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逍遥之境(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回到“听风居”的密室,朱芷贞正坐在床榻上听着音乐等龙霄,但神情间已无刚才那种激奋了,见到他进室,立即摘下了头上的耳机,笑靥如花的穿上绣鞋迎了上来,一下子就抱住了他的腰道:“霄郎,怎么才回来,担心死我啦。”

    龙霄见到她对自己如此亲昵,心中也是暖流阵阵,其实他与包括君仪在内的这么多的女子交往,如今这位大明朝的三公主才是他真正意义上拥有的第一个女人,但令人黯然的是,就在今晚之后,自己就必须要离开她到镇煞关去与顾子通等将领商议大事,不能留下来与之卿卿我我了。

    抱着朱芷贞坐在了床塌上,龙霄想起那“七花失魂散”的解药来,他相信血凤的话,朱芷贞对天煞族来说,的确是无关紧要,天煞族要利用她的牵制自己,就不会给他假的解药。

    从怀中拿出了那个红色瓷瓶,朱芷贞见到了,好奇的问道:“霄郎,这瓶里装的是什么?”

    龙霄怕朱芷贞知道自己中毒的真像后胡思乱想,便道:“是给你制剑伤的灵药,昨晚的那种是外敷,这种却是内服。”

    朱芷贞点点头,没说什么了,龙霄便倾倒出里面的一枚碧绿色的药丸,随手找了个水囊让她咽了下去。

    龙霄正要除鞋上床,却见朱芷贞微微的皱了皱鼻子,但没有说话,顿时省得,公主毕竟是公主,这鼻子总是要娇贵敏感些,自己虽然没有香港脚,但这一路奔波,长祙也浸出了汗味,当然让从小在花堆香薰中长大的朱芷贞有些委曲求全了。

    眼眸一转,却见到室内多了几桶清水,连忙走过去洗漱,心中知道这必定是司马琴提来的,心中不由颇是抱歉,这密室不能暴露,只有麻烦冷傲高贵的司马琴当上一段时间的粗使丫头了。

    清洁完毕,龙霄一跃上床,朱芷贞已躺在被窝里等他,娇躯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龙霄此时也无昨晚的那种激动,不过还是习惯性的将手伸入朱芷贞的单衣中,在她酥胸、小腹、脊背处游走了一番,要知道,抚摸这样柔嫩细腻,滑不留手的肌肤,也可以给人一种舒爽的感觉啊。

    朱芷贞对于龙霄的抚爱已不再躲避,只是还微有些羞涩,闭着眼眸不敢去瞧他,只是过了好久,才喃喃的道:“霄郎,难道我们永远的就躲在这里吗,我好想跟着你藏到乡下去,跟别的夫妻那样生活,白天你去田里耕种,我就在家里喂喂小鸡,或者学学纺织,晚上咱们就在院子里一起说话,一起数天上的星星。”

    龙霄忽然笑了起来道:“这好象不成,贞儿,说实话,我对种田可不感兴趣。”

    朱芷贞正在憧憬未来的二人世界,听到龙霄这样大煞风景的话,不由有些扫兴,但跟着又道:“好吧,你不喜欢种田也成,不过得在家里呆着,那里也别去,我多喂些鸡,多纺些绵,想来也够咱们过日子啦。”

    龙霄见她如此天真,心道:“三公主啊三公主,你的心意我可领了,但是真要这样的生活,一年两年还能坚持,时间一久只怕你就要熬不住了,女孩子总是爱想象。”

    当下道:“那可不成,我这不成了小白脸儿吃软饭么,怎么好意思。”

    朱芷贞顿时撅着嘴生起气来,在他身上一掐道:“你这样不成,那也不好意思,到底想干什么。”

    龙霄忙道:“贞儿,我正要给你说这事哩,明天我要离开你去一个地方办些事情,要是成功了,咱们就不用躲躲藏藏啦,可不一定要去做村夫村妇。”

    朱芷贞一听,身子顿时一震,失声道:“什么,你又要走,昨晚你和我那……那个样子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话来,你说,你说。”

    龙霄知道昨晚自己与朱芷贞缠绵到极致之时不免脑溢血发作般的说了些山盟海誓永不分离之类的话,一时也有些语塞,脑袋灵光一闪道:“贞儿,别生气,我这次出去真的是出去做正事。”

    朱芷贞道:“呸,谁相信,你那些什么正理正事的都不会正经。”她说着这话,忽然思起一件事,声音顿时高了起来道:“哦,我想起来啦,你这次失踪了几个月,还在山里面遇见了神仙,你这小色狼,除了给我要那个会唱歌的法宝外,绝不会那么老实,一定会向神仙要个仙女来陪你……陪你做那些乱七糟八的事,后来玩腻了就想起我来,现在却又要回去陪她,是不是,哼,一定是。”

    她说着这话,越想越生气,龙霄的肩膀就在眼前,张着樱口就要去咬他。

    龙霄听着朱芷贞的话,心中真是佩服她的幻想力足够去写一部经典的玄幻小说了,不过话说回来,上溯自己与她的交往史,的确不排除色狼嫌疑,这三公主如今已别无他靠,当然要紧张自己会不会始乱终弃了。

    见到白森森的玉牙将至,说时迟,那时快,龙霄已轻飘飘的挥出一掌,正堵在朱芷贞的樱桃小口上,然后壮体横陈的对着她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道:“贞儿,别乱想,亵渎神仙,可是要遭天谴的,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这次出去,我是想帮大明朝对付威远王爷。”

    朱芷贞一听,见龙霄的神情不似有伪,霎时间愣住了,跟着便是满脸的担忧,道:“霄郎,不行啊,威远王叔厉害得紧,咱们大明朝的军队被他打得节节败退,你要是去,岂不是太危险了,我不准你去。”

    龙霄摇了摇头,大义凛然的道:“贞儿,强虏未除,何以家为,现在大明朝的百姓即将面临刀兵之灾,成千上万的人会失去性命,我怎能眼睁睁的瞧着这一切发生而袖手旁观,贞儿,咱们两人恩爱虽然重要,但做人不能太自私了,况且别人不是说我是天煞族的奸细,又是什么大明朝的逆贼,如果解了大明朝的这场危机,这一切不都能澄清了么,咱们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你父皇面前,所以无论是为了别人还是为了咱们自己,我都应该去这一趟。”

    朱芷贞闻龙霄说得慷慨激昂,她生为大明公主,倒也不是一味的自私之人,知道以心上人的本事,的确是能助大明朝一臂之力,渡过这个危机,一时之间也无话可说,只得将秀面埋入龙霄胸前道:“霄郎,我知道你是大英雄大好汉,可是我好怕,好怕你去了就回不来啦。”

    龙霄微微一笑道:“呸呸,乌鸦嘴,贞儿,你想想自己的夫君就那么差劲儿么,那个威远王爷就是三头六臂,我也要拿把菜刀象砍西瓜那样将他的头臂全部削下来献给你。”

    朱芷贞闻他言语峥嵘,自信无比,心中也受到了感染,不由转忧为喜道:“我才不要啦,血淋淋的怪吓人。”

    她说了这话,龙霄便知道朱芷贞已经答应了,不由在她粉脸上一亲道:“贞儿,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还没有和你正式拜堂成亲,然后生儿育女,白头偕老,怎么舍得呜乎哀哉。”

    朱芷贞连忙用纤手挡住他的嘴道:“霄郎,刚才我已说错话了,也不许你再讲这些不吉利的话。”

    两人情意交融,紧紧的拥抱了一阵,龙霄思起一事道:“贞儿,你说咱们出了皇宫,你姐姐会不会有事?”

    朱芷贞早就想到过这事了,在龙霄怀中微微摇着头道:“应该不会,姐姐从小就听话,父皇一向是最宠她,她帮我逃出皇宫,父皇与皇兄虽然会大为生气,但大不了狠狠的训叱一顿就算了,或许象我先前一样,被关在自己的寝宫里,姐姐反正天性安静得紧,平时就很少外出,这种处罚对我来说自然是难受极了,但对姐姐来说,根本就没什么。”

    龙霄知道朱芷贞的话应该不会有错,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

    这时朱芷贞又道:“不过我倒觉得姐姐这段时间有些奇怪。”

    龙霄道:“怎么个奇怪法?”

    朱芷贞道:“霄郎,我记得给你说过,我姐姐对那个从天煞族手上救过她的叫吴明的男子念念不忘。”

    龙霄道:“记得,这姓吴的不是死了么?”

    朱芷贞道:“奇怪的就是在这里,那姓吴的死了之后,姐姐在寝宫里给他设了灵位,每天都要偷偷的祭奠,哭得象泪人儿似的,每天都是郁郁寡欢,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我见她心情好了许多,有时候来陪我,还要讲些笑话,你说奇不奇怪。”

    龙霄肚子里暗道:“不奇怪,一点儿也不奇怪。”嘴上却言道:“或许是那姓吴的死了已有一段时间,你姐姐已将他淡忘了罢。”

    朱芷贞摇着头,用很肯定的语气道:“绝不会,霄郎,你不了解我姐姐的脾性,她外表虽然温顺,但是个认死理儿的人,心里面最不容易放下事,她八岁的时候有只喜欢的小猫死了,上次还在跟我讲呢,要是她喜欢的人死了,那真不知要悲伤多少年不会露出笑容,所以我猜一定是那样。”

    龙霄心中一跳,立即装着若无其事的道:“一定是哪样?”

    朱芷贞偏着头望着他道:“唯一的可能性便是那姓吴的还没死,是别人误传了他的死讯,后来姐姐定然是知道了这姓吴的还活着,所以才重新开心起来。”

    龙霄心想这真是姐妹连心,朱芷贞居然将事情猜到了七八成,便轻描淡写的道:“嗨,没死就死呗,也不怎么关咱们的事。”

    朱芷贞道:“怎么不关,霄郎,你这次出去,我再也不和你闹啦,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龙霄“嗯”了一声道:“贞儿,你说,我一定给你办到。”

    朱芷贞道:“你一定要把那个吴明找到,就说我姐姐想见他一面,要他去皇宫一趟,这个吴明能在天煞族的手上救出姐姐,武功肯定很高,江湖上也肯定大有名气,你要找他,我想不会有多难的。霄郎,这事关系到姐姐的终身幸福,你无论如何要答应我,一定,一定,一定……”

    龙霄瞧她这个“一定”念了七八声以上,心中真是在意无比,不由只得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尽量找找这位吴大侠吧,你姐姐这么惦记他,我想此人定然是个英俊潇洒气宇不凡帅得流油的大美男。”

    朱芷贞自然不知道他在王婆卖瓜的臭美,不禁道:“帅得流油?霄郎,你这个形容真是好奇怪,不过我想他应该也长得不错,不知比你如何,我真想瞧瞧。”

    龙霄“嘿嘿”一笑道:“只怕是各有千秋,各有千秋。”

    两人又说了一阵子话,想到明天司马琴又要送饭来,起得晚了可不怎么好看,便恩恩爱爱的交颈睡去。

    到了第二天,龙霄估计时候,便起了床穿好衣,只等司马琴一来,便向她告辞,自己该是时候去与黑煞兄弟见面作伴了。

    朱芷贞见到龙霄起床,也跟着起了身,两人洗漱完毕,便坐在一起继续情话绵绵,时有热拥与亲吻之事发生。

    过了两个小时左右,司马琴便进来了,这次她有了经验,扭开机关后,隔了一会儿,这才进入,免得见到那些香艳的场景,从而让自己的神经大受刺激。

    见到娇贵惯了的朱芷贞乖乖的拿取碗筷盛饭给龙霄食用,司马琴也颇是意外,实在对龙霄的训导之术大感佩服,望着他道:“龙大哥,你今天是不是要启程到镇煞关去?“

    龙霄点点头道:“不错,琴儿,正要给你说这事哩,我吃过饭就走,黑煞在那里?“

    司马琴道:“黑煞我已牵到‘听风居’外面了,另外还有个消息要告诉你,昌明皇帝已下诏让宫里认识你的丹青高手画了你的像,现在已悬往大明朝各个州府去了,京城更是已经悬满了你的画像,龙大哥,你要是想平安无事的到达镇煞关,只怕有些麻烦。”

    龙霄还没有说话,朱芷贞已经着起急来道:“那怎么办,霄郎一出去就会让人认出来,那不是要打打杀杀的走很久,而且我也不喜欢他杀咱们大明的官兵。”

    司马琴微微一笑道:“三公主请放心,这事我爹早就有所准备,等一下龙大哥用完饭,就到书房里来,我爹自然会教他别人认不出的办法。”

    她交待完这话,知道龙霄与朱芷贞之间离别前必然有一番缠绵,不便多呆,起身出去了。

    等她一走,龙霄知道将要远行,就大口大口的吃起饭来,而朱芷贞那里还有心思进食,只是痴痴的望着龙霄,心中真是柔肠寸断。

    龙霄放下碗筷,朱芷贞便对着他千叮万嘱起来,小心珍重的话不知说了多少遍还觉不够,而龙霄也不愿再儿女情长,从皮箱里取出了好几对高能电池来,手把手的教会了她换取之法,有了那台MP3,朱芷贞在密室里也不会太寂寞了。

    数声情语,一记长吻之后,龙霄就告别了朱芷贞,走出了密室。

    这时司马轻鸥与司马琴都在书房里坐等着,见到龙霄出来,相互微笑着致了意。

    龙霄也不罗嗦,向司马轻鸥一揖,开门见山道:“司马大将军,令爱说你能教我让别人无法认出的法子,还请赐教。”

    司马轻鸥请龙霄在自己旁边坐下,然后道:“主公,不知你可听说过易容之术?”

    龙霄闻之,心中真是惊喜无限。易容之术?《天龙八部》里的阿朱不就会这种变身法似的奇技么,他以为都是作者虚构的,没想到天下真有这样的东东,当下点了点头道:“略知一二。”

    听到龙霄居然知道这种隐密的江湖绝学,司马轻鸥也微觉诧异,不过还是点头道:“既然主公知道,那就好办了,轻鸥就是想将这门行走江湖最实用的绝学教给你。”

    龙霄道:“司马大将军,你这易容之术是不是装什么人就象什么人?”

    司马轻鸥听到这话,不由哈哈一笑道:“主公,看来你对这门绝学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装什么人就象什么人,那是仙术,无论再厉害的易容术都达不到这样的地步。”

    龙霄也知传说与实际必然是有所出入,当下一揖手道:“还请司马大将军详解。”

    司马轻鸥道:“这易容之术本源自盛唐,最初便是女子的化妆术,千余年来经过一些聪慧的江湖中人的琢磨,杂以口技,终成一门实用的绝学,多用于避祸之用,虽然将一个人无法完完全全的变成另一个人,但练到高深处,只要身材脸形相仿,也可以扮个七八成,除非是至亲之人,否则也难以察觉出来。”

    龙霄道:“那完全模仿人的声音啦,能不能办到?”

    司马轻鸥微笑着道:“人的口腔之中,暗藏玄机,可以千变万化,随心所欲,口技厉害之人,还可以同时模仿百十人的声响,要想学另一人的说话声,倒并不是太难,不过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苦功。”

    龙霄点头道:“司马大将军,这么说今天你只能教我简单的易容之术了。”

    司马轻鸥道:“不错,主公,今天你先学会完全改变自己模样的入门之术,其余的更高深的修练法门我可以教给你,你日后闲时再慢慢琢磨习练。”

    龙霄对这门绝学极是有兴趣,站了起来道:“如此甚好,司马大将军,事不宜迟,咱们开始吧。”

    司马轻鸥也不想多作耽搁,当下便将这易容之术的原理与决窍教给了龙霄,纵然龙霄极是聪明,也花了三四个小时才有点心得。

    见到龙霄已能掌握初步的技巧,司马轻鸥让女儿取出了一个一尺长的红匣子来道:“主公,这匣子里面装的都是易容之术必须之物,所有的东西都是特制而成,非常珍贵,你要好好的保管才好。”

    龙霄打开那匣子,见里面是些人的毛发与药粉涂料,心想过去看武侠小说里面的人用起易容术来,什么面粉胭脂的都能搞定,真是太开玩笑了。

    学得已差不多,龙霄在司马轻鸥的指导之下,便开始对着一面铜镜化起妆来,有了匣子里易容的专业装备,要想改变自己的特征并不难,没一会儿,镜子里便出现了一名皮肤黝黑,满脸络腮胡子的粗鲁大汉,便是让司马琴细瞧,也很难认出这就是龙霄。

    龙霄对自己的第一次测验成绩也觉满意,这到镇煞关的一路上自然不会有人认识了,真是方便得太多。

    向司马轻鸥告了辞,龙霄与司马琴走到了屋外,立刻见到了长身昂立在一棵松树边黑煞。

    龙霄心花怒放,大叫了一声,便冲出过去,谁知黑煞见到龙霄,忽然嘶叫一声,举蹄蹬来。

    龙霄吃了一惊,立即想到自己已改变了模样,又与黑煞分别了这么久,它自然是认不得了,连忙闪身凑在它的耳旁,用过去常和它说话的语气招呼着。

    黑煞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果然停住了攻击,用清澄的马眼死死的盯住了龙霄,而龙霄也与它凝视着,他脸上的其它部位都有所变化,但声音与眼晴却并无改变,也不知黑煞能不能认出来。

    这黑煞不愧是通灵之物,与龙霄对视没多久,又用鼻子嗅了嗅他的气味,便连连发出了欢快的嘶声,摇头晃脑的向他身上凑,神态是亲热无比。

    龙霄见它终于认出了自己,也是欢喜不胜,这一人一马,久别重逢,又有一番异样的温馨。

    厮磨良久,龙霄这才翻身上马,司马琴知道他要走了,心中也很是不舍,但又无法出言相留,只得轻轻的道:“龙大哥,一路保重。”

    龙霄望着司马琴秋水流波般的眼眸,那里面有太多他能够体会得到的柔情,但此时此刻,他只能道:“琴儿,你也多珍重,咱们后会有期。”

    这话一说完,他已一勒马头,向司马府的后门驰去,那里司马琴己有吩咐,不会有人前来阻拦。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