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绝代佳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在凤仪宫三楼的瓦檐如狸猫般的潜纵,寻找着朱芷清的寝房,正走着,一处花台上忽然有清脆的女子之声传出:“公主,你都在这里跪了半天了,外面风寒露重的,你身子一向单薄,可不要着凉啊。”

    这时一名女子轻柔的道:“蕊儿,你不要管我,自己去歇息吧,这几柱香焚完,我就会去睡的。”

    龙霄只觉这声音温温软软的娇美异常,心中顿时一喜,天下间除了二公主,谁又有这般娓妙动人的嗓音。

    又听到那蕊儿道:“不行,公主,奴婢要守着你去睡觉,这些日子为了三公主的事,你没有少操心,身体是越来越憔悴了,奴婢们见了也是心疼啊,现在宫里面是一片大乱,听说是捉拿一个大反贼,奴婢还真是担心,那个大反贼别逃到咱们宫里来啦,公主,你还是进去吧,要是让坏人瞧见你,那可是了不得的事。”

    她话音未落,便听到朱芷清道:“不,不,他……他不是坏人。”这声音虽然很轻,但却是说不出的坚定。

    那蕊儿奇道:“公主,难道你认识那个大反贼么?”

    只听到朱芷清长长的一声幽叹,然后道:“蕊儿,你还是去睡吧,我真的没事,只是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在她的连声催促下,那蕊儿终于离开了,跟着便飘来朱芷清呓语般的声音:“老天爷,老天爷,求求你保佑他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小女子甘愿折福三十年,来换他今夜的平安。”

    龙霄听到此处,心中已是热流奔涌,这二公主艳冠当世,清丽出尘,娇柔温婉中又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端庄,在他所结识的众多美女中无出其右,便是他曾经见到过的那些古今中外的影视明星,选美小姐,全然不及其万一,如此的绝代佳人,却偏偏对自己有如此真挚无私的情意,怎不让人受宠若惊,难以自禁。

    这时他再也忍耐不住,身形一纵,已跃到了花台上,朦胧的星光之下,却见一名梳着蝉翼云鬓,肤色如朝霞和雪,目波澄鲜,眉妩连娟,朱口皓齿的美人儿正跪在一个蒲团上,对着一个插着清香的古铜三耳鼎在闭目合手祈祷,便如一枝初放的兰花,窈窕含露,极清中又透出极艳来。她上身着浅月纺绸短祅,下系着白绫百摺宫裙,虽是寻常打扮,但让人一见之下,却有婉娴端重,华贵无双之感。

    这时正巧朱芷清睁开秀眸,忽然见到前方花台上站着一个人影,穿着打扮似乎是宫里的太监,不由惊得花容失色,樱口一张,就要叫出声来,但眼前一花,那人影瞬间已至身旁,捂着她的嘴,一个男子在背后压低着声音道:“二公主,别怕,是我。”

    朱芷清正在慌乱无主之中,闻听此语,眼眸中顿时一亮,便如听到了无比美妙的纶音一般,闪动出了喜悦不胜的光芒,这个男子声音,她太熟悉了,多少次在楼边、湖畔、花前想起过,多少次在睡梦中听到过,这个人,就是舍命救过自己的吴明,也是妹妹的心上人龙霄。

    龙霄感觉朱芷清不再挣扎,便慢慢的放下了手,却见朱芷清急速的站起身子转过来凝视着他,清艳的脸上又是激动,又是喜欢,颤抖着道:“吴……龙霄,是你,是你么,老天爷果然听到我的祈祷啦,你终于躲过了那些人了。”

    龙霄想起刚才朱芷清甘愿折福三十年来换自己平安的话语,又见她在夜色下娇弱不胜的样子,差点就想去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好好的怜惜一番,但他终不是孟浪之辈,强抑住这样的念头,微微一笑道:“二公主,别来无恙吧,我这个样子来,有没有惊吓到你?”

    朱芷清轻轻道:“刚才有一点,不过现在没什么啦。”

    龙霄想到花台上不是说话的地方,便道:“二公主,皇宫里的眼线不少,周围宫殿之上说不定还伏着人手,咱们还是进去说话吧。”

    朱芷清点点头,望了他一眼道:“龙大哥,你先等一等。”

    说着莲足轻移,就向里面的寑房走去,不一会儿就传来她的声音道:“蕊儿,今天你还是到外屋歇息好了,别让人进来,我想好好的休息一晚,你也不用再来侍候我,有什么事我会唤你的。”

    只听那蕊儿道:“是,公主,你就放心歇息吧,这么晚了,也不会有人打扰你的。”跟着就听到“嘎叽”的关门声,想是那蕊儿已经出去了。

    不一会儿,朱芷清便又走到花台外,远远的向龙霄招了招手,示意他可以进来了。

    龙霄大步而行,片刻便进入了朱芷清的寝房,却见是绣茵锦褥,古画高悬,琴瑟齐俱,一派的雅洁富贵,与朱芷贞的房间相差仿佛,但最显眼的却是左首一个大书案,堆着书本、画绢、诗册、扇叶等物,一望便知,这屋子的主人是个慧质兰心,文才出众的女子。

    朱芷清见到龙霄在仔细打量自己的寝房,脸上已是红霞飞布,自她从小到大,这内寝之中,包括父皇兄长,绝无一名男子曾经涉足过,却不想今日竟让龙霄进入,实在是大违礼教,神情间不由娇羞难当,不敢去瞧龙霄一眼,只侧着身子向一张红梨椅上指了指道:“龙大哥,你请坐。”

    龙霄那里明白这些,道了声谢,便大大咧咧的上前坐下,朱芷清便去倒了一杯茶来,端在了他的手上道:“茶有些儿凉了,龙大哥,你就将就着喝罢。”

    龙霄见她以公主之尊,亲手给自己端茶,当真是天下间罕有的奇遇,一仰脖子便把那杯茶喝干了,只觉满齿留香,连赞了两声好茶,俯首瞥见手中的茶杯是以碧绿的翡翠做成,玲珑剔透,极是精巧,不由道:“这茶杯倒是挺好瞧的。”

    他说者无心,朱芷清却是闻者有意,脸上如火烧般的滚烫起来,原来这茶杯是她最心爱之物,乃是文德皇帝在她五岁生日之时所送,十数年来一直用着,那红红湿湿的樱桃小口也不知在上面抿了多少唇印,刚才给龙霄倒茶之时,她没有细想,鬼使神差般的拿到了自己这个杯子,现在被龙霄饮用,无疑已是间接的肌肤相亲,岂不是羞煞死人。

    龙霄其实也见到了她娇羞的样子,心中却以为这种古典的少女生性如此,当下也不在意,想到朱芷贞的事,忙道:“二公主,我……这个在下,深夜造访,实在唐突,不过确有要事相询。”

    朱芷清听他说到正事,狂跳的心才略略平缓下来,说道:“龙大哥,你是想问我妹妹的下落么?”

    龙霄见她已猜到自己的来意,那也免得多费唇舌,便点了点头道:“正是,我已到了三公主的寝宫,但中了敌人的埋伏,她并不在那里。”

    朱芷清这时终于侧过头来默默的凝视着他,眼中却充满了无比的敬慕之意,柔声道:“龙大哥,我对不住你,明明知道皇兄在凰栖宫里设下了圈套等着你来,可偏偏没有办法通知你。”

    龙霄一笑道:“二公主,我本来就是只闲云野鹤,居无定所,你自然找不到我,凰栖宫的事你那有对不住我的,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朱芷清望着他道:“龙大哥,你真厉害,我听说这次皇兄将宫里的高手都派来抓你了,可你还是能够安然无恙。”

    龙霄低着声音哈哈一笑道:“这就证明我逃命的功夫不错啊,无论是素心山庄还是皇宫,都能平平安安逃走。”

    朱芷清听龙霄提到素心山庄,想起那日他舍命相救的情景来,心中顿时一热,柔情骤生,但满腔的心事却无法说得出口,只道:“龙大哥,妹妹现在被皇兄关在宫里的归雁塔上,每天都在想着你。”

    龙霄一闻这话,心中一阵狂喜,这朱芷清果然知道三公主的踪迹,他总算没有白来这么一趟,连忙道:“那归雁塔在什么地方?芷贞她现在怎么样?你常去瞧她吗?”

    朱芷清见到他焦急的样子,心中毫无酸意,只是在替妹妹高兴,这样有情有义,不畏生死的男子,是每个少女梦境中的人物,无论她是公主或是平民,对这种男人的憧憬都是一般无二,而妹妹是她心中最难舍的血脉,能够得到这样的男子的爱,当真比自己拥有的都还要喜欢。

    一想到妹妹,她心中便能坦然面对龙霄,轻轻的道:“龙大哥,你先别急,妹妹暂时没什么事,你听我慢慢说。”

    龙霄也觉有些失态,忙点了点头,侧着身子瞧着朱芷清,静静的听她说话。

    朱芷清想了想,道:“龙大哥,你自然知道有人说你是天煞族的奸细了。”

    龙霄道:“知道,这是天煞族用的反间计。”

    朱芷清又道:“那么说你在镇煞关拥兵独立,反了大明朝的事是不是真的?”

    龙霄怎好说这是手下们做出的决定,自己并不知情,便又点着头道:“拥兵独立的事不假,不过大明朝我可没有反,那也是你哥哥听信了馋言,想要分解我镇煞关的军队,我才不得不这么做,不过你放心,我只想以此自保及抵御天煞族的进攻,绝不会向大明军民开战的。”

    朱芷清点头道:“这就是了,前些日子皇宫里关于你的消息可真不少,全都把你说成那种大奸大恶之徒,可我和妹妹根本不相信那些人的话,特别是妹妹,心中更急,只是因为与你关系并不明确,自然不便帮你说话,但每天忧心忡忡的,再也不象过去那般活泼开心了。可到了后来,不知是谁去皇兄那里嚼了舌头,说出了你们之间的关系,皇兄顿时悖然大怒,告诉了父皇,然后将妹妹叫去询问,我担心妹妹吃亏,本来让她不要承认与你的交识,但没想到的是,妹妹见到父皇与皇兄,还没等他们来发问,就坦然的说出与你相好已久,还和父皇与皇兄争辩你不是坏人,当时就气得父皇将她幽闭在凰栖宫里,不许她出来一步……”

    龙霄听到这里,心中顿时一叹,这三公主敢恨敢爱,虽然知道说出与自己的关系不仅名节有损,而且将处境危艰,但还是义无反顾的说出来,那么在她心中,就一定还在以自己为骄傲,根本不觉得和自己相好是玷污了她尊贵的公主身份。

    却闻朱芷清继续道:“后来便传来你在镇煞关拥兵独立的事,皇兄就更是生气了,一心要抓住你,前几天终于定下了主意,把妹妹关在皇宫西边的归雁塔上,对外谎称要饿死她,暗地里却在凰栖宫里设下伏兵,想诱你到皇宫里来,现在这计策终于成功了。”

    龙霄笑道:“错了,错了,你皇兄这计策还没有成功,我不是还好好的在你面前么,他想要抓住我,可没那么容易。”

    朱芷清痴痴的凝视了他一会儿,跟着很用力的点点头道:“龙大哥,你是了不起的大英雄,大好汉,我想世上没有人能抓得住你的,是皇兄他自己想错了。”

    龙霄见这个冰雪生就,琼瑶琢成,韵中带韵,香外含香,冠绝当世的美人儿眼神中似乎对自己又是崇拜又是倾慕,头脑中也觉有几分飘然,勉强收抑心神,道:“那归雁塔在皇宫的西边么,守卫多不多?三公主被关在那一层?”

    朱芷清道:“归雁塔共有十三层,每一层都有禁军守着,妹妹被皇兄关在第十层,除了塔里面有人,塔的外面还有大队的禁军日夜看守着,龙大哥,你要是想上去救人,可是不容易啊。”

    龙霄忽然站起身来,望着朱芷清,斩钉截铁的道:“三公主生性活泼好动,这样把她关着,只怕比死还难受,容易也罢不容易也罢,这雁归塔我都闯定了,三公主我一定要将她带出皇宫。”

    朱芷清仰望龙霄,只觉这男子言语铮铮,豪气干云,说话间有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力量,仿佛天底的事全然难不住他一般,当真是一条无畏无惧,顶天立地的汉子,心中不由得一醉。

    龙霄正要向朱芷清仔细询问那归雁塔的情形,却听到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嘈杂之声,跟着灯火通明起来,又有一个尖声尖气的太监声道:“太上皇与太后前来凤仪宫探视二公主,还不快来接驾。”

    听到这声音,龙霄与朱芷清皆是一震,实在没想到这两人竟会在这个时候到宫里来,朱芷清微微变色道:“父皇与太后来了,怎地这么晚啊。”

    龙霄此时心中已是烛明,他将那些禁军与大内高手吸引到了宣德宫,这样的意图瞒得了外人,却瞒不过精明无比的血凤,他能想到二公主这里会有朱芷贞的消息,血凤便也能料到自己会到这里来,他一向是天煞族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这血凤自然是要除之而后快,她叫上文德皇帝前来,一是要找个到凤仪宫的借口,二是也可以多带些高手过来,要是龙霄真在凤仪宫中,就可上前聚而攻之,反正这样的两败俱伤,正是天煞族人所愿。

    朱芷清一边向外面道:“蕊儿,快去替我迎接太后,就说我身子有所不适,不能起床接驾。”一边道:“龙大哥,你快从房顶上出去。”

    龙霄摇了摇头道:“现在不成啦,只怕我刚才引过去的大内高手,如今统统在外面站着了。”

    朱芷清一时不知所措,见寝房里陈设虽多,但根本就藏不住人,唯一能匿隐身形的地方只是房中那张粉纱周垂的绣塌,但刚才让蕊儿对父皇说自己卧病在床,她当然要在里面呆着,但一个大男子若是钻上去,自己又如何相处,要是被人发现,她一生的名节,便将尽毁了。

    龙霄见到她的神色,明白其心中所思,就要打开外屋,从那蕊儿的房间冲出去,这样一来,也能对朱芷清的声誉也能起个回旋的余地。

    正在这时,朱芷清脸上忽然现出了一股圣洁之色,对龙霄急促的道:“龙大哥,你先躲到床上去,咱们避得过一时是一时。”

    龙霄听了这话,不由大是犹豫,朱芷清却拉着他走到床边道:“龙大哥,算我求你啦,快躲进去。”

    龙霄此刻已听到外面屋响起了脚步之声,知道是血凤与那文德皇帝上楼来了,想到那曾与自己交过手的龙卫三杰,也不愿与这三人死缠,误了去救朱芷贞的时间,匆忙之间不及细思,虽明知不妥,但还是钻入了粉纱之中。

    刚躺好在绣被之下,却见朱芷清也坐到了床上,纤手轻舒,已将罩在外面的浅白短祅脱了下,露出了一个绣着芙蓉花的淡绿色肚兜来,跟着又解下了腰下系的白绫宫裙,娇躯一滑,已卧在了自己的身前。

    龙霄见到朱芷清身子半祼的背对着自己,肌肤赛雪,光艳润泽,一股如兰如麝,中人欲醉的体香扑面而来,便如是带露的海棠,笼烟的芍药,心中顿时狂跳如雷,只觉难以呼吸。

    而朱芷清却是生平第一次这样在男子面前展露自己冰清玉洁的身躯,纵然对方是自己心仪之人,但全身还是忍不住的战栗颤抖,浑然间已酥软无力。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