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渤州风云(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一连两天过去,在这两天里,龙霄并没有再去瞧朱丹霁,他深深的知道,对于朱丹霁这样的女人,除非她自己想通,否则任谁去劝都是没有用的。

    而在军务上,龙霄让那高通义吩咐在威远王领地所有的探子都要打起精神来,一但发现有京城的官员到,就必须立即来报,自己好有所提防。

    为防方靖忽然袭击,他又将军营驻地迁移到离渤州城有十里之远的一处山丘之上,后面便是当日偷袭渤州的那条路,龙霄已打定了主意,一但见势不对,绝不会与方靖盲目的硬拼,而是速度的转移到深山里去,一切的必需物资,他己令人准备好了。

    到了第三天的下午,龙霄正在大帐中与白云道长及魏建业商量军务,便接到士兵来报,说高通义在帐外求见,心中顿时明白,是渤州城里有消息来了。

    不一会儿高通义进来跪下请安,龙霄让他站起身道:“高通义,朝庭派人来了么?”

    那高通义点点头道:“回王爷,今日午时,朝庭便有人到了渤州,方靖率军中将领在城门外迎接。”

    龙霄忙道:“来的是谁?带了多少人来?”

    高通义道:“属下已打听清楚,来的是朝庭的虎平将军花战,带来的官兵有五千多人。”

    龙霄听到花战之名,顿时想起这人是谁来了,当日在素心山庄,他救了二公主出来,所遇见的便是此人,也就是他给二公主说的自己已死的消息,此人当时好象还只是一名禁军中的小官,又极是贪生怕死,想不到现在居然成了什么虎平将军,而且还能带队来向方靖宣告圣旨,想来溜须拍马的功夫也修炼到了五十级以上。

    想到这里,龙霄又道:“那圣旨的内容你打听到了没有。”

    高通义摇着头道:“没有,圣旨是进了威远王府向方靖宣的,咱们的人没法子进去。”

    龙霄知道这事也极是难办,便不再问,只道:“如今渤州府可有什么异动?”

    高通义道:“属下瞧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点,那花战随队来了不少的牛羊及美酒,似乎要犒劳军队,方靖正令渤州城里张灯结彩,传令全军,从明天开始,准备大宴七天哩。”

    龙霄心中一动,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要高通义回城再探,一切都要细细的打听清楚。

    等到高通义一走,龙霄向座下两人道:“道长,魏将军,此事以你们看有何意见。”

    白云道长道:“这倒没什么啊,打了胜仗,派人来犒赏军队,是很平常的事。”

    魏建业望着他,也道:“末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王爷,你莫非感觉其中有诈。”

    龙霄点着头道:“不错,两位将军,你们想一想,此时随方靖驻扎在渤州城内的大明官兵不下二十万,要让二十万人大宴七天,需要多少的酒肉,又岂是那花战带来的那点东西所能应付,便是整个渤州城一时半会儿只怕也凑不出来,方靖这个命令就让人怀疑了。”

    白云道长忙道:“王爷,你这话有道理,那你以为方靖在玩什么花样?”

    龙霄沉吟道:“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花战带来昌明皇帝的圣旨里叫方靖对咱们下手了。”

    他这话一出,白云道长与魏建业都是一震,静静的听他说下文。

    龙霄接着道:“这方靖生性最是谨慎,他对我所知极深,知道若是让我逃了,一定会后患无穷,而他对这里的地形还很不熟悉,必然会一边令人偷偷的摸清咱们的退路,一边秘密调集部分留在翼州与宁州的官兵前来助阵,希望一举将咱们歼灭。因此就要用到七天时间来布置这一切,如果我没有料错,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送酒肉到咱们军中来了,尽量的麻痹咱们,让咱们放松戒备。”

    魏建业这时忽然一拱手道:“王爷,末将一直个疑惑,不知当不当问?”

    龙霄道:“魏将军请讲。”

    魏建业道:“王爷既然早知昌明皇帝对咱们会居心叵测,为什么不在前些日子便率军离开威远王的领地,回到镇煞关去,这样一来,咱们就不会处于如此危险的境地了。”

    龙霄道:“其实这一点我不是不想,而是有两件事让我无法回去,其一,咱们镇煞关太过狭小,军多民少,又时时准备应付大明朝与天煞族两方面的压力,要想发展是极困难的事,而在这里,有玉容郡主在,威远王的数百万子民还能为我所用,要想成就大事,就一定要以此为基。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昌明皇帝此人有时候愚不可及,做事不计后果,他既然有心想除掉我,又认为方靖的军队战胜了威远王,一定是天下无敌,我一但回到镇煞关,方靖这数十万大军一定会尾随而至,到时候最得利的便是天煞族了,等到咱们都拼得差不多,他们要是再举全族之军而入,谁又能再制得住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道长、魏将军,我知道你们对我寄托了许多的希望,但这些希望都是想让桃源里的百姓活得更好,更快乐,咱们宁愿自己危险一点,也不能拿百姓们的性命冒险啊。”

    白云道长与魏建业一听,不由对他肃然起敬,对视一眼,双双站了起来,拱手对着他深深一揖,白云道长道:“王爷深谋远虑,慈心为怀,真是上天派给桃源百姓的救世之主。”

    正说着,就听到外面有士兵来报,方靖派人送了许多的酒肉来,说是这次平定威远王,镇煞关的军队劳苦功高,要好好休息几天才是。

    魏建业闻报,不由望着龙霄深深的凝视,这那里还是过去那个马王大赛中什么都不懂的少年,短短一年时间,他成长的速度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在上次与天煞族大战之时,这少年除了武功高绝之外,军事政务上还要处处的听取顾子通的谋算,而现在,他已完全的成为了一个威严沉稳的王者,一个只通过军报便能判断出敌人动向的智者,早不是自己等人所能及的了。

    这时龙霄站起身来道:“白云道长,魏将军,方靖必然要来人观察咱们的反应,咱们可不要露出半点疑心的神情来。”

    两人连忙躬身点头,随着龙霄走出帐去,与方靖派来的人好一阵寒喧亲热。

    等到方靖的人一走,龙霄就开始布置准备撤退的事宜,由魏建业带了一队人在前方一里处设营,作为示警与断后所用,而白云道长则带着一些人到前面深山中安置机关陷井,以阻断大明官兵的追击。

    眼瞧着入了夜,龙霄在各营巡视完毕,便回到了帐中想要休息,正准备宽衣,就听到外面士兵报道:“禀王爷,玉容郡主求见。”

    龙霄听到,心中顿时一喜,朱丹霁肯主动来见他,无论是什么事,都是个良好的开端。

    不一会儿,白衣飘飘的朱丹霁便走进了帐内。龙霄笑着招呼着朱丹霁坐下,那独凳却是用树木做成。

    朱丹霁并不去坐,默默的望了他一阵,才道:“王爷,小女子来是想问一件事。”

    龙霄听她居然以“小女子”自称,忙道:“郡主,你身份尊贵,岂可如此自贬。”

    朱丹霁道:“败军之女,何来的尊贵,我早就不是什么郡主了。”

    龙霄一时也不好勉强,便道:“郡主,你想问什么事?”

    朱丹霁道:“昌明皇帝的圣旨到没有?”

    龙霄点点头道:“到了,今天才到的。”

    朱丹霁又道:“知不知道圣旨里有些什么?”

    龙霄摇首道:“不知道,圣旨是方靖在王府接的,我的人无法打听到。”

    朱丹霁道:“王爷,我劝你一件事,在昌明皇帝心里,你和我爹都是大逆不道的反贼,虽然你帮大明官兵击败了我爹,但不要妄想他会赏识你信任你,多半会命令方靖向你下手,你最好提防一下。”

    龙霄这时忽然大笑起来。

    朱丹霁听到他的笑声,玉面不由一沉道:“这只是我的一点想法,听不听随便你。”这话一说完,转身就向营帐外走去。

    龙霄见朱丹霁虽然言语间仍然还是冷冰冰的,但这些话却透着对他的关心,那就是说自己前两天的那番话已起到了作用,她的心结已经渐渐开始在松动,暗自高兴,忖道:“这一下该趁热打铁了。”

    他这样想着,两步抢将过去,就抓住了朱丹霁的右手,只觉入手温滑细腻,便如握住一块暖玉一般,说不出的受用舒服。

    朱丹霁不防自己的手被他拉住,她这是生平第一次和男子肌肤相触,不由是心慌意乱,回过头来,狠狠的瞪着龙霄,娇声喝叱道:“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要怪就怪这些天来她如此的眼神对龙霄使得实在太频繁了,根本就没了什么杀伤力,龙霄反而倒是用欣赏的眼光瞧着她的一双眼睛,却见凤眸清明,剪水秋瞳,十分的漂亮,脸上笑得更是灿烂。

    朱丹霁被他盯得烦乱无比,一生之中,那里有男子敢对她无理,象她这样的王室闺秀,靠的便是一种威煞之气,让别人尊重畏怕,但如果真有人漠视这样的威严,她一个弱质女子,又能做出什么事来。

    龙霄极会掌握分寸,见到她着急的样子,接下来要是赏来一记耳光,那就自讨没趣了,立刻放下手来,陪笑道:“郡主千万不要生气,我刚才发笑,绝不是轻视你的话,而是高兴郡主如此关心,实不相瞒,你担心的事我已有准备,这昌明皇帝,还害不到我。”

    朱丹霁凝视着这个男人,那日在营帐中对自己说话是慷慨激昂,言辞如铁,好一付男子汉大丈夫的模样,而现在却又这样的嘻皮笑脸,处处陪着小心,真不知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不过俗话说“伸手不打笑面人”,对方既然这样,她自然也不好发脾气,心中也有事要给他说,便忍下气来,仍旧冷冷的道:“王爷,你有什么要需要小女子的地方么?”

    龙霄听她说出这样的话,心中不禁欢欣无限,虽然朱丹霁这样做绝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但他相信,假以时日,她对自己的感情会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的。

    当下道:“郡主,承蒙你的好意,我的确有需得着你的地方,但不是现在,既然你提到此事,那我就直言了吧,如果是方靖率军进攻,我准备退入深山之中保存实力,那方靖必然要封锁我的粮食物资,若是时间一久,我希望郡主你能让附近村庄的百姓对咱们进行支援。”

    朱丹霁听了他的打算,点点头道:“好,粮食物资的事没有问题,我会负责解决。”

    龙霄一笑,久久的望着她,这个女子,抛开她美丽的容貌不说,聪慧多智,极具能力,一定会是自己事业上不可多得的良助。

    朱丹霁此时在龙霄目光的灼灼注视下,心里也是思绪纷扰,她仍然还在恨他,恨他对父亲的死负有责任,但也深深的明白从道义上来说,他是没有任何过错的,最让朱丹霁心乱的是,她发现这个男人对自己开始具有了吸引力,她恨着他,但并不讨厌他,甚至在内心深处已经原谅了他对自己的欺骗,而且想起他扮成大汉葬花的那个样子,也颇有几分滑稽可爱。但自己可以嫁给他,辅助他,完成父亲的遗愿,却绝不能爱上他,绝不能。

    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朱丹霁再次避开了龙霄火热的眼神,说了声:“王爷,既是如此,我就先走了。”

    龙霄还想和她说说话,忙道:“郡主,你哥哥和弟妹们现在何处,要不要派人将他们接来?”

    朱丹霁摇了摇头道:“他们现在都在一些忠于我爹的百姓家里藏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现在咱们这里的处境危险得紧,他们还是不来为妙。”

    龙霄闻她不知不觉的用到“咱们”一语,心中暗喜,正要再说,却听到外面有士兵道:“禀王爷,大营外来了一辆马车,车里面是个没有双腿的残疾人,自称复姓司马,说有急事要求见你。”

    龙霄一听,不由拍掌笑道:“好啊,司马大将军现在到此,必有赐教,我可要轻松多了。”

    跟着便扬声道:“快快请这人进来。”外面那士兵恭声答应着去了。

    朱丹霁对大明朝的情势也极是熟悉,不由道:“司马大将军?莫非是司马轻鸥来了?”

    龙霄微笑道:“就是他了,令尊不是曾说若是司马轻鸥与方靖这两人其中有一助我一臂之力,那我的大业将成么,现在司马大将军就是助我来了。”

    朱丹霁知道司马家在大明朝的威望与地位,实在难以相信一向忠心耿耿的司马轻鸥会帮龙霄对付大明朝,但龙霄既然说得如此肯定,那自然是不会有错,便道:“王爷,你有要事,小女子就不留在这里了。”

    龙霄见她要走,心想自己已答应威远王若是大业得成,便立她为皇后,而且要让她走近自己,理解自己,就必须开诚布公,无所隐瞒,当下道:“郡主,你别走,就在这里,有事咱们一起商量,好不好。”

    朱丹霁闻龙霄的语气轻柔,对自己甚是尊重,心中顿时一软,而且本身也对司马轻鸥的来意感到好奇,就微微的点了点头,坐在了那大树做成的独凳上。

    过了一阵,司马轻鸥就坐着轮椅中让一名粗壮的大汉推着进来了,见到龙霄揖了揖手,转眼瞥到帐中还坐着一人,侧目瞧去,却认得是威远王的女儿玉容郡主,不禁一惊。

    司马轻鸥过去到领地来的次数不少,朱丹霁也早就认识,见他向自己瞧来,连忙站起来行了个万福道:“司马大将军,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龙霄见到司马轻鸥的神情,知道他心中必有疑问,便挥手让那大汉出去,把他推到一边,将威远王临死前的话对他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当司马轻鸥听说龙霄答应威远王要立朱丹霁为后时,想起了女儿,不禁向她又瞥了一眼,暗忖:“此女也是皇族血统,相貌美丽,神态雍贵,又对主公成事大有裨益,立她为后倒不是不可,但不知她的心胸如何,日后是否能够容得下琴儿,我可要和她好好结交才是。”当下等龙霄将自己推到朱丹霁面前时,满脸笑着,一揖手道:“郡主深明大义,胸襟广阔,轻鸥真是好生敬服。”

    朱丹霁对司马轻鸥一向也极为尊重,连忙还礼道:“大将军谬赞了。”

    龙霄打了个哈哈道:“好了,现在大家都不是外人,司马大将军,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吧。”

    司马轻鸥也不想耽搁正事,便道:“是,主公,轻鸥此次便是为昌明皇帝那道圣旨而来。”

    朱丹霁闻听世代大明忠臣,堂堂的护国大将军司马轻鸥居然称龙霄为“主公”心中顿时惊异无比,但她向来沉稳,只静静的听两人说话,暗中推测缘故。

    龙霄也料到司马轻鸥此番来会与此有关,便道:“司马大将军,圣旨的内容你知道了吗?”

    司马轻鸥摇头道:“并不知道。”

    龙霄一阵失望,又道:“那你为何说是为这道圣旨而来。”

    司马轻鸥道:“主公,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京城里发生了许多的事。”

    龙霄摇头道:“近段时间来,我的探子所报的都是领地里的情况,京城里的事倒是不知。”

    司马轻鸥忽然闭目,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唉,京城里的事真是一言难尽,总之昌明绝不能再做皇帝了,建文圣祖真是远见卓识啊。”

    龙霄对昌明皇帝了解得紧,一瞧司马轻鸥这样子便知道准是那家伙又做了什么离心离德,得罪老臣的事。

    司马轻鸥似乎也不想多说,只道:“王爷,你不知道,如今昌明皇帝在宫中修了一座小城,每天都会让许多的犯人进去,穿着三种不同的衣服,自己则站在城墙上用弓箭射杀这些人,先还是些重犯,可到了后来,连一些只犯了轻罪的人也给带了进去。”

    龙霄听到这里,心中明白,笑道:“穿三种不同的衣服,那自然是威远王,天煞族和我了,这三股力量弄得那昌明皇帝不爽,他一时又奈不何,只好自己在皇宫里过过干瘾了。”

    司马轻鸥点点头道:“就这个意思,主公,现在威远王已经不在,以昌明的性子,必定会对你不利,所以我猜花战这道圣旨,便是要方靖对你用兵。”

    龙霄道:“不错,方靖已经开始玩花样了。”说着就将方靖要大宴七天的事对司马轻鸥说了。

    司马轻鸥听罢,一脸沉肃的道:“主公,你是如何打算的。”

    龙霄道:“先向后撤入深山之中与方靖周旋,适机壮大自己的力量,然后一举击败他。”

    司马轻鸥道:“此法虽然可行,但并不是上策。”

    龙霄道:“正要向司马大将军请教。”

    司马轻鸥此次来已有主意,当下道:“王爷,我和那方靖有些交情,知道他并非愚昧之人,对你也一向敬佩有加,我想去游说他改变主意。”

    龙霄道:“这方法好是好,不过我瞧那方靖对大明朝忠心无比,你这番游说并不一定有效。”

    司马轻鸥一脸黯然道:“这次我把建文先祖的遗诏带来了,想来会有些作用,主公,这事你得和我一起去,若是方靖再顽固不化,你就必须要将他当场击杀,他要是一死,大明朝就再无良将可用了,你的威胁就会少了几分,只是太可惜了此人。”

    龙霄微微点头道:“这方靖虽然有些太过谨慎,但为人不错,也的确是个将才,咱们尽量和他讲道理,真要是杀了他,也是不得已的事。”

    两人决心己定,此事越快越好,便商议如何连夜入城,朱丹霁一直在默默的听两人的对话,这时忽然道:“要到王府不难,我有一条路进去。”

    龙霄不由道:“那些地道你不是都派人堵死了么?”

    朱丹霁摇头道:“有一条路是我爹用来给自己与家人逃生用的,并没有画在地形图里,那日你的军队入城,我也是从这条路逃出来的。”

    龙霄忙道:“这条路通到那里。”

    朱丹霁道:“通到我爹卧室的床下,那里有个机关,你扭三下床就向下裂开了。”

    龙霄闻言大喜道:“好,郡主,事不宜迟,你马上带我们到入城的那个道口去。

    朱丹霁也明白事关重大,当下便站了起来,脆声道:“王爷,司马大将军,那咱们走吧。”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