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后宫喜事(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龙霄下了一道圣旨,准备了一辆马车,让百名禁军护送她回天煞族,他并没有去相送,只是在坐上龙椅的那一霎那,莫名的向大殿之外眺望了一下,血凤虽然已走,但这个妩媚而又坚强的女人,却在他在心中已烙了一个深深的印迹,再也挥之不去。

    过得几天,龙霄又下诏封碧痕为宁妃,赏芳沁院为其居所,他现在除了皇后之外后宫空虚,封妃是自然不过的事,倒也无人上奏反对。

    到了成婚这天,皇宫里张灯结彩,百官都来拜贺,热闹之处远远超过了与朱丹霁当日在渤州城的婚礼。

    这一顿晚宴十分丰盛,水陆并陈,笙歌迭奏,太监们争相抬坛,宫女们素手添酒,觥斛错杂,欢声笑语,大有盛世的初兆。

    龙霄也不与百官久饮,只略作应酬,便起驾到了芳沁院。

    到了芳沁院的大门之前,碧痕穿着大红袍子领着院中的一众宫女太监已跪在阶前接驾。

    龙霄下得龙辇,将她扶了起来,月色之下,但见碧痕黛绿双娥,额上点着半月鸦黄,盘着个双凤鬟,发鬓之上满插着珠翠玉钗,脸上抹着淡淡的胭脂,唇上点着鲜艳的朱红,少了几分小家碧玉之气,而多了几分富贵雍容。

    挽着碧痕的手,龙霄与她走入院中,却见里面十数间屋,院中花圃假山,一应俱全,也算是清幽怡人。

    进入碧痕的两层寝宫,屋子里处处是红烛高照,彩带飘舞,一派喜气。

    到了二楼的内房之中,龙霄与碧痕同坐在了描金雕凤的大床边,凝视着她娟秀的面容道:“碧痕,你想到过咱们有今日么。”

    碧痕一直任龙霄拉着自己没有说话,这时听到龙霄此语,眼眶一热,香肩抽耸,竟是呜咽起来。

    龙霄见到碧痕雪白的脸上泪珠纵横,伸出宽厚的手轻轻给她擦拭道:“碧痕,你怎么呢?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告诉朕,好不好?”

    碧痕也伸出手来,紧紧的握住龙霄抚在自己脸的手,道:“不,皇上,是臣妾太高兴了,所以忍不住流泪。”

    龙霄点点头,柔声道:“好碧痕,别再哭啦,要是今后朕对你越来越好,你岂不是要哭得更厉害。”

    碧痕的声音果然又有些颤了,道:“皇上,你别说了,再说,臣妾就幸福得要死了。”

    龙霄伸手就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道:“傻瓜,不许说死啊活的那些不吉利的话。”

    两人紧紧的拥抱了一阵,龙霄道:“碧痕,要是你从家里跑出来一直找不到朕,那你会怎么办?”

    碧痕痴痴的道:“继续找你,永远的找下去,皇上,你不知道,从臣妾见你的第一面起,就觉得你和别的男人不同,只想见着你,听着你的声音,我就会开心啦。”

    这种感情,龙霄对君仪也曾有过,自然理解她的心情,微笑道:“那要是你找到朕时,朕在桃源里穷困潦倒,一事无成啦。”

    碧痕道:“这些我在离家出走的时候都想过,真要是上天可怜,让我遇见了你,无论你会变成怎么样,我都会在你身边,给你洗衣做饭,给你生儿育女。”

    龙霄这时心中一片暖意,在她额着上一吻道:“让你这样的才女来给朕洗衣做饭,那还真委屈了你,不过另外一件事,倒中朕的下怀,朕希望你能做好些事”

    碧痕道:“是什么事?”

    龙霄笑道:“刚才你不是说了么,要为朕养儿育女,不如现在咱们就来探讨探讨这个问题。”

    碧痕顿时羞涩难当,不过此事也在所难免,况且自己何尝不想与心上人恩爱缠绵,当下只腆着脸,不再说话。

    龙霄已有好一段时间没与碧痕亲热,此时见她精心打扮之后,比往常更是美丽,已是心痒难耐,匆匆与碧痕喝了交杯酒,就高声吩咐外面的宫女端来金盆香汤,洗了脸脚,脱下外衣,便拥着碧痕上床而去。

    上了床,由碧痕将龙霄的里衣宽了,再将自己的衣裳尽去,两人虽然交合无数,但此时意义不同,更觉情意绵绵,龙霄俯在碧痕身上,先将舌头与她含来吐去,然后微起身子,去瞧她的酥乳,却见娇嫩糯润,只是尖顶之上,那细蕾的颜色已略略有些深了,想是自己素日之功,忍不住以口向她左峰吮去,而用手抚捏她的右乳,只觉柔而弹手,又比过去大了一些。

    前戏良久,龙霄腾身而上,此时碧痕玉谷之中已是一片沼泽,龙霄那物毫不费力的就陷了进去。

    好一番探幽寻胜,约莫半小时左右,碧痕已是两颊微红,双眸紧闭,口鼻气粗,下体渐渐的迎凑上来,龙霄知道她要丢了,又是百余急抽,碧痕终于无法再抗,呻吟之声大作,身子不停收缩,竟似要昏死过去。

    这一夜,龙霄与碧痕三渡云雨,恣意交欢,真是“皇宫无限温柔处,一夜魂消已遍游。”

    只歇息了一天,龙霄又开始处理朝政,司马轻鸥与顾子通两人分工而作,由司马轻鸥负责发展逍遥国的衣食住行诸般福利,而顾子通就负责选拔人才,整理内务,还要协助方靖操练军队,各自是忙得不矣乐乎。

    龙霄此时是一心想对付天煞族,完成一统桃源的大业,但他也深深的知道,逍遥国一两年来经过了数场大战,已是元气大伤,百姓们的生活并没有恢复原状,士兵们的斗志也不是很高,他必须积聚力量,整冶好朝政,让国库与粮仓充足起来,然后毕其功于一役,举全国之力,重军压境,一举消灭这个百世隐患。

    不知不觉,三个月过去,喜讯不断的传来,先是司马轻鸥来报了两个消息,第一个消息是,龙霄从外界带进来的种子己试播成功,不仅亩产增加一倍有余,而且凭借桃源里得天独厚的气候,能够达到一年三熟,如果能够全面,就能够解决了过去这里人多地少,种出的粮食刚好够吃的局面。第二个消息是司马轻鸥根据那台电脑里的资料,招集桃源里的能工巧匠专门成立了探矿营与机械营,如今已是初见成效,正在准备烧制青砖,试着搭建桃源里的第一座砖式房屋,一但成功,便要开始修筑高楼,为日后桃源一统之后的人丁繁荣打下基础。而顾子通也来报,连珠弩的生产也已经恢复,虽然由于那主要的用材“铁根松”十分难寻,生产的速度较为缓慢,但一年之后,最少也能产出一万架出来,用来对付天煞族,也能增加几成胜算。

    这些好消息的不断传来,让龙霄也是振奋无比,在他的软硬兼施之下,过去大明朝留下来那些世袭官员,经他考查不合格的庸官昏官,全部发放俸禄遣回家中提前养老,其子女日后必须与平民百姓一样,通过科考才能进朝为官,现在朝庭之上,大多数是各地推荐来的廉洁有德之人及顾子通选拔上来的新科进士,他已掌握了整个逍遥国绝对的权力。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朝有利的方向发展,他的理想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实现了。

    龙霄心中一直牵挂着朱芷清姐妹的事,见百日已过,就召司马轻鸥到宫中与他商议如何迎娶两位公主的事,司马轻鸥知道女儿这段时间在府中与这两姐妹交情已是不浅,日后必然能得其相助,当下是大力赞同,在确立两人的名份之时,仍然按龙霄原先所想的那样,由朱芷清为东宫之主,但依照旧制,皇后之称唯有一人,朱芷清只能以贵妃之名入主东宫,但司马轻鸥知道威远王当日遗言,对朱丹霁颇有顾忌,更加上对大明朝心存愧欠,极力规劝龙霄另立新制,也封朱芷清为皇后,与朱丹霁平起平坐,共掌后宫。另外还有西宫之主未定,最合适的人选当然是朱芷贞,但她天性娇憨贪玩,不理事务,无法担任,只好封一个皇贵妃罢了,所幸这也是朱芷贞的心愿。

    龙霄对朱芷清一向极为敬爱,当然也不想委屈了她,但如今朱丹霁与自己感情弥笃,温柔体贴之处,也让他深受感动,要是忽然间变了旧制,只怕朱丹霁会伤心难过,一时间犹豫着没有答应。

    谁知司马轻鸥并不死心,回去后邀约了还在朝中的大明旧臣,联名写了要求让朱芷清以皇后之名入主东宫的奏折,这个消息又不知如何传到了民间,二公主美艳贤淑之名桃源之中人人皆知,除了过去的威远王领地,几乎每一个州府都上了万民折,要求立朱芷清为后,而魏建业也来了奏折,上面措辞激烈,写到若是龙霄委屈了二公主,他就要立即辞官而去,终身不再上朝。

    龙霄此时也有心立朱芷清为后,但不知如何向朱丹霁启齿,这天下午,正坐在书桌边对着高高的一叠奏折犯愁,却听到外面刘光义道:“宁妃求见皇上。”

    龙霄听了,心中顿时一动,碧痕与朱丹霁现在不仅同沾他的雨露,而且感情越来越好,平日里自己忙于政事,两人总是腻在一块儿,无话不谈,现在正好在她嘴中掏掏口气。

    随着龙霄叫进之声,碧痕穿着红丝袄儿,下着翠蓝缎子裙,戴着两个玉瓜坠子,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见着龙霄便跪下来请安。

    龙霄连忙拉着她坐在自己的身边,道:“碧痕,你来有什么事么。”

    碧痕这时一脸的沉凝道:“皇上,臣妾刚从皇后娘娘那里来,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听好的还是坏的。”

    龙霄忙道:“先说坏的,皇后怎么啦?”

    碧痕道:“皇后这些天身体不适,胸闷发呕,精神十分委靡。”

    龙霄一听,大吃一惊道:“皇后病了,是什么病?请了太医了么?要不要紧?”

    碧痕期期艾艾的道:“太医说……太医说,皇后得的是……得的是……”

    龙霄顿时着起急来道:“得的是什么,碧痕,你快告诉朕。”

    碧痕不由展颜一笑道:“太医说皇后得的是喜脉,皇上,你说这是不是个好消息。”

    龙霄微微愣了一愣,忽然“啊”的一声大叫起来,抱起碧痕高声道:“你说皇后有身孕啦,是不是?是不是?”

    碧痕见到他欣喜若狂的样子,忙道:“皇上,皇上,快放我下来,你这个样子,让下人们见了,可不怎么好。”

    龙霄那里肯听,抱着碧痕在屋中走了一圈这才放下她来道:“碧痕,这个消息你怎么才来告诉朕。”

    碧痕道:“这可怪不着我,是皇后怕这事情不稳妥,告诉你要是空欢喜一场就不好啦,直到请了三个太医来,说的都是同一个意思,这才放我来的。”

    龙霄点点头道:“行啦,皇后做事向来稳重,我不怪你就是,咱们快到景定宫去。”他一边说着,一边高呼准备龙辇。

    不一会儿,那刘光义就进来禀报龙辇已经备好,龙霄一把拉着碧痕就跟着自己出屋,同坐在宽大的龙辇之中,向朱丹霁的景定宫行去。

    一路之上,龙霄渐渐的冷静下来,心中更是为难,如今皇后有孕,朱芷清之事要如何开口提起,只好暂时压在一边了。

    就在这时,龙霄忽然想起君仪来,她已经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而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孩子已经快两岁了,但她们两母子孤苦零丁的流浪在外,一定是艰难无比,而朱丹霁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是皇子公主,从小就要享尽荣华富贵,百般呵护,浑不知辛苦为何物,这两个世界的人,相差如此之大,想起来就让人心酸,自己唯有寄希望于刘光荣与曾凡能够找到她两母子,并带到自己的父母那里去了。

    在龙霄的内心深处,虽然在这桃源里他己是万民之主,至尊无上的皇帝,但他深深的思念着外面的世界,父母、君仪母子、谢如云、花香芸、柳琬、苏菲菲、张绮、周云娜这些人,甚至自己那个从来没有去过的“腾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他都在惦记着,但是现在桃源还未统一,百姓还未真正的安居乐业,自己又怎能离去啊。

    正想着,已到了景定宫外,龙霄暂时将所有的思绪都埋藏起来,带着碧痕大步的走了进去,景定宫的太监宫女们见到皇上驾到,纷纷伏在地上请安。

    龙霄径直上楼向皇后的内寝房走去,却见朱丹霁鬓若如墨云,脸似明霞,便如西施舞罢慵妆,香晕酡颜,海棠无力,秋波微阖,春黛轻颦,身穿着湖色罗衫,搭着一床大绿牡丹绣被,朦朦胧胧的睡着。

    碧痕正要去叫朱丹霁接驾,龙霄却一挥手,示意她噤声,自己悄悄的在床榻边坐了,望着朱丹霁这付闭月羞花的容貌,想起与她由敌人而至仇人再成夫妻,这一路走来煞是不易,而她与自己成亲之后,无时无刻不在尽心尽力的辅佐自己,关心自己,现在更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这样的女人,他怎舍得有半分伤害。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