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恋人之讯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睡着正香,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哭泣,龙霄一睁睛,便见到谢如云正靠在床头,用泪眼汪汪的凝望着自己,雪白的脸上便如雨打梨花一样。

    龙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搂住谢如云,柔声道:“如云,怎么了,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谢如云见他醒了,猛的将身子偎进了龙霄的怀里,伸出纤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呜咽着道:“不,我很开心,开心得要死,霄,我现在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来感激你了,霄,怎么办,怎么办。”

    龙霄微微一笑,低头在她额头上一吻道:“傻瓜,现在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只是为自己做了一点儿事,有什么了不起的。”

    谢如云听了这话,又甜蜜而幸福的笑了起来,和龙霄在一起,她总是会忘记自己的年龄,她只是一个小女人,被一个强大的无所不能的男人疼爱着的小女人。

    她笑了一会儿,又轻轻的道:“可是霄,我觉得自己太笨,什么都不能帮到你,而且你有什么事,总不爱给我说,只是愿意一个人默默承受,我知道你是怕我担心,可是我是你的女人,尽管做不了什么,但很想替你承担那怕一点点压力。”

    龙霄道:“别胡说,谁说你什么也帮不到我,欧克海那件事你不是立了大功吗,至于我有事不给你说,那是因为我是男人,就应该给自己的女人一个宁静的家,而且我不认为天下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既然事情总会解决,又何必给你说起。”

    谢如云闭着眼听着他的话,忽然又哭了起来道:“霄,你不要对我太好,过去我只想一心一意做你的情妇,可现在我好想做你的妻子,做你名正言顺的妻子,可以给所有的女子夸耀,我有一个世界上最优秀最好的老公。”

    龙霄不知自己能不能完成桃源之事,自然也不敢给她这个承诺,只好笑了笑,抚了抚她的长发。

    情语绵绵了好一阵,两人才搂抱在一起睡去。

    第二天两人一起床,就见到谢进昌坐在沙发上瞧新闻,谢如云想起一件事,便道:“爸,我这里有多余的房间,你和妈不如就搬过来住,也方便我照顾你们。”

    谢进昌懂得女儿的意思,瞪着眼道:“你是怕我认了你这个女儿,那些同事邻居要笑话么,告诉你,我才不怕哩,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未必还会咬我一口,孩子,你也不要怕,挺直腰杆做人,今天晚上就回家来吃饭,哦,记得把龙霄也带上,给他们瞧瞧,我还有个当总经理坐名车的未来女婿,让这些人都眼红。”

    龙霄本来也有些担心谢进昌怕别人说闲话,不好意思叫谢如云回家,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也不由大是佩服,心忖这倔老头一但将事情想通了居然比别的人还要勇敢,不过虚荣心和好胜心还是有的,自己倒是要好好配合他一下才是。

    打定主意,抢到谢如云前面回答道:“好好,没问题,今晚我和如云一定到家里吃饭。”

    用过早餐,龙霄便上班去了,下午两点钟左右,他就给谢如云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提前出来,自己在一个大型超市等她。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就在超市门口会了面,龙霄见谢如云今天特地穿着一件深色的女式职业装,显得甚是庄重,知道她也想给父亲的面子争光,便笑着道:“如云,我去过你家,瞧着谢叔叔他们的电器家俱都很旧了,我想今天全部给他们换新的。”

    谢如云连忙点了点头道:“好啊,我父母也辛苦节约了一辈子,我早就有这个想法,那是只怕他们不要。”

    龙霄道:“如云,咱们先说好,这个钱可要由我来付。”

    谢如云一愣道:“那怎么行,我知道你领了公司的红利,但你才去没多久,我想也不会太多,那天给我买衣服已经很破费了,你还是留着吧,你爸妈那里也有许多需要用钱的地方。”

    龙霄怎好给她说自己一日之间就成了千万富翁,只道:“如云,这些我都有安排,你就别管,你的钱不是还要做生意么,就先用我的,等我没钱了的时候再在你那里拿好啦。况且这也是我对你父母的一点心意。”

    谢如云早就把自己的钱当做是两人的共同财产了,听了他的话,也不再执拗,便点点头。

    两人到了超市的家电部,龙霄全然一付财大气粗的阔佬样,电视、空调、冰箱等等一切都要是最先进最昂贵的,弄得谢如云都有些目瞪口呆,连忙劝阻,龙霄却是不听,反而又拉她到了家俱城,选购的也是最高档的家具。

    谢如云粗粗估算了一下,龙霄的花费在十万以上,也猜到他手中必然是有一笔数额不小的钱,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并没有去问龙霄任何有关钱的事。

    龙霄这么做,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那天听到了那些老头儿对谢如云背后的议论,想要为谢家争一个面子,本来他最先还打算将公司的车全部开出来威风一下,但不想别人知道谢如云的存在,给她引来潜在的危险,便只有先做到这一步了。

    通知了所有的商家马上送货安装,龙霄便与谢如云坐着那辆奔驰到了谢进昌的住处,这次他没有叫老赵在外面等,而是直接开到了住宅楼之下。

    两人刚一下车,果然就有许多人在向这边瞧,谢如云见到这其中有不少认识的人,心中仍是一阵羞愧,神色间不由有些慌乱,龙霄伸出自己的手让她挽着,低声道:“忘了你爸爸的话了吗,他叫你挺直腰杆做人,不要去管别人怎么说。”

    谢如云听着他的话,暗暗稳定住心中的情绪,不仅不回避这些人的目光,反而还微笑着向里面的熟人点头示好,这些人见到她这样的派头,果然没露出轻蔑之意,纷纷也笑着点头回应。

    到了谢家,刚一敲门,就见到庄洁乐呵呵的开门出来。

    谢如云抱着她亲昵的叫了声妈,然后道:“妈,我爸呢,他在那里?”

    庄洁向厨房一指道:“在里面忙着哩。”

    谢如云道:“那我去帮忙。”说着就向厨房走去,龙霄担心一件事,便也跟了进去,果然见到谢进昌正是切着菜。

    谢如云对这个父亲是又敬又怕,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就接过他手中的菜刀做起事来。

    谢进昌也没过多的表达,很自然的向龙霄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你随便点啊,自己家,有什么客气的。”

    龙霄道:“谢叔叔,给你说件事,你可别生气。”

    谢进昌望着他,哼了一声道:“你这小子,就爱玩花样,说吧,又想搞什么鬼?”

    龙霄“嘿嘿”一笑道:“谢叔叔,第一次和如云到你家里来,准备了点礼物,请你务必笑纳。”

    谢进昌瞧他的样子就知道没那么简单,道:“说吧,是什么,先给你说好,太贵重的东西我可不会收。”

    龙霄就知道他要这样回答,只得道:“上次来我瞧你的电器和家俱都很旧了,所以今天我和如云去了一趟商场,全部买了新的,等一会儿就要送来了。”

    谢进昌一听,顿时大声的叫了起来道:“什么,全部买了新的,那要花多少钱,不要,我绝对不要,家里这些东西都还能用,干么要换,你快去找商场退回去。”

    谢如云这时也停下手来道:“爸,你就收下好了,你们二老也辛苦了一辈子了,就让我和龙霄尽尽孝心吧。”

    谢进昌那里肯听,声音吼得象打雷似的,庄洁在外面听到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跑了进来,谢如云又将这事给她说了,但庄洁也觉得不妥。

    龙霄等到谢进昌吼够了,声音小了一些了,这才笑着道:“谢叔叔,庄阿姨,这事我有自己的考虑,你们先听我说好了,其实这次我花钱并不全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如云,谢叔叔,我知道你那些左邻右舍的老同事还对如云抱有存见,我就是想为她争口气,让别人都知道如云已经告别了过去那段经历,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会比别人都开心,也会比别人更孝顺,下次再回来别人瞧她的眼光就会不同。谢叔叔,我记得你早上也说过要让别人眼红的话,证明你心中一定也有这个想法,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来实现呢,况且如云是你们的独女,她对我来说珍贵无比,是无价之宝,比较起来,我花的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

    他这席话一出,谢如云是眼含热泪,庄洁是微微点头,而谢进昌则是哑口无言,垂着头沉默不语,好一阵才抬起头来,声音依然很大的道:“你那些东西搬进来,我的旧玩意儿怎么办?”

    龙霄听他终于答应,顿时松了一口气,正要说话,谢如云已道:“爸,我都替你想过了,那些旧的家俱与电器,今天就先放在过去我那间屋里,三舅家不是挺困难吗,我们就将这些东西给他好了。”

    谢进昌脸上也渐渐缓和下来道:“这次就算了,但你们两人记住,下次可不许再这么自作主张了,听见没有。”

    龙霄与谢如云全都笑了起来,连声的答应。

    没过多久,所购买的电器与家俱就有人送来了,无数的工人们上上下下的,整幢楼变得热闹无比,楼上楼下的三姑六婆们纷纷跑来门外向庄洁问询谢如云的情况,言语中全都是羡慕之词,七嘴八舌的赞两人有福气,有这么一个孝顺又有钱的女儿。

    龙霄见谢进昌一边指挥工人们摆放东西,一边站在离门不远的地方,听着邻里们的议论,脸上偷偷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心中暗暗高兴,他今天做这些事的目的,总算达到了。

    等到一切都安顿下来,谢进昌才又进厨房弄菜,直到天已黑尽,这才招呼龙霄上桌。

    席间谢进昌不停的给龙霄挟菜,并问询味道如何。说实话,这谢进昌的厨艺的确是普通之极,远没有谢如云做得好,但当此之际,龙霄却别无选择,只好施展一生中最不屑为之的马屁功夫,但没想到他居然是天生异禀,拍的马屁总是恰到好处,竟让平时严肃的谢进昌不时大笑,大起“生我者父母,懂我者准女婿也”之感。

    欢起笑语之中,谢进昌忽然问道:“龙霄,你倒是给我表个态,你和如云的婚事什么时候办?”

    龙霄听他忽然问到这个问题,一时不由张目结舌,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谢如云听父亲提到此事,心中顿时一阵酸痛,连忙打叉道:“爸,瞧你,人家龙霄这段时间公司的事非常多,暂时不能安排。怎么,你嫌女儿老了嫁不出去啊。”

    谢进昌那里想得到其它,闻言哈哈一笑,拍了拍头道:“对对,男子汉应该以事业为重,事业为重。来来,龙霄,咱们爷俩喝酒。”

    龙霄见他完全把自己当做了女婿,颇有些暧意,便举杯与他互饮。

    庄洁见谢进昌酒倒得非常勤,不禁一皱眉道:“老头子,你就不能少喝些吗,自己又喝不了多少,到时候出丑。”

    谢进昌瞪着眼高声道:“怕什么,我难得这么高兴,就不能多喝点,这里又没外人,出丑有什么关系,龙霄,你别听她胡说,来,这杯咱们干了它。”

    龙霄瞧他如此开心,只觉这老头儿敢恨敢爱,从不做作矫情,脾气虽然大了点儿,但也非常可爱,当下便举起怀,一饮而尽。

    正在欢愉之时,龙霄的手机忽然响了,他一瞧来电显示,却是刘光荣打来的,心中顿时一跳,连忙站起来走到阳台上接听。

    刚一接通,就听到刘光荣急促的声音道:“大哥,君仪的那个亲戚我们终于找到了,是她的一个远房表哥。”

    龙霄兴奋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连忙道:“君仪呢,君仪在不在?”

    他此话一出,刘光荣的声音立即又低了下来,道:“大哥,说了你别生气,君仪过去确实和父母一起住在她这个远房表哥家中,可是后来出了点事,她就独自离开了,现在下落不明,她的父母和那个远房表哥也在到处打听她的下落。”

    龙霄顿时一震,手机差点滑落在地,急急的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

    那边刘光荣叹了口气道:“大哥,君仪临走前给她的父母留了一封信,你瞧了什么都明白了,我和曾凡已定了今晚的机票,明天一早我们就到办公室来把这封信给你。”

    龙霄知道这两人辛苦了这么多天,想来也尽了全力了,只得道:“好吧,你们回来再说,明天早上我在办公室等你们。”

    挂断电话,龙霄忽然间有了一种浑身脱力的感觉,头脑间一片茫然,君仪的音讯现在是他心中最迫切的希望,他曾经默默的为此祈祷过千百次,但现在,他唯一得到的只有失望,无尽的失望,而这种失望不停的折磨着他灵魂的最深处。他虽然并不是一个专情的男人,但君仪的地位始终是至高无上的,是任何女人都不能替代的。

    在阳台站了好一会儿,龙霄才慢慢的重新回到饭桌,虽然仍和谢进昌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但谢如云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他的郁闷不快,悄悄的将他叫到一边问发生了什么事,龙霄怎好明说,只讲是公司暂时出了点状况,过几天就会好,叫她不用担心。

    晚上回到家,龙霄躺在床上是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君仪巧笑盈盈的样子,心中便如有尖利的锥子在不停的扎着,刺痛难当。

    痛苦的捱到天亮,龙霄很早就起了床,给老赵打了个电话,要他提前来接自己,接着又拔通了刘光荣的手机,问明已下了飞机,告诉两人立刻到办公室里去。

    到办公室的时候才七点多钟,龙霄焦燥不安的在房间里不停的踱着步,等了二十分钟左右,刘光荣与曾凡就一脸倦态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龙霄一见到这两人,也不问别的,一伸手就道:“怎么才来,君仪的信呢?”

    刘光荣连忙从随身来的一个皮包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信封来递给他。

    龙霄一把接过,坐在了沙发上,取出信封里的信来,一瞥之下,就知道果然是君仪的笔迹,沉住气仔细的瞧了下去,只见上面写着“尊敬的爸爸妈妈,对不起,请原谅我不能随你们所愿嫁给四表哥……”才见到第一句,龙霄便是一阵剧烈心跳,连忙瞧了下去,只见君仪接着写到“……爸妈,我知道四表哥有钱,嫁给他就能改变我们一家人的生活,而且四表哥对我很好,甚至知道我有了孩子后,也一如既往的细心照顾着我,可是我真的不喜欢他,只好抱歉了……”看到这里,龙霄的头顶上便如有人狠狠的击了一重锤,霎时之间就懵了,傻了,心中只想:“孩子,君仪有孩子了,是我的,一定是我的,那一晚是我让她怀了孩子。”

    胸口起伏了好半天,龙霄才稳定住了心神,用颤抖着的手拿着信,继续瞧下去,君仪又写到“……爸妈,你们追问我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说是他欺负了女儿,气势汹汹的要他负责,可事实真的不是那样的,这件事全是女儿心甘情愿,也是女儿主动的,孩子的父亲没有任何错的地方,他是个优秀而前程远大的男人,女儿深深的爱着他,但现在是他非常关键的时候,我不能让孩子拖累他影响他。爸妈,我知道你们责怪女儿的轻率,又怕孩子生下来没有父亲让人耻笑,要强迫我打下孩子后与四表哥举办婚礼,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但我绝不会打下这个孩子的,更无法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无奈之下,只好离家出走了。对了,为了孩子能够安全顺利的降生,我拿走了家里的两万元钱,今后会加倍还给你们的。爸妈,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与孩子的,你们也要多多保重身体,毋以不孝女为念。”最后落款是“女儿君仪临别留书”。

    龙霄看完这一封信,只觉心似乎都要碎了,君仪现在面临着多大的磨难与艰辛,自己纵有绝世奇功,千万钱财,竟是束手无策,无用之极。

    那刘光荣与曾凡见他瘫坐半天不说话,也有些紧张,还是刘光荣鼓起勇气道:“大哥,大哥,你没事吧。”

    龙霄本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心理素质极好的男人,只因太在乎君仪,才一时迷了心智,这时听到刘光荣在叫自己,顿时清醒过来,坐直了身体,向刘光荣道:“你将这次去打听到的情况给我原原本本说一遍。”

    刘光荣知道他会有这一问,便道:“大哥,最先是曾凡从学校里把君仪的档案弄出来,咱们就到了她的老家一趟,走访了她的许多亲戚,终于在一个人嘴里知道了君仪家有个远房表哥在D省,平时与他们关系非常密切,君仪一家很有可能去投奔他了。有了这个线索,我们就连夜赶到了D省,可是一打听才知道,她那个表哥曾经在这里做过建筑工地的包工头,但工程一完就走了。咱们只好逗留在那里挨着向他的那些老乡们问询这人新的地址,好不容易才查到,等赶到那里,却又是一个工地,我向里面的人一打听,君仪一家果然在这里,只是君仪在大半年前就离家出走了,现在下落不明,她那包工头表哥已向派出所报了案。我当时便想到一个主意,让曾凡去偷了一套警察服装,我就穿上去冒充查案的警察去找君仪的父母重新收集线索,他们还真以为是警察开始过问此案了,便将这封信拿给我瞧,我就以要留档为名,把这信带了回来。”

    龙霄此时已冷静下来,默默分析道:“君仪的离开,瞧来就是父母要她过去嫁给她那个有钱的表哥,但君仪心中始终放不下我,一定是不愿意,后来发现怀了我的孩子,但又怕耽搁我的学业,才没回来找我,却给父母说了。谁知这一说,她父母更是着急,还是要她嫁人,并确定了婚期,君仪只好离家出走了。不过从她这封信来瞧,应该还是有生下孩子的准备,否则也不会拿那两万元钱,而且瞧这信中的语气,她也并没有准备一辈子都不与父母见面,应该是在生了孩子后,等父母答应不再逼她与那个四表哥成亲时就会露面。”

    想到一个怀着孩子的单身女子在外面流浪,龙霄心中就是一阵阵的绞痛,闭目沉思了片刻,睁开了眼来,对刘曾二人道:“你们两人辛苦了,但这个女人对我非常重要,我一定要找到她,你们两人先休息几天,但还要继续寻找,无论用什么手段,花多少钱,都要给我找到,听到没有。”

    听到龙霄说这种不计钱财的话,刘曾二人心中自然是窃喜不止,没口子的连声答应着。

    龙霄如何不知这两人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所报的花销必然有出入之处,但现在为了君仪,这点钱财又算得了什么,又道:“要是你俩人能够找到君仪,我每人再奖一百万,绝不食言。”

    刘曾二人这下笑得更开心了,真想不到时来运转,自己两人用不着去冒险偷骗,一样的可以发财。

    刘光荣点头哈腰的道:“大哥,那你叫我寻找的其他两个啦,还找不找?”

    龙霄对雪儿的下落并不怎么关心,摇了摇手道:“算了,这两个人我都不用你们找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只一心一意的给我找到君仪就行。”

    刘曾二人连忙答应着出去了。

    等两人走远,龙霄仍然坐在沙发上伤痛担忧了半天,这才给父亲打了个电话,问询司马轻鸥的情况。龙大海告诉他,司马轻鸥身体恢复得很好,过几天就要做开颅手术。龙霄表示知道了,又问了家里的银行帐号,告诉父亲自己这段时间工作进展不错,为公司创造了极大的效益,分到一笔不小的红利,这两天就汇入家里的帐号里。

    结束与父亲的通话,龙霄拿起君仪的那封信看了又看,感受着她留在信里的气息,正有些迷乱,手机响了,拿来一听,却是谢如云用很惊奇的声音道:“霄,你不是想找雪儿吗,我知道她在那里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