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水月亭之约(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缠绵之后,龙霄便抱着朱芷贞温软如玉的娇躯沉沉睡去,真是“室内春意浓,深眠不觉晓。”这一顿好睡,实不知外世之时辰,直到听到密室入口传来轰然的机关转动之声,这才将他从梦中惊醒,低头见朱芷贞仍在紧紧的搂着自己,嘴角间带着平和幸福的微笑,还在熟睡之中,心中却是叫了声糟糕,司马轻鸥腿脚不怎么灵便,又不会叫外人进入这密室,来的人自然便是司马琴了,但现在自己与三公主还赤身裸体的躺在绣被里,让她瞧见了岂不是尴尬。

    正想着,司马琴一手提着个食盒,一手提着龙霄从外面带来的那个皮箱,施施然的走了进来,密室之中并无可遮掩之处,一眼便瞧见了石榻的绣被里露出的两颗人头,四只光生生的手臂,顿时闹了个面红耳赤,站在密室进门处手脚无措,真不知是进还是退。

    龙霄脸皮算是厚的了,这时也大觉不好意思,连连干咳了数声。

    司马琴忽然省悟过来,柳腰一转,便转过了身去。

    龙霄连忙推了推朱芷贞,朱芷贞朦松的睁开眼来,腻声道:“霄郎,你醒了么。”

    龙霄赶紧向司马琴的方向一指,朱芷贞顺势望去,也不由得掩口一惊,跟着羞涩难当。

    两人匆匆忙忙的将各自的衣裳穿好,龙霄向朱芷贞递了个眼色,朱芷贞便走到司马琴身边轻轻叫了一声:“司马姐姐。”

    司马琴强忍住心中的酸楚之意,转身跪下道:“臣女司马琴参见三公主殿下。”

    朱芷贞连忙扶起她道:“司马姐姐,今后你就不要这么多礼啦,还是和霄郎一样,叫我贞儿吧。”

    龙霄这时也道:“是啊,琴儿,我瞧贞儿这个三公主多半要做不成了,你还是把她当妹子看待吧。”

    朱芷贞听他这句“琴儿”叫得甚是亲切,不由斜眼瞥了龙霄一眼。

    司马琴点头站了起来,神情间已恢复了平静,将食盒递给龙霄道:“龙大哥,三公主,你们腹中也饿了吧,我叫厨房弄了几样小菜,你们先用着。”

    说罢就要转身出去,龙霄想起一事,叫住她道:“琴儿,昌明皇帝让你爹进宫没有?”

    司马琴脸色黯淡下来,摇头道:“还没有,爹正在郁闷哩。”

    龙霄心中料到必然是那昌明皇帝听人禀告了司马轻鸥双腿已断的消息,再加上对司马琴已有所猜忌,自然会对司马家失去了兴趣了,不过这样也好,司马轻鸥执行起建文帝的遗诏来,心里面会少一些愧疚难受。

    眼瞧着司马琴出了密室,龙霄将食盒与皮箱都提到石榻前,然后打开食盒取出里面的饭菜放在皮箱上,正要招呼朱芷贞用食,却见她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望着自己,不由道:“贞儿,你怎么啦?”

    朱芷贞忽然撅了撅红润的小嘴,衣裙带风,走了过来,轻轻的捏住了他的右耳朵道:“司马姐姐什么时候变成你的琴儿了,我问你,那天你们当着我在后花园里发的誓还算不算数?”

    龙霄听她忽然问起如此敏感的问题,真是难以回答,只得道:“这个……这

    个么,司马姑娘与我在军队里同甘共苦,患难与共,过去虽然有点小小的误会,但大家说开便没什么啦。”

    朱芷贞咬着牙道:“呸,避重就虚,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曾发过什么誓来,要不要我再说一遍,‘我龙霄在此发誓,除非是见到太阳西出,岩石腐烂,否则我这一生绝不娶司马小姐为妻,有违此誓,人神共诛,不得善终。’司马姐姐也是这么说的,是不是。”

    龙霄没想到她对这事倒是记忆犹新,将两人发的毒誓竟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重复了一遍,不得不道:“好象是吧,或许是这样说的。”

    朱芷贞捏住他耳朵的手紧了一紧道:“什么叫好象是吧,或许是这样说的,啊,你是不是瞧司马姐姐长得漂亮,又起了色心啦,反正他爹就曾经把她许配给了你的,当时没成,现在就后悔了。”

    龙霄见这个昨晚还温柔如水的三公主又恢复了刁蛮的本性,自己的耳朵实在大受连累,不由苦笑道:“就是我有那个心,要让太阳西出,岩石腐烂,也是万万办不到的事啊。”

    朱芷贞深知司马琴的脾气,发出的誓必然不会有违,这臭小子就是打她的主意,司马琴也不会答应,不由眉开眼笑道:“这倒也是,这两件事就算你有再大的本领也办不到。”正要放手,忽地又想起什么,手指一用力道:“好啊,你刚才说‘就是我有那个心’这么说你是承认喜欢司马姐姐了。”

    这刁蛮公主一但安了心要找碴,龙霄真还无法应付,猛的想起给朱芷贞带的那台MP3来,忙装着疼痛难当的样子将鼻子眼睛都挤在了一起道:“哎哟,痛死了,贞儿,快放手,我有好东西送你,包管你没从没见过,一定会喜欢得紧。”

    朱芷贞见龙霄这付模样,也真怕给他弄疼了,便松开了他的耳朵,将一只又白又嫩的右掌伸得直直的道:“什么好东西,快拿来瞧瞧,皇宫里什么都有,我会没见过,真是希奇,臭小子,你可别诳我,小心我来更厉害的。”

    龙霄还真怕她施出惯用的“樱口神功”来,忙摇着头向皮箱一指道:“别别,我绝对没有骗你,那东西就在这里,等一下吃完饭,我就给你拿出来。”

    朱芷贞瞧他那皮箱古里古怪的,心想还真不定有什么好东西,便不再说什么了,只等着他盛好饭拿好筷子递到自己手上来,谁知隔了半天,还不见龙霄有何举动,禁不住向他望去,却瞧着龙霄也正大模大样的全然一付老爷状的盯着自己。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朱芷贞忍不住了,娇声道:“还不盛饭。”而龙霄见这刁蛮公主心情好的时候就“霄郎霄郎”的叫得自己荡气回肠,心中酥软,完全是柔情如水千依百顺的乖乖女,但是任起性来便“臭小子臭小子”的乱喊,公主架子依然不减半分,心想管她公主不公主,既然两人长期在一起,自己这大老爷们的尊言可不能轻易受到践踏,姑息便要养奸,先得让她改变性子才是。

    当下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道:“什么,你叫我盛饭,这简直太离谱了吧,昨晚你不是还承认夫为妻纲么,啊,要我陪你洗澡时就承认,平时做事就不认帐了,是不是?”

    朱芷贞一听差点晕倒,这臭小子还真会过河拆桥,昨晚明明是他死皮赖脸的要和自己一齐洗浴,现在竟变成是自己要他共浴了,正要跺脚跳起来发作,谁知龙霄早有准备,一把按住她的香肩,跟着将头凑在她的眼前,一本正经的道:“你愿意当公主还是当我的妻子,快回答?”

    朱芷贞不假思索的道:“当然是你的妻子。”

    龙霄道:“好,当公主有当公主的样子,当妻子有当妻子的样子,当公主是别人服侍你,当妻子是你服侍别人,这样一来,你又选择那一样。”

    朱芷贞听他象说绕口令般的,但还是听清楚这话的意思,不由道:“还是当你的妻子。”

    龙霄顿时在她红红小小的樱唇上一亲,这才将手松开,道:“贞儿,你对我真好。那好,盛饭这种事,你就先学学罢。”

    朱芷贞知道又上了他的当,然而曾听在自己身边的那些宫女们说过,一但做了人家的妻子,的确要服侍男人的,而嫁与龙霄为妻,是自己心甘情愿,这些事情,是该她来做的。

    想到这里,朱芷贞不再与龙霄抬杠,不过还是习惯性的瞪了他一眼,这才去食盒里盛好饭取出筷子,递到龙霄的手上,但在那一瞬间,她忽然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盛饭,已让她有了家的感觉,她喜欢这种感觉。

    龙霄接过碗筷,见到朱芷贞的目光中温柔起来,反倒对自己的行为有些内疚,连忙给她一个劲的挟菜,而朱芷贞也拣着好的挟在他的碗里,这一顿并不丰富的便饭,两人吃来倒是你恩我爱,情意绵绵。

    吃完饭,龙霄正想收拾碗筷,却不料这回朱芷贞居然主动的做了起来,动作间虽然有些生嫩笨拙,但看得出,她是在用心的努力的想做好。

    当此时刻,龙霄真是夫复何言了,连忙去将那皮箱打开,取出了那台放在皮箱一角的MP3来。

    朱芷贞收拾完东西,见到龙霄笑吟吟的拿着一个亮银色的小匣子在向自己晃动,知道这就是他说的那个好东西,一把抢在手中仔细琢磨,果然是从所未见,说它是小匣子又没有开口处,说它是头饰什么的又不知怎么配带,弄不半天没明白,不由又扔给龙霄道:“呸,你还说这东西好玩哩,我瞧也不怎样。”

    龙霄忍住笑,将手中的耳机插在了MP3里,然后打开了开关听了听,里面蔡依琳正在唱着“是谁说漂亮女孩没大脑,只懂得爱美与傻笑……”,便走到朱芷贞身旁,将耳机戴在了她的头上。

    朱芷贞忽然听到耳中传来一阵非弦非琴的声音,骇得全身一震,如同触了电似的将那耳机连同MP3扔在了地下,然后远远的跑到了密室一角,颤声道:“霄……霄郞,这……东西是……什么,怎么……怎么里面有女鬼在唱歌。”

    龙霄哈哈一笑,弯腰将那MP3捡了起来,不好实话实说,只得道:“贞儿,别怕,这是我在山中遇见神仙送我的法宝,关在这里面的不是女鬼,而是会唱歌的仙女,天上的什么玉皇大帝,太上老君都爱听她唱歌。”

    朱芷贞听龙霄这么一说,知道他不会害自己,半信半疑间,好奇心大起,轻轻走过来,从他手中拿过MP3,照刚才的样子重新听起来,没多久,竟然入了迷,嘴里竟然随着歌曲声哼了起来,居然是“爱情三十计,就像一场游戏,我要掌握控制器……”但瞧她的样子,对这歌词似乎还并不理解,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龙霄见到她的样子,忽然想起自己初进京城时的第一场无人欣赏的处男秀,忍不住去将她的耳机摘了下来道:“贞儿,你说这声音好不好听。”

    朱芷贞望着他,露出了羡慕的神情道:“霄郎,你运气真好,能碰上神仙,还给你这样神奇的法宝,这声音真好听,天上与人间真是有分别啊,只是这个仙女太可怜了,被人用了缩身法关在这么小的匣子里。”

    龙霄又笑道:“这也没什么,那个神仙告诉我,这里面还有许多的仙女仙童,都特别喜欢唱歌给别人听,不会有什么痛苦的。”

    朱芷贞见到这样神奇的东西,那里会想到是龙霄在骗自己,很认真的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前些天我被皇兄关起来,那里都去不了,真是闷死了。”跟着又吐了吐舌头道:“原来这里面还有许多仙女仙童,过去我还不怎么信这个世上真有神仙,现在总算见到啦。”

    龙霄点点头道:“现在我将这个法宝送给你,你就是这些仙女仙童的主人了,我来告诉你命令他们的法子。”说着就将MP3的操作之法教她,朱芷贞冰雪聪明,没一会儿就学会了,自己一个人摆弄去了,倒把龙霄扔在了一边。

    龙霄知道朱芷贞正在新鲜好奇之中,也不在意她冷落自己,心中反而是大有感叹,当日自己在京城献唱时无人欣赏,甚至还被人语重心长的教训自己不懂音律,但现在瞧朱芷贞竟是如此喜欢陶醉,这才叫做素质啊,能够迅速的接受新事物新文化。

    时间很快的过去了,到了晚上,还是由司马琴送来了饭菜,朱芷贞自然要把龙霄送给自己的仙家法宝拿出来在她面前炫耀一翻,司马琴乍识MP3的神奇,也和朱芷贞般的大惊失色,朱芷贞便指手画脚的把龙霄给自己说的那番话讲了一遍,司马琴自然知道这是龙霄从外面的世界带来的物事,很快就平静下来,不过也极是喜欢,和朱芷贞一人带着一只耳机坐在石榻上听了半天,还不时吱吱喳喳的交流着听歌的感受。龙霄本来也给她带了一台掌上游戏,但朱芷贞在此,又怎敢拿出来送她。

    司马琴在密室里足足呆了两个小时这才离去,又隔了一阵,估计要到与血凤约定的子时了,龙霄便向朱芷贞说要出去做点事,朱芷贞有些怀疑他去与司马琴幽会,盘问了半天,这才让他离开。

    出了司马府,龙霄向京城之东疾行,没多久便到了一个水波浩渺的大湖,但见一轮华光流彩的明月悬于湖上,周围云霞凑集,分外光洁,将湖心几座秀峰照得是翠色映碧,色倍澄鲜,有几叶渔船布于湖上,隐约有笛声传来,参差断续,其声幽咽,入耳生愁,又有流萤无数,掩映于杂草之中。这湖,唤作“永明湖”,乃应天府周围数十万军民的生息水源。

    沿着“永明湖”直行,远远的便见到了湖畔一个飞檐朝天,玲珑精制的八角亭子,正是那“水月亭”,由建文帝下旨所造,历经数百年,七度修善,在京城甚是有名。

    龙霄不一会儿就到了“水月亭”,却见血凤还没有到,便倚在亭栏处向外眺望,仰观月明如练,疏星布列,俯观流烟淡沱,空水清荡,正是月照水心,心映月魄,不虚这“水月”二字。

    正有些出神,听得耳后有“的的”马蹄之声传来,龙霄回过身去,见到一匹高蹄身长的枣红马正向这边驰来,马上坐着一名黑衣人,颠动之间,身姿如柳摇风摆,脸上却蒙着黑纱。

    那黑衣人片刻便纵马到了亭边,将马栓在了一棵槐树上,跟着就向亭中而来。

    龙霄知道来人就是血凤了,见她跃马而下的身形甚是敏捷,不由暗忖道:“这血凤内力虽然被我震散了,但武功却还在,身手比起普通人来,还是要强许多。”

    那黑衣人到了亭中,见到龙霄,纤手伸处,已将面纱摘了下来,月光之下,现出了一名云鬟雾鬓,眉如春山,剪水秋眸,肌肤胜雪的绝色美人儿来,正是血凤。

    龙霄见血凤望着自己的眼眸中多是恨意,并无平日里的那种媚之入骨,艳之夺魄的神态,真是丽若清梅,雅如蕙兰,容光之美,唯有朱芷清能够胜之,便如朱芷贞与司马琴这般的容貌,也是有所微逊。

    龙霄想起与这女子的一段绮艳来,心中的滋味也是难以言喻,一指亭子中心围着一张圆桌的石凳道:“血凤姑娘,请坐下说话。”

    血凤也不客气,坐在了石凳之上,冷冷一笑道:“姓龙的,约我出来有什么话说。”

    龙霄与她面对面而坐,闻言微微一笑道:“血凤姑娘,如果你的记忆力还不算差的话,应该明白我约你出来的目的,咱们应该好好谈一谈了。”

    血凤自然知道他说的什么,沉着脸道:“你是想要朱芷贞这丫头中的‘七花失魂散’的解药。”

    龙霄缓缓点头道:“还请姑娘赐与。”

    血凤凝视着他,忽然笑了起来道:“龙霄,你认为我会给你么?”

    龙霄摇了摇头道:“要是让你乖乖的交出来,你自然不肯了,但咱们可以谈谈交换的条件。”

    血凤道:“是不是拿我大师兄的下落来换。”

    龙霄点头道:“血凤姑娘果然是明白人。”

    血凤道:“可是可以,不过你的价码太轻了。”

    龙霄道:“哦,这还要请教姑娘了。”

    血凤道:“大师兄的下落,我虽然也很想知道,但不是一定要知道,以大师兄的武功,他这么久没和本族联系,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已经死了,二是被人关了起来,而司马轻鸥与大师兄一起失踪,现在他忽然断腿回京,必然是与此有关,如果我没错的话,大师兄应该已死在司马轻鸥手中。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隔了这么多年才重新出现。”

    龙霄望着这个女人,心想自己真还是低估了她,没想到她早就猜到大概了。

    这时血凤从怀中一红一白两个瓷瓶来放在石桌上道:“这两个瓶子里的药丸,一个有巨毒,一个便是朱芷贞的解药,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两个问题,我就将是解药的那一瓶告诉你。”

    龙霄笑道:“血凤姑娘,你还真是聪明,生怕我要抢你身上的解药,事先准备了两个瓶子,让我没法子下手。”

    血凤“哼”了一声道:“对付你这样卑鄙无耻、心狠手辣的人,岂能不多个心眼。”

    龙霄又是哈哈大笑道:“卑鄙无耻、心狠手辣,真是过奖过奖,不过你的建议我愿意采纳,说吧,你要问那两个问题?”

    血凤道:“第一个问题是,大师兄失踪前曾说过自己找到了族中一张地图,上面记载着唯一通往外世的线路,后来司马轻鸥也消失了,我问你,是不是大师兄已找到了这条路,却让司马轻鸥害了。”

    龙霄道:“好,这算一个,下一个呢?”

    血凤深深的注视着他道:“你过去上报给朝庭的家乡地址亲人姓名,本族都派人查过了,根本都是假的,而你失踪数月后,却与司马轻鸥同时出现在京城,行迹实在让人怀疑,我再问你,你到底来自那里,是不是司马轻鸥从外面的世界带进来的?”

    龙霄听罢,也暗暗佩服她的聪明,点着头道:“不错,这两个问题我的确能够回答你,不过我又怎么相信你的解药是真的。”

    血凤冷笑道:“朱芷贞这丫头的命对本族来说并不重要,你只需要回答我这两个问题,我就会将一半的解药给你,能够让那丫头的命再延长一年。另外一半解药还没炼出来,我日后自然会通知你怎么来取。”

    龙霄听到这话,心思电转,已知这些天煞族的人在想什么了,他们一直寻觅出一举消灭大明朝的办法,而找到通往外界的路,就是天煞族人寄托的希望,他们已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来历,企图打开突破口,若是不如实承认,这解药只怕难以得到,虽然只有一半,但能让朱芷贞多拖上一年也是好的,自己总能想到最终解毒的法子。

    一念至此,当下点头道:“是,你都猜对了,你大师兄确是死在司马大将军手下,我也并非你们这里的人。”

    闻听龙霄承认,血凤并不感到意外,凝视着他道:“外面世界的人是不是都象你这样铁石心肠?”

    龙霄一笑道:“这好象是第三个问题了,血凤姑娘,我若是回答了,又有什么好处?”

    血凤不再说话,站起身来,将红色的瓷瓶扔给他道:“这里面的药丸你给朱芷贞那丫头服了罢,一年内我保证她和好人一模一样。”

    她一边说着,一边出了“水月亭”,解开缰绳,一跃上马,向皇宫方向归去。

    而龙霄此时坐在亭中默默思索着血凤刚才的话,她问了自己两个有关外界的事,但却没有再问最关键的一个问题,那条路到底在那里,真是令人奇怪,而那另一半解药是不是如她所说的那样还没有炼出来,也很叫人怀疑,这些天煞族的人葫芦里一定是在卖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药。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