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解怨(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司马轻鸥话一说完,便凝视着龙霄的神情,却见他毫不动色,极为镇定的望着自己,跟着缓缓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这一下却大出司马轻鸥意料,他本以为照龙霄平常的性子,似乎应当推辞两句,却不想此子竟回答得如此干脆。

    龙霄瞧着司马轻鸥的神色,明白他在想什么,微微一笑道:“我与你女儿是朋友,还叫你司马大将军太过生份,今后还是称呼你为司马叔叔吧。”

    见到司马轻鸥点头,他又道:“司马叔叔,你可能在奇怪我为何毫不谦虚,其实听了你所诵的建文帝遗诏,对我的感触真的很大,似想一代帝王居然下诏叫外人去夺自己子孙的江山,甚至还会受到后辈子孙的诅咒,这是多么让人痛苦的决定,这建文帝既然有如此苦心,如此胸怀,咱们为什么又不去成全他。而且目前大明朝险境四伏,必须要有人在大堤未决之际去尽快解决,这个人选,好象我应该当仁不让,而且真要有人去当这个皇帝的话,我当一定比昌明皇太子当好得太多,大明朝近千万百姓的性命安危,我又岂能忍心坐视不管。司马叔叔,说实话,对于大明朝的事,我也想过要逃避,现在面对这份遗诏,真是觉得羞愧万分了。但要想顺利夺位,又不能让威远王爷与天煞族这两部分人马有可乘之机,做起来应当是困难重重,绝非易事,记得有句佛语叫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或许我应该照着这话做才是。人这一辈子,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总要做些有意义的事,这事不管最终会不会完成,我都要去试一试。”

    司马轻鸥默默听着他的话,脸上忽然露出了欣然之色,颔首道:“龙霄,我没有瞧错,你果然就是我想要找的那个人,大明朝的百姓,总算是有救了。”

    龙霄道:“司马伯伯,有个条件我想给你说清楚,这事若是成功后,我未必会永远呆在桃源里面,到时候你不能干涉我的自由。”

    司马轻鸥道:“当今的世界已前进到如此发达的景地,要想你安安心心的隐入桃源,的确太委屈你,今后你要再出来也可以,但必须等到桃源内敌踪尽消,政通人和,百姓们能够安居乐业才行。”

    龙霄听他已不再称大明朝而改称桃源,便知道他已铁了心要执行建文帝的遗诏了,伸出手来道:“好,咱们一言为定。”司马轻鸥也伸出了枯瘦的手与他紧紧相握,两人皆是当世英杰,一但下定决心,即使历尽千辛万苦也要达到目的,两手相触之下,不由心意互通,忍不住相视而笑。

    龙霄道:“对了,司马叔叔,我想问你……”

    司马轻鸥连忙拱手道:“主公,轻鸥既然要拥你为帝,这叔叔之称实在不敢当,你还是直呼我的名字吧。”

    龙霄听到“主公”之名,真是还不怎么习惯,笑着道:“司马叔叔,咱们就不用那么客气,我这样叫着你亲热些。”

    司马轻鸥只得道:“是,主公,从今日起,司马一家将任由主公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龙霄知道他虽然没了武功,但无论经验和在大明朝的地位身份都将是自己的良助,不禁叹道:“司马叔叔,其实我觉得桃源百姓最应该感激的就是你们司马府的人,你的先辈浴血奋战,帮建文帝在桃源内重建了江山,而你现在为了大明百姓的安危,又到外面来尝尽了苦头,不仅弄得下肢残疾,还将数十年苦修的内力传给了我,而自己气血枯竭,百病缠身,这种舍己为人的高风亮节,真配得上‘大英雄’这三个字。”

    司马轻鸥听他如此颂赞,忙道:“主公过奖了,司马府每一代先祖的确当得起这三个字,但轻鸥在位期间无德无能,致使朝庭内忧外患,百姓面临刀兵之灾,有负皇恩祖训,又岂能与这三字沾挂。”

    龙霄见他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在了自己身上,也不便再说,便道:“司马叔叔,我正想问你,这段时间你都走什么地方去了,为什么我回来见不到人?”

    司马轻鸥道:“自你走了之后,我仍然不放心,生怕你在桃源里无法生还,那么这场危机还是不能化解,便决定另寻一人作为后补,虽然我功力没了,但还可以将‘天残地绝魔功’的口决传授给他,虽然所费日久,但也不失为权宜之策。因此我就想法离开了这县城,到了别的地方……”

    龙霄道:“怎么样,找到另外的人选没有?”

    司马轻鸥摇着头道:“没有,我虽然也接触了些少年,但这些人有的仁慈,但又太过胆怯,有的虽然勇敢,但习武的资质又太差,总之近一年之中,再没有寻到一个让我满意的全才,一时无奈,料到主公要是能成功到达我司马府习得武功,对外面的世界必然还有所留恋,一定会寻原路回家一趟,因此便返了回来,等待主公的消息,没想到二竖为虐,病魔附体,幸得有主公相救,轻鸥才留得一条残命。”

    龙霄心想照他的要求,这个人确实难寻,要想完成一统桃源,让百姓幸福安定的大业,武学天赋、智谋、勇气、仁慈都应当缺一不可,而能同时具备这些优点的人,天下间实在罕有,否则大明朝有近千万人口,司马轻鸥也用不着辛辛苦苦的跑到外面来找人了。

    司马轻鸥望着龙霄英俊刚毅的面容,又深知他的仁德之心,好象是老丈人看女婿,真是越瞧越满意,想到自己给他的那枚家传的独鹤铁戒,便道:“主公,那枚黑铁戒指你可曾给了琴儿?”

    龙霄点点头道:“给了。”

    司马轻鸥连忙道:“那她对你说过这枚戒指的意思么?”

    龙霄顿时回想起在司马府后院发生的那段往事来,微微一笑道:“司马姑娘倒是没有当面说起,不过后来我也知道了一些。”

    司马轻鸥闻言一喜,又道:“那你两人意下如何?”

    龙霄道:“司马叔叔,这事我和司马姑娘己经说开,只好有负你的好意啦。”

    司马轻鸥不由瞪眼道:“什么,你们两人不愿意,是你还是她?”

    思起龙霄曾说过和自己的女儿已是朋友,他知道女儿的性格眼高于顶,孤冷高傲,若是没有好感,绝不会随便与一名年轻男子交什么朋友的,忽然间想起龙霄上学后代替他来照顾自己的那个漂亮的女孩子,顿时恍然大悟般的道:“主公,你是不是和那个叫君仪的女子先好上了,才不肯答应这门亲事,唉,君仪的确是个好女子,心地善良,倒配得上你,但这外面虽然是一夫一妇,在我们那里却无此规矩,况且日后你若是大事得成,登上皇帝之位,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也不为过,又何必将心单系在一名女子身上。”

    龙霄实在不便给他多说自己与司马琴这段情障,抬眼瞧窗外微明,竟是已聊到了天亮,道:“司马叔叔,我和琴儿的事你就别多管,现在时间不早啦,你也该好好休息才是,今天你还要做个全身检查,我要想做成大事,没有你的帮助可不行,现在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身体恢复好。”

    司马轻鸥也明白这一节,微微点头道:“主公,你打算什么时候返回桃源?”

    龙霄道:“现在一是要等你的身体养好,二是这次到桃源,可说是生死难卜,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到回来,我必须将一些事情安置妥当,就在五十天以后出发吧。”至于朱芷贞中了血凤“七花失魂散”这一段,因为涉及隐私,他并没有向司马轻鸥提及,推算时日,她身体内那“七花失魂散”还要三个月才会发作,而具血凤所说,解药要在一月后才配制得出来,自己完全有时间赶回去相救。

    司马轻鸥道:“这是应当,主公,你就去忙自己的吧,我这里你不用担心。”

    龙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话,快快闭目休息。

    等到司马轻鸥又睡过去,龙霄就坐在床前安排这五十天内的计划,谢如云那儿他应该没什么担心的,父母这里自己肯定要留一笔足够他们下半辈子用的钱,黑龙留下来的这些产业,他也要各自找人负责,最让他牵肠挂肚的就是君仪的下落,这些天他都在给刘光荣与曾凡联系,但两人传来的消息却不那么乐观,君仪那个远房亲威如今的住址仍然没有查到,惹得龙霄终于发了火,在电话里将两人好一阵臭骂。

    整个上午,龙霄就带着司马轻鸥到各自用仪器检查身体,出来的结果还不算太坏,除了身体非常衰弱,需要住院调养一段时间外,肝肾上的毛病也能治愈,只是在查到脑电图一项时,被发现他的头颅有一个破损处,而且已积了淤血,必须清除,只是以司马轻鸥目前的身体状况,还至少要等两个星期才能做开颅手术。

    在检查完毕后,龙霄便打了个电话给父亲,让他到医院来一趟,没多久,龙大海就赶到了医院,龙霄将他带到了司马轻鸥的病房,就说自己到外面去掏金,就是这个乞丐提供的线索,现在他病了,自己有责任照顾他。

    龙大海过去也在大院外见过司马轻鸥,虽然不知道他如何介绍儿子去掏金的,但明白是这个乞丐是在儿子最伤心难受的时候给了他重新振作的希望,心中很是感激,也不多说,只是告诉龙霄放心,这乞丐今后就由他来看护照料了。

    龙霄知道父亲向来忠厚踏实,他既然说了这话,司马轻鸥这里就不用担心,当下就给老赵打了个电话,要他到医院来接自己到家里面去一趟。

    到了家,龙霄找到了司马琴给他的那个小包裹,就向母亲告辞要返回省城,蒋家玉虽然也舍不得儿子走,但明白他事情很多,便千叮万嘱的送他出了门。

    回到省城已是凌晨一点,谢如云知道他要回来,还在客厅里等着,待龙霄一进屋,就到厨房里去给他弄了一碗汤圆,端在他的手上。

    龙霄在路上匆匆吃了一点饭,现在还真是饿了,几下就将这碗汤圆呑到肚里,谢如云瞧他吃得太急,连忙在一旁提醒他别烫着。

    当龙霄吃完,谢如云就到厨房里去洗碗,龙霄悄悄的走了进去,从背后将她轻轻搂住道:“如云,这段日子辛苦你了,我真的非常感激你。”

    谢如云的头微微后仰,柔声道:“霄,你不要这么说,其实如今在我心里,你的父母就和我的父母一样,或许今后我不能象那些正常的儿媳妇一样孝顺他们,但我永远会尊敬他们的。”

    龙霄此时忽然想起司马轻鸥的话,是啊,要是自己真是当上了桃源里的皇帝,不就可以给谢如云一个正常的名份么,但这事尚未起步,更无法向她说起,只有今后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了,他相信对于谢如云来说,应该非常愿意接受这个让她无法想象的现实。

    谢如云一会儿就洗完了碗,在龙霄的要求下,两人一起到浴室洗澡,当与谢如云雪白丰满的躯体赤裸相对时,龙霄便又控制不住。但这时谢如云已将他视得比自己还要重要,担心他车途劳累,若是再耗费精血,不免对身体有损,就推说自己有些不舒服,不想作爱,龙霄怕她不高兴,也只好作罢,谢如云见他挺乖,笑脸盈盈的服侍着他洗完澡。

    当两人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床上,谢如云将整个身子都偎在龙霄怀中,虽然不说话,但一脸的幸福满足状。

    龙霄望着她,忽然想起过去瞧的那个“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来,谁说风尘女子没有真情,或许她们过去走错了路,然而一但看透了世间男子的虚情假意,一但厌倦了“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卖笑生涯,那么她们对真爱的渴望绝对比普通女子还要来得强烈真挚,只要遇见自己喜欢的又信得过的男人,就会飞蛾扑火般的投去。这谢如云的经历与杜十娘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但最大的不同的就是杜十娘跟了薄情寡意的李公子,而她幸运的认识了自己,而自己绝不会有负于她。

    无声的缠绵了一会儿,谢如云轻声道:“霄,我现在这样在家里也挺无聊的,实在想找点事做做了,你说怎么样?”

    龙霄知道自己要离开她一段不短的时间,她在空虚中有个精神寄托最好,便道:“很好啊,你想做什么,要不要我帮忙?”

    谢如云道:“就用不着你这个龙总经理啦,我都想好了,就开一家上规模的高档服装店,做几个名牌的代理,地段门面这几天我都瞧过,挺不错的,我想试一试。”

    龙霄微微思索了一下道:“以你的品味素质,要做这样生意应该很有前途,不过听说要接这种名牌服装的代理权需要一笔不小的启动资金,你的钱够不够?”

    谢如云扬着脸一笑道:“我算了一下,这些年存的钱,再加上这房子能够贷上一笔款,应该是足够了。”

    龙霄道:“如云,这可是你所有的本钱啊,就这样全部押上去,你不担心吗?”

    谢如云身子向上移了移,在他的脖子上轻轻一吻道:“要是在过去我可能不敢,但是现在不同了,因为我有了你,即使真的是输得一无所有了,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你会养我的,是不是?”

    龙霄怎好给她说自己要去完成一件无比艰辛的大事,很有可能一去不返,只好点点头道:“当然,如云,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不会不管你的。”

    谢如云自然不知道他这句话的含意,一时笑靥如花,连连在他脸上亲吻着。

    龙霄瞧着她开心的样子,似乎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心中不由一阵黯然,他本来以为谢如云完全能自己照顾自己,但现在的情况,让他顿时怀疑起这种想法来,如果谢如云投资失败,而自己又不在她的身边,真不敢想象这个女人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

    这种想法让龙霄不得不转到了一个谢如云一直在回避的话题上来,他道:“如云,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我。”

    谢如云嘻嘻笑着道:“呸,我偏不老实,瞧你怎么办,是不是要咬我一口啊。”说着就去咯吱他。

    龙霄挡住了她的手道:“如云,你先别闹,这个问题我总是想问,但一直怕你伤心,没敢说出来。”

    谢如云见他变得一本正经起来,便也住了手,但脸上还带着余笑,道:“好啊,老爷您请讲,小女子一定认真回答,绝对让老爷满意便是。”

    龙霄也不愿再拐弯磨角,便道:“如去,实话告诉我,你恨自己的父母么?”

    听到龙霄忽然提及这个问题,谢如云脸上所有的欢颜都消失了,脸上露出了凄然之色,愣愣的望着他道:“霄,你怎么会问到这事。”

    龙霄知道这个问题会让引起她痛苦的记忆,仍然硬着心肠道:“也没什么,我只是好奇,随便问问。”

    谢如云离开龙霄的身子,坐了起来,静静的沉默了一阵,这才抬起头来道:“好吧,霄,既然你问起这事,我就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恨过我的父母,一点都没有。”

    龙霄道:“为什么,不是你的父母一直不认你这个女儿吗?”

    谢如云沉默一阵,眼中慢慢的流出泪来,摇着头道:“这都怪我一时糊涂,走错了路,后来又让亲威朋友们知道了,让他们很没有面子,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其实过去他们真是很喜欢我宠爱我,一直对我寄托着非常大的希望,要知道我可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啊。”

    龙霄又道:“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肯原谅你?”

    谢如云拭了拭泪道:“爱之愈深,责之愈重,我父母都是很传统保守的人,非常爱面子,又恨我有什么事从来不和他们商量,居然去做了让他们最瞧不起的职业,已经是对我死了心了。”

    龙霄道:“你曾经回家去了几趟?”

    谢如云凄然一笑道:“何止几趟,至少有几十趟,但每一次都要被他们赶出来,特别是我爸,每回见到我都要大发脾气,非常的激动,他的心脏一直不怎么好,后来一次病就发作起来,把我吓坏了,从此以后,就再也不敢出现在他的面前。”

    龙霄想到谢如云当时的处境,不由长长一叹,伸手就把她拥入了怀中,道:“如云,你真的好可怜。”

    谢如云将脸埋在他的手臂里,一会儿就抬起头来,强颜欢笑道:“不,我现在不可怜了,霄,你给了我一个新的人生,你就是我的全部幸福。”

    龙霄没有再说话,而是紧紧的抱住了谢如云,这个可怜的女人,自己是时候为她做点事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