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出发前夕(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一夜谢如云是柔媚如水,全部由自己主动,从浴室到床上,用身子的各个器官,换着花样让龙霄舒畅,数度春风之后,两人才偃旗息鼓,双双赤祼着身子相拥而眠。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中午,两人才懒懒的起了床,龙霄忽然想起白居易的一句诗“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霄。春霄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昨晚只是提前预习,便是如此销魂,要是自己在桃源里登上帝位,可千万不要做一名只知道寻欢纵欲的昏君才好。

    谢如云到厨房里弄好了饭,叫龙霄上桌用餐,想起他昨晚在战争间歇期对自己讲的苏菲菲的事,忍不住道:“霄,菲菲那里你既然都安排好了,对你妈可应该怎么说啊,她可是一直视菲菲为未来的媳妇哩。”

    龙霄笑着道:“这没什么,我就说已经找到了菲菲,但大家生活的环境都有了改变,性格上也有些合不来,自然就分了手,不过还是很好的朋友,我妈虽然喜欢菲菲,可总不会用菜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叫我跟她交往吧。”

    谢如云点点头,又道:“霄,下午要不要到我的那个店子里去瞧瞧,顺便给些建议什么的。”

    龙霄连忙摇头道:“不去了,我对服装可是个门外汉,胡乱提些建议说不定还要适得其反,况且公司那边我也该去瞧一瞧了。”

    谢如云此时放下筷来,对龙霄道:“霄,你别怪我唠叨,虽然黑龙把他的一切都托付给了你,表面上你瞧来也很威风,但这些毕竟都是别人的,现在你真该为自己打算了,不如你来和我一起创业,这服装生意做好了也很有前途,你可不要小瞧,况且我最不希望的就是你还当那个黑道大哥,我怕……我好怕有一天你会出事,要是那样,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龙霄暂时没有给谢如云说菲菲所在的这家公司就是自己办的,就是担心她问自己怎地忽然有了这么的钱,实在不好解释,这时闻她说到这事,不由抚了抚她雪白的脸道:“如云,这些我心中都有数,你就放心好啦,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谢如云心中一动,连忙道:“君仪啦,要是找到君仪母子了,你还会来照顾关心我吗。”

    龙霄凝视着她,明白她心里面的担忧,很肯定很认真的点着头,斩钉截铁的道:“我会,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只要我还有这个能力,如云,我都不会丢下你的。”

    谢如云听着他这话,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呜咽道:“霄,我真不敢相信,要不是有幸遇见了你,我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上天对我实在是太好啦。”

    龙霄微微一笑,心中深深意识到,越是如云这样饱经过风霜,尝遍了苦楚的女人,一但面对了幸福,就一定会比别的女人更加容易感动,更加懂得珍惜。

    两人用过饭,略微休息了一下,便一起走出了小区,各自坐车办事。

    龙霄到了“盛明大酒楼”,一进大厅,便见到所有的装修已是大变,从柱头到屏风,从饰物到桌椅,所有的一切都是照明朝的样子设计,倒也有六七成的相似,一派古色古香的意境,无数的工人还在忙碌着,但已进入收尾工程,比过去预计的时间似乎提前了不少。

    龙霄四处张望,没有见到周云娜的身影,却瞧到自己新招的那酒楼经理何远帆正在对着一些工人指手划脚的安排,便叫了一声:“何经理。”

    那何远帆回过头来,见是龙霄,脸上连忙露出了笑意,匆匆的赶了过来道:“龙总,您回来呢。”

    龙霄也对着他笑了笑,道:“何经理,这些天辛苦你了,装修进展的速度挺快啊。”

    何远帆摇着头道:“我有什么功劳,这全是周小姐每天加班加点催促的成效。”

    龙霄点了点头道:“对了,怎么没见到小周,这几天她好象也没给我打电话啊。”

    何远帆顿时一脸黯然道:“周小姐劳累过度,已经病倒了,从前天开始,在家里休息养病,她怕你担心,又说反正在家里呆不了几天,就没有通知你,不过你吩咐她处理公司的事,她都办好了,全放在你的办公桌上哩。”

    龙霄一惊,想起前段时间便见到周云娜的脸色不大对劲,不由一叹道:“唉,都怪我不好,给她的任务太重,否则她早该休息了,怎么样,小周病得重不重,怎么不住在医院里?”

    何远帆道:“周小姐的病虽然不重,但医生本来是叫她住两天院的,但她……但她……唉,真是……真是的,龙总,你到她家就知道了。”

    龙霄见他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便道:“何经理,你去过小周的家么,好,等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看望她。对了,小周告诉你老黄那边大厨找得怎样了么。”

    何远帆道:“前天就到了,那个人姓袁,周小姐跑上跑下的已经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就是正准备打电话通知你的时候忽然晕倒的。”

    龙霄又叹了口气,跟着道:“何经理,你通知老黄与他请来的大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见到何远帆掏出了手机,很快就打通了老黄的电话,全然不象刚进公司的员工,龙霄心中也颇是欣慰,走上了楼去。

    到了总经理办公室,龙霄见到自己的桌上果然放着一些文件,便走过去坐下一一的翻看,见都是几个子公司日常的锁事,周云娜已经处理完了,所有的处理意见全在文件的下方清清楚楚的写着,考虑得非常细致完善,与龙霄所想的大致都差不多。

    龙霄一直暗地欣赏周云娜的勤奋能干及对公司事务的熟悉,心中忖道:“其实黑龙交给我的这些产业中,黑道上的事史大哥能够应付,赌船与夜总会的经营从目前来看也很是正常,这个大酒楼如果能按原定计划开张,而老黄请来的特色菜大厨烹饪功夫还过得去的话,就应该也不会太差,那么就需要云娜这么一个懂得公司全面业务的人来居中斡旋,这样即使没有我的存在,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了。”

    他正在想着自己如果去了那桃花源,公司的事情该怎么安排,就见到厨师长老黄带着一个六十来岁,头发花白,身躯精瘦的老头儿来。

    龙霄立刻站起身,笑呵呵的对着那老头儿迎了上去,双手伸出紧紧的握住他道:“哎呀袁师傅,咱们可是盼星星,昐月亮似的等到你大驾光临啊,有了你在,我们这大酒楼可算有主心骨啦。”

    那精瘦老头儿袁师傅自持有一手祖传的烹饪绝技,本来架子挺大,还是老黄费尽了心思才请来到这里瞧瞧场地的,还没有决定到底留不留下来,此刻也有心来会一会东家老板,看一看对方有没有刘玄德的求贤之心,刚一进门就见龙霄如此热情,心中不由一宽。

    龙霄与他握了手,就请两人坐下,自己亲自去沏了茶放在两人面前,然后挨着那袁师傅坐下。

    老黄向龙霄介绍道:“龙总,这位袁师傅,祖上曾是皇宫里御膳房的总管,自小就学得了一手绝妙无比的宫庭菜,在北方非常有名,许多的大酒楼大饭店都是争相邀请,这段时间还多亏他抱恙在家,才能让我有缘拜会,可是得了不少指教啊。”

    那袁师傅听他这么一说,忙道:“那里,那里,我只是得祖上阴庇,侥幸会几道外面不常见的小菜,要论起真功夫来,黄师傅的厨艺绝不在我之下,我才是真正佩服啊。”

    龙霄知道老黄这种人办事必然是稳扎稳打,这次出去找了这么久才请到这袁师傅,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对他的厨艺是毋庸置疑的,不由哈哈大笑道:“袁师傅,老黄,你们就不要相互谦虚了,依我瞧啊,你们是一南一北两大名厨,现在要是联起手来,咱们这个酒楼一定是要食纳四海,客满九州了。”

    他说着这话,又道:“袁师傅,这几天我想你也对咱们酒楼的环境有了初步的了解,不知有何见教之处?”

    那袁师傅见龙霄年纪虽轻,但能礼贤下士,言谈也是不俗,又有了几分喜欢,不由笑着道:“龙总,我听老黄说,返朴复古的这个想法是你提出来的,很好,非常好,具我所知,国内还没有仿古象你这样仿得如此彻底的酒楼,这绝对是个巨大的商机,我想我应该恭喜你,这一步棋的确是走对了。”

    龙霄一笑,又去很亲热的握住他的手道:“袁师傅,说实话,我这点粗浅的想法或许有可取之处,但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你啊,没有特色菜,没有宫庭菜,这酒楼不过只是一座内部仿古的建筑而矣,并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袁师傅,你就帮我一把吧。”

    那袁师傅微微一笑,正在沉吟,龙霄却侧身道:“老黄,现在袁师傅住在什么地方。”

    那老黄道:“周秘书已安排在本省最好的宾馆里住了。”

    龙霄摇摇头道:“在外面住那有自己家住得方便,这样吧,就在这酒楼上有套算还不错的房间,是陈总曾经住过的,本来说是给我的居室,但我并没有怎么去,老黄,明天你陪着袁师傅,就搬到那里面住吧,今后要是有家人来,也方便一些。”

    老黄一听,不由笑着对那袁师傅道:“老袁,这你可要谢谢龙总了,这套房间我去过,非常宽敞,里面什么都有,你就是将全家接来都住得下。”

    龙霄不等袁师傅开口,又道:“袁师傅,有句话叫‘没有香根树,引不来金凤凰’,现在我们公司非常有诚意的想邀请你加盟‘盛明大酒楼’,这套房间,只要你在本酒楼工作满了五年,就会自动转到你的名下,另外除了基本的酬劳外,公司还会每年给你宫庭菜所有收入的一成,作为你的红利。你看怎么样,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出来。”

    他说了这话,一眼瞥见老黄神情有异,知道他心中有些酸意,便又道:“至于老黄,你还是负责平常的宴席,只是这部分的利润要低许多,分红也自然要低一些。”

    老黄听他在点醒自己不能与袁师傅的相提并论,转念一想的确也是,纵然自己厨艺也算不错,但都比较普通,会的人太多,要另外请人,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而袁师傅祖传的厨艺,却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自然报酬也不一样了。想通了这一节,他连忙道:“是是,龙总,我怎么样也没关系,不过袁师傅你可要留住他,他可是咱们酒楼未来的财神爷啊。”

    这时那袁师傅已思考好了,凝视着龙霄道:“龙总,就冲着你对姓袁的这么厚爱,就冲着你对酒楼的设想与创意,好,我没别的条件了,就留在这里不走啦,改天把我老婆接过来就是。”

    龙霄见他回答得非常豪爽,心中一阵大喜,道:“袁师傅,那咱们就一言为定,明天就把合同签了吧。”

    那袁师傅道:“一切都听龙总你安排,怎么都好。”

    “盛明大酒楼”最关键的核心人物终于搞定,龙霄感到心里面一阵轻松,想起一件事,便对两人道:“袁师傅,老黄,咱们这大酒楼的装修就快结束了,我想将开业的时间提前,就在两个星期之后,但开业那一天,我想咱们这‘盛明大酒楼”露露脸儿,你们俩想法弄出一桌最昂贵高档的宴席出来,让别人都瞧瞧咱们的与其它酒楼的区别。”

    袁师傅与老黄知道这事非常有必要,都各自沉默思索着,还是那袁师傅先道:“要说如今最昂贵高档宴席,自然要数‘满汉全席’,不过所有的菜品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准备,可现在时间只有一半,根本没办法完成,不过咱们这地方叫‘盛明大酒楼’,我可以和黄师傅合作,尽量拼凑出一桌别具一格的豪华宴席出来,就把它叫做‘盛明宫庭极品宴’,怎么样?”

    他这么一说,龙霄与老黄都拍手称好,连赞这主意不错。

    三人坐着商议了一会儿宴席的事,那袁师傅与老黄就告辞出去了。

    龙霄掂记着周云娜的病情,打了个电话给司机老赵,要他将车开到大酒楼门口来,便走下了楼去,见到何远帆的影子,叫了一声,两人就走出了门去。

    一路上由何远帆指点,汽车向北而去,驶了好一阵,才到了北郊一大排被高楼大厦完全遮盖住的老式房屋外。

    由于地势太过狭窄,汽车无法钻进这些巷道中,龙霄便与何远帆下了车步行而进。

    这何远帆记忆力倒是惊人,在蛛网纵横般的小巷中,走起路来并没有任何迟疑地方。而龙霄见到这些老式的青砖房屋,全都是破旧不堪,想来已有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而来来往往的人虽然说不上衣裳褴褛,但穿得都很陈旧,毫无生气的走着,瞧到了衣着光鲜,气宇轩昂的龙霄,眼中皆是羡慕。

    龙霄见到这些情景,心中不由长长的一叹,面前的就是这个瞧来非常繁华的88必发娱乐国际里隐藏着的贫穷与落后,也是一个非常弱势的人群,这些房屋都面临着垮塌的危险,又有多少人会来注意他们,关心他们,真要是那一家出了事,也不过是象征性的补偿点钱,然后在电视、报纸等媒体上宣扬一番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口号而矣。

    他的心里面很是感到难受,此时自己的力量实在太小了,不过只能帮上十家数十家,然而省城里还有多少这样的房屋,这样的人群,他又怎么能帮得完。

    龙霄默默的想着,就在这个时候,一枚尚未发芽的宏愿,已经不知不觉的深深的植在了他的心壤间。

    爬坡上坎的走了二十分钟左右,何远帆指着一幢黑灰色的三层旧楼道:“龙总,那就是周小姐她们家了,在底楼。”

    龙霄点点头,心中对周云娜顿时感到敬意,他算了一下,从公司所在的市区走到这里,一共花了五十分钟的时间,而周云娜没有专车,每天必须去挤公共汽车,花的时间应该更多,但他从来就没有见她迟到过,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毅力,这样的时间观念,有多少女孩子能够做到。

    思想间,两人已走到了那幢楼下,何远帆敲了敲一家的房门,出来的是一名衣着朴素,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见到何远帆,似乎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了,迟疑的道:“你……你是……”

    何远帆道:“阿姨,我叫何远帆,是周云娜的同事,前天就是我送她回来的,你不记得了。”

    那中年妇女这才想起,一拍脑门道:“哎呀,瞧我这记性,那天都怪我太紧张娜儿的病了,没怎么注意你,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何远帆道:“没关系,阿姨,周云娜的身体好些了么,我们公司的龙总过来看她来了。”

    那中年妇女这才注意到他身后的龙霄,听说是女儿的老板,顿时有些拘束起来,手脚无措的道:“啊,是龙……龙总,娜儿还在睡觉,我马上叫她起来,你请屋里坐,屋里坐。”

    龙霄忙道:“阿姨,你先别叫小周,让她多睡睡,反正我们没什么事,就等等好了。”

    就在这时,听到屋里传来一阵女子的咳嗽声,然后轻轻的道:“妈,外面是谁来啦?你在给谁说话?”

    那中年妇女忙道:“是你们公司的龙总来了。”

    只闻周云娜在屋里“啊”的轻叫了一声,跟着道:“妈,你叫龙总在门外等一会儿,先别进来。”跟着就传来一阵下床穿鞋之声,然后是倒水的声音,想是她正在梳洗。

    龙霄知道此时进去也是不便,就在屋外静静的站着,倒是那中年妇女不好意思起来,连忙从屋里拿出两条木凳,让龙霄两人坐下。

    大约十来分钟后,屋里就走出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女来,可以瞧出她是刻意的还化了妆,秀发也用一枚漂亮的发夹整齐的别着,但却掩饰不住她一脸的病态,正是那周云娜。

    瞧着龙霄,周云娜象犯了错误似的低下了头道:“龙总,我病了没给你请假,实在对不起,不过我就快好了,明天……最迟后天就能上班,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想让酒楼尽快开张,如果因为我的病有耽搁的地方,那损失就大了。”

    龙霄凝视着她,心中莫名的一痛,道:“小周,公司的事你就不要再管了,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的养病,不是还有何经理吗,你就放心好了,不会误事的。对了,医生到底是怎么说的?”

    周云娜故意满不在乎的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肺炎,可能是这段时间装修,灰尘多吸了一点儿,休息两天就好了。”

    见到龙霄还要问,周云娜忙道:“龙总,何经理,让你们站了半天,还没请进屋哩,真是不好意思,快请进来吧。”说着身子就向里面让。

    龙霄与何远帆走了进去,却见屋里极是狭窄,厨房是在外面进门处,里面是一间刚好放得下一张桌子和一张沙发的及一个电视的房屋,勉强算是客厅,而另外的还有一间房屋,里面有一张双人床,应该是周云娜父母的房间,还有两道门关着,一间应该是厕所兼浴室,另一间想来就是周云娜的“闺房”。

    那何远帆有心帮周云娜,对龙霄道:“龙总,你来瞧瞧周小姐住的地方。”说着就过去将那道门打开,周云娜叫了一声,想去关上,但龙霄已瞥在了眼里,那是个用储物柜改建成的房间,只能放下一张用木板搭建的床铺,下面却是塞满了各种杂物。尽管是这样,周云娜的床铺还是布置得很好,放着一个非常可爱的白色布兔,床铺周围还贴着用来装饰的花草之类的小东西。

    周云娜见到龙霄瞧着自己的床铺半天没有说话,连忙去将那道门关上,然后恨恨的瞪了何远帆一眼,笑着道:“龙总,这些你别放在心上,咱们这一片的人都这样住,习惯了就没什么啦。”

    龙霄暗暗叹气,从居住环境来说,有时候省城里的人还比不上乡村的农民,全家几口人都挤住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一呆就是一辈子,而下一辈的人很有可能还要一代一代的继续住下去,这是一种无奈,生存的无奈。

    周云娜让龙霄与何远帆坐在家里唯一比较新颖一点的沙发上,没一会儿就泡来两杯茶道:“龙总,何经理,不知道你们要来,没准备,这茶是我爸喝的,不怎么好,你们勉强喝两口吧。”

    龙霄见那中年妇女不见了,问道:“小周,你妈呢?”

    周云娜刚才也没注意到,便道:“可能帮我爸看烟摊去了,就在外面巷子口。”

    龙霄点了点头,他越来越多的发现了这个女孩子的长处,除了毅力与勤奋外,她还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将自己打扮得非常漂亮雅致,完全瞧不出家景有任何不如人的地方,这是一种天生的气质与聪慧,是上天对这个女孩子的补偿与眷顾。

    随便聊了一阵,就瞧见周云娜的母亲与一名身子单薄瘦弱,五十来岁的男人提了几块肉进屋来,只听那男人道:“是龙总来了,真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啊,今晚就先不走了,留在这里吃饭。

    周云娜不由一皱眉,站起来埋怨道:“爸,谁告诉你龙总他们要在这里吃饭了,咱们这里……这里,他可呆不惯。”

    龙霄一笑,站起来道:“周叔叔,既然你东西都买了,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就在这里吃晚饭,不过要给你添麻烦了。”

    周云娜的父亲一听,顿时咧着嘴笑了起来道:“不麻烦,不麻烦,你这样有钱的老总能在咱们家吃饭,那是咱们家的光荣,你们聊,你们聊,我很快就弄好啦,咱们喝几杯。”

    周云娜见龙霄并不嫌弃自己家,还留下来吃饭,心中也很是高兴,话语便

    不由多了起来,只是间或还要发出咳嗽声。

    半个小时后,饭菜就弄好了,周云娜的父亲恭恭敬敬的请龙霄坐了上位,然后才又请何远帆入座。

    周云娜的父亲厨艺并不好,菜肴间缺盐少醋的,喝的也是那种极便宜的白酒,何远帆是个书生型人物,从小家景不错,算是养尊处优,对于这样的招待,自然是菜难入口,酒难进喉,倒是龙霄,自从经历过镇煞关之围后,天下间还有什么东西吃不下去,正是大口肉,大口酒的用着,周云娜偷偷的瞥了他几眼,见他不象作伪,这才放心。

    周云娜的父亲与龙霄酒过三巡,脑里便有些晕忽,说道:“龙……龙总,我给你提个意见,你……你别见怪。”

    龙霄一笑道:“好啊,周叔叔,你请说。”

    周云娜的父亲道:“我们家……穷,我和娜儿她妈又没什么……么本事,守着一个小……小烟摊,一个月只赚得……到三四百元钱,一家人的生活就靠……靠娜儿,可是……可是,她起早……起早摸黑那么辛苦,你们才给……才给那么点钱,除了每天上下班的车费,就……就没多少了,这次……这次她累得病了,怕……怕花钱,也不敢去医院住,你说,你说,是不是该……该给她长点薪水了。”

    这时周云娜听父亲说完,不由气得满脸通红道:“爸,你不会喝酒,就少喝一点,瞧你喝醉了就乱说话。”

    何远帆对周云娜很有那么一点意思,也帮着道:“是啊,龙总,周云娜虽然只是一个秘书,但做的事可不少,那点钱也太抠门了吧。”

    龙霄停止了进食,放下筷来,很严肃的道:“有一件事我要给你们宣布,从今天起,周云娜就再也不是我的秘书了。”

    他这话一出,周云娜是骇得花容失色,何远帆是惊得目瞪口呆,周云娜的母亲筷子一下掉在了地上,而她的父亲则打了个冷战,酒也醒了几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