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情挑郡主(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随着法慧将朱丹霁等远送至山门之外,见到一众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去,这才打开了碧痕给自己的纸条,却见上面写着几排绢秀的小字“王爷:明日未时,你到威远王府大门来,我给郡主说了,给你在后院里安排了个花匠的活计,方便接近郡主。”

    见到这些字迹,龙霄心中一阵郁闷,那个老顾,真是过份,表面上给了自己一个香艳的任务,但却不知做起来会如此的高难度,碧痕让他到王府里去当花匠,可自己连花都认不完,那里是这块料啊,又只有临时抱佛脚,自学成才了。

    当下便不再跟着法慧进去了,叫了一声:“法慧师兄。”

    法慧说了刚才那番似是而非的禅机,正在怕交不了这大恶魔的差,听他发话,心中一跳,但众弟子在场,不敢乱语,忙道:“阿弥陀佛,法晦师弟还有什么见教。”

    龙霄也合什一礼道:“师兄,我一向闲云野鹤的云游惯了,到了这寺中,还真有些难以清静,不如现在就告辞了。”

    法慧一听灾星将去,不由大是心花怒放,连连感谢佛祖保佑,但嘴中还是道:“师弟昨晚方至,为兄实是深恨未能多多切磋禅理,怎么不多住此日子,真是可惜可惜。”

    龙霄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暗笑,大声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师兄诚心挽留,贫僧就在寺中再留些日子吧。”

    法慧这话本是习惯性的客套,不想这恶魔竟然打蛇随棍上的应了,直恨不得搧自己老大两个耳光,慌不迭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其实为兄虽有意挽留,但枯禅静室,原不是师弟的性情,为兄岂能以一已之私来拘束师弟的大自在修行,师弟还是远游为妙,远游为妙。”

    龙霄哈哈一笑,道:“师兄还真是替我着想啊,好吧,走就走,咱们是后会有期。”说着举手合什一揖。

    那法慧暗道:“什么后会有期,这样的恶魔当然是后会无期,永无后会才好。”但还是一躬道:“后会有期,后会有期。”只是那个“有”字实在是含糊无比。

    龙霄知他心意,点点头,又向法慧身后的众僧人道:“你们这些孩子,不要一天到晚只知道敲木鱼,要跟着主持方丈多多学习才是,他的禅理,可是高深莫测,妙用无穷得紧啊。”

    那些僧人连忙都合什一揖,恭恭敬敬道:“师伯教训得是,弟子们谨记在心了。”

    龙霄点着头,连说了几声乖孩子,这才纵声一阵长笑,全然一付高僧状,挥袍举步,在众僧人的目送中飘然而去。

    走出大觉寺约有两里远,龙霄就钻出一片长草丛中,将僧帽袈裟脱在了里面,这才向客栈而回。

    匆匆的吃过饭,龙霄见高通义不在,想是打探军情去了,便唤来了那日得过他赏金的伙计,让他去城中寻几名有经验的花匠来,事情办得好了,自己又有重酬。

    发财的机会谁会拒绝,那伙计一溜烟的便出去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带着十来名衣着普通,年纪都在三十岁以上的男子进来。

    龙霄不想这伙计竟如此夸张,超额完成任务,骂了他两句,但仍然给了赏金。

    一众花匠济济一堂,便如开会一般,龙霄请他们将自己的种花经验都讲出来,将各自赏黄金百两。这些花匠听到有如此好处,当下纷纷畅所欲言,虽然将自己的独特秘技隐而不谈,但也远比书本的知识丰富实际,龙霄一边用心记忆,一边做着笔记,眼瞧日斜向西,便让客栈的人送来了晚饭,一边吃一边听课,直到深夜方散,但已是受益良多。

    到了第二天,过了午后,龙霄就收拾了一些必需物品,再三吩咐客栈的人善待黑煞,这才向威远王府走去。

    王府前面有许多士兵守卫,龙霄也不想去惹麻烦,远远的就停住了脚步,等着碧痕出来。

    没过多久,果然便见到碧痕穿着一身粉色罗裙袅袅婷婷的走出,龙霄连忙迎了上去。

    瞧着龙霄,碧痕顿时冲着他嫣然一笑,轻盈的走了过来,见左右无人,才压低着声音道:“王爷,昨天你的胆子真大,我还担心你露出马脚来呢。”

    龙霄嘻嘻一笑道:“有那个法慧和尚在,我的马脚是露不出来的,对了,碧痕,你怎么想起要我当这个花匠的。”

    碧痕道:“王爷,你不知道,玉容郡主是最喜欢观赏花卉的,也最喜欢与爱花的人聊天,我瞧你文采似乎有点欠缺,只有在这上面下功夫啦。”

    龙霄叹了口气道:“什么文采似乎有点欠缺,你这太对我客气了,我根本就是毫无文采,碧痕,你的情报工作倒是做得非常到位,可我真是要赶鸭子上架了。”

    碧痕也摇着头,老老实实的道:“这倒是,王爷,若是你用本来面目去与郡主接近,或许还有五六成的把握,可是现在真的是很难很难很难。”

    她说一个“很难“其实就有些打击龙霄的自信,谁知是一连串的”很难”下来,更是让龙霄接近闷绝身亡的边缘,但就是这样,反而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暗道:“碧痕啊碧痕,那你是说我没什么法子啦,好,我倒要让你瞧瞧,这个玉容郡主,我是铁定要泡到手的。”

    这话他当然没说出来,便道:“碧痕,咱们到底成不成只有做了才知道,先进了王府再说吧。”

    碧痕点点头,领着他向大门走去,门外的守兵都认识这个与郡主形影不离的女校书,见她带着人入内,只简单的询问了两句,就让两人进去了。

    进得府来,穿过层层叠叠的院落楼阁,又过了几道弄堂,顺着曲廊,跨进一道月牙门,便是威远王府的后花园了,刚一踏入,龙霄顿时眼前一亮,只见后花园占地极大,阳光之下,却是奇花争妍,翠竹斗碧,亭榭精巧玉立,假山玲珑竞秀,一排排的花林粉舞绛飘。走近了瞧,见那些各类花儿姹紫嫣红,颜色尽有,形态各异,便如千百名瑶池仙子入浴前铺的一地各色霞裳,又如是千百名美女在风中婀娜摇曳,或含如处女,或放若艳妇,色态媚人。一缕缕芬芳似乎把人也要薰得透出芬芳来。龙霄一时之间,瞧得眼花缭乱,如痴如醉。

    碧痕见到龙霄的神情,轻轻一笑道:“王爷,这里美吗,可比你的逍遥王府的花园要强多啦。”

    龙霄道:“岂止比逍遥王府要强,那皇宫里的后花园我也去过,地方虽然差不多大,但这里的花草种类我瞧还要比皇宫里的还要多一些。”

    碧痕听他这么一说,又好奇的道:“王爷,你是来自外面世界的人,你们那里花园也有这么漂亮吗?”

    龙霄摇头道:“没有,外面的气候是一年四季,温差大得很,春桃冬梅,各依季节而开,而且花季也不长,不象这里,什么桃花、李花、杏花,一古脑的全开在一处,真是和仙境一样。”

    碧痕道:“那这么说来,还是咱们桃源里住着要好得多。”

    龙霄点头道:“不错,若是没有战争,在桃源里悠闲自在的生活,的确是很惬意的事情。”

    碧痕心中一直藏着一件心事,此时见说到这里,忍不住问道:“王爷,要是今后你把什么事情都办好了,是会住在桃源?还是回到外面?”

    这个问题其实龙霄目前也无法回答,只好默默的又摇了摇头。

    碧痕见龙霄摇头,心中也很是着急,不由在数株紫薇树下停下了身子,靠在他的胸前,痴痴的凝视着龙霄道:“王爷,我不管,我是你的贴心侍女,你到那里我都要跟着你,服侍你,可千万不要把我丢下不管,你能不能现在就答应我,能不能?”

    龙霄望着碧痕殷切的眸光,明白她对自己的情意,轻轻的点了点头,在他心中,并不是仅仅一个碧痕,朱芷清、朱芷贞、司马琴,这几个女孩子他没有一个放得下,但外面的世界里,还有君仪、谢如云、花香芸、柳琬、苏菲菲让他时时牵挂着,这些观念与习俗都不相同的女人,要想将她们溶合在一处,实在是个天大的难题,但他会尝试着去解决,不管过程有多艰辛。

    瞧着龙霄点头,碧痕霎时喜笑颜开,踮着莲足,飞快的他的脖子上亲了一下,立刻羞涩着想要跑开,但这是碧痕第一次主动的亲吻自己,龙霄那里会放过她,一把拉住,抱着她的腰,曲下身去,嘴唇已印在了她红润的樱桃小口之上,此时阳光明媚,满园春光,也不知是花比人旖旎,还是人比花旖旎。

    良久,良久,两人才分开身子,继续向前而行,没多久便见到了一大片玉簪花圃,花圃之旁,建着几间石屋。

    这到这数间石屋前,碧痕娇声道:“老刘头,老刘头。”屋中有人答应着,一名白首皓发,枯瘦身材,筯突骨兀,行动俐落,不显衰态的老者走了出来。

    碧痕道:“老刘头,这就是我哥哥,他可是个新手,进入这行还不久,不过聪明肯学,力气也不小,你多多教教他。”

    那老刘头早就听碧痕打过招呼了,又知道她目前是郡主面前的红人,正要借机巴结,连忙堆着笑道:“是,是,既然是校书的哥哥,小人一定不敢怠慢。”

    碧痕道:“也别提怠慢不怠慢的,你只要好好将种花的本领教给他就行了。”

    那老刘头连忙道:“是,是,小人一定尽力将所学教给令兄。对了,令兄的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你们进来瞧瞧吧。”说着已打开了一间石屋。

    龙霄与碧痕走了进去,却见屋中并无什么陈设,只在右壁放着一张仅够一个人睡的床榻,床榻之旁有个大木柜子,不过倒也明亮干燥。

    碧痕把那老刘头支走,这才柔声对龙霄道:“王爷,这里的环境不怎么好,只能委屈你了。”

    龙霄道:“这有什么,比这还差的环境我也住过,不过碧痕,原来你将事情安排的稳稳当当的,先前我真是担心没法胜任这工作呢,还请了许多花匠来教我如何种花,早知有老刘头在,我就不用那么费神啦。”

    碧痕微微一笑道:“多学些知识,也没什么呀,这老刘头挺有本领,你一定会有所收益的。”

    龙霄点点头,想起一事,道:“碧痕,玉容郡主一般是什么时候到这园子里来?”

    碧痕道:“这可不一定,不过三天之后,是咱们桃源里的祭春节,郡主肯定是要来这园中的,怎么,你有什么好主意?”

    龙霄道:“暂时没有,不过我会想到的,三天之后你就知道了。”

    碧痕露齿一笑,便不多说,与他说了阵子话,就出去陪玉容郡主去了。

    碧痕走了没多久,那老刘头便进来与他搭讪,龙霄倒是懂事得紧,不摆女校书之兄的架子,满嘴的客套话,很快的与老刘头就熟悉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带着自己到园中认花并讲解花性,那老刘头倒不藏私,指着园中的花一一给他祥细说了。

    一连两天,龙霄都在学习中度过,他一直在思索着如何吸引那玉容郡主的注意,但主意倒想了不少,最后却都被自己全部推翻,泡女难,泡才女更难,泡玉容郡主这样的才女是难上加难啊。

    到了第三天晚上,龙霄还是想不出办法来,一时气闷,便到园中闲转。

    此时夜阑人静,玉宇无尘,天河泻影,月魄横空,一路渡步,微微感到霜露沁骨,不知不觉中,来到园中的一个水渠,便坐在了一块光洁的石头上去瞧那清幽的流水,月光倒映之下,却见到无数粉红色的花瓣在水面上逐波而流,真是令人凄艳伤感。

    龙霄虽不是多愁善感之人,但面临此情此景,胸怀中也觉一片悲哀,感叹了一会儿,脑中忽然觉得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心肠,似乎与今晚有些仿佛,细细想去,便浮现出一部伟大的著作来――《红楼梦》,是《红楼梦》,记得读到“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这一章时,对这样的花逝,他也有过如此的伤感,那一首著名的《葬花吟》便是出自于此。

    想到这里,一个大胆得让他都有些惭愧的念头闪现出来,林黛玉一首《葬花吟》让那个多情的怡红公子听得如痴如醉,从古至今,悲艳煽情的语句莫过于此,而自己恰巧还依稀记得,不如用来吸引这个喜欢文才的玉容郡主,只是将那个娇滴滴,怯弱弱的美人儿换成了自己这个雄纠纠,气昂昂的虬髯大汉,反差实在很大,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尽管心中毫无把握,龙霄还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不是有句名言叫做“世上本没有路,所有的路都是人走出来的。”秦琼还可以战吕布,项少龙还可以成项羽他老爷子哩,管他***,做了再说。

    打定了主意,龙霄便开始记诵起《葬花吟》的诗句来,所幸他这个半罐水的中文系大学生,对于名篇名句还是背过的,只是时间太久,有些生疏,直暗诵了十余遍才记起来完。

    记起了诗句,当下又要安排场景,自己要做这场戏,当然只能让那个玉容郡主偷听,不能露出面来,因此茂盛的花草丛是绝不可少的,而且还应该是这园里的必经之地,否则这一番苦心便要白费了。

    在园子里找了半天,终于定了一处地方,是个牡丹花圃,栽的全是牡丹中的极品,分别是黄楼子、绿蝴蝶、残血子、舞青猊、大红狮子头,枝繁叶茂,直有齐人来高,开得是千娇百媚,仪态华雍,乃是园中最盛之景,那玉容郡主要是入园,不会不来此处。

    寻到地点,龙霄便回到了屋中倒头便睡,反正除此之外,别无良策,能不能成功,只有听天由命了。

    一觉睡到清晨,龙霄早早的起了床,给老刘头说了声今日要独自熟悉园景,就到了后花园入门之处,远远的躲着,瞧那玉容郡主是否入内。

    但这一等便是一个上午,玉容郡主并没有来,龙霄只得悻悻的去前面的厨房用了午餐,但一海碗饭几口就刨在了嘴中,又接着回到园中等候。

    真是黄天不负有心人,到了下午未时刚过,便见到裙裾飘飘,无数的侍女拥着两名美人儿进来,一个身着蓝裳,一个身着黄裳,正是碧痕与那玉容郡主朱丹霁。

    一行人刚走到园中,见到碧痕在朱丹霁的身边耳语了数句,那朱丹霁便点点头,对那群侍女道:“我和校书要到园里祭春,你们都在这里守着,别让人来打扰咱们。”

    听到那群侍女齐声应了是,碧痕手中提着一个翠色的小竹篮,与朱丹霁一起婀娜多姿的走入园中,一路行着,一路却从竹篮中取出些绫锦纱罗叠成的旌幢来,挑开得娇艳的花树,仔细的系在了上面,想来就是那祭春之礼。

    眼瞧着她两人向那片牡丹花圃渐行渐进,龙霄立时从另一条路先穿出过去,做好了准备工作,只等得那朱丹霁前来。

    碧痕一路行走,都没见到龙霄的影子,心中不由纳闷,但转念一思,这短短的几天,要想他想到什么好主意,的确是有些为难人,一定是先避了一边去了。

    正想着,不觉到了牡丹花圃,两人见到碗大的各色花朵开得正艳,正自喜欢,靠上去就要细赏,却听到前面传来几声男子的长吁短叹之声,似乎是忧伤之极。

    碧痕一听就知道发声的是龙霄无疑,不由一阵诧异,见到朱丹霁玉面一沉,似乎就要出声喝叱,连忙轻声道:“郡主,这人的声音有异,咱们瞧瞧是谁再说。”

    朱丹霁想想也是,便与碧痕一道,肩并肩的躲在一丛大红狮子头之中,微露出娇面,向前望去。

    却见在花圃前面一块空地上,一个身着灰衫,皮肤黝黑的虬髯大汉,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内拿着花帚,正在细细的清扫地上飘散的牡丹花瓣,动作非常轻柔,象是生怕将这些花瓣弄疼了一般。

    碧痕见到龙霄居然这付造型,一时差点没晕绝在地,但很快稳住了心神,静观他搞什么鬼,而斜眼去瞥朱丹霁,也是一脸的诧异,不知此人在做什么。

    这时龙霄已知玉容郡主到了,慢条斯理的将所有的花瓣扫在一起,用花囊装好,然后在泥地里挖了个不大不小的坑,将那花囊放了进去,心想林黛玉那首《葬花吟》是自艾自伤之词,自己可是个大男人,有些词句套不进去,不免要穿帮,还是来点开场白为妙,当下又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都把这花儿比做红颜,以我所观,真是确然无虚,娇花易逝,红颜易老,都是可悲可叹啊。”

    他说着这话,便将泥土轻轻的开始覆在了花囊之上,又道:“花儿啊花儿,我一向以你为知己,见你香消玉殒,聊做了一首闲诗,算作为你送行吧。”

    跟着便学着古人诵诗的腔调道:“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这首《葬花吟》乃千古之作,词藻何等凄美精绝,他刚诵了个开头,顿时便将两个才女惊了一跳,但碧痕是知道他的根基的,微一思索,便知道这定是建文帝隐世后外界的佳作,竟让他妙手抄来。

    但那玉容郡主却不明白龙霄的底细,闻得头一句“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只觉字字打在了自己的心上,顿时便有了些感触。然而那虬髯大汉真是才冠当代,吟出的诗句如珠矶金玉,越来越让人难以排遣,等他吟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一句时,已是满腹酸楚,不知不觉的湿润了眼眶,秋波盈盈,泫然欲流,再等到他吟罢:“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早就痴呆在了当场,泪流满面,倒如自己似这虬髯大汉所葬之花一般。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