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独闯皇宫(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司马琴见到龙霄的神情,明白他在想什么,不由道:“龙大哥,这事咱们还是从长计议,你一定要冷静,不要中了昌明皇帝的计啊。”

    司马轻鸥这时也道:“主公,小不忍则乱大谋,你是做大事的人,整个桃源的近千万百姓还在等着你把他们从刀兵血腥中解救出来,如果为一名女子孤身犯险,实在是不值得。”

    龙霄默默听着两人的话,这父女俩的意思他都明白,这是昌明皇帝一个己经做好了的圈套,自己真要是进入皇宫救人,的确是危险无比,若是真的不幸遇难,那么司马轻鸥对他寄托的所有希望都成了泡影,桃源百姓们面临的这一场大劫难就无人能挽救了。从大局出发,自己应该静忍不动,一心思索如何妥善的颠覆昌明皇帝的皇权才对,但是,三公主如此尊贵娇弱的身子,只怕饿不了几天就要香消玉殒,他努力的想让自己成为一名存公舍私的大英雄,但很快就放弃了这种想法,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把三公主从皇宫里带出来。

    想到这里,龙霄已再无迟疑,忽然向司马轻鸥一揖,却没有说话。

    司马轻鸥凝视着他,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主公,你真的要去。”

    龙霄很坚决的点了点头,道:“司马大将军,实在对不住,我并不是你所要寻找的那个人。”

    司马轻鸥摇了摇头道:“错了,主公,以轻鸥多年来对你的了解,你的资质天赋,算得上是百年罕遇之才,而你最大的优点便是热心善良、重情重义,但这恰恰也是你最大的缺点,因此临阵对敌,硬拼硬斗你多半能胜过对方,然而若是对方以你的亲人相挟,就会让你失去方寸,主公,这是你的性格使然,绝非是轻鸥瞧错了人,或许这也是天意吧,好,既然你此心己定,轻鸥也无它话可说,你自己下决定吧。”

    司马琴听到父亲说了这话,极是担心龙霄的安危,但也知道劝不住他去救人,便道:“龙大哥,你要去救三公主,最好能避免与皇宫里的守卫进行正面冲突,我还是将宫里的布防的情况对你说说吧。”

    龙霄只是想救朱芷贞,倒不是一味的鲁莽,当下点点头道:“如此正好,司马姑娘,那就要请你指教了。”

    司马琴道:“皇宫里的守卫以禁军为主,而禁军头领永平将军华青云过去是本朝的武状元,善使一手‘飞龙棍’,变幻莫测,威力惊人,有万夫不挡之勇,这个人你要特别小心。”

    见到龙霄微微点头,司马琴又道:“除了这华青云之外,宫中最厉害的还有过去专门保护文德皇帝的龙卫三杰……”

    龙霄心中忽然一动,道:“是不是上次曾和我在皇宫里的后花园交过手的那三个太监。”

    司马琴道:“不错,就是那三个人,这几人本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更是相交极深的好友,分别是‘化雷神掌’方威,‘醉仙剑’赵三狂,‘夺命腿’郑成,号称‘大明三杰’。十几年前无意中做下一件错事,被朝庭通缉,最后还是由爹爹率人将他们抓住,不过文德皇帝不知从什么地方听说了他们的事,念他们是无心之过,便开恩赦免了三人之罪,后来血魔入宫刺杀皇上,虽无成功,却杀死了许多的大内高手,这三人知道了这消息,商议之下,为报圣恩,便一齐自残躯体,成了太监,进入宫中贴身保护皇上。”

    这时司马轻鸥也道:“主公,当年这三个人都是我抓的,对他们的武功有所了解,方威掌力雄厚,赵三狂剑术奇幻,郑成腿功刚硬,各有各的绝技,我对付他们时也耗费了不少心血,这么多年了,他们三人的武功必然也大有精进,你须得处处小心在意才是。”

    龙霄思及那日在花园里的情景,这三人的身手都不在那天煞族的长老胡云齐之下,自己一对一的交手,自然可以稳操胜券,但要是与这三人同时动手,实难敢说能全身而退,不由深自为惕。

    司马轻鸥接着又道:“其余的大内侍卫,多半是我依武库之学训练而出,想来你自有办法应付,不过他们人数不下一百,要是聚而攻之,也是可畏之事。”

    龙霄点着头道:“司马大将军,你放心,我志在救人,不到万不得己,绝不会与这些人交手,毕竟他们皆是大明朝的忠义之士,圣命难违,若是伤着一人,我也于心不忍啊。”

    司马琴道:“龙大哥,我到外面的书房画一张皇宫的地形图给你,上面标明三公主所在的‘凰栖宫’位置及宫中布防的路线图,到时候你就可以找到三公主了,只是昌明皇帝既以她为诱,一定在什么地方设了埋伏,这才是你要当心的地方。”

    龙霄曾随血凤派的人去过皇宫,对进去的路线心中有数,正愁无法一下子寻到朱芷贞住的宫殿,听司马琴这么一说,顿时大喜道:“那就麻烦司马姑娘动笔了。”

    司马琴见到龙霄为了朱芷贞舍生忘死的样子,心中也是为他倾倒,默默道:“龙大哥啊龙大哥,你知不知道,要是你能为我如此牵挂,我就是死了,也是开心无比的。”

    但这般的话她自然说不出口,便道:“爹,你与龙大哥聊一聊,我先出去做事了。”说着便走出了密室。

    等到密室里门重新关上,司马轻鸥望着龙霄道:“主公,要是你救出了三公主,下一步又打算做什么?”

    龙霄略一思索,便知道他担心自己一时冲动,去刺杀昌明皇帝,微微一笑道:“司马大将军,你放心,我不会对昌明皇帝做出什么事来的,这其中原因有二。第一,建文帝的遗诏提到过不得伤朱氏子孙性命的话,我不愿意去有违先圣。第二,我若要想称帝,现在杀了昌明皇帝实为不智之举,称帝之道,在于民心,民心服,则帝位稳,民心怒,则帝位危,现在大明面临两大强敌,我要是贸然杀了昌明皇帝,全国必然大乱,从而给了天煞族与威远王爷可乘之机,到时候的局面更无法收拾,最好的方法是先助方靖制服威远王爷,顺便要争取民心,让百姓们对我感恩敬服,使大明后方稳定下来,然后再想法对付昌明皇帝,逼他退位,之后再集中力量对付天煞族,最终一统桃源,让百姓们安宁下来。”

    司马轻鸥静静的听着龙霄的话,只觉他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席话,但条理极是清楚,认识也非常深刻,所说确然是上上之策,不由得暗自一叹,这少年若不是太重情义,当真是做皇帝的绝佳人选,自己只有祝他吉人自有天助了。

    当下道:“以方靖之能,对付威远王爷还远远不够,现在能与之相持,多仗了那松阳河的湍急之势。要知在威远王爷的领地,根本就没有那么宽大的河流,故而缺乏战船登岸,方靖只需沿岸多布弓箭手,便能阻敌一时,但以威远王爷的智谋,要不了多久,就会想到登岸之法,主公,要想歼灭威远王爷,还得赶在这之前才是。”

    龙霄点点头道:“司马大将军所言极是,不过我想等将三公主救出去之后,去镇煞关找顾先生他们商量一下,应该能找到消灭威远王爷的办法。”

    司马轻鸥从龙霄口中多次听闻了顾子通的名字本领,不由道:“这样也好,你去瞧瞧天煞族那里有何异动,若是能够抽出一些镇煞关的守军来对付威远王爷,咱们就多了些胜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密室里商议着军务国情,不知不觉的已过了良久,听得入口处一阵声响,司马琴又走了进来,一只手中拿着一张墨迹未干的地图递给龙霄道:“龙大哥,皇宫里的地图我已画好了,你最好能记在心中,到时方可尽快的出来。”另一只手却提着一个食盒,放在地下道:“现在外面的人都知道爹回来了,有不少的文臣武将都到了府中,爹爹不能再呆在这里,龙大哥,这里面的饭菜饿了你就先用着,等晚上我再进来叫你。”

    司马轻鸥也知道此处不可久留,叫司马琴依旧将那个九龙匣放回原处,向龙霄告了辞,这才由女儿负着出去。

    龙霄等两人走后,便开始默记司马琴所画的皇宫地图,然后印证自己曾去过的地方,一点一点的将之全部记在心中后,这才取出食盒里的饭菜进食。

    用过了饭,他便盘膝而坐,开始修习“天残地绝魔功”的真气,默默的流转了两个大小周天,便听到密室入口处有声响传出,他一听脚步声,便知是司马琴到了,当下运气归元,睁开了眼来。

    这时司马琴手捧着一套夜行装,已到了龙霄的身边,凝视着他道:“龙大哥,子时已过,你该起程了。”

    龙霄站了起来道:“客人们都走了么?”

    司马琴道:“没有,过去爹的手下都在大厅里与他痛饮,只怕还有好久。”

    龙霄道:“那昌明皇帝听说你爹回来了,可曾下旨诏见?”

    司马琴摇着头道:“宫里还没有什么动静传来,不过我想明天就有诏书来了,以我司马家对大明朝的功绩,我爹过去的威望,此次失踪归来,朝庭绝不会不闻不问。”

    这话听到龙霄耳中,心中顿时一阵通明,要是这昌明皇帝仍然看重司马家,得知司马轻鸥回府的消息后,必然会立即诏见,温言体恤一番,而到现在还不传诏,多半已是不把司马轻鸥放在心上了。

    他不想刺伤司马琴的自尊,这念头便隐而不说,只道:“琴儿,我放在马车上的那个皮箱,你可叫人收好?”

    司马琴听到这声“琴儿”只觉亲切无比,微微一笑道:“爹说那里面有非常重要的东西,是我亲手收起来的。”

    龙霄放下心来,便去拿那套夜行装,司马琴知道他要换上,粉脸微红,走到一边,背过了身去。

    没一会儿,龙霄就穿上了黑色的夜行装,道:“琴儿,都好了,咱们这就走吧。”

    司马琴转过身来,忽然轻轻唤道:“龙大哥。”

    龙霄闻她这声音意犹绵绵,不由停下来望着她道:“琴儿,还有什么事么。”

    司马琴咬了咬嘴唇,走到龙霄跟前,抬头凝视着他,双眼已是微微湿润,道:“龙大哥,你能不能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回来。”

    龙霄见到她一脸的担忧,心下感动,默默的点了点头。

    司马琴知道他此行极是危险,实在是吉凶难卜,本来有满腔的心事想对他倾吐,但两人一但面对,这些话却说不出口了,只是用眼神痴痴的望着他。

    龙霄瞧着这少女依依难舍的样子,忽然想起那日她中毒时对自己表达的情意来,脑中一热,猛然低首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去。

    司马琴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被他这么一吻,霎时间便澎湃奔发,全然不可收拾,一下子就扑到了龙霄的怀里,珠泪盈盈的道:“龙大哥,龙大哥,你知不知道,我舍不得你去,好舍不得你去,我也知道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但还是忍不住要这么想。”

    龙霄一只手去给她拭眼角处滚落的泪珠,一只手抚着她的背心,柔声道:“琴儿,你就对龙大哥这么没有信心么,你仔细想想,天煞族的十几座大营,我都闯过来了,难道就不能再闯一闯大明朝的皇宫吗?我倒要瞧一瞧,到底谁有那么大的本领,能够留我下来。”

    司马琴闻他声音虽轻,但话语间却是豪气万丈,英雄气概,展露无遗,芳心不由尽折,两臂合围,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虎腰,双眸微闭,感受着这强烈的男子气息。

    相拥了好半天,司马琴想到不能再耽搁龙霄的时间,便离开了他的怀抱,仰首道:“龙大哥,我想和你一起去皇宫,这样也多一个照应。”

    龙霄微笑着摇头道:“琴儿,龙大哥知道你对我很好,但闯皇宫的事,你们司马家可不能出面,否则日后的事就难以进行了,放心吧,你龙大哥一向是福大命大,老天爷没那么容易让我出事的。”

    司马琴知道自己若是随龙霄前去的确不便,只得作罢,幽幽道:“龙大哥,你去罢,我会在府中为你焚香祈祷的,愿你和三公主都能平安归来。”

    龙霄此时深悬朱芷贞的安危,一颗心早就飞入了皇宫里,当下道:“琴儿,咱们还是走吧,我早去一刻,便能早一刻回来。”

    司马琴点点头,不再说话了,与他举步便向外走去。

    出了“听风居”,龙霄望着司马琴一笑,示意她尽管放心,身形骤地一起,便在后园中如飞鹰一般的疾行,没多久便从一堵高墙纵出了司马府,消失在夜幕之中。

    向北而行,只一柱香的工夫便到了大明朝那座用黄金修筑成的宫殿群,他依然从过去进宫的地方纵跃而入,一路果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瞧来宫中的布防似乎并无明显的变动。

    眼看前面就是皇后的寝宫,龙霄没有继续前行,而是照着司马琴画的皇宫地形图折而向西,在飞檐相接的屋瓦之中悄然而行,过了怀仁宫、天禄宫、保宁宫、清心宫,便是朱芷贞所在的凰栖宫了。

    龙霄到了此处,并没有急于靠近,而是伏在前面一座宫殿之上,默默的观察着凤栖宫那边的动静,但见除了不时有一小队的太监在青石地面上穿行巡逻外,倒无其它的异状。然而正因为这样,龙霄的心中却是暗凛,昌明皇帝既然行了此招,绝不会让自己轻易的救走朱芷贞,他越是无法察觉伏兵在何处,那么他的处景便越是危险。

    过了半个小时后,龙霄再也忍耐不住了,等到一队手持灯笼的太监走过了凰栖宫,便一连穿过了两排房屋的屋顶,到了三层楼的凰栖宫前,飞身而起,已落在了二楼的檐角之上,跟着身子一翻,便隐入一处花台之中。

    龙霄站在花台,沾着口水,戳破了油纸窗向里面望去,只见里面香奁镜奁衣架盆架无一不备,靠墙处还有个罩着绿纱的大床,却是侍女的房间,只是空无一人。他在二楼沿着屋檐一间间的房屋瞧下去,都没有发现公主的寝房,而这些侍女们的房中都是静悄悄的,似乎早就没什么人了。

    龙霄明白情况有异,但也别无他择,脚下一蹬,已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三楼檐角,又瞧了四间房屋,到了第五间,当他戳破纸窗,却见里面与其它房间大是不同,不仅宽大了数倍有余,屋内陈设也是一派富贵气象,四壁悬着古画,各处摆着香瓶盆景,桌椅雕凳,全是紫檀木做成,其余的锦琴玉萧,文房器具,靡不珍美,正中间一架粉纱周罩的大床,有两名侍女在旁边站着,却不知朱芷贞是否在内。

    龙霄此时仍然瞧不到这楼里什么地方设有埋伏,就干脆不去再想,手掌贴在那纱窗之上,内劲微吐,己“格嚓”的一声将之震碎,身形一纵而入,匆忙间见到那两名侍女骇得粉面失色,怕她们尖叫起来,捡起两块木屑,双手齐扬,霎时之间就将两人击晕。

    站在那大床这前,虽然见粉纱之内隐隐躺着一人,龙霄并没有马上过去,而是轻唤了两声:“三公主,三公主,你在不在里面。”

    但此时屋中静寂无比,根本没人回答。

    龙霄想到朱芷贞断食已久,只恐她无力回答,心中大急,但仍然没有失去方寸,在一丈之外,对着那床虚空一掌挥出,掌风呼啸,顿时将那纱罩荡了开去,现出床上一名背朝里面的人来,只是用一张红锦被遮住了整个身子,只露出了一头的青丝。

    见到床上之人这样的卧姿,龙霄心中顿时一凉,一个正常的人,要是饿了两天后,绝不会侧身而睡,而若是这人真是朱芷贞,即使她睡得再沉,刚才的呼唤声与掌风声,早就应将她惊醒了,此人一动不动,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朱芷贞已香消玉殒,床上躺着的是她的尸身,要么这就是一个陷井,床上之人是一名武功高手所扮,只要自己一接近这人,就会遭到猝不及防的攻击。

    龙霄微一思索,立即便排除了第一种猜测的可能,宫中传出三公主断食的消息不过两天,昌明皇帝绝不会轻易的将她饿死,毕竟要想要挟自己,一个活着的朱芷贞,自然会比一具尸体的威力要大得多。

    一念至此,龙霄已再无犹豫,忽然凌空一掌向那人挥去,高声道:“朋友,这样的睡法太累了,我替你翻一翻身罢。”

    眼瞧着凛烈的掌风就要击到那人的背心,却见他身子猛的向前一滚,己从另一边掉到床下,但那掌风落在床上,却闻“哗啦啦”一片响巨,顿时垮塌了一大片。

    便在此时,刚才在床上的那人也站了起来,将头上的假发一揭,却是个三十来岁,眉淡嘴薄,身材高瘦的汉子,但一身女子装束,显得甚是不伦不类。

    两人相对而立,龙霄知道昌明皇帝绝不会只派这么一个人来对付自己,此时必然己陷入危机之中,倒也不慌不忙了,微微一笑道:“阁下辛苦了。”

    那人望着龙霄,实想不到他瞧出了什么破绽,阴沉着脸道:“你就是反贼龙霄么。”

    龙霄哈哈一笑道:“在下的确是龙霄,不过‘反贼’这两个字倒是不敢当。”

    那人也是冷冷一笑道:“勾结天煞族,拥兵独立,不是反贼又是什么。”

    龙霄摇头道:“蠢才,蠢才,我既然勾结天煞族,又何必拥兵独立,而镇煞关至今固若金汤,没放天煞族一兵一卒入关,难道还不能证明我的清白么。”

    那人喝道:“违抗圣旨,脱离出我大明朝,便是不忠,谁知道你会有什么阴谋诡计,何来清白可言。”

    龙霄连他的名字也懒得问,但见此人站在那里不吼不叫,一付胸有成竹的模样,心念一动,反身一跃,推窗向楼下望去,顿时见到外面已是灯火通明,凰栖宫四周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无数本应在皇宫外城的禁军已整整齐齐的排列成一个圆阵,行动间不仅迅捷,而且悄然无声,前面布的全是已引箭搭弦的弓箭手,而后面的人则是手持各种兵器,以这时间来算,应该是早就埋伏在了凰栖宫周围的房屋之中,并在阴暗之处安排人手放哨,只等见到自己进入宫中,便四下合围而来。

    龙霄对这样的情景,早就有了准备,失望的却是朱芷贞并不在凰栖宫中,自己要想查到她的下落,只怕又要费一番周折了。

    正在想着,那高瘦汉子身子一幌,却是一掌劈来,喝道:“反贼,还不束手就擒。”

    龙霄此时也回过头,跟着纵身便是一拳对击而去,呼道:“说出三公主的下落,饶你不死。”

    拳掌相交,发出巨响之声,那人只觉一股大力涌至,浑身一震,胸口间一阵奇痛,脚下踉踉跄跄的退了好几步。

    龙霄与这高瘦汉子只交得一招,便知此人的内力极是不弱,虽没听司马琴提过,但也应是大明朝中有数的高手之一,不等他喘息过来,抢步而上,一套刚猛无俦的“少林伏魔拳”已施展而出,霎时之间,拳风纵横,已将那人紧紧裹住。

    高瘦汉子自持武功高强,是以自告奋勇的向昌明皇帝奏请了冒充朱芷贞的重任,想要一举夺得头功,那里想到这少年小小年纪内力竟如此深厚雄浑,只出了数招,便让自己落入了下风,不由暗暗叫苦,早知如此,刚才行藏一暴露,就该跃下这凰栖宫才对,现在对方逼得如此之紧,那里还脱得了身,一时只好咬着牙关,施展生平绝学,拼命的抵挡着龙霄的进攻。

    龙霄有心瞧一瞧此人师出何门,攻势微微一缓,却见高瘦汉子双掌回旋,掌劲间沉浮呑吐,最奇的是手肘间的变化极多,常常的在掌击之中猛的挟以一肘,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又有倒肘回肘等,颇是令人防不胜防。

    龙霄心中却是天下武学的一个大杂炉,只观了他二十多招,便了然于胸,这人用的是峨嵋派的功夫,叫做“碎玉梅花掌”,讲究的是掌肘并用,意动如钢剑,心动如火焰,步动如泰山,算得上是一门厉害的掌法,但这套掌法中上肢的动作太过繁复,便要求脚下一定要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不能出半点差池。

    龙霄明白了对方武功的来历,再无犹豫,哈哈大笑道:“峨眉派的‘碎玉梅花掌’何足道哉,瞧我用华山的‘跌扑脚’来破你。”

    话音一落,龙霄已收回了双拳,身子一滑,已卧倒在地,以单掌在地面支撑,双腿便如两根铁棍,秋风扫落叶般向高瘦汉子的脚下缠去。

    这么一下,那高瘦汉子的“碎玉梅花掌”已毫无用处,只顾得防着龙霄的双腿,象一只被热炭烧红了脚的猴子,不住的在地上跳跃,显得极是狼狈。

    这时龙霄叫了一声:“还不给我倒下来。”趁着那高瘦汉子跃在空中,一掌在地面击出,身子已疾射而起,双脚便如树藤一般缠住了他的下盘,跟着用力向下一带,那高瘦汉子顿时重心全失,狠狠的被摔在了地面,而龙霄已在瞬间翻身而起,脚下一伸,已踏至他的胸前,只需一用力,就能结果此人的性命。

    龙霄见那高瘦汉子已闭目待死,沉声道:“三公主被藏在那里,快说,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说着脚下微微一重。

    那高瘦汉子胸口一阵闷痛,但还能勉强说出话来,挣扎着道:“我……我家世代沐受皇恩,早就将……将生死交付给了朝庭,姓龙的……你这一脚只管踏下……踏下来,老子要是皱一皱眉……眉头,就算给祖宗丢了脸。”

    龙霄瞧他如此强硬,心中一怒,就要将他毙于脚下,但转念一想,此人无惧生死,倒是大明朝里的一名忠义之士,自己要是真的杀了他,又是于心何忍。当下缓缓的收回脚来道:“你走吧。”

    那高瘦汉子闻听此言,一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跃身而起,双掌护在胸前,迟疑的望着他道:“你说什么?”

    龙霄斩钉截铁的道:“龙某手下,向来只杀奸邪恶霸,你武功不错,又是一片赤胆忠心,算得上是条好汉,我若杀你,良心难安,你自己寻路下楼去罢。”

    那高瘦汉子听清楚了这话,沉默了良久,这才忽然一揖手道:“龙霄,这不杀之恩,我先谢过了,但皇命难违,现在你已被重重包围,可说是插翅难飞,到了下面,我只怕还是要一般的与你为敌,现在先行说明,免得你等一下后悔。”

    龙霄闻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足见对方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仰天一笑道:“龙某此番来为三公主而来,本无伤人之心,可也不绝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这位大哥,要是等一下再战,龙某逼不得已下了重手,你也不要怪我无情。”

    那高瘦汉子瞧着正气勃然的龙霄,心中也开始怀疑这少年是否真是天煞族的奸细,但昌明皇帝曾有旨传来,能够活擒对方那是最好,若是无法生擒,也要将其击毙于皇宫之内,绝不能让他再回到镇煞关成为大明朝的祸患,皇命如山,自己又岂能不遵。

    他心中暗自一叹,一揖手道:“好,咱们若是再战,生死就各安天命了。”

    说到这里,这高瘦汉子已向窗外纵去,却听到楼下传来一片叫声道:“啊,是‘穿云手’陈洛出来啦,也不知他擒住那反贼没有。”“陈统领武功高强,自然是大功告成了。”

    龙霄这才知道那高瘦汉子原来叫做陈洛,想来还是禁军里的甚是重要的人物,不过却也没有放在心上,走到窗前向下望去,却见还有无数禁军陆陆续续的赶来,除了凰栖宫的地面被转了个水泄不通,而周围宫殿的房瓦之上也站着许多手持各式兵刃的锦服男子,应该就是司马轻鸥所训练出的大内高手了。

    他见到如此情况,便知道今日之事,若是要想安全脱出重围,必然要奋力相搏,但交手之中,伤亡必多,只是真要痛下杀手,也非自己所愿,这样的局面,竟是生平面临的第一难择之事。

    但此时呆在楼阁之上已不是办法,龙霄长啸一声,施展着“仙鹤九变”一跃而下,身子轻飘飘在空中转折了五个方向后,竟不借任何物体直接落在了凰栖宫前禁军们留出的空地上。场中此时已有两千余人,瞧到这样的轻功,都是心驰神眩,纵然视对方为敌,也忍不住喝起采来。

    这时禁军中忽然闪出一条道来,一名四十来岁,浓眉深目,精光内敛,身着铠甲铁盗,身高在八尺以上的巨人提着根与自己一般长短,碗口粗的铁棍走了出来。

    龙霄见这人身躯如此庞大,手中的兵器也颇是沉重,但行走之间,步履下却甚是轻快,竟无一丝声响传来,心中不由骇然一凛,暗忖:“此人身大而脚轻,非得有极高深的内力方得至此,瞧他用的兵器,自然便是这些禁军的首领,永平将军华青云了,司马轻鸥说这人的‘飞龙棍法’厉害无比,有万夫不挡之勇,想来绝非虚言了,但不知与我相较如何。”

    他自从武库出关之后,所遇的强敌,只有那血狐与他不相上下,那一次的相搏虽然惊心动魄,险象环生,最终还是他动用智谋才胜得对方,不过那种全力相搏的滋味的确让人兴奋过瘾,至今还记忆犹新,如今见到这华青云的动作举止,似乎武功并不在血狐之下,精神顿时一振,胸中豪气乍生,“天残地绝魔功”霎时间已布遍了全身。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