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俏丫头(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见状,连忙站了起来将顾子通重新扶到了座位上道:“顾先生,本王有你相助,可以说是鱼水之缘,不可稍离,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好啦,千万别客气。”

    顾子通闻他以“本王”自称,那是承认了“万世逍遥王”这个尊号了,心下一喜,说道:“王爷,微臣也想请教你,你对现在整个桃源的形势是怎么瞧的。”

    龙霄一听,暗忖:“哈哈,这顾子通果然聪智,居然先考起我来啦。”当下不露声色道:“天煞族的人暂时被咱们制住了,短时间不能为害,威远王与昌明皇帝这一战势均力敌,很难说鹿死谁手。至于再以后的事情么,唉,我可瞧不清楚了。”

    顾子通微笑着道:“王爷这话只怕没有说完,就让微臣接下来说吧,现在最要紧的是威远王与昌明皇帝之争,不过以微臣所见,这威远王谋反之心积蓄了数十年,领地里的一切军械粮草都准备得极是充分,而且此人老谋深算,又善于带兵,虽然人口比咱们大明朝少了一半有余,但大明朝积弱已久,昌明皇帝又刚愎自用,浅薄无知,朝中除了司马大将军与方靖外,大多数的将领都是些贪图享乐的世袭子弟,因此微臣大胆断言,就是没有天煞族的军队相助,不出两年,威远王必定谋反成功,攻占完大明全境,将昌明皇帝取而代之。”

    龙霄点头道:“顾先生这话很有道理,请继续说下去。”

    顾子通却又不说了,问道:“王爷,换作你是威远王,当上整个大明朝的皇帝之后,下一步将会做什么?”

    龙霄见他又将球踢到自己这边来了,不由含笑向鼻子一指道:“自然是要对付我这个眼中盯,肉中刺了,我要是还在,他的皇权就不免还是不怎么稳。而他最好的方法,就是再与天煞族的人勾结,两面向镇煞关夹击,咱们进退无路,自然会很快被消灭。”

    顾子通一笑道:“王爷的果然是目光如炬,对威远王的意图认识得非常清楚,不过以你所见,最终谁会成为桃源之主?

    龙霄叹了一口气道:只怕最大的可能性便是那个枯罗大王了,这威远王经过连年征战,必然是兵乏民困,后力难续,以那枯罗大王的智慧,不会不把握住这个百年难遇的良机,以枯罗大王一向的惯技看,当威远王与我军大战之时,他们便会保存实力,坐观虎斗,等威远王耗尽元气后,绝对会倾巢而出,一举在镇煞关将他彻底击败。”

    顾子通连忙道:“那我再请问王爷,如果天煞族的人攻入大明朝各个州府,大明朝的百姓会怎么样?”

    龙霄一脸沉重的道:“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顾子通又道:“那便是了,《吕氏春秋.贵公》篇有云:‘天下非一人之天下,天下之天下也,用在咱们这里,那是说国家并非昌明皇帝一人所有,也非大明朝所有,而是咱们整个桃源百姓共有,昌明皇帝与威远王将致百姓们于悬危之境,我想他们谁都不配为桃源之主。”

    龙霄本是聪明人,听到这里,怎会不知道顾子通接下来的意思,心下也是一喜,如此一来,倒少费了自己一番唇舌,只不过这个傻还是要装的,当下故意迟疑道:“顾先生,你这话什么意思。”

    顾子通顿时又从座椅上站起来跪下道:“微臣大胆,想谏王爷你将桃源千万庶民的性命负之一身,击败昌明皇帝与威远王,登皇帝宝座,灭天煞族,一统桃源,让百姓们永享太平,共沐圣主之恩。”

    龙霄这次没有立即去扶他起来,只是俯视着他道:“顾先生,这话到底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几个商议的结果。”

    顾子通伏身道:“这话虽然是由微臣提出,但大家听了我的分析,都是一致同意,早就等着王爷回来,让我向你力谏。”

    龙霄道:“我本是一位平凡之人,况且以现在咱们的实力,要成就这番大业,只怕大为不易啊。”

    顾子通又道:“《荀子.性恶》篇有云:“圣可积而致,途中之人可以为禹。”意思是历代圣人与君王并非天生的,也不是高不可攀,每一个人只要坚持向上,就可以达到。王爷,微臣与你相识虽然不过数月,但微臣自问阅人无误,你天性仁厚,待人宽宏,关键时刻又能舍身就义,挺身而出,正是已具备了圣主之资,只要假以时日,必定会一飞冲天,化身为龙。”

    龙霄哈哈一笑,这才将顾子通扶到座上,望着他道:“顾先生,你这是用古人的话来压我啊,什么圣人不圣人,君王不君王的,我都不放在心上,但桃源近千万无辜的百姓性命,却让我无法回避啊。”

    顾子通闻言,顿时喜形于色,一脸的激动道:“王爷,你这是应充了。”

    龙霄微笑着点了点头,心想建文遗诏的事也用不着瞒他了,便道:“顾先生,其实你并不是第一个劝我称帝的人了。”

    顾子通闻之,也是一惊,想不到这桃源之中还有如此高瞻远瞩之辈,忙道:“王爷,这个人到底是谁,可否给微臣引见引见。”

    龙霄道:“唉,要给你引见那是万万不可能啦,因为这个人已作古了数百年,现在已是一堆白骨。”

    顾子通更是大奇,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王爷,你给微臣说一说。”

    龙霄点点头,舌动唇起间,便将建文遗诏的事给顾子通说了一遍,只是凡是涉及到外界的事,就略而不述。

    半个小时后,龙霄才将此事讲完,顾子通满腹的激昂佩服之心难以抑止,起座向北走了数步,对着京城的皇陵一抖长袍,然后恭恭敬敬的跪下去磕了九个头,嘴里不时念念有声道:“先圣英明,先圣英明啊。”

    龙霄才听司马轻鸥讲起建文帝的遗诏时,心中何尝不是与顾子通一般的充满着对建文帝的崇敬与尊佩,是以一言不发的静静等到他将九个头磕完,这才站起身来请他重新落座。

    顾子通渐渐的恢复了平静,想到龙霄提到司马轻鸥有心拥他为帝,不由笑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司马府世代忠良,威震朝野,咱们这件大事能得到司马大将军相助,不亚于得到十万大军,王爷成功的把握,又增添了几分。”

    龙霄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司马大将军的话在大明朝的官员百姓中的确会有些分量,不过顾先生,咱们要做这事,一定要尽量减少伤亡才是,毕竟无论是大明的官兵,还是威远王的手下,都是来自桃源百姓。

    顾子通忙一揖手道:“王爷仁慈,微臣也是这么想的。”

    龙霄道:“好,顾先生,既然这事已定,咱们就商量一下进一步的行动罢。”

    顾子通早就有所准备,说道:“王爷,当前之务,咱们要先对付威远王才对。”

    龙霄听他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点头道:“顾先生,你再说得具体一点。”

    顾子通道:“微臣前些年曾到过威远王的领地,对他的一些情况略有了解,王爷要不要听听。”

    龙霄早就想进一步知道这个威远王的一切,点头道:“顾先生请讲。”

    顾子通微微思索,才道:“威远王此人,从小便有雄才大志,在先洪庆皇帝众皇子中屈于文德太子之下,排行第二,十六岁起便主动向要求征伐天煞族,面且数度领军出征,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战役,但也颇有些建树。当时的洪庆皇帝非常的喜欢他,甚至想把太子之位传之,但大明朝自建文圣祖以来,为防皇子争位,便立有明训,只要大皇子不是天生的残疾与智障,就是皇位的继承人,因此只好断了这个念头。”

    龙霄听了,点点头道:“大明朝虽有天煞族之患,但双方人口实力相差悬殊,只要略作安排,便可无虞,而这里气候四季如春,罕有天灾,极为适合粮食果蔬等物生长,百姓们的温饱不成问题,因此皇帝的能力倒并不是很重要,便是象文德皇帝这样的平庸无用之人,也可以好好的当一辈子皇帝,建文帝的这个规定,是非常的明智,要知历朝历代,因皇子争位而闹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之事,真是屡见不鲜。”

    顾子通道:“王爷深通历学,微臣佩服,当年那威远王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总是瞧不起自己的哥哥文德太子,认为自己比他更具备当皇帝的条件,是以让母亲,当时最受洪庆皇帝宠爱的丽妃在宫里说尽了文德皇帝的坏话,想要让洪庆皇帝改变祖制,立威远王为太子。但由于大臣们的反对,洪庆皇帝始终没有改变念头。那威远王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叫人偷偷在文德太子的食物里下了药,想要毒死他,但因有人告密,文德太子才脱了这一难,并将这事奏明了洪庆皇帝。

    洪庆皇帝听到此事后,当真是雷霆大怒,立即招见威远王询问,但威远王却矢口否认,反咬是文德太子诬陷自己,而这时丽妃也来帮儿子说话,并找来了些窜通好的人作证,终于让洪庆皇帝信了他们的话……”

    龙霄听到此处,忍不住一叹道:“妇人干政,其政必乱,这威远王的领地只怕也是这时候来的了。”

    顾子通点着头道:“不错,洪庆皇帝被这两母子所惑,倒对文德太子反感起来,但太子之位却无法更改,威远王母子又哭泣说日后文德太子当了皇帝后必然要遭其毒手,洪庆皇帝就想了一个办法,便是将大明朝北部全部划为威远王的领地,让他到那里去安生,对朝庭听调不听宣,俨然已是一国。”

    龙霄道:“这个洪庆皇帝才是最大的昏君了,大明朝之乱,应是由他而起。顾先生,你能打听到这段密闻,也算是了不起。”

    顾子通微笑着道:“我这人有个习惯,每到一处,便会将当地的风土人情,名人秩事详细的记载下来,这威远王之事,我可是花了不少的精力与财物方从他过去的亲随口中打听到的,事隔这么多年,威远王羽翼已成,他们的口风自然也不会那么紧了。”

    龙霄心道:“这威远王如此对不起文德皇帝,而文德皇帝还要将自己最宠爱的脂玉公主嫁给他的儿子,果然是懦弱无比,他是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居心不良,想用和亲的手段妥协此事,委曲求全。”

    这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以道:“威远王在他领地的民心如何?”

    顾子通道:“还算不错,这威远王虽然有豺狼之心,但论起拉拢人心的手段为,无论是文德皇帝还是昌明皇帝,都远远的赶不上他。”

    龙霄道:“既然如此,咱们该如何对付他。”

    顾子通道:“威远王手中有四十万精兵,战斗力也不弱,咱们自然不能与他硬拼。”

    龙霄听他这话,便知必有下文,当下凝神听他讲来。

    顾子通此时道:“王爷,你通晓历史,应当知道当年魏国大将邓艾偷度阴平路,勇攀摩天岭,直取成都,最后灭了蜀国之事。”

    龙霄自幼喜欢历史,《三国演义》、《三国志》这两部书都看了N遍,如何不知蜀国这段憾史,点头道:“顾先生,莫非你想学邓艾故技。”

    顾子通道:“我周游过威远王的领地,他辖下虽然有六个州府,但四围多群山峻岭,地形间很与蜀国相似,其中必然可以找到一条路奇袭他的王都渤州府。”

    龙霄道:“这主意挺不错,但是要怎么才能找到这条路,需费的时间应该不会少,到时只怕威远王已攻入应天府了。”

    顾子通这时望着龙霄一笑道:“王爷,这地形图倒是有现成的,可是这一趟非得你亲自去不可了。

    龙霄见顾子通的笑容颇是有异,不禁暗自嘀咕,嘴中道:“顾先生,有需得着本王的地方尽请吩咐吧,本王绝然是万死不辞。”

    顾子通又笑道:“倒用不着那么严重,只是可能要王爷做出一些牺牲才是真的。”

    龙霄道:“唉,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顾子通道:“这威远王共有四子三女,其中五人年纪尚小,成年的是长子朱欢与次女朱丹霁,而那朱欢是个天生的肥蠢之物,如今威远王常居前线,渤州府内主事的便是他的次女玉容郡主朱丹霁,此女年方二九,艳丽超众,而平时的行事举止精明沉稳,象极了其父,连威远王也常恨她不是男儿之身。”

    龙霄先是听到他说有现成的地形图,然后又说什么牺牲,最后又提到了威远王这个十八岁的女儿,心中便知道不大对劲,果然听到顾子通道:“如今威远王领地的地形图放在他渤州府的王宫之中,具体的位置只有朱丹霁知道,对此这样的女子,只能智取不能强求,不过我想王爷你天纵奇才,无所不能,要接近朱丹霁,拿到这地形图,绝对是轻松至极的事情,王爷,你说是不是。”

    龙霄闻言禁不住仰天哈哈一笑道:“天纵奇才,无所不能,顾先生,你也学会拍马屁啦,这样轻松至极的事情,那就是说我不去也是不成了。”心里却道:“这顾子通摆明了是要我大施美男计,色诱这什么玉容郡主朱丹霁了。”

    顾子通和他心照不宣,微微一笑道:“微臣知道王爷心系桃源百姓,一定会应允此事的。”

    龙霄也知道这一趟自己是非去不可,也不再多说废话,道:“顾先生,你说我什么时候动身。”

    顾子通道:“王爷远道归来,需要一段时间熟悉军务,就定在五天之后罢。”

    见龙霄点头应是,顾子通又道:“王爷,今天咱们就谈到这儿吧,来,我到你的内寝房里跟着引见一个人。”

    龙霄奇道:“是什么样的人?”

    顾子通笑道:“是一位姑娘,模样可不错,自愿找到我们,想留下来做你的贴心侍女。”

    龙霄听说是个模样不错的姑娘,心中不由呯然一跳,暗忖:“啊哟,这老顾别是以为我还是个雏儿,想找个姑娘来给我当试验品,日后好对付那个朱丹霁。”

    当下忙道:“这个……这个顾先生,这贴心侍女什么的就不用了罢,何必弄得这么急。”

    顾子通道:“这位姑娘你是一定要见的,她说是你的一位故人。”

    龙霄闻之,好奇之心顿生,道:“我的故人,那会是谁,既然如此,顾先生,你就前面带路罢。”

    说话间两人便站了起来,由顾子通在前,扶梯上了三楼,便到了龙霄的内寝房,站在红木做成,雕着奇花异草的门前,顾子通敲了敲门道:“姑娘,王爷到了,还不准备接驾。”

    过了一会儿,顾子通这才推开了虚掩的房门,龙霄跟了进去,却见好一间宽大明亮的内寝,雕栏画栋,绣幕罗帏,地铺七彩绒毡,四壁悬着精美的湘绣,周鼎香炉假山鲜花无不齐备,中间一间大床,铺着锦被翠毯,一切陈列都显得高雅华贵,而就在离房门两丈远的地面,跪着一名女子,身着窄袖红缎绣祅,腰悬青绦,下着红绉印花裙幅,将头深埋着,满头乌云般的青丝,已将容貌遮掩住了。

    龙霄一时没认出此女子是谁,不由道:“这位姑娘,你把头抬起来。”

    说话间,那女子便缓缓的仰起头来,一张秀丽娟妩的少女面容便印入龙霄的眼帘,只见她肌肤白晢,长长的一张瓜子脸儿,春山横黛,秋水含情,杏靥桃腮,娇滴滴的一团俊俏,虽比不上朱芷清与血凤,就算是比起朱芷贞与司马琴来也略差些,但确然是个万中挑一的美人儿。

    龙霄瞧清这少女的容貌,忍不住“啊呀”一声惊呼,急急忙忙的抢步过去,将她扶了起来道:“碧痕姑娘,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顾子通一闻龙霄这话,便知这女子先前对自己所说的话不虚,笑着道:“王爷,你们久别重逢,微臣就不呆在这里了,等一下会派人来请你再赴晚宴。”说着就转身而出,轻轻的掩上了房门。

    那少女便是龙霄初入桃源的救命恩人碧痕了,她自与龙霄见面之后,便对这个来自外界的少年感到了好奇,这好奇心又引发了她对龙霄的思念,在不知不觉中萌生了少女的春情,而听说父亲将自己许配给了村中一名粗壮少年虎子,而且择日便要成亲,心中大有不甘,便连夜逃出村中寻找龙霄。但她一个单身女子上路,容貌又如此娇美,自然是遇到了一些波折,不过还算天降福荫,都是有惊无险的渡了过来,后来听到大明朝新出了个大英雄,又被封为护国大将军,名字也叫做龙霄,心里面就怀疑是同一个人,便四处去找见到过这护国大将军的人询问,等好不容易打听清楚了他的年纪容貌,终于确定下来,心中真是喜悦不胜,又听说龙霄如今已回镇煞关,立刻千辛万苦的赶了过去,但那时龙霄已出了天神崖,她自然没有找到,不过有士兵向顾子通禀报了此事,顾子通当下就叫了人带她去盘问,碧痕除了隐去知道龙霄不是桃源里的人这一段外,便将两人认识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询问之中,她又无意中说出了自己的哥哥大牛的名字,顾子通才断定她所说无伪,便收留了下来。等到建成逍遥王府,顾子通招募四处侍女,碧痕知道后,就找到了他,主动要求愿意终身服侍龙霄,顾子通见她说得情真意切,心里自然亮如烛明,便答应下来,让她日后做王爷的贴心侍女,身份又与别的女子不一样。

    龙霄瞧到碧痕,立即想起大牛在镇煞关城墙之上壮烈牺牲的情景来,以为她还不知道,忍不住道:“碧痕姑娘,大牛他……”

    碧痕此时乍见龙霄,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羞涩,但听到龙霄提起了哥哥来,顿时眼圈便红了,泪珠粒儿泫然而流,呜咽之间,已将衣襟打得尽湿。

    龙霄一见碧痕的样子,便明白她必然已知道了哥哥阵亡的消息,也是好一阵黯然难受,见到碧痕哭得象个泪人儿似的楚楚可怜,不由将双手伸出去搂她的双肩。

    碧痕在思念之中,已将龙霄视为自己的终身所寄,此时正当悲伤无助,见他的手伸了过来,再也控制不住,一下子扑在了龙霄的怀里放声啼哭,而龙霄则不停的抚摸着她的长发,低声宽慰。

    过了良久良久,碧痕才渐渐的止住了眼泪,恢复了平静,从龙霄的怀里轻轻的挣脱出来,见到他的胸口已被自己的泪水打湿,心下过意不去,将眼角的余痕拭了拭,柔声道:“王爷,真对不住,婢女将你的衣裳弄脏了,你稍等片刻,婢女给你拿新衣重新换过。”

    龙霄听到她这话,连忙道:“碧痕姑娘,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又知书达礼,娴淑端庄,岂能给我当婢女,不成,万万不成。”

    碧痕微笑道:“给你当婢女,没有什么不好啊,这是我向顾军师千请万求才得来的差使,我很喜欢。”

    龙霄只觉居然让碧痕来让自己的贴心侍女实在太委屈了她,还是迭声的拒绝着。

    这时碧痕粉脸一沉道:“王爷,你是不是嫌婢女容貌丑陋,举止粗拙,不配给你当贴心侍女,那好,我这就回西山村去,免得逗你讨厌。”

    龙霄瞧碧痕认了真,也知道她在用欲擒故纵之计逼自己答应,只得无可奈何的道:“好好,碧痕姑娘,你就留下来吧,不过那一天觉得当婢女当得烦了,就给我说一声,我会另外想法子给你作个好的安排的。”

    碧痕见他答应,这才转嗔为喜,露出了鲜花般的笑颜来,说了声:“我永远不会烦的,也用不着再作安排,你先找地方坐着。”便掉头到那大床后打开一个大木箱,拿出了一套衣冠鞋祙来,走到他面前道:“王爷,这些衣物是顾先生叫人早就做好的,你先换上罢。”

    龙霄心想这身衣服也穿了不少时间,一路风尘间更是沾满了灰垢,便点了点头,道:“好,你放下吧,我等一会自己来。”

    碧痕早就打定主意要一辈子都跟着这个男子,服侍这个男子,因此强抑住自己的羞涩之心,腼腆的道:“王爷,这套衣物和你身上的不同,穿戴起来十分复杂,还是让婢女帮你好了。”

    龙霄一时无法,便脱去了外衣裤,让碧痕给自己重新更衣。

    碧痕第一次见到男子宽衣,而对方又是自己早就心仪的男子,心里真是如乱马扬蹄般的呯呯乱跳,一张粉脸也闹了个通红,但很快便咬了咬嘴唇,将心一横,伸出纤手,拿起了那套为龙霄特制的衣物,很细心的给他穿在了身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