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解怨(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翌日一早,龙霄就让老赵载着他到了北城一个监狱外的狱警住宅楼,昨晚临睡之前,他很含蓄的向谢如云打听到了她父母住址与姓名,知道她的父亲过去是一名优秀的狱警,现在退休在家养老。心中一直牵挂着,是以便寻了过去。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平安顺利的回来,更不忍心瞧到谢如云亲人相隔,孤苦无依的现状,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自己必须要给她找到一个可以得到温暖与安慰的港湾。

    此时的龙霄双手提着一大堆高级补品,是刚才他在附近的大型超市买的,倒颇有些去拜见岳父岳母的意味。

    在路过监狱宿舍前的一大片绿化带时,瞧见两个老头儿正在一张石桌上下象棋,另外有几个老头儿在旁边围观,没一会儿,下棋的那两个老头儿就为一步棋面红耳赤的争执起来,犹其以一个头发微白的、年纪在六十岁上下的干瘦老头儿火气最大,说着说着就将棋盘一掀,那些棋子顿时散落了一地,然后背着手直着头,扬长而去,只留下了其他几人在身后不住的责骂。

    龙霄见状,心中不由暗笑,这老头儿,也太没棋品了,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睛的掀棋盘,今后可没人愿意和他下棋了。

    他不知道谢如云父母具体住在那一幢楼,便走过去向一名瞧来慈眉善眼的白胖老头儿道:“老人家,你好,请问一下,谢进昌家怎么走?”

    那白胖老头儿听他问到这个名字,不由满脸诧异的望着他,然后向那干瘦老头儿远去的背影一指道:“谢进昌,就是刚才走的那个人啊,怎么,你不认识他吗?”

    龙霄听了这话,心中就“格登”的跳了一下,忖道:“糟糕啊糟糕,今天来得真不是时候,如云她爸刚发了火,必然回去后头上还要冒点儿余烟,而且从这个样子瞧,就是在平时,这个人也是个又臭又倔的性子,这番要去当说客,只怕难度系数有点高了。”

    在问明了谢家住的楼座之后,龙霄道了声谢,便向前走去,却听到后面这些老头儿在窃窃私语着,一人道:“这小伙子手里提着补品,又不认识老谢,你们说他是什么人?”便有人接口道:“嗨,这还用猜,我女婿过来瞧我也是这个样子的。”又有一人道:“哦,不是说他那个女儿在做那事吗,怎么又钻出个女婿来了。”就有人回答道:“你这个老糊涂,做那事就不能结婚么,他那个女儿好象也不小了。”跟着有人道:“说起来老谢也真可怜,就这么一个女儿,却如此不争气。”先前一人道:“可不是吗,其实老谢这个女儿我也是看着长大的,挺漂亮听话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就走了这么一条路。”一人叹着气道:“唉,说实话,我和老谢在一个监狱呆了几十年,过去他的脾气没这么古怪,对犯人也很好,都是这个女儿给他气的。”立刻有人道:“是啊,是啊,我要是有老谢这种女儿,也不会认她,死在外面算了,免得丢人现眼。”

    听着这些老头儿的议论,龙霄也是默然一叹,是啊,作为女人,真的不可以踏错一步,否则背后的口水淹也要淹死你。

    到了谢进昌住的B楼5层7号,龙霄吸了吸气,稳了稳心神,便按响了门玲。

    没多时,门“咣啷”一声开了,出来了一名衣着普通,身材适中,五十多岁的妇女,望着龙霄,见他甚是陌生,不由问道:“小伙子,你找谁,是不是认错门了。”

    龙霄瞧这名妇女的五官轮廓与谢如云有五六分相似,知道她就是谢如云的母亲庄洁,连忙笑着道:“你就是庄阿姨吧,没错,我找的就是这里。”

    那庄洁一愣,不由迟疑起来道:“你……你是什么人?”

    龙霄便直言道:“庄阿姨,我是如云的朋友,特地来拜访你们。”

    庄洁一听,霎时之间的脸色就变了,却仍然很仔细打量着衣冠楚楚,神清气朗的龙霄,眼中掠过一丝欣慰之色,但跟着又飞快的向屋里瞧了一眼,然后压低着声音道:“小伙子,你快走,我们家老头子的脾气不大好,等一下他出来

    见到你就糟糕了。”

    正在这时,就听到里面有人道:“老婆子,是谁来了啊?”跟着谢进昌就走了出来。

    庄洁一脸的惊慌之态,一边连忙将龙霄向外推,一边故作镇定的道:“没……没有谁,是找楼上的按错了门铃。”

    龙霄岂会就这样轻易的就走了,当下不仅不后避,反而高声道:“谢叔叔,我是如云的朋友,很想找你谈点儿事,行不行?”

    谁知那谢进昌一听到如云的名字,便似一支被点燃的炮仗,瞬间就爆炸开来,两步就冲到了门口处,使劲的把龙霄向外推,高吼着道:“出去,出去,我家里没这么一个人,你在外面找去。”

    龙霄对他的态度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也不以为异,见他来推,面带微笑,脚下却是前移着,带着谢进昌的身子连连后退,没一会儿就到了屋里面。

    谢进昌见他不仅不走,反而挤了进来,脸都涨红起来道:“流氓,无赖,你到底要干什么,信不信我要报警了。”

    龙霄心想谢如云说过她父亲的心脏不好,也怕出事,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名片来递到他手上道:“谢叔叔,我绝不是什么流氓无赖,只是如云很要好的朋友,知道你们两父女有些误会,而如云又很想回家,便想找你好好谈谈。”

    那谢进昌匆匆瞥到一眼那名片,见设计得极是精美,印着“宇嘉娱乐集团公司总经理龙霄”的字样,随手就丢在了地上道:“我管你是什么总,但这里是我的家,现在不欢迎你,你跟我马上出去。”

    龙霄一脸的平静,凝视着谢进昌诚恳的道:“谢叔叔,我知道你爱面子,如云过去走错了路,让你颜面无光,我非常理解你这种心情,但是,你就这样不认如云,我觉得你太偏激了,因为无论你认不认她,她的血管里流淌的依然还会是你的血液,她永远还是你的女儿,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如云还深爱着你,还希望有一天你能原谅她,请你给她一次悔过的机会。”

    那谢进昌顿时哈哈的大笑起来,瞪着眼睛望着龙霄道:“她永远是我的女儿,还深爱着我,放屁,放屁,她要是我的女儿,她要是还顾着我的半点感受,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了。”

    庄洁在一旁见到龙霄态度不卑不亢,镇静自若,言语也甚有条理,暗中一阵高兴,又怕谢进昌太过激动引出病来,忙抚摸着他的胸口处道:“老头子,你先别着急,这小伙子瞧来规规矩矩,一定不是坏人,咱们就听他说说好了。”

    龙霄见庄洁打着圆场,暗中在帮自己,便又趁机道:“谢叔叔,我知道你曾经在如云身上花费了许多的心血,也寄托了许多的希望,现在对如云的怨恨,除了你自己的面子外,还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彻底失望。但是,我听说你过去是一名优秀的狱警,对待管辖的犯人非常好。这就让我很奇怪的了,对待那些杀人放火,作奸犯科的人你都能很耐心的去帮助教育,去尽量挽救他们,为什么对自己一时误入岐途的亲生女儿就这样苛责。我今天来,很想告诉你们的就是,如云现在真的很后悔,她早就没走那条路了。古人有一句名言叫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相信你在监狱里也常给那些犯人说起,如云不仅知错了,而且变得很好很好,在我的眼里,现在的她是个非常善良、非常勤快,没有什么缺点的女人,但也是一个渴望亲情,渴望谅解的可怜女人。谢叔叔,请恕我直言,如果她这样努力还得不到你的原谅,无论是你的面子也好,恨铁不成钢也好,那都是你的自私与狭隘,并不值得人尊重。”

    他说完这话,谢进昌脸上流露出了十分痛苦的神情,大声的道:“滚,你滚,我不想听这些废话。”

    龙霄很清楚的见到了他的这种痛苦,心中却是一喜,这个谢进昌看来并不是那么的铁石心肠,一定是被自己的话刺痛了他心中的软处。

    他知道这时用不着再说什么,应该留给谢进昌一段思索的时间,便将手上拿的高级补品放了下来道:“这是如云叫我给你们买的,谢叔叔,你是把它们踩扁也好,丢出去也好,但你记住,这是如云的一颗心,一颗希望你们建康长寿的心,也是一颗在对你们忏悔的心。”

    他说着这话,也不去瞧谢进昌的表情,很有礼貌的道了声别,便走出了门。

    刚下楼,就听到身后有个女人的声音在道:“龙霄,龙霄,你等一等。”

    龙霄回到头去,却正是谢如云的母亲庄洁气喘吁吁的向自己追来。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想来刚才让谢进昌扔在地上的那张名片她已经瞧过了。

    龙霄忙转过身去道:“庄阿姨,有什么事吗?”

    那庄洁走到了他的身边,道:“龙霄,你老实给我说,如云和你是什么关系?”

    龙霄也不瞒她,便道:“我是她的男朋友。”

    庄洁满意的点了点头,但见他似乎只有二十五六左右,应该比自己的女儿年轻,忍不住道:“龙霄,你比如云要小吧,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谢如云已快满三十,龙霄自然不便说自己与她相差接近十岁,当下道:“是小了几岁,不过这没什么关系,我们的感情非常好,是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认识的。”

    庄洁又点着头,微笑着道:“这点我相信,就凭你能来我家,就凭你给我老头子说的那些话,如果不是真心对如云好,那是做不出来的。”

    龙霄道:“庄阿姨,我瞧你对如云已没什么成见了,为什么不和她联系呢?”

    庄洁叹了口气道:“如云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也很心疼,她回家这么多次,每一次回来都要哭,好几次还给她爸跪下来认错,我瞧着怎么会无动于衷,但如云她爸的脾气实在太倔了,完全不理,只一个劲儿的赶她出了家门,还三令五申的不准我去瞧她,否则连我他也不认了,我这老头子的话向来是说到做到,身子又有病,所以我就暂时断了这个念头,决定一点一点的在旁边劝解,让他回心转意。”

    龙霄道:“庄阿姨,你也认为谢叔叔能够原谅如云么。”

    庄洁再次点头,用很肯定的语气道:“一定能,其实在如云小时候,老头子是最疼她的了,那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我长期没有工作,那时候国家困难,老头子他们的工资非常的低,但他从来没让如云受过委屈。有一次如云看上了一个玩具,价格太贵了,我们的钱根本无法去买,然而她吵着哭着的要,老头子一咬牙,回去就向一名经济宽裕点儿的同事借了钱,然后买下了那个玩具,自己却整整戒了半年的烟酒。后来如云到大学读书,他更是省吃简用的尽量给她寄钱去,嘱咐她不要分心,要好好完成学业。谁知如云却没有听话,结果上了男人的当,老头子当时虽然生了一阵子的气,但也没什么,却没想到的是如云一错再错,走上了那么一条道路,让他整颗心都碎了,这才发誓不再认这个女儿。”

    说到这里,庄洁又道:“龙霄,老头子还在家生气,我要回去了,麻烦你告诉如云,就说我会让她爸改变心意的,让她不要担心,只是要耐心的等一段时间。”她一边说着,一边就又上楼去了。

    龙霄走出了大楼,心中却是在翻腾:“瞧来如云过去犯下的错,的确让谢进昌这种传统正直的人太无法接受了,但父女之情绝不会就全部消失,这个矛盾也绝非不能调和,只是要瞧瞧自己的移花接木之功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