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离别时刻(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接下来的十来天里,酒楼的装修己经全部完成,由袁师傅与老黄下菜单,罗清荣负责采购,而周云娜负责媒体方面的密集宣传,何远帆就进行对酒楼人员的选拔培训。一切的准备工作紧张有序的进行着。

    龙霄也没闲着,在向父亲问明司马轻鸥的颅部手术已经非常顺利的完成,并已恢复得差不多了之后,他就开始着手准备进入桃源的各项物品,先是在医院买了些解毒的血清与西药,想瞧瞧现代的医药技术能不能将朱芷清身上的慢性毒药解开,然后又去买了许多优良的菜蔬谷种,以桃源里的气候条件,成活率应该不成问题,然后再分别取种嫁接,他相信可以将百姓们的饮食水平提高到一个新的台阶。另外他还托人用重金购买到了一台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手提电脑,能够在一次充电的情况下运行一百多个小时以上,他尽量的将自明朝以来,世上新的农业与医学方面的技术输入了进去,想起自己答应过司马琴,要好好的给她讲建文帝之后的历史,便也将这些资料输进电脑。至于在军事装备方面,他因为有所顾虑,只是将高劲松的那只法国产克琅微型手枪从货运站安全的取了回来,其余的就没有刻意准备了。只不过却给朱芷贞与司马琴各买了一份小礼物,朱芷贞的是一部MP3,而司马琴的则是一部掌上电脑游戏,高能电池也买了一大堆。

    张绮几乎是隔一天就要与他通话,这半个月来,他的“腾龙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已是初见规模,已有好几名业界比较有名的星探投之于麾下,苏菲菲的拍片合约也拿下来了,张绮请了非常有经验的老师在对她进行高强度训练。而苏菲菲似乎从来没与他通话,但好几天晚上,龙霄接了电话对方却没有出声,看来电显示正是E省的号码,他知道那就是菲菲,除了她不会有别人了。

    就在酒楼重新开业的前三天,张绮给龙霄来了个电话,却是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原来是巨星刘德华将到她们电视台做一个访谈,随便宣传自己的新专辑,张绮知道龙霄有个大酒楼要开张,便与他的经纪人商量好,以免费在电视台强推为条件,邀请刘天王出席酒楼的剪彩仪式,并让菲菲与他一齐到场,一举吸引全国娱乐记者的眼珠,既为龙霄的‘盛明大酒楼’增加了威式,又能将菲菲以最快的速度推到第一线,正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龙霄此时才深深感到这一次无意中结识了张绮这个女人,会对自己的事业有多大的帮助,这是一个资讯非常发达的社会,媒体的力量绝对无法忽视,要想将事业快速的做大做强,它完全可以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到了酒楼正式开业这一天,张绮果然没有失言,带着刘天王与苏菲菲联袂赶到,而她已将这个消息传扬了出去,全国无数的媒体记者都追踪而来,毕竟刘天王与一名漂亮美丽的影视新人同时出现,是一件完全值得渲染炒作的事啊。

    当刘天王与苏菲菲开始剪彩之时,“盛明大酒楼”外已是被堵得水泄不通,大家除了来目睹巨星风采,也想来瞧瞧这个从重金招聘酒楼经理开始就在省城里炒得沸沸扬扬的“盛明大酒楼”是怎么回事。

    龙霄与何远帆对今日的局面早就有了安排,楼下的大厅由顾客自行定餐,而楼上的雅间则用来招待省内省外的媒体记者与邀请来的本省工商界称得上名号的人物,而在布置得最高雅的一间包房内,则安排的是刘天王与苏菲菲、张绮及本省数十位工商业的巨头,推出的便是那“盛明宫庭极品宴”,经龙霄与何远帆、袁师傅、老黄四人商议,定出来的价格是十八万八千元,他们没有去请任何一名政府官员,便是知道这样的场面他们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今后要想品尝品尝,自然会有在座的这些工商巨子作东,而只要有人开了头,那么其他人就不会落后,这可是有关面子问题,正所谓“舍不了孩子套狼”,十八万八的一顿宴席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但对有求于人的商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何况龙霄等人对特色菜肴早就列出了不同的档位,虽然依然昂贵,但绝对在这些人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尽管菜肴里有极大的利润空间,远远不能物超所值,但来的人吃的只是一种文化,一种气氛,一种名气,而这,就是龙霄所要达到的目的。

    袁师傅果然不愧为是御厨传人,虽然在准备并不充分的条件下,弄出来的东西依然是色香味美俱全,最重要的是,全部是外面的酒楼无法烹饪出的,一道接一道的由穿着大明宫女装的女服务员捧了进来,大有宫庭宴的华贵奢侈之感。

    这一顿饭吃下来,人人是交口称赞,便是刘天王走南闯北的见多识广,珍馐佳肴的用了不少,对此也是赞不绝口,连连宣称要在演艺界的朋友中多多推荐。那些脑满肠肥的商界巨子们见到娴静婉约,清新雅丽的苏菲菲,也是心旌狂动,只是碍于人多,不得不装腔拿势作出不近美色的样子来,不过许多人的眼角却不时向她飞快的偷窥着。

    苏菲菲很少用餐,但眼光则瞥着在众人面前谈笑风生,风度翩翩,俨然一付成功人士模样的龙霄,对他在一年之中的这种超常成熟感到了无比的震惊。而张绮却很快的溶入了这些富商之中,觥斛交错,欢声笑语间,已有几名富商表示了想与她合作的意向。

    等到身边的几名富商去与刘天王攀谈,张绮便过来坐到了龙霄的身边,用红扑扑的脸蛋对着他一笑,然后轻声道:“小骗子,你瞒着我好苦啊,明明年纪比我小,却让我叫你霄哥,真会占便宜啊。”

    龙霄一愣,顿时恍然一悟,知道是她必然是对自己与苏菲菲的关系察觉到了什么破绽,言语间向苏菲菲一套,菲菲那里会是她的对手,定然是老老实实的全对她说了。当下也笑道:“没办法,当初也不过是权宜之策,你别放在心上。”

    张绮凝视着他道:“不,霄哥,对于你以德报怨的宽宏仁慈,我非常敬佩,不管你年纪是多大,但你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个成熟的让我有安全感的霄哥。”她说到这里,眼波含情,低唤了两声:“霄哥,霄哥。”

    龙霄听在耳中,心里不由一荡,想着与这女人作爱时她躯体间表现出的那种异样的柔软,血液间也有些发热,不由道:“高劲松怎么样了?”

    张绮道:“就那样,他老爹把国内所有的脑科专家都调来啦,得出来的结论全都和前面一样,说只有瞧日后有没有奇迹发生,现在只能住在医院里维持生命,每天都有人专门照顾着哩。”

    龙霄道:“那你们今天回不回去。”

    张绮听他这么说,忽然媚笑起来,咬着唇道:“怎么,霄哥,要是咱们不走,你今晚会陪我。”

    龙霄笑道:“你远道而来,又帮我这么大的忙,我是该尽尽地主之谊。”

    张绮默默的望着他,微微的叹了口气道:“霄哥,其实我很想留下来,但是我和华仔的经纪人都谈好啦,今晚还要赶回去代表电视台签署一份合同,真是没办法了。”

    龙霄知道这是个理智的事业型的女人,也不去勉强,便点头道:“那好,既然是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不要失约,我就不留你了。”

    张绮轻笑道:“不过你把这边的事弄好了之后,可要过来瞧我,瞧瞧你的公司,新进的员工都还没见到自己的老板哩。”

    龙霄心想也有必要通知她一声,说道:“绮绮,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没办法来,你可要独当一面,公司的发展就全拜托你了。”

    张绮也愣了愣,道:“怎么,霄哥,除了这里外,你其它地方还有公司吗。”

    龙霄微微一笑道:“这你就不要问了,总之我只要有空,就会和你联系的,只是这段时间你要多多辛苦。”

    张绮对龙霄向来感到神秘莫测,听到这么一说,怕再问下去惹他生气,只得道:“霄哥,我知道你是个做大事业的人,但我希望你记住一点,无论你身在何处,面临着什么,都有一个叫绮绮的女人永远的愿意帮你,支持你。”

    龙霄闻言也是一阵感动,要不是有这么多人,真想把她拥在怀里温存一番。

    两人说话间,就有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过来道:“张部长,时间差不多了,华仔非常忙,今晚还有别的约会,我们必须赶回去。”

    张绮说了声:“霄哥,我走了。”站起身来,脸上柔情顿消,笑着去向那几位有意与电视台合作的富商告辞。

    一行人走出房间,自然又有媒体记者与食客过来采访围观,好半天才挤了出去,龙霄已安排好车送他们去机场。

    苏菲菲在临上车的那一刻,见到龙霄过来送行,只对他说了一句话:“龙霄,无论你变得多么有钱,我只希望你还是原来那个你。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帮你赚钱的。”说着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才匆匆的钻入了车上,跟张绮坐在一起,却再也没有说话。

    龙霄等车队走远,想起苏菲菲所说,心中一叹,暗道:“菲菲啊菲菲,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变的,过去的龙霄是怎样,现在的还是一般无二,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回到包房,龙霄又与各位富商们应酬了好一阵,直到下午三点多钟,酒楼的人才渐渐散去,龙霄暗暗留心这些人私下议论的言辞,都是觉得新颖高雅,口味独特的褒奖之语,心中已是大定。

    送完客,刚进入大厅,就见到何远帆兴冲冲的跑过来道:“龙总,龙总,咱们今天可是初战大捷啊,酒楼这一个星期的业务已经接满了,另外已有两名客人定了咱们的‘盛明宫庭极品宴’还专门打了招呼,就按今天的规格做,定金我已经收了。”

    龙霄笑着点了点头,无论一个创意有多好,只有获得收益,那才是值得骄傲的事。

    这时见到何远帆还站在面前望着自己,他不由道:“何经理,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去安排今晚的宴席吧。”

    那何远帆不停的摇着头道:“龙总,我真是没话可说啦,你真是神了,连华仔这样的超级大牌都能搬了来,啧啧,了不起,太了不起啦。”

    龙霄笑了笑道:“是么,不过华仔不是最超级大牌的,他旁边那位苏菲菲小姐才是,你没瞧出来吗。”说着就向楼上办公室走去。只留下何远帆摸着头暗自嘀咕,实在不知这位苏菲菲小姐演过什么大片之类,不过此时他已深信,龙总说的话,一定有他的道理。

    还未进办公室,周云娜已带着李部长、罗清荣、汪光正及所有的公司文员在办公室的走廊上夹道而站,向对待英雄似的拍掌欢迎龙霄过来。

    龙霄微笑着向大家点头,瞥着李部长等几名当初反对重建大酒楼的人,此时对他的眼光已从过去的怀疑畏惧变成了诚心的敬服,心中也有了几分快意,自己终于用事实教育了这些人,要想成功,必须就要有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与魄力啊。

    他让众人都散去工作,将周云娜叫到了办公室,道:“小周,现在对公司增长三成以上业务还有没有信心?”

    周云娜脸上一红,道:“龙总,你就别笑我啦,反正我答应你,绝不会拍拍屁股走人就是。”

    龙霄微笑着点头道:“好,小周,公司今后就全看你了,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来啦。”

    周云娜一惊道:“这么快,龙总,你还是再多呆一段时间吧,我心里没什么底。”

    龙霄道:“没关系,公司的整个业务都比较正常,只要你稍微聪明努力一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我看李部长他们不敢乱来,真要有人和你抬杠,你自己处理就是,反正我将公司的生杀大权是交给了你的,不过我知道你会有分寸。”

    周云娜忽然低头犹豫了一会儿,抬起头来期期艾艾的道:“龙……龙总,我有一件事不知应不应说。”

    龙霄笑道:“说啊,我总不会吃了你吧。”

    周云娜道:“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去寻什么宝藏,不过就是去考古,我听别人说也是很危险的,毒虫蛇蚁的特别多,而且你又是单身一个人,遇见什么事没人帮你,我想你能不能……能不能放弃,要是你真觉得打理公司太累,还是交给我做好了,你自己另外想法子休息,多久都行,就是别走那些地方去。”

    龙霄心下感激,道:“小周,谢谢你的关心,但这件事是我的一个心愿,必须去完成它,不会改变主意,不过我会多加小心的,还要回来送你礼物哩。”

    周云娜也知道自己的话多半不会奏效,只好用担忧的眼神望着他道:“好,你记住,一定要回来给我这个礼物啊。”

    两人又说了一阵子话,龙霄就要周云娜出去做事,自己则下了楼。

    当走出酒楼的大门,龙霄忽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是啊,黑龙对自己的恩惠与信任,他总算有个交代了。

    龙霄到医院去了一趟,小峰的眼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早吩咐史光治再过一段时间就把他送到一个环境好点的地方,派几个人专门照顾,只有通过时间来愈合他心灵中的创伤了。

    从医院中出来,他一直在犹豫着去不去向一个人告别,一个一直关心着他掂记着他的女孩子――花香芸告别。

    其实这段时间来,花香芸已经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说要到他做事的公司里与住宿的地方瞧瞧,龙霄对这个活泼开朗,嘴上不饶人的女孩子早就从冷淡厌烦变成了亲切喜欢,但总又是对她避而远之,因为面对花香芸洋溢的情意,他根本无法决定怎么相处,毕竟自己要去做的是件极有风险的事,一但接受了对方的感情,那么她一定会越陷越深,而若是自己真的无法再回来,他就会害了这个天真纯洁的女孩子,这样的情形,岂又是自己所愿意见到的。

    思索了良久,他决定还是去见她,要是又忽然失踪,这个女孩子肯定要非常的担心。

    他看了看时间,已是下午五点多钟,学校里的课程应该都结束了,便拿出手机调出她的号码打了过去,响了几声铃之后,便听到花香芸清脆又急促的声音道:“喂,龙霄,太阳从西边出来啦,居然肯主动给我打电话,怎么样,你不是自己一直在出差么,现在回来没有?”

    龙霄道:“回来了,今天晚上我想请你吃饭,不知赏不赏脸。”

    那边传来花香芸“格格”的笑声道:“赏脸,怎么会不赏脸,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还是你第一次说要请客哩,怎么,这次出去业绩做得不错,老板发红包了,喂,我可要说清楚,面摊什么的我可不去啊。”

    龙霄听她还是和自己这么随便,心中也觉亲切,道:“放心吧,这次老板发的红包不少,随便你吃什么,我都请得起。”

    花香芸又是一阵脆笑,道:“好,你先到我们学校的大门口等我,我隔半个小时就出来。”

    结束通话,龙霄立刻招了辆出租车驶到“天京大学”的大门口,他已想好了与花香芸告别的理由,因此倒没有去换下一身的名牌衣着。

    站在校门口没多久,便见到漂亮的花香芸穿着色彩艳丽的T裇与牛仔裤,背着一个迷你小背包,手里提着一件黑色的皮衣,东张西望的走了出来,好象还向龙霄瞥了一眼,但很快就掠了过去,继续的在向门外的人群中寻找。

    龙霄不想她没有认出自己,便伸出手臂招了招,高声道:“花香芸,花香芸,我在这里。”

    花香芸闻声侧过头来,似乎愣了好一阵,才小跑着过来,上下打量着西装革履,气宇轩昂的龙霄,老半天才道:“喂,龙霄,你是不是把你们老板的衣服偷来穿了,倒是怪人模狗样的。”

    龙霄听到这话,差点一时气绝,恨恨道:“花香芸,你嘴上总要积德吧,什么偷来的,什么人模狗样的,有点儿打击在下的自尊心啊。”

    花香芸小嘴一撅道:“你这人,自尊心倒是特重,还是经常打击打击好些,好吧,老实交代,是不是升官啦。”

    龙霄点头道:“这次你猜对了,连升三级,当公司的部门经理了。”

    花香芸立刻笑了起来,使劲的拍着他的肩头道:“哈,龙霄,我就说你不是池中之物嘛,你应该感谢我上次给你的鼓励,才激发了你奋发向上的斗志。”

    龙霄道:“我不是来请你吃饭了么。”瞅到她手中的那件黑色的皮衣,不由又一指道:“喂,花香芸,你这不是给我准备的吧,好象就太破费了一点吧。”

    花香芸脸上微红,一把将那皮衣塞在他的手上道:“这衣服是我在地上拣的,瞧样子就是地摊货,我认识的男生都挺有档次,谁也不会穿,想来想去只有送给你这个穷小子啦。”

    龙霄摸着那皮衣甚是柔和细腻,知道价格一定不便宜,猜想她必然又是从自己的零花钱里节省出来的,心中那有不感动的,微笑着道:“唉,原来如此,我就说嘛,你那会有这么的好心,不过礼轻情谊重,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聊胜于无啊。”

    花香芸为买这件皮衣可没去商场少逛,甚至还撒着娇向母亲预支了下个月的零花钱,自然明白龙霄不会相信自己的话,还担心他因为自尊心不会接受,不料竟一下子就收了,心中顿时大是高兴,道:“你穿上试试,瞧合不合身。”

    龙霄见周围有不少的男女生都在向这边张望,许多男生眼中更是射着妒嫉的光芒,想着花香芸此时已是校花,可算得上是学校里的名人了,两人在校门口如此亲密的确是招人注眸,便道:“还是等一下再换吧,咱们这个样子,容易引起人误会,可对你的声誉不怎么好。”

    花香芸向四周瞧了瞧,一付不以为然的神情道:“误会就误会,我自己爱干什么,谁管得着。”

    龙霄无奈,只好将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将那皮衣穿在了身上,大小正好合适。

    花香芸刚才看他身着西服时很是成熟稳重,而换上了这皮衣,却又显得刚猛劲酷,完全不同过去印象中的那个衣着随便,还带着稚气的男孩子,眼前站着的已是一个男人,一个强大得足可以让人依靠的男子汉,一时不由瞧得呆住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