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领地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没多久,龙霄就被几名士兵抬到了离玉容郡主的闺楼只有一院之隔的烟雅阁,又过了一阵,便有一名白发苍苍的大夫模样的人进来,问了碧痕几句,便

    给他把脉,龙霄一运内息,那脉象顿时变得忽快忽慢,忽缓忽急,时而断若游丝,时而又奔若快马。

    那大夫不由得骇了一跳,他行医四十年,从来没有见到这么混乱的脉象,全然不知道此人得的是什么怪病。

    正在沉吟间,却听到碧痕道:“大夫,我哥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这大夫那里知道龙霄的病情,但他是渤州府里最有名的神医,要是说不出来,岂不是颜面无存,只好依着适才碧痕所说的道:“这位兄台本有大寒之症,全身本就虚弱之及,刚才又拼尽余力大战了一场,寒气又散入内腑,情形十分危重。”

    碧痕本来还在担心龙霄演的这场戏瞒不过大夫,这时听他这么一说,不禁大奇,不知道龙霄又搞了什么鬼,暗自好笑,但还是一脸的焦急道:“大夫,你说他还有救没有。”

    那大夫不敢打包票,只好道:“尊兄的病情已重,正是半凭药力,半依天命,难说得紧,难说得紧。”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拿着笔来,胡乱开了些吃不死人的药,递到碧痕手上道:“姑娘,你就照着这方子抓两付药瞧瞧,唉,尊兄真是了不起,明明知道自已病重,还要拼死保护郡主,致使病症入危,若不是这样,老夫这两付药是包管好的。”他说这话,便是要推托责任,不是自己医术不济,而是病人已入膏肓。

    碧痕心中笑得更厉害,不过还得一脸哀伤的道:“是了,大夫,这话你去回郡主吧,她还等着消息哩。”

    那大夫连声应是,便慢慢的走了出去。

    见到屋中再无别人,碧痕才打了龙霄一下道:“王爷,我真是服了你,装得这么到家,连大夫都骗过啦。”

    龙霄翻起身来,嘻嘻的笑了笑,想起一事,道:“碧痕,你不要老呆在这里,出去打听一下消息,随时来告诉我,要是那个张扬尘真要是入了城,我可不能让郡主受到伤害。”

    碧痕点着头道:“王爷,你到底想不想那个张扬尘打进城来?”

    龙霄道:“这事有利有弊,要是这张扬尘入了城,威远王必然会派一部分大军赶回,就可以暂时推迟对大明朝的进攻,但是这么一来,这渤州府的防务必然会加强,咱们再要奇袭,可就麻烦得紧了。”

    碧痕道:“王爷,你说咱们能让郡主讲出那地形图所藏的位置么?”

    龙霄脸色一黯,道:“碧痕,在来这里之前,我和顾先生都低估了这位玉容郡主,从我这几天的观察来瞧,她外柔内刚,其实是个十分精明无比的女孩子,若是稍有不慎,咱们就会露出马脚,所以要时时小心,你和她如此亲密,有没有听她提过这地形图的事?”

    碧痕摇了摇头道:“郡主给我从来不谈这些,府中的事她都讲得很少很少。”

    龙霄道:“这就是了,你想想,威远王既然能把领地的政务都交给她,她又能处理得井井有条,自然不会是个平凡之辈,她对你口风紧,就是说对任何人都会有戒心,要想套出她的话,恐怕短时间之内做不到。”

    碧痕不禁道:“那怎么办,王爷,难道咱们要在这里呆很久么?”

    龙霄道:“威远王的大型战船已建造得差不多了,我料他不出一月就要强渡松阳河,咱们的时间可不多。碧痕,你与玉容郡主形影不离,绝不会没有机会,你要多多的留意这府中的可疑之处才是。”

    碧痕没想到这个任务最后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心中一阵沉重,但还是点了点头。

    又说了两句,龙霄便让碧痕打探消息去了,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她就回到了屋中,只说城墙上战事甚急,但张扬尘的军队并没有攻入城中。

    一晚无眠,碧痕来回跑了四趟,所得的消息都差不多,而玉容郡主也一直没有露面,想来是在布置守备之事。

    到了第二天清晨,碧痕第五次回到屋中,己是疲惫不堪,但脸上却露出惊奇的神情道:“王爷,张扬尘的军队全部被击溃了,听说是城里的士兵忽然从城外的地下冒了出来,从后面将他的军队打败的,那个张扬尘也不知跑到那里去啦。”

    龙霄一听,顿时也是一惊,从床上坐起,这威远王果然老谋深算,事事留了后着,这城中必然有通往外城的地洞,玉容郡主才能这般的出奇制胜,那张地形图,真是太重要了。

    正想着,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龙霄估计是玉容郡主到了,连忙向碧痕一使眼色,躺倒在了床上。

    没一会儿,果然是朱丹霁带着几名侍女匆匆进来,到跨入屋中,便道:“碧痕,你哥怎么样,吃了药有没有醒?”

    碧痕脸现担忧之色,摇了摇头道:“还没有,郡主,我真怕哥哥会有事。”

    朱丹霁神情间也是一片黯然,安慰道:“不会的,吴大哥是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说着已坐在了床边,轻轻的唤道:“吴大哥,吴大哥,你醒醒,你醒醒啊,小妹来看你来啦。”

    龙霄早就有些话想要问她,但还是等朱丹霁连呼了数遍之后,这才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道:“郡主,是不是郡主来啦。”

    朱丹霁听他说话,顿时大喜,道:“吴大哥,是我,是我啊,你能不能睁开眼睛。”

    龙霄又等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的撑开了双眼,只是朦朦胧胧的无神至极。

    朱丹霁见龙霄能够醒转,更是高兴,侧目见到碧痕端了一碗药汁过来想要喂他,连忙接了过来,让碧痕将龙霄扶起,靠在软枕之上,这才道:“你们都下去吧,这里有本郡就行了。”

    等到所有的人都退下,朱丹霁这才用樱唇试了试温度,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药渣,一手端药,一手拿着青花瓷勺,很细心的喂入龙霄的嘴中。

    龙霄默默的望着朱丹霁,只见她眉若远山,面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因一夜未眠,甚显疲倦,但还是一脸的温柔,全然不见昨晚的威严刚烈,心中不由深深的一叹,若不是身负重任,情出无奈,他那里会忍心来欺骗这个绝色的少女,顾子通这个馊主意,真是害人不减啊。

    见到龙霄一口一口的把药汁咽完,朱丹霁嫣然一笑,将碗放回桌上,然后重新坐到床沿,柔声道:“吴大哥,你好些了么?”

    龙霄点点头,略微显出了些精神,道:“好些了,对了,郡主,城外的逆军被击败了吗?”

    朱丹霁也点头道:“都被咱们打散了,只是可惜的是没有抓住那张扬尘。”

    龙霄道:“郡主,你还真是厉害,不是说那个张扬尘挺会带兵打仗么,谁知道只一晚便败在了你的手中。”

    朱丹霁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个张扬尘的确是个人物,这次居然能煽动近三万名士兵作乱,也怪不得铁将军一时抽不出人来救援王府。”

    龙霄心中一动,道:“郡主,咱们渤州府现在还有多少人啊,怎地连区区三万人也弄得有些手忙脚乱?”

    朱丹霁此时怎会对龙霄产生疑心,说道:“这次咱们对大明朝的战争,几乎调集了全领地的兵力,整个渤州府也不过还剩下四万人,许多还是暂时征募的新兵,这一次要不是有父王早就留下来的密道,咱们派人忽然操了姓张的后路,打乱了他的阵脚,胜负之数,还很难预料。”

    龙霄道:“王爷真是神机妙算,早料到今日之事了,在下实在是佩服,但不知这些密道修了多久了?”

    朱丹霁想了想道:“至少二十多年了吧,我还没出世就有一些啦,后来又陆陆续续的修了一些,父王常说,这渤州府的地下坑道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可藏百万雄兵,退可守,出可攻,可耗了他不少的心血。”

    龙霄忽然笑道:“这么说来,王爷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准备打这场仗了。”

    朱丹霁慌忙道:“也不是,父王当年一定为对付天煞族的人准备的,那时的大明朝还不象现在这样混乱,父王还是忠心之极。”

    龙霄也不去点穿,又道:“这坑道地形这般复杂,咱们的人是怎么出城的,难道就不怕迷路吗?”

    朱丹霁微笑道:“父王早就留有一份图纸在府中,曾吩咐我在万不得以之时可以拿来使用,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

    龙霄知道再问下去便会引起朱丹霁的戒心,还是步步小心为妙,当下转了个话题道:“对了郡主,王爷这次出兵可不是帮了天煞族的恶人,要是他们也起兵怎么办,大明朝被两面挟击,分兵乏术,难道王爷就不怕大明百姓遭难么?”

    龙霄对这话着实有些难以回答,只得道:“这事在下还要考虑考虑再说。”

    朱丹霁点点头,咬了咬嘴唇,鼓起了勇气,拉着他的手道:“吴大哥,这事自然要等到你养好伤再说,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我的。”

    这话言毕,她已是满脸通红,娇羞无限,自己如此做,已是给了龙霄接受他的信号,当下不敢再久呆,纤手松开,站起身来柔声嘱咐了两声,便出了屋去叫碧痕进来。

    龙霄见到她烟柳般婀娜的身子走了出去,已是闭目暗暗长叹,面对这样美艳聪慧的少女,他心中又何尝没有动情,但大事已定,要不了多久,两人必定会有兵戎相见的一天,真到了那时,万万要保全她,不要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才是。

    思索之间,碧痕已到了屋中,龙霄忙睁开眼来道:“碧痕,那地形图今晚郡主拿出来瞧过,你明天去悄悄的打听一下,今晚自从咱们离开郡主后,她都去了那些地方,你再想想,这些地方中那里最是可疑。”

    见到碧痕点头,龙霄便叫她回去歇息,另外换了一名侍女前来守候,自己则倒头大睡。

    到了第二天上午,朱丹霁过来小坐了一阵,就去府中议事大厅处理政务了,而到了正午时分,碧痕才进了屋,将一名侍女唤了出去。

    龙霄知道她定是带着消息来了,见她走近,连忙轻声道:“怎么样,问到些什么了吗?”

    碧痕点着头道:“问到啦,昨晚府中解了围之后,郡主只去了两个地方,先是回到了她的书房,然后便直接去城墙上找那骠骑将军铁名阳。”

    龙霄一喜,忍不住道:“好啊,这地形图就在这书房里了,今晚我就去找一找,那书房在什么地方。”

    碧痕道:“就在郡主寝宫的第一楼,王爷,你还是带我一起去,我熟悉那里的环境,办起事来方便些。”

    龙霄点点头,表示应允。

    半日光阴过去,好不容易等到夜深人静之时,龙霄便背着碧痕出了屋,纵身上了屋脊,那玉容郡主的寝宫离他所居之处只有一院之隔,是以很快就到了。

    在碧痕的指点下,龙霄先从二楼一扇开启的窗户中蹿了进去,见是间无人的小屋,外面还有间屋子,隐然有鼾声传来,碧痕轻声道:“王爷,这里睡的是郡主的奶妈,下面书房的钥匙在她身上的。”

    龙霄点点头,悄悄的走了出去,见果然有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侧躺在床榻之上,一指伸出弹在了她脑后的玉枕骨上,那妇人鼾声立止,昏晕了过去。

    碧痕快速的从她除下的衣裳中解了串钥匙下来,向一道门指了指,龙霄便轻轻的打了开来。

    顺着楼梯直下,到了大厅右侧的一间房,碧痕用那钥匙缓缓的打开一个大铜锁,然后向大门外指了指,龙霄看了过去,却见灯光闪烁,隐隐有人声传来,知道她是在提醒自己外面有人巡夜,要小心别弄出声响。”

    进入房间,碧痕打开窗,一涨清亮的月光顿时泄入屋中,却见甚是宽敞,四壁全是书籍,却不知那地形图藏在何处。

    龙霄道:“碧痕,咱们分头找,那图纸应该不会小,要多注意夹层什么的。”

    说话间两人便各自细细的寻找起来,但书中,橱柜中,甚至盆景里都找遍了,全然没有线索。龙霄又想起司马琴家的密室,将屋中所有可以旋转的东西都拿来扭动,然而还是没有收获。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两人在这书房里己呆了两个多小时,花图,山图,佛图倒是见了不少,却唯独没有什么地图。

    龙霄正在焦燥之时,却见碧痕正借着月光瞧一付岁寒三友图的下轴,不由过去悄声道:“碧痕,你还不找,瞧这些古画做什么?”

    碧痕道:“王爷,你来瞧这画轴。”

    龙霄将眼凑了上去,却见那画的下轴处微微的破损的地方,心中顿时一亮,轻声道:“这画经常有人摸过。”说话间已掀了起来,用手在它的壁后摸了又摸,却没有什么发现,不由大是失望,放下画正要转身,却见到碧痕忽然抓住那画轴向下一拉,只听得“喀”的一声轻响,靠左墙的地面上忽然现出一个黑洞来。

    龙霄一时大喜,在碧痕脸上亲了一口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碧痕轻轻一笑道:“能够让这画轴破损,必然要用一些力,我也只是想试试瞧,没想到真是要向下拉。”

    龙霄知道此时不能再耽搁,过去一瞧,隐隐见到一排石级向下延伸,却不知到底有多深,唯恐有危险,便让碧痕在上面等着,自己掏出了火折子来,满怀戒备,慢慢的走了进去。

    大约下了三十来级石级,就到了地底,龙霄瞧壁上凿着些油灯,便用火折子去引燃,火光之中,但见是个四五丈宽的方室,里面空无一物,却在空中两丈余高的地方用一根细线悬着一个三尺来长的铁匣子。

    龙霄暗暗欢喜,想那地形图必然就在上面了,将身子一纵,伸手摘到了那铁匣,向下一拉,那绳子竟然轻易的便断了。

    然而就是这绳子一断,忽听得“嗖嗖”之声不绝于耳,无数的弩箭从四面八方射了出来,来势极为强劲。

    龙霄骇然一惊,一边拼命后纵,一边用双掌奋力狂舞,护住了周身,将那些弩箭激得又四处乱飞,等他回到台阶,发现衣裳上己被刺穿了两个洞,幸亏都是贴身而过,背上满是冷汗,这样的机关,若是他轻功与内力稍差,便难逃其祸了。

    拿起这铁匣,龙霄不敢去立马打开,而是将它放在地上,拿起一根弩箭,将盒盖处一挑,那盒盖应手而开,露出了一个紧裹的布幅,却并无什么暗器射出。

    龙霄拿起那布幅一展开,借着屋中的光亮瞧去,只见这里面将整个威远王领地的山川河流,高山低丘,城池形状等等一切都悉数录在其中,而渤州府的地底密道也豁然在列。

    匆匆一观,他又紧裹起来,向密室上方走去。

    碧痕正在上面等得焦急,见到龙霄出来,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急忙问道:“王爷,找到没有?”

    龙霄一扬手中的布裹道:“就是这东西,碧痕,咱们快将一切恢复原状,明天一早,你就向郡主说我的病又发作了,要去找我的师父才能冶好,咱们尽快出城去,我还要去做一件事,才有可能彻底击败这个威远王。”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