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奇袭渤州府(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等到两万精兵中的最后一个人爬了过来,已是从下午到了第二天的黎明,这时隐隐的可以瞧见那鹰渡山上有火苗冲了上来,真是凶险万分。

    龙霄让各部清点人数,才知道竟有五百士兵坠崖丧生,心中又痛了一阵,这才传令大家就地休息。

    数小时之后,龙霄一声号令,便率众顺着微斜的山势慢慢而下,五六个时辰之后,全部的军队已齐聚在了山下一处平坦之地。

    龙霄这时学了个乖,命令白云道长带着五十名轻功卓绝之人先行在前面探路,每隔半个小时回来禀报一次,这才让部队继续前进。

    但此时的道路地形又与那图纸上所绘的一模一样,前面除了几个小山丘之外,并无什么险阻,而且已经见到了疏疏密密的大小村庄。

    当这些村庄的村民们瞧见有军队从大山里忽然钻了出来,全都是惊骇难禁,用茫然不知所措的眼神望着他们。

    龙霄不去理会这些村民的慌乱的神情,传令下去,部队全速前进,争取在傍晚之前,直插到渤州府之下。

    一路穿村过庄,到了太阳西斜之时,已遥遥的望见了渤州府高耸的城楼。

    没多久便兵临渤州城南门下,只见城门已紧紧关闭,而城墙之上每一个墙垛都有一名弓箭手拉弓搭弦的在向下俯视,成百上千手持各类武器的士兵正在上面穿梭来去,一片忙乱无序景象。

    龙霄知道必定是路过那些村庄之时,有人用快马抄了捷径通知了城内。微微一笑,既不传令进攻,也不去分兵包围四门,只让军队在南城门之下布下了一个方形阵来,一万弓兵在前,一万步兵在后,而神弩营各分一千余人布在了两翼。

    一切停当,龙霄叫人竖起了两面大旗,一面是“万世逍遥王”,一面则只是一个“龙”字,这两面大旗,已可以表明自己的身份。

    就在这时,只听得城上有人高声喊道:“来者可是逍遥王龙霄,请近前说话。”

    龙霄眼神锐利,见说话的这人四十来岁,下颌一绺长须,盔甲整齐,一脸威严,心中一动,便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城下,也高声道:“来将可是骠骑将军铁名阳?”

    城上那说话的将军果然就是渤州府负责军务守备的骠骑将军铁名阳了,听到他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也是一惊,向下俯视着龙霄,见他一身随意的灰色长袍,面目俊朗英挺,身材高大魁梧,威风凛凛,气宇轩昂,不禁道:“尊驾便是逍遥王了。”

    龙霄纵声一笑,道:“就是我了,如假包换。”

    铁名阳在城上一拱手道:“逍遥王,咱们王爷与你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忽然领兵来袭是何道理?”

    龙霄哈哈大笑道:“铁将军,你这话错了,大错特错,威远王这口又浑又浊的井水,早就浸到我的河水里来啦,他这次举兵,檄文里不是有什么要肃清奸贼的话么,你可不要说这个奸贼不是指的本王我。”

    铁名阳无话可说,只好道:“就算王爷在檄文里隐有所指,但也没有对你有任何的企图,但王爷你如今兵临城下,似乎于礼不合吧。”

    龙霄又是一阵大笑道:“什么叫于礼不合,铁将军,你这话真是叫人笑掉大牙,好好好,就算本王于礼不合,威远王是君子,对我是动口不动手,本王今天就当当小人,来个动手不动口,看他拿我又怎样。”

    铁名阳冷冷的笑道:“逍遥王,你能够绕道从大山里钻出来,铁某人的确是佩服你,但瞧你的军队,不过两万来人,也没有带云梯之类的攻城器械,就想打进城来,岂不是痴心妄想之极。”

    龙霄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摇着头叹道:“铁名阳,你就别打肿脸充胖子的死撑了,张扬尘虽然很不幸的被你们打败了,但是我想一夜激战,你的士兵也挂了不少,城中过去算起来还有四万军队,现在只怕是三万人都不足了,还有不少的新兵,我要攻城,小铁啊小铁,不是本王瞧不起你,真的是简单,简单之极,分分钟搞定的事。”

    铁名阳听到他这样有些莫名其妙,又极是轻蔑的话,肚子气得象是要炸了一般,大声喝叱道:“龙霄,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不要以为派了些探子在渤州城中打听消息就这样嚣张,本将总要让你尝尝厉害。”

    龙霄此时是一心想激怒铁名阳,又哈哈大笑,语重心长的道:“小铁乖,千万不要生气,气坏了身体我也挺心疼,不过见你这么激动,本王就陪你玩玩儿,这样罢,我让两千体质最差,最不爱跑动的士兵出来,不管你派多少人,咱们先在外面打一仗,要是我输了,立马拍屁股走人,绝不食言。”

    铁名阳“哼”了一声道:“你这奸贼,不敢攻城,想骗我派人出来,到时候一涌而上,告诉你,别妄想了,本将岂会上你的当。”

    龙霄道:“小铁,你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你不义,这样罢,我给你拿出一点儿诚意出来。”

    他这么说着,回身走到军队里面,让白云道长与赵如风带着各自的部下远远的后退了一里有余,这才领了二千神弩营的士兵出来到城下分三排站好,然后道:“小铁,我就在这里,有本事你来抓我。”

    铁名阳在城上见到龙霄这样的布置军队,心中真是心花怒放,暗道:“这小子如此轻率托大,真是天助我也,外面传说他如何如何的厉害,原来也不过是个有勇无谋之人,他只领着两千人站在城外,而后面的军队离得那么远,我只要多派骑兵,快速将之歼灭,他的军队全是步兵,就是想逃走或是增援都来不及。”

    良机已至,岂能坐失,铁名阳连忙调兵遣将,让城中所有的八千名骑兵整装待发,准备出城围歼敌人,活捉贼王。这八千骑兵全是威远王留下来的老兵,已是城中的精锐之师,这以四对一,自然是稳操胜券。

    一切停当,只听到一阵战鼓雷动,渤州府的城门大开,八千铁骑,如同汹涌的潮水一般向龙霄与二千神弩营的士兵扑去。

    龙霄此时已吩咐士兵们都准备好了,见到当头的骑兵已在连珠弩的射程范围之中,挥手一声令下,这些士兵都是从弓兵中选拔的尖子,又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训练,极有准头,只见白羽如雨,满耳都是箭矢发出的刺耳的厉叫,奔在最前面的数百名骑兵已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的全部中箭倒在了地下,只剩一些空马茫然四散。

    骑兵仍在前进,等到第一排的神弩营士兵将弩中的十二枝箭矢射完,地上已躺了二千多具尸体,龙霄再一挥手,第二排的士兵跨步而上,继续开始射击,第三排的士兵开始后补,而第一排的士兵则退了最后装箭。

    就这样,渤州府的骑兵根本就靠不到龙霄的十丈以内,到第三排神弩营的士兵退后,放目望去,已是遍地横尸,孤马长鸣,那八千骑军已剩不到两千,全都畏缩着不敢再进,而此刻,还只是过了半个小时。

    那铁名阳在城楼之上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真是惊骇万分,发疯般的嘶声叫道:“快快鸣金收兵,快快鸣金收兵。”

    听到城内的鸣金之声,那剩下的一千多骑兵慌忙掉转马头向城门处逃去,龙霄怕逼得太近,进入城上弓箭手的攻击范围,并不下令追击,叫人去将那些四散逃走的马捕捉起来。他这招扮猪吃象之策目的已经达到,既消灭了渤州府内的有生力量,又起到了震骇城上之敌的作用,他若是真要令军队攻城,相信不出三个小时,便能进入渤州城内,但现在他要的是玉容郡主写信去通知威远王来援,还不能马上进城。

    这时白云道长与赵如风已带着部队重新回到龙霄的身边向他揖手,恭喜首战大捷。

    这样的胜利早在龙霄的意料之中,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见到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当下重新安排部队的阵形,所有帐蓬什么的宿夜之物都没带来,只能露天而席,龙霄把两万人分作两部,轮流守夜,提防敌人偷袭。

    一切安排好,他又带了一些人按着那地形图所示找到通往城内的各个地道入口,却发现这所有的地道都给人用实土填满了,而这些土壤都还有新痕,心中知道,定是朱丹霁忽然得到有军队兵临城下的消息,自然会想到地图被盗,到那密室一瞧就可证实,第一反应,便是要封住这些通往城内的地道了,只是不知她是否会将此事疑心到自己与碧痕的头上。

    既然地道被封,龙霄也不再放到心上,猜想此刻渤州府的求援书信已由人送了出去,反正东西北三门都没有被围,这送信的人完全可以绕过自己等人。

    一夜过去,龙霄仍没有立即下令攻城,而是选出了五百名神弩营的射手,不时向着城内露出身躯的士兵放箭,那连珠弩的射程是普通弓箭手的一倍,渤州城的士兵虽然是居高临下,却占不到任何便宜,只能眼睁睁的让敌人当作箭靶,而自己的羽箭却全然碰不到敌人的身子,不得不曲身蹲在城垛之后躲避,但心中已早就没有了斗志。

    等到下午,龙霄估计渤州府求援的信使出去了好几拔,这才让人将白云道长与赵如风叫到身边,将那地形图展开,商议攻城及设伏的事。

    龙霄这时已反复研究过了地形图与当前的形势,也不多说废话,对两人道:“白云道长,赵将军,等一下我便要下令全军攻克渤州城池,今日攻城之战,不易拖得太长,也不能让军队多增伤亡,我的打算是这样的,由我与白云道长带着五百名江湖好汉作前锋,尽快登上城楼,然后再接应一部分士兵上去及打开城门,赵将军带着神弩营的士兵给我们作掩护。”

    白云道长与赵如风连忙都抱拳领命。

    龙霄接着又道:“不过咱们攻入渤州府后,必须马上控制局面,可不能在里面久留,你们来看……”

    说着手指已点在地图之上,继续道:“渤州府的求援书信已出,快马加鞭之下,至多三天后就能到达松阳河威远王的大帐,我料那威远王必然会非常谨慎,虽知老巢遭袭,但轻易不会撤军,必定要接到后面几封求援信,知道咱们有足够的力量攻克渤州府之后,这才会领兵而回,他绝不会让咱们在他的后方形成气候,从而对他造成巨大的威胁。”

    听到这里,白云道长点点头道:“王爷说得是,但不知你准备在渤州府境内何处伏击他的军队。”

    龙霄摇着头道:“不是在渤州境内,而是在这里。”说着手指又向前动了老长一段距离。

    他这一指之下,白云道长与赵如风都是一惊,不约而同的道:“在翼州境内。”

    龙霄点点头道:“不错,就是这翼州之境,你们想想,这威远王老谋深算,又极是谨慎,不会想不到咱们会设伏攻击他,因此一定会派人将可疑的地方好好的查探一番,这是人家的地盘,对这些地势自然熟悉无比,即使咱们藏得再隐蔽,也瞒不过他的耳目。所以我就要找个他万万想不到的地方,这翼州离这里有近两天的路程,威远王不会料到咱们这么快会拿下了渤州府,而且会毫不停留的赶到翼州境内设下埋伏,所以他的心思多半会在宁州与渤州之间,到翼州之时会疏于防范,全速前进,这就是咱们的机会,所以不能再耽搁时间了。你们瞧,这就是通往翼州的必经之路‘断肠谷’,两山夹道,道路狭窄,正是设伏的好地方,咱们就在此地依仗地势阻击威远王,等着方靖带兵来援,一举将他歼灭。”

    白云道长及赵如风此时对他真是敬佩万分,实想不到多月不见,这位年轻王爷的心思越来越细密老辣了。

    见到两人已领会了自己的战略意图,龙霄又道:“传我军令,此次进城,务必谨遵几件事,第一,绝不可伤害玉容郡主。第二,绝不可伤害渤州府的百姓,还有……”

    赵如风见他说了这话,却迟迟不语,似乎有什么十分为难的事,忙拱手道:“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龙霄这时咬了咬牙,长叹一口气道:“还有,凡是渤州府的士兵,必须格杀无论,一个不留。”

    这言一出,赵如风还没什么,白云道长毕竟曾是出家之人,怀有慈悲之心,急忙追问道:“王爷,这又是为何?”

    龙霄知道他会有此问,脸现黯然之色道:“道长,杀孽太重,多增血腥,也非我所愿,但你想一想,咱们原本兵力就少,若是渤州府的这些士兵还在,就不得不分兵看管,若是不去管他们,等咱们兵进翼州,这些士兵若是尾随而来,与威远王大军一道,对我军形成挟击之势,到时候咱们这两万士兵,全都要血溅荒山。道长,依你所见,我该如何是好。”

    白云道长知道他的话半点不错,在这战场之上,对敌人仁慈,往往换来的就是自己人的牺牲,要成大事,有时候心肠不得不硬啊,他素知龙霄正直仁义,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怕也是痛苦无比的事了,当下不再说话,只一拱手,毅然道:“末将领命。”

    这时龙霄想到渤州城另外三门并未封锁,要是等一下攻进城中,必然会有人要去通知威远王,这么一下,会坏了自己的大计,便向这三个城门各派了一千弓箭手与三百神弩营士兵去,若是有人出城,立刻射杀。

    等到白云道长与赵如风将龙霄的命令传达完毕,五百江湖好汉与神弩营的士兵很快齐聚在他的身后。

    渤州城墙极高,约有十六七丈,而以龙霄的轻功,只能一跃六丈,这向上之势,赵如风的羽箭无法踏足,他便与白云道长商量上城之法。

    片刻议定,龙霄唤人拿了一根绳索来,将绳头套上铁钩,拿在手中,向一边的赵如风作了个手示。

    只听得赵如风一声令下,一百名神弩营的士兵便照着一处城墙一阵激射,立刻有十来名露出身躯来的渤州府士兵被射中,发出了数声惨叫,那一片的人便全都蹲下了身子。

    就在这时,龙霄与白云道长已同时飞身而出,转眼就到了城墙之下,两人同时跃在了空中,白云道长身形略慢,到了龙霄的脚下,霍然伸出双掌来,对着他的两脚奋力向上一推,龙霄的身子顿时加速上升起来,到得空中十来丈的地方,这才向上抛出了绳钩,挂在了城垛之上,伸手拉得两下,一个高大的身子已站在了渤州府的城墙之上。

    那些正躲在城垛下的渤州府士兵忽然见到墙上冒出一个人来,直如斗将军从天而降一般,全都骇了一跳,但马上反应过来,附近立即有十多士兵挥舞着手中兵器向他攻来。

    龙霄已下了必杀令,一声长啸,动手之间也不再容情,挥手两掌便劈飞五人,跟着脚下一扫,又有四人腿骨尽碎,这时见到胸前有一刀一枪同时递至,双手一出,各自抓住,用力向上一折,闻得两声脆响,那两般兵器竟一齐从中折断,他拿着半截刀枪,身子上前一欺,已回插在了那两名士兵的胸口。

    瞧到眨眼之间围在这灰袍汉子身旁的士兵全部倒在地上,周围的人全都是心惊胆战,但不得不硬着头皮向他攻至,龙霄掌挥脚踢间,又有七八名士兵被击毙。

    这时又见到他适才上来的地方跃下一个手持长剑的人影来,正是白云道长。

    白云道长一至,剑招迭动,立时也有四人在他剑下丧生。

    城上一名将军模样的人急忙道:“放箭,快放箭射死这两个人。”

    霎时之间,上百名弓箭手搭弦射来,白云道长的长剑舞出了一团雪花,护住了自己的身子,龙霄却是掌风凶猛,将那些箭羽激得倒飞而回,顿时惨呼之声响作一遍,好些弓箭手倒在了地上。

    两人双掌一剑渐渐的向外扩了一个大圆圈,那五百名江湖好汉趁些机会已一个接着一个的爬了上来,城墙之上,已向下悬了百十根绳索,这处城墙方圆五十丈之内,已全数让龙霄的人控制住。

    又过了半个小时,龙霄见至少有两千名步兵登了城,便呼喊了一声,与白云道长一道,带着五百名江湖好汉向城楼下杀出了一条血路,很快就接近了城门,几乎是砍瓜切菜一般将附近的守军消灭光,除下厚实的门闩,打开了城门。

    早就候在外面的一万多名精兵见开了门,全都呐喊着涌进了城,那些渤州府士兵早就没有了什么斗志,见到龙霄的军队进了城,便四散而逃,但比不过龙霄精兵的快捷灵敏,纷纷被击杀在当场。

    龙霄想到玉容郡主,便带着三百名江湖好汉向威远王府奔去,刚到府前,就瞧见那铁名阳手持一柄宣花大斧,骑着一匹白马,领着威远王府的亲兵正向南城门处赶去,当下也不多说,高高的跃在了空中,一掌将铁名阳劈下马来。

    那铁名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举着斧头就要向龙霄当头劈至。

    龙霄纵声长啸,抬手之间,已将那斧柄折断,将斧头拿在手上,跟着抓住铁名阳脑后的发鬓,顺手一挥,血光溅处,已将他的整个头削了下来,提在手中,高声道:“铁名阳的项上人头在此,渤州府还有何人胆敢反抗。”

    主将瞬间被杀,跟在铁名阳身后的那些威远王府的亲兵见到龙霄的手段,早就是心胆俱裂,不约而同的向后跑去,龙霄将手一挥,那三百名江湖好汉已如饿虎饥豹般的冲了出去,一一将之搠倒劈翻。

    匆忙之间,龙霄抓住一名王府亲兵提了起来,道:“知不知道玉容郡主在那里,说出来饶你不死。”

    那人骇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龙霄随手一扔,那人便筋骨俱断。

    如此这般,龙霄一连问了十来人,都说不知道朱丹霁的下落,龙霄不禁大为着急,冲进了王府四处寻找,又问了些丫环,仍是不知

    这时白云道长也带着两千多人进入王府,龙霄下令细细搜查,然而也是毫无所获。

    此时伏击威远王的大事要紧,龙霄不敢再耽搁,等到得报整个渤州府的士兵已被消灭,传令清点伤亡,方知战死一千二百人,伤了两千人,这两千伤员无法带走,只能在渤州府治疗,龙霄又怕今日这一番杀戮,让这两千人遭到渤州百姓的报复,又留下了一千人保护。

    跟着他又令由白云道长带剩下的四百多名江湖好汉作开路先锋,先到“断肠谷”附近埋伏,不许放一人过去,这样一来,即使有人想通知威远王,也要另寻山路,时间上已是来不及。

    最后一件事就是在城中搜寻马匹,偌大的一个渤州城,军民喂养的马匹不下五万,龙霄要人将其中善于奔跑的挑出来,连同昨日捕获的军马,共计一万六千多匹,传令城中所有的士兵上了这些马,在城外略作整队,便向翼州方向疾奔而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