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幕后(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两人洗完澡,躺在了床上,张绮所有那种女强人的精明都没有了,只是侧身偎在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象是怕会忽然失去似的。

    龙霄想起一件事,问道:“绮绮,你今晚不回去,你老公会不会再打你啊。”

    张绮咬了咬牙道:“以他的脾气,肯定会这样,不过没关系,这种日子我本来就不想过了,大不了和他离婚。”

    这句话一说出口,她立刻就想起了父亲的政冶前程,不由微微一叹道:“霄哥,反正你别担心,我会有办法对付他的。”

    龙霄这是英雄难管家务事,闻言也不好再说,只是不停的轻轻的抚摸着她还在微微红肿着的左脸。

    张绮闭着眼睛享受着他的爱抚,突然间便涌起了想为这个男人做点什么的念头,睁开眼仰起头来望着他道:“霄哥,你希不希望苏菲菲能进入前十?”

    龙霄本来一直在为这事犯愁,却不料她主动提了出来,立刻点着头道:“想啊,怎么,绮绮,你有办法?”

    张绮道:“办法肯定是有,不过需要你费点心思,可能还要花点钱。”

    龙霄忙道:“费心思花钱什么的都没有关系,绮绮,快说说你的办法。”

    张绮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个办法非常老套,但又十分管用,霄哥,你也是办公司的人,咱们国家酒文化的学问你应该精通吧。”

    龙霄听她这么一说,顿时便明白了她的意思,道:“你是说请客吃饭。”

    张绮点点头道:“后天这场二十进十的比赛是由评委打分,所以评委就掌握着对选手的生杀大权,直接决定着他们去留的命运。这次比赛我也是评委之一,而其余的四人都是我安排的,全是些这个圈子里相熟的朋友,要他们手下留情并不是很难的事,不过‘求人使笑脸’,咱们这面子功夫还得做,明天就由我出面请他们吃饭,让你们见见面,到时候你再说些好听的话,临走每人送一个拿得出手的礼品,苏菲菲进入前十得奖,应该没什么问题。”

    龙霄闻言大喜,在她脸上使劲的一亲道:“绮绮,如果菲菲能进前十并与唱片公司签约,我就太开心啦。”

    张绮望着他摇着头道:“霄哥,不是我泼你的冷水,让你堂妹进入娱乐圈,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在这个行业里,充满了虚伪与欺诈,可以说要对人处处作秀,让自己完全象在演戏一样。而且这次她就是签了约,也并不意味着会成名,要想出人头地,还要经过许多的煎熬与打拼,这其中就自然会出现一些龌龊的事情,我接触过菲菲,她是个纯洁而又不会作假的女孩子,对娱乐圈来说,这是个大忌,所以咱们在做这件事之前,你最好考虑清楚。”

    龙霄听她说的话和谢如云有相同之处,心中也开始冷静下来,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以菲菲的性格确实不是很适合娱乐圈,我想还是再征询一下她本人的意见吧。”

    张绮道:“行,那你明天中午前务必给我一个电话,我好决定是否通知这些评委。”

    见到龙霄点头,张绮又趴在他身上道:“霄哥,菲菲的事咱们先别谈了,不如来说说你吧。”

    龙霄笑了笑道:“我有什么好说的。”

    张绮道:“比如……比如说你有多大了,结婚没有?”

    龙霄估计她的年纪在二十五六左右,道:“我今年快满二十七了,至于孩子么,才两三个月。”

    张绮心中微有些失望,但很快就恢复过来道:“你老婆肯定非常漂亮吧。”

    龙霄的脑海中分别浮现出了君仪、朱芷贞、谢如云的影子,这三个女人,虽然容貌气质都各有不同,但的确都是罕见的美女。便又点头道:“是的,非常非常漂亮。”

    张绮见到龙霄有些失神的样子,顿时后悔提了这个问题,立刻又用别的话叉了开去。

    就这样,两人搂抱着随意的聊着天,也不知有多久,便渐渐疲倦的睡了过去。两三个小时之后,龙霄就感觉到张绮悄悄的起了床,然后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跟着浴室里又传来了漱洗声,他知道这时天色已是不早,她应该上班去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只好继续装睡,没一会儿就听见张绮脚步走向自己走来,脸颊一湿,却是给她轻轻的吻了一下。接着这脚步向门外走去,开门关门也很小心,尽量没有发出声音来。

    龙霄等她出去后,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阵,但心中有事,一个小时之后就爬了起来,匆匆的在浴室里梳洗罢,就下楼招了辆出租车向苏菲菲住的旅馆驶去。

    到了那“向阳旅馆”,龙霄刚踏到通往地下一层的楼梯,就听到苏菲菲练歌的声音,而且非常的勤奋,只要有一句唱得稍差,便要从头练起。

    龙霄默默的听着,心中却是一叹,菲菲虽然对这次比赛缺乏自信,但在她的内心深处,却是很渴望赢得这场比赛的。

    站在105室外,龙霄敲响了门,苏菲菲开门出来,见到是他,便笑了笑,侧身让他进去。

    龙霄坐在屋里唯一还算干净的床上,瞥着她的枕头上放了一本厚厚的书,拿了起来,却是本《中国明星之路》,随手翻了翻,上面记载的都是大陆与港台一线明星奋斗与打拼的历程。

    苏菲菲见龙霄在翻开这本书,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这是我没事的时候用来打发时间的。”

    龙霄瞧了瞧书本后面的定价并不便宜,以苏菲菲现在的经济条件来说,如果不是特别喜欢,那是一定不会买的。微微一笑,放下了那本书,道:“菲菲,其实这条路走下去真的很困难,中国十多亿人口,要想成名的何止千万,明星之所以叫明星,那都是从人堆里打熬出来的,你想想,天上繁星不可计数,但我们能叫出来名字的又有几颗。”

    苏菲菲使劲的点点头道:“这些我都知道,不过每个人都有梦想,我只是在为自己的梦想尽一份力,真要不行,也就算了,至少今后可以不留下什么遗憾。”

    龙霄想到自己的打算,便道:“菲菲,有一件事我想给你说,希望你能答应。”

    苏菲菲道:“你说吧,只要我做得到。”

    龙霄道:“万一你这次没能进入前十,也没能签到约,我想让你和我父母住在一起,大家也方便照顾,况且他们都非常的喜欢你,要是有你在,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苏菲菲低下了头,她过去以龙霄女朋友的身份出现,的确有愿意成为他家庭中的一员的想法,可以说是对龙霄的喜欢,也可以说是一种恕罪,但龙霄现在发了财回来了,她却认为自己与龙霄不再相配,更不想去坐享其成,而最重要的是,她知道龙霄并不爱自己,要是两人时常相对,那会是多么尴尬的事。

    想到这里,苏菲菲抬起头来道:“对不起,龙霄,我不想去你家,你现在回来了,又有了钱,龙叔叔和蒋阿姨那里自然会有人照顾得很好的,已经需不着我了,何况,我还想自己在外面打拼,这次比赛不行,下次我好好练练再来参加,说不定就会成功的。”

    龙霄望着这个倔强独立但又十分可怜的女孩子,心中全然放心不下,又柔声道:“菲菲,这事你先别忙决定,再考虑一下吧。”

    苏菲菲摇了摇头,用很坚决的语气道:“龙霄,对不起,这事我没办法答应你,真的很抱歉。”

    龙霄无法再劝,想起张绮的话,便道“菲菲,你知不知道娱乐圈有很多黑暗的内幕,绝不是你买的那本书上写的那么简单。”

    苏菲菲微微点头道:“龙霄,你别把我想像成小孩子,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有一点,我相信还是有许多的明星的确是靠自己的努力与机会成功的,或许我也会有这样的运气呢,何况我并不是那种一心想要成名的女孩子,真要是有人提出过份的要求,我宁愿放弃,也不会去委曲求全。”

    这一席话倒说得龙霄哑口无言,是啊,娱乐圈里面虽然隐藏着黑暗,但没人敢说它就完全肮脏,不是也有无数德艺双馨的艺人完全靠自己的努力走上了成功之路吗,而且要说到黑暗,官场、商场、甚至是球场,那里又是一清二白的,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苏菲菲真的愿意在这条路上发展,那自己就尽量帮她完成这个梦想吧。

    一念至此,龙霄已有了决定,便站了起来道:“菲菲,既然是这样,我就不耽搁你练歌了,后天的比赛,我还会到场给你加油。”

    见到苏菲菲也站起来想要送自己,龙霄连忙叫住了她,匆匆的走出了房间。

    出了“向阳旅馆”,龙霄就掏出了手机来,给张绮打了个电话。

    响了两声后,便听到张绮的声音“喂”了一下,不等龙霄说话,就道:“好,我都知道了,等一下再给你电话。”

    龙霄知道是此时她周围一定有人,不方便说话,便挂断了电话,在街上闲逛着等她打过来。

    过了二十分钟之后,龙霄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他拿起来接通,就听到张绮压低着声音道:“喂,霄哥,怎么样,你问过菲菲了么,她是不是真的想在娱乐圈发展。”

    龙霄道:“问过了,菲菲是有这样的心愿,我想还是成全她。”

    张绮道:“那好,霄哥,我这就打电话约另外四个评委晚上出来吃饭,你在商场里转一转,买四份象样点的东西,下午我再打电话给你。”

    两人结束了通话,龙霄就在街上随意漫步,四处张望着有什么东西可买,走了一阵,便见到路边有一家装饰得非常高档的金店,当下就走了进去,隔着玻璃台向下望,立刻便有金店小姐过来给他介绍。

    龙霄瞧了几排金饰,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一尊纯金铸造的弥勒佛上面,看了看标价,是两万八千八百元,便要那金店小姐拿出来瞧瞧。

    将那金佛拿在手中,见工艺还挺好,当下就决定要了,问明店里可以刷卡,就从皮夹里掏出了银行卡递去,要她用最好的包装将金佛放好。

    那金店小姐不想龙霄这样的俊男竟然是个大主顾,不由向他连抛几个媚眼,这才去办理手续。

    龙霄想到还应该给张绮准备一份礼物,又在别的柜台里选看,到了玉石柜,见一个鸡血玉镯,虽然比起司马琴给自己的那一个差得太远,不过颜色还不错,算是普通玉中的极品了,戴在张绮雪白纤细的手腕上一定会非常美观,一看价格是八万六千元,便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在几名金店小姐充满敬意与倾慕的目光中,龙霄提着一堆金玉饰物走了出去,坐车回到了宾馆,一整天那里也没去,就等着张绮的消息。

    到了下午四点钟左右,龙霄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瞧,正是张绮打来的,一接通,只听她道:“霄哥,你的礼物买好没有?”

    龙霄道:“都准备好了,你呢,人约好没有?”

    那边张绮道:“你放心,没有问题,我都通知到了,晚上七点以前,你到宜南路的‘佳来酒苑’来,我介绍这些人给你认识。”

    两人简短的通了几句话就结束了,龙霄就又在房间里呆着,两个小时后,这才下楼坐车向张绮说起的地方驶去。

    到了宜南路找到了那家“佳来酒苑”,龙霄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左右,便见到张绮开着丰田车过来在旁边的停车场停好。

    一下车,张绮就冲着龙霄嫣然一笑,神态极是亲热。

    龙霄见她脸上的伤已消得差不多了,身上换了一套浅蓝色的休闲装,头发向后梳成一条马尾,显得年轻而又活跃,便迎了上去道:“怎么,你请的那些人呢?”

    张绮道:“他们等会儿到,霄哥,不如咱们先上去吧,我已订好了位子,这些人都知道。”

    龙霄点点头,就随着她走了进去,到了二楼靠后的一个雅间,两人便坐在了一起。

    张绮等到领坐的服务小姐一走,就挽住了龙霄的手,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道:“霄哥,今天有没有想我,我可是一直想着你的。”

    龙霄倒没有这种感觉,不过只得随口道:“想啊,怎么会不想你这个大美女。”

    张绮一笑,迅速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道:“其实我知道你在说假话,不过我还是喜欢听。”

    她说了这话,想起一事,又道:“对了,霄哥,你都给他们买了什么东西,快给我瞧瞧。”

    龙霄便从带着的提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礼盒,递到她的手上。

    张绮打开一看,一个黄澄澄的物事顿时闪入眼帘,这才瞧清是尊金佛,再看了看里面贴着的价格,不由一愣,抬起头对龙霄道:“霄哥,你送的东西也太贵重了吧。”

    龙霄摇了摇头道:“没关系,这些人既然是你的朋友,我自然不能丢你的脸啊,东西太差了,可拿不出手。”

    张绮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当下也不再说,只是笑道:“霄哥,劳你这么破费,我要是还给你办不成事,那真是没脸见你了。”

    龙霄微笑道:“那倒不必,这事只要你尽了力就行,压力别那么大。”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提包里又拿出一个礼盒来,放在张绮面前道:“绮绮,这是给你的,打开瞧瞧,喜不喜欢?”

    张绮没想到他居然给自己也准备了一份,脸上却是一沉,咬着嘴唇道:“霄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把我也当着了外人了么?”

    龙霄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绮绮,你不要误会,我给你的东西,并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是对我们这一段缘份的记念,我想你应该收下它。”

    张绮凝视着龙霄,见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真诚,而自己的纤手在他宽大厚实的手心里感到了一阵阵的温暖,默默的点了点头,拿起了那礼盒来打开,当看到那鲜红的鸡血玉镯时,心中便很是喜欢,但再瞧到那盒里附着的玉器签定证书和贴在下面的价格时,不禁呆住了,望着龙霄道:“霄哥,这……这个玉镯真的太贵了,好象不太合适。”

    龙霄哈哈一笑,把那鸡血玉镯拿了起来,给她戴到了左手腕上,端祥了一下道:“嗯,怎么叫不合适,白雪红梅,相得益彰,绮绮,你的手戴上这个玉镯,真是更漂亮啦。”

    张绮瞧着这玉镯,的确将自己的手腕更显得皓白晶莹,忍不住紧紧抱住了龙霄,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道:“霄哥,谢谢你,这个玉镯,我会很珍惜的。”

    龙霄正要说话,却听到掩着的门外响起一阵清晰的脚步声,知道这雅间靠后,不会有其他的客人经过,忙轻轻推了一下怀中的张绮道:“绮绮,快坐好,应该是你那些朋友来了。”

    张绮闻声连忙坐起了身,却不见有人进来,正在以为龙霄听错了,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一名领坐小姐带着一高一矮两名中年男子走进。她不由向龙霄瞥了一眼,暗道:“霄哥的嗓门大得惊人,想不到连耳朵也这样灵敏。”

    她一边想着,一边站了起来,娇笑着道:“陈老师,黄老师,怎么两位一起来啦,快请坐。”

    这时见龙霄也站起了身,又笑吟吟的指着那矮一些的中年男子对他道:“霄哥,来,我给你介绍,这位陈忠远陈老师是本省著名的作曲家。”又指着那高一点儿的人道:“这位许波许老师,是本省音乐学院的教授。”

    龙霄便连忙与两人握了手,说了些幸会久仰之类的话,然后请这二人入了座。

    张绮与这两人极熟,没一会儿就谈笑风生起来,过了一阵,前后的又进来一男一女两人,男的叫做刘颉,是唱片公司的人,而女的叫做罗敏,却是个半红不红的歌手。

    此时包括张绮在内,这场“未来之星‘歌唱大赛二十进十的五个评委都到齐了,这些人彼此都非常熟悉,相互开着玩笑,宴席间倒也其乐融融。

    张绮见时候差不多了,便道:“各位,今天请大家来是有一件事要麻烦你们,但不知道你们肯不肯帮小妹这个忙。”

    这四人自然明白张绮不会无缘无故的设宴相邀自己等人,都料到必然是与比赛有关,那许波道:“小张,咱们是什么关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而罗敏也道:“张部长,你有什么吩咐,难道咱们这些人还会不遵从么,说吧说吧,要我们干什么。”

    龙霄冷眼旁观,见这些人对张绮都有些刻意奉迎的意味,已猜到一定是平日里有求于她之故,心想怪不得张绮说自己买的礼物用不着这么贵重。这时感觉到脚下被她踏了一下,就笑着道:“是这样的,我有个堂妹,非常喜欢唱歌,这次比赛已经进了二十强,我想请各位再提携提携她,让她能进前十,有签约做歌手的机会。”

    这四人已听过张绮的介绍,知道龙霄是办公司的老总,又见到张绮这么卖力的帮他,“霄哥霄哥”的叫得挺亲热,自然是明白两人的关系不浅,那罗敏道:“龙总,你那个堂妹就是苏菲菲吧,上次比赛我可目睹过你的风采啊。”

    龙霄见她认出了自己,便点着头道:“不错,就是菲菲,现在她在演唱上可能不足的地方,但我相信她是具备成为明星的潜力的,所以要请各位助她一臂之力。”

    张绮瞧着这些人都在低头沉思,立刻接着道:“霄哥说得不错,菲菲现在虽然有些稚嫩,然而要是好好的培训一下,应该是个可造之才。”

    说了这话,她见还是没人表态,向龙霄又使了个眼色,道:“对了,霄哥说今天有劳大家动步,实在太不意思,特别去买了点小玩意儿,希望大家笑纳。”

    龙霄站起身来,将四个礼盒分别放在四人的面前,那罗敏最先打开来瞧,见到是尊金佛,顿时大声尖叫起来道:“唉呀,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好意思,龙总,这太破费了,我可不能要。”她嘴里说着不要,手上却毫无还回来的举动。

    其余三人也见到了金佛,不由相互望了一眼,这些评委之中并无十分有钱之人,对这样价格不菲的物事,自然也会心动。

    不过最先表态的还是那罗敏,只闻她道:“张部长,龙总,其实菲菲长得那么漂亮,今后完全可以成为陈慧琳、容祖儿这样偶像派的歌手,菲菲的事,我这里没问题。”

    另外的三名评委此时也在权衡利弊,E省电视台在中国的影响力仅次于国家电视台,这里的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相求张绮的地方,别说有这个礼物,就是什么也没有,真要把张大千金惹火了,自己等人日后不免多了许多麻烦。这苏菲菲虽然没有进前十的实力,但大家一齐把分给她打高,最多被观众骂一骂了事,然而卖了这个顺水人情给张绮,日后再找她办事,那自然是一路绿灯,好处多多了。

    想明白这一节,那陈忠远便道:“我这里也没问题,不过刘兄是唱片公司的人,苏菲菲能不能签约,还要他作主。”

    这刘颉自然不会枉做小人,当下点头道:“我们公司除了培养歌手外,还代理签约者的所有媒体演出,要是菲菲没有当歌手的机缘,我们可以推荐她进行影视表演,以菲菲的相貌身材,加以这方面的专业培训,可能有大红大紫的机会。”

    这时许波也连忙点头道:“不错不错,刘颉的话很对,咱们这次叫‘未来之星’歌唱大赛,未来之星在前面,歌唱大赛还是其次,苏菲菲这样有星途的选手,咱们可不能放过。”

    张绮对四人的表态早在意料之中,微微一笑,举起杯来道:“好,咱们就为菲菲未来的成功干一杯。”于是大家纷纷的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一个小时之后,酒宴在皆大欢喜中结束,四名评委各自回去了,张绮开车将龙霄送到了宾馆,在他下车之际,很是依依不舍,与之亲昵激吻了好一阵,这才开车离开。

    龙霄回到房间,想到菲菲的事总算摆平,虽然花了点钱,不过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一但回到了大明,这些钱就用不着,而父母与谢如云那里,留下一千万元就足够了,剩余七百万多万,他尽量要做些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

    此时他并无睡意,便打开了电视观看节目,不过没多久便无聊起来,去浴室洗完澡正准备睡觉,听到手机响起,拿起来一瞧,却是张绮打来的,他心中一跳,心道:“别是她又想过来吧。”

    思想间已接通了电话,手机里面顿时传来张绮急促惊恐的声音:“霄哥,救命啊,快来救救我。”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