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建文遗诏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龙霄就给老赵打了个电话,让他开车来接父母返回县城,而自己当然是陪同前往。

    虽然知道龙霄在帮那过世的大老板陈总管理公司,但当见到那辆豪华的黑色奔驰,而那司机恭恭敬敬的叫着儿子“龙总”时,龙大海夫妇这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儿子已开始不同,他已经在省城拥有了自己的身份与地位,再也不是过去那个稚气的少年了,龙大海仍然是一付冷静沉默的样子,而蒋家玉却是喜笑颜开,为儿子有这般的前程感到高兴,过去想要他回到县城做生意的念头顿时烟消云散。

    一路疾驰,到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已到了县城,县城里的人很少见到这样豪华的名车,纷纷向车窗里注目,有认识车子标志的,更是指指点点,神情大是羡慕。

    龙霄坐在副驾驶位子上,这一切自然都落入他的眼里,但他并没有那种衣锦还乡的感觉,过去他曾经发过誓要让父母坐上这样的名车,今天虽然确实也坐在里面了,但这只是别人的东西,他只是暂时使用而矣,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地方,一个男人,真要想要扬眉吐气,光耀乡里,他就必须要拥有完全属于自己事业,那样的回来,才能让他真正的开心,这是他的自尊,也是他的自信。

    到了大院,来来往往的人不少,见到龙大海夫妇坐着豪华轿车回来,而龙霄又是一付气宇轩昂的样子,凡是认识的人全都围了过来,吱吱喳喳的向龙大海夫妇打听着龙霄如今在什么地方发了财。

    打发走了这些左邻右舍,好不容易回到家中,一打开门,就见屋里的家具等物,已淡淡的蒙了一层灰尘,龙大海夫妇连忙打扫起来,龙霄已决定在家里留一晚,知道那辆奔驰停在院外太过招摇,但吩咐提着行李进来的老赵自己进县中心找家宾馆歇息,明天早上再来接他。

    等到老赵走了,龙霄便卷起衣袖帮父母做事,幸好他们家并不大,半个小时后便整理得干干净净。

    龙霄见母亲提着个菜篮要去买菜,连忙道:“妈,晚上咱们一家人就到饭店里去吃好啦,今天你们坐了这么久的车也累了。”

    蒋家玉道:“没事,霄儿,虽说现在你的薪水不低,可也不要乱花啊,省城里什么都得花钱,而且过两年你还要娶媳妇哩。”

    龙霄知道父母节约惯了,真要叫他们上饭店,只怕还要弄得不高兴,便由着母亲去了。

    在家里坐了一会儿,龙霄忽然想起司马轻鸥来,刘光荣与曾凡说过已查过省城及附近的县市,所有的收容站都没有一个举止容貌象他的人,实在再难查找,现在真不知他又流浪到那里去了,龙霄甚至担心他将毕生功力传给自己后,身子里面油尽灯枯,在某一个角落默默死去,然后让人草草的埋葬了。

    一思至此,龙霄起了再到那桥洞去瞧一眼的念头,便给父亲说了一声,走出院子,向那小桥行去。

    顺着山坡直下,眼看就要到那桥洞,蓦地听到一阵打骂声,他心中一动,几步便赶到了桥洞下,却见他上次瞧到的那乞丐正在不住的踢打着另一名背对着他躺在地上的无腿乞丐。

    龙霄一见地上这个乞丐的背影身形,顿时一震,心中霎时间又高兴起来,这人绝不会再是别人,他就是那个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司马轻鸥。

    见到那个乞丐还不住手,龙霄悖然大怒,一个箭步便冲了前去,伸手一推,就将他重重的撞在桥壁,弹在地上不住的翻滚呻吟。

    龙霄一把扶起司马轻鸥,却见他的眼睛微微闭着,嘴里似乎还在说着什么胡话,一摸脉象,却是若断若离,衰弱至极。

    龙霄此时第一个反应便是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快步向山坡上飞奔而去,到了大道上,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医院疾驰。

    没多久就到了县城最大的医院,龙霄将司马轻鸥放在推车上,一边叫护士通知医生急救,一边去给他办理住院手续。

    一会儿就有护士将司马轻鸥推进了重症监护室,等到龙霄办完手续赶进去时,他已经挂上了点滴,有一个约在四五十岁年纪的医生在旁边给他测试血压。

    龙霄走到那医生跟前,轻声道:“医生,他得的是什么病?”

    那医生瞧了瞧他道:“你是这个病人的什么人?”

    龙霄道:“他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过去失踪了,今天我才发现他,没想到都成这样子了。”

    那医生点了点头道:“小伙子,我给你说,你这个亲戚的状况可不大好,我给他初步诊断了一下,估计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引起的综合病症,气血严重不足,肝肾也出现了问题,而且刚才我听到他说胡话,好象脑袋里面也有问题,非常难治啊。”

    龙霄忙道:“医生,请你务必要治好他,无论花多少钱都行。”

    那医生摇着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是他的病拖得太久了,现在免疫力几乎是没有,现在先给他输一些营养消炎药解解燃眉之急,等他明天清醒些了,再将整个身体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瞧瞧。”

    医生一边说一边走了出去,龙霄凝望着司马轻鸥破烂不堪的衣裳,又黑又脏的脸,骨瘦如柴的身躯,鼻子忍不住一酸,这个人,曾经是身负奇功的绝世高手,曾经是手握权柄的大将军,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他过去的威严与骄傲,但现在却沦落得如此可怜与悲哀,真不敢想象司马琴见到自己的父亲这个样子,会有怎么样的伤心。

    见司马轻鸥还在沉睡着,而重症监护室也有护士照顾着,龙霄便走了出去,给家里面打了个电话,说是自己的一个朋友住院无人照料,他要留下来,今晚就不回去了。

    打完电话,龙霄又走出了医院,就在附近的服装店里照着司马轻鸥的体形买了一身内外衣裤,找了家小餐馆随便吃了点饭,就又匆匆到了医院。

    在重症室里坐在司马轻鸥床前,一直呆到第二天凌晨四点,龙霄的眼睛渐渐的发起涩来,便趴在床沿睡起觉来,正在朦朦胧胧之中,隐隐听到身旁有人轻哼,龙霄连忙站了起来,却听清楚他是要水喝,连忙在纸杯里倒了开水,用小勺舀了,一边吹温,一边喂在他的嘴里。

    司马轻鸥输了些营养消炎药,已微微有了些精神,神智也开始清醒,感觉有人在喂自己喝水,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等见到了面前的这个人,不由得为之一震,脸上露出激动无比的神情,脱口便道:“龙霄,是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那地方……那地方,你去了没有?”

    龙霄见屋里并无其他人,便点了点头道:“去啦,你就放心吧。”

    司马轻鸥此时也不知道那里来的精神,身子竟坐了起来,一把紧紧的抓住他的手道:“那你见到我女儿没有,她好不好?”

    龙霄又点着头道:“见着了,她很好,就是非常想你,这次我出来,她就吩咐我无论如何要带你回去哩。”

    司马轻鸥的脸上现了欣然之色,但手并没放松,又道:“那我家武库里面的武功你都学会了吗?”

    龙霄道:“没有全部学会,但也差不多了。”想到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这样坐着不便,微微用力,挣脱了他的手,在他病床的一头找到了活动把手,摇了几圈,那床头便向上移动,将他的上身垫起来。

    司马轻鸥默默的望着他的精气神三色,道:“龙霄,你果然是个练武的奇才,如果我没有瞧错,你现在的武功,已不在当年的我之下。”

    龙霄又走到他身边,叹了口气道:“司马大将军,我的武功全是拜你所赐,按道理,我应该叫你一声师父才是。”

    司马轻鸥微微的摇头道:“不,你不要这样叫我,我还承受不起。”

    龙霄听他这话,不由大觉奇怪道:“这又是为什么?”

    司马轻鸥并没有回答他的话,指了指龙霄刚才坐的椅子道:“龙霄,你先坐下来,咱们慢慢说。”

    龙霄见他的神态已恢复了镇定,隐隐中仍然具有那种大将风度,知道必定还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对自己说,便点了点头,坐了下去。

    司马轻鸥闭了一阵眸,让自己的精神一点点聚集起来,这才重新睁开眼道:“龙霄,你将从我把地图给你后的发生的事情全部祥细的给我讲来,千万不要有什么遗漏。”

    龙霄见他如此慎重,便毫无隐瞒的将自己如何到巴拉汗山,如何通过桃花瘴,如何在山顶上发现了血狼的尸首,如何跳下崖,如何被村民误会、如何遇见黑煞,如何到京城参加马王大赛,而后又如何碰见了朱芷贞与司马琴,直至最后如何组建无畏军随昌明皇太子征伐天煞族获得大胜,被文德皇帝封为护国大将军,却因为谗言给免去了兵权,然后发现皇后竟是天煞族的血凤的这段经历给司马轻鸥说了一遍,其中只略过了自己与朱芷贞等人的风流艳史。

    司马轻鸥一直在默默的听着没有说话,只是在龙霄讲到威远王爷的阴谋背叛与昌明皇太子的好大喜功而遇事又懦弱无能之时,这才开始变色,等到他说到皇后就是血魔的弟子血凤,已是满脸的焦急,嘴唇微微发起抖来。

    龙霄见到他这样的神情,并不觉得奇怪,司马一家对大明朝忠心耿耿,天日可表,听到如今朝庭竟是这般的千疮百孔,岌岌可危,自然要着急万分了。

    司马轻鸥闻龙霄讲完,沉声道:“那以你所见,大明朝目前的局势如何,记住,我要听你的实话。”

    龙霄点点头,想了一想道:“大明朝现在内有威远王爷图谋不轨,外有天煞族整兵竖戈,再加上血凤等一些奸细已被安插到了皇上的眼皮之下,可以说十分危险,但值得幸庆的是,镇煞关一战,已消耗掉了天煞族很大一部分主力,即使还想再战,也要休生养息一段时间,而顾先生的阵法策略天下罕有,再加上魏兄、赵兄他们尽心辅佐,边境之地,应该暂时无忧。另外是那威远王爷,他自然是有意谋权篡位,但现在文德皇帝没有什么过错,大明朝的老百姓都不会反对他,我想就是在威远王爷的领地之中,大家的想法也是一般,根本无法激起士气让他们造反。威远王爷这个人老谋深算,谨慎万分,他得不到百姓的支持,没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绝对是不敢轻举妄动。”

    司马轻鸥见他分析得鞭辟入里,也是微微颔首,道:“如你这般说,大明朝就没什么危险了。”

    龙霄一脸沉凝,摇头道:“错,大明朝不但有危险,甚至还可能一举亡国,给整个大明百姓带来灭顶之灾。”

    这次司马轻鸥倒没有露出诧异之色,只缓缓的道:“你说说看。”

    龙霄道:“大明朝的危险不在现在而在将来,这个祸源就在那个昌明皇太子身上,此人不仅懦弱无能,性格又阴晴难定,更不会体恤官兵与百姓,很难让人敬服归心,这种人施起政来,全凭自己的喜好而定,不免让百姓怨声载道,离心离德,这时候天煞族已重整旗鼓,威远王爷也有借口蛊惑人心,两支军队出于共同的目的绝对会勾结起来对大明朝内外夹攻,但此时大明朝的军队与百姓斗志削弱,自然会一击而溃,而顾先生的下场想来也早和我一样,被敌人用离间计调出了军队,就是纵然侥幸还在,在两面夹击之下,以一关之力,也无力回天。”

    他说到这里,见司马轻鸥正在一脸黯然的侧耳倾听,,又道:“威远王爷与天煞族胜利之后,双方人马必然还要有一场龙争虎斗,最后的结局多半会以威远王爷的失败告终,等到天煞族的人掌握了整个的战争胜利,那么大明朝的百姓就将面临残酷的屠杀,即使能够留下一些来,也是一小部分,天煞族的人不是傻子,不会留下让自己担心的后患。”

    司马轻鸥胸口微喘着等他说完,身子立了起来,又抓紧他的手,望着他道:“龙霄,这只是你的预想,你有几成把握能够成为现实。”

    这次龙霄想也不想,非常自信的道:“至少八成,甚至更多。”

    司马轻鸥望着龙霄镇定的眼睛,慢慢放开了他的手,仰靠着病床,双眼又合了起来,喃喃道:“建文先帝,建文先帝,难道你真要把这样大逆不道,不忠不义的罪名让轻鸥来承担吗,你叫我现在如何来办啊。”

    龙霄听得大奇,实不知他嘴中怎么又钻出那个数百年以前的建文帝来,还说要承担什么大逆不道,不忠不义的罪名,这样的话,真是深奥无比。

    也不知过了多久,司马轻鸥才睁开眼,但脸上却显出了一付毅然的神色,对龙霄道:“我曾经给了你三个布囊,你都打开瞧了么?”

    龙霄摇头道:“没有,我只打开了第一个与第二个,第三个却不知到那里去了,上面写的什么?”

    司马轻鸥凝望着他,一字一顿道:“万不得已,拥兵称帝,毋伤朱氏子孙性命。”

    他这话一说出口,龙霄真是全身一震,猛的站了起来,心中还是一阵狂跳,颤声道:“你……你说什么,是不是脑袋又糊涂了。”说着就去摸司马轻鸥的头。

    司马轻鸥阻止了他这个动作,道:“你不用乱猜,现在我非常清醒,那第三个布囊写的就是这句话。

    龙霄道:“你们司马家不是为了大明朝鞠躬尽瘁,死而后矣的世代忠良吗,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司马轻鸥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你错了,这话不是我说的,而是建文先帝给我司马家的遗诏。”

    龙霄更是诧异道:“这就怪了,建文帝会叫人造自己朱氏子孙的反,那真是稀奇至极了。”

    司马轻鸥道:“这并非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建文先帝真是一代圣君,他是在靖难之役后,痛定思痛,才有这样的想法。”

    龙霄此时不由大感兴趣,重新坐在椅子上道:“但闻其祥。”

    司马轻鸥道:“建文先帝的遗诏还在我司马府密藏着,便大意我还记得,我诵给你听,你自然就会明白一切了。”

    他微微思索了一阵,才道:“我记得上面是大概是这样写的‘朕允文,自幼蒙皇爷洪武圣帝垂青,长携宫里,淳淳导引,施以政诲,每以大材相视,朕常自惶恐自愧。洪武二十五年,天降霹雳,江海欲崩,先父引恨鹤驾,皇爷悲悼垂顾,立朕为皇长孙。六载日月,皇爷仙崩,众臣工奉诏拥戴,朕以弱冠之年即皇帝位。登基之后,朕夙日勤政,不敢一日有疏,然朕性格优寡,遇事犹豫,四叔棣领军重镇,每觊皇位,暗磨兵戈。弱君在朝,强藩在外,在位四年,终成靖难,应天城外,贼旗飘摇,刀光耀天。’

    ‘风危之际,朕忆及皇爷曾放遗匣于奉天殿中,曰临难时可取,即领亲信数人前取,方知乃伯温先生耗费数十年光阴觅到之世外桃源路线图,朕乔装出宫,一路忠臣云集,竟聚二万有余,后朕又密令臣下寻天下能工巧匠数千,尽取隐世所需之粮种牲畜等各类物资达万种之多,历经半年方运入桃源之中。’

    ‘当所领之人尽入谷中,朕对外界之事心灰意冷,遂令焚烧了出谷之路,又令医官在谷中所有山壁种下毒草,提防有人攀越,而致使桃源之密外泄。’

    ‘朕入谷之后,方知天地之大,无奇不有,此地非但四季春驻,地域之广阔,亦非外人所能想象,唯是土著四伏,野蛮不训,幸有大将军司马峰率军讨剿,终将土著逐至西面深山之中。’

    ‘诸事大顺之后,朕细推朝代更替传承之道,周德广被,历八百年而终,唐盛一时,建三百年而亡,朝代兴衰,本是天意,无可违抗,但每番改朝换代,皆是血雨腥风,尸横遍野,此为何哉,当因尧舜禹之后,帝王皆私欲过重,以家为国,父传子,子传孙,杜绝外人染指之机,但帝王终是凡人,难免良莠不齐,治政无能,治民无德,自有揭竿振臂之人,遂天下大乱,黎民当灾,常得数十年才得平息。’

    ‘朕每思至此,心中忐忑,此桃源之地,极易繁殖人丁,百年之后,当超百万之众,数百年后,更是自成一国,若我朱氏子孙,有执政失德者,未必不为他人所逆,若到此时,非但百姓兵祸不断,流离失所,我朱氏子孙也难逃灭族之厄。故朕苦思冥想之下,决定立此遗诏,托负司马大将军密藏,凡我朱氏子孙有危及桃源之百姓者,余可择良人取而代之,然务必留我朱家血脉,切记,切记。’”

    龙霄一直在默默听着这建文帝的遗诏,体会着其中的道理,这时见他诵完,才深深吸一口气叹道“建文帝,好见识,好胸襟啊。”

    司马轻鸥也点着头道:“那是当然,我想历代帝王,敢下这样遗诏的,他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个,这份诏书,我悄悄的拿出来瞧了好几次,每读一次,都要畅思一番建文先帝的风采气魄,真是倾慕难禁。”

    龙霄又道:“是啊,可惜后世的史学家见不到这份遗诏,否则建文帝当被树为皇帝中的典范。”

    司马轻鸥这时望着他道:“龙霄,既然建文先帝的遗诏你也知道了,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龙霄明白他的意思,道:“不错,如今大明朝的文德皇帝虽然没有多大的过错,但他柔弱胆怯,耳根子又软,无法对付威远王爷与天煞族这两大强敌,而以昌明皇太子的性格才能,绝不能给他登基乱政的机会,现在确实需要有位什么良人去取而代之,做这个皇帝了。”

    司马轻鸥道:“你明白最好,这就是我出来的目的,我找的人既要武功高绝,又要有雄才大略,甚至还要具备铁腕手段,但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仁慈关爱的心。”

    龙霄微笑道:“所以你后来就瞧上我啦。”

    司马轻鸥点头道:“是的,先是你好心救了我,又能耐下心来照料我这样一个乞丐,仁慈关爱之心是足够了,后来我在暗中足足观察了你三年,你还不记得有一年你为了那个君仪与三个无赖搏斗的事情,我这才发现你很有武学天赋,而且非常勇敢,让我极是满意。但仍然没有给你提及桃源的事,便是因为你当时还太稚嫩,怕你到了桃源之地根本无法活下去,更别说办其它的大事了。本来是想等你再大一点,明白了些世故与人心才对你说起,却不料你遭受了那么大的打击,这正是上天给你加速成长的捷径,因此我才提前将那张地图与身上的内力传给了你。”

    龙霄实想不到司马轻鸥竟悄悄跟踪观察了自己三年,但转念一想,以他那里的武功,即使是没有双腿,要想让自己无法察觉,自然是容易得很的事。便道:“那我真是幸运之极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让你满意。”

    司马轻鸥点点头,用肯定的语气道:“你很好,所以这个皇帝就只有让你来当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