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苏菲菲(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雪儿的消息并不能引起龙霄多大的振奋,他懒洋洋的道:“是吗,她在那里。”

    谢如云道:“在E省,我在E省的电视节目上见到她了,是在一场歌唱比赛的预选上。”

    龙霄仍是有气无力的道:“好,我知道了,就这样吧。”

    谢如云闻他听到这个消息如此淡漠,也有些奇怪道:“霄,你今天是怎么了,你不是一直想找到雪儿吗。”

    龙霄此时不想谈这个问题,便不耐烦的道:“行了,我现在有事,晚上回来再给你说。”说着就结束了通话。

    接下来工作情绪自然是很低调了,李会计交上来的本月整个总公司的运转情况表他也没有心思瞧下去,足足胡思乱想了一天,满脑子都是君仪的影子。

    晚上回到谢如云的住处,用过晚餐,龙霄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心神恍惚,不知所云。

    谢如云整理好了厨房,这才走到他旁边坐下,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道:“霄,我本来不想过问你的事的,但你从昨天晚上起接了那个电话,整个人就变了,这个样子好让我担心,给我说说好吗。”

    龙霄还是没有说话。

    谢如云咬了咬嘴唇,道:“霄,你不怪我敏感,我觉得这件事一定不是公司的事,对不对?”

    龙霄心中有点烦,便道:“唉,你不要乱猜,没什么事?”

    谢如云经历沧桑,阅人无数,见到爱郞的神态语气,便知道自己所思八九不离十,心中顿时一酸,但还是微笑着道:“是为了别的女孩子吗,如果是,霄,你就跟我讲讲她好了,我不会有什么的,对你的过去,我其实了解得并不多,现在真的很想知道,霄,算我求你了,在我这里,你千万不要有什么难开口的地方,我早就明白,象你这样优秀的男人,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都会与女孩子纠缠不断,如果你还爱我,如果你相信我对你的爱,你就给我讲。”

    龙霄听着谢如云的话,知道她一定是用女人的直觉明白了什么,默默思索了一会儿,觉得也有必要给她提起君仪,要是等到日后再说,反而会让她更心酸。

    当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如云,既然你提到这事,我也不想再瞒你了,这两天我不高兴,的确是为了一个女孩子,她叫君仪,过去和我住在一个院子里,是我的初恋,和你一样,我也非常爱她。”他怕谢如云伤心,并没有说起自己最爱的是君仪。

    谢如云见他终于肯说了,心中虽然酸痛,却不愿龙霄察觉到,笑着点头道:“君仪,很好听的名字啊,一定是个又温柔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一直没见到过她,你父母他们也没提过。”

    龙霄既然起了头,自然不会再瞒什么,就将自己与君仪怎样在院子里青梅竹马的成长,怎样成为好朋友,自己又怎样开始暗恋她,而君仪又如何与他一夜缠绵后不辞而别,自己怎样找寻她的下落,直至后来刘光荣他们怎样带来了君仪的消息,都全部说了一遍。

    谢如云偎在他怀里,默默的听着,一直等到他说完,这才坐起身来,凝视着龙霄,很真诚的道:“霄,这件事其实你早该告诉我,君仪好可怜,真的,她好可怜,先是为了父母要忍痛与心爱的人分离,然后怀了孩子又怕妨碍你的学业不敢来告诉你,而现在又独自一人流浪在外,她一定受了不少的苦。”

    龙霄闭着眸,仰首道:“不错,君仪对我的爱,让我真的无法承受,算起来时间来,这个孩子应该已经生下来了,她又要照顾自己,又要照顾孩子,真不知在怎么过日子,我是个没用的东西,这么久了还找不着她。”

    谢如云轻轻的握住他的手道:“霄,你也不要太自责,君仪妹妹是个好姑娘,吉人自有天向,她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见龙霄睁开眼来,谢如云又道:“我觉得自己比起君仪妹妹来幸福得太多,至少有你有身边陪着我,但我又怕她今后责怪我和你在一起。”

    龙霄摇摇头道:“君仪太善良了,她永远不会责怪别人,该感到惭愧应该是我才对。”

    谢如云道:“霄,这都是命运的安排,注定了君仪妹妹有这场劫难,但你放心,今后等你和她团了圆,我不会让她察觉到我的存在的,君仪才是和你天生的一对,她受的一切苦都应该得到补偿。”谢如云说出这话,心中其实刺痛无比,但只要能让龙霄开心,她就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龙霄明白她的心意,抚了抚她的脸,无论是君仪也好,谢如云也好,都是对他情深意重的女人,自己绝不能有负,若是真到了那么一天,他相信会找到方法解决的。

    谢如云见到龙霄的忧郁,有心回避这个话题,又道:“对了,霄,我电话里给你说的雪儿的事,你是怎么打算的。”

    龙霄听她又提起此事,微一思索,便道:“雪儿的事,我也想过了,她是曾经很尽心的照顾过我妈,但她也曾经恩将仇报让我差点蹲了大牢,我和她之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应该算是恩怨相抵,见了面也没什么好谈的,还是算了吧。至于我妈那里,我会给她解释的。”

    谢如云望着他,叹了口气道:“霄,其实这事我是知情者,我想为她说两句话,不知你听不听。”

    龙霄道:“好啊,你就说说当时的情况吧,我几次想问的,但又怕你有什么想法,就没提了。”

    谢如云道:“自从你那个几个同学被你打了之后,那个周思廉立刻叫王总上来了,先是让他叫人把雪儿打了一顿,然后说要狠狠的出这口气,问王总有什么办法没有,王总就想出了诬陷你的计划。在确定证人的人选之时,周思廉指名要雪儿和我作证人,说这样能让你气得发疯。当时我们两人都不同意,因为那时王总还有利用我的地方,拿我不敢怎么样,就只好在雪儿身上出气,怕把她打得太惨,警察问起不好说,就把她关在一间屋子里,饿了她足足两天,雪儿还是没有答应。王总一时气急败坏,就说要把她正在医院接受化疗的父亲抓起来,雪儿的母亲早死了,父亲就是她唯一的亲人,我怕雪儿与他的父亲受到伤害,又想到周思廉只是想利用我们更彻底的打击你,即使我们不答应,王总自然会另外派出来其他的人来作伪证,你的结局还是一样,不会有任何改变,雪儿如果还是坚持不允,以王总的残酷,只会让这父女两人遭到更大的不幸,我思考再三,便主动站出来去说服雪儿。”

    谢如云说了这里,脸色也默然下来,继续道:“雪儿听了我的分析,担心父亲本就垂危的生命,就非常痛苦的答应下来,但是哭得很是厉害,不停的骂自己不是人,她那个样子,相信你见到,就绝不会再怪她了。”

    她顿了顿,又道:“后来警方来录取口供,见到有个姓周的似乎还挺正直,我和雪儿暗地商量了一下,虽然都照着王总吩咐的原话说了,但都露出有苦衷的样子让他见到,暗示你这案子的背后并不简单,谁知到后来还是没有帮到你。”

    龙霄这才知道为什么周思廉在三天后才开始对自己下手,为什么那周政委总是对自己很和气,摇着头道:“不,你们帮到我了,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个周政委来释放我时,曾经给我说过他在调查我的案件时有三个疑点,第一就是报案时间与案发时相差了几天,不符合逻辑。第二就是雪儿每次一问就低着头哭,很令他怀疑。第三就是他接到过一封匿名信,上面写着那天晚上真实发生的情况,和我的口供非常一致。因此让他觉得这事有疑点,才决定不对我起诉。如云,你实话告诉我,那封匿名信是不是你写的。”

    谢如云微微点了点头,轻轻道:“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龙霄脸上露出激动之色道:“不,这样就够了,你说得不错,由你们来作证,比他们找其他的人要好,如云,是我错怪你和雪儿了。”

    谢如云摇头道:“再怎么说,我们还是做了不利于你的事,这一点我和雪儿心里都不好受,所以才一直留意着你的情况。”

    龙霄想起那一晚自己因为君仪的失踪,一时迷了心窍,竟差点对雪儿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此时的心中真是无比的自责与羞愧,觉得自己实在太龌龊卑鄙了。

    谢如云自然不知他在想什么,又道:“霄,但我最奇怪的是不管我和雪儿做过什么,这都是很小的事,就是会引起那个周政委的怀疑,但以他这样低微的官职,根本无法与周思廉他们抗衡,更绝对没办法让周思廉他们不再追究此事,可后来他们乖乖的撤消了起诉,真是让人想不通。”

    龙霄点着头道:“不错,这件事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周政委说是有人帮我,可我实在想不到这个神通广大的人是谁。”

    谢如云道:“霄,这个人是谁咱们就先别乱想了,但雪儿真的很可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的父亲应该已经去世,否则她绝不会那么远去参加什么歌唱比赛。霄,你最好去一趟,瞧瞧雪儿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她这个人外柔内刚,有事很少去求别人,我担心她走这条路会吃亏。”

    她怕龙霄不懂自己的话,又道:“你大概不知道娱乐圈有许多肮脏的内幕,一个女孩子要成名,除了本身的实力外,还要有非常好的运气,如果没有这种运气,要想成名就难上加难了,而有些人就会利用女孩子急于成名的心理做出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龙霄道:“如云,我知道你的意思,过去的事就不提了,雪儿在医院把我妈照顾得很好,我真的该好好的感谢她才对,明天我就订机票到E省瞧瞧。”

    谢如云道:“雪儿的真名叫苏菲菲,你记住,到时候好找一些。”

    龙霄点点头,这个名字他早从警察的嘴里听说过了。

    第二天一早,龙霄先向航空公司问询了到E省的航班,然后给周云娜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又要外出几天,公司有事就随时与自己联系。

    两个小时后,龙霄便提着一箱行李到了机场坐上了到E省的班机。

    飞机在蓝天白云中穿行了足足三个小时,便开始下滑,已是到了E省。

    龙霄出了机场,便招了辆出租车,让他给自己在电视台附近找一家宾馆先住下。

    大约四十分钟后,那开出租车的师傅就在一家瞧来甚是气派的“海逸宾馆”停下道:“先生,这里是本省的最好的五星级宾馆了,电视台就在前面,坐出租车五分钟就到。”

    龙霄下了车,立刻有宾馆的服务小姐过来接待,在前台办完手续,便又有一名服务小姐带着他坐电梯上了十一楼,一路上很热情的给他介绍着宾馆里餐厅与娱乐场所的位置。

    领着龙霄到了他的房间,那服务小姐就要离去,龙霄连忙叫住她道:“小姐,向你打听件事,你们这里的电视台是不是在举办什么歌唱比赛?”

    那服务小姐连忙垂头手很恭敬的回答道:“是的先生,我们这里正在举办‘未来之星’歌手大赛,这是第二届了,挺有名的,全国各地都有人来参加,只要进入前十名就能与唱片公司签约,最后的冠亚季军还有奖金可拿。”

    龙霄道:“现在比赛到什么时候了,到最后的决赛了吗?”

    那服务小姐摇着头道:“还没有,刚过了五十进三十的淘汰赛,下面还有三十进二十,二十进一十,过了才是决赛,算起来还有三场哩,挺好看的,怎么,先生对这场比赛感兴趣。”

    龙霄道:“是啊,我有个朋友参加了这次比赛,我想帮她加加油。”

    那服务小姐顿时感兴趣起来,笑着道:“是谁,这次比赛我可是每一场都没错过,进了前三十的我都知道。”

    龙霄道:“苏菲菲,你有印象没有?”

    那服务小姐连连点头道:“原来你那个朋友是苏菲菲啊,我知道,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就是歌唱得不是太好,能不能进前二十名都难说。”

    龙霄听到她的话,心中不由一凉,看来雪儿的实力并不是很强,连这些观众都瞧出来了,真不知她还能走多远。

    谢了那服务小姐,龙霄在房间里歇了一会儿,给谢如云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在E省安顿好了。

    过了半个小时后,龙霄便下了楼,坐上一辆出租车到了电视台。

    刚想进去,就见传达室里冲出一个老头儿来,不停的喊道:“喂,小伙子,你站住,你站住。”

    龙霄只好站在原地,等那老头儿过来上下仔细打量着他道:“我们这里是电视台,不许外人随便进入,你要找谁。”

    龙霄正愁没人问路,脑中一转,便装出了一付可怜兮兮的样子道:“老人家,我是A省的人,有个堂妹叫苏菲菲,她正在参加你们电视台举办的那个‘未来之星’歌唱大赛,可是她父亲病得很重,我们必须通知她,可是一下子又联系不上,我只好来你们这里瞧能不能打听到她在这里的住址了。”

    那老头儿犹豫了一阵,这才道:“我们这里本来是不准闲人进出的,但你这个情况比较特殊,我就给你通容通容,不过你要把身份证拿出来让我登记。”

    龙霄忙道:“应该应该。”一边掏出身份证随他走到传达室登记,一边道:“老人家,我还想请问一下,如果我要打听我这个堂妹的联系方法,我该找谁啊?”

    那老头儿一边埋头抄着龙霄身份证上的号码,一边道:“嗯,你就去三楼找文艺部的问好了。”

    龙霄道了声谢,就向三楼走去,却见到这里的办公室都挺大,无数的男男女女在忙碌着。

    他走了一阵,果然见到了文艺部的牌子,便走了进去,但这里面的十多人都在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没有人理他。

    龙霄知道自己对女人一向具有杀伤力,便走到一位穿着黄色职业装,披肩长发,打扮入时的女人面前,用很温柔又带有磁性的声音道:“小姐你好,我想向你打听一点儿事,能不能耽搁你少许的时间。”

    那女人抬起头来,见到龙霄衣冠楚楚,英俊帅气,自然觉得顺眼,又听他说话客气,象是受过良好教育,便微微一笑道:“你好,我有什么事能帮你。”

    龙霄瞧这女人白净纤瘦,容貌也有中上姿色,很有可能过去是一名演员什么的,连忙便将刚才和那老头儿说过的一番话重复了一遍。

    那女人听了,脸上顿时露出理解的神色,站起身来,带着他向里面的一张桌子走去,到了一名戴着眼镜,留着长发的男青年面前道:“喂,小刘,把这次参加‘未来之星’入围前三十名选手的联系名单给我。”

    那男青年见到是她,连忙道:“是,张部长。”赶紧在自己的文件柜里翻找去了。

    龙霄没想到这个女子还是这个文艺部的负责人,不由半真半假的夸道:“啊,小姐,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当了部长,真是了不起,了不起。”

    那张部长笑了笑,没有说话,等到男青年拿了一张打印的名单出来,便道:“你的堂妹叫什么名字?”

    龙霄道:“苏菲菲。”

    那张部长望了他一眼道:“哦,原来是她,你们家的血统倒是挺优良啊,男的女的都这么漂亮。”

    龙霄哈哈一笑道:“过奖,过奖,我这个堂妹是货真价实的漂亮,我就属于比较打击人类的审美观那种人了。。”

    那张部长“卟哧”一笑道:“你这人说话还挺逗的”。说话间手指已停在了一行字上道:“嗯,苏菲菲,住在久长路256号的‘向阳旅馆’里。”

    龙霄记在心上,忍不住道:“你们这么大的电视台怎么也不解决选手的住宿啊。”

    那张部长摇了摇头道:“没办法,台上就只批了这点经费,并没有包括选手的住宿费在内。”

    龙霄一笑,心中却思道:“其实这种比赛,电视台的费不会少,并不是拿不出钱来,只是算准了选手们急于成名,不会计较这些,那当然是闷声发大财了。”

    谢辞了张部长,龙霄下楼招了辆出租车过了三条街,就到了那久长路,下了车,按着门牌号寻去,但很快就钻进了一个又脏又臭的小巷子里,又走了一阵,终于瞧到一个又破又旧的木牌,依稀还可以辨出“向阳”两个字,便走了过去,到了一个杂乱的登记室,见到有个中年妇女在那里打毛线,就道:“请问有个苏菲菲的女孩子在这里住吗?”

    那中年妇女头也不回的道:“有啊,在楼下105室,你自己去找好了。”

    龙霄就顺着楼梯向下走,却见这里是地下室改建而成,不仅阴暗潮湿,还散发着难闻的霉臭味,环境十分恶劣,心中不由一酸,实想不到雪儿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竟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