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渤州风云(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找人取了到地道必须的火折子,将司马轻鸥负在背上,随着朱丹霁出了军营顺着小道向南而行。

    行进间,瞧见朱丹霁莲足弯小,移步甚是缓慢,心念一动,说了声:“郡主,得罪了。”不由分说,拦腰将她抱在了自己的胸前,一阵少女的芳香顿时扑入鼻中,真是沁人心脾。

    朱丹霁一时不防他如此,不由得是又羞又急,涩声道:“你……你干什么,快放……放我下来。”

    龙霄现在正是想打消她与自己的隔阂,那里肯放,正要出语解说,却听到司马轻鸥在自己身后道:“郡主,军情紧急,王爷这样做也是为了节省时间,你就不必再意了。”

    朱丹霁闻到司马轻鸥出语,心中羞涩更甚,知道越是挣扎,自己越会显得狼狈,只好不再动弹了,双手不便去搂龙霄的颈项,唯有紧紧的拉住了他的手臂。但一股从所未闻的强烈的男子气息传到,只觉胸间小鹿乱撞,脸上已然飞起了红霞,所幸黑夜中龙霄没有瞧到。

    龙霄听见司马轻鸥替自己说话,心下暗笑道:“这姜还是老的辣,司马大将军清楚郡主对我心怀怨意,出言相助,比我来说要强得多,此人不仅心思细密,才能超群,而且善解人意,真是难得的人才,司马府数百年来能够得到历代大明皇帝的重用,自然会有它的道理。”

    由朱丹霁出言指路,向前疾行了五里左右,便见到荒野中有一株五六人合围的参天大树,朱丹霁忙指道:“就是那里了,你快放我下来。”

    龙霄奔到大树下,才将朱丹霁轻轻的放在地上。

    朱丹霁整了整微乱的发鬓衣裙,走到树下曲身刨开一处堆着厚厚树叶的地方,回头道:“王爷,这下面是一块木板,你打开它就可以进去了。”

    龙霄点点头,过去将那木板向上一提,果然就露出一个洞来。

    他想到一事,不由回头对朱丹霁道:“郡主,一个人回军营,可要小心些。”

    夜光之中,朱丹霁瞧着他的眼中充满了担忧,芳心中也是悸动,轻声道:“我知道,没关系。”

    龙霄此时已顾不了许多,背着司马轻鸥就要下去,正要入洞,听到朱丹霁背后极轻微的喊了句:“王爷……”

    他回过头去,却瞧见朱丹霁已闭住了嘴唇,只是用一双秋水湛波的大眼睛凝视着自己,似乎有话要说,但一时却说不出口。

    龙霄知道朱丹霁想让自己多加小心,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接着便取出了怀中的火折子,向洞中一照,见到有一级级的台阶向下延伸,就走了进去,从下面将那木盖依旧覆在了洞上。

    那台阶没几步就完了,洞身非常的狭窄潮湿,只容得下一个人通过,龙霄无法施展轻功,在曲折的地道里走了许久,连用了五个火折子,微光之中,忽是见到了前面又有数步台阶,便明白地道的尽头到了。

    到了那台阶上,果然瞧着有一个黑色的圆柄,按朱丹霁所说,这顶上就是威远王的床榻,只要满满的连转三下圆柄,那床面就会向下裂开,却不知这上面是否有人。

    龙霄将耳贴在那顶上凝神倾听,这床上倒还没有人,只是屋中却传来了两人男子的谈话声,仔细一辨析,其中一人正是方靖,而另一人则不知是谁。

    想到方靖这么晚了还没有入睡,必然是在商议重要的军情,龙霄一时也不贸然而出,想听他到底说些什么。

    此时只闻那方靖道:“花将军,你说咱们能不能再给皇上送加急奏折去,这真是和龙霄动起手来,今后就难以再收拾局面了,还是请皇上三思而后行才是。”

    听到这话,龙霄便知屋中另外一人定是那什么虎平将军花战了,不过从方靖的话语中听来,他还是不愿意与自己动手。

    传来那花战的声音道:“方大将军,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皇上对龙霄这逆贼是深恶痛绝,一心要将他消灭,以保咱们大明朝万世其昌,无论你写多少奏折去,都不会有用的,反而会惹得皇上龙颜大怒,就不定会降罪于你。”

    方靖道:“皇上降罪于本将倒不打紧,我担心的是,一但与龙霄开战,圣上就会永远不得安宁了。”

    只闻那花战怒喝了一声:“大胆,方大将军,我在京城里就听别人说过你这人谨慎怕事,原本还不相信,但你这样的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的确是让末将失望得紧啊。”

    方靖还在苦苦道:“花将军,皇上委你为钦差大臣来此地宣旨,你自然也有责任将实情相奏,以免圣聪蒙尘,不是本将想违抗旨意,而是我对龙霄甚为了解,此人天生勇猛,武功盖世,以我对他的观察,此人已越来越成熟老练,善于谋略,他能勇取地形图,仅率两万精兵就拿下了渤州城,然后竟能想到远至翼州的断肠谷设伏,在威远王数十万大军的轮番进攻之下,却能支撑住一天一夜,消灭了威远王五万以上的精锐骑兵,这些对本将来说,都是感到不可思议,但他还是做到了,从而让咱们大明官兵能够顺利击败威远王,真是太令人吃惊了。”

    听到那花战冷冷的笑声道:“方大将军,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咱们现在的数十万军队还对付不了龙霄的三万骑兵么,就算那姓龙霄的逆贼再过厉害,在千军万马的重重包围之中,我倒要瞧他能不能再逃得性命。”

    方靖很诚恳的道:“花将军,本将不是说咱们倾全力还不能对付龙霄,但你仔细的想一想,以他的智谋,又岂会想不到皇上极有可能要命令对他下手,而他迟迟的没有率军离去,一定是有他自保的道理,而且玉容郡主还和他在一起,甚至两人已有婚配的迹象,这些都让本将为皇上担心得紧啊,以我对龙霄的了解,他绝不是十恶不赦之人,从目前来说,所作所为也称得上是大仁大义,可咱们要是把他逼急了,本将实在担心他会做出非常可怕的事来,到时候皇上后悔也来不及了。”

    花战大声道:“方靖,这么说来你要抗旨不遵了,是与不是。”

    方靖的声音道:“方靖不敢,本将只是想将心里的话说出来供钦差大人斟酌。”

    这时那花战没有说话,好一阵才道:“方将军既然如此说,末将就将这些话再写一个奏折向皇上送去,瞧一瞧圣意如何,方将军,你这样处处的替皇上着想,末将真是深为佩服,来,我敬你一杯。”

    龙霄听到方靖道:“那就烦劳上差了,该是方某敬你才是。”接着便传来碰杯的声音,心中不由一动,暗忖:“这姓花的口气有些不对劲啊。”

    方靖的声音又传来道:“花将军,这么说来,本将就先把围击龙霄的事放一放,军队先不忙调置,等皇上的回复到了再行安排,你瞧如何。”

    却闻花战阴恻恻的冷笑道:“方大将军,这只怕不行,调兵遣将的事,咱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了么,要是再传军令,这朝令夕改可是犯了军中的大忌啊。”

    方靖听他转眼之间忽然又变了卦,不由诧异的道:“花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又听花战沉声道:“方靖跪下接旨。”

    便听到木凳撞移之声,接着方靖道:“臣方靖恭迎圣喻。”

    那花战道:“制曰: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五帝凭礼乐而有封疆,三皇用杀伐而定天下。事从顺逆,人有贤愚。朕承祖宗之大业,开日月之光辉,隐世之境,罔不臣伏。近逆贼龙霄,拥兵独立,妄自尊王。本着义烈大将军方靖讨剿,然恐为贼所惑,反成一党,故令虎平将军花战持朕之旨,见机行事,若方靖有不臣之举,即行捉拿送京,自代大将军一职,麾下诸将,不得有违,倘有异议,与逆贼同罪。故兹诏示,想宜知悉。钦此。”

    龙霄听清这道圣旨,心中不禁一叹,那昌明皇帝的疑心病是越来越严重了,方靖当日为了顺利的击败威远王,瞒着他将自己的数万军队放入大明之境,定然已遭到了昌明皇帝的猜忌,因此才会给花战这么一道圣旨,他将手下唯一的良将下狱,便如当年的崇祯皇帝对待袁崇焕一般,称得上是自毁长城,这样的皇帝,要是让他去与天煞族交手,大明军民只有任人杀戮的份了。

    正在这时,只听到方靖衰弱而又痛苦的叫道:“姓花的,你……你给我都服了什么东西?”

    传来那花战得意洋洋的声音道:“方大将军,真是对不住,你现在手握兵权,末将实在有些担心,便在刚才你喝的那杯酒里放了点江湖中的‘软骨酥’,只是让人浑身无力,并非剧毒,你放心好了,要冶你的罪,还得圣上拿主意,末将明日就将你送到京城里去。”

    方靖道:“皇上……皇上叫你……你见机行事,本将……忠于大明,你凭什么对……对我下手。”

    花战哈哈一笑道:“忠于大明?姓方的,你三番五次的替那姓龙的反贼说好话,又借故要延迟剿贼良机,还说什么忠于大明,皇上圣明,果然没有猜错,你早就和那逆贼成为一丘之貉了,幸亏是我发现你及时,识破了你的阴谋。”

    方靖挣扎着道:“姓花的,这分明……分明是你乱……乱行圣意,想谋夺我大将军一……一职,你这个阴险的……阴险的小人。来……来人啊。”

    花战沉声道:“方靖,你大逆不道,还敢强嘴,忘了告诉你,你外面的亲兵早就让我的人干掉了,现在你已是我的阶下之囚……”

    龙霄听到这里,知道接下来他就要叫人进来带方靖下狱了,急忙在那黑色的圆柄上扭了三圈,只闻“喀啦”一声,那顶上果然裂开,落了一床被褥下来。他双脚一蹬,背着司马轻鸥已纵了出去。

    那花战正在得意即将要代替方靖手握大明朝大将军的权柄,那里会想得到屋中的床下会钻出人来,骇了一跳,张嘴就要叫自己布置在外面的士兵进入,忽见来人还未至,已是遥遥一掌击来,一股强烈的劲风袭到,胸口处顿时一闷,全然说不出话,他虽然曾在大明禁军中任过职,但那只是靠的祖上的福荫,手中那点三脚猫的功夫那里是龙霄的对手,匆忙接了两招,便被龙霄制住了胸前的“膻中穴”,再也动弹不得。

    方靖软弱无力的躺在地上,看清了来人,不由道:“啊,龙……龙霄,司马大……将军。”

    那花战也认得龙霄,见是这个小祖宗忽然杀到了,嘴上虽说不出话,但心里直是暗暗叫苦,只怕今日自己这大将军没有当成,反而还要做他的掌下亡魂。

    龙霄将司马轻鸥放在一张椅上,然后去扶起方靖坐在他的旁边,这才走到花战身边道:“方大将军的毒有解药没有,有就眨你的狗眼。”

    花战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忙不迭的眨了眼。

    龙霄便伸手到他的怀里,不一会儿掏出了一白一红两个小瓷瓶,双手各持一只,问道:“这里面那一瓶是解药,你就眨那一只眼睛。”

    花战连忙眨了右眼。

    龙霄知道这人胆小如鼠,不敢骗自己,便将右手白瓶的木塞打开,走到方靖身边,让他张开嘴,将里面的药粉倾入。

    过了十分钟左右,方靖已渐渐有了精神,望了龙霄一眼,这才向司马轻鸥道:“司马大将军,你怎么会来的。”

    司马轻鸥凝视着他道:“方大将军,此地之事关系着桃源千百万百姓性命,轻鸥不敢不来啊。”

    方靖一脸黯然道:“司马大将军,刚才方某之言你也听到了,对龙霄用兵,我确是逼不得己,圣命难违啊。”

    司马轻鸥道:“这么说,你还是准备动手了。”

    方靖微微一笑道:“现在还由得了我么。”说罢瞧着龙霄道:“龙霄,你今日带司马大将军来,自然是劝我不得用兵,但若是劝说不成,就要取我性命,是不是。”

    龙霄知道这事瞒不住他,便点了点头。

    方靖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司马大将军,你出自忠良之家,世代为大明重臣,你的话皇上应该纳谏才是,又何必千里迢迢的到这里来相劝方靖,皇上既然下了决心,我也不能违拗啊。”

    司马轻鸥不由苦笑道:“方大将军,我要是能劝住皇上,也不会千里迢迢的到劝你了,皇上如今是见都不愿意见我,那里还会纳什么谏。”

    方靖又是一声长叹,闭起眸道:“忠义不能两全,龙霄,你动手吧。”

    司马轻鸥知道方靖的性格,料到他会如此,也不再说,从怀中掏出了一道黄色的布幅来,正是那建文遗诏,说道:“方大将军接旨。”

    方靖正闭眸待死,闻言不禁张开眼睛,见到司马轻鸥手中的圣旨,心中大为诧异,但急忙跪了下来道:“臣方靖接旨。”

    司马轻鸥当下便将建文遗诏的内容诵了出来,方靖刚听了前面几句,便觉得不对,细细的听了下去,更是越来越奇,到了最后,已是无比震惊,抬起了头,死死的盯住司马轻鸥,想知道这道遗诏是真是假。

    司马轻鸥明白方靖心里的疑惑,一读完遗诏,便道:“方大将军,建文圣祖这道密诏在我司马府已存了近六百年了,轻鸥若不是逼不得己,也不会拿了出来,你自己瞧一瞧吧。”说着将那遗诏递到了方靖的手上。

    方靖依然跪着,将手中的那道遗诏翻来翻去的瞧了个仔细,见果然是御用的绢布朱笔所成,色泽已甚是陈旧,而且上面豁然盖着大明玉玺及建文帝的宝印。

    他这时才呆呆的站了起来,重新坐在椅上,发了好半天神,才对司马轻鸥道:“司马大将军,你的意思是要遵圣祖之旨改朝换代了。”

    司马轻鸥叹道:“方大将军,我司马府从祖上起,已保了大明朝六百多年,你以为我做这个决定很容易么?”

    方靖瞪着他道:“司马大将军,建文圣祖有言‘凡我朱氏子孙有危及桃源百姓者,余可择良人取而代之’,当今圣上刚登基不久,还未来得及施惠于民,你又怎敢就他会危及桃源百姓,莫非你挟有私心。”说着向龙霄望了一眼。

    司马轻鸥沉默了一阵,才道:“方大将军,你久居军旅,近日军务甚忙,对京城的事并不知晓,昌明之事,乃大明之耻,我本不堪提,既然事到如今,我就说罢。”

    他说到这里,便道:“方大将军,你可知赵太傅之死。”

    方靖道:“方某过去为赵太傅门生,一身功名皆得因太傅垂青,他老人家数月前在家里中风暴毙,方某当时刚到松阳河布兵,未能去奔丧,至今含愧在心,这里有什么问题?”

    司马轻鸥道:“我从外面回到京城,提到赵太傅的事,别人也是这样说的,但前些日子我才从宫中打听到此事真象。”

    方靖知道司马轻鸥在宫中多有授艺弟子,他得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忙道:“什么真象,你快说。”

    司马轻鸥道:“当日威远王连克锦州与通州,眼看就要打到幽州,昌明得报之后,便慌了手脚,让人寻了一名江湖术士夜观天象,结果那术土说是有客星孛于大角,荧惹东井,才让紫薇星淡,当有年高德馨的大臣代死,方可应了此天象,否则帝星堪危。昌明听了之后,当晚就宣了赵太傅入宫,令太监活活将他打死。”

    方靖听到此处,不禁“啊呀”一声,猛的抓住了司马轻鸥的臂膀,颤抖着道:“司马大将军,此事……此事当真。”

    司马轻鸥道:“方大将军若是相信轻鸥的人品,那轻鸥就绝无虚言。”

    方靖这才放开他的手,坐在了椅子上,眼中含泪,胸口起伏不定,也不知在想什么。

    司马轻鸥又道:“昌明自从知道威远王打到松阳河之后,就更是疯狂颓废,开始成天饮酒作乐,有一天大宴群臣,令礼部尚书韩光进作监酒,令大家极醉方归,那韩光进怕群臣醉酒后失仪,劝酒间不是很积极。昌明大怒,说他违抗自己的圣旨,是想谋反,拨出腰间的剑来,一剑将这个韩光进刺死。可怜这韩光进,一生遵循孔孟,竟死在这昏君手中。”

    见到方靖还是没有说话,司马轻鸥摇首再道:“最令人可耻的是,昌明在一日酒醉之后,竟忘记人伦,闯入了皇太后的寝宫,意图逼奸太后。”

    他这话一出,方靖心中顿时一震,咬牙切齿的在椅子的靠手上猛的一拍。

    龙霄却毫不担心,暗道:“昌明这烂人只怕要倒霉了,血凤可不是好惹的。”

    司马轻鸥也知道皇太后便是血凤,不过此时为了让方靖激愤,隐而不说,接着道:“幸亏皇太后奋力反抗,又抓伤了他的脸,才没让他做下灭绝人伦的事,不过昌明皇帝却派人将皇太后抓了起来,反说她淫乱后宫,有辱太上皇,将她关在了地牢之中,还派了大内高手日夜看守,只怕仍是居心不良。太上皇几次前去理论,都被他拒之门外。”

    这时方靖再也忍不住,骂道:“畜生,畜生。”

    龙霄听到这里,却是暗忖:“血凤内力已为我所废,但武功还在,昌明吃的苦头应该不小,不过他误打误撞的关住了这个天煞族最大的奸细,倒也是好事,不过血凤虽然比他年轻,但也算是他的母后,这个人真是丧心病狂了,唉,在镇煞关时他连伤员的人肉都想吃,这事也在情理之中。”

    司马轻鸥道:“昌明对官员母后如斯,对百姓更是无情,广州以西,多有虎狼狮豹出没,过去百姓们都能对付,但如今各村的青壮年多从军去了,这些凶兽便到村子里吃人为害,百姓们便奏请朝庭除害,谁知昌明知道了之后,反而道‘野兽饿了自然要吃人,等它们吃饱了就不吃了,终不能累年为患,有什么好担心的,上天派它们惩罚百姓,是因为他们有罪,不能替朕分忧,何必怨天尤人。”

    方靖听到这里,已是蓦地站了起来道:“可恨,可恨。”

    司马轻鸥见到方靖的样子,便知道差不多到火候了,一把抓住他的手道:“方大将军,你学识在我之上,应该记得《周礼》里的话‘贼贤害民则伐之’,这也是先周的九伐之道,昌明残杀忠良,乱伦宫闱,害苦百姓,已在九伐之中,难道还能说没有危及桃源百姓么。方兄啊方兄,如今明主就在你的身边,你还有什么犹豫的。”

    他这话一出,只见方靖双眸圆瞪,抽出腰中战刀,几步走到花战面前,指着他怒骂道:“你这个溜须拍马之辈,无功无劳,无才无德,那昏君竟会叫你这样的小人来接替大将军之位,大明朝当真是没救了,罢了,罢了,不保也罢。”

    说着一刀挥出,血光飞溅,花战一颗项上人头已滚落在地。

    方靖杀了花战,将刀一弃,跪倒在龙霄面前,恭声道:“罪臣方靖,拜见主公。”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