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出发前夕(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见到这些人的表情,心中暗笑,然后缓缓的道:“周云娜已经不再适合做秘书工作,我决定让她担任‘宇嘉娱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一职。”

    听到这话,屋里的人全都大出意料,周云娜急声道:“不……不,龙总,你是不是在开玩笑,我工作没多久,学历也不高,怎么能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

    何远帆虽然很喜欢欣赏周云娜,但知道将一名秘书忽然提到副总经理的位子,那是一步登天的事,对龙霄这个决定也大感惊异。

    但周云娜的父母却管不了许多,只知道女儿升了官儿,那么就意味着每个月的钞票儿要多了些,她母亲道:“那敢情好,那敢情好,娜儿,还不谢谢龙总,哎呀,我就说今早起床就听见喜鸦在外面叫得欢,没想到真是有好事来了,龙总,你真是我们家的贵人啊。”而他父亲则红着脸,瞪着眼睛道:“傻丫头,龙总叫你当这个副总那是抬举你,你还推辞什么。”

    周云娜忙道:“爸妈,你们不懂就不要乱说,这事我真的不能答应。”

    龙霄对周云娜的性格已有所知,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凝视着她道:“工作没多久,学历也不高,这就是你推辞的理由么?”

    周云娜在他的眼光灼灼的逼视下,不敢抬起头来,只是鼻子里轻“嗯”了一声。

    龙霄声音和缓了一些,道:“小周,我的学历也不高,工作上更是向你请教了不少,算起来你还是我的老师,我做出这个决定,绝对不是出于对你的怜悯什么的,而是看中了你的能力和对公司整个情况的熟悉,你知道我经常不在公司,公司里必须有一个能够妥善处理各项事务的人,而这个人选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的什么人,但真要把这些事交给你来做,你就一定要在公司里有地位与权力,然后树立起自己的威望,这样办起事来才能得心应手。”

    见到周云娜还是低头不语,龙霄又诚恳的道:“小周,其实我这样做,就是在给公司发掘人才,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你一定听说过了,刘邦差点与韩信失之交臂,还是得萧何之助才能留住他,并从一名无名小卒拜他为统领全军的上将军,从而成就了自己的霸业。咱们公司也一样,特别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我没有萧何,只有自己来做了,但我希望自己没有瞧错人。”

    周云娜听着他的话,纵然自己是个女孩子,心中也不禁涌动起了一股起了士为知己者死的热流,抬起头来,默默的凝视着这个年轻英俊而又气魄广阔的老总,忍不住轻轻的道:“龙总,你真就这样相信我么?”

    龙霄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小周,我既然看中了你的能力与勤奋,提拨你当了这个副总,当然会有我的判断,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只会用更加的努力来回报公司,不是吗?”

    周云娜没想到这个男人如此了解自己,眼眶有些湿润了,微微的点了点头。

    龙霄见她这个样子,已是答应了,心中不由一喜,举起杯来道:“来,周副总,咱们为公司的前途干一杯。”

    周云娜平时并不喝酒,但此时却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也举了起来道:“龙总,希望我不会给你抹黑。”说着一仰而尽。

    龙霄也一口饮尽,放下杯,瞧着周云娜,想起曾经见到她与装修公司的设计师争论那屏风时的情景来,真是越来越欣赏这个女孩子,她虽然还有少女的那种羞涩与稚嫩,但也有豪爽泼辣的一面,假以时日,必定是一名不让须眉的女强人,绝不会在那张绮之下。

    想到这里,再瞧瞧她居住的环境,龙霄道:“小周,你已经是本公司的副总了,所有的待遇自然就和过去有所不同,从下个月开始,薪水按财务部李部长的标准算,不过比他增加五成,年底以整个公司盈利的百分之五分红,另外公司还拔给你五十万元,你在离公司近点的地方买一套住房,虽然可能不算太好,但目前公司的资金并不是很宽裕,只好将就点了,不过我想比住在这里要好得多。”

    听到龙霄说出这么多的优厚条件,周云娜的父母脸都快要笑得烂了,而周云娜则轻轻的道:“龙总,你给我的是不是太多了。”

    龙霄一笑,望着她道:“小周,如果这点钱你都不能给公司赚回来,那我就真的看错了你。”

    周云娜一听,便不再说话了。

    吃过饭,龙霄便强行要周云娜跟自己到医院去住接受治疗,周云娜自然强不过他,只好去乖乖的去收拾东西,龙霄与何远帆便走出屋外站着等她。

    这时何远帆望着龙霄,一脸的敬佩道:“龙总,你的用人之道实在很厉害啊。”

    龙霄道:“哦,怎么讲?”

    何远帆道:“周小姐这个人聪明能干,做事又拼命,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你这样破格重用,给的条件又如此丰厚,我要是周小姐,也要甘心的为你卖命,你说得不错,只要将她启用好了,公司所得的回报绝对会有数十倍,甚至上百倍,只是有一点似乎还很麻烦。”

    龙霄知道这何远帆也是个高智商的人,便笑道:“你说说瞧。”

    何远帆道:“我虽然到公司不久,但这些天也冷眼旁观到一些问题,你走之后,日常的事务就是周小姐在处理,但我瞧李部长还有罗经理他们总是爱理不理的,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而其他两个子公司的负责人我虽然没有见到,但料想也差不多,毕竟周小姐年龄太小,又是女流之辈,虽然能干,但要想服众,只怕还要有个过程啊。”

    龙霄见他说出了症结所在,点了点头,道:“没关系,这事我早就有安排,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何远帆听他语气甚是肯定,这才放下担忧,心里面却是一片振奋,是啊,作为一名打工仔,谁不希望跟一个有魄力,有胆量,重视人才的老板啊。

    两人正说着话,周云娜就出来了,龙霄给老赵打了个电话,问明他在什么地方,穿街过巷的走了出去,将周云娜送到了医院。

    接下来三天,他都在公司里处理事务,各个子公司的情况都比较正常,而黑道上的事,史光治也完全能应付下来,看来即使自己离开,黑龙所交付给他的一切,也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了。

    到了第四天上午,周云娜便上班来了,龙霄早就通知了各部门的负责人到公司的会议室开会,只有顺远号的新任船长向鲁阳随船出航去了,夜总会的汪光正,光明号船长古涛各带了几个任职的手下过来,而大酒楼则是有何远帆、罗清荣、袁师傅与老黄参与,龙霄在当先的位子坐下,让周云娜在自己旁边对着那李部长而坐。

    瞧到周云娜竟然列席公司的高层会议,还紧挨着龙霄而坐,除了何远帆,所有人眼里都显出了诧异之色,但都没敢多问。

    环视了一下这十几名公司主要负责人,龙霄道:“各位,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来,主要是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宣布,就是我决定将周云娜提升为公司的副总经理,从即日起上任。”

    他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除何远帆与袁师傅外,包括汪光正、古涛等分公司的负责人都出言反对,而其中声音最大的却是那李部长与罗清荣。

    龙霄知道会有这样的反应,斜瞥周云娜脸色并没有任何改变,一付镇定自若的样子,不禁放下心来,任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一阵,忽然沉下了脸,手掌在会议桌上重重的一拍,发出“铛琅”一声巨响。

    随着这响声,所有的人都骇了一跳,又见到龙霄犀利无比的目光一个个的扫来,顿时心中便如打着鼓一样,再也没人敢发出声来。

    龙霄倒也并不是那种独断专行的人,但如今的情景,自己若是不用铁腕手段,绝对无法压服这些自持是公司元老的家伙,而周云娜的上任就只是一个泡影。

    他用很强硬的声音道:“这件事大家可能有不同的意见,对周副总的能力或许也有怀疑,但是,请大家记住,陈总既然临终前将整个公司托付给了我,我就是目前公司的最终决策者,你们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但必须执行我的命令,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今后谁要是对周副总有所不恭,自然会有公司制度对他进行惩罚,无论他是谁,都是一样。”

    说到这里,他又道:“今后由于我自己有些事要处理,很可能要离开公司一段时间,公司的一切人事安排与文件签署都将由周副总处理,若是有重要的事,便由李部长、汪经理、何经理、古船长、向船长与周副总商议,但最后还是由周副总拍板决定,就不必通知我了。”

    听到龙霄说将把人事与文件签署的权力交给周云娜,这些人顿时一惊,纵然心中还有些想法,却再也不敢表露出来了,毕竟这是有关切身利益的事啊。

    龙霄见众人安静了许多,眼光扫向了那罗清荣,沉声道:“罗经理,这段时间我瞧你好象胖了些,是不是休息得很好啊。”

    那罗清荣心中正在嘀咕这周云娜与龙霄是不是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否则怎么会小小年纪就一步登天,忽地听到龙霄向自己说话,心中一阵狂跳,支支吾吾的道:“没……没有啊。”

    龙霄已听何远帆讲过这罗清荣对周云娜甚是轻视,平时很少见着他人,偶尔来一次,不仅不帮周云娜做事,还常常冷嘲热讽的说她定的材料这也贵了,那也不好,言下之意是她在里面捞了好处,常常是将周云娜气得泪花盈盈。这个罗清荣,或许过去对大酒楼有些苦劳,但脑袋太过古板,无法理解新的理念,对酒楼的发展已没什么好处了,何况自己已给过他一次机会,他并没有把握住,反而变本加厉的阻碍酒楼的正常工作,已没有让他再当经理的必要了,何况他还要起一个杀鸡儆猴,敲山震虎的作用。

    当下他道:“罗经理,我知道陈总初创这酒楼起,你就开始在这里做事,因为勤劳和踏实,才得到了陈总的赏识,成为了大酒楼的经理,这些你都很不容易,但这次你犯了一个错误,你一定是忘了上次开会时我最后说的话,好吧,幸亏我的记忆力不算差,就给你重复一遍吧,我说的是‘酒楼的策略已定,希望各位多多配合,允许有消极的想法,但绝不允许有消极的行动,如果有谁对大酒楼的重改做出不应当有的行为,那我将会严格的执行公司的辞退条例,绝不会容情。’”

    罗清荣自然听过他当日说过这话,只是倚老卖老,完全把这话当了耳边风,没料到今日他又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不由一下子呆住了。

    龙霄见到他的神色,沉声道:“罗经理,对于上面的话,你还有什么给我解释的,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

    罗清荣不想这个年轻老总做事如此强硬,竟真的敢辞退自己这个开山扩疆的酒楼元老,顿时就慌了神,自己并没有什么过人的本领,年岁也大了,要是被辞退了,这后半辈子又该如何讨生活啊,想着想着,额头上的汗水就流出来了,目光可怜巴巴的向李部长与汪光正等老同事老朋友的脸上扫去,渴望他们能站出来给自己说一两句好话。但这些人见到龙霄威风八面的架势,那里敢放出半个屁来,纷纷低下头,回避着他的眼神。

    罗清荣见状,全然失望了,身子一阵虚脱,好生后悔自己这段时间的行为,瘫坐在椅上,一言不发,等着龙霄宣布解雇自己的消息。

    正在这时,却听到一个娇脆的女人声道:“罗经理没有什么消极的行为,我可以证明。”

    众人闻清说这话的居然是周云娜,不由都是一愣。

    周云娜这时站起身来,向大家微微一躬道:“各位,龙总的这个决定,让我很意外,也知道大家对我的信心不足,不过既然我已答应了龙总,无论各位怎么说,我还是会把这工作好好的做下去的。”

    她说了这话,又对龙霄大声道:“龙总,我觉得这件事是因为你的安排有误,从职务上来说,当时我还是一个秘书,而罗清荣却是酒楼的经理,你虽然将装修的事交给我了,但并没有给我支配罗经理的权利,由于我的沟通能力欠缺,致使罗经理就没办法插手酒楼的装修事务,有时候显得清闲一些,这是很正常的事,罗经理过去做事的勤劳与辛苦,在座的在公司时间呆得长一点的,应该都是有目共睹的事,他绝不是消极工作的人。”

    龙霄见她居然有胆量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条理非常清楚,心中是又惊又喜,这周云娜果然是个可造之材啊。

    其实他知道象罗清荣这样死脑筋的人也有值得称道的长处,又是对公司一片忠心的老臣,倒没有要将他辞退的意思,瞥到罗清荣望着周云娜是一脸的感激之情,正好可以顺水推舟,卖她一个面子,当下严肃的点点头道:“周副总的话有些道理,我过去的安排可能也有欠妥之处,不过罗清荣不再适合担当副经理的职务,就改作酒楼的采购部部长,薪水暂时不变,要是日后还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那么公司就绝不会再原谅他。”

    罗清荣听龙霄这么一说,真是如获大赦,心中顿时轻松起来,他根本就不知该如何应付酒楼这般的新气象,这个副经理本来就当着吃力,要是换成相应简单得多的采购工作,薪水又不变,那可是天大的好事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望了周云娜两眼,心中对自己过去的行为充满了愧疚,思想着要找个机会给这个宽宏大量,不计前隙的小姑娘好好道歉才是。

    龙霄让周云娜坐下,又道:“出于对公司的利益考虑,在和周副总签定新的合同之前,我还有一点要说明,周副总的合同我只会给她签定三年,这三年内她必须将公司的业绩提高到三成以上,若是无法完成,就要自动离职,而各位要是有谁能保证自己能做得更好,可以向我提出来,这副总的位子,他也可以当。”他说这话,心中却是很有把握,这里面并没有具备大气魄,敢担当的人物,谁都不敢来夸这个海口,而此时‘盛明大酒楼’即将投入营业,他完全有信心能拉动全公司三成以上的业务,这些话不仅能封住众人之口,对周云娜也有一个推动力。

    果不所料,那李部长与汪光正等人面面相觑,没人敢站起来拍胸口,顿时全都变得规矩谨慎起来。

    龙霄见无人再发言,知道自己今天开会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宣布散会。

    众人陆陆续续的走出会议室,何远帆跟着龙霄走在最后,见到没有别人了,忽地向前跨了一步,对着龙霄就是一躬。

    龙霄倒不防他会如此,不由道:“远帆,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远帆道:“龙总啊龙总,我第一次见你这么年轻就当了公司老总,还以为是你运气好,前几天见你敢大胆破格启用周小姐,才开始有了点敬意,但今天我才算见识了你软硬兼施,知人善用,让人心服口服的手段,真是觉得五体投地,咱们年纪应该差不多,实在不知你是如何做到的。”

    龙霄自然不能将自己曲折离奇的经历讲给他听,只拍了拍他的肩道:“远帆,你人聪明,学历又高,日后会有前途的,先好好的帮我把酒楼打理好吧。”说着就走了出去。

    到了办公室,周云娜已站在那里等着他了,一见面就娇嗔道:“龙总,好啊你,昨天骗我当这个副总的时候,可没跟我说什么增加三成业务的事啊。”

    龙霄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凝视着她一双漂亮的眼睛道:“怎么,对自己没有信心,其实对于你,我绝不会希望只能给公司带来三成的业务。”

    周云娜被他紧紧盯着,心头莫名的如小鹿般的乱跳,脸上顿时开始潮红,忙道:“好吧,三成就三成,反正我是个薪水不高的小秘书,就先领三年的副总高薪再说,不是还有五十万的购房款么,等到三年之后我达不到你的要求,就拍拍屁股走人就是。”

    龙霄望着她又是淡淡一笑道:“是吗,你觉得你是这样的人么?”

    周云娜瞧着这个男人的笑容,也弄不清自己今天是怎么的,此时那颗心差点就要蹦出来一般,慌道:“龙总,你先坐着,我给你泡茶。”说着就去拿他的茶杯。

    龙霄便坐在了沙发上,道:“小周,现在你的身份不同了,今后这些事就不要做啦,明天我会给你一个副总经理办公室,还要给你请秘书哩,对了,你想请男秘书或是女秘书,我猜是男秘书,不过一定要是帅哥,所谓秀色可餐,做事做累了,瞧上他两眼也是挺爽的。”

    周云娜轻“呸”了他一声,想起一事道:“对了,龙总,听你的口气象是要走很久很远一样,到底准备去那里啊,其实有什么事,我还是打电话请示你好啦。”

    龙霄摇摇头道:“这可能行不通,我是要去考古,那些地方非常非常偏僻,手机不会有接收信号。”

    周云娜不想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嗜好,脑袋一转,很神秘的道:“龙总,你不是要去挖什么大宝藏吧,又不知道具体的地点,所以才需要比较久的时间。”

    龙霄听她这么一说,不禁哈哈大笑道:“嗯,聪明,聪明,差不多,差不多,要是我真找到宝藏回来,一定给你一件贵重点的作为礼物。”

    周云娜也不知他的话是真是假,不过还是很高兴的道:“好啊,一言为定,到时可不许骗我,也不许在那些旅游城市随便买个记念品糊弄我。”

    龙霄笑着答应了。

    没一会儿,周云娜就下楼去做事,只留下龙霄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他开始在深深的思索着一个一直以来缠绕着他的问题,周思廉、胡峰、郑军这三堆垃圾他该如何处理,那段曾经让他感到无比屈辱的仇恨该如何去报,象对付王总那些人一样轻松的加愉快的将这三个人一刀两段,现在对他来说的确是小儿科的事情,但他不想这么做,那样完全不能带给他复仇的快感,对付这三个人,他需要的是一个过程,一个让他们从灵魂到肉体都彻底崩塌的过程,一个让他们从天上高傲尊贵的凤凰变成在烂泥骇得四处钻洞的泥鳅的过程,但这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而如今离朱芷贞毒性发作之时已没多久了,他已经没办法在这里再呆下去,但如果与司马轻鸥回到了桃源,他又要自己做这做那的,实在是吉凶难卜,而要是自己不幸驾鹤西归,那么不就太便宜这三堆垃圾了。

    这时的龙霄,思想剧烈的起伏着,一时不知何去何从。好半天之后,龙霄咬着牙终于有了决定,他要为自己下一个赌注,赌自己能够重新活着出来,赌自己能够如愿以偿痛痛快快的将那三堆垃圾玩弄于股掌之间,如果真要是自己呜呼哀哉了,那么就算这三堆垃圾祖上积德,修桥救人,普渡过了芸芸众生,否则,就怪不得自己无情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