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是敌是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见到朱芷贞毫无反应,以为她没有听清楚自己的话,又道:“贞儿,快将你的上衣脱下来。”

    朱芷贞的脸更是涨得通红,用粉拳狠狠的在他身上一捶道:“你……你这人,越来越坏啦,也不瞧瞧现在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龙霄这才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由暗骂真是昏了头,忙道:“贞儿,你别乱想,我只是想看一看你背上那道伤疤还在不在?”

    朱芷贞这才放下心来,想到他这样关心自己,心中一热,不禁嫣然一笑,纤指伸展,便去宽衣,很快就露出一个光滑如玉的香背来。

    龙霄凑过眼去细瞧,见朱芷贞背上的肌肤凝光聚莹,那日在归雁塔下中的刀伤,已完全看不出半分痕迹,一时欣喜若狂道:“贞儿,你的刀伤都好了,连疤都没有。”

    朱芷贞这才缓缓的穿上衣裳道:“我早让司马姐姐来瞧过啦,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说起来她家的那瓶药粉还真是神奇哩。”

    龙霄想着当时朱芷贞中了刀伤,背后的伤处连皮肉都向外翻着,那是比血凤脸上的伤要严重得多,这药粉既然连这样的伤都能将之恢复原状,那血凤脸上的伤痕当然是没问题了,没想到啊,司马家的这玩意儿比外面那些打着高科技招牌的“除痕灵”、“除疤霜”之类的狗皮膏药要强多了,不知配方是些什么,弄到手出去后还能发笔横财。但这念头一起,他就感到羞愧无比,自己都是这桃源里的九五至尊了,什么没有,还想着这些,真是小家子气,小家子气啊。

    朱芷贞也瞧到了龙霄眼中闪烁的喜悦之色,轻轻的偎在他怀中道:“臭小子,我身上有没有疤,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要是我那道疤还在,你是不是就不会喜欢我啦。”

    龙霄听到她叫自己“臭小子”只觉比叫“皇上”听起来舒服多了,又暗骂自己犯贱,忙道:“怎么会啦,我的好贞儿,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喜欢你永远的喜欢你,这叫做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朱芷贞顿时开心无比,笑靥如花的道:“臭小子,瞧来你当了皇帝还算有些长进,都懂得吟诗了,虽然是抄袭别人的。”

    龙霄哈哈一笑道:“说到这吟诗作对什么的,我可不是那块料,只有妙手偶得,借借别人的用了。”

    两人笑了一会儿,朱芷贞忽然扬起头来道:“臭小子,那天我给你说的事,你放在心上没有?”

    龙霄道:“什么事?”

    朱芷贞又在他胸上一捶道:“呸,别给我装糊涂。就是我姐姐的事。”

    龙霄心中一跳,道:“你是说让你姐姐当皇后,可这不行啊,如今这皇后已经定了,丹霁她也做得不错。”

    朱芷贞嘟了嘟嘴道:“丹霁丹霁的,你倒喊得亲热,是不是在皇宫里乐不思蜀,忘了咱们姐妹了,告诉你,我姐姐可是桃源里的第一美人儿,为人又温柔贤淑,天仙般的人物,要嫁你,是便宜了你这个臭小子,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小心咱们姐妹都不理你。”

    龙霄其实对清艳无双的朱芷清也喜欢得紧,若能娶这样的美人儿为妻,真是夫复何求,不过自己既然在朝堂上说了狠话,要遵守礼法,自然不能去违反它,朱芷清这正宫娘娘是做不成了,不过不是说当皇帝可以三宫六院么,还剩东西宫之位应该没有问题,但不知这桃源之类的宫庭制度是怎样的,自己还要找司马轻鸥商量一下才是。

    当下他笑着道:“你姐姐的事我会放在心上的,那你呢,想当什么?”

    朱芷贞道:“我可不想当皇后娘娘,平时要多出许多的烦心事,你就封我个妃子吧,不过也不能太小,让别人瞧不起,就当个皇贵妃罢。”

    龙霄不想她居然毫无野心,又直爽坦言,无半点虚伪之处,心中更是喜欢她,俯下嘴去,就噙住了朱芷贞小巧的樱唇。

    朱芷贞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与他亲热,在他的一吻之下,顿时迷醉,不由伸出了香臂紧紧的挽住了龙霄的脖子,吐绽丁香之舌,送于龙霄之口,任他缠绵交织。

    龙霄只觉口脂弥香,一时忍不住了,就向朱芷贞的胸前摸去,刚触及到那堆软绵绵的物事,只闻得朱芷贞轻轻“嗯”了一声,身子一缩,已躲了开去,红着脸骂了他一句“小色鬼”,便跑了出去,大厅外还候着这么多的人,她可不能在这屋里久呆,否则不免让人瓜田李下的闲言碎语,到时候岂不让人羞死。

    龙霄抹了抹嘴,走出了小屋,坐在木椅之上,就又唤司马轻鸥进来,问他道:“司马丞相,上次你给三公主敷伤的药,还有没有,给朕一瓶,朕有用。”

    司马轻鸥连忙向外道:“琴儿,你去将‘紫阳散’拿一瓶来献给皇上。”

    只听司马琴在大厅外答应了一声,没一阵子就拿了个蓝色的小瓶进来跪着见了礼,这才站起身献给龙霄。

    龙霄看得清楚,这蓝瓶和当日朱芷贞所用的是一模一样,真是欢喜无比,一眼瞥见司马琴正在偷偷的瞧着自己,眼波里既有几分痴情,又有几分忧郁,心中顿时一叹,司马琴如今茅盾重重的心事,他如何不知道,但是不知怎样解决,只有等到自己娶了朱芷清两姐妹再说了。

    他拿着那蓝瓶道:“司马丞相,如果伤口已经结疤,这药敷上去有效没有?”

    司马轻鸥点着头道:“有效,只要将那旧疤撕开,重新将药敷上,三日之后,那新疤脱落,就会让肌肤恢复如初,这‘紫阳散’是我司马家的先人根据神医华陀的秘方,再经过十数代的研究才精制出的,灵验得紧,怎么,皇上,你想将身上的伤疤修复一下么?

    龙霄闻言哈哈大笑道:“司马丞相,你这‘紫阳散’府上还有多少?”

    司马轻鸥道:“这‘紫阳散”其中有一味药叫‘百年蓉’,至少要八九十年才起苞开花,极是希罕,所幸桃源里有一处地方还长了些,不过我司马府三代人才制一次,现在这些还是我爹留下来的,除了皇上手中的,还有四瓶。”

    龙霄一拍手道:“这就是啦,这‘紫阳散’只怕要等司马姑娘年纪大一些了才能制造,还要预防万一,要是敷在朕的身上,那真是暴殄天物了,剩下的那四瓶只怕还不够。”

    两人正说着话,就有人在外面向司马轻鸥禀报已在花厅准备好了宴席,司马轻鸥向龙霄奏请是否进膳,龙霄也不客气,就随着他到了司马府的花厅,朱芷清诸女皆回避不陪。

    龙霄心中还有一件大事,匆匆用完膳,就让司马轻鸥陪着他到了书房,让人去叫司马琴将自己所携带的皮箱拿来。

    过了一阵,司马琴就提着那个大皮箱进来,龙霄让她放在桌上,自己走了过去,按动密码,将箱子打开,首先拿出那台手提电脑来,打开了电源。

    司马轻鸥还没什么,司马琴见到了这般神奇的东西,早就瞪大了美丽的双眼,还好她已见识过龙霄送给朱芷贞的MP3了,还不至于大惊小怪。

    龙霄点开文档,里面的文件已包揽了现代最新的医学、农业、建筑、纺织等等所有的有助于改善逍遥国百姓生存环境的资料,字体也转换成了繁文,对司马琴道:“司马姑娘,朕来教你如何使用这台电脑,从今日起,你找几个信得过口风紧的人,昼夜不停,将这些资料抄写下来,因为这里面的电用不了多久。”

    司马琴虽然不知道这“电”是什么东西,但也知道这怪玩意里面装着外界里先进的技术,连忙点了点头,随着龙霄学起来,她兰心慧质,只操作了几遍,便弄懂了文件的点击打开,但在司马琴的内心深处,对这样神话般的物事已感到了深深的震憾,从此对外界的一切开始神秘向往起来。

    龙霄教会了司马琴使用电脑,又从皮箱里拿出一大包东西道:“司马丞相,这是朕从外界带来的优质粮食与菜蔬的种子,你选一些地方试种一下,然后出去,我想以逍遥国里的气候,再加上这些种子,就是再增加一两倍的百姓,都足够吃了,只是这里的地盘有限,要学会建筑高楼才是。”

    司马轻鸥早就知道他带了这些物事进来,点头道:“皇上,你放心,微臣在外这么多年,岂能白费,在没发病之时,已偷偷学了不少东西,现在正好运用于逍遥国之内。”

    龙霄顿时一拍脑门,大喜过望,道:“好啊,有你这样一个老师,这些事情就容易多啦,司马丞相,你倒瞒得我好紧啊。”

    司马轻鸥含笑道:“微臣不知能不能还回来,而且也不知所学的东西到底管不管用,是以也没提,但如今有皇上这些典籍,微臣参照着来做,想来会有些成效。”

    龙霄想到不久的将来,逍遥国百姓的生活会有质的飞跃,心中也是兴奋不已,见到司马琴仍在不住的摆弄那电脑,便又拿起给朱芷贞准备的那些解毒的针剂对司马琴道:“三公主的毒要请你来解了。”

    司马琴也知道朱芷贞中毒的事,不禁道:“三公主的毒不是解了么,我摸过她的脉像,很正常啊。”

    龙霄苦笑着道:“解是解了些,不过并不彻底,一年之后就要发作。”

    司马琴这段时间来已与朱芷贞交好,急忙道:“那怎么办,你手上的东西是不是解药,要怎么用。”

    龙霄道:“这些东西都咱们外面最好的解毒药,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不过试一试再说。”说着就将针剂的使用法子给司马琴讲了。

    司马琴是武学世家出身,对人体的穴位构造甚熟,龙霄略一指点,便懂得了运用,想起一事,皱着眉道:“皇上,三公主身子娇贵,要是见到这么长的针刺入自己的身体,那还不吓死,臣女恐怕做不了这事。”

    龙霄哈哈一笑道:“她要是醒着,你自然不好做这事,不过要是她在睡梦中被点了穴道呢?”

    司马琴一下子恍悟,也笑了起来道:“好吧,臣女就试试,不知能不能成。”

    龙霄道:“人的臀部没什么血管,你小心些就一定没问题了。”

    他说着这话,又去皮箱里取物,司马琴好奇的凑过去道:“皇上,还有什么东西。”

    这一眼之下,那皮箱中的一物顿时映入眼帘,竟是自己所刺的那“泣血绣”让龙霄好好的放在皮箱一角,心中顿时一热,暗道:“皇上……皇上心中原来一直有我的。”

    龙霄瞧她发愣,将那款掌上游戏拿给她,轻声道:“琴儿,这是送给你的。”说着就教她如何操控。

    司马琴将掌上游戏接在手中,埋首听着龙霄的讲解,眼睛都快红了起来,珠泪欲流,这其中一半是感激,一半却是悔痛。

    在司马府呆了良久,龙霄这才起驾回宫,一路之上,手中都拿着那瓶“紫阳散”,不知怎么,此时的他除了对血凤消除了敌意之外,还多了几分怜惜,多了几分敬意,一心只想让她能够高兴起来。

    回到皇宫,龙霄吩咐龙辇仍在归雁塔下停着,自己走了上去。

    刚一进铁门,就见到血凤从小床之上弹起了身,疾步走到自己身边道:“怎么样,想到法子没有,我的脸能不能冶好。”

    龙霄也不想让她再着急,便点了点头道:“有法子啦,就是这个‘紫阳散’。”说着从怀中掏出了那蓝色的小瓶来。

    血凤将“紫阳散”接在手中,打开木塞瞧了又瞧,抬头望着龙霄,半信半疑的道:“就……就是这个,能冶好我脸上的刀伤。”

    龙霄很肯定的点着头道:“不错,这药的功效我己亲自见到了,它会让你恢复容貌的。”

    血凤也相信这个男人不会骗自己,便道:“这药要怎么用。”

    龙霄柔声道:“云姐姐,你躺到床上去,我来给你弄。”

    血凤一愣,望着龙霄,见到他一脸的真诚与关心,与往日对待自己的神色已大是不同,心中一阵悸动,不再说话,默默的走到小床上躺下。

    龙霄走到她身边道:“云姐姐,你脸上的疤我要给你撕开,你要忍着些痛。”

    血凤闭着眼眸道:“我不怕痛,你来吧。”

    龙霄就伸出手去,慢慢的去撕血凤脸上的伤疤,他下手很轻,生怕将血凤弄痛了,但纵是这样,血凤的伤口处也渐渐渗出了鲜血,脸上的肌肤也止不住的抽搐着,嘴唇咬得紧紧的,竟是在拼命忍受,不肯发出半分痛呼。

    见到血凤这般模样,龙霄对她更是敬佩起来,实想不到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居然有这么大的毅力,在他认识的女孩子中,或许只有司马琴能够略作一比了。

    等将血凤脸上的伤疤全部揭开,龙霄便将那“紫阳散”均匀的撒在了那些血口之处,然后从怀中又拿出了一条香罗丝巾,给她系在了脸上。

    血凤一直等到他做完,这才睁开眼来,站起了身子,深幽的眸子中隐隐有泪花闪烁,但她很快就垂下着头来,不让龙霄瞧到自己的神情,冷冷的道:“姓龙的,你走吧,无论我的容貌是不是能够恢复,废功之仇,我是不会找你报了。”

    龙霄知道她在努力的维护着自己的尊言,他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话说,便道:“云姐姐,你不是明天就想离开皇宫回族么,能不能等到三日之后,我想瞧一瞧你的脸会不会象过去那么美。”

    血凤越听这个男人对自己温柔体贴的话,心中就越是酸楚,只是默然的点了点头,便又重新坐在了床上。

    龙霄出门又那好生嘱咐了看押的士兵不可怠慢血凤,这才走到塔下。

    刚一回到元亨宫的书房坐下,就见到一名老年太监过来向自己跪下道:“奴才刘光义给皇上请安。”

    他抬眼一瞧,却是过去的那个太监总管刘公公,这宫中之事,全是司马轻鸥在给他安排,现在的太监总管姓卢名博林,过去与司马轻鸥交好,这次龙霄兵进皇宫,他也出了不少力,却不知这刘光义也让司马轻鸥留在了自己的身边,便道:“刘公公,你好啊。”

    那刘光义听到龙霄的话,不由将头磕着象搞米一样道:“皇上,你这是想折杀奴才啊,是不是奴才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了皇上,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他一边说着,一边搧起自己的耳光来,竟然非常用力,脸上立刻是又红又肿。

    龙霄对这刘光义并无太大的恶感,只是认为他与昌明皇帝太近,心中有些不舒服,见到他这个样子,心中一软,便道:“好啦,司马丞相既然将你安排到朕这里,必然有他的道理,说罢,你都能做什么?”

    刘光义停下手来,仍然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下道:“奴才最精通的是宫中的礼仪规矩,司马丞相才派奴才来服侍皇上。”

    龙霄心想自己的确需要一名通得规矩的太监在身边提醒,免得闹些笑话出来有损龙威,便点点头道:“行啦,刘公公,你先平身,朕明白了,你就留在朕身边罢。”

    那刘光义这才战战兢兢的起了身,道:“皇上,各地官员送来的奏折奴才已给你放在身旁的桌上了,你是不是要批阅啊。”

    龙霄点点头,侧头见旁边的桌上果然堆满了奏折,便打开去瞧,凡有不懂的地方,就问刘光义,那刘光义在宫中数十年,深知朝中大小官员的名字底细,凡龙霄有问,就祥细回答一番,果然省了不少的心。

    一连几天,新朝初创,政务繁忙无比,将龙霄弄得是头晕脑涨,连皇后那里也没有空去,只是朱丹霁时时的差人来他身边问候。

    一直到第五天下午,龙霄才得了些空闲,惦记着血凤脸上的疤痕,便坐着龙辇又到了归雁塔。

    在进铁门的一霎那,龙霄心中也犹豫了一下,万一血凤脸上的伤还没有恢复,他还真不知如何面对。

    推门而入,见到血凤仍在小床坐着,虽并见着全貌,但头发已梳理得整洁柔顺的披在身后,心中不由一喜。

    就在这时,血凤已转过了头来,却见她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瑶鼻高挺,明眸含媚,脸赛芙蓉,神凝秋水,面上的肌肤和光映雪,那里还瞧得出半点疤痕。

    见到龙霄进屋,血凤也站了起来,虽然没有给他跪下行礼,但脸上已没有了敌意,秀发拖云,身姿婀娜,若风吹杨柳一般,美眸顾盼间,那种天然的媚态,已隐然而显。

    龙霄见到她的模样儿,心中也不觉一跳,嘴中道:“云姐姐,恭喜你的容貌恢复如初啦,好象比过去还要好瞧些。”

    血凤亭亭玉立的站在龙霄的面前,凝视着他,久久没有说话,好半天才幽幽的一叹道:“龙霄,你今日来,明天我就要走了。你答应过我的,还算不算数?”

    龙霄道:“当然算数,云姐姐,你什么时候要走,我都会替你安排。只是我有一个要求,不知你能不能答应?”

    血凤道:“什么要求,你说说瞧。”

    龙霄道:“我只希望咱们两人忘掉过去的仇怨,日后再见面,不要彼此视为仇敌。”

    血凤忽然道:“那你会不会带人进攻我们天煞族?”

    龙霄只得道:“我会。”

    血凤苦苦一笑道:“那我们日后还会成为仇敌。”

    龙霄知道血凤对自己的族人极是忠贞,也不由得深深一叹。

    这时血凤蓦地展颜一笑,霎时间真是满室生春,只听她道:“龙霄,日后咱们还会成为仇人,但今日我想和你好好的喝一杯,就象真正的朋友一样,行不行。”

    龙霄甚是黯然,高声吩咐外面的士兵去好好的弄些酒菜来。

    没多久,就有御膳房的太监送了酒菜来,将屋中那小桌摆得满满的。

    龙霄与血凤坐了上去,饮酒闲聊,就象是好友一般。

    喝了大半壶酒,血凤已是两腮酡红,媚眼如丝,喃喃道:“龙霄,我也有一件事求你,你能做到吗?”

    龙霄道:“你说吧,只要不太份,我都会答应你。”

    血凤道:“我知道,天煞族很有可能就要毁灭在你的手中,到时候你我之间必然是仇深似海,再无可能象今天这样,我想求你,让我好好做一次你的妻子,不许你去想别人,心中只能有我,能做到吗?

    龙霄能够体会到血凤的痛苦与寂寞,凝视着她,缓缓的点了点头。

    血凤顿时媚笑起来,这样的笑是发自内心的,毫无做作,她站了起来,将龙霄一步一步的拉到那小床边坐下,玉臂轻舒,已将身上的衣裳一件一件的剥落在龙霄的眼前,在他面前展现出了一个欺霜赛雪的身子,腰肢细小,双乳浑圆,乳晕是药物染成的嫣红,鲜艳得如玫瑰一般,而尖端细小,但已挺立起来。而在她的双腿之间,茸毛细浓,微微露出了那条鸿沟。

    血凤见到龙霄望着自己成熟的身子,眼神也痴迷起来,又是嫣然一笑,伸出手去,给他宽衣。

    等到龙霄浑身赤裸,血凤便把他推倒在床上,用嘴唇一寸一寸的在他全身亲吻,龙霄闭着目感受着血凤对自己的感情,而当血凤温柔着舔吮着他的下体时,他已是血液奔腾,如此的姿式,只有谢如云曾经让他尝试过,就是血凤上次色诱他时,也没有这样过。

    其实龙霄不知道的是,这吹萧之技血凤虽然经族中之人传授过,但她一向认为肮脏不堪,从来没有用过,但今日她想让龙霄好好的享受,彻底的奉献了自己。

    龙霄只觉自己那话儿在血凤的檀口中已是昂举无比,再也忍不住,翻起身来,就对着血凤双腿峡谷间的玉洞穿刺而去,只觉紧暧无比。

    抽插之间,血凤不住挺身迎合,嘴里不住的叫着龙霄的名字,而龙霄紧紧的抱住她,不停的深入着,他要让血凤知道,自己是喜欢她的,再不会象密室中那样身心不一,只是为了摆脱她的控制。

    这一场缠绵,良久方止,当两人各自穿好衣物,血凤高潮后的红晕犹自未散,但只在龙霄的怀里静静的依偎了一会儿,就推开了他的身子,血凤深深的知道,不能再和这个男人接近下去了,否则自己会一生活在痛苦的思念之中,能完整的做一次这个男人的妻子,那就够了,那就无憾了。明天,她就会告别皇宫,告别这个男人建立的逍遥国,这一别,说不定就是永远。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