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幕后(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听到张绮的惊慌失措的声音,龙霄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绮绮,你在那里,出什么事了。”

    只听到张绮颤抖的带着哭腔的声音道:“高劲……高劲松疯了,他拿着刀要杀……杀我。现在……现在我把自己关……关在浴室里,他快……快撞进来了。”

    说着电话里果然传来轰轰的撞击声与张绮的尖叫声。

    龙霄心中大急,几乎是对着手机吼了起来道:“绮绮,快说你的位置。”

    这话他一连说了几遍,才听到张绮哭喊着道:“我在花岗路……花岗路78号紫云小区B幢4-2室,你快来……快来。”

    龙霄一边大声道:“绮绮,你不要挂电话,我马上赶过来。”一边匆匆穿衣跑下宾馆,拦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加双倍的钱,向张绮说的方向急驰而去。

    大约十分钟后,龙霄一直拿在耳旁的手机里又传来张绮恐慌的尖叫声,跟着有个男人的声音隐隐传来道:“妈的,还敢给野男人打电话,我看你是不想要命了,贱货。”跟着电话里“啪”的一声巨响,便传来“嘟嘟”的盲声。

    龙霄知道是那高劲松冲进了浴室,并摔坏了张绮的电话,心中更急,从皮夹里拿出了七八百元钱来,递给司机道:“快,这些钱够你罚款了,红灯不要停,直接走。”

    那司机收下了钱,果然是二话没说,一路加大油门向前奔驰,一刻钟后就到了张绮所说的紫云小区。

    龙霄下了车,直直的冲上了B幢的4楼,见到4-2的房间却是虚掩着的,心中一愣,但也不及多想,推开门便冲了进去。

    刚进屋,眼前已站着了一个高大黑胖的人,手里拿着一支法国产的克琅微型手枪,眼中射着凶光,口中发出阴恻恻的冷笑,狰狞的望着自己,正是那高劲松。

    龙霄侧眼瞥去,却见张绮半裸着身子被双手双脚的捆绑在地上,雪白的躯体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嘴唇也被胶布封住了,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而地下,那鸡血玉镯己被摔断成了几截。

    龙霄心中一酸,正要举步去扶张绮,却听那高劲松恶狠狠的道:“小子,别乱动,小心老子打死你。”他一边说着,一边去将门关上。

    龙霄冷冷的望着他,眼中掠过一丝杀机,沉声道:“姓高的,你想干什么?”

    高劲松哈哈的一阵狂笑道:“干什么,干什么,**你妈的,一向只有老子搞别人的女人,想不到今天还有人搞老子的女人,你说我要干什么。”

    他说着这话,移身到了张绮身边,一把将她嘴上的胶布撕开,用枪抵住张绮的头,发狂的道:“贱货,说,你跟这小子上过几次床,妈的,怪不得这段时间不准老子碰你,是这小子要比我搞你搞得爽些,还是他有钱给你买这么贵的玉镯,操你妈的,当老子是没开过眼界的傻子啊,认不出这是鸡血玉镯。”

    张绮披头散发,用无比憎恨的眼光盯了他一眼,回过头来哀伤的望着龙霄,眼泪却潸潸的流了出来,呜咽着道:“霄哥,霄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喊你来的,我也不知道他会有枪,是我连累了你。”

    龙霄明白是自己送张绮的那个鸡血玉镯惹了祸,对着她镇定的微微一笑,见身旁有个沙发,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坐下,还翘起了二郞腿,望着高劲松,完全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

    高劲松见到他这个样子,心肺都快要气炸了,正在决定开不开枪,却见到龙霄对他点了点头道:“松哥,为这点小事,你别这么激动,小心脑溢血啊。”

    张绮瞧到他这个样子,身子都急着抖起来,大声道:“霄哥,你别再刺激他,他快要疯了,真的会开枪的。”

    龙霄一笑,对高劲松道:“真的么,松哥,你脾气不会这么大吧,动不动就要杀人,就不怕偿命吗。”

    高劲松见他竟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之态,已隐然觉得这小子似乎并不简单,但向来强横惯了,那里会怕这些平民百姓,闻言又是仰天一阵大笑道:“偿命,笑话,一对夫妇在家,忽然闯入了持枪的劫匪欲行不轨,男主人奋力反抗,终于将劫匪的枪夺下,但这劫匪不死心,仍然要对男主人下毒手,而男主人在与他的争斗当中无意扣动了板机,将劫匪击毙。这样应该不算防卫过当,以男主人的身份,多半还要成为传媒争相报道的英雄,这个劫匪,却是死得罪有因得。”

    龙霄知道他早就打了这个主意,否则也不会拿出隐藏着的手枪来,不禁很有风度的含笑拍了几下手掌道:“不错,不错,这个故事讲得很有道理,逻辑也很清楚,以松哥的神通广大,要把这事做得干干净净,尽快平息,也不是太难的事,不过绮绮这里,你准备怎么办呢?”

    高劲松冷冷的一笑道:“这贱人是个孝女,又爱面子,她要是说出了这件事的真象,我要是有了麻烦,她爹和她都要跟着倒霉,而且以我家的关系,她说的话,未必会有人敢听敢信。”

    他话音刚落,龙霄又拍起手来道:“也对,也对,松哥,说实话,我本来以为你是头猪,那真是小瞧你了,你好象要比猪聪明那么一点点,分析得很有道理。只不过有一个问题对你来说非常糟糕。”

    高劲松此时已下了杀死龙霄的决心,手臂已伸直瞄准了他道:“是吗,这将是你临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说给我听听。”

    龙霄见他全然一付胜利者的姿态,哈哈一笑,缓缓道:“因为你不会有开枪的机会了。”他这话尾音还未落下,手中疾如电闪的一扬,扔出一个黑色的物事。高劲松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腕一阵巨痛,那支手枪已拿捏不住,落在了地上,而龙霄扔出的那物事也摔在了地上,却是一个电视遥控板,他去坐那沙发,就是这个目的。

    高劲松手中没有了枪,不由一呆,跟着就反应过来,挥舞着双拳,呐喊着向龙霄冲来。

    龙霄看着他,就象面对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样,摇了摇头,脚下轻轻一勾,就将高劲松重重摔在地上,他早就想好了对付此人的手段,也不想多费唇舌,一掌挥出,击在了他的后脑处,绵劲一吐,高劲松哼都没多哼一下,便躺在地上不动了。

    张绮一直听着两人的对话,以为龙霄真会被高劲松杀死,早就骇得说不出话来,谁知变生肘腋,顷刻之间,房屋里优劣之势急转直下,反而是高劲松被龙霄制服,不由瞧得完然呆住。

    龙霄这时已走过去将绑住她手脚的绳子解开,张绮这才渐渐清醒过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扑在了他的怀中,身子还在不停的抖动着。

    龙霄抚慰了张绮一阵,见她衣裳不整,便除下身上的外衣给她披上。

    张绮哭泣了一阵,头脑里开始转动,走到高劲松身边,对龙霄道:“霄哥,你是不是把打晕了,等一会要是他醒过来咱们怎么办?”

    龙霄也走过去搂着她道:“绮绮,你再也用不着担心了,这个人永远都不会醒了。”

    张绮一惊,失声道:“怎么,霄哥,刚才那么一下,你就把他打死了。”

    龙霄一笑道:“死倒没有死,不过他的脑后受到震荡,今后都不会再有什么知觉了,我想应该称他为植物人,这样咱们都少些麻烦。”

    张绮也怕高劲松真死了,自己难脱干系,听龙霄这么一说,心中松了口气,却用一种敬畏的眼光望着他道:“霄哥,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厉害?”

    龙霄微微一笑,抚了抚她的肩道:“我是什么人,你就先别管了,现在咱们来想想如何善后的问题。”

    张绮望着高劲松,咬着牙道:“这个‘高衙内’要是真成了植物人,倒是最好,免得他再去祸害别人,只是你能肯定他今后不再醒过来么?”

    龙霄道:“绮绮,这件事你就相信我吧,他不仅不会醒过来,而且现在任何的医学仪器都不会检查出来他的脑袋里受到过什么外力的损伤。”

    张绮虽听他说这话非常自信,但仍是半信半疑,道:“如果是这样,事情就好办了,等你走了,我就打电话给医院,说高劲松突然在家里晕倒,要他们派人来救冶。”

    龙霄道:“这个说法的确不错,不过高劲松成了植物人,你今后怎么办,想过没有?”

    张绮知道龙霄对自己的怜悯心多于喜欢,对他倒也没有什么奢望,默默想了一会儿道:“霄哥,高劲松这样,我今后倒非常轻松了,找个人长期照顾他就是,反正他父亲有的是钱,而且他见儿子得了这种病,怕我提出离婚,对我爹自然会更加照顾。而我自己也想在这个圈子里好好做份事业出来,工作一忙,平时自然不会寂寞,不过要是你有空了,就来看看我,行不行?”

    其实龙霄没杀高劲松,除了觉得比较麻烦,心中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这个张绮,是个事业型的女人,无论是她或者她那个台长父亲,都离不开一个强有力的背后支柱。

    当下他也不再犹豫,对张绮道:“绮绮,你去把衣服穿好,然后把屋子里收拾一下,我先走了,等半个小时之后,你就打电话通知医院。”

    张绮点了点头,将身上披的外衣脱下来递给龙霄道:“霄哥,那你走吧,有空我再和你联系。”

    龙霄见张绮已恢复了镇定,知道这个女人完全有能力应付后面的一切,在她脸上一抚,转过身正要外走,却听张绮道:“霄哥,你等一等。”跟着在地上捡起了一个东西,递在了他的手上道:“你把这个带走。”

    龙霄拿在手中一看,却是高劲松被他击落的那枝微型手枪,便随手别在腰间,匆匆出屋而去。

    到了楼下,他知道一般小区的大门都安有摄像头,刚才他坐的出租车进来,并没有记录,此时自然不能从正门出去,便绕过几幢楼房,走到了后面的围墙边,一跃而上。

    龙霄半蹲在墙头,见下面是一条偏僻的小路,此时并无人经过,这才纵落下地。虽然这事只要张绮不露出破绽,就不会惊动警方,但他还是宁愿小心谨慎为妙。只要没有他今晚在张绮家的证据,即使警方会怀疑,甚至查到两人的通话记录,但都拿他无可奈何,毕竟高劲松这个人证永远不会开口说话了。

    回到宾馆的房间,龙霄重新洗了澡,靠在床头,思及张绮日后的婚姻虽然名存实亡,但她后半生的寂寞,的确是件无奈的事情,或许就如她所说,只有用工作来麻醉自己了,而他虽然还会和张绮保持一种暧昧的关系,但相处的时间是绝不会太多的。

    想了一会张绮的事,龙霄又浮现起苏菲菲美丽而孱弱的身影来,她要进前十与唱片公司签约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但就如那个刘颉所说的,她或许参与影视表演更会合适些,而这,却需要非常好的机遇才行,菲菲会等到吗,要是她不能成功,那么自己就不能实现成全她梦想的这个心愿了。

    这两件事与两个人在龙霄的脑海里反复出现了一阵,猛然之间,他的心中好像闪过一些什么,但等到要去捕捉整理时,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拼命的思索了好一会儿,却怎么也想不出来,一时也懒得再想,倒头就睡了下去。

    一连两天,张绮都没有给他打电话来,“未来之星”歌唱大赛二十进十的比赛却来临了。

    到了演播厅外,还是照例由苏菲菲给龙霄送来了出入证,他跟随着“粉丝团”一起进去。

    比赛很快就开始,每人可以唱两首歌,选手们知道这一场才是决定自己命运的关键,各自使出了看家本领,中文歌,英文歌,快歌,慢歌,竭尽所能的唱着,实力都非常的强,论到苏菲菲,她的发挥虽然比前一场好些,但明显在难度上要低于其他的歌手。

    这一次龙霄并没有象上一场那样乱喊乱叫,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观看着比赛的情况,此时他已见到评委席上张绮并没有到场,而另外坐着的,正是那日宴请的四人。

    等到苏菲菲两首歌唱完,各位评委开始打分,等到分数公布在显示屏上,全场顿时一片嘘声,一些人还大声高喊比赛不公平。原来苏菲菲的分数明显偏高,进入前十名完全没有问题。一些比她分数低的选手全都从旁边的休息席上站了起来。

    苏菲菲见到显示屏上的分数,用手紧紧捂住嘴,呆呆的站在了台上,也完全愣住了,直到女主持人连连提醒了,她才重新回到休息席,但神情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么高的分数,而其他选手都避着她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比赛继续进行,没多久所有的选手都演唱完毕,分数排列出来,苏菲菲是第八名的成绩,顺利进入前十。这时落选的另外十名选手的“粉丝”团都高声喧哗起来,其中最多的就是针对苏菲菲。

    这时一名工作人员匆匆走到了台上,将一张纸条递到了男主持人的手中。

    男主持人瞧了瞧,脸上现出了些无奈,但赶紧拿起了话筒道:“请大家安静下来,现在我们这场比赛的短信量忽然激增,都是想请教评委一个问题,咱们还是好好听几位老师解答一下吧。”

    他说完这话,又道:“大家提的几乎是同一个问题,就是觉得选手苏菲菲的分数有些偏高,请几位评委回答一下。”

    其实那四人早就知道观众会有这一问,脸上都是稳如泰山,一付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样子,推举那音乐学院的教授许波发言。

    许波对着话筒道:“我首先要代表大赛组委会谢谢全国观众对这次‘未来之星’歌唱大赛的关注,对于苏菲菲的分数比较高的问题,我想给大家重新申明一下大赛的一向宗旨,那就是发掘未来的歌唱明星,请大家注意,是未来的歌唱明星,苏菲菲有的地方可能有所不足,但她的嗓音、形象、气质综合起来,的确具备了偶像型歌手的潜在素质,非常接近我们选拔人才的标准,这是我们四位评委的共同观点,绝对没有任何偏袒之处,再次谢谢大家的关心。”

    他这话说得铮铮有声,又是一脸的凛然正气,场内喧哗的声音顿时小了许多,台上的两名主持人又连忙顺着许波的意思向全国观众重申大赛宗旨,全然是公正公平公开的架势。

    比赛很快就结束了,龙霄仍站在演播厅外等着苏菲菲出来,他对今天的局面非常满意,无论怎么说,苏菲菲成了今晚比赛的焦点人物,纵然有争议,但反而更能让人有深刻的印象,甚至可以说是小小的成了名,对她日后的星途是大有帮助。

    正站着,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瞧,却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便接通了来,传来的竟是张绮的声音,只听她轻声道:“霄哥,这两天没给你电话,是在医院挺忙的,高劲松的父母与两个哥哥到了,我一时脱不开身。刚才我在医院看了这场比赛,忽然有了个想法,准备和你商量一下。”

    龙霄知道她一定是用别人的电话打的,便道:“先别说这事,你那边如何,医院对高劲松的病是怎么诊断的,引起别人怀疑没有。”

    只听张绮道:“霄哥,我真不知你是怎么弄的,那天我把高劲松送到医院后,医院当晚就组织了专家会诊,给他进行了全身的检查,都没有什么结果,直到今天才拿了个初步的诊断书出来,说是怀疑是一种无名病毒引起的病人脑组织死亡,还说一千万人当中才有这么一例,我真是服了他们。不过霄哥你放心,没人怀疑这事有什么蹊跷,只是尽量小心点好些。”

    龙霄了解到她那边的状况,心中有了数,这才道:“对了,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张绮道:“昨天在医院听我爹说,咱们电视台准备投巨资与国内一家很有实力的影视公司合拍一部古装武侠剧,中港台都有明星参演,阵容非常强大,今后的收视率不会低,而这部戏的导演曾经上过我们电视台的节目,和我还有些联系,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当时我就想到了菲菲,今天给这个导演打了个电话过去推荐了一下,他告诉我还有一个丫环的角色没有定,镜头不算少,角色性格也能讨人喜欢,可以给菲菲一个机会,这次我们台上准备投的钱不少,他不敢得罪我,菲菲上戏应该没什么问题,反正这样的角色不需要什么演技,菲菲可以一边拍戏一边学习。”

    龙霄闻言大喜,没想到苏菲菲这么快就有了演戏的机遇,这张绮在演艺圈的能力的确不小啊,忙道:“是么,那太好啦,绮绮,这件事你一定要放在心上,别疏忽了。”

    张绮在电话里答应着,又道:“正是因为这样,霄哥,我想帮菲菲再提高一下知名度,你瞧行不行?”

    龙霄道:“好啊,你想怎么办?”

    张绮用坚决的语气道:“让菲菲退出‘未来之星’的决赛。”

    龙霄一听这话,先是楞了楞,跟着微一思索,便是恍然大悟,这张绮是想用以退为进之策,反正菲菲十强已进,那唱片公司的刘颉也表态可以与她签约,再继续比赛下去已无任何意义,甚至会因为实力的偏弱,再引起全国观众的反感,那就得不偿失了,不如见好就收,反而会让大家怜悯。

    一念至此,龙霄立刻道:“好,要不要开个新闻发布会。”

    张绮听龙霄马上就懂起了自己的意图,心中也在暗赞他的聪明,说道:“很有必要,就说菲菲因为有些观众的不理解,还有恶意的中伤,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压力,决定退出这场比赛,以示清白。这场新闻发布会由我来安排,会尽量弄得大一点,最好能引起网络、报纸、电视各类媒体的兴趣,造成轰动效应,菲菲不想出名都很难了。”

    龙霄与张绮说着话,过去那种很模糊的想法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几乎是在一瞬间,他就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则是他一直期望着的,只是不知从何入手,而现在,他敏锐的感到时机已至。

    龙霄问道:“绮绮,是不是每个歌手与演员都要与公司签约。”

    张绮道:“基本上是,因为有公司代理,对这些歌手与演员的包装到宣传还有出唱片接戏什么的都要方便全面得多,特别是新人,没有不和公司签约的,菲菲她们这些人,应该明天就和刘颉在电视台签约,怎么,你想到场瞧瞧。”

    龙霄断然道:“不,菲菲不会和刘颉他们公司签约了,因为另外有公司想要全力打造她。”

    那边传来张绮很惊奇的问话声:“是什么公司,我怎么不知道?”

    龙霄一字一顿道:“腾――龙――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