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初至领地(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次日起床,碧痕行走之间还大是蹒跚,龙霄便吩咐下去,说她今日身体不适,要其他的侍女好生照顾。

    白日之间,龙霄就在顾子通的陪同下到各军营驻地巡视,先是去了天煞族边界,见营帐连天,刀枪森然,士兵们都极是精神,听说逍遥王到了,全是齐声欢呼,宏亮之声,真是响彻云霄。

    在边界处呆了足足两天,龙霄不许魏建业等为自己另做安排,与士兵们同灶而食,同帐而眠,嘘寒问暖,大得军心。

    到了第三天,龙霄就与顾子通一道去各处参观军屯,马策实赶来相陪,一路向镇煞关周围前行,却见除了已开垦的土地都种植上了庄稼之外,另外还设了三营,一营喂牛、马、驴、猪、鸡、鱼等牲畜。另一营专职养蚕,又有一营造曲酿酒,所有的生活必需品大多数已能自给自足。

    四天中午,龙霄才回转到逍遥王府歇息,准备一日后启程去威远王的领地。

    刚到内宅,碧痕便急急忙忙的跑来迎他,籍盼喜悦之状,倒如他走了四年一样。

    等到龙霄更衣洗浴,这次碧痕虽然仍是娇羞难禁,但却不再回避,非常细致温柔的给他脱下了衣物,然后静静在池边等他。

    龙霄当了这几天的王爷,思想间比过去已大有转变,那种在现代社会形成的一夫一妻的印象,已是全然消淡,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封建社会腐朽堕落的思想,大丈夫在世,偎红依翠,妻妾成群,岂不快哉,爽哉

    洗了一阵,他就要碧痕来给自己擦身,碧痕红着脸拿着香胰子来服侍他,虽然处子之身已为他所破,但面对这赤裸健壮的男子躯体还是面红耳赤,欲待不瞧,又不得不观,一颗心跳得差点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行动间不由慌慌张张,拙手拙脚,等接触到龙霄的下体时,却见到已张狂起来,骇得手中的香胰子几次落在了地上。

    龙霄见碧痕刻意回避自己的下体,又见到她羞涩紧张的那份娇态,那里会放过她,笑嘻嘻的指了指自己的那话儿道:“碧痕,这几日我那里挺不舒服,你给我洗洗。”

    碧痕听他这么一说,岂会不明其意,羞怕之心更甚,但却不愿违拗龙霄的意思,蹲下身去,血红着脸,闭着眼睛,去给他擦拭洗弄。

    美人当前,玉指所触,龙霄一时之间鼻血欲喷,弯下了身子,就去给碧痕宽衣解带。

    碧痕受创未久,尚有余惊,况且她自幼通读圣贤之书,虽知闺房之乐,原是天伦,但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地点,实在无异于野合一般,见到龙霄的手伸来,不由挣扎了两下,然而龙霄并不停歇,碧痕见他意兴已致,也想搏其欢心,长叹一声,仰面缓缓在池边躺倒,自此之后,对龙霄更是千依百顺,事事由他心意。

    龙霄抱着碧痕骨态鲜妍,温软滑嫩的娇躯又一番雨骤云驰,蜂狂花蕊,碧痕先还闭眸紧眉,苦苦忍受,但不知不觉已是娇啼连连,气若游丝,大有不胜之境,龙霄怜她体娇身弱,也不故意折腾,略作舒解,便露种玉田,鸣金收兵。

    两人穿好衣裳回到寝房说话,碧痕还有主仆之分,但龙霄心中很喜欢这个秀丽温和的俏丫头,那里管她,一把就抱在了怀里,坐在椅上耳鬓厮磨,私语不断,碧痕得了此境,芳心已是热流如沸,娇小的身子偎在他怀中,心中之爱真是难言难喻。

    半日快乐光阴匆匆而过,到了晚间安寝之时,龙霄便给碧痕说了后日将要离开镇煞关外出的事,碧痕听了,虽然是难舍难分,但明白象龙霄这样的男子手中定有不少的大事要办,岂能留在一处享受安乐,她生性沉娴,表面上没说什么,然而内地里却是闷闷不乐,偷偷的流了好几次泪。

    第五天午饭之后,龙霄就传顾子通到王府议事的偏厅商量去威远王领地的事,不多久,顾子通身着一件天蓝色锦袍进来。

    两人分宾主而坐,龙霄便道:“顾先生,我准备明日一早就动身,你还有什么见教?”

    顾子通道:“王爷,这次你可不能独自前往了,你必需带一个人,此人会对你大有裨益。”

    龙霄心中一动,道:“哦,是么,我还要带谁一道去。”

    顾子通微微一笑道:“那就是碧痕姑娘了。”

    龙霄奇道:“顾先生,你别是开玩笑吧,碧痕一个弱质女流,手无缚鸡之力,对我会有什么裨益。”

    顾子通道:“王爷,做别的事情,碧痕姑娘自然起不了什么作用,但你别忘了,这次你可是要接近那玉容郡主朱丹霁,据微臣得到的消息,她身边的一名女校书前段时间病故,现在正在领地里招募才貌双全的女子入王府任职,微臣与碧痕姑娘曾有深淡,知道她是位饱读诗书的才女,模样也长得齐整韶秀,正可前去一试,要是她能在这朱丹霁身边作为内应,王爷,你办起事来可就要轻松得多了。”

    龙霄知道顾子通已在威远王的领地布下了暗探,那边的一举一动已瞒不到他,这消息定然确凿无误,却不知那女校书是什么东东。

    顾子通明白他在想什么,又道:“王爷,你博于军务,通于武功,对宫庭里的那些闲职并不了解,这女校书是皇宫或王府里掌管书礼的官员,也是公主郡主们的陪读与助手,那玉容郡主一向自负才貌出众,眼高于顶,只有同样有才有貌的女子方能让她惺惺相惜,解怀畅言,碧痕姑娘的任务便是迅速成为她的闺中密友,掌握她的喜好与动向,方便王爷接近那朱丹霁。”

    龙霄这才懂得了顾子通的意思,要想拿到那威远王领地的地形图,就必须去泡那玉容郡主,而要泡那玉容郡主就必须让碧痕先接近她,给自己提供快速泡妞的信息。这老顾,人长得不怎样,肯定没什么实际的泡妞经验,但理论知识还挺丰富啊。

    当下便点点头道:“好吧,顾先生,这次我就带碧痕一起去,希望能马到功成,不辱使命。”

    顾子通呵呵一笑,又道:“王爷,你到了渤州府,就去高升客栈住在天字第一号房间,到时候有人拿这个来与你联系。”说着就从怀中掏出枚翠绿的玉钱来,只是已被人从中折断,少了一半。

    他将那半枚玉钱递到龙霄手中道:“到时来人手中也有一半此物,那便是咱们的探子,你就什么消息,都可以叫他传回来。”

    龙霄“嗯”了一声,将玉钱收入怀中道:“顾先生,我这事可要秘密进行,惊动的人不要太多,明天一早,我和碧痕自行出关,你也不要来送行,那些俗礼便免了罢。”

    顾子通知道他所说有理,连忙揖手应是。

    又商谈了一会儿,顾子通便告辞了,龙霄在王府里四处转了转,这才回到了内宅之中。

    进了宅门,却不见碧痕来迎,他不由问道:“碧痕呢?”

    一名侍女道:“禀王爷,碧痕姑娘正在你房里收拾东西哩,只怕没听见王爷你回来了。”

    龙霄点点头,穿过庭院,径直向三楼走去,刚推开门,便见到碧痕婀娜的身姿在房中忙碌着,正在忙着为自己打着出行的包裹。

    看见龙霄进来,碧痕裙动莲移,匆匆的过来跪下请安,龙霄扶她起身,却见她眼圈红红的还有湿痕,想是刚哭过不久,心中一叹,有意逗逗她,便道:“碧痕,明天我就要走了,这一趟可能要去很久很久,你会不会想我。”

    碧痕闻言一震,失声道:“什么,很久很久,你……你到底要去哪里,为什么要这么长的时间?”

    龙霄道:“我去做的这事关系着大明朝千万百姓的性命,自然耗费的时间也不会少啦,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会不会想我?”

    碧痕纯洁善良,颇识大体,听到龙霄做的事将关系到这么多百姓的性命,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痴痴的凝视着龙霄,好半天才道:“会,王爷,婢女会日日想你,夜夜想你,每天都会给你祈祷,祈祷你无惊无险,平平安安,早日归来。”

    龙霄默然望着碧痕秋水般的眼睛,他明白这是个无比痴情而又忠实的女子,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充满着对自己的真诚与情意。

    轻轻摸了摸碧痕洁白光滑的脸颊,龙霄心思一动,话题转道:“碧痕,我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么?”

    碧痕点点头道:“差不多好啦,就剩几件内裳没有装进去了。”

    龙霄道:“别那么麻烦,随便拣两样放进去便成了,我这是去办事,又不是去巡游,不过碧痕,今天顾先生给我说了件事,叫我考虑,你给我拿个主意。”

    碧痕诧异的道:“王爷,你有什么事要婢女拿出主意啊?”

    龙霄道:“顾先生说,这一次事体极大,若是我一个人去不免少于照应,叫我最好是带个随从一道行事,可我想来想去,都没想到合适的人,你聪明得紧,给我考虑考虑人选。”

    碧痕听见他可以带人随行,先是一喜,正要张唇,但脸色立刻又黯淡下来,摇头道:“王爷,婢女也不知道,你还是自己拿主意好了。”

    龙霄居然并不自荐,也甚是奇怪,不由道:“怎么,你不想跟我去?”

    碧痕又轻摇玉首道:“不,王爷,你这次去办的事那么重要,其间必然少不了波折,婢女无能之身,根本就帮不了你,还会连累你,害了你,婢女很想和你在一起,但不敢陪你前去。”

    龙霄听她考虑得挺细致周到,也觉心喜,笑着道:“要是我让你一起去,不仅不连累我,还可以给我帮很大的忙,你愿不愿意去?”

    碧痕闻听,精神不禁一振,连声道:“真的,王爷,婢女真的可以帮到你,你没骗我。”

    龙霄微笑着点头道:“自然是真的,碧痕,你有许多好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碧痕此时忽然曲膝跪了下来,一脸沉静,高声道:“婢女碧痕,愿供王爷差遣,无论艰险,万死不辞。”

    龙霄急忙将她扶起道:“碧痕,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受到什么伤害的,只是要你费些心思才是。”

    碧痕此时知道自己可以与龙霄一起出行,还能帮到他,早已是笑靥如花,满心喜欢的道:“王爷,你要我干什么,就尽管说罢,婢女虽然鲁顿,但一定尽力而为。”

    龙霄知道这事迟早都要告诉她,现在说了也好有个准备,便拉着她的手,双双坐在了椅子上,将地形图与朱丹霁的事原原本本给她说了一遍。

    碧痕听在耳中,不时点头,到了最后却是嫣然一笑,望着龙霄道:“王爷,婢女可要恭喜你了,这一趟艳福可是不浅啊。”

    龙霄拂然沉声道:“碧痕,连你也来取笑我啦,什么艳福不艳福的,我可不希罕,顾先生这个主意,本就是下策。”

    碧痕连忙摇着纤手道:“啊哟,王爷,婢女绝无取笑意,只是婢女前些日子在外浪迹之时,也曾听过那个玉容郡主的芳名,都说她有玉环之貌,文姬之才,是大明朝有名的才女,王爷若和她交往,绝不会辱没你,其间还会大有好处。我瞧啊,顾军师的这个主意是上上策才对。”

    龙霄见她模样甚是开心,不由一愣道:“碧痕,我和别的女子相识,你心中没有不高兴么?”

    碧痕笑着摇头道:“不会啊,你是王爷,自然会有王妃、侧妃、如夫人,婢女怎么不高兴。”

    龙霄道:“那你呢,想当什么?”

    碧痕秋波一转道:“自然是当你的贴心侍女了,别的我可不想。”

    龙霄乃聪明之人,观察着她的神色,念头一闪,忽然一拍手道:“好啊,我知道了,你只想当我的贴心侍女,那就能时时刻刻的跟我在一起,自然要比那些侧妃、如夫人什么的强了,说,是不是这个主意。”

    碧痕自从知道龙霄已成为万世逍遥王之后,便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地位绝配不上他了,她阅书极多,深知纵是日后龙霄顾惜旧谊,收了自己,也不过是他众多妻妾之一,平时轮上一宿,也要十天半月,心中便有了当其贴心侍女念头,每日可以名正言顺的追随左右,因此顾子通一开始招募侍女,她就主动请缨,如今果然是随了心愿,王爷对自己恩宠有加,实在比当一个妾室强得多。

    听到龙霄居然猜到了自己这种微妙的心思,碧痕真是羞涩难当,那里敢去承认,绯红着脸,连连摆着纤手道:“不……不是,王爷,你别乱想,千万别乱想。”

    龙霄其实先前也不能肯定,但见了她的这付欲盖弥彰的模样,心下当然明白,哈哈笑道:“你不想当侧妃,如夫人,我偏要你当当。”说着就将碧痕一把抱起,就向床上走去。

    碧痕见他又要来,又惊又羞,只得哀求道:“王爷,婢女还要给你收拾东西,你先放了婢女好不好。”

    龙霄虽然荷尔蒙分泌颇为旺盛,但还不致如此急色,只是想逗一逗她,身子压着碧痕的娇躯,在她粉脸与樱唇上轻轻的亲了几口,便放了起来。

    碧痕匆匆的从床榻上起了身,整理了一会零乱的发鬓与衣裙,这才又去收拾出发之物,不过这次却又多了自己的。

    一夜匆匆而过,翌日一早,龙霄便与碧痕起了床,换上了便装,出城而去,碧痕不会骑马,龙霄便与她同乘一骑,所幸黑煞神骏无比,多一个身材娇小的碧痕,脚程并不稍慢。而碧痕能与龙霄同乘同骑,紧紧的靠在他宽厚的怀中,心中之喜,可想而知,一路之上不由都是笑语欢声,脆如黄鹂。

    正午之时,已到了群狼山下,有认识龙霄的士兵见到了他,连忙去向白云道长禀报,龙霄抱着碧痕下了马等待着,并不多时,便见到他急急忙忙的赶下山来。

    白云道长到了龙霄身前不远处纳头便拜,龙霄连忙扶起,告诉他自己要出山去办一件大事,但不想惊动大明官兵,询问这里可另有通往安明关的出路。

    白云道长见到他与一名秀美的女子同行,也是甚为诧异,但不敢多问,连忙叫人带龙霄到了山腰之处,指着一条小路道:“王爷,你沿着这路直行,便可绕过安明关守军的布防了。”

    龙霄见这条路用新掘而出,不由道:“道长,这条路通往何方,大明官兵难道不会发现么?”

    白云道长道:“这附近村子的百姓都与咱们有往来,过去走的便是这条路,只是现在咱们又把它沿山重新修筑了一遍,大明官兵应该有所听闻,不过并没有派兵堵塞。”

    龙霄一听,不由道:“这么说如今安明关的守将欧阳林并无心与咱们为敌了。”

    白云道长点点头道:“不错,末将在这群狼关已久,从不见这欧阳林有什么不利于我军的举动。”

    龙霄心中有数,不再多说,向白云道长告了辞,沿着那条小路行去,这路虽然甚是崎岖,但黑煞四蹄躜动,却是如履平地。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