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勇救郡主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碧痕走后,龙霄果然是卧榻不起,只等着她带消息过来。

    到了第三天下午,碧痕这才兴冲冲的到了龙霄的屋中,见他还在床上躺着装病,便推了一下道:“王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郡主终于答应过来瞧你了,就在今晚。”

    龙霄早就腰酸背痛的快要支撑不下去,闻听碧痕这么一说,顿时一骨碌的翻身坐了起来,喜道:“真的,哈哈,咱们是大功告成了。”

    碧痕却摇摇头道:“这还未必,郡主说她今晚来瞧你,不过是怜你之才,绝无其他的意思,而且这已是破例,日后再不会如此。”

    龙霄此时信心又起,对这话并不放在心上。

    不觉到了夜间,眼瞧着子时已过,龙霄正在床上将身子翻来翻去的不耐烦,只怕那玉容郡主爽约不至。

    就在这时,听到屋外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他便知道是碧痕与玉容郡主到了,连忙将神色一黯,变得无精打采起来,冲口就是几声无力的咳嗽。

    果然门口处传来极轻微的敲门声,龙霄故意等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去开了门,却见门外花荫婆娑,清风袭人,如水的月光之下,正站着两位身姿袅袅婷婷的美人儿。

    那朱丹霁一边进屋,一边向碧痕做了个手势,碧痕便点点头,站在屋外,将门虚掩了过去。

    石屋中空无它物,甚至连桌椅之类的也没有准备,龙霄只得向床榻之上一指道:“频儿姑娘,你请坐。”

    朱丹霁摇了摇头道:“吴大哥,你身体欠安,还是坐上去休息吧,我这次来一为探病,二来也想给你说清一些事情。”

    龙霄听她的口吻有些不对,再仔细的瞧去,却见朱丹霁不如那日衣着随便,穿着杏黄绣凤衫子,外罩白纱披风,裙裾之下,微露出一双猩红色的鞋儿,春黛樱唇,艳光明姿,雍容高贵之态已形诸于外,那里还象名侍女模样,心中顿时忽忽一跳,心知事情有些不妙。

    见到龙霄躺坐在了床榻之上,朱丹霁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便道:“吴大哥,你的病情如何。”

    龙霄有气无力的道:“偶感了些风寒,积聚在内腑,一时遣散不开,有劳频儿姑娘挂念了。”

    朱丹霁点点头,暗忖:“碧痕这个小妮子,将她哥的病情说得挺重,只是想让我来这一趟,兄妹情深,这也怪不得她。”

    她此番来,早就打定了主意要说什么话,当下道:“吴大哥,有一件事小妹对你有所隐瞒,今晚越礼造访,便是想给你说清。”

    龙霄不由道:“频儿姑娘但请一言。”

    朱丹霁道:“吴大哥,对不住,我并不是什么频儿姑娘,而是本府的玉容郡主,你别去怪碧痕,是我让她骗你的。”

    龙霄实在没想到她竟然一下子就直言了身份,真是打乱了自己的阵脚,但不得不做出万分吃惊的表情,张口结舌的道:“什……什么,你便是玉容郡主。”

    朱丹霁点点头道:“不错,你妹妹就在外面,不信她可以作证。”

    龙霄这才“哎呀”一声,便要下床来行礼。

    朱丹霁连忙制止道:“吴大哥,你有病在身,不必如此拘礼。”

    龙霄自然是落得轻松,仍在床上坐着,闭目仰天道:“在下真是笨到家了,以姑娘这样的容貌风采,我早就该想到绝非是平常人家的女子,小妹误我,小妹误我啊。”

    朱丹霁默默的瞧着他,半晌才道:“吴大哥,你的心意,碧痕都告诉我了,实在抱歉,这份感情,小妹无法接受?”

    龙霄听到这里,顿时傻了眼,早就准备好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只得道:“为什么?”

    朱丹霁见他的样子好象可怜巴巴的,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吴大哥,不可否认,你的文才,的确是让小妹很是仰慕,但你知不知道,我的父亲便是威远王,勇猛过人,英雄盖世,是我从小大到的偶像,而你虽然外表雄壮,但从葬花之举来瞧,性格过于柔弱多愁,如果是做一文友,自然是不作他人之想,但要想别有……别有所思,吴大哥,你还是死了这片心吧。”

    龙霄一边听她说,心中一边呼着“糟糕”,这才知道自己实在有些天真,“大汉葬花”的创意弄巧成拙,大大的失败了,实在白白的浪费了许多时间,不由是暗暗叫苦。

    朱丹霁也非一般的女子,既然将事情说了开去,绝不再行罗嗦,便待向龙霄告辞而去。

    正在这时,忽听得外面战鼓之声大作,夜空中跟着传来非常激烈的兵器交鸣与马嘶人呼之声。

    朱丹霁脸色一变,实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再向龙霄多说,急急忙忙的就要出屋。

    龙霄对这样的变化也大为奇异是,连忙道:“郡主,我跟着你一起出去。”

    朱丹霁闻言,不得不回过头来道:“吴大哥,这不是赛文比诗,你去了也没什么用,再说你的病……”

    龙霄道:“听前府之声,八成是发生了兵变,在下曾学过一些技击之术,或许能帮上郡主一丁点忙,至于在下的病,倒还能支撑。”

    事情紧急,朱丹霁也不及细想,便点点头应允了,率先走出屋去,龙霄与碧痕跟在其后。

    刚走出后花园,威远王府的上空已是映红了一片,无数的侍女与粗役在府中来回乱窜,惊叫之声不绝于耳。

    朱丹霁带着两人穿过两个院落,便见到府中的一队亲兵正在向前院里赶,瞧清带兵的人,连忙叫了一声:“周将军。”

    一名四十来岁,头戴战盗,身披铠甲,手持长剑的将官回头见到朱丹霁,连忙奔了过来跪下。

    朱丹霁手一挥道:“周将军免礼,到底发生什么事?”

    那周将军道:“禀郡主,大事不好了,镇北将军张扬尘反了。”

    朱丹霁身子不由一颤,失声道:“你说什么,张扬尘反了。”

    那周将军道:“不错,是张扬尘反了,他已领着军马围在了渤州府城下,进攻王府的人是他城里的内应,似乎是想对郡主不利。”

    朱丹霁脸色一阵苍白,但终是枭雄之后,胆色也异于常人,很快就冷静下来,对那周将军道:“你传我的命令,要府中的亲兵竭力剿灭反贼,事成之后,本郡将按功重赏,另外你再派些身手敏捷的士兵冲出贼军的包围,到骠骑将军铁名阳那里去,要他速速派兵来援。”

    那周将军道:“末将听令。”站起来又道:“郡主,如今军情不明,你还是避一避吧。”

    朱丹霁摇摇头道:“来不及了,敌人既然来袭,绝不会没有准备,定然会将王府全部围住,我和你一起到前面去,可以激励士兵,稳定军心。”

    说着就让那周将军先行,自己跟在其后,只是莲脚娇小,走得并不快。

    龙霄在旁边一直听着两人的对话,随在她身边道:“郡主,那镇北将军张扬尘是怎么回事?”

    朱丹霁边走边道:“这张扬尘过去本来是大明朝庭派到咱们领地的一员大将,带兵打仗很有些本领,平时对我父王也是百依百顺,并无异状,父王甚为倚重相信他,这次与大明朝作战,不仅没有除掉他,反而任命他为前面宁州府的太守,没想到他竟然会造反。”

    龙霄一听,心下却是一喜,暗道:“天助我也,这张扬尘此举虽然未必成功,但也可以帮我打打头阵,将渤州府的兵力消耗一部分,而我随在这玉容郡主身旁,也能知道一些这里的兵力部署。”

    说话间,三人已到了王府的议事大厅,在一片极是宽敞的庭院前,那周将军与另外两名将官正领着数百名王府亲兵手持刀盾严阵以待,而激烈的厮杀之声便是从前面的庭院里传来的。

    那周将军与另外两名将官见到朱丹霁出来,都过来见礼。

    朱丹霁连忙道:“敌人有多少人?”

    一名将官禀道:“回郡主,敌人是从正门与东侧门攻入的,数目虽然不祥,但据末将估计应该在两千人以上,必然是那张扬尘过去留在城中的旧部。”

    朱丹霁又道:“派到铁将军那里求援的人冲出去没有?”

    那将官道:“郡主,铁将军已先派人送信来了,说是城外张扬尘的军队正在登城,攻势非常凶猛,他正在调遣人手,要隔一阵子才能抽出人马来,要咱们务必坚持到援军前来。”

    朱丹霁点点头,一脸的沉毅,忽然走到议事大厅的台阶之上,扬声道:“各位士兵听好,今晚来袭之敌都是些不堪一击的跳梁小丑,骠骑将军铁名阳的援军就要到了,到时内外挟击,自然可以将这些人全数剿灭,有退后一步者,杀无赦,有毙敌一人者,赏黄金千两,连毙三人者,官升一级,本郡就站在这里瞧着你们杀敌,与你们同进同退。”

    她这声音一出,王府亲兵们的士气果然被激发了出来,不知是谁领的头,喊了声“保护郡主,誓死不退。”霎时之间,所有的士兵都喊了起来:“保护郡主,誓死不退”“保护郡主,誓死不退。”声音越喊越高,已传到了外面的庭院中。

    龙霄见到这朱丹霁的举动,也不由暗自点头赞许,心想自己倒是瞧错她了,本认为这女子只是一名性喜翰墨的柔弱女子,没想到竟会做出如此刚硬激昂的举动。

    此番来犯之敌并不少,威远王府中又抽了些士兵随军远征去了,一时疏于防备,过了二十分钟后,呐喊厮杀的声音渐渐逼近,没一会儿,就见到一些亲兵边打边退的到了这庭院,后面跟着许多拿着各式兵器的士兵,右肩之上都绑着一根白带。

    两边士兵顿时交战在了一起,庭院之中,刀光剑影,人头叠动,拼斗惨叫之声不绝于耳,鲜红的血液,已留了一地,便是院中的树杆,枝叶、花瓣之上,也无处不是溅着血点。

    王府内的亲兵刚才被朱丹霁的语言所激励,无不是奋勇杀敌,那些绑着白带的士兵人数虽然略占优势,但却无法再向前推进了。

    正在这时,从外面又涌进来一簇士兵,领头的一人,手持鬼头刀,铜盔铁甲,身材彪悍高大。

    这时龙霄听朱丹霁轻轻说了句:“原来是他。”不由侧头道:“这人是谁?”

    朱丹霁道:“这人名叫屠人杰,原是张扬尘手下的将领,是父王见他武艺高超,特意调到渤州府来当督军校尉的,没想到是养虎为患,竟有今日之事。”

    那屠人杰一进院门,远远的见到玉容郡主,便将鬼头刀一挥道:“大家伙都听清楚了,活捉反王之女朱丹霁,镇北将军重重有赏。”

    说着一边让身边的人全部向王府亲兵扑去,自己向前一跃,刀光闪动处,已将一人拦腰斩断,他杀了这人,并不停歇,呼呼两刀劈出,又有两人倒在了地上。

    龙霄见此人刀法虽然颇是凌厉,内力也算不弱,但若自己与之交手,不出五十招,就能将他毙于掌下,正要纵身而出,转念一想,自己正要借这些人之手削弱渤州府的军队,此时正好坐山观虎斗,只要等会能护住碧痕与这玉容郡主便行了,又何必多事,当下便停住了脚步。

    战不了多久,又听得身后传来一阵呐喊之声,竟是又有军队从后园处杀至。

    那周将军连忙道:“快快护住郡主,快快护住郡主。”立刻便有几名土兵过来,涌着朱丹霁等三人到了庭院中间,所有的王府亲兵顿时围成了一个圆圈。

    刚调整好阵势,适才龙霄他们出来的地方就又黑压压的冲出数百人来,将整个庭院堵得水泄不通。

    这一下优劣之势已显,王府的亲兵纷纷在刀枪之下丧生,护住玉容郡主的圆圈已愈来愈小。

    朱丹霁见此情势,心知今日已无幸理,不由长长一叹,向龙霄道:“吴大哥,碧痕,是我连累你们了,等一下能不能逃生,你们自己设法罢。”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身边一名亲兵的手中拿过了一柄长剑,厉声道:“姓屠的,你想抓住本郡,要挟我父王,告诉你,别痴心妄想了,本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等父王领兵折返,你等一定会被千刀万剐,不得好死。”

    说罢这话,朱丹霁一咬银牙,闭起了美眸,举起了长剑,便要向自己的玉颈刎去。

    眼瞧着一名绝色美女就要红颜零落,香消玉殒,龙霄抢过一步,右臂一伸,两根手指已挟住了她的剑身。

    朱丹霁手中一紧,长剑竟是纹丝不动,睁开了眼来,却见是龙霄出手,心中微微一楞,但还是凄然道:“吴大哥,你让我死,要是我落在这些贼人手中,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欺辱,唯有一死,才能保得清白之躯。”

    龙霄缓缓的把她的长剑放了下来,微微一笑道:“郡主,先别慌,天塌下来,有吴某给你撑着。”

    碧痕与朱丹霁相交极深,这时也扑过来拉住她道:“郡主,没错,你相信我哥的话,他会有办法的。”

    朱丹霁瞧见龙霄的一脸的沉稳威严,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神情,那里还见得到当日葬花的半点风采,不禁大为诧异,心想此人的性格变化怎地会如此的大。

    龙霄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又是点头一笑,也不多说话,纵身而起,如一头大鸟般的在空中掠过,片刻工夫,已到了屠人杰头上。

    那屠人杰斗然见到自己头上落下一个黑影,骇了一跳,连忙举刀去削他的足端,却听到风声大作,原来对方凌空一掌,已抢先而到。他也算是见多识广,单是见这掌风来势,便知道自己万万承受不起,匆忙间一个“懒驴打滚”,躲避了过去,但闻得数声惨呼,则是在他身旁的三名士兵被这雄霸的掌风扫中,霎时骨折筯断。

    龙霄落在地上,见到屠人杰已站了起来,当胸便是一掌插去,当真是迅疾无比,屠人杰一边挥刀迎战,一边招呼身边的士兵齐攻,但龙霄那里会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右掌逼住屠人杰的鬼头刀,左掌一阵乱劈,排山倒海般的掌力涌出,顿时有十几士兵死在了他的手中。

    转眼已过了三十来招,龙霄见到屠人杰的武功套路,心中已是有数,对方用的是少林派的“伏魔刀法”,只是并未学全,施展起来并不能圆转无碍。

    当下纵声长笑道:“‘伏魔刀法’刀法何足道哉,三招之内,我就要制住你胸前的‘膻中穴’,姓屠的,你信不信。”

    屠人杰此时已知他的武功远胜于已,但听到说三招之内便能制住自己,还说明了穴道位置,心中全然不信,呼的一刀劈出道:“那里来的贼人,好大的口气,小心把大胡子吹掉了。”

    龙霄哈哈一笑,右臂陡伸,向他左肩抓去,那屠人杰便来削他的手腕,龙霄这一招并不用老,避过刀锋,反手又向他面门抓去,屠人杰见这招来得快疾,连忙将刀锋一竖,只等他的手掌自动送上门来,谁知龙霄这一招仍是虚招,右脚忽然一起,竟向他的裆部狠狠踢去。

    屠人杰此时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上身,却不防他这骤然间一脚,此时来不及纵身避开,手中之刀也无法向下劈出,匆忙间只好用左手去挡住龙霄的这一脚,这样一来,他的双手一上一下,中间却是空门尽露,龙霄余下的左手两指快如闪电般的一伸,已点在了他的“膻中穴”上,顿时让屠人杰浑身酸软无力,鬼头刀掉落在地。

    他一把抓住屠人杰的胸口,将他高高举起,右腿踢飞几名想来求援的士兵,声如炸雷般的道:“你们的头领在此,还不住手。”

    他身材高大,此时手举一人,声如霹雳,威风凛凛的犹如天神下凡一般,顿时将全场的人都震住了,纷纷停下手来。

    龙霄又道:“姓屠的,叫你的人将兵器丢在地上,否则你性命不保。”

    谁知那屠人杰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身体虽然酸软,但嘴还能言,挣扎着道:“此地本是大明疆土,各位也是大明子民,威远王不思皇恩,犯上作乱,人人得而诛之,大家不要顾忌我,快……”他这话还没说完,却被龙霄向上一拳,击晕了过去。

    随他而来的那些士兵正在犹豫之时,却闻得一个清鹂的女子之声道:“大家不要听这恶贼煽动,威远王爷出征,并非是想谋夺皇位,而是当今圣上昏庸无能,姑息养奸,无法让大明朝的百姓安居乐业,威远王爷是想解大明百姓于倒悬之苦,推翻昏君,剿灭奸贼龙霄,扫除天煞族,让咱们大明百姓再无忧患,实乃仁义之师,岂能容人污蔑。”

    说这话的自然就是玉容郡主朱丹霁了,她跟着又道:“大家再想想,威远王爷神威天纵,手下战将上千,军队数十万,就算是那张扬尘的奸计一时能够得逞,但他终是螳臂挡车,王爷只要派出一小部分军队回到渤州府,大家只怕难逃一死。不过本郡念你们都是受人蒙骗才做出这般事情来的,格外开恩,凡今日丢弃刀枪归降者,既往不咎,绝不会受到任何责罚。本郡言尽于此,事关各位生死,大家三思而行。”

    龙霄默默听着朱丹霁的话,心知她的言语软硬兼施,字字打动人心,多半会起到效果。

    果然,先是闻到几声兵器坠地的脆响,接着便响起了一片,所有跟随屠人杰作乱的士兵都跪了上来,纷纷道:“郡主饶命,郡主饶命。”“小人们一时糊涂,听了奸人的哄骗,还望郡主开恩留情。”

    朱丹霁见到局势已受控制,暗暗舒了口气,但脸上却不动声色,调度王府余下的亲兵安置这些士兵,此时隐隐听到城外不时响起厮杀之声,心中又是一紧,若不是战事十分吃紧,那骠骑将军铁名阳的援军早就该到了。

    正在思想之间,忽然想起了今日自己的救命恩人吴明,连忙回头去瞧,顿时一呆,却见龙霄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碧痕跪在一旁哭喊着叫道:“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朱丹霁见状,心中莫名的一慌,连忙奔过去道:“碧痕,你哥怎么了?”

    碧痕哭丧着脸道:“我哥这些天本来身子骨就不好,今天为了郡主,死命的支撑,现在只怕……只怕病情加重啦。”

    朱丹霁本来就对龙霄有几分好感,只是嫌他不够刚强,但今日见到他力擒屠人杰的神勇,早就是又惊又喜,芳心暗动,这时不由着急道:“我……我去叫传王府的最好的大夫来给你哥诊冶,碧痕,你叫几个人抬你哥先到烟雅阁去躺着。”

    她正要去叫大夫,却见龙霄还在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道:“郡主……郡主……怎么样了……她……有事没……没有。”

    朱丹霁见这个文武双全的男子对自己如此情深意重,再也忍不住,真情流露,紧紧的握住他的手道:“吴大哥,吴大哥,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谢谢你这么……这么关心我。”说着说着,秀眸一热,一串珠泪便潸潸的流了下来。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