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明皇之死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见事情紧急,匆匆对已赶到身边的白云道长及赵如风道:“你们快叫人将附近宫殿里所有的被褥都抱来铺到地上。”

    说着这话,他已冲天而起,越过了那道火墙,刚到上空,便觉得一阵让人窒息的炙热,所幸现在还只是那些松油在燃烧,柴木只被引燃了一小部分,倒也可以让他勉强通过。

    龙霄施展“仙鹤九变”,身子在空中一折,已落在了通向拜月台的中段石级之上,正要再跃,却见高台之上冲出三道人影来,他瞧得清楚,正是与自己在皇宫后花园交过手的那大明三杰,记得当时闯皇宫救朱芷贞之时,司马轻鸥曾给他说过,这三人分别是‘化雷神掌’方威,‘醉仙剑’赵三狂,‘夺命腿’郑成,各自身负绝学,乃是大明朝不可多见的一流高手。

    要是在平时,龙霄绝不会怕这三人,可现在见到这三人挡道,不禁暗暗叫苦,这大火越燃越大,浓烟也渐渐起来,再过一阵子,当高台上的空气被焚烧干净,上面的人首先便要窒息而死。

    最先向他攻到的是那“夺命腿”郑成,只见他跃在空中,双腿连环踢出,腿还未至,劲风先到,龙霄劈出一掌,顿时拍在他的右小腿上,掌腿相交,龙霄的手竟然一震,未能将此人击退,只见他在空中翻出一个筯斗,已稳稳的落在了龙霄身前,右腿又向他腰间扫去。

    两人正拆着招,几乎同一时间,又有两人蹿到了他的眼前,一个用掌,翻飞如电,隐隐挟着风雷之声,一人用剑,脚步虚浮,双眸似闭非闭,但长剑呑吐,变化多端,正是那“风雷神掌”方威与“醉仙剑”赵三狂。

    这三人并排而立,刚好将通往拜月台的石级封死,这腿、掌、剑三种不同的招式疾如暴风骤雨般的向他攻来。

    龙霄此时用一套威猛无俦的“少林伏魔拳”与三人对攻,拳风纵横,呼啸刺耳,将三人的衣裳卷得猎猎生响,但这几人一时并不相退半步。

    龙霄感觉到背后的热度越来越高,隔着衣裳,身上也被热烟薰得生痛,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燃烧起来,心中更是着急,但三人武功皆是一流,又是居高临下,要在短时间之内将几人击败,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此时昌明皇帝见到龙霄想往上冲,哈哈的狂笑着,抽出腰间的长剑,将朱芷清的娇躯一把抓住,推到了高台之边,嘶声道:“龙霄,你这个反贼,以为攻进了皇宫就能安安心心的当皇帝了,哈哈,朕偏不会让你称心如意,朕要让你眼睁睁的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葬身火海,变成一团焦炭,瞧你还高不高兴得起来。”

    龙霄目眦俱裂,一边与那大明三杰激烈的对攻,一边道:“昌明,你敢。”

    昌明皇帝见到龙霄焦燥无比的样子,心中更是得意,大笑道:“朕不敢,你说朕不敢,朕死都不怕,有什么事不敢做的。”

    他说着这话,就要把朱芷清堆到台下的火海之中,这时文德皇帝从人群中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指着昌明道:“皇儿,你要咱们这些人一起焚身殉国也还罢了,可你不能亲自推清儿下去,她是你的亲妹妹啊。”

    昌明皇帝气急败坏的道:“亲妹妹,这贱人悄悄的和反贼私通,那里还把我这个做皇帝的哥哥放在眼里,朕没有这个妹妹。父皇,这就是你教出来的两个好女儿,全都是贱人,无耻的贱人。”

    文德皇帝心中最喜欢二公主,气得浑身颤抖,就要去拉朱芷清,不由与昌明皇帝推揉起来,没想到那昌明皇帝此时已是丧心病狂的到了极限,忽然挥动手中的长剑,照着文德皇帝的心窝就刺了进入。只见一道血光飞溅,文德皇帝哼了一声便软软的躺倒在地上,无数的嫔妃都尖叫起来,朱芷清发出了一声惨叫就要扑向文德皇帝,却被昌明皇帝死死的拉住,又要将她向台下推。

    龙霄此时无法脱身,眼瞧着朱芷清已无幸理,正在这生死关头,高台边忽然又冲出一个女人来,尖声叫着,将昌明皇帝紧紧的抱住扭打在一起,昌明皇帝手中一松,朱芷清已挣脱了开去。

    龙霄虽然与大明三杰相搏,但可以清楚的见到高台边的情况,见到这个女人披头散发,一身血污,似乎被人残酷的鞭打过,但身形象煞了一个人,便是那血凤,他听说此女被昌明皇帝逼奸未成,被关进了地牢,却不想被折磨成了这付模样。

    看了一阵,龙霄已能完全确定这个女人果然就是血凤,只见她出手衰弱至极,似乎是多日没有进食,所有的招式都无法施全,只是与昌明不住的抓扯嘶咬着,状态也近疯癫,弄得昌明一时手忙脚乱,长剑刚要递出,却被她抵头一口咬在了右腕之上,那剑顿时“叮当”一声落在台上。

    这时台下的火已是越烧越大,龙霄的背后一片衣裳已被烤燃,发出了阵阵糊臭,正在危急之时,他忽然见到那“醉仙剑”赵三狂的身子被烟薰到,微微的向后缩了一缩,这个小小的举动,落在别人的眼中或许并不觉得怎样,但此时的龙霄可以说是身经百战,阅历极丰,心中顿时想道:“如果此人真的决心以身殉主,应该无畏无惧才是,他这般举动,虽然是个下意识的动作,但那就证明在他的心中还有求生之意,唯今之计,只有说动此人才能有所转机。”

    当下龙霄呼呼劈出数掌,让三人暂时不敢逼近,一边道:“昌明皇帝残暴冷酷,乱伦宫闱,人神共愤,各位都是一方俊杰,又何必陪他送命。”

    只听到那“风雷神掌”方威道:“反贼,我三兄弟当年净身之时就发过重誓,一生忠于大明,生死共存,如今大明将亡,也是我三兄弟殉难之时。”

    龙霄道:“当年对你们有恩的是文德皇帝,现在他被昌明杀了,难道你还要保他。”

    方威刚才已听到高台上众多嫔妃发出的尖叫,虽然没有回头,但也知道出现了什么令人惊骇的状况,咬着牙道:“昌明皇帝再是不对,但他终是大明的天子,又有骨气以身殉国,不做亡国之奴,咱们做臣子的岂能负他。”

    龙霄暗骂他愚不可及,又道:“好,既然你们也知道我要做皇帝,我现在就给你们一道圣旨,要是你们三人之中有谁肯归顺于我,联手杀了旁边的人,高官厚禄,美女金钱,任你们挑选,绝不会失言,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可要好生想想,做一个有权有势的人,自然比做一个浑身焦黑的鬼来得痛快。”

    那方威听他这么说,就一阵大笑道:“反贼,我兄弟三人义结金兰,同生共死,岂能让你挑拔成功。”

    他这话刚落,就闻到那“醉仙剑”赵三狂高呼了一声:“方大哥,对不起了。”长剑一转,向身边横削而去。那方威正全力向龙霄进攻,那里会想到相交了数十年金兰兄弟会倒戈相向,并向自己偷袭,全然不防,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赵三狂的剑拦腰斩断,两截身子落地,血水霎时间流满了整个石级。

    那“夺命腿”郑成见到赵三狂居然向结义大哥下手,眼睛中就要浸出血来,厉声道:“畜生,畜生,贪生怕死的畜生,你难道忘了咱们结拜时发过的誓么。”

    说着也不来理龙霄,飞起一腿就向赵三狂的咙部戳去。

    赵三狂也有些心虚,一边躲避一边道:“你们两人自作主张的愿意为大明殉国,可是问过我了么,我不过刚满不惑之年,还有大把的光阴可以享受,不想陪着你们一起死,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我没有错,没有错。”

    龙霄虽然鄙夷这赵三狂的为人,但既然话出了口,自然不会失言,出手助他攻击郑成,那郑成此时心神已乱,在两人的夹攻之下,不出数招,已是左支右绌,见到赵三狂出剑刺向自己的左腿,连忙向空中一跃,刚离地数尺,却听得龙霄大喝一声,双臂齐出,与他四掌相交,顿时将这郑成震出了石级之外,落了了火海之中,他发出了一阵凄惨的叫声,在大火中动得几下,便化成一堆焦炭。

    龙霄解决掉郑成,也不去管赵三狂,立即便向高台之上跃去。

    那赵三狂见到郑万的死状,也是心惊胆战,一心要脱离这火海,见前面那火焰的高度,估计能一跃而过,便提足内力,猛的向下一蹬,身子已高高跃起,刚好能越过那火焰。

    但他也真是惊惶失措,神昏智迷,虽然算到了身子能够越过那火焰,但是却忘了那火焰之上也是炙热无比,若是他能再纵高丈余,还能勉强通过,而这般的堪堪越过火苗,一股钻心刺骨的疼痛顿时传入全身,他心中提的那口气立时泄了,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微斜着坠到熊熊燃烧着的柴堆之中,霎时变成了一个火人,惨叫了一阵,似乎想挣扎着往下面爬,但很快就不动了。

    这时龙霄刚掠上高台,听到惨呼,回头望见赵三狂的情状,心中顿时浮现起一句话来“上天有耳,报应不爽。”这三人结义时曾有同生共死的誓言,不想在今日应了誓。

    只叹息了一声,龙霄就回过了头去,见到血凤正与昌明皇帝在地下翻滚扭打着,而血凤身子极是虚弱,越来越没有力道,眼瞧着昌明皇帝便占了上风,一把推开血凤,站了起来,就要去拣那柄落在地上的长剑。

    龙霄此时岂能让他得趁,走过去一脚便把那剑踢飞。

    昌明皇帝见到龙霄,根本就忘了双方力量的悬殊,厉声叫着,疯狗一样向龙霄扑来,还能到得跟前,只见得龙霄一幌身子,已抓住了他的胸口,就想将他举起来扔入高台下的火堆中,但就在这时,忽然想到建文帝遗诏里有不得伤害朱氏子孙的性命的话,龙霄不由又松开了手。

    便在此刻,忽然见到血光蓦溅,一柄剑尖从昌明皇帝的胸口透了出来,昌明皇帝回过头去,见正是血凤,指着她只骂了一声“你这贼……人。”便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龙霄见这时高台之上的数十人都被浓烟薰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心中牵挂着朱芷清的安危,暂时不去管血凤,大步走到文德皇帝尸体身边,见朱芷清已闭着双眸人事不醒,也不知是哭晕的还是薰晕的,便把她抱了起来,走到高台边,见白云道长等人早就将下面铺了厚厚一层床褥,纵声道:“道长,我将二公主扔下来了,你准备好没有?”

    只听得白云道长也高声道:“王爷,准备好了,你扔人下来罢。”

    龙霄也不再耽搁,将朱芷清瘦弱的身子对着那些床褥的方向扔去,只见快坠到地面,白云道长出掌横里一推,她就稳稳的落在了床褥之上。

    龙霄见朱芷清已脱离险境,心中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一眼瞥到血凤正坐在地上发愣,心想她还有知觉,并无大碍,便去将那些倒在地上的嫔妃皇子们一个一个的如法炮制的扔了下去。

    眼瞧着所有的人都扔光了,台下的火苗子也开始蹿了上来,龙霄胸口觉得一阵阵的难受,便去拉血凤,想把她扔下去。

    谁知刚一抓住血凤的衣裳,却听到她凄厉的叫道:“姓龙的,你跟我滚开,滚开,我不要你救。”她一边叫着,一边想要挣脱龙霄的手掌。

    就在这个时候,龙霄才瞧见血凤原本无比妩媚艳丽的脸上已多了数道尚未完全结疤的血痕,似乎是被人用利物故意划伤的,纵横交错,显得甚是狰狞,不由得一愣。

    血凤也瞧见了龙霄的眼神,不由惨笑着道:“姓龙的,现在你高兴了吧,我再也没有姿色做奸细了,你也再也不用顾忌我了,你知不知道,这个样子我自己也觉得讨厌,早就不想活了。”

    龙霄道:“那你为什么要救二公主?”

    血凤道:“姓龙的,我知道二公主是你的相好,可你用不着感谢我,是昌明这个狗贼将我的脸划成这个样子的,我恨他,凡是他想害的人,我都要救。”

    龙霄见到血凤这付惨状,想起过去两人在密室里旖旎缠绵的情景,知道她对自己的容貌一向极是自负,如今娇容被毁,对这个女子来说的确是个天大的打击,又想到她宁愿遭此大难,却不愿屈从昌明皇帝做出乱伦之事,也是令人敬佩,瞧来天煞族的人在某些观念上与大明朝的人还是一致啊。

    瞧着血凤挣扎,龙霄伸出手便点了她的穴道,让她暂时昏迷,这才站在高台边,招呼了白云道长一声,将血凤扔了下去。

    等到高台上再无活人,龙霄又将文德、昌明两父子的尸首扔下,无论怎么说,这两人都是建文帝的嫡系子孙,要好好的厚葬才是。

    一切妥当,龙霄这才施展着“仙鹤九变”的轻功从高台上一纵而下,身子飘飘忽忽的在空中五折之后,稳稳的落在了地面。

    一到地上,龙霄就指挥下面的士兵们开始对已被浓烟薰得昏迷的嫔妃皇子施救,自己却走到了朱芷清的身前,蹲下身子抱着她,出掌对着她“心俞穴”渡过一股真气。

    没一会儿,便听到朱芷清的檀口中轻轻的咳嗽着,喃喃的叫了两声“父皇,父皇”幽幽的醒转过来,一睁眼见到龙霄,连忙紧紧的抓着他道:“龙大哥,你本领最大,能不能救救我父皇,我求求你了。”

    龙霄见到她悲伤的样子也觉心酸,但对所求之事却是爱莫能助,不由一脸黯然的摇了摇头,朱芷清瞧到他的反应,心中也意识到父亲已再无生机,便又在龙霄怀中嘤嘤的啜泣起来,而龙霄只能紧紧抱住她,不时抚着她的背心。

    正在这时,前面宫殿处涌出一大簇衣着光鲜的人马来,当头的是一辆马车。龙霄心知有事,便将朱芷清扶了起来站着,自己却迎了上去。

    这些人马到了龙霄跟前不远就停了下来,马上的人纷纷跃到了地上,全部是适才在应天府城外迎接他的那些大明文武官员。

    不一会儿,就见司马轻鸥坐着轮椅让人抬下车来,而就在他的身后又钻出了三个太监,领头的却是那刘公公,而他后面的是两名小太监,一人手捧着皇冠、龙袍,一人手中捧着传国玉玺。

    司马轻鸥在轮椅上大声道:“大明朝气数已尽,臣司马轻鸥奉建文先祖之命愿尊龙霄为桃源新帝,现有龙袍、玉玺在此,还望新帝收纳。”

    龙霄知道此事已水到渠成,也不故意假惺惺的去推委,伸手将那龙袍与玉玺托在了双手之中,这时司马轻鸥从轮椅上用手爬到了地上,跪下道:“微臣司马轻鸥叩见万岁,万岁,万万岁。”

    司马轻鸥这么一做,在他身后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大声:“微臣等叩见万岁,万岁,万万岁。”

    龙霄见到这些人对自己三拜九叩,心中顿时油然涌起睥睨天下,傲视群雄的万丈豪情,大地就在脚下,国权就在手中,千万黎民,俯仰鼻息,生杀予夺,试问当今之世,还有谁能有机缘做到?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