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大婚(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听到朱丹霁主动提及成亲的事,也不由得一愣,但脑海飞掠,已明白了她的用意,点了点头,朱丹霁与他的眸光一对视,脸上顿时一热,连忙转了脸去。

    接下来龙霄就令人将万信海的尸首抬着随自己与朱丹霁下了山,到了山前,望着人头攒动,刀光闪耀的大明官兵,他运足内力纵声道:“大明官兵听仔细了,张世忠无视军规,强抢民女,打死无辜百姓,终至激起民变,死有余辜,现闹事之首万信海已经认罪伏法,当场自刎,余者百姓皆是受此人蛊惑而对抗本军,其罪可恕,现本大将军下令,赦免山上众百姓之罪,全数返家,各务农商,若有再行闹事者,必斩不饶。”

    他说完这话,就带着朱丹霁向军中走去,命令大军折回翼州城,修整一日后,仍返渤州。

    那安平将军蒋邦昌是鼓足了劲儿而来,见事情就这么草草的了结,心下不由大是失望,见到龙霄上了马,立即奔了过去道:“大将军,这些百姓杀了咱们不少的人,难道就这么算了。”

    龙霄将眼向他一射,厉声道:“蒋将军,你既然也说他们是百姓,自然也听说过官逼民反这句话了,百姓们敢拿着锄头钉耙与官兵对抗,其中绝不会是无缘无故,定然也有咱们做得不对的地方,我问你,你是否认为张世忠的所作所为并无过错,大明官兵杀的百姓越多越好,或者是本大将军处事不公。”

    蒋邦昌见他的眼睛中充满了威煞之气,心中顿时骇了一跳,连忙道:“不是,不是,张将军违反军令,强抢民女,的确是大大的不该,末将一时失言,还望大将军见恕。”

    龙霄听到他这话,不由将语气一缓道:“蒋将军,你想一想,要是咱们大明官兵对百姓们嗜血太多,那和那些天煞族的恶贼又有什么区别,而领地里的其他百姓也会视我们为仇寇,今天反了翼州,明天反了宁州,后天连渤州也反了,咱们能将领地里的两三百万百姓全部杀光吗?咱们是不是要将他们的儿子女儿又变成另一个天煞族啊?”

    蒋邦昌闻听这样的话,只觉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一拱手,诚挚无比的道:“大将军高瞻远瞩,末将受教了,日后一定约束部下,不让他们再与百姓们为敌。”

    龙霄道:“蒋将军,我正要给你说此事,翼州城的大明官兵与百姓们积怨已深,虽然咱们有所军令,但难免有些摩擦,只怕再成大患,因此我想将你们全部调到锦州驻防,由你任太守之职,不知意下如何?”

    蒋邦昌此时已知龙霄的心意,再者又升了官职,那里有不愿意的,忙揖手道:“多谢大将军提携,末将遵命。”

    龙霄点点头道:“你到了锦州,也要记住我今日给你说的话,勤政施德,爱民如子才是。”

    蒋邦昌急忙恭声答应,纵马随队回返,心中却是暗忖:“此人的为人传言极多,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要说他是个大恶贼,真是让人无法再去相信。”

    数万大军回到翼州,龙霄不想再去扰民,便令全军在城外扎营。

    第二天一早,军队开拔回渤州府,龙霄并不随军而回,而是带着朱丹霁与碧痕入了城。

    而此时蒋邦昌也在调集军队向锦州出发,听到龙霄进城,连忙过来参见,龙霄对他嘱咐了几句,就到了张世忠过去住的翼州太守府,此时除了些家仆婢女,再无一兵一卒留在其中。

    龙霄知道昨日在瑞阳山道观里那些威远王的旧将都到了翼州城,定会时刻注意着城中的动静,自己三人必然早就给盯住了,是以带着朱丹霁与碧痕直向太守府的大堂而去。

    刚坐定没多久,果然便瞧到一群人匆匆的奔行到了堂上,一见龙霄与朱丹霁,全都跪下来请安。

    龙霄让这些人站起来,各自坐在堂下的座椅上,环视了一圈道:“诸位,如今翼州府的大明官兵己全部撤出,但政务方面却不可无人接管,还望大家推举出一名德高望重的人出来主持大局。”

    这时堂下座椅上站起一人来道:“禀逍遥王爷,郡主,咱们大家昨晚都商议过了,这治理府政,恢复民生,做武将的可不成,因此决定推举本城五柳书院的刘永泰刘先生暂任本府太守,肯请俯允。”

    龙霄道:“很好,做先生本来讲究的便是传艺授德,又是经过大家的商议推举,自然不会有错,但不知这位刘先生今日可在堂前。”

    他这话刚落,坐下又站起一人来,向龙霄与朱丹霁各行一礼道:“布衣人刘永泰见过王爷,郡主。”

    龙霄放眸瞧去,却见这刘永泰五十多岁的年纪,发鬓花白,面容清癯,长身而立,举止间显得不卑不亢,甚是沉稳,心下便有几分喜欢,和言悦色的道:“刘先生,你可愿意当这个翼州太守。”

    那刘永泰又是一揖,正色道:“回王爷,《吕氏春秋》有云‘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臣下愿毛遂自荐,做一做这翼州太守。”

    龙霄见此人说话甚是自信,更是高兴,正要说话,却见朱丹霁站起身来,对着刘永泰祍裣一福,一脸敬意的道:“刘先生,家父曾经三次邀你为官,准备委你重任,都被你以天性喜欢清寂而婉言相拒,而今先生为了翼州百姓,不厌烦锁,甘任重职,本郡真是敬佩无比。”

    刘永泰见郡主居然向自己行礼,连忙拜倒在地道:“贤者之道,在于弃欲从民,目前翼州百姓饱受刀兵荼毒,百废待兴,臣下岂能以自己所好,而退避于三尺寒舍,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此是必为之事,何劳郡主谬夸。”

    朱丹霁心中想着一事,让刘永泰站了起来道:“刘先生,你饱学书礼,本郡有一事要询,还望你依制而答。”

    刘永泰躬身道:“但请郡主吩咐。”

    朱丹霁道:“若是一名女子,父亲刚死数月就要嫁人,不知合不合礼制?”

    刘永泰断然道:“不合,以本朝之礼,父丧三年后,子女方才孝满,其间不得婚配。”

    朱丹霁又道:“要是这名女子是奉其父临终之言,要她尽快与自己亲自指定的男子成亲呢?”

    刘永泰想了想道:“父为子纲,若是这女子确有父亲之命,倒可以不依这三年之孝,不过在成亲前需得到他墓前焚香祭告。”

    朱丹霁这才点了点头,请刘永泰回到座位,向众人环顾一眼,强忍羞燥之心,娇声道:“刘先生的话,大家都听清楚了,本郡现在向大家宣布一件事,那就是会在最近一段时间嫁给这位逍遥王爷,这正是家父临终的意思。”

    她这话一出,除了昨日见到过威远王遗书的将领,其余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惊异无比的神情,而只有碧痕却是一阵惊喜,朱丹霁此时已与她情同姐妹,由她来当这个王妃,自己日后与龙霄相处,自然可以少许多的麻烦了。

    那刘永泰望着龙霄与朱丹霁沉吟良久,忽然又站了起来道:“臣刘永泰祝王爷郡主,螽斯衍庆,偕老百年。”

    朱丹霁知道他必然已领会到了父亲的深意,微微向他示意感谢。

    堂下的人见到刘永泰上前献了贺辞,便纷纷的离座向龙霄与朱丹霁行礼致贺,朱丹霁知道这些人会将消息立马传播开去,心中方才觉得了结了一桩事,这场婚典,一定能让领地的百姓感受到平和之气。

    龙霄这时也走下堂来向贺喜的人们还礼,虽然朱丹霁答应了这门亲事,但他的心中并不感到十分高兴,龙霄深深的明白,朱丹霁能这么的主动,完全是为了领地里的百姓,他不清楚此时她对自己有几分爱意,要知道,和一个不爱自己,或者只爱一少部分的女子成亲,也不是他心中所愿,他绝不希望这就真的只是一场政冶联姻。

    安排好翼州之事,次日一早,龙霄带着两女赶回渤州。一路之上,朱丹霁虽然已开始和他说话,但龙霄瞧得出来,她是刻意的勉强自己,心下不由甚是郁闷。

    在宁州城宿了一夜,两日之后,龙霄就回到了渤州,将自己要与朱丹霁成亲的事向方靖说了,方靖自然是极力赞成,便开始酬备婚事。

    这时朱丹霁见自己与龙霄即将成亲,而一众大明官兵已渐渐对龙霄敬服有加,料来再无危险,这才将兄长弟妹及几个姨娘从亲信家中接到府里来。

    一连几日,龙霄与朱丹霁的婚事都在方靖的操持下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先是合八字,接着是纳徽、定聘、送礼等婚序,最后合卺之日定在十日之后。

    时光荏苒,十日时间已至,到了吉日这天,整个威远王府已是处处张灯结彩,欢声笑语,管乐丝竹,清歌婉啭之声不绝于耳。

    为了依着礼制,朱丹霁与家人暂时搬到了另一富豪之家待亲,这日一早,便有喜婆来为她梳了蟠龙宝髻,画了涵烟眉,额头上点了一枚鸦黄,然后施粉抹脂,打扮停当,由于龙霄在大明官兵面前称谓未定,喜服并没照王妃的样子而做,只是换了一身崭新的里衣,穿了凤冠霞帔,遮了大红盖头,便由碧痕陪着说话,朱丹霁道想到今日将与一名男子同床共枕,不由大是慌乱恐惧。

    碧痕虽然没做王妃,但已提前享受到了王妃待遇,见到朱丹霁的神色,自然明白她的心理,不住的笑着出言安抚。

    过了下午,到了接近傍晚的酉时,便听到外面鼓乐喧天,欢闹声响成一处片,原来是花轿已到门首,碧痕向将大红盖头给她罩住了粉面。

    三请之后,朱丹霁扶鸾上了花轿,一路之上,鼓乐震天,上千名大明骑兵披了红丝带在前缓缓开路,渤州城的百姓们知道郡主出嫁,虽然还有些不了解内情的老学究在暗骂她不孝,但绝大多数的百姓都是欢天喜地,郡主一但嫁给了明朝的大将军,一城之人的安全自然又多了几分保障。

    花轿一路招摇着缓行,到了威远王府时,夜色已至,却见成百的大红灯笼点了起来,将门外照了个通明。

    洞房设在龙霄过去所住的“烟雅阁”里,花轿直进了威远王府数重庭院,到“烟雅阁”外就停了下来,有婢女拿来红毡子铺在轿前,龙霄便头戴乌纱,身披红袍走了出来,将那轿帘打开,由碧痕将朱丹霁扶入了大厅。

    接下来就是拜天拜地拜祖宗,轮到拜长辈,两人的父母都不在身边,便由方靖与朱丹霁的一位姨娘充了,两人各敬了茶,就听到傧相大声呼道:“礼毕,送新郞新娘入洞房。”

    朱丹霁听到这声音,不由得心中便是一紧,只觉手脚酥软无比,也不知怎么的就被人拥入了洞房之中。

    大将军成婚,底下人自然不敢狠闹,只由人撒了床,唱了吉语,便笑嘻嘻的关上门出去了。

    朱丹霁坐在床上,闻到关门之声,当时就要想呼碧痕,可又全然叫不出声来。

    这时龙霄何尝不是被古代人这些繁锁的礼节弄得头昏脑涨,好不容易等到所有的人都走光了,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坐在屋中的桌边便抓起一个茶壶就着嘴“咕噜噜”的猛灌了一阵茶,忽然想到屋中还有个尊贵高雅的郡主,闻了这样粗鲁的声音不知作何感想,连忙为之一缓,却差点呛得咳了起来。

    歇了一阵,龙霄想到该揭盖头了,手里拿起放在桌上的一根系着红花的称杆,走到了床前,在这一刻,他的心中真是又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一个千娇百媚,才艺俱绝的郡主就要成为自己的枕边之人,是男人谁会不欢喜。可担心的却是,要是今晚这玉容郡主对他还是仇意未消,来个冷面相对,自己莫非还能强暴她,到时恐怕还要装出英雄好汉正人君子的样子,睡在冰凉的床脚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埋怨起这桃源的家俱业来,如果有个沙发放在屋里,他至少还能好好躺一躺啊。

    胡思乱想之间,龙霄已将大红盖头缓缓的挑开,只见到一个绝色的美女,两鬓堆鸦,高髻滴翠,眉淡远山,秋水明眸,朱唇如一枚熟透了染着露水的樱桃,鲜红欲滴,肤如凝脂,便如霞映朝雪,艳光四射,让人呯然心动。

    龙霄见朱丹霁揭了盖头之后,将头颈频低,秋波慵盼,一言不发,但两颊红晕飞布,叫人好生可爱可怜,呼吸不觉也有些急促,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哈哈干笑两声道:“郡主,你辛苦了。”

    他这话一出,本来还担心朱丹霁不来理会,谁知却听她轻柔的娇声道:“王爷,你也辛苦啦。”龙霄听到她这样的声音,便如听到了来自佛国的迦楞鸟的鸣唤一般,顿时满心欢喜,只觉今晚大有希望一亲芳泽。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天朱丹霁一直在为这门亲事沉思,对于龙霄的相貌性格她是早已倾心,所系的只是父亲之事,但她终是名聪慧的女孩儿,想到若是与龙霄成亲,此人前程不可限量,又掌握着领地里百姓的生杀大权,自己再以冷脸相对,夫妻感情不和,许多事做起来就十分为难,反而不是父亲临终之意,因此无论是为公为私,她都不能惹这个男子生气。

    龙霄见朱丹霁态度改变,在欢悦之中,见到桌上的一双琥珀酒杯,想起别人给自己说的规矩,便走了过去,拿起一个酒壶将两个酒杯倒满,然后又走了回去,把一个琥珀酒杯递给朱丹霁道:“郡主,咱们喝交怀酒吧。”

    朱丹霁轻轻“嗯”了一声,举起杯来,龙霄便将自己的手与她的玉臂挽了,把朱丹霁手中的酒喝了下去,只觉入齿留芳,其香无比。

    喝完交杯酒,龙霄面对这样的佳人,已是斗志大起,性趣盎扬,一眼瞥到屋边一个架子上放着两个金盆,又搭着两条喜帕,金盆里面已注满了兰麟香汤,便道:“郡主,咱们是不是该先歇息了。”说着就将那两个金盆取了过来,与朱丹霁共用。

    朱丹霁在卸下凌波袜时,脸上已是娇羞难禁,轻轻对龙霄道:“王……王爷,你能不能……能不能转过头去。”

    龙霄见她事到临头还这么放不开,不禁暗自一笑,答应了一声,转过了头去,朱丹霁飞快的将莲足洗好,缩入了床榻之内,用鸳鸯绣被掩住。

    龙霄收拾干净,脱下外衣,也钻到了床上,见到朱丹霁凤冠虽除,但霞帔未解,不由将那绣被慢慢拉开,伸手就去解她的外裳。

    朱丹霁心中虽有准备,但见到男子的手伸来,还是轻叫一声,下意识的去将系着的腰带捂住。

    但龙霄此时对男女之事已是身经百战,饱经风霜,一点一点的试探着解开了她的外裳,当解到朱丹霁的肚兜与亵裤之时,她已是缩成一团,再不肯让龙霄动手。

    龙霄也不去管她,极快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干干净净,露出了一个结实健壮的躯体,压在了朱丹霁的身上。

    朱丹霁顿时间动弹不得,双手去推,不由触摸到龙霄赤裸的肌肤,更是慌了心神,匆乱之间,两人双眸相对,她蓦然见到了龙霄眼中所射出的狂热与爱怜,心中一动,再瞧着他英俊硬朗的容貌,想到已经嫁给了这个男子,迟早都要经历这一遭,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闭上的美眸,不再抗拒,只是从枕下找了一张白丝帕出来,放在了臀下。

    龙霄极是温柔的将她的小衣脱了下来,屋里的灯光映照之下,便见到了一个脂玉般雪白的身子,轻轻的俯在她的身上,只觉柔软温暖,遍体芬芳,让人欲醉欲晕,忍不住伸下头向她的樱唇吻去,舌尖探摩良久,才得微隙,猛的伸出,已缠出了她的一段丁香。

    朱丹霁从未与男子接吻,这一吻之下,真是如天旋地转一般浑身无力,龙霄的手便抚在了她的香乳之上,只觉紧紧就就的圆润滑腻,顶尖之蕾,小巧娇嫩,不由俯嘴吮去,朱丹霁顿时如风中柳丝样的颤抖起来。

    龙霄的手渐渐摸到了朱丹霁的下体,所幸她已酥成一团,不知推拒,只感到茸毛甚是稀淡,玉户紧紧锁着,抚弄一阵,方有些清水浸了出来,当下再也按耐不住,将自己早已勃然之物抵在了玉户之间,微微一送,朱丹霁身子便抽缩起来,叫了一声:“王爷,好疼。”

    龙霄也觉那物前部被夹得生痛,知道朱丹霁的玉户狭窄,便一边在她身上抚摸,一边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前送,入了一半,这才用力一攻,尽入其根,却听到朱丹霁“啊”的一声,痛得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紧紧的搂住他的背,满身香汗流敞,不住的摇头道:“王爷,不要,咱们不来了,好不好。”她一生之中都在娇宠尊荣中渡过,这样的狼狈实在是做梦也没想过。

    龙霄知道这只是一个少女变成女人的过程,当下温言细语,慢送轻抽,朱丹霁虽觉裂痛难当,但无法摆脱,只是到了后来,才可以隐隐忍受,而龙霄见到她婉啭娇啼的样子,更觉销魂无限。

    这一夜,但听得帐中朱丹霁的呻吟哀呼断断续续的叫了良久方停,真不知龙霄采战几次,只不过第二天朱丹霁行走极是艰难,多数时间都躺在床上渡过,碧痕偷偷的去瞧过那白凌帕,却见上面桃花成斑,触目心惊,竟比自己的处子之血多了好一些。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