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债主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见到欧克海跳上桌来,那中年男子抓住他的两条腿向上一掀,顿时就将他重重摔在了桌上,然后在欧克海胸口上重重一击,恶狠狠的道:“你***自己手气背,还怪老子作弊,你拿得出证据来么,刚才你穷凶极恶的翻倍赌,想一把就将全部损失捞回来,当老子不知道么,但瞧在是郭经理打了招呼的份上,才破例跟你继续赌,现在愿赌服输,你认命吧。”

    欧克海被他一击之下,咳得眼泪都出来了,但很快就爬了起来,哀求般的对中年男子道:“咱们再赌,咱们再赌,这次我押十亿,十亿。”

    那中年男子顿时哈哈大笑的道:“十亿,好骇人啊,老头儿,你***真以为那只是一张纸啊,现在该是咱们好好商量一下还款计划的时候了。”说着手一挥,便有两名青年来将欧克海架着拖向了经理办公室。谢如云瞧着他狼狈的样子,心中好笑,也跟了进去。

    到了办公室,那郭经理已带着几个人等在那里了,欧克海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抓着头发,自言自语道:“作弊,你们作弊,我没输,我没输啊。”这个可恶又可怜的欧校长,一日之前还是大学校园里颐指气使,唯我独尊的王者,现在却沦为身负着天文数字债务的杨白劳,这一生中也不得不面对地主老财的逼讨。

    那郭经理看着那中年男子交来的借款合同,顿时笑了起来,摇着头道:“欧先生,怎么,手气不是很顺啊,我说你也真是,完全没把这借条当回事,居然会写上这么多,早知道我就不答应你再借钱了。”

    这欧克海虽然没什么真本领,全靠马屁技术过关,才混上了校长的位置,但他的智力倒也不弱,刚才一是初到赌场,没有经验,二是心有贪念,欲令智昏,三是每次他想收手的关键时刻,谢如云都在旁边加柴添火,这才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这个局面。如今渐渐的清醒了些,把这几天的事一幕幕的回想起来,眼睛便盯在了谢如云的身上,用颤抖的声音道:“刘小姐,你和这些人是什么关系?”

    谢如云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他,却道:“欧先生,有件事忘了告诉你,我不姓刘,而是姓谢。”

    这话一出,欧克海头顶上便如被人狠狠敲了一下,全身都震了起来,忍不住大声而又凄惨的道:“你……你果然是他们的人。”

    谢如云还没应答,却听里面屋有人用清朗的声音道:“你错了,她不是他们的人,准确点的说,是我的人。”

    说话间一名英俊魁梧的青年带着笑意走了出来,除了欧克海与谢如云,屋内所有的人都垂着手恭恭敬敬的道:“龙总。”那经理连忙将欧克海的借款合同拿给他瞧。

    欧克海见这人面目甚是熟悉,心中思索一阵,顿时失声道:“你是龙……龙……”却一时想不全他叫什么名字。

    龙霄笑道:“龙霄,欧校长,看来被你开除的学生不少啊,这么健忘。”

    欧克海一见到他,什么都明白了,见刚才的情况,实想不到,一个被开除的学生竟还成了这些人的老总了,不由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龙霄道:“好啊,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想报复我,是不是。”

    龙霄点着头道:“有那么一点儿这方面的原因。”

    欧克海死死的望着他好一阵,忽然狂笑起来,道:“姓龙的,你以为现在就胜利了么,把我逼急了一报警,连这条船得要被警察查封,我的赌债根本就不会算,咱们……咱们拼个鱼死网破。”

    龙霄等他狂笑罢,微笑着走到沙发边,捱着欧克海坐下,然后拍拍他的肩道:“小欧啊小欧,你真还不是普通的幼稚哩,这点都想不到,咱们还开什么赌场,有两点可能你忘了,第一,你这个大学校长的头衔好象也没那么容易混到,要是报了警,这可是输了一亿零二百四十万元豪赌啊,传出去后,只怕你马上就要家喻户晓,名扬四海,我想即使你过去烧了高香,有哪位祖爷爷祖***罩着,这个时候也必定放不出半个屁来,这校长是一定当不成的,接下来还有什么开除党藉清除出教师队伍的事,你的后半辈子那就轻松加愉快了。第二,你别忘了我们可是黑社会,要是这船被查封了,断了兄弟们的财路,那他们自然就会饿肚皮,心里不会怎么爽,闲暇无事时,他也来坐坐,我也来坐坐,你的家里不免是宾至客来,热闹万分,不过我这些兄弟都吃惯了鲍鱼燕窝什么的,你一定要照这个规格弄,要是差了,啧啧,这些人素质可没你好,多半会打别的主意,那你就要多多保重了。”

    欧克海听了他这一席话,身子便如被钢针扎破了的气球,顿时焉了下来,喘着气,哭丧着脸道:“龙总,龙总,开除你的事可与我无关,都是汪副局长让我干的,她老公是一省之长,我不敢不从啊,你就放过我吧,这钱,你就是把我大卸八块,我也还不起啊。”

    龙霄挥手让郭经理带着手下们都出去,然后拍拍沙发让谢如云坐在自己旁边,一把搂住她,一把搂住欧克海,象长辈似的语重心长道:“我说小欧啊,说什么好啦,你这个人哪,细想起来缺点还真不少,又贪色,又贪财,又爱拍马屁,好象还想不起有什么优点,不过无所谓,现在你这样的人太多了,你不是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我可以将咱们的恩怨先放在一边,也可以将你那笔吓死人的赌债暂时拖欠着,不过不知道你懂不懂那么一丁点儿感恩的意思。”

    欧克海见到谢如云笑盈盈的柔柔靠在龙霄肩上,霎时间心中又象是被人猛刺了一刀,但很快又回过神来,现在旁边坐着的可是事关自己后半生幸福的小祖宗,那是半点也马虎不得,当下强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将自己生平所长展现出来,点头哈腰,感激涕零的道:“龙总,是鄙人过去有对不住你老人……”一想不对,那个“家”字便没出口,又道:“……你的地方,其实鄙人心中一直对这事耿耿于怀,经常睡不着觉,担心你出校后会不会有什么事,现在终于放心了,你胸怀宏图,年少有为,这么短的时间,己是这么大的公司堂堂的老总了,鄙人真是又欣慰又敬佩啊,没说的,只要你有任何吩咐,鄙人一定尽力去办好,绝会说半个不字,请放心,请一定放心。”

    龙霄当下道:“我听说这次学校在评职称分住房,是不是?”

    欧克海一愣,实不知他怎么关心起件事来了,忙道:“是,有这回事,都已经结束了。”

    龙霄道:“但我听说这次方家慧老师没有轮上,不知你有什么看法?”

    方家慧既美貌而又极具那种高贵典雅的气质,欧克海向来垂涎,对她多有暗示,但方家慧岂会看得起他这种人,对他不仅毫不理会,而且在工作上还不留颜面的直言顶撞,欧克海当然对她心存报复,处处打压。

    听到方家慧的名字,欧克海心中不禁一跳,但瞧龙霄似乎并不全部知情,忙道:“方老师的工作能力与教学水平当然很好,只是她太年轻了,所以这回就先考虑的老同志,她的待遇问题,只有等到下次再安排了。”

    龙霄冷冷一笑道:“是么,真是因为方老师太年轻,你才没考虑的吗,小欧,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住我啊,别的我就不想再说了,表个态吧,就这次方老师能不能轮上。”

    欧克海犹豫道:“这个……这个,这次名额实在有限,都安排完了啊,况且这事需要学校的领导小组集体商议决定,我一个人说了也不算。”

    龙霄“哼”了一声,道:“小欧,你在开玩笑吧,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是学校的校长兼党委书记,可是党政权力一把抓,在学校只手遮天的人物啊,领导小组还不是和你的兄弟姐妹一样,你要是说了话,除非谁想学方老师,否则那还不是乖乖举手的份儿,这样好了,你把你那些亲信心腹什么的名额让出一个来给方老师。”

    欧克海见龙霄这付样子,便知道要是不答应他绝不会善罢干休,那自然是别人受委屈比自己受委屈来得好,连忙道:“好,好,没问题,龙总你请放心,方老师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龙霄笑着点了点头,道:“这才对嘛,小欧,这是咱们第一次合作,你这点小事如果都办不好的话,将来会有什么出息。”

    欧克海听到这话,真是暗暗叫苦,看来自己这后半生都要被人操纵了,却不知这小子究竟还有什么难题要他完成。

    而龙霄见他服服贴贴的样子,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这个趋利避害的欧校长,他正可以今后用来作为对付周思廉一伙的工具,他既然喜欢混迹于官场,就让他在官场里自生自灭吧。

    其余也没什么好说的,龙霄摆摆手道:“小欧,你先回房间休息吧,今后有事我再找你。”

    欧克海如获大赦,站了起来,接近虚脱的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办公室外走去,但很快又走了回来,垂着手,嘴里嗫嚅着道:“明天船到景点上岸,我想坐车回去,龙总,你能不能再借点钱给我当路费。”

    龙霄见他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从皮夹里掏出了五百元钱给他。

    等到欧克海走远,龙霄抱着谢如云使劲亲了一口道:“如云,这事多亏你啦,应该给你记首功。”

    谢如云想起欧克海狼狈的样子,不由一皱眉道:“霄,咱们是不是做得太过份了。”

    龙霄忽然停止了笑脸,凝视着谢如云道:“如云,你在外面的阅历也不算浅了,应该知道这种小人的真面目,当他们面对强者的时候,会很温顺,甚至很可怜,然而一但对待比他们弱小的人群,又会是另一种嘴脸,装腔拿势,作威作福,好象老子天下第一似的,所以这欧克海我只有送两个字给他‘活该’。”

    谢如云知道他说得不错,便将这个念头抛开了,搂着他的脖子,腻声道:“霄,这些事咱们都不想了,你难得陪我出来散心,这几天就好好玩玩,行不行?”

    龙霄用充满柔情的眼神望着她,抚了抚她丝缎般的长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如云,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明天等船靠了岸,我也要坐车回去。”

    谢如云脸色一变,忙道:“这么急,就不能多呆两天。”

    龙霄道:“是招聘大酒楼经理的事,这两天他们的经营策划书已经交上来了,我还没有时间瞧,等看过这些策划,我还要将其中优秀一点儿的人叫来面试,这些都非常花时间。”

    谢如云神情黯淡的道:“霄,有件事我想问你,不管是这游轮也好,还是那大酒楼也好,都是黑龙的产业,他还有个儿子没死,今后这些你都要交给他,你这么费心竭力,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你就没想到自己吗,霄,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要是没有钱起步,我可以给你想办法,又何必去为他人做嫁衣裳。”

    龙霄拉起她纤长的右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道:“如云,我知道你为我好,我也不是不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但你知道,黑龙对我妈有大恩,没让我有终生的遗憾,这个恩德比有人救了我自己还重,还沉,而且他临死的前一夜,曾经将自己的妻儿都托负给了我,我也答应了。这两样,一个是恩,一个是信,让我肩上背负起了无法放弃的责任,我发过誓,在黑龙的公司没有进入正轨之前,我绝不会考虑自己的事,小峰太可怜了,我要给他留一份足够花费的产业。”

    谢如云望着他的眼睛,忽然一头埋进了他的怀里道:“霄,是我不懂事,你别怪我。其实我现在很高兴自己没有瞧错人,你是个重情重义,心地善良,又负责任的男人,我过去一直渴望这种男人,想不到真的找到啦。”

    龙霄搂着她道:“如云,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头,你放心,这辈子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丢下你,抛下你不管的。”

    谢如云听着这话,眼睛不由湿润了,一个经历过沧桑的女人,有一个信得过的男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那还有什么渴求的,她的手紧紧的握住龙霄,哽咽着道:“不,霄,这一辈子不够,我要十辈子、一百辈子都跟着你,就是你打我,骂我,我也要死死缠着你。”

    龙霄柔声道:“傻瓜,我怎么会打你骂你,如云,你的好处这么多,我爱你都还不够啦。”

    谢如云身子忽然一震,坐了起来望着他道:“什……什么,霄,你再把最后一句说一遍。”

    龙霄凝视着她,缓缓的道:“如云,你的好处这么多,我爱你都还不够。”

    谢如云呆了半天没有说话,良久,良久,一双美丽的眼睛中泪珠滚滚而落,布满了整个雪白的脸颊,她喃喃道:“我等到了,我等到了,霄,我终于等到你说我爱你三个字了,现在就是让我死了也心甘。”

    龙霄爱怜的望着谢如云,侧着身子,双手捧着这张让男人迷醉的脸,给她拭了拭泪,轻声道:“刚才还说你是傻瓜,这三个字今后我会对你说一千遍,一万遍,你死了怎么能听见。”

    其实这就是龙霄的性格,只要是这个女人什么都交给了他,他就会觉得有一份无可逃避的责任,然后在这责任中产生感情,除了初恋的君仪,朱芷贞是这样,谢如云也是这样。在与谢如云的平凡相处之中,他很清楚自己已不是单纯的喜欢这个女人,而是有了一种奇妙的爱情在里面,他曾经为这种感觉困惑过,也自责过,认为最对不起的便是君仪,但他不能欺骗自己,更不能欺骗如云,他知道她一直渴望自己这句话,却没想到会在今天这样并不浪漫的环境里脱口而出。

    而谢如云此时己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时忘了这是办公室,流着泪就向龙霄吻去,她这时才体会自己是个真正幸福的女人,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给她一切的上帝。

    激吻之中,龙霄听到门外有脚步之声传来,忙轻轻把她推开道:“如云,有人来了。”

    谢如云知道让人见到难为情,连忙掏出纸巾来将脸上的泪水擦干。

    进来的是那郭经理,只见他笑着对龙霄道:“龙总,古船长说他安排了夜霄,让你和这位小姐到餐厅里去。”

    龙霄正要说话,却感觉谢如云在自己衣角处拉了一拉,知道她是不想有人来破坏二人世界,便摇了摇头道:“不啦,你告诉古船长,就说我有些累了,想回房间休息,替我谢谢他的好意。”

    说着就与谢如云站了起来,向赌场处走去,出了门到了走廊上,谢如云迎着江风,拉着龙霄的手又蹦又跳,此时的她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与心爱的白马王子在一起,整个灵魂的扬溢着快乐的精灵。

    回到了龙霄的房间,两人情话绵绵,一夜当真是春风数度,激情无限。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