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红杏出墙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比赛结束后,龙霄随着一些“粉丝”在演播厅外等到苏菲菲出来,但先出来的是那些被淘汰的选手,真是成王败寇,除了少数人过去请求签名外,其余的人瞧也不去瞧一眼。

    过了半个小时后,就见进入二十强的选手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而都被他们各自的“粉丝”围住,苏菲菲也在其中。

    好不容易等到“粉丝”们散去,苏菲菲便直直的向龙霄走来,默默的与他相对了一阵,才道:“龙霄,谢谢你,谢谢你这样帮我。可我总觉得这样对不起全国的观众,我真的没想到要进入二十强的。”

    龙霄知道她绝不会知道这一切的情节都是张绮特意安排的,只是在为自己并没有否认他的那些话不安,便笑了笑道:“菲菲,你真是太纯朴了,其实在演艺圈,我想这种事平常得很,这应该叫做一种小小的炒作吧,许多大明星与大歌星都是这样成名的,况且我说的虽然有那么一点不实,但大部分应该是真的吧,你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

    苏菲菲低了一会儿头,跟着又抬了起来,眼睛凝视着他道:“龙霄,可能你还不知道,自从我经过了你那件事后,每天都要被自己的良心谴责,我就暗暗发过誓,从今后再不说谎话,那怕是很小的也不行。”

    她说到这里,神情变得很是温柔,轻声道:“龙霄,虽然这样,可我还是要再次感激你的这份心意,其实就是侥幸进入二十强,我也知道绝对再没有走下去的实力,这次比赛只有前十名才有机会与唱片公司签约和获得奖金,前三十名与前二十名并没有什么区别,三天后下一场比赛我还是一样的要离开。算了,当初都是别人叫我来试一试的,我并没有什么奢望,反正爸爸也不在了,我也用不着赚太多的钱,就只当一名普普通通的营业员好了,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龙霄望着这个没有野心的姑娘,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想帮助她成功的念头却没有任何改变。

    正在这时,张绮也从演播厅出来了,见到他们两人,便笑着走了过来,先是伸出手对苏菲菲道:“菲菲,我可要恭喜你进入前二十强啊。”

    苏菲菲见到是她,连忙也伸出手来与她相握道:“谢谢。”

    张绮松开了手,又对着龙霄笑道:“龙霄,你的嗓门挺不错啊,全场上下总听见你的声音。”

    龙霄哈哈一笑道:“没办法,这叫做天生异禀,从小就是这样的。”

    张绮摇头道:“可惜,可惜,以你这种嗓音没有去练美声,真是我们国家的惨重损失。”

    龙霄也一本正经的道:“是极,是极,我要是去练了美声,帕瓦罗蒂什么的那里还会这么出名,只是我这人特谦虚,把这种扬名立万的事都让别人去做了。”

    他说到这里,与张绮几乎同时都笑出声来。

    苏菲菲望着两人的神态很是亲切,心中不由大为诧异,实想不到这龙霄怎么能在短短两天就和电视台的负责人混得这么熟。

    张绮与龙霄说了两句话就要告辞,龙霄思及还有求教于她的地方,忙问她的手机号码,张绮便掏出手机来,要他说了自己的号码,然后打了一个给他。

    苏菲菲等到张绮走远,才对龙霄道:“龙霄,原来你和张部长这么熟,那刚才主持人叫你上来说话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否则为什么别人的亲友团都没上台来。”

    龙霄知道她有些怀疑,便作出一付不以为然的神情道:“唉,菲菲,我那有这么大的本领,你就别思这思那的了,反正现在你是过了关,应该好好的准备下一场的比赛了。”

    苏菲菲也不好再问,点点头,就默默向外走,龙霄知道她绝不会坐出租车,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家出事,当下道:“菲菲,我送你回去。”

    苏菲菲不想再领龙霄的情,更不愿单独的面对他,让自己再产生那种想和他在一起的感情,便摇了摇头道:“不用,这里离我住的旅馆有一条近路,走不了多久就到了。”

    龙霄见到她坚决的神情,暗叹一声,和她走出了电视台就道了别背向而行,但没走多久,他就转过身来,向苏菲菲的方向走去,远远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此刻时间已过了十一点,纵然E省的市区很是繁华,但现在也开始冷清起来,街道两边的稀稀拉拉的见不到几个人。龙霄望着前方苏菲菲瘦削孱弱的背影在路灯下孑孑独行,显得无比的寂寞孤苦,让他不得不油然升起了要好好保护照顾这个女孩子的责任感,他一边走一边默默的思索着今后如何安排苏菲菲,要是这次比赛她能够进入前十,得到与唱片公司签约的机会,那是最好,要是不行,他就准备给母亲说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让她到自己家去,就算认的一个妹妹,他将留给父母的钱足够他们用一辈子,苏菲菲的生活是不愁的,而她的善良与勤劳,也能替自己尽一份孝心,这也不失为两全齐美之策。

    大约四十分钟后,龙霄见着她走入了旅馆里,这才放下心来,招了个出租车回到了那“海逸宾馆”,洗完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跟着又盘膝而坐,练了一遍“天残地绝魔功”只觉真气流转毫无阻碍,已是越来越能驾驭自如,便渐渐的收了功。他自从那次走火入魔之后,对第七层的心法便大有顾忌,是以练得并不是太勤。

    正要入眠,却听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接通,传来的却是柳琬的声音道:“喂,朱军,睡了没有?”

    龙霄顿时坐了起来,自柳琬与他分别后,曾经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不过是问询他到外面学本领的情况,并没涉及其它,但平时都是白天打过来的,凌晨这个时间打来电话还是首次,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想对自己说。

    他拿着手机道:“刚睡着啊,不过你这个电话让我的损失太大了。”

    那边柳琬奇怪的道:“我怎么让你损失啦?”

    龙霄道:“我刚梦到认识了一名非常漂亮的妹妹,正要和她牵手,你一个电话就将她骇跑了,害得我这场艳遇泡汤,那还不叫损失。”

    柳琬在电话里“呸”了他一声道:“朱军,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不正经,要是你老是想着泡妞享福,就别想有什么出息了。”

    龙霄一笑道:“哈哈,我差点忘了和你的约定了,怎么,要我有出息,是不是急着想嫁给我了。”

    立刻传来柳琬尖锐的声音道:“嫁你个大头鬼,算了,你这个人没什么救了,我也懒得和你再说,挂了。”

    龙霄忙道:“别别别,刚才都是我给你开玩笑的,现在我可是改邪归正,洗心革面,正在学烹饪呢,要不了多久就要出师了,到时候咱们见个面,我弄给你吃。”

    柳琬的声音这时也和缓起来,柔声道:“朱军,学烹饪也很好,将来可以开个小餐馆什么的慢慢发展,不过你才学没多久,千万不要骄傲,多跟些师傅学学,态度要谦虚点,以你的聪明,我相信一定能成功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不过你的手艺我是暂时品尝不到了,我今天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来,就是告诉你,我要到苏格兰场接受刑警特训,时间是两年,这段时间里我可能会很少和你联系,你自己要奋发自强,不要自甘堕落啊。”

    龙霄对她的良苦用心是深受感动,不由道:“那么远。”

    柳琬道:“没办法,是公安部里直接批下来的名额,全国只有三个人,我也是晚上才接到的通知,明天就要走,局里的同事们刚给我饯了行,回来就给你打的电话。”

    龙霄发出“啧啧”两声道:“了不起,了不起,全国才三个人,柳长官,我瞧你两年后回来,升官发财是免不了的啦,真是要恭喜恭喜啊。”

    柳琬对这个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有着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道:“别说笑,其实升官发财什么的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想好好学习一下人家国外的一些先进的刑侦技术,朱军,咱们就来比一比,这两年内,我和你谁的东西会学得好一些,成不成。“

    龙霄故意期期艾艾的道:“这个……这个,成是成,不过有一点是大大不好。”

    柳琬奇道:“那一点大大的不好?”

    龙霄道:“外国多的是金发碧眼,鼻子尖尖,胸口上的肌肉可以一跳一跳的那种猛男,我怕你见色心喜,会忘了我们三年后的约定。”

    柳琬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又“呸”了他一声道:“什么见色心喜,难听死了,朱军,你真要多看看书才是,不过这点你放心,我的思想可没你那么……那么肮脏,什么外国猛男酷哥的我全不希罕,何况我觉得咱们中国人比外国人瞧起来顺眼多了。”

    龙霄忙道:“当然,比如说我就相当不错,拳打日韩酷哥,脚踢欧美猛男,帅遍天下无敌手。”

    这一下柳琬在电话那边“哧哧”的笑了起来道:“臭美的我见得多,没见过你这么超级臭美的,好,我不跟着说了,到了那边后我会给你打个电话,记住,不许偷懒,要勤奋努力哟。”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龙霄放下手机,想着柳琬对自己的关怀之情,心中真是一片温暖,想着过去戏弄她的情景,不禁独自傻笑两声,又要躺下身子。

    就在这时,那手机又响了起来,龙霄还以为是柳琬有什么话没说完,也没去瞧来电显示,重新拿在了手上接通,刚“喂”了一声,电话那边却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道:“喂,是龙霄吗?”

    龙霄听这声音挺熟,但又想不起是谁,便道:“请问你是那一位。”

    电话那边女人的声音道:“是我,张绮,不认识了么?”

    龙霄想不到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不禁一愣道:“啊,原来是张部长,不知有什么指教。”

    那边张绮变得低柔随意起来,道:“龙霄,现在有空么,出来陪我喝喝酒,行不行。”

    龙霄犹豫着道:“陪你喝酒倒是没有关系,但是这么晚了,被你那个老公知道好象不怎么好。”

    电话里传来张绮的一声冷笑道:“他,他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龙霄,你出来吧,现在我心里真的很烦,想找一个人聊天,出来吧。”

    龙霄听她的语气中很不开心,又带着有请求之意,自然不会再行拒绝,便道:“好吧,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赶到。”

    张绮道:“我在金牛路的‘夜不归’酒吧里,你招个出租车就能找到。”

    结束了通话,龙霄翻身而起,匆匆的穿上了衣服,便走下了楼去。

    坐上出租车,半个小时后,龙霄就到了金牛路,那司机载着他又驶了五百米左右,便见到无数的彩灯组成“夜不归酒吧”几字在不停的闪烁着。

    龙霄下了车,走了进去,却见灯光非常昏暗,整个场中都在放着浪漫的萨克斯音乐,数十张桌子都坐着人,有聚众划拳的,有窃窃私语的,也有搂抱接吻的,只有少数几张桌子是一人独坐。

    他正在到处张望,却见离进口不远的一张桌边站起来一个娇小的人影,向自己在招着手。

    龙霄眼光敏锐,已认出那人便是张绮,举步走了过去,却见她已将白天那一身职业装换了下来,穿着的是一条露肩齐胸的黑色连衣裙,身材轻盈苗条,瘦而无骨,长发披散着,遮住了半边粉脸。

    见到龙霄过来,张绮朝着他淡然的笑了一笑,然后向自己座位旁边一指道:“龙霄,你坐。”

    龙霄点点头,和她一起坐下,见桌上已放了两瓶红酒,不过其中一瓶已空了一大半。

    张绮给龙霄面前的一个空杯里盛了半杯酒,然后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对他道:“来,龙霄,很感激你这么晚了还能赶过来,我敬你一杯。”

    龙霄举起杯,笑了笑道:“你不开心的时候能想到我,至少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就为了这个,应当是我敬你才对。”

    两人仰首一起将酒喝完,张绮凝视着他道:“龙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出来吗?”

    龙霄打量着张绮,见她虽然将衣服换了,但脸上并没有化妆,眉宇间隐隐透着几分恨怨,联想起那天在医院里瞧到的情景,便猜到八成是和她那个黑熊一般的老公争了嘴,但口里却不便说出来,只道:“这没什么,只要你觉得和我聊天能够开心就行了。”

    张绮望着他好一阵没有说话,半天才道:“我和高劲松吵架了。”

    这早在龙霄的意料之中,但他仍然顺着问了一句:“为什么?”

    张绮的目光还是没有离开他,缓缓的道:“因为你。”

    这三个字真是让龙霄全然没有想到,心中一阵郁闷气苦,实在不知是被那只冤鬼叔叔缠了身,竟得了这个飞来之灾。

    张绮瞧着他诧异的神色,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因为你,不过也不是因为你。”

    龙霄这下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顶着一头的雾水道:“喂,张绮,我可是幼儿园的文化水平,这些深奥的禅机就恕在下愚顿不解了。”

    张绮苦苦一笑,道:“你想知道我和高劲松是怎么结婚的吗?”

    这一点其实龙霄也很好奇,无论怎么瞧漂亮能干的张绮也和那个黑熊精高劲松不般配啊,真是弄不懂他俩是如何在一起的,便点了点头,表示有兴趣知道。

    张绮道:“龙霄,你听说过香香公主的故事没有?”

    龙霄又点头道:“听过,就是那个身上带着天然的香味,被回族人献给乾隆皇帝的那个香香公主么,喂,你可别告诉我,你老公和那个香香公主有什么关系吧,那真是太令人振奋的消息了。”

    张绮听出他在暗讥高劲松丑陋,心中并不以为怪,继续道:“那你一定知道香香为什么会被献给年纪比她大了几十岁的乾隆了。”

    龙霄立刻道:“是因为香香公主的父亲,回族里一个族长,被乾隆皇帝的军队给打怕了,后来又想利用他的势力来助自己铲除异已,永霸一隅,这才想到将香香公主献给乾隆的。”

    他何等聪明,说到这里,心中已是恍然大悟,暗道:“张绮是把自己比成香香公主,他父亲是这电视台的台长,应该就是那个回族族长了,只是那个高劲松怎么代入也不象乾隆皇帝啊。”

    他想到这里,便直接道:“张绮,你老公家里面应该很有背景吧?”

    张绮听他提这个问题,便知道他已猜到大概,点头道:“龙霄,我没瞧错你,你果然聪明,不错,高劲松虽然只是本市国税局的局长,但他父亲却是中央里的人,我爹能当上这个台长全靠他的帮忙。”

    龙霄道:“唉,这叫做朝中有人好办事,历朝历代都是一样,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太委屈你了。”

    张绮冷笑着道:“我过去在舞蹈团的时候,高劲松就一直疯狂的追我,虽然我并不爱他,但是当我爹来给我做思想工作,甚至哀求我的时候,我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爹从小就对我很好很好,为了他的前程,我可以牺牲自己,况且这个男人至少还是非常爱我的。”

    她说到这里,脸上流露出了痛苦的神情,道:“但嫁给高劲松之后,我才知道自己看错人了,他这个人虽然外表长得五大三粗的,却藏着许多的花花肠子,无论是单位上的还是社会上的,都有些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和他纠缠不休,而他是来者不拒,风流快活,外面的人都叫他‘高衙内’。”

    龙霄听她这么一说,也没想到那个黑熊精居然还成了香宝宝,抢手得很,心中不由暗叹这权势的可怕,无论是三寸丁还是巨无霸,只要披着权势的外衣,甚至是狐假虎威,那么他都可以在某些女人面前变成潘安之貌宋玉之才的浊世佳公子,得到这些女人自荐枕席的机会。

    这时那张绮还在道:“他自己在外面胡来,不仅不准我去管他,还对我疑神疑鬼的不放心,自从昨天在医院见到你之后,便开始对我冷嘲热讽的。而今天他回来晚了,身上还有女人的香水味,我忍不住就问了他几句,他就将你提起来说,硬说我和你有不寻常的关系,我和他争了几句,他就开始动手打人,你看,这就是让他打的。”

    张绮说着,拨开了另外被长发遮住的左脸来,龙霄见到她娇俏细嫩的面颊已微微肿起,知道一定是那个黑熊精打的,心中也是暗暗愤怒,而对张绮却顿生怜悯之心。

    张绮只觉龙霄望着自己的眼神很是温柔,脸上莫名的一热,给两人的杯里都倒满了酒,举起杯来道:“龙霄,这些话说出来,我心里就好受多啦,不开心的事,咱们不去提它,来,干杯。”

    龙霄知道她想一醉解愁,便陪着喝了,道:“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张绮趴在桌上,望着酒杯道:“他打了我之后,就去洗澡去了,可那个家,我再也呆不下去,便跑到这里喝酒来了,可又想找个人说话,就打给你了。”

    龙霄瞧着这个外表风光能干,而背地里可悲可怜的女人,知道此时最好是让酒精麻醉她的痛苦,便连连倒了几杯酒与她一仰而干。

    眼瞧着两瓶红酒都喝完了,龙霄举手正要再喊,却被张绮挽住了手道:“不,龙霄,我不想再喝了,咱们另外找个地方说话好不好?”

    龙霄道:“另外什么地方,你还想去那里?”

    张绮痴痴的望着他俊朗而亲切的面容,轻轻的道:“去你那里,去你住的宾馆,你说好不好。”

    龙霄见她的眼神里露出了几分妩媚几分勇敢更有几分放纵,心中不由猛的一跳。

    要知道,张绮瞧着高劲松的所作所为,早就是彻底失了望,只是为了父亲的前程,还一直努力的维持着这个家庭,但心中压抑着的那种痛苦的煎熬是越积越深,越积越厚,甚至有一种快要发疯的感觉,所以她才一直忘我的工作,尽量少在那个名存实亡的家里呆,而今天高劲松对她的诬蔑与伤害,让她所有积压的痛苦都如火山一般爆发了,她不想再顾虑什么,也不想再怕什么,她要寻找自己的慰藉与幸福,而这个慰藉与幸福,她的第一反应,竟是才见过几次面龙霄。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纵然对方是一团焚身的烈焰,她也要向飞蛾一样扑过去。

    张绮凝视着龙霄,又很肯定,甚至含着几分哀求的重复道:“去你那里,好不好。”

    龙霄听到她的话,再想着她现在这个状态,已隐隐约约的猜到两人真的到了他的房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虽然绝不想做柳下惠似的英雄人物,但也不愿意趁人之危,张绮在悲伤气愤的时刻会走极端,而要是她清醒之后,如果后悔起来,那么就没什么意思了,也不是自己一向的风格。

    张绮见他不回答自己,又道:“龙霄,是不是你讨厌我了,不想陪我了。”

    龙霄摇摇头,终于下定了决心,就带她去自己住的宾馆,或许这张绮真的是想换个清静点的环境聊天,并不会如他所料的那样发生一段插曲。

    想到这里,龙霄便站了起来,对她道:“那好,张绮,咱们走吧,到我那里再继续聊天。”

    张绮听着他答应,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也站起来,伸手就挽住了他的胳膊,柔软的身子紧紧的和他贴在一起,道:“龙霄,我今天不想听你叫我张绮,就叫我绮绮好了,而我,就叫你霄哥吧。”她见到龙霄外貌举止处处显着一种超人的镇定与成熟,便一直认为他要比自己大一些。

    龙霄不好给张绮说自己的实际年纪,感受到对方肌肤里传来的阵阵温暖,侧头见到她望着自己的眼神甚是妩媚,言语间也越来越亲热,心中真是全然不敢再猜测这次聊天的纯洁度,但事到如今,已别无退路,便带着她走出了“夜不归酒吧”。

    两人进宾馆的时候,龙霄见那些上夜班的服务小姐望来的眼光都有些异样,知道她们一定是认为自己有些什么不良有嗜好,虽然是没做亏心事,但脸上也有点挂不住,带着张绮步伐加快,进了电梯里。

    到了房间,龙霄立刻将里面所有的灯都打开,屋子里顿时间明亮无比,他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饮料递给张绮,他知道她没有醉,而且也并不想醉。

    张绮接过饮料,默默的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似乎在思索什么心事。

    龙霄坐在她的旁边,见她没有意思言谈,便只好打开了电视。

    这时张绮却站了起来道:“霄哥,我身子不舒服,想洗个澡。”

    龙霄连忙带她去了浴室,这才重新回到沙发上坐着,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流水声,他的脑里不由自主的浮想起张绮光着躯体在里面沐浴的场面,身体竟开始热燥起来,甚至还想起了某些影视剧里女主角在沐浴时忽然叫男主角拿毛巾进去,然后春染浴室的情景,内心中还有了一种这样的渴望。

    但这念头一起,龙霄又暗骂起自己的无耻来,他实在怀疑身体里分泌的雄性荷尔蒙是不是比别人都旺盛些,本来在酒吧里还决心保持两人的纯洁,但现在一进房间,那样的想法顿时就土崩瓦解了。

    所幸他幻想中那样的诱惑场面并没有出现,张绮在浴室里一直没有叫他,没多久就传来关水的声音,然后浴室门“啪啦”一声开了。

    龙霄正暗自松了一口气,听到张绮在地毯上发出的脚步声很是轻微,似乎是光着脚出来的,不由侧头向浴室方向望去,顿时便傻了眼,手中的饮料也差点落在了地上。

    原来此时的张绮竟是赤裸裸一丝不挂的站在了他的面前,肌肤洁白得如晚雪一般,全身上下非常匀称,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她的身材虽然并不如谢如云那样成熟丰满,那样有凹凸感,但乳房小巧玲珑,盈盈一握,乳尖也没有发紫,竟然还保有少女那种粉红色,显得特别的诱人,而她下体双腿间交汇之处的毛发卷曲着,浓黑密织,却是成熟女人的标志。

    张绮见到龙霄瞧来,并没有做出任何羞涩的遮掩,而是很勇敢的凝望着他,脸上现出一种永不后悔的神色。

    没有等龙霄说话,张绮便轻轻的道:“霄哥,不管你认为我是淫荡的女人也罢,别的什么不要脸的女人也好,今晚要了我,好么?”

    龙霄此时的血液早就沸腾起来,张绮是个能干的女人,更是个漂亮的女人,此时此景,他已无法挡住这样的诱惑,也没有再想去挡住这样的诱惑,如此的局面他早就了预感,那就顺其自然吧。

    他默默的站了起来,并没有说话,只是走到张绮的面前,与她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将她一把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张绮触及到了他魁伟结实的身体,开始发出了微微的喘息之声,伸出纤细的手臂,就去脱龙霄身上的衣服,今晚的她,将对自己压抑的苦楚作一个痛痛快快,彻彻底底的渲泄。

    片刻之间,两人已是裸裎相对,张绮痴痴的望着龙霄的肌肉凸现的身体,这是她第二个男人,但与她第一个男人相比起来,却具有完全无法比较的绝对优势,无论是面容、身材、气质,这一切混合的男性魅力不仅是高劲松这种人望尘莫及的,就是她常日里在电视台接触的那些脂粉味很浓的男明星也是无法比拟的,这样的男人,才是能让女人无法拒绝,而为之奉献一生的。

    张绮此时非常主动,她一翻身已趴在了龙霄的身上,嘴唇对着他吻去,柔软的香舌深深的滑入了他的口中探求着,缠绕着。

    龙霄抚摸着她的肌肤,只觉细腻得如一块温玉似的,让人感到无比的舒服,这个女子的相貌虽然称不上绝美,但浑身上下的肤质却是上上之选,虽及不上金枝玉叶的朱芷贞,却比谢如云又要好上半筹。

    一阵深吻,张绮只觉自己就要迷醉过去,软软的躺在了龙霄的身上,脸颊红霞飞布,玉葱般的纤指,缓缓的在他身体各处触摸着,感受着男人的强悍的线条。

    然后就在她的小腹之下,龙霄的勃然之物越来越坚硬起来,张绮自然明白那是什么,将手颤颤抖抖的伸了下去,已触及到它,先是外沿抚了抚,然后已紧紧握在手中,这样的物体她并不陌生,但长在高劲松的身上是那么的令自己讨厌,而如今她所握着的,是那么的充满了生命力,那么的让人心跳与亢奋。

    龙霄的身体被张绮温热的手握着,已是控制不住了,微一用力已将她压在了身下,一边在耳旁脖侧吻着,一边抚摸着她娇巧而又有弹性的乳房。

    当龙霄的嘴唇开始吮吸着张绮那粉红细小的乳蒂时,她整个的身躯都战栗起来,并且不断的扭曲着,娇喘之声越来越重。

    龙霄的手也探了下去,触摸到了密林之中的一片潮湿,知道时机已到,将那物事对准了张绮柔腻的花蕊,然后将身子伏了下去,只是在初入时微微的紧锁了一阵,跟着便湿滑畅通起来。

    龙霄运动的频率渐渐加快了,张绮已偶尔有了不由自主的呻吟声,但她灵秀而又荡溢着激情的眼睛却没有象一般的女子那样闭着,而是水汪汪的望着龙霄,她不愿闭着眼睛,是害怕这一切都是幻觉,都是她的一个梦,在自己身体里的还是那个让人恶心高劲松,她要瞧着龙霄,感受着这真实的放纵。

    龙霄这时也感到了张绮与其他女人的不同,或许是学过舞蹈的关系,她的双腿向上弯曲的角度非常的大,竟紧紧的盘在了龙霄的腰间,让两人最大程度的接合在了一起,而且越是到龙霄用力之时,她双腿间的力度就随之加大,身子拼命向上迎合着,让龙霄体会到了一阵阵异样的快感。

    先达到高潮的是张绮,只见她闭上了双眼,微皱着眉头,红润的嘴里忽然发出“啊”的一声,跟着这样的叫声就一直不停了,下体不住的向上挺着,过了一会儿,她的叫声渐渐小了下来,嘴唇微启,已开始发干发冷。

    龙霄见到她这个样子,终于也忍不住了,但还是奋力冲刺了一阵,这才在张绮的体内一泄如注。

    虽然是风歇雨散,但两人还是搂抱了好久,这才一起到浴室里去冲洗,张绮面对着龙霄,完全没有羞涩与陌生,很自然的替他搓背擦身,就象两人已在一起共同生活了许久一般。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