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血魔出关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毒誓既破,司马琴入宫已在情理之中,龙霄当天就下旨封她为武贵妃,五日之后进宫。

    到了成婚这天,仪仗规格只比当初接朱芷清与朱芷贞两位公主时略小一些,但也是热闹无比。

    龙霄不想能与她这么顺利的就共接连理,心情极为高兴,晚宴时倒不象过去那样只是应付了事,与百官觥斛交错的喝了个尽兴,这才驾临司马琴所在的怡心宫。

    等他进入洞房,喝退了伺候的宫女,兴致勃勃的倒了两怀酒,来到床榻之前,见到司马琴梳着个百合髻子,微垂着头,眉儿长而细淡,鼻儿直而尖挺,唇儿红而娇鲜,肌色如脂,细腻莹滑,真是花容月貌,眉目如画。而那付含羞带媚的模样儿,那里还能想象得出她曾手握兵权,冒矢顶箭的指挥过千军万马。

    龙霄这一瞧之下,心中更是喜欢,将酒递到她手中道:“琴儿,来,咱们喝了这杯同心酒。”

    司马琴接过酒杯,便站了起来,与他挽手喝了。

    龙霄兴致不减,拿起桌上的酒,又要和她再喝,司马琴瞧着他的神情举止有些恍惚,连忙道:“皇上,你快醉了,可不能喝啦。”

    龙霄一手举杯,一手拉着她的细腕,用已有些生硬的声音道:“这叫做酒……不醉人人自醉,琴……儿,你不知道,朕今天有多高兴,朕想喝酒,喝……光天底下所有的酒。”

    司马琴何尝不是满心欣喜,也不想再去劝他,便道:“好,皇上,既然你想喝酒,臣妾就陪你喝个痛快。”说着就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双手举着道:“皇上,臣妾敬你。”

    龙霄哈哈大笑道:“好啊,这个样子才是我的好……琴儿。”说着仰首就将手中的酒喝下去,司马琴冲着他嫣然一笑,玉手一抬,也喝了个干净,接着又去拿着金壶,将两人的酒杯斟满。

    两人手举不停,眼瞧着满满的一壶酒已是底儿朝天,龙霄还待再叫,司马琴怕伤了他的身子,连忙止住道:“皇上,真的不能再喝啦。”

    龙霄又笑了起来道:“好,好,不……喝了,酒醉啦可……不能洞房。”

    司马琴一听,顿时连耳根子都红起来了,柔声道:“皇上,你……你真的醉了。”

    龙霄喝了酒,闻言倒来了劲儿,高声道:“朕没……醉,洞房有……有什么,这天……天地交泰,为人……之根本,琴儿,朕告诉你……别怕,朕会顾惜你的,别怕……别怕啊。”

    司马琴听他的声音越来越大,门外又有太监宫女们伺候着,真是羞得有个地缝都要钻下去了,担心他再嚷,只得将他往床上拉道:“皇上,皇上,你还是歇息了吧。”

    龙霄哈哈笑道:“好啊好,歇息……就歇息,咱们……咱们谁怕谁。”

    司马琴不去理他,匆匆的给他脱去了外袍,除掉靴子,见他躺上龙凤枕就闭着眼眸似乎睡过去,这才松了口气,又爱又嗔的轻轻在他鼻子上拧了一下,过才自己宽衣解带,只留了一身轻薄的春衣。

    等放下纱罩,司马琴听着龙霄粗重的呼吸,紧张无比,不敢去挨他,所幸这床榻极大,只好离得远远的和身躺下。

    谁知她刚闭上眼,却见着龙霄一个翻身,已将她压在了身下。

    司马琴吃了一惊,睁眼道:“皇上,你不是已经醉了么?”

    龙霄笑嘻嘻的道:“琴儿,别的时候能醉,今天是绝对……不能醉的,否则就太对不住你啦。”

    司马琴慌乱道:“皇上,臣妾……臣妾没有关系,你还是睡了罢。”

    她话音还未落,龙霄已经在开始解她的里衣了,司马琴一时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但很快就露出了雪白而又修长的身子,龙霄是上下其手,只觉这她的肌肤要比朱芷清等人更要富有弹力,想是练过武的缘故,而胸乳之间也发育要成熟些,自己的其他几个老婆的乳房都是那种小巧玲珑,刚够大手盈盈一握的椒乳,而司马琴的乳房却是那种珠圆玉润的球形体,更是令人消魂。

    司马琴的乳房被心上人爱不释手的抚揉着,本来要想挣扎着去推,但一想象朱芷清与朱丹霁这样的人物都经历过了这一遭,自己又如何不能渡过,还是咬咬牙挺过去吧,免得惹得皇上不开心。

    一念至此,司马琴便紧紧闭上了眼眸,任由龙霄在自己清白的娇躯上为所欲为。

    龙霄在司马琴的玉乳上摸捏吮吸了一阵,又去亲吻她的樱桃小嘴,司马琴到此时早就不再设防,微启朱唇,任他将自己柔软的丁香舌含弄一番。

    没一会儿,龙霄浑身发烫,飞快的除尽身上的衣物,重新压在了司马琴身上,双膝分开她两条修长而又富有弹性的大腿,对准那紧闭的玉户,借着酒性,挺着勃然之物就直搠进去,司马琴乍受此袭,只觉下体就如同要裂开一般,顷刻便有液体向外流出,不由得浑身一激,痛呼一声,珠泪已溢出了眼角。

    龙霄听到司马琴的痛呼,酒意顿时惊醒了几分,这才想起她还是处子之身,自己这样粗鲁真是唐突了佳人,连忙停住了身子,不住的向司马琴柔言抚慰,等到她的身子放松,这才斯斯文文的轻抽慢送,只是他酒后性长,真是让司马琴吃足了苦头。

    事毕,龙霄见那验红帕上桃红遍布,比当日朱丹霁也差不了多少,知道她受创甚重,不由大感抱歉,只好温情款款,软语相向,让司马琴稍减痛楚。

    说了大约一个小时的话,两人才相拥而睡,龙霄正迷迷糊糊的睡着,心中不知怎的,“突突”的跳个不停,这样的现象,对他来说还从所未有,不由睁开眼来,向外一翻身,透过轻纱罩,已见到了外面有一个黑影在无声无息的向床榻处走来。

    这个人,龙霄并没有瞧清楚他的面容,但所有的酒意猛的一下全醒了,一种莫名的深深的恐惧霎时间浸入了自己的整个身体,他一向自负勇敢无畏,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变得如此的害怕,如此的毫无信心。

    那黑影似乎已知道龙霄醒了,在离床榻两丈远的距离停下步来,再也一动不动。

    龙霄没有去叫醒司马琴,暗暗将内力运至四肢百骸,注视着那人的一举一动,却见他已从背后缓缓的抽出一柄似刀非刀的兵刃来。

    龙霄见到这兵刃,瞬间已想到这个能令他害怕的人应该是谁了,血魔,一定那个传说中杀人如麻的血魔,这桃源之中,只有血魔才会有这样的本领与气势,能令他感到恐惧,没想到这血魔终于伤愈出关了,而且还选在了自己的大婚之日,他能不知不觉的瞒过自己的耳目,其武功已是让人高深莫测。

    沉默一阵,龙霄忽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只见他抓起一件长袍,骤然赤身向床下一纵,一掌击出,风声呼啸而起,似乎要向血魔当空劈出,然而就在血魔凝神准备接招的那一霎那,龙霄却又蓦地改变了方向,纵身到了屋中窗户之处,见到血魔起身掠至,这才翻窗而出,到了宫殿之上。

    他刚一上屋顶,高声呼了一声:“有刺客,快保护各位皇后皇妃。“

    声音刚落,便见到血魔的身影已然到了房顶,心中更是骇然一惊,施展“仙鹤九变”的轻功,匆匆在空中将长袍穿上,身子却不停向西游走。任他身形是如何的快捷如电,那血魔却是如形附影,总离他在数丈之内。

    龙霄眼瞧到了一处空地,顿时飘然一纵而下,刚一落地,却见血魔又到了身边,匆匆瞥了一眼,却是个面目枯干的老者,猛的一声大喝,便是奋力一掌向他胸前袭去。

    原来刚才龙霄在床上的沉默间想到血魔这种人视人命如草芥,自己又无对付他的把握,要是在屋中争斗起来,将司马琴惊醒,她关心自己,自然要挺身而上,在血魔的天煞刃之下,只怕走不了几招就有香消玉殒之危,他万万不敢冒这个险,只好向西走到离自己的皇后、皇妃们寝宫远一点的地方与血魔放手一博。

    那血魔果然是好生厉害,在龙霄这凝聚全力的一掌之下,居然是不避不让,抢身竟从他排山倒海般的掌力中穿了出来,也不见如何抬手,天煞刃已到了龙霄的咽喉之下。

    龙霄从未见过这么快捷诡异的招式,惊骇之中,匆忙仰身向后一翻,但这么一来,虽然避过了破喉之灾,但他的先机已失,血魔的天煞刃挥展开来,一招快似一招,一招狠似一招,攻的又是他周身的要害,只消中得一招,就能让他命丧当场。

    这数招下来,龙霄已被逼得左支右绌,岌岌可危,浑身冷汗直出,他自从学成武库之学以来,经历的厮杀已数不胜数,当真是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他这时才相信了山外有山这句话,血魔比传说的更为厉害,还好他谨慎小心,没有寝宫里与此人动手,否则司马琴要是起身想来助他一臂之力,在这样狠辣奇快的招式之下,很难走得过两招。

    这时候龙霄才开始后悔不迭,在他刚才的念头中,本来以为纵然是敌不过血魔,以“仙鹤九变”的绝顶轻功也能逃生,是以想先试一试这血魔的武功,不忙叫大内高手前来相助,以免多增伤亡,却不想这血魔的轻功不仅比自己毫不逊色,而且武功不知比他那几个徒儿高出了好多倍,自己根本就无法脱身。

    苦苦的守到三十招,只听得前面一片喧华,已有十来名大内高手闻声赶到,见到龙霄非常危急,高呼着“保护皇上”纷纷呐喊着向血魔围攻而来。

    那血魔见到这些人,枯干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忽然向空中高高跃起,那黑黝黝的天煞刃瞬间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这些光芒向下罩去,只听得惨叫之声响成一片,那十名大内高手几乎是在同一时候倒在了地上,血光一片,竟都在他这一招之下被劈为两段。

    龙霄见到这样超乎人类极限的招式,已是屏住了呼吸,他的脑海电光火石般的想起了司马轻鸥对自己所说的话,血魔最厉害的就是“灭天三式”,而他的双腿也是在血狼的一式之下丢掉的,如今由血魔亲自使出,更是让人惊心动魄,难以置信,实不敢猜测他后面两式如何厉害。

    若是要以住,龙霄瞧着这样的情况必然要冲动的上去与血魔拼死一搏,但他现在的心智已是成熟无比,知道自己万万不是此人之敌,为今之计,只有先行保得性命,再想法对付这个可怕之极的对手了。

    他明白血魔的武功比起过去必然又有精进,已达到了匪夷所思之境,纵是大内高手再多,只怕在他的“灭天三式”之下,也难济于事,当下转身就又向附近的一幢宫殿纵去,这血魔的目标是自己,应该尽量避免让宫中的人碰到他的手中。

    两人身形皆是如风似电,一逃一追之间已出了皇宫,龙霄直向京城之北掠去,那里有一大片茂密的树林,只有借此遁形了。

    半个小时之后,已可以瞧见那片树林了,龙霄咬了咬了牙,全力奔去。

    就在这时,只听得身后一边冷笑,闻得“嗖”然一声,一道寒气袭至,龙霄知道定是血魔识破了自己的用意,将那天煞刃脱手掷来,不得不急急忙忙的侧身一避,脚下却缓了下来,血魔已到了他的身前。

    龙霄见血魔手中的天煞刃已失,正要趁机前攻,却见血魔蓦地举起了右手,五指紧骈,竟是化作了刀形挥斩而来,那手刀之影从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渐渐愈化愈多,寒气逼人之处,却不比天煞刃逊色多少,而每一道寒光都似乎变成了一条条毒龙,象是要择人而噬,又仿佛是九天十地的诸魔受召赶至,张牙舞爪,恶狠狠的向自己扑来。

    龙霄知道这一招必然也是那“灭天三式”之一,但这样的招式他从所未见,根本不知如何抵挡,只好乱挥了两掌,却毫无着用,只闻得“呯”的一声震响,身子倒飞而出,胸前一闷,喉口一甜,已是老大一口鲜血喷出。

    那血魔似乎并不想马上取龙霄的性命,见到他倒在地上,身形一幌而至,伸出手来,在他的丹田周围连拍几掌,顿时将龙霄身上所有的气机击得尽散。

    龙霄此时还有意识,知道自己的武功被人废了,一时真有些万念皆灰,望着血魔枯瘦的面容咬牙切齿的道:“血魔,**你***,有种你把我杀了。”

    血魔听到龙霄的骂声,也不见有怒色,仿佛是他骂的别人一样,只是用深邃冷漠的眼光望着龙霄道:“血凤的内力是你废的吧,你们大明有句话叫做‘以彼之道,还诸彼身。’这也是你的报应。”

    龙霄见他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似乎非常了解大明文化,想起他刚才的招式,绝不是凭着想象所能练成的,应该也是大明朝的武功,然后再以自己族中一些技击之术熔合所成的,不过招式中能有如此大的威力,此人的才智,实在令人生畏。

    龙霄这时渐渐的沉静下来,自己目前是天煞族最大的敌人,而血魔居然只是废了他的内力,这其中就只有一个可能,自己留下来还有利用的价值。

    他知道血魔自然会有安排,因此也不会傻到主动去问,武功既然被废,但他还有思维,还有智慧,司马轻鸥不仅失去了内力,还失去了双腿,他不是活得好好的么,自己岂能就此倒下去,绝不能,一切见机行事便是。

    这时血魔也不再和他说话,抬手先将他的周身穴道封住,然后提起来就走,他的身子又干又枯,提着龙霄这个雄壮的大汉却象是空无一物,走起路来如履平地,毫无缓滞之处。

    黑夜之中也不知这血魔走了多久,就纵身上了京城里的民居屋顶,疾行了没多久,就到了一处四合院飞身而下。

    院子里早就候着两名大汉,见到血魔下来,立刻过来道:“师父,抓住那个狗皇帝了么?”

    听得血魔“嗯”了一声,那两人便从院子的一间房屋里抬出一付棺材来,打开板盖,将龙霄放了进去,跟着又放入石灰、木棉等物。

    龙霄身子不能动弹,只听到血魔问了一句:“都准备好了么?”其中一名大汉便道:“好啦,师父,咱们可以启程回族了。”

    龙霄听了,心中一震,暗道:“原来他们是想我到天煞族去,这下可难得脱身啦,真是遭糕,还不知琴儿她们要急成什么样子。”

    他正想着,却见血魔走了过来,在他脑门上一拂,龙霄顿时双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