波伊丝去了。

    接下来,枯罗大王就不再提那条通路的事,而是与龙霄谈论大明的风土人情及历史人物,这一下龙霄才是真的佩服无比,他在大明朝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前些日子不仅翻遍宫中的史籍,而且还亲自仔细的巡游了各地,但论起具体的人物事件来,还远不及这枯罗大王祥细。而那血魔却一直闭着眼眸不发一言,龙霄见他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心中暗暗猜测他是在练一种骇人的内功。

    说话间过了大半个小时,只听到殿外响起一名女子娇脆的天煞语。

    在枯罗大王的回应声中,一名女子便轻盈的走入大殿,龙霄早侧头望去,但见这女子发鬓之上虽然只插着支木钗,却掩不住她的月貌花容,天然媚态,身上虽然穿裹着一件宽大的白袍,但遮不住身材的窕窈婀娜,当真是个绝色的美女。

    等龙霄瞧清了这名女子,心中顿时一喜,她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已有情意的血凤,这波伊丝想来就是她族中的名字。

    波伊丝走到高台之下,便如血魔一般跪地行礼,龙霄见她面目冷漠,根本不来瞧自己,心中一动,思道:“可不能让枯罗大王与血魔知道我和血凤的事,否则就麻烦了。”

    就在这时,那枯罗大王道:“龙公子,波伊丝你是认得的,之前或许有些误会,但本王希望你们能冰释前嫌才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天煞语给波伊丝说着什么,却见波伊丝不时用怨恨的目光盯着龙霄,连连的摇着头,似乎是很不愿意。

    此刻忽然听到血魔“哼”了一声,睁开眼来,沉声对着波伊丝说了两句话,这才见着她一脸委屈的点了点头。

    那枯罗大王用汉语道:“波伊丝,龙公子虽然废了你的内力,但他总算是放了你回来,本王不许你再有任何记恨,他可是本王的贵宾,记住刚才我对你说的话,要好好的伺候龙公子,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再带他到本族的圣地去瞧一瞧。”

    见到波伊丝点头,枯罗大王又道:“你现在就与龙公子去城中歇息吧,本王还有话要与大长老商量。”

    波伊丝行了礼,莲步轻移,转身就向殿处走去,龙霄礼节性的对着那幕帘拱了拱手,便紧随而去。

    到了殿外,他正要靠近与波伊丝说话,只听她压低声音道:“霄弟,小心些,师父不会放心你,一定会派人监视的。”她说了这话,跟着就冷笑着大声道:“姓龙的,听说你的内力也被师父废光了,真是报应,报应啊。”

    龙霄也道:“血凤,你别得意得太早,别忘了我现在是你们大王的贵宾,他可是有事相求,要是把我惹恼了,立马回去在他和你师父面前多上两句嘴,只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波伊丝便板着脸不再说话,让人牵来了两匹马,顺着不知花了多少代人心血才打凿出来的石山之路,向城下走去。

    没多久就到了石城之中,龙霄见这里的男男女女也算不少,面容与逍遥国的人也相差仿佛,但人人精瘦苗条,见不到一名在逍遥国的城池里常常可遇的那种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胖子,甚至没人相互说笑,只是很有规律秩序的各自走着路。街道两边的商铺也不多,里面陈列着的都是一些生活上的必须用品,没有一样可供赏玩把弄的商品,而且更没瞧着什么青楼茶馆之类的娱乐场所,本来还瞧着有一间外面放着酒坛的屋子,应该是间酒肆,但如今却是紧紧关着木门。

    龙霄见到此景,心中顿时一阵郁闷,真不知道这些天煞族的人是怎样过日子的,这些人似乎是毫不知道生活的乐趣,要是让他在这样的地方久呆,只怕是宁愿去早死早超生。但也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天煞族的士兵为什么打起仗来会不要命的原因,一个根本不知道怎么来享受生活的人,对于死亡自然也是毫无畏惧的了。

    波伊丝带着龙霄穿过两条街,到了一个石屋围成的大院外,前面站着几名手持长枪的士兵,波伊丝与龙霄下了马,叫住一人,让他将两匹马牵到后面马棚里去,说道:“这里叫做扎舍,是咱们这里各个部落的首领到都城拜见大王暂住的地方,相当于大明朝的官驿。”

    龙霄点点头,随着她走了进去,却见波伊丝走进院门处一间房里,不一会手中就拿着一把长长的钥匙出来,向最里面走去,打开了其中的一间屋子。

    龙霄走了进去,却见这屋子大是够大,但只在一面墙上凿了一个大孔,作为通风借光之用,而里面的陈设极是简单,屋子中间有一个大木床,旁边是个衣柜,然后有个木架子,上面放了两个金盆,而屋子的最里处隔着一个屏风,想来后面就是一个马桶。

    龙霄见此,又是一阵郁闷,原来这天煞族的贵宾房居然会是这付鸟样,让人实在哭笑不得。

    波伊丝在屋子里向外瞧了瞧,然后关上了门,猛的一头扑入了龙霄的怀中,眼泪止不住刷的一下就流淌在了凝玉般的脸庞上,呜咽着道:“霄弟,你现在被师父抓到咱们族中,内力也被废了,可该怎么办才好?”

    龙霄紧紧的抱住她,微笑着道:“没关系,你刚才不是说这是报应么。”

    波伊丝哭得更厉害了,道:“你明明知道我是故意说给外人听的,在归雁塔的时候我就不再恨你啦,还说这些话来伤我的心。”

    龙霄忙道:“是是,云姐姐,是我错了,该打,该打。”说着就握着她的手向自己身上打去。

    波伊丝怎么舍得打他,将手一缩,抹了抹眼泪道:“霄弟,到了这里,你还是叫我波伊丝好了,这是我在族中的本名,现在听惯了,觉得还真好听。”

    龙霄心中有事,便道:“好,今后我就叫你这个名字,不过现在我有话问你。”

    说着就将她拉到床边并肩而坐,道:“波伊丝,你师父是什么时候出关的。”

    波伊丝这时的脸开始黯淡下来,道:“就在前些天,是枯罗大王亲自去他闭关的地方求了一天一夜,他才出来的。”

    龙霄一惊道:“怎么,血魔的伤还没有恢复?”

    波伊丝摇着头道:“师父上次去闯大明皇宫,不仅内脏伤得非常重,经脉也断了好几条,要是换了别人,早就没命了,但师父还是顽强的活了下来,不过他说过,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上次咱们兵围镇煞关,师父就想出关助大王一臂之力,但正因为太过心急,差点走火入魔,还是血狮与血熊等几位师兄轮流输功给他才没有前功尽弃。”

    龙霄想到上次镇煞关大战时血魔的徒弟只到了三人,自己还在纳闷,却不知是被此事耽搁,但此时他心中更是奇怪,禁不住道:“波伊丝,这不对啊,你师父的武功简直让人不可思议,我想就算是当年皇宫里的那些高手还在,却未必伤得了他啦。”

    波伊丝微微低下了头道:“那是因为师父已经用银针封住了自己的七经八脉。”

    龙霄对武学之道已算是精通,听她这话一说,心中就豁然明白了,要是一名内家高手封住七经八脉,就能将丹田之气在瞬间凝集在一起,内力会提高一倍以上,但这是个饮鸩止渴的方法,每运集一次内力,他的腑脏便会超过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大受其害,就算是一个身体毫无损伤的人也活不过一年,而这血魔本就有伤,只怕更支撑不了多久,怪不得他一有空有闭目养神,自己还以为他是在练什么骇人的内功,原来却是在调抚内脏之伤。

    他一念至此,凝视着波伊丝道:“枯罗大王求了你师父一天一夜,而你师父又甘愿将十年闭关的苦功尽毁,甚至自己的性命也不要,是不是你族中发生什么大事了。”

    波伊丝点点头道:“不错,是非常大的事,事关本族的存亡。”

    龙霄连忙追问道:“是什么大事?”

    波伊丝道:“霄弟,你可知咱们天煞族祖先选的这块生息之地有什么特点?”

    龙霄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给我说说。”

    波伊丝道:“咱们这块地,虽然不及整个大明朝土地的两成,但易守难攻不说,在这块地里,却有四种不同的地貌,除了你见到的北面的森林,就是现在咱们所在的南面石山,而在东西两面,一边是大片草地,另一边则是肥沃的土壤。有了这四块土地,才能让本族不至于灭亡。”

    龙霄心思若电,道:“不错,不错,北面的森林可以伏击大明朝的人,让他们不敢深入,而这里的石山一定有不少的矿产,可以用森林里的木材冶炼出来制造兵器,东面之草地可以放牧,西边之土壤可以种植粮食。果然是样样皆备,真是个好地方。”

    波伊丝道:“霄弟,这就是我天煞族能够侥幸生存下来的原因。”

    龙霄眼光一闪道:“怎么,现在出了什么事啦?”

    波伊丝深深叹息一声,道:“这几块地,过去都是好好的,然而就在今年,先是东面的草地忽然长出一种不知名的小虫,将原本茂盛的草地蚕食了老大的一片,咱们族中的牛羊与马匹被饿死了许多,大家正在无计可施,谁知在西面的庄稼地里也发现了这种虫子,将大家种植的粮食吃得梗破叶残,到了收割的时候,还不足过去的三成。咱们族中的粮食本来只是勉强够吃,好不容易省了些下来,也在前面几次大战中消耗光了,现在族中的粮仓已是空竭,好多地方的人已开始每天只吃一顿饭,再过一段时间,只怕更严重了。”

    龙霄听到此处,这才知道那枯罗大王果然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以天煞族目前的情况,那么是举全族之兵向镇煞关进犯,以夺取那里的粮食与土地,但如今逍遥国在他的打造之下,已是兵强马壮,士气高涨,天煞族军队若是此时前去,粮草又接济不上,只能以卵击石,自取灭亡,那枯罗大王不是傻子,自然不会打这个主意。另一个方法是以自己为人质,要逍遥国的人送些粮食来,但这也是杯水车薪,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自己一但交换回国,血魔又不久便死,天煞族还是一样没救,而第三个法子就是出去寻找能快速击退逍遥国士兵的方法,从而彻底的改变这危险的处境。

    想到这里,龙霄心中顿时有了底气,看来这枯罗大王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自己身上了,那他就多了许多可供活动的空间,而这个空间,很有可能就会将天煞族这个大麻烦从此解决掉。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