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情诱(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下午,谢如云就照既定计划向欧克海打了电话,那欧克海果然是应邀而出,谢如云便打扮了一番前去赴约。

    两人在一家茶楼品茗细谈,谢如云自称姓刘,是一名寡妇,丈夫盛年早卒,自己继承了一大笔的财产,常日里最爱的就是和朋友打牌聊天。

    欧克海一听这个美人如今竟是名花无主,真是心痒难捱,不由大展平生本领,指天说地,高谈阔论,卖弄着半腹经纶。而谢如云就装着完全被他的学问倾倒的样子,以手托腮,含情脉脉的凝视着他,但不时也发出一些议论。欧克海听她言吐不俗,深获已心,一问才知她是外省的一家著名高校毕业,美而有才,那真是天底下罕有之尤物,不禁在心花怒放间肃然起敬,决心无论如何要好好结交一下这位红颜知己。

    谢如云深知男人的心理,一见到欧克海的神情便明白火候已到,应该让他浅尝而止了,当下就要起身告辞。欧克海自然是意犹未尽,忍不住向谢如云要了她的手机号码。

    接下来两天,那欧克海连打了三道电话约她出去聊天,但谢如云正是要钓他胃口,全都以要和朋友打牌婉拒了,到了他第四次打来,这才勉强答应着出去了一趟。

    这时候欧克海见到她真是比自己生平第一次领薪水之时还高兴,言谈中时时照顾着她的情绪,反而没有上次见面随便。谢如云一瞧便知他对自己已上了心,就有意无意的提起近段时间无聊,好想出去坐船旅游一下,只是找不到人陪。

    欧克海巴不得与她关系更进一步,如此天赐良机,怎会放过,然而听这美人说来说去,都没想到要自己相陪,不禁又是难过又是着急,见她不再提了,便忍不住自告奋勇起来,说他正好还有十来天假,还不知到那里去,既然刘小姐有意去坐船旅游,不如就搭伴前去。

    这时谢如云却一付犹豫的神情,一会儿说孤男寡女的结伴外出影响不好,一会儿又说这事要是被欧克海的老婆知道可了不得。欧克海顿时一阵赌咒发誓的要她放心,不会有事。谢如云这才装着很勉强的样子同意下来,约好由她去买船票,到时就通知他请假。

    晚上,等龙霄从大酒楼一回到家中,谢如云就将欧克海要与自己出行的事给他说了,龙霄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将欧克海搞定,真是大喜过望,趁父母没见着,搂着她的纤腰就是一记深吻。然后钻到了屋中打电话联系上船的事。

    “光明号”换了新船长已经出航,留在港口的是“顺远号”,将在两天后起锚,“顺远号”船长古涛曾经到龙霄的办公室来到一趟,龙霄的电话本里有他的号码,当下就翻出来拔通,报出自己的姓名之后,便传来古涛十分恭敬的问候声,龙霄先是要他留出三张头等舱的房间来,然后将自己的安排大约对他说了一遍,要他全力配合,那古涛不住的答应着。

    龙霄将游轮出发的时间对谢如云说了,要她明天一早就通知欧克海,好让他提前有些准备。

    回到客厅,龙霄就对父母说谢如云的一位朋友曾在外地见到过雪儿,也不知是真是假,自己后天就要启程和她去一趟,瞧瞧能不能找到,龙大海夫妇早就把雪儿认定成了自己的媳妇,听说有她的消息,当然非常高兴,极力赞成两人前去。

    这天一早,两人到了港口,由龙霄先行登船,谢如云则留在检票口等待欧克海。

    没多久,那欧克海便兴冲冲的坐了个出租车赶到,头发梳得是一丝不拘,油光水滑,穿着一身质地上好的红白相间的休闲服,雪白的运动鞋,提着一个装换洗衣服的紫色皮箱,青春焕发,红光满面,完全是一付“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样子。

    谢如云只觉恶心,却道:“欧先生,你这样的打扮可真帅啊,我瞧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也比不过你。”

    欧克海闻她称赞,大是得意,说道:“哪里,哪里,这是刘小姐你抬爱了,天命之年,不过多些阅历风霜,岂能与年轻小伙子争锋。”

    谢如云微微一笑道:“这是你过谦啦,别人说二三十岁的男人是烂泥巴,四五十岁的男人才是一枝花,你啊,正是吸引女人的黄金年纪,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欧克海听到她如此深合我心的话,不禁是展颜大笑,身子飘飘欲仙,对这趟旅行的前景更是大为憧憬。

    说话间两人已过了检票口,登上了“顺远号”,这“顺远号”与“光明号”的船型与环境都如出一辙,下面两层是普通舱,最上面便是独立的头等舱,谢如云住的是11号房间,而欧克海便在她隔壁的12号房。

    那欧克海走进自己的房间,见里面的环境设施都布置得非常高雅齐备,便知这船票定是价格不菲,又是一阵暗叹,心忖与这刘小姐交往真是大占便宜,既能有机会一亲芳泽,亦不会让自己破费,实是前辈子敲破了十七八个木鱼才换来的福气。

    半个小时之后,“顺远号”游轮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长鸣,便缓缓驶出了港口。

    谢如云与欧克海依栏站了一会儿,就推说起来得太早,体倦犯困,想要休息,要欧克海过两个小时再叫她,那欧克海自然是表现出了一派的体贴与关心,连忙答应着,催她快去歇息。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谢如云悄悄打开了门,见欧克海已不在外面的栏杆上,知道他也回房了,便轻轻关上了门,到了前面走廊拐角处的一间23号房外,伸手敲了敲。

    片刻之间,门就开了,露出了龙霄一张笑嘻嘻的脸,他故意没有安排住在与两人相邻的地方,就是怕被那欧克海查觉。

    两人躺在床上亲热了一阵,谢如云便道:“霄,你瞧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下一步计划。”

    龙霄笑道:“这欧克海一上船,咱们的计划就成功了七成,自然是越快完成越好,现在我一瞧到你和姓欧的在一起就生气。”

    谢如云忽然很愉快的笑了起来,然后在他脸上亲了亲。

    龙霄瞧到,不由道:“如云,你干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谢如云道:“我当然高兴啦,因为你在为我吃醋,证明心里面还有我这个人。”

    龙霄干笑了一声,不提这个话题,说道:“今天晚上你就引姓欧的到赌场去,就去赌大小,到时候我自然会有安排,你的任务便是想法搧搧阴风,点点鬼火什么的,激他一直赌下去。”

    说着从随身的提包里拿出一叠用报纸包的东西来,交到她手上道:“这三万元钱你先拿着带在身上,等姓欧将自己带的钱输光了就借给他,这钱他要不了多久又要输个精光,你就带他到赌场内的经理办公室去借钱。”

    见谢如云接过钱,龙霄又道:“如云,你先离开这里回屋去,别让姓欧的瞧出破绽。”

    谢如云心中虽然不愿意离开龙霄,但知道这事对他很是重要,况且也不过只有一天时间,便撅了撅嘴,依依不舍的出去了。

    这以后的时间里,龙霄怕碰到欧克海,很少外出,就在屋里看游轮里专有的闭路电视,中餐与晚餐都是古涛派人送来的。

    而谢如云心系晚上的事,白日里与那欧克海是笑语欢声,神态甚是亲昵,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一时间弄得欧克海是神魂颠倒,受宠若惊,今日始知自己的男性魅力居然对这种少妇很带杀伤力。

    用过晚餐,两人下楼站在船头吹了一阵凉风,谢如云便作出了索然无味的样子道:“哎,晚上真无聊,又瞧不到岸上的景色,也没有别的什么节目。”

    欧克海道:“是啊,这游轮的老板也真是的,晚上就该弄些有趣的娱乐节目才对。”

    谢如云眼睛一转,道:“对了,我船上还有一个朋友,是这游轮的船长,咱们的船票还是托他买的哩,他给我说过,这里有个地方挺好玩的,不如咱们去瞧瞧。”

    欧克海道:“真的么,那好啊,原来船长是你的熟人,那更方便了,他说的好玩的地方在那儿,咱俩现在就去吧。”他心中想的是最好是舞厅之类,那样就正好可以与眼前这个美人儿肌肤相接。

    谢如云道:“我也不知道,还是先打个电话问我那个朋友好啦。”说着就掏出手机来拔通了龙霄的电话,装模作样的问了几句,却是在提醒自己马上要带欧克海上来了。

    关上手机,谢如云道:“我朋友说,那地方就在咱们住的三楼,一直向后走便可以瞧到。”欧克海以为自己的猜测没错,连忙催促着她前去。

    两人重新上了三楼,通过走廊向船尾直直走去,到了最后,便见到了“船员俱乐部”的牌子,外面还背着手站着三个身材高大的男青年。

    见到有陌生人前来,一名男青年就挡住二人的去路道:“两位,对不起,里面是内部场所,闲人免进,还是请回吧。”

    谢如云便依着龙霄教给她的话道:“我是你们古船长的朋友,是他叫我们来的。”

    这三人早得到了古涛的指示,听她这么一说,那男青年连忙笑了起来,一边道:“原来是古船长的朋友,那就请进,快请进。”一边向其余两人挥手,将门打了开来。

    两人走了进去,嘈杂的喧闹声顿时传入耳中,却见是个灯火辉煌的大厅,里面安着二十来张绿绒布桌子,每个桌子旁各围着一堆人在那里吆喝呼喊着,却是个极大的赌场。

    欧克海一进去便傻了眼,完全没想到竟然会到这种地方,第一个念头便是要出去,却被谢如云拉住道:“喂,欧先生,我过去听说过赌场什么的,现在才初次见到,真想见识见识,走,咱们到处瞧瞧,反正又没人强迫,赌不赌还是是全凭咱们。”

    欧克海看着谢如云兴致勃勃的样子,一时不便扫她的兴,再加上觉得她说的话有理,就只瞧一下,也无伤大雅,当下就安下心来陪她一桌桌的看下去,只见单双、牌九、百门乐、花色等各类赌项应有尽有,一时不由瞧得眼花缭乱。

    到了一张赌桌旁,见庄家是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赌的却是三颗骰子押大小,周围站着五六个人在押注。

    谢如云想起龙霄的话,便很有兴趣的对欧克海道:“这个又简单又好玩,不如咱们来试试。”说着就从挎包里拿出了两百元钱,押在了小的位置。

    那庄家喊了一声“要押快押,买定离手”便摇动了骰盅,开出来的却是个四四六,十四点大。

    谢如云又一连押了几注,却是输多赢少,很快一千元就没了。

    欧克海见此情况,忙对谢如云道:“算了,看来你运气不好,咱们还是不玩了,出去透透风吧。”

    谢如云此刻是暗自着急,实不知龙霄是怎么安排的。

    便在这时,只见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对那当庄的年轻人道:“小王,你到经理室去一下,郭经理有事找你。”那人连忙答应着去了。

    谢如云一见换人,便意识到其中有问题,对欧克海道:“欧先生,他们换人,咱们也换人,不如你来试一试手气。”

    见欧克海犹豫着,谢如云就拿了一千元给他道:“这样吧,你先帮我赌,输了也没关系。”

    欧克海便拿来押了两百元在大字上,那中年男子吆喝一声,摇罢骰盅,揭开一瞧,正是三四六,十三点大。

    如此这般的连押数次,欧克海竟都押中了,将谢如云的一千元钱都赢了回来。

    谢如云拿着钱,拍着手道:“好啊,欧先生,瞧来你比我的运气要好,咱们这次多押一点,我对你信心。”

    说着就将手上的二千元钱全交给了欧克海,押在了小字上,那中年男子摇盅后一开,果然是个幺幺二,四点小。

    谢如云又尖叫着让他将四千元全押上去,这一次又赢了,变成了八千。

    那欧克海见到她又笑又跳的样子,实没想到自己今天运气这么好,怪不得早上出门的时候踩着了一滩狗屎,但现在赢的钱全是人家的,想一想真是肉痛。

    便皮笑肉不笑的对谢如云道:“刘小姐,我想自己拿钱来赌,你看好不好?”

    谢如云知道他已上当了,一阵暗笑,嘴上却道:“行啊,欧先生,你帮我赢了这么多,我也该知足了,现在轮到你来发财了。”

    欧克海不等她说完,已从裤包里掏出了个鼓涨的钱包来,把里面的钱全部拿在手中,大约有四五千左右。

    又是一阵押注,这中年男人真是霉得可以,没一会儿就输了两万多给欧克海,惹得旁边的一些赌徒全跟着他押,赔得中年男子是垂头丧气的打不起精神来。

    这时欧克海还有些理智,对谢如云道:“刘小姐,我看咱们也赢得差不多了,应该见好就收,还是回去算了。”

    谢如云岂会让他离去,脸上便露出了轻蔑的神情,道:“欧先生,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个胸无大志的人,才两万元钱就让你知足了,以你这样的手气,怎么也得赢个十万八万的才好。”

    欧克海被她这么一激,果然没有动步,咬咬牙道:“好,我赌,大不了将赢的钱再输给他。”

    谁知再一赌,他的手气仍然是出奇的好,没过半个小时,他手上的那四五千元就变成了十三万,这时欧克海兴奋得脸都涨红起来,觉得这赌场的钱简直太好赚了。

    谢如云忽然见到那中年男子向自己递了个眼色,顿时领会了他的意思,对欧克海道:“欧先生,趁你现在手气旺,不如将钱全部押下去,咱们再赢这一把就可以走了。”

    这次欧克海已是信心百倍,听了她的话,想也不想,就将钱押在了大字上,然后笑吟吟的等着拿钱走人。

    但不幸的事发生了,当中年男子摇完骰盅,打开一瞧,里面却是二三三,八点小。

    欧克海顿时差点昏晕过去,当那中年男子把欧克海押在桌上的钱全部拿走时,他还在不相信的瞧着骰盅,但结果仍然是令他悲痛欲绝的,这眼看到手的十三万就这样飞走了,而其中还有他的五千元本钱啊。

    欧克海此时觉得心脏处一阵阵的绞痛,用怨恨的眼光望着谢如云,大声嚷道:“都怪你,要我一下子押上去,现在全没了。”

    谢如云见他如此没有风度,心中实在讨厌,嘴上道:“呸,亏你还是个男人哩,这点钱输了就输了,又不是没有机会捞回来,你今天晚上的运气这么好。”

    欧克海道:“捞回来,我怎么捞回来,带的现钱都输光了。”

    谢如云道:“这也没什么,我这挎包里倒还有几万,但不知你想不想借去翻本。”

    欧克海一想到刚才那十三万元,头脑就渐渐失去理智,咬着牙道:“借,我借,你有多少,我全都借了。”

    谢如云道:“欧先生,就凭你的身份,借钱给你也没什么,不过咱们毕竟认识没多久,还是先小人后君子,你能不能打个借条给我?”

    欧克海毫不犹豫道:“好,打就打,你数数有多少钱。”

    谢如云便从挎包里拿出了龙霄给她的那三万元钱,连同刚才赢的和自己身上的,点了点数额,共计四万三千元,又取出了纸和笔,让他写了个借条。

    一切弄妥,欧克海就继续去赌,但这时他的运气自然是直转而下,输多赢少,三四十分钟后,那四万三千元也是全军覆灭。

    谢如云见他输光,是应该到龙霄所说的经理室借钱的时候了,便故意装着着急的样子道:“哎呀,咱们两个人身上带的钱全部输光了,现在该怎么办啊,船上又不能用信用卡,咱们连饭都吃不起了,还去什么地方旅游。”

    那欧克海已输红了眼,急忙对谢如云道:“你再找找,有一百两百都行,我不信今天翻不了本。”

    谢如云白了他一眼道:“没有啦,没有啦,我现在只剩下些零钞了,那来的钱。”

    欧克海愣了半晌,猛然一拍脑袋道:“你不是说这条船的船长是你的朋友吗,咱们找他借。”

    谢如云见他主动提出借钱,心中真是高兴万分,脸上却迟疑的道:“这不太好吧,这个船长我虽然认识,但他对我有另外的企图,我真不想欠他的情。”

    欧克海一听,喜道:“原来这个船长喜欢你,那就更好啦,你快打电话给他,让他借钱,就说我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还给他。”

    谢如云故意叹了口气道:“好吧,欧先生,为了你,我就豁出去了,打个电话给他试试吧。”

    欧克海忙道:“好,好,一定行,一定行。”

    谢如云便拔通了龙霄的电话,将欧克海要借钱的事情说了,传来龙霄的声音道:“如云,很好,你现在带他到赌场左侧的经理办公室去找一个郭经理,就说是古船长说的让他借钱,他自然知道怎么办。”

    结束通话,谢如云见欧克海急切的向自己瞧来,便点头道:“我这位朋友已给赌场里面负责的人打过招呼了,咱们到办公室去吧。”

    说罢两人就穿过大厅到了经理办公室,见里面有几名身强体壮的男子坐在沙发上闲聊,谢如云便道:“请问谁是郭经理,我是古船长叫来的。”

    顿时便有一名三十多岁,一脸横肉的男子站了起来道:“哦,你就是刘小姐吧,你的事刚才古船长已打过电话给我了,说吧,要借多少?”

    欧克海连忙站出来道:“十万,就借十万好了。”

    谢如云道:“哦,郭经理,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天京大学’的欧校长,想借钱的就是他,没什么问题,我可以担保。”

    那郭经理打量着欧克海道:“刘小姐是古船长的朋友,她的话自然不会有假,你既然是‘天京大学’的校长,要借钱肯定没问题,再加上十万元也只是个小数目,咱们完全可以交个朋友,其实你真算是借得少了,到这条赌船上来的政府官员可不少,他们总是三五十万的借哩。”

    欧克海本来还怪谢如云对这些人说出自己的身份来,但见到这郭经理一付毫不奇怪的样子,还说许多政府官员到这里借过钱,料其也没说假话,这才放下心来。

    郭经理挥手让办公室其余的人都出去,这才打开一个文件柜,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来,对欧克海道:“欧校长,咱们朋友归朋友,做事归做事,公司有规定,无论是谁要借钱,都要签署这份文件,你先瞧瞧。”

    欧克海拿来一瞧,其余的都还没什么,只是其中一条明确写道,凡是在这里借的钱,以一个星期为基数,收取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也就是说借方如果不还钱,每个星期那笔钱都会递增二成。

    看到这一条,欧克海不由大声叫了起来道:“你们……你们这不是高利货么,每星期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收得未免太高了吧。”

    那郭经理一笑道:“欧校长,江湖救急,规矩就是这样,不过要是你还得及时,这一点就没什么关系,要是你用这笔钱翻了本,今天晚上就可以还给咱们啊,借不借,咱们是你情我愿,绝不强求,你考虑清楚。”

    欧克海心想他的话不错,要是今晚自己运气和前面一般,那区区两万元钱就不是问题了,当下将心一横道:“好,两成就两成,我签。”说着就在那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郭经理拿过文件瞧了瞧,点点头道:“欧校长,我看你是个爽快人,行,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身子站起,到了里面一间屋,没一会儿就拿着一大叠钱出来放在欧克海手上道:“你点点,有这么多没有。”

    欧克海拿起来点了点,准确无误,也不想多呆,起身说道:“郭经理,就不打扰你,我们出去啦。”便与谢如云回到了赌场。

    又到了那张桌上,见那中年男子依然在面无表情的吆喝“要押快押,买定离手”,便又押了上去,但这一次输得更快,不到二十分钟,那十万元就全部被中年男子没收了。

    这时欧克海的精神防线己快要崩溃,谢如云又不停的鼓舞他继续借钱翻本,非要将输的钱赢回来不可,他正要再到办公室里去,却见到那郭经理在外面巡视,连忙走了过去,又要找他借十万元。

    那郭经理随他走到中年男子的赌桌边,道:“唉,欧校长,你这样将钱拿来拿去的挺麻烦,干脆点,我将借款合同放在庄家这里,你要多少自己填。”说着就向那中年男子吩咐了几句,然后走进办公室拿了些合同放在桌上。

    这次欧克海想也没想就填了二十万,签上名字,押在了大字上,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将所有的钱一把就赢回来,然后离开这个让他惊心动魄的鬼地方。

    但这个愿望不免又失败了,那中年男子将那二十万的借款合同又收入了囊中。

    欧克海并不气馁,跟着又填了一张四十万的借款合同押了上去,在他心中,无论自己怎样霉运,只要赢得庄家一把,那他今晚就不会输了。

    但接下来的事差点让他疯狂了,他的借条从四十万又打到了八十万,然后是一百六十万、三百二十万,这时的欧克海已完全失去理智了,反正这三百二十万他已经无法偿还,多与少已没什么区别,现在唯一的一条路便是赌下去,一把,一把,他只需要一把的胜利,就可以结束今晚的这场恐怖的噩梦。

    这就是赌徒的心理,一但输了钱,就想一把捞回来,这样成倍的押注风险虽然大,然而却有获胜的机会,其实说来,欧克海若是真有这么钱是绝不会这样赌的,但龙霄高明之处就是只让他填借条,提供了一个让他无休止赌下去的机会,让他输到一个骇人听闻的数额。他并不要欧克海的钱,而是要带给他最大的恐慌。

    事情果然没能让欧克海如愿,当第十把结束之后,他借款合同上的数额已填到了一亿零二百万四十万元。

    这时候欧克海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天大的恶当了,这庄家绝对是有问题,而他在写那些借条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那会是钱,是实实在在的钱,一亿零二百四十万啊,任他一个小小的校长如何去贪,如何去弄钱,也是几辈子甚至几十辈子都还不完,更何况还有那该死的每星期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

    欧克海如同一条即将死亡的疯狗,胸口喘着气,血红着眼睛,死死的望着那中年男子,忽然爆发出了嘶声裂肺的狂吼:“作弊,你在作弊,我没有输,没有输,快将借条还给我啊。”他一边叫着,身子已跳上了桌子,向那中年男子抓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