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父亲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船一靠岸,龙霄就要坐车回去,让谢如云继续随着船到处逛逛,但谢如云说什么也不愿意,说自己一人也没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回去照顾龙霄的父母。

    龙霄见她心意已绝,也不勉强,但这么快就回去,实在无法向龙大海夫妇交待,两人商量了一下,就说谢如云那位见过雪儿的朋友又打了电话来证实他见到的只是一名与雪儿外貌相仿的女孩子,告诉她没必要再去了。

    两人到了车站,却见到那欧克海的身影,但他一瞧到龙霄,便象老鼠见了猫似的,一眨眼就躲了起来。

    到市区时已是下午,龙霄没有随谢如云回家,跟她道了别,就直奔大酒楼而去。

    到了总经理室,周云娜正在他的办公桌上整理着厚厚的好几大叠资料,见到他来了,忙道:“龙总,你要的酒楼管理策划书,那些应聘者全都交上来了,你来过过目吧。”

    龙霄点点头,走了过去,忽然见到她脸上很是苍白,想是这段时间过度劳累所致,忙道:“小周,你是不是不舒服。”

    周云娜微微一笑道:“没事,小毛病,吃点药就好了。”

    龙霄想到自己给这个柔弱的女孩子的任务确实不轻,心中过意不去,道:“小周,你先别忙了,今明两天我放你的假,你好好在家休息一下,可别累坏了身子,公司现在人才短缺,到时候我就无人可用了。”

    周云娜仍是摇着头道:“龙总,我真的没事,这两天我还不能休假,上次装饰公司吊顶设计图不是很好,我已经打回去了重新设计,约好了今天下午交来,还有他们明天会拿新的装修材料给我瞧,决定到底能不能用。”

    龙霄道:“这些都有我哩,别多说了,快去休息。”

    周云娜笑道:“龙总,不是我瞧不起你,别的事你肯定比我强一百倍以上,但这次装修我一开始就参与,这些事只能我最熟悉,更何况那些材料我都到建材市场摸过价了,他们骗不了我。”

    龙霄知道她说得不错,但心中还是很担心,道:“好,小周,这两天你安排一下工作,必须留两天休息时间出来,这是我的命令。”

    周云娜点了点头,忽然捂着嘴“嘻嘻”的笑了起来。

    龙霄奇道:“你干什么笑得这样开心。”

    周云娜道:“我笑你总算还有点人情味,不象周剥皮那样半夜鸡叫,催人上工。”

    龙霄明白周云娜指的是自己逼她接受任务的事,不禁也笑道:“喂,这个周剥皮好象是你的祖辈吧,你祖辈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只有靠你们这些当后辈来弥补了,你这样拼命工作,便很有些发奋雪耻的精神,应当是周氏后辈的楷模。”

    周云娜这他这么说,一时语塞,跺了跺脚道:“龙总,你这张嘴,我说不过你,你就会欺负弱小。”

    龙霄哈哈大笑道:“弱小,不见得吧,要是论到比枪弄棒的,你自然是弱小,但伶牙俐齿一向女孩子的先天优势,而且有试验证明,你们说话的分贝也比咱们男人高,单从这两点来分析,被称为弱小的应该的我吧。小周,你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我实在忍不住要批评你了。”

    周云娜见和他越说越糟,忙道:“龙总,外面还有事,我先出去啦。”跟着一溜烟的就匆匆而出。

    龙霄瞧着她消失的背影,不禁哑然失笑,暗地里却感激起花香芸来,自己能有今天这种口才,可是与她在上百次的交锋血战中逐渐磨炼出来的。

    坐到办公桌上,龙霄将周云娜叠好的那些应聘者的管理策划书一份份的拿来观阅,他虽然没有酒楼管理的经验,但身为大明统领数十万人马的护国大将军和省城黑道老大,触类旁通,自然可以瞧出其中实用合理之处。

    但这些策划书有数百份之多,龙霄看了一下午,觉得这些人写得都大同小异,循规蹈矩,毫无创新之举,不过倒也学到了一些基础的酒楼管理知识。

    眼看到了下班时间,龙霄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想起一件事,便走到财务部问李会计道:“李部长,现在咱们整个公司的流动资金还有多少?”

    那李会计便拿出了一本帐簿来,在上面查了查道:“我们公司是在三年前才走入正轨,所以底子并不厚,陈总出事前两个月我们公司的流动资金还有九百多万,但后来陈总提了六百多万去买了别墅及公司楼上那些住宅,就还只剩下了三百万的样子,而这段时间大酒楼重新装修己花去了七十万元,按周云娜报上来的预算,还得在一百万左右,也就是说还有一百万多一点的流动资金,到这月底,加上各个子公司的盈利,应该接近三百万,不过下个月要交大酒楼明年全年的租金一百八十万元,再扣除本月员工们的薪金,酒楼重新启动的资金就只有一百万还不到,龙总,这样的资金状况已经很紧了,我想你还应该合理安排才是。”

    其实龙霄来问流动资金的目的是想借一笔钱在省城给父母买一处好点的住宅,现在听他这么一说,自然不好意思再开口,便点点头准备离去。

    这时李会计又叫住他道:“龙总,就要建薪水表了,你那一份我该怎么算。”

    原来当初黑龙立遗嘱时将自己的产业全部委托给龙霄全权管理,并没有具体写明他的薪金待遇,其意就是让龙霄自己决定,也是对他的绝对信任。

    龙霄想了想道:“你每个月领的是多少钱?”

    李会计道:“三千八百元,年底时陈总才会发几万元的红包。”

    龙霄点着头道:“就这样办,我的薪水就按你的数额建。”

    李会计不由一愣,道:“龙总,这可不行啊,你是总经理,怎么能和我们这些人一样呢。”

    龙霄摆摆手道:“就这样办,现在公司的钱还挺紧,我的待遇问题,今后再谈吧。”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去,对于龙霄而言,薪金的多少,他的确没有放在心上,他想的只是如何报黑龙的救母之恩与给可怜的小峰一个实力雄厚,蒸蒸日上的公司。

    回到办公室,龙霄坐在老板椅上思索着,他想父母劳累了一生,也该住一下好的环境了,再加上他一直在想那王总临死前说的话,虽然自己的事未必会殃及父母,但搬了家总能放点心,而且也方便照顾。

    他已经打定主意,等这次回到大明朝将朱芷贞的事解决了,他就会很快回到省城创立自己的基业,至于朱芷贞,他会将这一切事实讲给她听,由她取舍随不随自己一起到外面的世界来,真要是来了,就先让她和谢如云一起住吧,反正谢如云只奢望做自己的情妇,而朱芷贞也见惯了皇宫里的三宫六院,这两人应该会和睦相处,倒是日后找着了君仪,要给她说清楚,让她来接受这个现实还是个大伤脑筋的事情,还有父母那里,又怎么解释。

    不过现在还是先考虑解决父母的住房问题,他粗略的算了一下,省城的房价不低,要想在环境优雅的高级小区买一间宽敞点的房屋加上装修、家电什么的,大概要接近一百万,这些钱,他一时之间又到那里去找,给谢如云说,她是肯定要拿钱出来,但也未必有这么多,更何况自己是万万不会开这个口的。”

    正是思索之中,龙霄忽然想到一事,忍不住猛拍了一下自己头,暗骂了一句:“猪脑。”从大明朝带出来的那些黄金虽然是卖光了,但临走时司马琴不是还给过一个小包裹么,里面好象有一个手鐲,一柄玉如意、还有十来枚绿色宝石,虽然不知能够值多少钱,但怎么也得比自己那些黄金贵重,不过那包东西现在还放在家里,需要回去一趟,然后拿到省城找地方卖出去。

    有了司马琴所赠之物,父母在省城的住房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了,想到父母住上新房的开心状,龙霄顿时大觉兴奋,关上办公室的门就准备回谢如云的家。

    谁知刚走出大酒楼外,便见到司机老赵站在外面,瞧着龙霄出来,就迎上来道:“龙总,是不是要用车。”

    龙霄不想别人知道谢如云的住处,便摇着头道:“不用,我自己叫出租车好了。”

    那老赵脸上顿时着急了,连忙道:“龙总,这可不行,我开的这辆奔驰是公司配给你的专车,你要是长期不用,我可就要失业了,昨天史光治还把我一顿臭骂,说我只知道吃闲饭哩,龙总,你就坐我的车吧,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就提前一段路下车好了。”

    龙霄不料他居然明白自己的心思,心想这人倒也成熟懂事,这些日子天天坐出租车也挺麻烦的,还是就照他说的,提前一段路下车,这样正好两全齐美。

    当下便点了点头道:“好吧,老赵,你去将车开过来。”

    那老赵闻言大喜,匆匆的就到大楼后的停车场开车去了,几分钟后,一辆黑色的奔驰就停在了酒楼前。

    钻上了车,龙霄让他向西城方向驰去,到了离谢如云所在的明珠小区还有三百来米的地方,龙霄不等老赵拐过弯,就让他停在了一个停车道上,跨步下车,凑到驾驶窗边,道:“老赵,今后上班时你就在这里来接我好了。”那老赵连忙点头应是,不住的说着龙总慢走。

    龙霄回到家,谢如云已弄好饭菜等着了,大家一起进餐,席间,蒋家玉不住的念叨着雪儿,说可惜这次的消息是假的,让她白欢喜了一场。谢如云便在旁边说着劝慰的话。

    龙大海一直默默无言,这时忽然望着龙霄道:“霄儿,实话对我说,你的事到底解决没有?”

    龙霄心想也没必要再隐瞒下去,让父母为自己担惊受怕,便道:“爸、妈,我正要告诉你们这个好消息,我得罪的那些坏人都已经被警方抓住,现在我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这话一出,蒋家玉便开心的笑着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件事总算完了,我霄儿终于安全了。”

    龙大海却望着他道:“霄儿,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的事应该早就完了,是你故意没说,是不是。”

    龙霄知道父亲是个寡言少语,但心头有数的人,只好点着头道:“不错,是有几天了,爸妈,我想你们难得到省城一趟,还是多玩些时间吧。”

    龙大海道:“糊涂,霄儿,谢小姐身体不好,在家养病,咱们一家来打搅人家本来就很过意不去,但说是出去无奈,那也说得过去,现在你的事风平浪静了,还呆在这里,那真是太不懂事了。”

    蒋家玉也在旁边道:“是啊,霄儿,不是你爸爸说你,你是该早点给我们说,在这里真是太辛苦谢小姐啦。”

    谢如云听过这些话,连忙道:“龙叔蒋姨,请你们别这么说,我的那点小病早就好了,其实我这人最怕的就是寂寞无聊,有你们在,这屋里就热闹多了,我是求之不得啊。”

    龙大海道:“无论如何,那都太麻烦你了,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就和龙霄他妈回县城去,谢小姐,我们家随时欢迎你来作客。”

    谢如云明白龙霄想留住父母,又道:“龙叔蒋姨,别这么急回去,还是多玩一段时间吧,现在我的病也全部好了,正想陪你们到处逛逛哩。”

    龙大海道:“不用了,不用了,谢小姐,我们一家真的很感谢你这些日子这么周到的照顾,但我们在小县城里呆惯了,在省城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龙霄知道父亲是个倔强的人,要挽留住他是绝计没有法子的,便道:“好吧,爸妈,既然你们要走,我也不留了,但是我有一件事想跟你们商量。”

    龙大海点点头道:“霄儿,你说说看。”

    龙霄便道:“爸妈,我想县城里的环境卫生与繁华热闹都比不上省城,而且我也准备长期在这里工作,不能天天陪在你们身边,所以就想在省城给你们买一间房子,咱们一家从县城里搬出来,你们看,好不好。”

    龙大海当下就断然道:“不好,这省城是比咱们的县城东西多,街道宽,但是那是我和你妈土生土长的地方,大街小巷闭着眼也能找到,而且所有的亲威朋友全在那里,什么都熟悉,我绝不会搬家到省城来。”

    蒋家玉也道:“是啊,霄儿,在省城买房子要多少钱啊,你工作还没多久,怎么能付得出来。”

    龙霄不敢说自己能够拿得出这么多的钱,便道:“妈,你放心,钱的事完全没问题,咱们一下子买不起,那就按揭,首付的钱,公司答应借给我,然后每个月付一小部分,我现在的薪水可不算低,完全有能力供房。”

    龙大海立即道:“有能力也不行,霄儿,我知道你孝顺,但这件事我和你妈肯定不会同意的,你就不用再说了。”

    龙霄见父亲的态度如此坚决,只好不再劝说,但心中却也下定决心要父母慢慢回心转意。

    吃过晚饭,谢如云在厨房忙碌,而蒋家玉也到屋里收拾东西去了,龙大海让龙霄坐在自己身边,道:“霄儿,爸爸从小就教过你做人的道理,一要踏踏实实,二要勤奋自强,三要勇于负责,你还记不记得。”

    龙霄点点头道:“记得,爸,我也是照你的话去做的。”

    龙大海的脸顿时严肃起来,道:“好,我问你,你和谢小姐是什么关系?”

    龙霄听到这话,心中一跳,便知道是自己有什么地方疏忽大意,与谢如云的事落入父亲的眼里了。

    龙大海见龙霄低着头不说话,又道:“我开始见到谢小姐非常热情,还以为她是因为雪儿和你的关系,但后来发现她对我与你妈简直是尽心尽力,无微不至,唯恐咱们有半分不开心,就是平常的媳妇服侍公公婆婆也做不到,这时我就知道有些不对,后来晚上我起来到沙发上瞧了你好几次,发觉你有两天晚上并没有在上面睡,就知道你和谢小姐有不寻常的关系了。”

    龙霄望着龙大海,忽然觉得自己并不十分了解这个相处了近二十来年的父亲,他平时不爱说话,做什么事总是抢先着干,偶尔脾气有些暴燥,但却有着母亲都不具备的细致与观察力。

    龙大海此时又道:“霄儿,你也这么大了,应该有自己的思考,我并不是要干涉你与女孩子交往的自由,而且这位谢小姐也的确是个很好的女人,但你俩年纪相差太远,而且如果我没瞧错的话,她应该还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绝对不是你的良配。雪儿姑娘不辞辛劳的照料你妈那么久,不仅你妈喜欢,我也觉得满意,要是你还听父母的话,我希望她能成为你今后的妻子。还有,我想雪儿并不是谢小姐的表妹吧,是你为了让我们过来住编的借口,霄儿,人的一生中有许多的决择,有时候走错一步就会带来终身的悔恨,我不希望你有这么一天。”

    龙霄听着父亲的话,心中更是吃惊,这样敏锐的思考,这样中肯的言语,他真没想到是会出自父亲的嘴,一时之间,他对父亲的过去顿时感到神秘起来。

    这时的他感到有必要向父亲说实话了,而谢如云很快就要收拾完厨房出来,便道:“爸,咱们到屋里去说。”

    说着就起身向谢如云的房间走去,他知道谢如云非常懂事,见到自己和父亲说话,绝不会进来。

    两人进了房,坐在床沿上,龙霄一咬牙,就将除了大明朝及黑社会之外的所有事向父亲倾囊而出,当龙大海听到龙霄被人陷害之时,也不禁黯然失色,是啊,儿子有这样悲惨的遭遇,自己竟然误会了他,一直没有听他说起过,开始是因为妻子病重,他又被学校开除,自己一时急火攻心,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结果儿子一去就是九个月杳无音讯,好不容易回来后,又怕当初他被开除学校真是一时不慎犯的错,唯恐勾起儿子对那段经历痛苦的回忆,自己也没问,的确是太失职了,实不配为人之父。

    一想到让儿子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龙大海心中便心痛无比,但他一生中都没对人说过错字,如今面对儿子,也难以出口。

    龙霄自然知道父亲的性格,连忙笑道:“爸,别难过,你瞧我现在不是很好么,这一段经历,反而是我的财富哩。”

    龙大海叹了一口气,便不提他受委屈的事,道:“这么说来雪儿来照料你妈是因为对你的歉疚,而你对她并没有感情,而你心中的女孩子是君仪。”

    龙霄道“是的,爸,我一直想的就是和君仪在一起。”

    龙大海点着头道:“君仪是我看着长大的,也是个好女孩,那时我还以为你们只是好朋友,却没想到会这么互相喜欢,等我把这些事慢慢给你妈说了,相信她也不会反对的。对了,霄儿,如云这里你准备怎么办?”

    龙霄道:“如云对我真的很好很好,她家里的人已经不认她,现在我就是她唯一的亲人,我对她说过,不会丢下她不管的。爸,你就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的。”

    龙大海摇着头道:“霄儿,真想不到你年纪不大,就有这么多的感情纠葛了,想当年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可就喜欢你妈一个人哩。”

    龙霄见父亲竟如此通达,也是一阵高兴,忍不住道:“爸,好哇,原来你和妈当年也是早恋啊,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可别怪我。”

    龙大海一笑道:“我们那时候叫什么早恋,这个年纪许多人都结婚了。”

    龙霄从来没见到一向严厉的父亲如此慈祥和蔼过,亲热之心大增,忍不住抱住他道:“爸,那当年你是不是挺威风,我妈那么漂亮,都给你泡上啦。”

    龙大海微笑着道:“我哪有什么威风,是你妈傻,才会瞧上我这个穷小子,跟我吃了一辈子的苦。”

    龙霄道:“爸,从现在起你和妈再也不会吃苦,因为有我,你们的儿子已经长大了。”

    龙大海凝视着他,脸上流露出自豪的神色,伸出布满干茧的右手来,抚摸着他的头道:“霄儿,这一点我很欣慰,从今天起,我不会再把你当做小孩子瞧了,要是你今后有事,就给我说,看我能不能帮你出些主意。”

    龙霄此时眼睛已有些湿润,他终于瞧到了父亲柔情的一面,而这样真情流露的柔情,太让他有哭的冲动了。

    正在这时,却听到蒋家玉在外面喊:“喂,你们两父子,老呆在人家谢小姐的屋里干什么,有什么话出来说。”

    龙大海与龙霄相视一笑,便起身走了出去,却见蒋家玉坐在沙发上道:“老头子,你到底和儿子说了些什么,还不老实交待。”

    龙霄对她笑道:“妈,这些话爸可不能给你说,因为这是咱俩的秘密。”

    说着两人就到沙发上也坐了下来,龙霄紧紧的挨着父亲,心中特别特别的开心,因为就在今天,他发现了一个与往常不一样的父亲,一个充满了理解与慈爱的父亲。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