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登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当晚便在皇宫里住下,本来过去皇帝的寝宫为天庆宫,但龙霄对昌明是深恶痛绝,不想住在他呆过的地方,而是选择了比天庆宫要略小的元亨宫居住。

    他此时虽未登基,已开始行使皇帝之责,这一晚,他连下三道圣旨,首先一道圣旨便是命欧阳林调安明关五万人马到镇煞关去听从顾子通的调遣,只要天煞族无法进犯,他就能腾出手来冶理朝政。第二道便是安民告示,告知大明所有百姓,从即日起,战乱已定,原来军队中从百姓中强征的士兵全部卸甲归田,与家人团聚,众百姓应各安其业,恢复生息,不必再担心刀兵之苦。第三道圣旨则是给各州府官员的,告之大明气数己尽,新帝即将登基,要他们暂任旧职,务必勤政爱民,清廉无私,日后将按政绩决定其升迁罢免。

    圣旨是由司马轻鸥所书,拿给他盖上大印,当龙霄拿着那玉玺沾了红泥压在了黄绢布,见上面刻的是古体字,但他上次因要接近朱丹霁,倒学了不少知识,依稀辨得是“受命于天,即寿永昌”这八字,而在玉的一角却镶着一小块黄金,忽然想起过去在一本历史书中瞧到过这玉玺的来历。

    原来这玉玺之玉乃是楚人卞和得璞于荆山,献于楚王,而楚王不信其中有玉,将卞和的右脚削断,没多久,卞和再次献璞,楚王还是不信,又削断了他的左脚,最后卞和抱璞而泣,楚王才令人将这璞剖开,果然得到一块绝世的好玉,楚王因感卞和的忠心,便把这玉称为和氏壁,后来六国大统,此玉归得秦始皇,始皇珍爱无比,令人做成玉玺,又令李斯篆了这八字在上面,后来秦灭,传于汉朝之时,王莽篡汉,令其弟入宫取这玉玺,结果被文明太后用此玺扔在他的嘴巴上,牙齿磕掉了好几枚,不过这玉玺摔在地上,有一角从此后就损坏了,还是王莽令人用黄金补镶完整,再之后,王莽为刘秀所灭,建立东汉,这玉玺由汉至晋,由晋至隋,世代相传,被视为国家权力的象征,可是到了元末明初,这玉玺就离奇的失踪了,至今还被外世的历史学家视为不解之迷,却没料到是被建文帝带到桃源里来了,由此可想,这桃源里不知还藏有多少价值连城的东东,如今全部都是属于他的了。

    一念至此,龙霄心中就是一阵兴奋,他并非贪欲敛财之辈,这些东西虽然未必会用,但拥有的心情却是奇爽无比啊。

    司马轻鸥见得他面带微笑的坐着发神,心想此人虽然仁慈善良,但少年得志,难免骄傲自满,自己应该有所劝诫才是,当下道:“皇上,微臣前几日念到《诗.大雅.荡》之时,其中有一名话还不怎么明白,还想向皇上请教。”

    龙霄一听,不由一愣,暗道:“你明明知道我对这些诗词歌赋并不精通,怎地问起我来了。”转念便知他话中有话,言道:“司马大将军,你请说罢。”

    司马轻鸥道:“‘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这话该怎解?”

    这句诗含意并不深晦,龙霄岂不有明白之理,那是说商朝灭亡的教训并不远,就紧连在夏朝之后。知道是司马轻鸥在借这句诗来告诫自己大明朝是如何灭亡的,心中一紧,一脸的肃然的向司马轻鸥一拱手道:“司马大将军提点得是,我明白了。”他暂时不以朕自称,那是还未正式登基,叫起来有些不习惯。

    司马轻鸥见到他惊醒的神情,心下一喜,暗暗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轻鸥总算不负先祖遗愿,所托明主,但愿他能给桃源百姓带来进一步的安宁祥和。”

    既然龙霄已省,他也不再就此多语,便又揖手道:“皇上,你正式登基的日子微臣已经让监天官按天象黄历推算过了,就在半月之后,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龙霄微笑着道:“对这些事我是一窍不通,司马大将军,你们自行定了就是。”

    听到司马轻鸥答应,龙霄又道:“另外我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想让顾先生暂时到京城来与你一道助我冶理朝政,现在我已将安明关的人马调到了前方,再让白云道长坐镇镇煞关,总领兵权,魏建业、赵如风仍然回到边境线上驻防,想那天煞族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司马轻鸥早就对顾子通的名字如雷贯耳了,闻言忙道:“如此正好,轻鸥过去忙于军务,对冶理朝政的事并不很熟悉,顾先生才学过人,皇上正该多听听他的见解。”

    两人聊了一阵朝政之事,龙霄忍不住问道:“司马大将军,三公主现在何处,你告诉他我的事了吗?”

    司马轻鸥道:“三公主正与她姐姐在一起,呆在文德皇帝与昌明皇帝的灵堂里,琴儿也正在相陪,皇上,你要不要去瞧一瞧。”

    龙霄此时不由一叹,他对文德皇帝此人并无恶感,绝无杀他之心,甚至还想将他留在皇宫由两位公主供奉终生,那昌明实在太给自己惹事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朱丹霁过去对他的脸色是领教过了,也不知那两位公主会不会将父亲的死怪罪在他的头上。

    当下点点头道:“也好,司马大将军,咱们这就走吧。”

    说着拍了拍手,就有两名太监进来,将司马轻鸥扶上了轮椅,推着他向外走去。

    两位大明皇帝的灵堂就设昌明皇帝所住天庆宫内,此时已到处撒满了灵钱冥币,系结着绢纸白花,两百多名身着衲衣的僧人正在念着《地藏经》超渡亡灵。

    灵堂分两边而设,昌明与文德各在一边,这个时候,两人平素做人处事的法度就瞧得出来了,昌明皇帝那边是寥寥没多少人,即使在下面跪着的,脸上也漠然得紧,不时东张西望的四处乱瞧,似乎那灵柩里的人和自己全无关系一般。

    而文德这边就不一样了,上百的人伏地跪着,全都脸带悲戚,不时发出呜呜的泣哭之声。

    见到龙霄进来,灵堂里的人都露着惊惧之色,纷纷过来跪倒他的脚下参拜。

    龙霄见状,连忙扬声道:“大家不要惊慌,大明之罪,皆在昌明一人,余者慨不追究,只管放心拜祭便是。”

    他说了这话,见到正对着自己磕头的人群中有二公主与司马琴的身影,连忙去将两人扶起,喝退了其余的人,首先见到朱芷清虽然泪痕未干,对自己却是温情脉脉的含睇而视,心中总算放下心来,这二公主当时身在现场,自然是知道自己当时如何与那大明三杰拼死搏斗欲救众人的。转眸又见司马琴笑靥微开,望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深情与敬慕,便含着笑对她点头示意。

    一时没见到朱芷贞,龙霄问道:“三公主呢,她在那里?”

    朱芷清转过身去,向文德皇帝的灵柩一指道:“在那里,龙大哥,妹妹的心情不怎么好,有什么事,你别见她的气。”

    龙霄点了点头,朝灵柩走去,果然见到了正跪在一边的朱芷贞,便也在她身边蹲下身来,柔声道:“贞儿,你别太伤心了,小心自己的身子。”此时在他的心中,对朱芷贞的感情其实还在众女之上,这个刁蛮而又尊贵的公主,不嫌自己的身份低微,是桃源里第一个与他相好的女孩儿,虽然有时候要施一点小性子,但对他却是痴情无比,这一点,自己岂能相忘。

    若是在平时,朱芷贞见到他,老远就要跑过来说话,而如今龙霄主动发言,却见她将一张淡若梨花的脸绷得紧紧的,并不理他。

    龙霄想到朱芷贞身上的毒,伸手就向她右腕摸去。

    还未触及肌肤,就瞧着朱芷贞将手腕一甩,瞪着凤眸,娇声道:“你走开,我不想理你。”

    如果朱芷贞一直不言不语,龙霄还会着急,而现在一听这话,顿时放下心来,按他的经验,女孩子要是还能说出“我不想理你”此类的话,那就表明事情还有转机,还没到最在严重的地步。

    龙霄暂时也不去摸她的脉,微笑着道:“贞儿,这些日子闷坏你了,想我想得厉不厉害?”

    朱芷贞忍不住道:“想你,我想你想得要……”那个“死”字终于没有说出口,又冷冷道:“皇上,要不要民妇给你三拜九叩啊。”

    龙霄道:“贞儿,你先不要生气,听我解释好不好?”

    朱芷贞性格直率,既然开了口,便再也停不下来,高声道:“听你解释,好,我问你,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你为什么都不说要造我父皇与皇兄的反,要灭了咱们大明,自己改朝换代当皇帝。”

    龙霄叹了口气道:“贞儿,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一是怕你为我担心,二是你皇兄要是能够幡然省悟,关爱百姓,我也未必会走这一步,贞儿,你姐姐难道没把你父皇死的经过讲给你听么,你想一想,你有那么一个哥哥当皇帝,就算是我不反对他,自然也会有别的人揭竿而起。不过你放心,你父皇虽然不在了,但我永远在你的身边,照顾你,保护你,还是那个和你亲亲热热的臭小子。”

    朱芷贞听他这样温暖的话语,眼泪不由从长长的睫毛下大滴大滴的落在地上,跟着身子一软,已倒在了龙霄的怀中,呜咽道:“臭小子。臭小子,今后不许你再欺负我。”

    龙霄此时心中也是一片柔情,抱着她的身子不住的抚慰着,却不知就在不远处,朱芷清与司马琴皆在默默的注视着两人,朱芷清见龙霄对妹妹有情有意,心中自然高兴,她内心早就打定主意非龙霄不嫁,而今龙霄就要成为桃源里的帝王,三宫六院之中,自己任占其一已是心满意足,不会计较什么名份。而司马琴的心里却是苦涩无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就要发那么个毒誓,弄得现在是进退维谷,不知如何自处。

    朱芷贞在龙霄怀里哭了一阵,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心中又是一气,便要象过去一样,伸手去捏龙霄的耳朵,但她终是能识大体的姑娘,思及心上人要不了多久就会登基称帝,自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去扭他的耳朵大是不妥,便将纤手改变了方向,在他胸口上猛的一捶道:“臭小子,你是不是娶了玉容郡主当老婆啦,是不是。”她今年已满十七岁,朱丹霁本来大她一轮,算下来应是她的堂姐,而且过去朝庭举行盛典之时,她们姐妹俩与朱丹霁也见过几次面,相处还算融洽,但威远王举兵逼得父皇将帝位匆匆传给皇兄,深为朱芷贞忌恨,是以对位堂姐也有了敌意。

    龙霄听她的口气不对,以为是怪自己与她认识在前,却与别人先成了亲,便道:“我的确与玉容郡主成了婚,不过当时领地里动荡不堪,我也是为了稳定大局才与郡主成了夫妇,不过丹霁为人善良贤淑,多才多艺,你们应该能聊在一块的。”

    朱芷贞咬了咬唇道:“好,既然你说事出有因,我也不再怪你,不过有一件事你得答应我。”

    龙霄道:“好啊,你说说瞧。”

    朱芷贞道:“你这臭小子要当皇帝了,自然少不了要立一个皇后,我……我不许你立朱丹霁为后。”

    龙霄一听,不由大是为难道:“这个……这个……”

    朱芷贞以为他认定自己想当皇后,连忙道:“你是怕我娇蛮任性,不配当母仪桃源的皇后,告诉你,我才不希罕哩,这个皇后要做,也只有我姐姐能做,论到善良贤淑,多才多艺,难道只有她朱丹霁能行,你告诉我,我姐姐那一点会输给她?”

    龙霄不防她忽然提出自己与二公主的事来,心中顿时一跳,不禁道:“上次你不是还叫我帮二公主找那个吴明么,现在怎地说出这样的话来。”

    朱芷贞忍不住在他的腿上一掐,恨恨道:“龙霄就是吴明,吴明就是龙霄,你以为瞒得住我,告诉你,司马姐姐什么都告诉我啦,只是姐姐明明知道了真像,怕我难过,也瞒着我,她……她好可怜,你这个花心萝卜,骗子,大骗子。”

    见到龙霄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朱芷贞将脸色转柔,口气一缓道:“臭小子,这事要是你答应了我,我就什么都原谅你,好不好,好不好。”

    此事真是让龙霄难以回答,只得道:“贞儿,过几日我就要登基,可还与你姐姐并未成婚,这皇后之职又不能虚悬,此事恐怕只有从长计议了。”

    朱芷贞也是皇族儿女,自然知道按礼制新皇帝一但登基,其正妻必然会立为皇后,不由大是懊恼,可也别无他法,总不可能让自己与姐姐在这短时间之内嫁给他吧。

    龙霄见到朱芷贞已开始与自己说话,那是不用操心了,担心她再提出什么古怪刁钻的要求来,借口有事,便带着司马轻鸥走了出去。

    数日之后,由于新帝要吉日登基,由监天官择日将文德与昌明两代皇帝厚葬于京城西郊的皇陵,龙霄领了全京城的文武百官前去相送吊祭。

    葬了明帝之后,龙霄开始沐浴斋戒,在登基前三天,坐着龙辇,打着宝盖,由数千禁军开道,前往京城东面五十里外的朝阳峰拜天祈福,一路真是兵戈映日,旌旗遮天,丝竹齐鸣,浩浩荡荡,沿途百姓,全部来参见新帝。

    正式登基这天,龙霄头戴冲天冠,身穿九龙赭黄袍,足踏云头绣口无忧履,在百官的拥戴之下,在钟乐声中缓缓的登上广德宫的皇帝宝座,接受百官三拜九叩的高呼万岁。

    朝堂之上,龙霄叫人宣诏定国,国名为逍遥国,皇帝为大逍遥皇帝,皇后为端熙皇后,官制不再遵循明制,设左右二相,分别为顾子通与司马轻鸥,总管朝政,另设兵马大元帅一职,由方靖担任,总管军务,其下再设四部,大司徒主财赋、大司寇主刑杀、大司空主水土工利、大宗伯主礼乐教化、余下按各部所需细置。而在这些官职之外,另设监察御使一职,不属二相及四部,直接由自己管辖。白云道长、魏建业、赵如风、欧阳林等有功将领皆封为一品大将军,另有重金厚赏。

    封赏完毕,其余新行规制改日再宣,当下就在广德宫大宴群臣,一时间,宫殿之上袅袅婷婷的涌上来数十名宫女,蛾眉螓首,含娇带媚,在琵琶笙管之音中曼舞清歌,如繁花绽于当庭。而各官桌上所列,全是桃源里罕有的珍馐百味,金杯里玉液清香,玉盘中琼浆潋滟,这一顿盛宴,只让龙霄暗暗摇头,觉得似乎太过奢侈。

    而就在这时,百官们纷纷到龙霄的丹墀之下向他敬酒恭祝,真是谀语如潮,谄言似云,龙霄在龙庭之上听得是嘻嘻哈哈,大笑不止,酒是喝了一杯又一杯,心中却清醒的知道,新朝虽创,但要想彻底的整治掉大明朝遗留下来的旧习,却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成。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