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枭雄末路(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时向山上投来的火把越来越多,将整个山顶把弄得如火海一般,龙霄的军队再也无法呆在上面,纷纷向下移动,顿时之间,每一名士兵都遭到了残酷的围攻,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了地下。

    不到二十分钟,龙霄的手下只有白云道长与赵如风等武功高强的数十人还在与成群而来的敌人激烈厮斗,但在这连绵不绝的攻击之下,也已支持不了多久。

    就在此刻,听到远处有嘈杂的马蹄声响起,龙霄匆忙逼退敌人,跃到前面山坡上向下望去,只见数千名威远王的骑兵在向“断肠谷”方向急奔而至,而在他们的身后,已隐隐传来呐喊之声,他心中明白,是大明官兵赶到了。

    果不其然,威远王的骑兵刚进谷不久,轰然如雷的蹄声传来,成千上万戴着铁盔,身披铠甲的大明骑兵从山道间闪将出来,急速的向“断肠谷”方向冲至。

    龙霄见状,知道是他们的视线被树木所挡,瞧不清山顶上有人,连忙运尽内力,纵声道:“大明官兵赶快停下来布阵,威远王就在这山谷之外埋伏,速速的去通知方大将军。”

    他这声音聚气而发,洪亮响彻,如春雷乍响一般,顿时压住了巨大的马蹄声,清清楚楚的传入了大明官兵的耳中,只见得前面的骑兵顿时勒住了缰绳,在“断肠谷”还有百余丈的距离停了下来。

    然而随着他的声音响起,便闻到千百面的战鼓擂动起来,震得群山微颤,远处树林中的鸟儿都飞上了天空惊鸣盘旋,迟迟不敢下落。

    战鼓声中,威远王的骑兵已经开始发动,如一条人龙,从“断肠谷”里急速的穿过,呐喊着吆喝着,直向大明官兵恶狠狠的扑去。

    大明官兵刚刚停下,阵脚还没有站稳,被威远王的骑兵这么一冲,顿时显出了一片慌乱,已出了大道,散在了道路两边空旷的野地里,匆匆应战,但敌不住威远王骑兵的凶悍勇猛,纷纷的坠落下马。

    此时山顶之上,只剩下了龙霄与白云道长及赵如风三人,全都变得如血人一般,身上都不同程度的负了伤。

    三人向山下边战边退,激战之中,忽闻得赵如风一声沉哼,倒在地上,却是被人在腿上刺了个血窟窿,龙霄连忙回身来救,两掌挥出,将已围在赵如风身边的四五名士兵击得远远飞出,然后蹲身一拉,已将他负在了身上。

    足足一个小时之后,龙霄三人才靠近了那些大明骑兵,却见已被威远王的人杀得连连后退,不少的骑兵正在拉转马匹,似乎就想逃走。

    龙霄心中顿时一凉,若是这些先头的骑兵向后而逃,势必会引起后面渡过河的所有明军的恐慌,这些人的斗志本来就不旺盛,这一跑之下就会引发连环的反应,所谓兵败如山倒,就是方靖在后面也招呼不住,数十万大军一路上自相践踏,就算跑到了松阳河边,也来不及上船,就要让威远王的人屠杀殆尽。

    正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却见从大明骑兵之后忽然又涌出一大队人马来,这些人虽然也穿着大明官兵的服饰,但人人骑术精湛,勇猛善战,霎时之间,便挡住了威远王的骑兵,双方激烈的拼杀在了一起。

    那些大明官兵败仗打得多了,最缺乏的便是自信心,现在见到自己这边有人能与威远王的骑兵对拼而毫不落下风,仿佛是打了定心针一般,齐齐呐喊着又向威远王的骑兵扑去,再也无人退后。

    激战之中,方圆两里的旷野之上,挤满了双方十万以上的骑兵,那真是人擦着人,马挨着马,全都是近身相搏,刀去腰断,枪来胸穿,尸体厚厚的积了一地,处处充满了残忍与血腥。

    龙霄与白云道长在乱军各抢过一匹马来,自己将赵如风扶在了身前,行进之中,见到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将军英勇无比,骑着一匹高大的黄骠马,手中举着两把雁翎刀,在马背上挥展自如,人与马到了那里,那里就有威远王的骑军中刀跌落在马下。

    龙霄瞧清此人,真是大喜过望,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手下的龙勇大将军魏建业,实不料居然到了这里,怪不得刚才那些骑兵与大明官兵大有区别,却是他镇煞关里的部队。

    他向白云道长呼喊了一声,便纵马靠了过去。

    这时魏建业也瞧到了龙霄三人,连忙将身边两名威远王的骑兵砍下马来,招呼旁边几名手下护住自己几人,过来一揖手,大声道:“王爷,白云道长,末将终于找到你啦,唉呀,赵将军怎么了,他没事罢?”

    龙霄道:“赵将军只是受了些伤,失血太多昏迷过去了,但没什么大碍,对了,你们怎么会来的?”

    魏建业道:“顾军师说这次对付威远王,大明官兵的胜算还是不大,若是败了,后果是不堪设想,便让我带了四万骑兵前来相助,又令所有军屯的士兵及镇煞关内的守军全部到了天煞族的边境驻防,提防他们领军来攻。”

    龙霄点点头道:“顾先生这样的安派没有错,大明官兵人虽然多,但都对威远王畏惧得紧,恐怕只能由咱们来撑着了。”

    魏建业又道:“王爷,你带来的人呢?顾先生说你们会设下埋伏阻击威远王,成功没有?消灭了他多少军队?”

    龙霄一脸黯然,悲声道:“除了咱们三人,所有的士兵都阵亡了,咱们就在前面‘断肠谷’里设的伏,虽然不知道消灭敌军的具体数目,但损失应该不小。”

    说罢这话,龙霄将赵如风抱在了白云道长的马鞍上道:“道长,你的伤势也不轻,还是带着赵将军到后面冶疗吧。”

    白云道长身上挂了四处彩,早就有些支撑不住,应了一声,又道:“那王爷你啦,你不是也受伤了。”

    龙霄背心处被人划了两刀,但伤得并不重,当下道:“我没事,留在这里与魏将军一起迎敌。”

    匆匆说了几句话,白云道长便带着昏迷的赵如风向后奔去。

    龙霄纵马向前,见到威远王士兵中有使方天画戟的,便夹手夺了过来,施展出自创的“灭杀戟法”,每出一招,便有一名威远王的骑兵魂丧黄泉,没过多久,死在他手中的已不下百人。

    这场惨烈的混战从下午持续到了深夜,双方的死伤的数目都是极为巨大,大明官兵仍在源源不断的增援过来,威远王见无法战胜明军,只好下令撤军。

    龙霄知道他派了人在“断肠谷”之内埋伏,若是硬行通过,必要会损失惨重,他对这谷中的环境已极是熟悉,让军队暂不入内,在山下放起火来,那两山之上,树木甚密,而且多是松树,而松脂极是易燃,大火一起,任山上有多少军队,也只得下山逃命。

    见到无数的士兵去找来杂草一堆一堆的放在了山下,龙霄心下暗思:“以威远王的智力,不会没想到火攻之计,他的失策之处便是以为自己的大军能够很快吃掉谷中的小股部队,然后仍借以‘断肠谷’的地形对付大明官兵,这没有什么不对,但他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那就是完全没有估计到这不过一万来人的队伍,居然能够在自己十数万骑兵连绵不绝的攻击下坚持一天一夜。

    过了一会儿,那火就开始燃了起来,渐渐的越来越大,向山上蔓延了开去,那些威远王的士兵见势不对,纷纷的从山的另一面撤走了。

    待到山上火势稍小,龙霄便带着大队人马穿过了“断肠谷”,两三个小时之后,直抵到了翼州城下,只见到城楼之上,已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军队,那威远王竟然没有再向渤州老巢逃走了。

    龙霄明白,在“断肠谷”这一役中,那威远王已损失了绝大部分的骑兵,这便如是打残了他的两条腿,再也逃不远了。

    此时龙霄并不急于进攻,而是命令所有先得到达的骑兵布好阵势,时刻提防威远王再次率军出城决战。

    过了几个小时之后,方靖带着后军也到了翼州城,足足五十万明军已将翼州四面城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布置好军队的任务,方靖带着几名将领到了龙霄所在的北城门,黑煞却随在几人之后,它虽然已不避生人,但除了龙霄之外,还是不肯供他人驱策。

    方靖瞧到龙霄,还有数丈,便跃下马来,向他单膝而拜。

    龙霄见状,连忙也下了马,扶起他道:“方大将军,你为何如此多礼?”

    方靖道:“我这是替大明朝与威远王领地所有不希望战争的百姓多谢龙大将军,若不是你奇袭渤州,逼得威远王领军回援,又在那‘断肠谷’设伏,消耗了敌人最精锐的骑兵部队,威远王岂会甘心困守在一座孤城之中,大将军之功,将垂范后世,名扬千秋。”

    龙霄一脸黯然,叹息着道:“什么垂范后世,名扬千秋,方大将军,你是过奖了,我不过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真会垂范后世,名扬千秋的应该是随我而来的士兵,他们才是最伟大,最了不起的英雄好汉。我想日后在这‘断肠谷’上,应该刻碑永铭才是。”

    方靖闻言,也不住的点着头道:“龙大将军,你知不知道在‘断肠谷’一役,威远王一共损失了多少人?”

    龙霄摇头道:“具体的数量我难以猜到,不过应该会不少。”

    方靖道:“在‘断肠谷’外,咱们一共找到了四万多名威远王士兵的尸体,而在‘断肠谷’之中,却有七万多具尸体,除去你手下的人,威远王竟有五万多军队被消灭在了其中,再加上受伤的,据我推算,威远王的损失应在十三四万左右,已是他全部军队的近一半,而骑兵只怕已去了八成以上。”

    龙霄想到了放的那一场山火,虽然是不得以而为之,但无论是自己人的尸体还是敌人尸体都会变得面目全非,无法分清,心中不由得一痛。

    这时方靖又道:“如今咱们与威远王的优劣已分,他虽然还有十多二十万的军队,但已形成不了什么气候,我想若是硬攻,必然要多增伤亡,不如围而困之,等到城中粮尽,再行攻战,方是良策。“

    这时龙霄断然道:“不行。”

    方靖不由一愣道:“还请龙大将军示下。”

    龙霄一叹道:“方大将军,我知道你一向行军谨慎,但你好好想一想,威远王城中现在虽然只有不足二十万人,然而他的领地之中却还有三百多万百姓,此人一向老奸巨滑,极具蛊惑力,要想反败为胜,唯一的一条路,便是重新组织军队与咱们对抗,而现在咱们是异境作战,又有这么多的军队,粮草辎重的运输都困难得紧,胜负之数只怕还很难说。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威远王的女儿玉容郡主我还没找到,此女聪慧善言,绝不会眼睁睁的瞧着父亲被围,定然要聚集力量设法救援,也是不可不防之事。因此,依我所见,还是速战速决,争取在十日之内攻入城中,才是正理。”

    方靖听到龙霄这一席话,恍然大悟,不由长长一揖道:“龙大将军,你这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方某受教了。”

    他这话说完,转身便去向身后的一名将领吩咐,要他去催促运输攻城器械前来。

    龙霄等他安排好,这才问道:“方大将军,怎么不见司马大将军前来?”

    方靖道:“见到威远王撤军,我军渡过松阳河,司马大将军就回京城去啦。”

    龙霄一听,心中微感诧异,要说司马轻鸥精通兵法,能随军前来是最好不过,却不料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京城去,只怕是另有什么打算,而这方靖口口声声的叫自己在大明朝的旧称,而不以王爷相视,那就是还没有承认那逍遥之境了,日后实难说是友是敌。

    数日匆匆而过,到了第六天的下午,攻城的云梯、冲车、钩索等物已陆续抵达完毕,方靖与龙霄商议之后,决定就在夜晚强攻翼州城。

    龙霄此时心存顾忌,不会傻到用自己的人去做攻城的前锋,白白的送死,便以所领之军全是骑兵为名,向方靖要了一个拦截敌军退路的任务,带着激战后剩余的三万骑兵埋伏到了渤州方向,离翼州城外二十里的一带密林里。

    刚进入密林,便听到无数的战鼓齐震,士兵们的厮杀呐喊之声就是在这二十里之外也清晰可闻,这场既宏大壮观,又残酷血腥的攻城战,三万镇煞关骑兵虽然没有去参与,但也完全可以感受得到激烈无比的气氛,人人都在屏气聚神的听着城那边的动静。

    从夜晚到天明,然后又是入夜,整整三天时间,这吼天震地的声音一直持续着,毫无间歇,想来方靖这次是下定了决心,无论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将威远王最后的力量消灭于翼州城中。

    到了第四天,快到黎明之时,忽然听到道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象是有无数的人马疾驰而来。

    龙霄发出了信号,已是略显疲惫的三万骑兵全都振作了起来。

    不多时,就见到一大群威远王的骑兵过来,人数竟不下两万人,却不知威远王在其中何处。

    龙霄一声令下,三万早憋得发慌的镇煞关骑兵如虎似狼般的扑了出去,霎时之间便与威远王的骑兵厮杀在了一起。黑夜之中,本来很难分清敌我,但龙霄早就预见,已让自己的军队在肩上系了白带,自然不会误伤同伴。

    混战之中,龙霄骑着黑煞,提着一柄方天画戟在人堆里东突西杀,寻找着威远王的踪迹,但数万骑兵的激斗,人头攒集,马蹄如林,一时之间那里找得着。

    约莫二十分钟之后,又有一大队人马从后面追击了过来,却是大明朝的骑兵。

    威远王的军队前后被截,顿时更是乱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便在此时,龙霄如炸雷般的喊道:“威远王的士兵听好了,此次战争,其罪只在威远王一人之身,余者皆可得恕,快快入下兵器,下马投降,还有一条活路,否则是自寻灭亡。”

    他这话一出,威远王的骑兵在强敌围逼,走投无路之下,面面相觑了一阵,便听到“叮当”的兵器落地的声音,跟着这声音便越来越多,这些人纷纷的跃下马来,不再反抗。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泼剌剌的冲出一匹纯白色的骏马来,直向道路左侧奔去,那里本来有一道两丈来宽的沟堑拦着,但那白马好生神骏,长嘶一声,四蹄发力,便飞一般的跃了过去。

    龙霄见到那人背影,虽然只穿着普通士兵的盔甲,但能骑着这般骏马的又岂会是平常人,微微一笑,在黑煞头上一拍道:“好兄弟,这才就要瞧你的了。”

    黑煞已通人性,他话音刚落,便举蹄冲了出去,到了那沟堑之边,也不见黑煞如何费力,无声无息的就跃了过去。

    这一白一黑的两匹骏马风驰电掣在崎岖不平的旷野之中奔跑,真是如同闪电一般,但那白马允其量只能与司马琴的超影飞虹相提并论,跑不过三里,便被黑煞渐渐追上。

    眼瞧着到了那人的身后,龙霄将手一伸,猿臂轻舒,已将那人擒在了怀中,满心欢喜的提起头来一瞧,心中顿时猛地一沉,原来此人面目身材虽与威远王有些仿佛,但那里是他本人。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