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密议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听到这排山倒海般涌至的欢呼声,心情间也大为激奋,骑在马上,将手一挥,所有的声音便渐渐的停止了。

    他催马而进,到了顾子通身前数丈便一跃下马,抢步去将跪在地上的顾子通搀扶而起,道:“顾先生,这段时间你辛苦了,我还要感激你才对。”

    顾子通身材甚是矮小,对于龙霄须得仰头才能相望,这时连忙躬身一揖道:“王爷有事远行,为臣者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矣,此乃份内之责,何劳王爷谬赞。”

    龙霄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也不多作罗嗦,跟着扶起了马策实,便重新上马,向城内走去。

    众星捧月般进得城来,却见街道两旁除了有手持兵器的士兵之外,还有一部分老人、妇女与儿童,他有些奇怪,这镇煞关的百姓当日己经被天煞族的人都杀光了,这些人又是从何而来。

    顾子通这时就在龙霄的旁边,见到他的眼光神情,便猜到他在想些什么,连忙一揖道:“王爷,这些百姓都是一些士兵将领的家眷,是微臣在宣布独立之前以探亲之名接过来的,另外微臣还派出了人在大明朝各州府秘密的活动,尽量多送一些士兵家眷过来,好让他们能够在这里安心。”

    龙霄一听大喜道:“顾先生,你这个主意很好啊,咱们这个镇煞关本来全是军队,那太过刚硬单调啦,有了这些百姓,才可以增添不少的烟火之气,这事你可要抓紧进行,来的家眷百姓越多越好,城里住不下,咱们就在城外多建房舍,多垦土地,让这关内关外繁荣热闹起来。”

    顾子通道:“王爷说得是,这事微臣一定会用心去做,一定要让王爷的境内人丁繁盛,兴旺之处不输于大明各大州府。”

    龙霄本来一直有心问一问天煞族那边的情形,但想到只怕一时半会儿说不清,便忍住了不提。

    众将领拥着龙霄向城西而行,便到了当日昌明皇太子住的那一片宅地,此时整个大宅已是修葺一新,不一会儿就到了正门,却见两个老大的石狮子,府门有重拆过的痕迹,比过去宽大了一倍有余,大门上用黄金做成一个巨大的横匾,龙蟠凤舞的铸着“万世逍遥王府”这六个大字,在阳光下显得耀眼夺目。

    下得马来,进入府地,但见得飞檐画栋,绣幕珠帘,花圃蝶飞,群树鸟鸣,有的是过去旧物,有的却是新建,推算时日,应当是日夜赶工所成,其中虽还有未完工之处,然而也可感受以极其的华丽,顾子通他们真是煞费苦心。

    由魏建业与赵如风两将在前领路,又进了仪门甬道,两边厢房甚多,一望无际,过得一带院坝,出了穿堂,便是逍遥王的议事大厅,高案横设,下面分左右设着四排将领座椅,显得很是宽阔威严。

    此时顾子通让龙霄在大案上一张披着白虎皮的椅子上坐了,自己则领着三大将领站在上首,下面还有百来名负责诸营各项事务的副将一起向他跪了下来,重新向王爷请安。

    龙霄连忙叫了平身,请百名将军各自落座,却见是顾子通坐了左首的第一个位子,马策实坐在其旁,而右首第一个位子却空着,想是白云道长之位,然后魏建业居前赵如风居后坐了,其余的将军按着职位高低分左右坐下。

    龙霄一瞧之下,心中便是了然,跟着顾子通坐在左首的应是军中并不直接参与作战的司职后勤部分的将领,而跟着魏、赵两人而坐的却是冲锋陷阵,染血杀敌的战将,论起人数来,右首的将领却比左首的要略多一些。

    见到这些将领有的自己认识,有的却甚是陌生,不过一眼望去,皆是精神壮悍,年富力强之人,想是顾子通他们经过了严格的选拔才定。

    接下来便是各将向龙霄一一的自报姓名职务,负责军中什么事宜,龙霄一时之间也无法记完,只有挑其中比较重要的人用心记住,知悉了解自己的手下,也是为帅为王者必修的课程。

    轮到三大将领,龙霄这才知道,魏建业称为“龙勇大将军”,赵如风称为“龙胜大将军”,马策实称为“龙烈大将军”,其负责的事已非过去所比,魏、赵二将平时常居与天煞族交界的前线,而马策实便全面负责军屯事务与运输粮草。

    等到百余名将领各自介绍完毕,龙霄又说了些鼓励士气的话,不知不觉早就过了午宴时间,顾子通见这里已差不多了,便向龙霄请示是否开饭。

    其实龙霄此时何尝又不是饿得饥肠漉漉,自然是连连点头,自古以来中国便是个讲究食文化与酒文化的国度,堂堂的逍遥王回境,岂能没有接风之宴。

    从议事大厅侧门而出,穿越了一带明巷,数间大屋,过了二厅、三厅及一个园子,便到了府中专门用来摆设宴席的花厅。

    龙霄见到宽大的花厅中的摆设与议事大厅差不多,所不同的是自己的桌案之下不再是座椅,而是一张张长方形的红木桌,上面已放了一些菜肴。而一些侍女模样的人正在穿梭着上菜。

    瞧到这些侍女容貌虽然普通,但年纪多不过十六七岁,龙霄不由向顾子通问道:“这些姑娘是那里来的?”

    顾子通道:“这些都是军中士兵们的女儿,全都是听闻了王爷的威名,自愿来伺候王爷的。

    龙霄眼见那些侍女都在偷偷的向自己这边瞥来,心中一叹,不好说什么,只得道:“顾先生,你要让人善待这些姑娘才是。”

    顾子通微笑道:“王爷体恤下人,真是宅心仁厚,不过我已经吩咐过了,给这些女子无论是吃住都用最好的,每五日还有一日的归省假,不会让献出自己女儿的士兵们寒心。”

    说话间热腾腾的菜肴已经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虽不是什么珍馐佳肴,但鸡鸭鱼肉等普通之物却皆是齐备,正是军屯之功。

    当下与众将把酒言欢,觥斛交错,笑语不断,整个宴席间真是热闹无比。

    酒过三巡之后,匆匆用过饭菜,魏建业与赵如风便带着部分将领向龙霄告了辞,返回到与天煞族对峙的前线去了,龙霄知道这些军务绝不可马虎,是以并不劝留两人。

    这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马策实等将领全都告辞而出,花厅之中人剩下了龙霄与顾子通。

    见到再无旁人,微有醉意的龙霄一把拉住了顾子通道:“来来,顾先生,各位去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说话,我还有好多的事想要问你。”

    顾子通一向是滴酒不沾,见到龙霄对自己极是亲热,心中也大为欣慰,笑着道:“王爷,微臣也正有些事要向你禀报,咱们就到你的书房去祥谈罢。”

    两人携着手走出了花厅,穿过庭院左侧的一道月牙门,走出一带芭蕉周护的游廓,就到了龙霄的后宅。

    刚到宅门外,便瞧到有二十来名手持长枪,身材魁梧的士兵站在台阶下,顾子通道:“王爷,这些都是你的近卫,共有二百人,全是我在军中精心挑选而出的。”

    以龙霄的武功,那里不需要有人来保护,不过知道这样的形式必不可少,便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这些近卫军早得知了逍遥王爷回府的消息,又见顾军师恭恭敬敬的陪着一个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的青年男子行来,与军中传说的逍遥王爷的容貌仿佛,心中自然明白,全都跪了下来向龙霄请安。

    龙霄微笑着叫这些士兵都站了起来,与顾子通走上十数级的青石台阶,进入了后宅,却见是个占地十余亩的大院,庭中种植着杜鹃、海棠、芙蓉等花卉,正姹紫嫣红的盛开着,引来无数蜂蝶在宅中翩翩起舞。而在庭院之后,却立着一幢三层高的楼阁。

    进入底楼大厅,便有三名容貌略好的侍女迎了上来跪下请安,龙霄渐渐已习惯了这些礼数,一挥手就让这几名侍女起身,便随着顾子通上了二楼,却见有十数间房屋。

    顾子通带着龙霄走过了几间房,便到了书房,推门而进,却见陈设精雅,左边列着许多书橱,以及各样花卉盆景,右边壁上悬着山水图画,下面设着书案,上有笔墨纸砚各物,而中间还有一带屏风将屋子隔成两半。

    两人转过屏风,在檀木做就的椅子上分宾主而坐,没一会儿,就有侍女进来奉茶,龙霄吩咐不许有人再来打挠,那侍女答应着转身而出,轻轻关上了门。

    等到侍女出门,屋子里便寂静下来,龙霄也不再说什么客套话,当下便道:“顾先生,近段时间来,天煞族那边的情况如何?”

    顾子通知道他要问这话,并不正面回答,笑道:“王爷,微臣虽然不知道你这些日子做了些什么事,但大明朝发生的一切变故,你应该尽知无遗罢。”

    龙霄点了点头道:“不错,我都知道了。”

    顾子通道:“不知王爷对威远王造反一事怎么看?”

    龙霄道:“这威远王想当皇帝的野心蓄谋已久,所以才有上次忽然撤出镇煞关外之事,他这次起兵造反,倒也算是良机,要知朝庭刚结束与天煞族交战,元气大伤,无论是兵备还是粮备皆为不足,再加上缺少良将,正可以乘虚而入。只不过以他过去的形迹瞧,绝对与天煞族的人有所勾结,这次出兵,应当通知他们两面夹攻大明才对。”

    顾子通叹道:“王爷所料不错,那威远王的确是存的此蛇蝎之心,他起兵刚不久,天煞族的军队便从山中出来了。”

    龙霄轻轻的“哦”了一声,道:“这一招过去用来或许有效,但现在镇煞关有你这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神机妙算思无遗策的顾先生在,他们的如意算盘就要落空了。”

    顾子通听他夸赞自己,心下也有几分高兴,但嘴上却道:“王爷过奖了,不过微臣听到威远王起兵的消息,便也和你一样猜到了天煞族的军队必定会有动静,早就叫魏大将军与赵大将军带着城中的七万精兵,在边界处布下了七星阵法,准备阻拦来敌。”

    龙霄知道他这七星阵源自诸葛武侯的八卦阵与李靖的六花阵,再结合姜太公的太极圆阵自创而成,可攻可守,既可独营作战,又可合营防御,进退有度,相互配合,其中伏有千变万化,当真是厉害无比,当日四千无畏军曾经聚歼过八千天煞士兵,而已方伤亡甚微,现在他用七万人来布下此阵,那自然更是威力惊人了。

    他想到一事,又道:“顾先生,你的‘连珠弩’不知造了多少架出来了。”

    顾子通道:“一共是两千三百六十架,坏损不能用的有一百八十二架。”

    龙霄听他如此清楚,不由笑道:“这两千多架‘连珠弩’你自然布在了与天煞族的边界上了。”

    顾子通点头道:“正是,手持这两千多架‘连珠弩’的都是咱们过去无畏军的旧部,我将他们编作了一营,称为‘神弩营’,安置在了边界的最前方。”

    龙霄道:“两千多架‘连珠弩’相当于三万位膂力超强的弓箭手,再加上七万精兵,对付起才经重创的天煞族来,应该绰绰有余了。”

    谁知顾子通闻听这话,却摇着头道:“王爷,最初我的想法本来和你一样,但后来才知道咱们都错了。”

    龙霄一惊,不禁道:“怎么,出了什么变故。”

    顾子通道:“就在威远王造反后的第五天正午刚过,天煞族的军队便出了山。”

    龙霄道:“大概有多少?”

    顾子通道:“不低于十五万人。”

    龙霄更是吃惊道:“当日从镇煞关一役之后,撤走的天煞军队应该不足十万了,想不到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便恢复了元气,竟然还能增兵。对了,顾先生,这场战争是什么情形?咱们的人伤亡多不多?”

    顾子通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这次天煞族的军队存心决战而来,出了山之后,并没有摆什么阵势,直接就向咱们的队伍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了,那样骇人听闻的情形,真是叫我一生难忘。”

    龙霄见识过天煞族士兵的凶悍勇猛,想到十几万军队同时扑至,的确是会让人触目惊心,忍不住急声问道:“后来怎样了?”

    顾子通道:“这样的形势真是出乎了微臣的意料,那时‘连珠弩’虽然刚造出一千余架,但咱们神弩营的士兵还是将敌人的攻势缓了一缓,而且还射杀了不少的天煞骑兵,不过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多,又不怕死,前赴后继,丝毫不知退避,没多久就冲破了神弩营的布防,与咱们的人交战在了一起。”

    龙霄道:“这个时候,咱们在人数上颇有劣势,顾先生你只怕也要增兵了。”

    顾子通道:“不错,自从微臣在前方见到了天煞族的兵力部署,便传令留守在城中的六万军队及正在城外军屯的四万军队全数前来增援。”

    龙霄深通军务,道:“要一下子调集这么多的军队到边界来,耗时可要不少,也不知道那七万军队能不能挡住天煞族大军的进攻。”

    顾子通道:“微臣虽然在人数上低估了天煞族的能力,准备得并不充分,但一向自问布法玄妙,能够以少击寡,对方当时兵力虽然大占优劣,我还不怎么在意,一心想等到城中的军队赶至,一举将这些天煞族的军队聚而歼之,从而除一大患。但没料到的是这些天煞族的人一个个象发了疯似的向各营冲击,逼得各营全都喘不过气来,忙于应敌间,竟让七星阵的许多变化没来得及展开,伤亡极是惨重,微臣真是惭愧无比。”

    龙霄也是一叹道:“顾先生深通兵法,应该知道行军打仗的极其危险之事,胜负变化,绝对无法完全的预料掌握,而且据我所知,过去大明官兵与天煞族的打仗,必然是超过对方的人数六七倍以上,如今顾先生能以劣于天煞族半数的兵力与他们抗衡,实在是这桃花源数百年来双方交战史中的奇迹了,顾先生,你应该引以为傲才是。”

    顾子通相貌奇丑,但才高志大,一向自问所学可以与诸葛武侯等军事大家媲美,虽然知道龙霄所说的话不错,却还是对自己的练兵与布阵之法颇觉有遗漏之处,不由大是摇头,想到龙霄还在听自己的下文,便又道:“血战之中,咱们的人苦苦的支撑了一个下午,到了傍晚时分,已折了一半,镇煞关的援军才集结赶到。”

    龙霄道:“好啊,这下战场上兵力优劣之势可就没什么区别了,几乎是一比一的局面,咱们这些士兵都与天煞族的人交过手的老兵,心中已不象过去那么畏惧了,再加上顾先生你的指挥,双方的实力应该很接近了,不过一场激烈残酷的厮杀再所难免。”

    顾子通点头道:“这场惨烈无比的混战从傍晚而至第二天天亮,地上已布满了血淋淋的尸体,双方的损失都非常大,但真要论起来,咱们还要略占劣势……”

    龙霄听他这么一说,脑中灵光一动道:“是不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天煞族的人又忽然撤走了。”

    顾子通想不他竟能猜到此节,便道:“不错,到了第二天早上,便有号角声骤然从天煞族军队的身后传出来,他们立刻带走了全部负伤的士兵,急速的向后撤出数里,又回到了深山之中,微臣为了减少军队的损失,并没有下令追击。”

    龙霄闻言追问道:“顾先生,我来问你,这一仗结束之后,咱们清点战场,双方伤亡如何?”

    顾子通道:“事后所查,我军战死四万五千人,负伤三万二千人,而天煞族士兵的尸体则有三万八千人,负伤带走的想来也有三四万人。”

    龙霄道:“顾先生,你应该没有忘记上次在镇煞关解围的那一战,这些人与咱们僵持不下,也是忽然撤军。”

    顾子通道:“正是这样,情形和那天差不多。”

    龙霄一脸的沉凝道:“这就是了,顾先生,如果我没有料错,天煞族的枯罗大王这次又来啦,此人做事冷静清醒,判断力极强,是个非常非常厉害的对手。”

    顾子通点头道:“王爷说得甚是,这十五万人必定是天煞族目前能够调集出的所有兵力,他们若是铁下了心,纵然可以将我们全部消灭,但自己的军队也要损失十之七八,就是出了镇煞关,到了安明关也无力再进了,他们忽然撤军,正是要保存实力,以图日后见机再举。”

    龙霄此时真的对那个枯罗大王与天煞族的地界大感兴趣,心道:“兵法有云‘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要想破天煞族,就必须去了解他们的一切,等消灭了威远王,自己还应该亲自潜入天煞族的地界去瞧瞧才对,盲目的去与之交战,只能扼止住一时,却不能为桃源百姓彻底拨出这个巨大的隐患。

    想到这里,他也不再愿去多思此事,便道:“顾先生,现在咱们的兵力部署是怎样的?”

    顾子通道:“现在咱们共有士兵十六万人,其中还有两万余名这次作战后的重伤员,龙威将军的群狼山上有四万人,暂时解甲军屯的有两万人,镇煞关中有两万人,其余的六万人微臣已全部调到了天煞族的边界上,由魏大将军与赵大将军日夜临守,吩咐他们多埋陷井刀坑,深挖战壕,仍由‘神弩营’的射手居于最前面的战壕之中。”

    龙霄点头道:“天煞族的军队连连吃了两个大亏,应该不敢再轻举乱动,更何况咱们的‘连珠弩’又多了一倍,这样的布置虽不能说万无一失,但也要让他们伤透脑筋了。”

    他说到这里又道:“对了,顾先生,‘连珠弩’厉害无比,咱们能不能加快多造一些出来?”

    顾子通苦笑着摇摇头道:“这‘连珠弩’做法十分繁复,其中关键部分的组装,非得微臣亲自完成不可,速度自然快不了,另外还有一个困难便是,这弓弩必需的木材是这大明南方山上野生的‘铁根松’,本就极是难寻,咱们造了这么多,已然砍伐了不少,现在要找起来就更难了。我已画了图谱,派人四处在各山之上寻觅,便所获的都不多,不能大批生产。”

    龙霄知道这事也强求不得,便不再提,想到自己称帝的事,有意拿话刺探一下顾子通的心思,微笑着道:“顾先生,天煞族那边的情形我都知道了,目前并无大碍,不过你们没有与我商议便以我的名义宣告脱离大明朝,陷我于不忠不义的地步,可有什么解释。”

    顾子通听他说到这事,不禁哈哈一笑道:“王爷,你天纵聪明,岂有不知咱们这么做是不得不为之举,你兵权刚下,便有圣旨来招咱们几人进京述职,这不摆明了要咱们投入虎口么,况且要是咱们这些人遭人暗害,不过一死,但镇煞关的守备又由谁来接手,不是微臣等吹牛,真要让朝庭换了人来,别说这镇煞关,就是什么安明关,也早就落入天煞族人的手中了,拥兵独立,并非为已,而是为了整个大明朝的百姓,咱们知道你一向侠义慈悲,即使暂不知情,对这事也不会有什么异意,大家商量了一下,便擅自作主啦。”

    龙霄也是一笑,不再矫情,望着顾子通道:“顾先生,我还要请教于你,以现在咱们的处景,今后又该如何发展,莫非就这样自成一国么?”

    他话音刚落,却见到顾子通站了起来,忽然面对自己深深一拜,然后抬起头来道:“王爷,微臣有一策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还望王爷纳谏。”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