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独闯皇宫(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那华青云此时也在打量龙霄,他天纵奇材,从小随着一位隐世的高人在山中习武,四十岁后才出山,一举夺得大明朝武状元之位,一手“飞龙棍法”未逢敌手,虽然早就听说了此人的英雄之名,但专司皇宫外城的守备,上次文德皇帝的寿宴无缘与之一会,本来还深自为憾,却不料世事难料,堂堂的护国大将军变成了天煞族的奸细,没多久又成了朝庭口中的反贼,昌明皇帝更不惜用自己的妹妹引此人前来,在他心中,对龙霄却始终存有好奇之心,今日一见,年纪虽轻,却果然是条气宇轩昂,威风八面的汉子,暗地里也颇是欣赏,想到此人曾有连闯天煞族二十余座连营的事迹,无论是真是假,他都有意要与之一较高下。

    龙霄与华青云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相较之心,两人相距丈余,一言不发,不约而同的相互一揖,各自摆开了架式。

    对峙良久,龙霄骤地大喝一声,上前一步,平胸一拳击出,却是“少林石头拳”中的一招“石裂天惊”。这套拳法创于少林二祖慧可,乃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拳势奇猛,刚劲舒展,出拳有穿山洞石,势如破竹之威,讲究的是先发制人,拳未达而气势已至。

    华青云见他这一拳攻来,拳头还离有数尺,拳风已呼啸而至,激得自己肌肤生痛,发鬓乱舞,不由也大呼道:“来得好。”铁棍忽然一横,已挡住了这一拳,轰然巨响之后,两人各自疾退出三步,气血皆是一阵翻滚。

    龙霄瞧着此人竟能硬碰硬的抗衡自己全力击出的一拳,当真是自出关之后未遇,好胜之心大起,双臂疾动,“少林石头拳”的精要己尽数挥展而出。

    那华青云此时才明白盛名之下无虚士,这龙霄果然是位罕见的武学大高手,心下暗骇,全然不敢大意,打起十二分精神,手中的铁棍舞如车轮,平生一套最得意的绝学“飞龙棍法”已使了出来。这“飞龙棍法”原出自宋太祖赵匤胤之手,相传是仙人托梦所授,神出鬼没,变化莫测,宋太祖用这棍法打遍神州,一统四海,威力可想而知。

    两人用的都是刚猛快疾的路数,片刻之间,已拆出了二十来招,拳棍相交,方圆两丈之内,皆被劲风笼罩,呼啸之声,响彻于皇宫之内。

    近两千名禁军与大内高手见到两人一出手便如此激烈难解,当真是一场平生未睹的对决,不由全都屏住了呼吸,凝神观战,整个凰栖宫前变得鸦雀无声,只听到龙霄的拳风与华青云的棍声在耳中回荡。

    迅疾中又搏了五十来招,龙霄瞧这华青云的“飞龙棍法”果然是十分奇妙,手中碗口粗的铁棍施展起来,不仅有普通棍法中的砸、盖、劈、绞等刚狠手法,还挟了枪法中的挑、旋、缠、圈等精巧路数,明明是一根笨重的铁棍,却偏偏舞得轻灵翔动,时如风吹荷叶,时如怪蟒翻身,时如金丝缠芦,时如古树盘根,竟让人一时无法逼近。

    而华青云与龙霄斗了这许久,也是越打越心惊,对方这拳路大开大阖,绝无虚招,每一拳打出的都是直线,动如风,站如钉,其势恍如泰岳崩裂,五丁开山,攻的皆是人所必救之处,常常让自己的棍法使到一半,就不得不撤招回护,更令人心惧的是,此人内力雄浑,一拳接着一拳的袭来,劲道毫无衰竭之势,竟如无穷无尽一般。

    酣斗之中,百招已过,龙霄知道对方重兵环围之下,在此处呆得越久,就对自己越是不利,见这套“少林石头拳”无法取胜,蓦的喝了一声,一收拳路,向后跃出两丈,双膝微曲,手肘悬垂在胸前,含胸拔背,却是武当张三峰所创的“太极掌法”,这套掌法在外面失传已久,唯有武库中还有记载,远比后世推测而出的“太极拳法”要精妙得多,乃是天下间后发制人,以柔克刚的最高绝学。

    华青云瞧对手忽然后退,也是一愣,但跟着高吼着跃了过去,棍法盘旋呑吐,但如一根巨蟒,只照着龙霄咽喉处伸缩,却是枪法中的锁喉式,他每出一招,那棍头便有一道强烈的气劲向龙霄面部袭去。

    龙霄此时已大展“太极掌法”的精妙,全身便如化成了一泓流水,松软如柳,逆来顺受,只要华青云攻出一招,便随势后让,暂时不去与之争斗。正所谓“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这套“太极掌法”正是天下间一切刚猛武功的克星。

    华青云见到龙霄整个身子圆转连绵,无论他如何发招,都再不硬接,身形变得象一条轻飘飘的丝带,自己的铁棍只要进入他一尺之内,就会闪身避过,而等到自己的铁棍回缩,他竟如沾在棍上一般,挺身前附,无论手中的铁棍如何快法,却不能碰着他半分的衣角,心中顿时焦急起来,自己手中的铁棍足足有两百斤以上,只有运用内力才能施展出精巧灵动的招式,但若是不能速战速决,与对手缠斗越久,自己的内力消耗便越大,若是一百招之内不能伤此人于棍下,他必然会因此精疲力竭,在对方积蓄已久的反击中丧生。

    明白了这一点,华青云不由暗暗起了一身的冷汗,忽地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叫,棍法一变,所有精巧的招式都不再施展了,只是一味的用力竖砸横扫,他每出一棍,便高吼一声,只盼能侥幸磕着对手的一处躯体,任是打在那里,都会让之骨折筯断。

    他用这样的法子进攻,当真是威力骇人,地面上的青石砖,被他一块一块的砸得粉碎,石屑乱飞,尘士四扬,已将龙霄罩在棍风之中。而此时凡是站得太近的禁军都受了池鱼之殃,那些石屑被华青云内力激带之下,无异于暗器高手扔出的石卵,纷纷的打在了这些禁军身上,只听得“哎哟”、“妈呀“之声响成一片,竟有二三十名禁军被击得受伤倒地。

    龙霄闪避不及,身上也被华青云棍下飞溅的石屑打得生痛,但心中却是一喜,华青云这样的打法,已是强弩之末,绝对坚持不了多久。

    果然,只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华青云的铁棍就慢了下来,外表上虽然还在虎虎生风,但劲力已衰弱了许多。

    龙霄见时机已至,身子骤地一欺,已到了华青云的跟前,双掌如抱一个圆形之物,已向华青云两肋拍去,这一招“回风拂柳”,正是“太极掌法”反守为攻的起手式。

    这一招递出,华青云匆忙回棍来挡,但龙霄掌法又变,一招招的“太极掌法”施展出来,当真是行云流水,连绵不绝,内气鼓荡,融熔入躯体各处,使其达于毛孔,形于手掌,发之于指,力遍周身,劲透体外,躯体如水之螺旋,不停的在华青云身边转动游走。

    华青云见到龙霄忽然发力,顿时间好象化成了一股巨大的发怒咆哮的水流,而自己便如陷身于大海,在翻滚滔天的烈浪中全然稳不住身形,所有的招式用来都变了形,威力已是大减。而对方的内劲仍源源不断的涌来,似乎是无穷无尽一般,霎时之间就能将自己淹没。

    这时他已感到自己手中的这根铁棍被对方一道道的内劲密密绵绵的包裹起来,双臂酸痛,只觉其重如山,只得咬紧牙关苦苦的坚持着。

    又过了十数招,龙霄忽然伸出右手搭住了他的棍梢,聚气一声大喝,便要将这铁棍夺过,华青云那里肯放自己的随身兵器,双手死死的抓住了铁棍的另一头。

    场上的局面便在这一瞬间静止起来,龙霄与华青云各持一端棍梢,一个想夺,一个难舍,顿时比拼起内力来,那华青云虽然也算是一流的内家高手,但与那刚烈霸道的邪派第一奇功“天残地绝魔功”比较起来依然略逊一筹,没过一会儿,头上汗珠便是滚滚而落,脖红颈粗的一脸通红,身子便似秋风中飘摇欲坠的落叶,不停的颤抖着,双脚下的青砖,已是尽皆断裂。

    龙霄此时已完全占据了上风,手中猛地一松,那华青云便登登的直向后退去,但浑身的气劲却是一散。

    说时迟,那时快,人影一闪,龙霄已纵到了华青云的身前,右手在他胸口“膻中穴”一按,跟着一抓,已将华青云巨大的身躯单臂举起,缓缓的向前面包围的禁军走去。

    那些禁军见到龙霄威风凛凛,天神下凡般的气势,心中无不是如鹿蹬鼓敲,挡在龙霄前面的人纷纷的闪避开来,无一人敢来围攻。

    那华青云的“膻中穴”被制,全身酸软无力,但口中还能说话,挣扎着道:“全体禁军听令,圣上有旨,绝不得让此人离开皇宫,若不能活擒,便可当场击毙,弓箭手何在,给我放箭,放箭。”

    他这话一出,所有箭已搭在弦上的弓箭手都面面相觑起来,要是放箭射敌,首领却被敌人毫无反抗的举在手中,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巨大的盾牌,这一顿乱箭射下去,只怕第一个变成刺猬的就是这个永平将军。

    华青云见手下们迟迟不动,心中自然明白他们的顾虑,又高声道:“华某无能,陷于敌手,已负皇恩,大家不要管我,击杀这反贼要紧,放箭,快放箭,若有违令者,军法不容,必斩不赦。”

    这华青云向来治军极严,言出必行,弓箭手们听他下了死命,那里还敢违拗,纷纷拉弓向龙霄射去,但眼中都不愿去瞧首领乱箭穿身的惨状。

    龙霄见到箭雨飞至,心中却是一叹,大明朝果然还有不少的忠烈之臣,这华青云下的这道命令,无异于自杀一般,此人要是个懦夫熊包,自己当然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拿着成为一块巨大的挡箭牌,但偏偏他又是个坦然赴死的英雄,这样的汉子很对自己的脾味,要是让他如此丧命,的确是可惜之极。

    一念至此,龙霄忽的将华青云向空中一抛,让他不致于中箭,自己却是双掌飞舞,气劲纵横,已将周身护住,那些羽箭离他三尺开外,便是四散激飞。

    那华青云从空中落下,早有禁军中的好手纵去将他接住,但被龙霄制住的穴道却无法冲开,心中虽然明白对方已放了自己一命,但身为大明朝的禁军首领,又岂能为这般的私情违背圣意,咬了咬牙,高声道:“休走了反贼,大家伙齐心合力,将此人击杀在此,凡有刺得一枪或砍得一刀者,本将军定奏禀皇上,加官进爵,重重有赏。”

    见到首领如此忠于皇命,而且又有赏赐相诱,所有的禁军心中都是一振,对龙霄的畏惧之心不由削减了许多,等到弓箭手们将手中的箭都射完,只听得呐喊声大作,两千来名禁军如潮水般的手持刀枪剑戟四面而来,将龙霄团团围住。

    龙霄此时双臂疾展,不停的用掌风将攻来的禁军逼住,但他心怜这些人都是忠义之士,不肯痛下杀手,但这样对付起来,向他攻击的人便是有增无减,不由大是吃力,没过多久,聚在他身边的人就越来越多,眨眼之间,便有明晃晃的数十柄兵器对着他砍刺而至。

    龙霄这时汗水已将背心湿透,好几次他面临险境,差点就想尽全力搏杀一番,但这样的念头几次浮上脑间,又生生的让他强压着而回,如果为了救朱芷贞而沾上大明官兵的血腥,那么就成为他生命中一个极大的恨事,他尽量要让这样的恨事不要发生。

    刀光剑影之中,龙霄一时躲闪稍迟,背心、肋下、大腿被禁军伤了三处,虽然及时避开,并无大碍,但鲜血已染湿了衣裤。

    这样危急的时刻,龙霄的过人之处便显现了出来,他并不因此慌乱无主,而是一边尽力用掌风挡住禁军,一边思如电闪,暗忖:“这样畏手缩脚的拼斗下去,终究不是办法,但三公主下落不明,我又岂能离开皇宫,需得另外寻人问询才是,不过这个人找谁最好。”

    想到这里,他脑中忽地现出一个绝色少女的容颜来,那便是二公主朱芷清,对啊,去找到二公主,以她尊贵的身份,以及与三公主的姐妹情深,绝不会不知道妹妹现在何方。

    打定了主意,龙霄又在思索脱身之法,以他的轻功,要冲出这些禁军的包围倒不是难事,但依司马琴所画的图址所示,二公主住的凤仪宫离此还有三个宫殿,此时那些大内高手都没有参与进攻,而是布在周围的宫殿之上静观其变,自己要是贸然向凤仪宫直行,只怕会给二公主带来极大的麻烦。

    就在这时,他又想起一个人来,血凤,那个妩媚诱人,年纪轻轻已贵为皇太后的血凤,她所在的宫殿正好与二公主一南一北相峙,而且自己对那里的地形也甚是熟悉,不如先向南方而行,将这些大内高手引了过去后,然后再想法折而向北,悄然的潜入凤仪宫中与朱芷清祥谈。

    当下再无犹豫,龙霄一声长啸,身子已如仙鹤冲天,拔地而起,在空中数折之后,已落在南边一个禁军的头顶之上,那人骇了一跳,连忙举刀去削他的足端,但龙霄的身形早就借力而起,跃在空中,片刻间又踏在了一人的肩头,身子又起。

    那华青云被几名手下扶着站在地上,见此情况,急忙喝道:“反贼想跑,快到空中将他拦下来。”

    他话音刚落,禁军中立即便有轻功好手跃在空中,举着刀剑向龙霄攻去。

    但龙霄的“仙鹤九变”何等神妙,这样的空中交手,可以说是稳站上风,他双掌迭动间,刚烈的劲风涌出,已将跃在自己面前的人扫得身形东倒西歪,根本无力进攻,而他就趁着这些人在空中失去平衡之时,双足疾点这些人的身体,但如空中有一条天然的人桥似的,御风而行,一会儿就脱出了禁军的包围,落在南边的一处宫殿之上。

    而这宫殿上面已站着十名身着锦服的大内高手,见到龙霄用这般奇特的身法赶至,都是骇然心惊,但不得不硬着头皮向他攻来,黑暗之中,龙霄瞧得真切,却是三柄钢刀两柄长剑另还有梅花拐、三股叉、月牙斧、虎头钩、日月乾坤圈这五种兵器。

    龙霄有意等四周的大内高手全部向南追来,便大呼小叫的与这些人动起手来,但不一会儿便心中通明,这些人的武功皆来自武库,必是司马轻鸥所传,只是功力未深,出手间多有稚嫩之处。

    龙霄对这些人的出手烂熟于胸,只听听风声便知道对方用的是那一招那一式,应付起来真是轻松无比,没多久便见到所有站在宫殿之上的大内高手都向这边奔来,不时有人跃在房瓦之上加入围攻自己的战团,而禁军中也有些轻功好手纵跃而上。

    见到已经吸引了这些人的注意,龙霄已无心再战,拔足便向南而去,那血凤过去就住在前面的宣德宫里,现在却不知她身份变化后是否还住在里面,不过这倒并不重要,要紧的是他对那一片宫殿的建筑结构心中有数,能够方便脱身。

    就这样,龙霄在前面不快不慢的奔着,后面却浩浩荡荡的随着百多条人影,将皇宫里的房瓦踩得“稀里哗啦”的一阵乱响,不时有女人的尖叫之声此起彼伏传出,想来那些嫔妃贵人被这样的阵势已是骇得六神失主,月惨花焉。

    奔走之间,龙霄已远远见到了血凤所在的宣德宫,脚下加力,顿时全速的向前驰去,已将后面的追兵拉开了一段距离。

    没过片刻,已顺着连绵不断的皇宫建筑到了宣德宫的宫殿之上,龙霄早就算计好了脱身的线路,身形一沉,一跃而下,已蹿入二楼花台之中。身后顿时传来一片惊叫之声“糟糕,反贼逃进皇太后的寝宫了。”“保护太后,别让反贼挟持了。”

    龙霄听到这些声音,便知道血凤还在这宣德宫里,心中暗暗生惕,倒不愿现在就去招惹她,当下有意避开了血凤的房间,而是在宫女们的房中穿行,顿时又惹起了一阵尖叫。

    龙霄就是想把追兵引来,知道这些人的视线已被挡住,快速的穿过了二楼,直落在宣德宫另一边的地面上,他此时不再翻墙上瓦,而是躲藏在无数的宫殿之下悄然而行,一发觉有人巡逻,立即便隐入墙角柱后,走了一会儿,却听到宣德宫那边嘈杂之声大作,隐隐听到有人高呼:“反贼没有踪影了,可能还藏在太后的寝宫里,大家小心。”“快把太后请出来,不要给反贼脱身的机会。”

    龙霄料那宣德宫此时已被团团围住,只怕马上就要派人搜索,而自己正好趁机转向朝北去朱芷清的凤仪宫,又走了一阵,见到前方有一队手持兵器的太监慌慌张张的向自己这边赶来,似乎是朝宣德宫的方向奔去。

    他立即闪身避在一根立柱之后,等到最后一人奔过跟前,忽然一纵而出,连点他几处大穴,让其动弹不得,然后将这太监拖到僻静之处,把他的衣服头冠扒了下来,穿戴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切弄妥,他才大摇大摆的向北而去,此时宫中已是大乱,谁又会来留意一名小太监,龙霄时而混在人群中,时而藏入僻静的地方,走走停停间,见到禁军们纷纷向南赶来,却是分成了两路,一路去的是宣德宫方向,而一路则继续向南边各殿搜寻。

    没多久,已见不到禁军们的身影,龙霄担心北方宫殿之上还留有少许大内高手观望,也不再去施展轻功飞檐走壁,而是顺着各处宫殿的走廊快捷如风的游走,半个小时之后,就到了朱芷清的凤仪宫。

    龙霄站在一处阴暗的角落望着凤仪宫,见到整体的样式与凰栖宫相仿,都是三层高的楼阁,此时宫门紧闭,里面悄然无声,而宫楼之上还有灯光明灭闪烁,却不知朱芷清住在何处。

    他瞧了瞧四周宫殿房瓦之上寂无一人,再不迟疑,身形猛的一纵,已站在凤仪宫之前,跟着向空中跃起,在二楼的檐角边一点,已到了三楼檐外,如果凰栖宫与凤仪宫陈设大体相致,那么那二公主的寝房就应在上面了,想到朱芷清那绝世的容光,高雅的气质,龙霄心中不由一跳,这少女对他已是情根深种,只是碍于妹子,才将一片痴心隐藏了起来,朱芷贞虽然还茫然无觉,但自己却是心知肚明,这一番见面,又要怎生相处才好。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