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血战断肠谷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一路尘士飞扬,蹄声雷动,龙霄命令全军饮不下鞍,食不离座,等到骑下马匹累得无力之时,便用放血之法,刺激这些马匹继续狂奔,只用了一天两夜的时间就到了翼州城外八十里“断肠谷”处,此时正是清晨时分。

    刚刚停下马,就见到白云道长匆匆来报道:“王爷,咱们刚赶到这里埋伏,就有三拔人想去给威远王报信,现在都给咱们料理了。”

    龙霄点点头,便让五百兵士将马匹全部赶往宁州府,并将道路上滴洒着的马血掩埋好,然后传令下去,由白云道长与赵如风各带一部分人马分别攀到“断肠谷”的两边山腰之上,多多的准备岩石,粗木等物,而自己则带着两千神弩营的士兵藏在了山谷尽头道路两旁茂密的草丛中,只待威远王的军队冲将出来,就立即射杀。

    一切准备妥当,他又派了五十名轻功高强的江湖好汉到前方三十里处去打探消息,一但发现威远王的军队,就立即赶来禀报。

    静静的等待之中,到了正午之时,却见到一人施展轻功急速来报道:“王爷,威远王的军队过来了,不过人数不多,只有三百来人,似乎在道路两旁搜索着什么。”

    龙霄一听,不由暗暗骂道:“这威远王真是个老狐狸,虽然知道翼州境内极少有可能藏有伏兵,但还是派出了士兵探路。”

    他此时不敢有丝毫耽搁,连忙传令,让所有的士兵急速向后撤出一里之外,另找地方藏好,自己见到路旁有棵参天的巨树,便一跃而上,掩住了身形。

    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果然见到有数百骑兵东张西望的驰了过来,到了这“断肠谷”,全都停了下来,分作了三路,两路向山上爬去,而一路就在道旁的杂草丛中仔细搜寻。龙霄望见,心中明白,那威远王对“断肠谷”的地形是了如指掌,定是特意吩咐了这些探子兵要好好查清楚有没有敌军设伏。

    又过了半个小时,那些探子兵才纷纷重新上马,又分作了两部,一部分人继续前行,而另一部分人向来路飞驰而去。

    龙霄知道掉头的人必然去通知威远王平安无恙去了,疾展身形,去自己手下士兵的藏身之处,命令各自回到原位。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又有一名江湖好汉来禀道:“王爷,前面发现敌军。”

    龙霄忙问道:“这次有多少人?”

    那人道:“约在五千人左右。”

    龙霄点点头,一挥手,让他再行探听,然后传下令去,来的只是威远王的前锋营,要士兵们藏好身躯,千万不得轻举妄动。

    没过多久,果然听到无数急促的马蹄声,一大群披着黑盔黑铠的骑兵由远而近,到了“断肠谷”之时,并不停留,匆匆穿行而过。

    等到这五千前锋营骑兵过去,龙霄心中渐渐开始沉重起来,他知道,威远王的大军就要来了,以他的机谋,不会不知道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因此要救援渤州城,就绝不会作分兵之策,因为若是那样,松阳河的兵力一但薄弱,就只能让方靖所率的大明官兵一口吃掉,这样他就会由优势转为劣势,因此他必然会想到将计就计,快速救援渤州,以绝对的兵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消灭,然后利用渤州老巢,与攻进来的大明官兵决战,到时候,这威远王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初入生地的大明官兵反而会成为他的猎物。因此这场战争的胜负关键就要由自己这一万多名精兵来决定了,如果能够消灭威远王一部分军队,便会给大明官兵增加取胜的法码,实不知自己的部队能否经历住这场力量对比悬殊,完全是自杀性的战斗。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龙霄先是听到一种微微的持续的声音,紧接着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烈,轰隆隆的便如是一道从远而近无休无止的雷鸣,跟着连地面也开始颤抖起来,却不知有多少人马向这边赶来。

    龙霄凝神屏气,死死的盯住道路,没一阵,一队盔甲齐整的骑兵便现入他的眼帘,但见这些骑兵虽然行进得甚是迅速,但队形却一直保持得极好,想是平时训练有素所致,心中不由一紧。

    眼瞧着前头的骑军已行到了“断肠谷”的中段,龙霄向后一挥手,草丛便有一名士兵竖起一面高高的红色的旌旗来,已是向两边山上的部队传达了进攻的信号。

    就在这一霎那间,只听得一片震天吼地的呐喊之声,山上现出了无数的身影来,几乎在同时,羽箭纷飞而下,磨盘大的石头与粗长的还带着枝叶的树木也从山上直坠下来,全都落在了那些骑兵中间,顿时是人仰马翻,惨呼之声不绝于耳,至少有四千多名骑兵倒在了地上,这四千多人与马一倒,就将道路越堵塞起来,勉强有数百人拼命想冲出山谷,但龙霄带了神弩营的士兵在两旁守候,见到有人过来,便是一阵猛射,将这些人尽数射死在谷中。

    进入谷中的威远王骑兵大约在两万人以上,给这一阵突然袭击,一时弄得是昏头转脑,在乱军之中不知所措,在龙霄的部队居高临下的强攻下,顿时丢下了一万多具尸体,退出了“断肠谷”。

    龙霄知道威远王在这忽如其来的打击之下,必定有一段考虑的时间,接下来才是这场残酷的阻击战正式的开始,忙令持旗手发出信号,要山上的人立刻到谷中将这一万余名骑军身上背的箭鞘及刚才射出的箭羽收集起来。

    他下了这道命令,立刻便向右侧山顶之上飞跃而去,疾纵之下,没多久便到了山顶,却见方圆不过十来丈,显得甚是狭窄,几步走到边沿,对着前方放眼眺去,却见“断肠谷”之外的道路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头与马匹,顺着道路蜿蜒而立,也不知有多长,不过可以猜到的是,现在到的都是威远王的骑兵,步兵至少还有一天才能赶到。

    过了一阵,只见立在“断肠谷”之外的威远王骑兵都下了马,一部分人已绕到了两山之后,似乎想迂回进攻,龙霄知道是对方准备发动强攻了,连忙疾如弹丸般的跃下山去,让人摇动旌旗,命令白云道长与赵如风两人调派一些人手支援已部署在山后的部队。

    就在他发出警告没一会儿,便听到山谷外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叫呐喊,紧接着瞧着潮水般的敌人分成数个方向朝两山之上爬了上去,后面却是由弓箭手掩护着。

    这时整个“断肠谷”内处处充满了杀戮与血腥,只见到满谷的箭羽嗖嗖厉响,一块块的山石在向下急坠,一根根的树干在向下滚落,威远王的士兵纷纷从山上惨叫着跌落下来,山谷里的尸体是越来越多,成堆成片,但山下的弓箭手却愈聚愈多,龙霄的部队也不时有人中箭倒下。

    就在这时,又听到马蹄声起,一大队骑军迈到了山谷中的障碍,趁着两山之上交战正激,想要通过谷中,龙霄下令神弩营士兵必须对准敌人而射,尽量一矢而中,这箭矢打造不易,只怕支持不到一天,就要射尽。

    眼瞧着已将敌人的骑军阻止住,此刻又听到身后马蹄之声大作,原来是先前过去的那五千前锋营骑兵进入宁州时得到讯息,回身来援。

    此时腹背受敌,龙霄连忙将两千神弩营士兵分作两部分相背而站,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五千前锋营全都将头上的面罩放了下来,只露出了两只眼睛,那强劲的连珠弩射在那五千前锋营骑兵所穿着黑盔黑甲上,见得是火花四溅,却完全无法射透。

    龙霄见状,心中立刻想道:“是天铁,这些前锋营骑兵的盔甲一定是用那质地极是坚硬的天铁铸成,这威远王真是肯花血本啊。”

    眼瞧着五千前锋营骑兵手挥着长枪马刀就要冲了过来,他岂能叫神弩营的士兵丧生于这些人的铁骑之下,连忙高声道:“全体士兵快向左边山上撤。”

    龙霄这一下令,神弩营的士兵便纷纷向赵如风负责的左边山跑去,那五千前锋军顿时与威远王的骑兵汇合在了一起。

    到了山腰,龙霄让神弩营的士兵各自找地方迎敌,自己站在山下俯视,却见所有的骑兵都停了下来,不再出谷,而是下了马,渐渐的向山上逼近。

    龙霄知道定是有从渤州府出来的人向这些骑兵报告了渤州府已无什么敌军的消息,这些人自然不会再向前而行了。

    威远王那五千前锋营士兵身披天铁盔甲,不畏箭矢,向上冲来的速度甚快,龙霄细细观察他们的服饰,见那铠袍只及膝部一带,顿时纵声道:“大家快瞄准这些人的小腿射。”

    听到龙霄的话,神弩营及其他的弓箭手全都瞄准这些人的下肢射去,这一招果然奏效,那些中箭的前锋营士兵或仰或俯的纷纷倒在了山坡上,约在千人左右,而其他的人也吓得连忙趴了下来,慢慢的顺着地面向上爬,这样一来,龙霄的人倒是不好再发箭了。

    龙霄微作思索,让人去将左山之上的江湖好汉全部找来,共有两百多人,又调来了一千步军,守在那前锋营士兵准备爬上来的阵地上,令他们见到有敌人上来便去照着小腿处攻击,务必不得让这些人完好的进入山腰。

    其实若是五千身穿天铁盔甲的人同时攻上来,龙霄的确是想不到应对之法,但他们这样东一个西一个的爬了上来,对付起来便容易得多了,这些人刚一站起,那些江湖好汉便拿着刀斧剑锤等诸般兵器朝着他们的双脚一阵狂削乱敲,等这些人一倒下痛呼,暂时失去反抗之力,那一千名步兵就去揭开他们盔上的面罩,对着面目处就是一阵乱刺。

    这样下来,大半个小时之后,阵地上便多了一千多具面目模糊,双脚残疾的尸体,剩下的还没有爬上来的前锋营士兵见势不对,急忙停止了前进,向乌龟一般的向山下缩去。

    龙霄此时才微松了口气,传令下去,让神弩营大部分的士兵将这些天铁盔甲穿上身上,散于左山前后山腰各处,随时解除危急之境。

    这时他得空向对面山上瞧去,心下顿时一震,只见无数威远王的士兵已攻上了山腰,白云道长正领着自己残余的部下在阵地上沐血奋战,但敌人是越涌越多,有些还是从山顶上下来的,想是后山早已失守了。

    龙霄此时眼中已噙满了泪花,他不是不想去求援,但右山已失,这左山就是他拖住威远王军队唯一的希望,方靖应该早就率部过了河岸,但不知战果如何,自己的任务是在这里尽其所能的消灭威远王的有生力量,整个战争的胜负悬之一身,实在抽不出人手前去增援,而若是他单枪匹马的冲过去,根本就无济于事。

    仰天长长的叹得一声,龙霄气聚丹田,运足内力呼道:“右山的士兵听了,不必再行坚守,快快退到左山之上来。”

    他这话一出,右边山上镇煞关的士兵便纷纷的想突围过来,但此时攻入阵地的敌军直有三四万人以上,每一名镇煞关士兵的身边都围有五六人之多,除了白云道长带着一百多名江湖好汉施展轻功飞奔下山来,其余八千精兵,不多久便全部壮烈牺牲,每一个的身躯之上都有十道以上的伤痕。

    见到白云道长与那些江湖好汉浑身是血的冲到了左山,龙霄令人一阵箭雨掩护着他们进入阵地,一点人数,却只剩下了八十三人。

    这时山上所有的石头已扔光了,树木也来不及再砍,只有靠用箭来射了,所幸敌人的弓箭手射出的箭远比他们的多,只要派人在阵地上随便一捡,就是老大一梱。

    这时山谷外战鼓之声大作,那些威远王士兵听到,更是发了疯似的向上爬来,但赵如风手下的弓箭手都经过严格的训练,又是他亲自选出的,个个能够百步穿杨,每一箭射下去,几乎都有威远王的士兵倒在地上,但敌人此时实在是密如蚁巢,仍然有人冲上了阵地,龙霄分散在阵地上的神弩营士兵便是一阵乱射,将这些人击毙在了阵地之上,不致于造成大患。

    这场无比残酷的激战,一直持续到深夜,月光如银,清幽大地,本是浪漫之境,但威远王的军队还是踏着山上厚厚一层已经冰冷的尸体,无穷无尽般的向山上攻来,双方借着月光互射,龙霄手下的士兵也已损失不少。

    持续到了第二天的清晨,龙霄的人已是又饥又渴,弓箭手的双臂全都是红肿不堪,射出的箭开始失去了准头,而最可怕的是,神弩营士兵连珠弩上所用的短矢也用光了,只能用牺牲的同伴手中的弓箭射敌,不过他们本就是军中优秀的弓箭手,用起箭来也是准确无比。

    龙霄见敌人密密麻麻的又逼了上来,心念转动,向上望了望那有如帽顶的山巅,急忙传令剩下的士兵全部向山顶退去。

    当所有的人边战边退的到了山顶,己不过剩了三千来人,而一半数是披着天铁盔甲的神弩营士兵,这山顶甚是狭窄,力量可以集中,大家成圆形而站,龙霄将弓箭手分作两排,前排射箭,后排就休息,而手中没有弓箭的,就去拣敌人射上来的箭羽。

    龙霄站在山顶向“断肠谷”外再次瞧去,放目所见的地方都挤满了军队,道路上已出现了步兵的影子,而这些军队已开始向山谷中穿行,似乎在向宁州城进发。心中不由一叹,方靖的大明官兵果然是太差劲儿了,居然连威远王的步军都没追上,这样的局面,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善于谋算的威远王必然在什么地方布下了疑兵,让大明朝的骑兵不敢靠近。这样一来,威远王的军队进了城,要再打就没那么容易了。

    坚持到了下午,龙霄又损失了一千多士兵,只有穿着天铁盔甲的人与白云道长、赵如风等四五十名身手较高的江湖好汉还在苦苦支撑,但这山顶之上并无腾挪之处,要闪避那些威远王弓箭手向天斜射的箭羽真是辛苦无比,而这时,山下的战鼓是一阵急过一阵,似乎在催促自己士兵们必须立即把敌人消灭。

    龙霄这时又去瞧山下的情势,却见所有在“断肠谷”外的敌人都消失了,转眼瞧到对面山上已站满了威远王的士兵,象是在忙着布防,心中一动,走到山顶另外两边,又看到遍布谷中的尸体已不见了,就是滚石粗木什么的也收拾了个干干净净。

    他隐隐觉得不妙,到山顶另一边,朝翼州府方向往下一望,顿时惊呆了,威远王所有的军队,不仅没有开进翼州府,反而调转了方向,骑兵在前,步兵在后,布下了阵势,所有的马此时也咬上了木环,无法发出嘶声,整个密压压的大军,竟没有半点响声。

    见到这样的情景,龙霄完全明白威远王的意图,他在这里受到了袭击,便想到了以牙还牙,也要在这断肠谷设伏,等他的疑兵一撤,那些明兵在追击之中,那里会想到他并不去渤州,而选择了在此决战,这场战争的胜负,只怕是败局已定了。

    正是震惊之中,只见空中有无数的火把晃过,发出轰轰之声落在了山顶之上,那炙热薰烤之气,立时布满了整个山顶,顿时将弓箭手们的队形全部扰乱。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